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爆发的情愫/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最后还是去睡觉了,就像是小雀说的那样,心情不好的时候睡觉最管用了。

夜色沉沉,夜晚的太子宫安静的像是一座坟。这让驻守太子宫的侍卫们都觉得诡异,以前的太子宫每到晚上的时候最是喧嚣,太子夜夜笙歌,寻欢作乐,搅扰的整个皇宫都不得安生,最近这段时间整个皇宫都安静了,让侍卫们都觉得太违和了。

在皇宫小道上,一溜的人影速度极快的走着,这是一支从外面进来的队伍,在走过前宫的时候被卫驰发现并拦住了。

“卫驰,你这是要阻拦本宫?”在卫驰带着禁卫包围上来的时候,一行人中穿着黑色斗篷的周皇后摘掉了头上的斗篷。

看清楚来人是周皇后,卫驰就叹了口气,周皇后要回宫,自己这个侍卫统领能怎样呢?!可惜庄宗之前下令了啊,要周皇后先在周家修养的!

周家前段时间爆发瘟疫,现在周皇后带着这么一群人偷偷回来,卫驰自然不可能放他们过去了。

“不敢!不过末将职责所在,还请皇后殿下理解一下!”卫驰拦在前面没动。笑话~周皇后带着这么一群人回来,若是直接放行,卫驰都不知道怎么跟庄宗交代,而且这些人带回来瘟疫了怎办?!

所以,即便是冒犯皇后,卫驰也要拦住的。

自己拦着皇后的时候,卫驰已经派人去通知陛下和太子了。

卫驰就知道庄宗不一定靠谱,所以才去派人通知太子的。可惜太子睡觉之后,王德忠就把禁卫给拦下了,周皇后是庄宗的皇后,她要回来自然是庄宗操心了。

所以,当美梦中的庄宗被陆秉承叫醒的时候,无比的苦逼。

“你说皇后回来了?还是偷偷回来的?”庄宗烦躁的穿着衣服,扭着脸问陆秉承。

“是卫驰大将军说皇后回来了。”陆秉承急忙说,自己可没说皇后回来。

“不都一样吗!”庄宗鄙夷,他就是不喜欢这些下人之间的推诿。什么事情都不敢承担,想一想还是自己的太子好啊!什么事情都一肩扛!

“是……”面对烦躁的庄宗,陆秉承还能说什么呢。就答应吧。

“不对啊,皇后回来就回来吧,这大半夜的,朕为什么要去迎接?!”庄宗衣服穿到一半就停下了,自己困的要死呢,没必要去迎接周皇后啊,凭什么!

陆秉承都要哭了:“陛下,周家这段时间流行瘟疫,周皇后是带着人回来的,需要严格检查啊,若是有瘟疫流进皇宫……”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庄宗这才醒了醒神,踌躇道:“那朕又不会检查,你去安排一下,让人检查一下周皇后带回来的人有没有瘟疫吧!”

陆秉承真的哭了,趴在庄宗的脚边喊:“陛下,您还是亲自去吧。周皇后回来,陛下应该去看看的、”而且对方可是周皇后啊,陆秉承觉得自己有几个胆子也不能要周皇后和她的人去检查啊,那不是找死呢吗!

在这个皇宫,能够在身份上压着周皇后的也就是庄宗了啊。

庄宗困死了,倒在床上继续睡觉:“那你去找太子吧!”

陆秉承更心焦了,太子比您忙啊~陛下您就去吧。

可陆秉承还没说呢,就听到倒在床上的庄宗打起呼噜来了,好嘛~竟然睡觉了!

这可咋办?陆秉承胆肥的又叫醒了庄宗。

疲劳是坏脾气的主导,最近整天都要上朝的庄宗是真的暴走了,被陆秉承吵醒之后,庄宗指着老太监的鼻子就骂了起来:“朕都告诉你了,闭嘴!让朕睡觉,你去找太子,要么让周皇后滚蛋!”

发飙之后,庄宗继续倒在床上睡觉。

陆秉承就杵在寝宫站了半天,最后无奈之下只能跟着禁卫去找周皇后了。

而周皇后被卫驰给拦下了这么长时间,早就暴躁了。

“卫驰,现在就滚开!别让本宫动手!”周皇后觉得自己太委屈了,不过是回来皇宫,竟然被拦下了,这事情传出去都不够丢人的,而且周皇后觉得卫驰胆子太大了,竟敢拦下自己这么长时间!

没有等来庄宗的命令,卫驰怎么可能放周皇后走呢,只能陪着笑脸:“皇后殿下稍等,末将已经给陛下送去消息了,末将也是职责所在!”

周皇后自然知道卫驰是职责所在了,否则她早就动手打死这个卫驰了。都是生活在皇宫内的人,周皇后也不想跟卫驰翻脸的,毕竟他还是皇宫的侍卫统领,可卫驰太不给面子,周皇后就彻底撕破了脸。

“卫驰,本宫问你,若是太子深夜归来,你会阻拦么?你口口声声的职责所在拦下本宫,太子不管之前还是现在,都在皇宫随意出入,你有没有行使一点禁卫统领的责任?!”周皇后一句话问的卫驰无言以对。

周皇后说的不错,太子不管有什么行为,卫驰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太子有事找卫驰,卫驰还得巴巴的赶过去。

从本质上说,卫驰对待周皇后和太子是不同的。

虽说太子是大周未来的储君,但皇后也是大周的国母,卫驰幡然醒悟:自己是不是已经成为太子一伙了啊?!

正犹豫间,陆秉承这个“救火”的老太监赶来了。

“皇后殿下,老奴给您赔罪了,庄宗陛下处理政务到子夜,刚刚睡下,明日陛下还要早朝,所以一晚上都睡不了几个时辰的,老奴不忍心叫醒陛下,所以亲自来迎接皇后了!”陆秉承过来就请罪。

那低姿态的认错求饶态度终于让周皇后的心里好受了一点。眼看着卫驰还带着禁卫军拦在面前,周皇后就问:“怎么?你们还想拦着本宫?不让本宫回去?”

“岂敢岂敢,老奴就是来迎接皇后回宫的,还请皇后赎罪。”陆秉承上来,卫驰就带着禁卫退后了一步,让老太监处理这件事情了。不过刚才周皇后的一番呵斥还是让卫驰觉得有些恍惚。

卫驰自认自己是公正的,可有皇后提醒之后,卫驰才发现自己真的没有那么公正,至少在对待太子和皇后的事情上,卫驰是明显的偏向了太子的。

这让卫驰觉得很不好!

不过……拦下皇后也是因为瘟疫的事情,卫驰觉得自己没有做错,见周皇后要直接离开,陆秉承就开口了:

“皇后殿下,周家发生瘟疫,我们陛下是很担心的,同时也加强了皇宫的防卫和检查,皇后带着这些人回来,还是……呵呵~”

陆秉承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不过他相信周皇后自然能听懂了。

周皇后也的确是听懂了,不过她一点都不想让自己的人接受检查,凭什么!而且周皇后刚从周家带着几个高级武者回来。不想让人知道的。

“周家的瘟疫已经处理好了!”周皇后扔下一句话,带着人就走。

陆秉承哪敢放人啊,皇宫这么多人的性命都捏在他的手里呢,皇宫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囚笼,一旦爆发瘟疫,那可就是全完了啊。皇宫内这么狭窄一个地方,爆发瘟疫是最恐怖的。

所以眼看着周皇后要走,陆秉承就直接扑过去跪在地上:“皇后,老奴求您,只要让太医检查一下没有瘟疫患者就好,不能让瘟疫传进皇宫啊!”

“陆秉承!你是在怀疑本宫了?!你觉得本宫会使坏的带着瘟疫入宫?”周皇后吼了起来,声色俱厉还是挺唬人的。

陆秉承不敢吭声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自己还能说什么呢?他就知道,在庄宗和太子都没有出面的情况下,没人敢对周皇后怎样的。

好在陆秉承过来的时候就请小太监去找太子了,没办法啊!陆秉承就预感自己不可能对付的了周皇后的。可是陆秉承派去的小太监也被拦下来了。根本没有见到太子。

太子没有来,国师大人却是来了。

一身白袍的国师在夜色中翩然走来,那潇洒恣意的模样看的人眼发直,更让人忍不住的想,国师都不需要睡觉的吗?这大半夜的还白袍在身,双目有神的。

“呵呵~国师大人在啊!”周皇后看到清远出现,就觉得这人八成是冲着自己来的吧。

果然,清远走到皇后面前之后点头:“下官现在是丞相,兼任帝师。”

皇后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了,她怎么觉得清远国师这是在跟自己亮身份彻摆架子呢,恩~帝师的身份是高,不过皇后觉得清远说的有误,帝师是庄宗的师父,现在清远最多就是个太子傅而已、

不过不等皇后出口反驳,清远已经再次开口了:“皇后归来可喜可贺,不过瘟疫的事情不能小觑,还是让下官检查一下吧!”

周皇后就笑了:“丞相大人还通医理?”要检查也是皇宫内的医师啊,清远这个国师亲自动手算是什么事呢!

“呵呵~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的,下官这里有记录,皇后出宫的时候只带着四个宫女!有禁卫护送,这次回宫竟然带回来这么多人,皇宫内的人员都是有编制和规定的,皇后带进来的这些人还是交给善法堂处置一下吧!”清远坦然笑道。

“善法堂?这是何物?”周皇后好奇了,这么一个像是宗教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皇宫内?

“哦~忘记跟皇后说了,这是本宫新设立的执法部门,专门负责皇宫内事情。”清远说的理所当然。

周皇后的眼睛一下子就变得深沉了,清远这是要掌控皇宫啊?!竟然在皇宫内设立执法部门,疯了吧?!

“呵呵~这事庄宗知道吗?太子知道吗?”周皇后冷笑,本来她只想问庄宗是否知道的,不过想到庄宗那不管事的性格,太子又是个喜欢管事的,所以就顺便问一问。

“陛下恩准的!”清远回答的很干脆,却避开了太子。

呵呵~其实太子是不知道的!国师心里有点嘚瑟,他就觉得太子知道了恐怕要疯吧。

“哈哈~本宫倒要看看你的善法堂是什么样子!”周皇后算是明白了,这个国师是想摄权啊,怪不得他要做丞相,还不是为了掌控朝政。

周皇后还真没想到以前那个清心寡欲、仙人一样的国师做了丞相之后竟然是这么一个权利欲这么强的男人!

这可比以前的张起文难缠多了,张丞相以前因为有周家掣肘,所以对朝堂的掌控算不了什么。可清远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呢!他担任丞相之后就凭借着国师的身份住在皇宫,从皇宫开始着手,设立了善法堂,纠结控制整个中枢、甚至是朝堂。

周皇后也觉得很嘲讽,大周最近的情况可真是奇妙呢,先是太子强势崛起,现在又出现一个摄政丞相兼国师!似乎有热闹可以看了呢!不过周家似乎也要遭受排挤了。

“皇后,您很快就可以看到了!”清远笑容娴雅,说话间,一群身穿白袍代表了善法堂的人过来了。

卫驰都忍不住的多看了这些白衣人几眼,虽然这些白衣人的实力都不怎样,可是行动间却似有规章,一看就是擅长法阵的人,更重要的是这些人都是生面孔,国师大人这是真的在皇宫内建立了自己的势力啊!

卫驰最后是看着善法堂的人将周皇后带来的武者给驱逐出去的,虽然是用很客气的方式,周皇后最后是气闷的只带着四个宫女返回了自己的宫殿。

卫驰虽然忌惮国师新设立的善法堂,不过……似乎国师是针对周家设立的啊,目前还没有对太子表现出敌意呢……

想到这里的卫驰又有些怨念了,自己怎么总是想到太子呢,不合常理啊!纠结的卫驰见国师将皇后多带的人驱逐之后,也没有留下多呆,很干脆的带着禁卫走掉了。

而国师大人的善法堂情报在第二天的时候就呈现在了苏昭面前。

洗漱过后吃着早点的苏昭在王德忠的服侍下看着要处理的公务和善法堂的情报。

“国师弄的善法堂人员组成是金刚寺的和尚?妙心送去的?”苏昭边吃边问。

“妙心大师只是派过去的两个人,其他的和尚应该是从其他地方弄来的。”王德忠小心的禀报。

苏昭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餐点,觉得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妙心了。

“这是集县的奏报,苏先生邀请殿下去集县。”王德忠就像是苏昭肚子里的蛔虫一样,从太子简单的动作就分辨出太子想要什么。王德忠就拿出了苏曼青的消息。

其实王德忠一点都不想拿出来,苏曼青这货安的什么心思啊!好端端的让太子出去干嘛?可是架不住太子喜欢啊。

“哦?”苏昭很有兴趣的打开了苏曼青的信。

写在宣纸上的小楷隽永秀丽,一如苏曼青其人,只不过没有力透纸背的苍劲,看着苏曼青的书信,苏昭似乎看到了他坐在轮椅上写信的样子。

信中除去解说了一些集县的情况之后,就是苏曼青邀请自己去集县了。苏曼青的用词很委婉,虽然没有明说邀请自己去做什么,但是苏昭知道他是让自己去散散心。

看集县如今的发展,安抚自己因为兵事而紧张的内心?

集县建造好了石城之后,苏昭的确没有去过,也应该去看看了。

“善法堂的事情不用管,既然庄宗都同意了,相信国师搞不出什么乱子的,倒是本宫的幕府什么时候能够招满人?”苏昭将苏曼青的书信收了起来,一边追问。

王德忠看到殿下专门将苏曼青的书信收起来,就知道苏曼青在殿下的眼中是被特别对待的,王德忠意识到以后自己恐怕要慢慢的改变对苏曼青的看法了,作为奴才就是应该随着主人的喜好而喜爱的!

至于太子说的幕府,王德忠就有点愁苦了,幕府想要招人可不简单啊,太子是要有能力的人,王德忠就觉得能力要的,相貌也是要的,要不然太子看着多闹心,所以符合这两个条件的人就太少了啊。

“算了,幕府的事情不要着急了。闵宁在后宫么?”苏昭看王德忠苦着脸的模样,就知道幕府找不到人。

“闵宁又出去了,不过老奴派人盯着呢。”王德忠忙禀报。

“恩,准备一下,本宫出去。你就不用去了,休息一下吧!”苏昭看了一眼王德忠的黑眼圈,起身吩咐着就往外走。

王德忠泪流满脸,自己这是果断的被嫌弃了啊。虽然王德忠昨晚是被吵的没有睡好,但王德忠就知道太子不带着自己并非是因为自己的黑眼圈,而是因为太子要去找苏曼青啊,所以觉得自己跟着去了碍眼的吧。

“殿下呢?”王德忠哀伤的回了后院,就看到梅解语慌慌张张的出来了。

梅解语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他受的伤放在任何人的身上都是几个月下不来床的,可惜梅解语竟然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恢复了。只不过梅解语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苍白中带着些惶恐,就像是被鬼追着一样。

实际上梅解语的确是被鬼追着,而且这个鬼就是小白!

昨天晚上小白就站在梅解语的窗口一整晚,眼洞中的红色光团透过窗子盯着梅解语看了一晚上,梅解语都要被吓尿了,可小白虽然一直盯着梅解语看,却没有动手的!梅解语就知道肯定是因为有太子在所以小白不敢妄动。

可今天早上八成是太子已经走了,因为小白就在刚才冲着梅解语裂开嘴巴笑,一个干尸的笑容多么恐怖就不用说了,反正梅解语就觉得这货肯定是想吃掉自己的。

研究了一整天的法阵,梅解语终于在小白动手之前扔了一个困阵过去,困住小白之后就来找苏昭了。

“哎~太子都出去了,你才想起来找太子!”王德忠就哼了一声,觉得梅解语这段时间真是作啊!以前那个就喜欢围着太子殿下的解语花变成了眼前这么一个有点狼狈的人。

“那……那小雀呢?”梅解语觉得自己要疯了,因为他看到小白从后院出来了。正朝着这边走来呢,梅解语刚才的困阵根本就没有困住小白多长时间啊。

“小雀?那小妮子肯定跟着太子跑了,好不容易有出皇宫的机会!”王德忠就鄙夷的哼了一声,小雀那丫头太不像话了。

“来……来了……”梅解语慌张了,手里拿着一本阵法图集翻来覆去,那慌乱的样子看的王德忠奇怪,然后老太监也觉得有些不妥,回头就看到小白从后院走出来了,而且正看着这边笑。

只不过小白似乎有点怕王德忠,见王德忠看过来之后,竟然一声不响的转身回去了。

梅解语看的目瞪口呆,最后巴巴的跟着王德忠,老太监都要无奈死了,他觉得梅解语的脑袋肯定是锈掉了,作为太子的男宠你不跟着太子,跟着自己干嘛。

“梅爷~梅爷在不在啊?”宫门外传来了二爷那特有的吊儿郎当的声音。

正打算跟着王德忠返回后院的梅解语好奇的看着宫门外站着的人,只见二爷竟然打扮鲜亮的站在宫门口正冲着自己笑的灿烂。

“嘿~二爷,您怎么连皇宫都敢闯啊?!”王德忠看的眼皮子直跳。艾玛~这人可是帝都的黑道啊,这种人怎么可以闯皇宫呢!

“呵呵~爷进皇宫可是有许可的!”卫央嘚瑟的捏着一块腰牌,在手里晃啊晃,那痞子的模样看的王德忠眼疼,王德忠没有看错的话那应该是属于苏曼青的牌子。

苏曼青之前在集县跟二爷有过接触,看来是把牌子给了二爷,让这货可以自由的进出皇宫啊!王德忠还是有点心机的,所以他觉得苏曼青让二爷进出皇宫肯定是有什么理由的吧?老太监就绞尽脑汁的想:对付国师啊!

王德忠就知道苏曼青肯定是对清远丞相很提防的,所以让二爷搀和进来也算是平衡一下清远丞相对皇宫的掌控吧。

作为一个在皇宫生活了这么多年的老太监,帝王的平衡权术什么地,他还是很了解的,所以对卫央的到来也就没那么排斥了,反而是笑眯眯的邀请二爷进来。

“王总管啊,你冲着爷笑的这么灿烂想干嘛?先说好了哦~爷可没钱没粮食,都让梅爷给弄走了!”卫央甩着大长腿进来,不过看着王德忠笑眯眯的样子,卫央就很光棍的表示自己没钱,别打自己主意了。

卫央真不想跟太子这些人有啥牵扯的,太心焦。梅解语这货跟自己合作了放贷,结果就软磨硬泡的让自己弄了粮食出来帮助太子,凭什么啊!大周皇族有啥屁事都跟自己没关系。

这次卫央之所以会来太子宫,完全就是对太子宫很好奇啊,所以就趁着太子不在来看看,顺便调戏一下看看太子宫有什么好玩的人。

“哎呦~梅爷,看您这脸色不好啊,是不是小身板受不了了啊?呵呵~悠着点!”卫央撇着梅解语那白白的脸色就觉得蛋疼,想到太子那古怪的嗜好,卫央就觉得梅解语这种人还是蛮拼的。

看看都被太子给折磨成什么样子了!

梅解语现在没心情跟卫央说话,不过人家二爷都来了,做为太子宫的人,梅解语还是要招待一下的。不过不等梅解语开口,二皇子从后宫走出来了。

一身王袍、气质雍容中带着慵懒的苏护跟太子是有些相似的,且比太子身上还多出了几分邪魅,从后院走出来的苏护就歪着头,仰着一张精致到妖异的脸看着卫央:“呵呵~本宫怎么觉得这位二爷这么眼熟啊!”

卫央看见苏护就使劲的抽嘴角,尼玛~自己忘了二皇子苏护回来了啊!这个曾经跟自己一起在西北边塞的二皇子自然觉得自己眼熟了。

“爷还有事情,先走啦!”卫央调头就窜,却见苏护一下子瞬移到了他面前。

卫央藏在面具后面的脸就垮了,走不了……虽然苏护的瞬移并非是正宗的法帝瞬移,应该是某种风元素的加持,但二皇子都出手了,还能走得了?!

“既然来了,就留下说说话嘛~本宫在这里也真是够了,太子宫都是些没情趣的货,跟他们说话累……来~本宫亲自给你泡泡茶,说说话给您解解闷。”苏护伸手挽着二爷的肩膀就走,那慵懒中透出来的邪气把梅解语看呆了。

王德忠和梅解语都觉得挺奇怪的,这俩人是什么情况啊?!最后这俩人都没有得到解释,就看到二爷苦巴巴的跟着苏护去了后院。

“王公公,小梅觉得二爷跟二皇子认识。”

“关老奴什么事!老奴要去休息啦!”王德忠没好气的哼了一声、王德忠不喜欢二爷,跟二爷合作只不过是因为需要,现在王德忠觉得自己也有点看不透苏护了。

当年那个在王德忠看护下张大的二皇子,变了……

二爷来了太子宫,并且跟苏护可能认识的消息立刻就传到了太子的耳中。苏昭接到消息的时候正在苏曼青的陪同下视察集县石城。

新砌的城墙石质斑驳、圆柱形的城堡被城墙链接成片,宛如石城巨兽横卧整个集县南部,整体看起来更是气势磅礴,原本新建石城是不可能有这种悠远古韵的,不过宋湖选来建造石城的石料都是灵山和其他山脉中表面风化石料。只有这样的石头才足够坚固,建造的石城才更有古韵。

走在这样的城墙上,会让人产生沉淀时间长河的悠远和朴然。

“是二爷见到苏护皇子了吗?”坐在轮椅上的苏曼青穿着一身青袍,悠扬醇和的嗓音在城墙上飘荡,仍然苍白却已经带着几分红晕的脸上清扬着淡淡的笑容。

“恩!”苏昭将奏报收了起来,目光自然的落在了苏曼青的身上。

早上出来之后,苏昭就被邀请来城墙上视察了,说是视察,其实就是散心,在集县最高的城楼上,可以俯瞰集县内密集街道和息壤人群。也算是将整个县城内的情况一览无余。

而苏曼青在这城楼上准备了点心和茶水,在这里坐下片刻的苏昭就觉得这更像是约会。

似乎是被苏昭看的尴尬了,苏曼青轻咳一声,道:“殿下有没有想过二爷的身份?”

“你想说什么?”苏昭伸手摸了一下苏曼青的手,并非是她故意耍流氓,而是在这最高的城楼上风大,看着苏曼青身子单薄的样子,苏昭怕他受不了。

果然,摸到苏曼青的手便是冰凉的,苏昭就不觉皱眉,用力的攥了下苏曼青的手。

在被太子摸到的时候,苏曼青心里便轻颤了一下,连带着身体也有了反应,或者说是排斥反应的,这种排斥是一种潜意识的,或者说是因为对之前太子积威所在而产生的排斥。

尽管是很小的反应,苏昭仍然是察觉到了。苏昭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摸人家的手被嫌弃?!呵呵~

正苦笑的拿开自己的手,却被苏曼青反手攥住了。

苏曼青在看到苏昭拿开手的时候,太子殿下眼中闪过的一抹嘲讽和失落是那么的明显,苏曼青就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伤害到了太子。而苏曼青是不忍心的,所以才反手抓住了太子的手。

等将太子修长的手指抓在手里之后,苏曼青心里莫名的产生了一种异样,或者说是悸动的,抬头迎上太子的眼睛,他看到了太子的惊喜,还有自己的倒影……

情绪的波动才开始就像是湖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吻来的那么突然,苏曼青恍惚都忘记是自己吻了太子还是太子吻了自己。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触即开,但却无法忽略吻时那全身心的悸动和梦幻般的美好。

杵在城墙楼旁边负责警卫的沙曼很是不解的看着两人,既然都用这么热烈的目光对视了,那就烈火一样缠在一起啊!哎~人类果然还是没血族人真诚啊!太虚伪、喜欢隐藏了。

------题外话------

推荐阿娆的(重生之千面女郎暖宠记)、粉嫩嫩的新文~不一样的一对一哦。宠文+爽文+重生+无虐、亲们去收藏一下~加加油。

收藏加评论有币币奖励鼓舞一下哦,阿娆发的,去抢吧~

详细简介在公告区有哦~么么哒,收藏的妹纸最有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