200 交往中的主动权/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远是板着脸的被王德忠“请”出去的,送走了清远,王德忠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这一整天太子宫的事情太多了。

返回太子书房,王德忠就看到太子一个人在里面盯着墙上的地图看。

“哎~太子辛苦啊,身边也没个知心人。”

王德忠就颇为苦逼的叹了口气,以前的太子每天过的都是疯狂的,各种娱乐和虐杀男宠虽然疯狂,但太子一直都是吵闹和愉悦的,王德忠就觉得现在的太子太沉闷了。都没有以前那种活力了呢!

现在的太子背负着太沉重的枷锁,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压在太子的身上一样,让她都无法清净下来。

苏曼青已经出宫了,白天的时候就出去了,去了集县帮苏剑虹处理事情。梅解语这个解语花一直都在养伤,而且今天出奇的安静,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好像是研究法阵。而小白的棺材被抬到梅解语的院子去了,是苏曼青要求的。

虽然王德忠不太理解为什么把小白的棺材也就是睡觉的地方弄到梅解语的院子去,但太子都同意了,王德忠不会说什么了。

小雀一整天都在梅解语的院子中玩耍,这个时候似乎是饿了,从后院苏嬷嬷哪里弄个了肉饼,一边啃着一边过来了。

王德忠见小雀过来就冲着她挥手,那意思是让小雀离开的。

太子在书房惆怅呢,小雀这个什么忙都帮不上的货还是不要来捣乱了。

“苏嬷嬷让我给太子送肉饼。”小雀瞪着眼睛,一脸疑惑的跑过来了,王德忠对她挥手驱赶根本就不管用。

王德忠什么话都不说了,累!跟小雀这种白痴说话太累了,老太监就觉得朱雀是不是故意的把他这个傻闺女弄出来给人添堵的啊。

“呵呵~苏嬷嬷说了,要是王德忠那个老家伙拦着,就说她要送东西来,你肯定不会拦着!”小雀进去书房之前,还不忘说一句,听得王德忠更心焦了。

王德忠这个老太监怕太子,但是也怕苏嬷嬷,苏嬷嬷作为太子的乳母,地位超然,脾气更是凶悍,王德忠是真的有点怕的。不仅如此,王德忠觉得苏昭肯定也是怕的。别看以前太子疯癫,对苏嬷嬷也曾动过处罚,但是苏嬷嬷是个不怕死的。

苏昭还是有点怵苏嬷嬷的,太子从小丧母,是苏嬷嬷带大的,那感情……

就像是现在这种情况,也只有苏嬷嬷敢让小雀带着肉饼来找太子了。

小雀一手一个肉饼,自己啃了一个,把另外一个恭恭敬敬的放在了太子书房桌上的点心盘子里,然后怯生生的开口:“殿下,您该吃点东西啦!”

这个小雀装蒜起来的样子还是很有意思的,就像是个小宫女一样。

太子宫是没有宫女的,全都是太监和侍卫。有小雀这个女孩子也算是点缀了,但是王德忠就看的心焦,太子的膳食就是一个肉饼么?太好打发了!

“太子,很好吃的,您尝一尝。”小雀大口的吞吃着肉饼,足有盘子大的肉饼已经被小雀给吃的差不多了,嘴巴里塞着满满的东西,一边跟太子说话。

苏昭从地图上收回神思,回头看着小雀吃的嘴巴鼓鼓如青蛙般的样子,忍不住的笑了。

在沉闷的皇宫中,纯洁的小雀也是一种愉悦的点缀。

刚才看地图分析军事产生的莫名烦躁情绪也因为好心情而渐渐的安抚下来。

走到书桌边拿起肉饼啃了一口,满满的肉香刺激了味蕾,苏昭这才感觉自己是真的饿了。

小雀见太子干啃肉饼,连忙走到一边的茶桌上拿了一杯水过来,不会服侍人的小雀拿来的是凉的茶水,而苏昭也毫不介意的一口闷了下去。看的守在门口的王德忠目瞪口呆,连忙吩咐小太监去拿来热水。

“殿下,现在很晚了哦!”小雀站在太子面前开口了。

她是听了苏嬷嬷的话,来让太子吃点东西,顺便去休息的。现在的确已经很晚了,都快子夜了。小雀虽然不知道如今大周的形势,但是她知道太子是很愁苦的。可惜小雀天生是个嘴笨的,也不会劝,就只好让太子去睡觉了。

“恩~是晚了!”苏昭说的一语双关,对于大周目前的军情来说是很晚了。大燕铁军是在两日前进入北疆的,雁荡山被困之后,北疆千里之地再无守军,燕军最快只需要四五日便可出现在大周帝都。

北方的线报不断传来消息,燕军已经越来越近了。而苏昭派出去的柴猛所带的骑兵营也已经从死亡谷北上了,算下来五天之后就可以辅助萧盛禹的围困燕国王都。

战场形势瞬息万变,苏昭刚才在地图前研究的就是北方形势。如今帝都兵力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苏昭哪有心思睡觉。加上宋湖失踪之事,苏昭心焦。

“殿下,吃完了就睡觉吧,睡觉起来就都好了,小雀有烦心事的时候就去睡觉,睡觉最管用了!”小雀还站在苏昭面前,很是认真的说。

已经吃完了肉饼的苏昭就握着茶杯,手臂支撑着脑袋,歪着头看着小雀。

小雀天真的脸上肆意着没心没肺的笑,竟然是让苏昭看的有些痴了呢。苏昭得承认,像是小雀这种心大的人是很容易满足和快乐的。有时候苏昭最羡慕的就是小雀这种人。无忧无虑的活着,还能长寿!

“殿下……我是女孩子哦……”被苏昭盯着看,小雀就想多了,她觉得太子殿下不会是看中自己了吧。太子不是一向喜欢男人的吗?自己是女的。不过太子需要的话,小雀觉得自己也是可以献身的,毕竟苏昭可是太子啊!做太子妃以后是可以做皇后的,富有天下!

财迷的小雀觉得这是一本万利的事情。

“本宫知道。”苏昭放下茶杯,朝着小雀招了招手。

虽然小雀有些畏惧苏昭,但是看到苏昭招手,小雀还是欢快的跑上来了。苏昭就指着墙上的地图问:“你觉得我们迁都如何?”

迁都这么大的事情,苏昭自然不会询问小雀的想法了,不过是无聊或者说是无奈之余,找个人说说话而已。

“好啊!迁都到南方去,听说那里到处都是水,小河里鱼虾很多,饿了的时候可以自己抓鱼吃啦!”小雀的回答也很白痴。

可苏昭就是听的笑了起来。在小雀的思想世界里,没有太多的复杂,一切都是那么的原始化,这种简单的世界让苏昭神往。

还沉寂在简单明快中的苏昭却被人给打断了,伴随着一股强横的威压覆盖整个宫殿,玄君降临!

正提着热水进来的王德忠险些被玄君的威压吓死,贴身护卫沙曼已经出现在了苏昭身前,怒目看着外面出来的湖蓝色人影。

同一时间,负责帝国皇宫的卫驰也得到了情报,玄君那么直接的直接闯进了皇宫,触动了警报大阵,卫驰怎么可能发现不了,不过看到玄君是出现在太子宫的,卫驰就装死不管了。反正玄君总出现在太子宫,卫驰都看的腻歪了好不好。

“玄君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苏昭的口气很冷。

发生了玄君刺杀梅解语,而且还炸毁了自己闵家锻造兵器作坊的事情,苏昭跟玄君之间自然是隔着心了。

尽管白天的时候玄君还帮助杀灭了皇宫内的尸鬼,但跟玄君打交道还是让苏昭感觉很不好的。

玄君就是一个无法琢磨的人,你以为他是朋友的时候,他会在背后捅你一刀,你以为他是敌人的时候,他却用很诡异的方式出现并帮助你,完全就是复杂多变的人格和喜怒无常啊。

甚至苏昭一度以为玄君完全是凭借他的喜好做事的,就像是现在闯宫,明明已经是半夜了,平常这个时候自己都休息了,可玄君还是来了,而且来的一点都不低调,他出现所释放出来的威压覆盖了整个太子宫,后宫甚至是地下兵器坊的人都被惊动了。

苏昭还听到后宫隐约传来了小孩子的哭声,苏昭阴沉着脸皱眉:八成又是小皇子啊!

赵美人生完小皇子之后死了,然后国师就把小皇子给弄来,之后又被苏昭给送回去了,这是又被送回来了吧!苏昭也不想管了,反正小皇子在后宫养着,别烦自己就行。

这个时候后宫中抱着小皇子哄的苏嬷嬷就一脸血的看着前院:“这是什么人闯太子宫啊,让太子杀了他!”

“嬷嬷,那可是玄君啊,整个皇宫恐怕都找不出人是玄君的对手啊!”苏嬷嬷身边的太监们更是一脸血的苦劝。

“小祖宗好不容易睡了,这人一来就吵醒了小皇子,这不是冤家么!”苏嬷嬷肥壮的身子抱着小皇子就像是抱着一个小猫一样,不过苏嬷嬷却小心翼翼的哄着,就像是怀里的孩子是她亲生儿子一样。

而苏嬷嬷的亲生儿子苏剑虹现在被苏昭派遣去了集县,苏嬷嬷是一点都不担心的。苏嬷嬷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很放心,虽说集县有危险,上个县令宋湖就失踪了,但是苏嬷嬷不怕。若是苏剑虹连自己都保护不好,这种没出息的货也就不配当她的儿子了。

“再去给太子殿下送点肉饼,这个煞星一来,殿下恐怕又没法睡觉了~哎~殿下一心焦肯定就想吃老奴做的东西啊!”苏嬷嬷抱着小皇子好不容易哄睡了,然后就吩咐苏全去送吃的。

苏全无奈的端着肉饼来了前院,然后就看到玄君正站在大殿前的院子中,傲然而立潇洒卓绝,却又有那么一抹撒娇的感觉。

苏全就是个伺候人的太监,所以看人是很准确的,尤其是主子的某个表情或者动作,甚至一个背影和站立的姿势都能看出主人的心情来。

就像是现在站在大殿前院子中的玄君,他的身影是潇洒而桀骜的,可也有任性的撒娇,就像是一个使脾气的别扭人,等着伺候和哄劝一样。

“殿下,苏嬷嬷让送的食物!”苏全自然不会上去说话了,而是进了大殿之后将肉饼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看着脸色不善的太子说。

“恩。去请外面的人进来一起吃吧!”苏昭真的想让玄君滚蛋的,这货声势浩大的以风骚姿态降临之后就站在院子中不动。尼玛~装雕塑?还是跟自己摆架子?!

反正苏昭是很嫌弃的。

要不是玄君的实力太强悍,苏昭真想让他混蛋,要不然用太子宫的兵阵绞杀了他。

现在玄君不走,苏昭就只能让他进来了。有可能的话,苏昭还是想跟玄君把所有的事情说清楚的,省的这货完全凭心情的折腾自己、

“尊者,我们殿下邀请您进去一块用膳。”苏全走到玄君身边五步远停下,然后行了一个标准的宫廷礼仪之后,用抑扬顿挫的声音开口。

苏全的行为标准完全符合甚至超越了皇宫内所有下人,所以让苏全伺候的人是一种享受。玄君这才撇了苏全一眼,傲慢的点了点头,然后走进了大殿。

只不过进了大殿的玄君眼神仍然是很冷的。看得出来,玄君似乎是想让苏昭亲自出去迎接的,可惜苏昭不但没有亲自出去迎接,反而是用阴阳怪气的口气说什么“大驾光临”,那语调中的生疏和排斥让玄君生气了。

但总是在外面站着也不是一回事,所以玄君在苏全邀请的时候,还是找了个台阶下的进来了。

玄君一进来,小雀就想往外跑,曾经做过猎兵的小雀对玄君这种人有着天生的畏惧,且不说玄君的魔鬼名声,就是玄君身上的这一身霸气也让小雀觉得很不适应啊。

小雀很没出息的跑出去了,完全就忘记了自己是作为太子护卫的存在,丢下苏昭的跑了。

而守在苏昭身边的沙曼则是慢慢的收敛了兽化的能力,尽管玄君表现的很恶劣,但没有动杀气,这一点沙曼还是能够感觉出来的。而且沙曼不觉的玄君对太子有恶意,否则何必花费力气的帮助太子的暗卫朱雀进阶啊!

“哼~这就是你请本尊吃的东西?!”玄君在苏昭的对面坐下,然后撇了一眼苏昭身边放着的肉饼,不无嫌弃的开口。

本来一点都不想吃东西的苏昭,听到玄君这么说了,很干脆的拿起一个肉饼就啃,一边啃一边笑:“本宫这里就这么点东西,哪能跟你比啊,你玄君现在是魔域霸主,有钱有粮还有人!”

苏昭这话说的酸溜溜的,但是也带着嘲讽和排斥。

玄君的眼睛就更冷了,湛蓝色的眼睛眯起来的时候,乍现的冷光像是能把人给吞噬了一样。

“沙曼,你先出去吧!”苏昭撇了对面臭着脸色的玄君一眼,冲着沙曼摆了摆手。

沙曼自然是不想出去了,不过太子都开口了,他只能走到了门口。

“关上门,五十步之内不准有人。”苏昭又说了一句。

对面的玄君就有些好奇了,太子想做什么?难道是要做坏事么?呵呵~

苏昭慢吞吞的啃着手里的肉饼,撇了对面的玄君一眼之后,慢吞吞的拿着手里的茶杯,转着杯子,漫不经心的开口了:“是你炸了本宫的锻造坊?”

玄君的眼神愣了一下子,旋即恢复如初,淡淡点头:“不错!”

“是你炸了神宫的三和钱庄?并且三番两次的阻碍钱庄建造?”苏昭又问。三和钱庄建造过程中,苏昭曾经派人捣乱过,不过却发现还有一股势力也在阻止钱庄建造,正因为此,神晓瑜建造钱庄很是艰难、

“是!”玄君眼神漠然。

“说说吧,给本宫一个理由!”苏昭问完之后就啃着肉饼,盯着玄君看,那表情明显是“坦白从宽”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掌控者在听手下汇报一样。

玄君嗤笑一声,傲慢道:“本尊做事不用理由!”

“哦!”苏昭就知道这货会这么回答。

玄君看见苏昭并不吃惊的样子,心里就奇怪了,她这是什么意思?明明对刚才的话题很有兴趣的样子,怎么忽然又不问了呢?!

“炸掉本宫的锻造坊,你以为本宫就无法锻造兵器了,所以只能寻求你合作,然后你又可以趁机要挟本宫了对不对?”苏昭手里的肉饼还没有啃完,就一边啃着一边说。这么一件严肃的事情却被苏昭在这样随意的情况和语气下说出来,就显得别有趣味了,或者说显得苏昭漫不经心。

玄君的计谋就这么被苏昭洞悉了,可她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玄君在吃惊之余,也承受着被苏昭轻视的鄙夷。

“本宫知道,你跟大周是没有仇恨的!有的只是合作和利用而已,你想利用大周一国之力,跟你一起对抗神宫!而且你还想用上位者的姿态掌控大周的一切。”苏昭手里的肉饼吃完了,话也说完了。

呷一口滚烫的茶水,苏昭眯着眼睛打量着对面的玄君,笑道:“本宫说的对吗?”

玄君默不吭声,不过他湛蓝色眼睛中闪烁的神光却说明苏昭猜对了。

“本宫可以跟你合作,但是本宫是不会被你利用当炮灰的对付神宫的!本宫已经将魔域的控制权给你了,不可能给的再多!所以你想要掌控更多,就先从本宫和大周皇族的尸体上踏过去!”苏昭忽然提高了声调,黯哑的声音中带着无比的坚定和峥嵘。

宛如神龙蓦首一般的气势迭起,即便苏昭的修为比玄君差了太多,但是这一刻玄君却感觉自己被苏昭的气势给震惊到了。

这个年轻太子身上的气势和决心超越了他的想象,怪不得神宫的孙长老认定了要杀灭苏昭。

“本尊是来送东西的!”在苏昭气势飙升的面对玄君的时候,玄君就盯着苏昭的脸看了好半晌,然后才忽然笑道。

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却顿时让苏昭刚才的发飙卸力了一样。

苏昭就看到玄君右手一翻,一个手杖就出现在了面前,跟神晓瑜所用的手杖一模一样。

白天的时候因为苏昭对神晓瑜的手杖表现出了好奇心,所以玄君说过他可以制作手杖给自己玩,本来还以为他是说笑呢,现在看到他真的拿出了手杖。苏昭倒是吃惊了。

“不会比神晓瑜的差!”玄君将手杖扔给了苏昭,手腕粗的手杖份量相当沉重,若不是苏昭已经拥有了武王的实力,拿着这么一根手杖都觉得吃力呢。

“侦测法阵被缩放在这种手杖中,这把手杖包含了魔法和法阵的力量,通体为天外陨石打造,所以份量自然重了。”看到苏昭拿手杖的样子吃力,玄君的口气清扬的笑了起来。

苏昭立刻皱眉,玄君这笑话自己的口吻跟国师那幸灾乐祸的嘚瑟怎么那么像呢!

“咳~本尊没空陪你闲聊!”见苏昭目光探究的看向自己,玄君轻咳一声,起身便要离开。

苏昭开口:“等等!”

已经站起来的玄君就皱眉,苏昭还想说什么?继续刚才的“控制”的话题?玄君觉得很烦躁呢,他做事向来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的,的确刚才苏昭所说是猜中了他的心思,但是那有怎样呢?他只会按照自己以为的去做,不会因为他人的观点而改变自己的策略和思想。

“谢谢!不过你得告诉我怎么用!”苏昭拿着手杖走到了玄君面前。

玄君歪着脑袋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苏昭,比自己矮了大半头的苏昭从斜上方俯视可以看清楚她清俊的侧脸,还有轻颤的长长睫毛,那一双黑白分明却黑沉的眼睛正盯着手杖,带着浓浓的兴趣。

“以魔法力量灌输手杖,自然可以打开!若是你连打开手杖的魔法元都不足,那就用不了!”玄君的口气还是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甚至还带着几分对实力低微者的鄙夷。在这种弱肉强食的世界,弱小者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利,玄君似乎是因为刚才苏昭展现出来的霸道一面而生气了呢。

在玄君看来弱小者就应该有谦卑的姿态!

“知道了!”苏昭听完玄君的口气,就知道这货又在鄙夷自己,所以也不当着他的面打开手杖了,而是干脆的收了起来,冷漠的答应了一声。

“拿了本尊的东西,都没有点诚意的感谢?”玄君没有立刻走掉,而是转身面相苏昭,哼了起来,那口气就有点恶劣了。

“本宫已经道谢了,而且这就算是你炸掉本宫锻造坊的补偿吧!”苏昭理直气壮的回了过去。

“呵呵~太子这是在怨本尊炸掉你的兵器坊?若是你有足够的力量保护兵器坊不给神宫觊觎,本尊也就不会炸掉你的兵器坊!若是你有足够的实力掌控大周,本尊也就没有机会分掉你大周的魔域!弱小者叫嚣权利,无异笑话!”玄君毫不客气的嘲笑。

苏昭承认自己被刺激到了,的确!现在的苏昭是弱小的,大周也是贫弱的,可苏昭不敢懈怠的发展,坚信可以缔造强盛的大周。任何强大的存在都不可能天生强大,总的有个从弱变强的过程,而玄君赤果果的讽刺让苏昭接受不了。

这是对自己努力的否定,也是对跟随自己发展大周的所有人的否定。

“玄君所言不错,本宫和大周是有不足,但是这些不足不是你觊觎我大周的借口!之前本宫说的话有效,本宫的大周不容外人染指!”苏昭这话说的有点决裂味道了。苏昭也的确是这个意思,她对玄君的容忍已经到极限了,若是他还得寸进尺,苏昭只能反击。

玄君目光沉沉的看着苏昭,终究什么话都没说,瞬移消失了。但并非是落荒而逃,更像是不屑争辩。

留在大殿中的苏昭心情糟糕透顶,玄君送来一个手杖完全没有让自己心情好起来,反而是因为他的言语打击让自己烦乱。

“殿下,睡觉吧?”小雀一看到玄君走了,立刻就跑回了大殿,冲着苏昭喊。

“知道了!”

苏昭不耐烦的吼了一声,吓得小雀立刻缩着脖子泪奔了。嘤嘤~殿下凶自己了~

刚从后院过来的苏护就听到了苏昭那一声充满了烦躁、不甘甚至是痛苦和自暴自弃的吼。停下脚步的苏护抬头看着迷蒙的月色,沉沉叹了口气:苏昭果然是太累了!这该死的太子之位!

------题外话------

谢谢:一季妖君 送2朵鲜花、叶之奚 送了9朵鲜花、叶之奚 送了10颗钻石

还有扔PP的妹纸们~爷耐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