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别扭的男人/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和曼青之间的好气氛被破坏了,因为沙曼正用疯子一样的偏执眼神盯着他们。

“咳咳~殿下,这里风大了。”苏曼青脸色红的有些不正常,他感觉自己心跳加速的厉害,浑身不舒服。

刚才那个短暂的吻让苏曼青心中悸动,当时亲的时候可能没有感觉,但是反应过来之后便是铺天盖地的尴尬,尤其是被沙曼给看到了。

无论如何苏曼青还是接受不了自己亲吻了一个男人的事实!

“那下去吧!”苏昭看着苏曼青憋红的脸就觉得好笑,不过也看出了苏曼青尴尬中的懊恼,即便苏昭的精神再大条,也能感觉出苏曼青的排斥。

动情时都是忘我的,可一旦冷静下来,很多表情都会表现在脸上和眼睛里。就像是现在苏曼青躲闪目光中的尴尬和懊恼,那是他对刚才行为的反悔,因为亲吻了自己。

亲自己一下就让苏曼青这么为难和尴尬?!

这得多嫌弃自己?

苏昭心里没来由的怒起,作为一个女孩,被人嫌弃的滋味可不好受。尤其是面对倾心的人,所以苏曼青这样的排斥自然让苏昭不舒服了。

附身要推着苏曼青轮椅的时候,苏昭低头在苏曼青耳边吹气:“今晚本宫留在集县,跟你一起!”

低沉的嗓音、温热的口气吹拂在苏曼青的耳边,撩动着藏于心底最深层封存的感觉,苏曼青莫名的觉得有些燥热,作为一个男人是有生理需求的,这些年的压抑似乎是被尘封了起来,可是现在却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一样恣意而出。

苏曼青垂在轮椅旁边的手不自觉的收紧,藏进了袖中,在苏昭看不见的地方紧握成拳。苏曼青是紧张的,但是在这种紧张之下已经说不清楚还掺杂着其他的什么情绪。

以前的苏曼青若是被太子挑逗,他是会感觉到屈辱的,但是现在却不同了,苏曼青在尴尬之余似乎还感觉到了羞涩这种才未有过的情感。

这一发现让苏曼青惊讶。

“殿下,我来吧!”沙曼很不看眼色的上来,从苏昭手里接过了轮椅,在沙曼看来推苏曼青是自己这个侍卫的责任啊,哪能让太子动手。

被沙曼推着轮椅之后,苏曼青就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苏昭明显看到苏曼青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他是不想让自己推着啊!别说什么碍于身份的话,苏昭就知道是自己推着他,让他觉得尴尬的!或许跟自己在一起都让苏曼青觉得尴尬吧,就因为进了自己的太子宫,所以他连名字都改掉了。

苏曼青!苏沐涯!

以前的苏昭是不会在乎这点的,就像是当初王德忠和梅解语还拿着苏曼青改名字这件事来攻击他、向着苏昭告状,苏昭当时的心态是很平静的,觉得苏曼青在遭受了前太子的摧残之后不待见也是应该的。

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情愫产生之后,苏昭就发现自己在意他的态度了。

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唯一的改变就是自己的心态。

站在城墙上,看着苏曼青被推了下去。苏昭没有动,而被推下去的苏曼青感觉到苏昭没有跟下来,有些诧异的扭头,就看到黑袍烈烈的太子站在城墙上凝望自己的目光。

城墙上的太子是气势恢宏的,但是那凝望的目光过于复杂,苏曼青竟然是有些不敢迎视,仅仅是对视了一眼之后,苏曼青就极快的移开了目光,这种心虚像是做贼一样的感觉让苏曼青崩溃。他明知道自己避开太子的目光是不对的,但是他忍不住,忍不住的避开了太子的眼神。

其实在移开目光的那一瞬间,苏曼青就已经后悔了。

“走吧!本宫去看看宋湖的住处!”苏昭已经从城墙上下来了,说话的口气恢复了以往的高冷。

苏曼青极善于发现异常,他分明觉得太子的口气跟刚才在城墙楼上的不一样了,似乎是因为自己的表现而触怒了太子。

苏曼青藏在衣袖中的手又紧了紧,脸色有些发青。他很不想看到太子这样,或者说这样的太子是伤心和失望的。

“下官跟太子一起去。”苏曼青低声开口,宋湖的住处就在官府,也是集县内唯一的官衙,集县就是个县城而已,虽然人口众多,占地面积极大,但是官员数量很少,下面也只有县丞、县尉、令史、佐史等辅助。集县虽然军士数千,但都充作衙役的。

其实苏曼青现在住的地方就是县衙,但刚才苏昭开口却说了是宋湖的住处。这一句话中包含的意思就让人费解了。

或者说只是让苏曼青费解而已。虽然苏曼青是辅助的来了集县,但是集县是没有他一足之地的。集县,是太子为宋湖准备的。

苏昭作为太子对集县有绝对的控制权,只要是苏昭愿意,苏曼青根本就无法继续掌控集县,或者只要苏昭愿意,她可以一直给宋湖留着这个第一县令的位子。

“不用了,本宫一个人去看看!”苏昭拒绝了苏曼青的陪同,只带着沙曼走了。

苏曼青就在小厮的陪同下继续留在城墙边上。看着走远的太子,苏曼青心里就忍不住的叹了口气,虽然太子是有些生气的走掉了,但苏曼青还是感觉到了轻松,那种被太子压抑或者说是宠爱的感觉让他无法呼吸。

但扪心自问,苏曼青又觉得自己是喜欢这种感觉的。这对苏曼青来说是一种极其复杂的心里,复杂到让他纠结。

“殿下,您是不是喜欢苏先生啊?”跟在苏昭身边的沙曼开口了。沙曼一直都是叫苏昭主人的,这一次竟然开口叫了殿下,口气听起来就挺庄重的。

苏昭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没有吭声。走在集县宽阔的石路上,苏昭一边感受着集县的活力,一边想着刚才苏曼青在城墙楼上面的样子。

苏昭确定苏曼青是喜欢自己的!但是他却不想也不愿承认!这就是让苏昭郁闷的地方。分明已经是喜欢的人了,但是不会表现出来。这种沉闷的钝痛让人感觉极不舒服、

“殿下,其实喜欢一个人很简单的,直接就好!~”沙曼见苏昭不回答,就继续说自己的经验,血族人向来都是直接的,而沙曼就更直接了。其实沙曼想说喜欢一个人直接上就好了,把她变成自己的人之后就方便了。

但是想想苏曼青也是男人的,这就有些难办了。沙曼不知道苏曼青这种男人是否会像是女人一样在乎自己的贞洁。

“是啊,直接就好!”苏昭感叹了一声,她倒是想直接,那就是告诉苏曼青自己的性别了。但是作为太子,一旦性别暴露会承担怎么样的后果?苏昭不敢想象。

尤其是有了上一世的经历!前太子就是因为喜欢北疆王萧盛禹,不惜暴露了自己女子的身份,虽然获得了感情上的认可,但是也落得凄惨的下场。暴露性别那就是对自己太子活着的十几年的否定!身为女子却以男子的身份示人,不就是欺瞒天下嘛!这种大不韪不是什么人能承受起的。

暴露性格?自己真的敢吗?

从理智上说,苏昭是不敢的,也不能冒这个险的!

她喜欢苏曼青,也能够感觉到苏曼青是喜欢自己的,但喜欢的有多深?谁又能知道呢?因为感情头脑发昏的自暴身份?这种事情是不是蠢事?苏昭不知道!

而且就算现在自己说自己是女人,苏曼青相信么?苏昭勾着嘴角笑的嘲讽,自己现在哪有一点女人的样子?原本苏昭就是个开放的类似男人的性格,而且这个身体还被前太子给作成了这样!

苏昭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作为女人的生孩子。

所以,暴露自己性别的事情是不用想了!

感情这种事情让人烦躁,甚至苏昭有点钻牛角尖了,走到了县衙门口,苏昭就看到妙心正穿着一身洁白的僧衣,双手合十、宝相端庄的迎接自己。

看到这个俊美的和尚、感受到他身上朴实无华却好似发光的气息,苏昭的心情就莫名的平静了下来。

“殿下,小僧发现了宋湖大人留下来的东西。”妙心端庄的开口,慈眉善目的模样颇有几分高僧才有的端庄和气势,苏昭来集县算是视察,但是更重要的是想了解一下宋湖被抓走的事情。

宋湖在集县被带走,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察觉,除去当时保护宋湖的暗卫消失了之外,似乎宋湖人间蒸发了一样。

“去看看吧!”苏昭点头答应,随着妙心进了县衙。

妙心亦步亦趋的跟在苏昭身后,眼角余光却是看着太子的。妙心觉得很好奇啊,作为一个修为不错的和尚,妙心能够感觉到太子身上没有一点男人的罡气,罡气跟武者和魔法师的气息不同,那是男人身上应该拥有的,就像是女人的阴气一样。

作为佛家高僧,妙心是懂得看人身上阴阳气息的。

所以,妙心就觉得自己在苏昭身上碰壁了,因为他根本就看不懂苏昭身上的气息。

“这就是你说的东西?”苏昭在妙心的陪同下进了书房,宋湖的书房内有些乱,不过仔细观察的话能够看出来,这种凌乱中有着主人才能分清的规则,可以想象宋湖就是在这么一片看似凌乱的书房中一条不紊的解决了集县内出现的所有事情。

书房中的信息量实在太大,所以苏昭开口是想让妙心给自己解释的。

“殿下请看!这是一种警示法阵,因为这里是宋湖大人的书房,里面有大人所需要的东西和集县的资料,所以宋湖在这里设置了一个预警法阵,虽然很小,但是却有警示的作用。宋大人在被掳走的时候,这个警报法阵却没有启动,说明动手的人根本就知道这里有法阵存在的!”妙心在书房的角落发现的阵法,的确就是一个小型阵法的阵眼。

苏昭对法阵不太懂的,而集县正好有个阵法大师,苏曼青。

这个时候让苏曼青过来是最好的,但是苏昭现在不想叫他,便问妙心:

“这能说明什么?”

“说明动手的人是宋湖大人身边的人,而且还是安放法阵的人!”妙心的解释让苏昭好奇,这种法阵没有遭到破坏或者触动,就能说明偷袭宋湖的人必然是放置法阵的人吗?这种法阵有这么奇特、有这么确定的作用吗?

“你查到安置法阵的人了?”苏昭看着妙心那胸有成竹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和尚必然是有什么发现的。

“宋湖大人是从猎兵联盟雇佣的阵法师。”妙心就点头道。

苏昭就感慨啊,谁说宋湖傻的,人家都知道从猎兵联盟雇佣阵法师安放阵法呢,甚至苏昭都在忍不住的想,是不是国内有点实力的人都会从猎兵联盟雇佣猎兵呢?

事实上的确如此,猎兵就是靠接任务和猎杀魔兽讨生活的。只不过因为苏昭的身份原因,作为皇族是不用也不会雇佣猎兵,所以她并不了解猎兵跟官宦、世家大族之间的纠葛罢了。

“殿下查一下猎兵联盟,或许就可以找到宋大人的踪迹,宋湖大人应该只是被绑架了!没有生命危险的。”妙心肯定的说。在妙心得出这样的结论,说给太子听的时候,他就看到太子清俊的脸上有了笑容,那笑容是清浅的,但也是发自内心的,那笑容清清扬扬的很好看。

反正妙心就从苏昭的笑容中看到了一份女子才有的婉约!当然,也有太子独有的霸气。

同一时间,魔宫黑色的巨大王座上,玄君面具后的湛蓝色眼睛冷光闪烁。

“你失败了。”

应该是疑问句,但是被玄君用正常语句的口气说出来就有些诡异了,站在玄君面前的白璐低着头,在听到玄君声音的时候抖了抖,虽然玄君是救了她,给了她生命,甚至是一张脸。

但是白璐知道玄君的可怕,更知道这个男人是真正的生活在黑暗中的决策者。所以白璐对玄君的感觉是敬畏的,白璐敬畏强者,更敬畏像是玄君这样的强者!

当一个人的强大超越了你的认知,那种神秘和永远都捉摸不透的高深,就会让人觉得可怕。

之前白璐随着玄君去周府的时候,玄君为了答应周鼎的条件,让白璐下手杀灭宋湖,可惜白璐失败了。

如今面对气息冰凉的玄君,白璐觉得自己呼吸起来都很艰难。

“请玄君处罚!”跪在地上的白璐没有狡辩,不管过程如何,她的任务终究是失败了。

玄君身边不养无用之人,失败就要接受处罚,天经地义!

只是白璐在担心,对于自己的处罚会是什么呢?

“呵~”玄君轻笑一声,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或者说他的口气是无所谓、更是轻视的。总之,白璐就感觉到了玄君对自己的失望。

白璐的脸上已经有汗水留下,换了脸之后没有愈合的伤口在汗水浸染下嘶嘶的疼,但白璐跪在地上一声没吭。

玄君的目光就那么淡淡、冷冷的落在白璐的身上,一会之后才淡淡开口:“你去魔域吧!”

白璐全身浑身一震,她不想去魔域,她想留在帝都!为了争取这个机会,白璐可是付出了代价的,如今就因为一次任务失败,玄君就遣送自己去魔域?白璐不甘心。

可白璐想要反驳的时候,却感觉玄君的威压淡淡的覆盖了下来,玄君释放威压的时候不像是那些超级强者,会将全身的威压宣泄,如同洪水泛滥一般弥漫而下,让人感觉铺天盖地的压力。

玄君的威压的是淡淡的,冷冷的,甚至还充斥着某种死亡的味道。

白璐咬了咬唇,道:“主人,现在您身边没有高级武者,请让白璐留下。”

玄君是猎兵界的王,是黑暗界的王。作为王一样的存在,他的敌人也是很多的,通过各种手段建立了佣兵帝国,他的仇人来自四面八方,甚至在佣兵内部都有敌人。

针对玄君的刺杀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玄君从来都不害怕刺杀的,或者说那些刺杀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因为他的强大超越了所有人的想象,可是现在玄君实力受损了。为朱雀激发引雷大阵渡劫武帝、制造光明手杖,这种消耗放在任何一个超级强者身上都是近乎毁灭性的的打击。

而且,最近还发生了劫持宋湖的事情,白璐不知道劫持宋湖的是什么人,但是能够在白璐前面、时机恰好的将宋湖劫走,足够说明了对方的实力。在这个看似平静的帝都,藏着太多隐藏势力了!

“你在质疑本尊的实力?!”玄君淡漠的开口,这次用的是反问的口气,白璐分明能够感觉到玄君口气中的血腥!

这代表玄君生气了!

其实白璐也是很奇怪的,玄君一向性子冷淡,或者说他是没有性格的,他的性格就是冷漠。他的思想太趋于理性,所做的任何决定都是最理性的,没有搀和任何感情在里面。他就像是一个冷血帝王,会没有一丝感情的做理智决断。

也从来都不会让人揣测到玄君的性格和他的行事风格。更不可能找到弱点。但是现在的玄君,似乎是有所牵挂了……

现在玄君生气,反而是让玄君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人了!

“不敢!只是白璐担心神宫和仇人会在这时候寻仇,白璐愿意为主人而死!”白璐跪在地上恳求。

玄君忽然挥手,那动作中透着某种烦躁:“滚~!”

玄君真的反怒了,白璐就是有一万个不愿意,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违抗玄君的命令了。所以她很干脆的瞬移消失了。

将白璐赶走之后,玄君忽然起身,一掌将坐下的黑铁石王座拍的粉碎。

“固执的女人!”

谁都不知道玄君所说的固执女人是白璐,还是另有其人。不过玄君从皇宫回来之后就怒气腾腾的样子,惹得魔宫内的其他侍卫都不敢出面。

甚至连地宫内被蹂躏的相当凄惨、为了进阶武帝的孙大都感觉到了。

“博士,让我休息一下吧,我觉得我要死了!”孙大后悔死了,当初看到玄君帮助朱雀进阶,他眼馋了,所以在庄宗的请求下,孙大就跟着玄君回来修炼了。

可谁知道所谓的修炼就是折磨啊!在这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黑乎乎的地下,孙大被折磨的褪掉了一层皮,而折磨他的人就是一个带着面具、被称为“博士”的人。(博士并非现代才有的称呼,古籍中有“博士”官职,说一下就是不希望深究的妹纸们扯出妖来~)

“嘘~主人在生气,你说话被主人听到的话会被割掉舌头的!”带着面具的博士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拿出一瓶黑乎乎的兽血,开始在孙大身上涂抹。

那兽血抹在身上就像是火烙一般,孙大咬着牙,压低了声音:“玄君为什么生气啊?”

“哼~耗费了大半的修为,一天一夜才做出光明法杖,结果送人,人家不稀罕。所以生气了!”博士很了解的样子。

然后博士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后背冰凉凉的。博士扭头就看到玄君鬼一样出现了。博士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兽血扔到孙大的眼睛里。孙大直接吓得两腿都软了,若不是身体被束缚固定着,孙大现在肯定瘫倒在地上。

“主……主人……您来了啊……”博士即便是带着面具,但是从他颤抖的声音中也能够听出他对玄君的敬畏。

“本尊馈赠岂要他人感恩!本尊是生气某些人的不知好歹!自不量力,明明没有足够的力量,却固执己念,愚蠢!”玄君很生气。

“对对!愚蠢!”博士连忙点头。玄君自然说什么就是什么了,难道自己能反驳吗?!

不过……玄君干嘛要跟自己解释啊!不是博士多想,而是完全没有必要啊,整个魔宫上下和整个魔域猎兵团,从来都是玄君一个人做决定的,他做任何决定都不需要别人质疑,手下的人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服从!

所以博士很是奇怪,就觉得玄君肯定是有心事的。

“本尊最反感不识时务之人!”玄君加重了口气的说。

“对对!”博士连忙点头,玄君岂止是反感,简直就是深恶痛绝啊,哪个手下敢质疑玄君的决定,肯定是不想活了!博士现在很好奇啊,玄君说的不识时务的人到底是谁啊?又是谁能够有这样的能量把没有情感的玄君给激怒。

“如今的大周难道不应该破而后立吗?!”玄君目光一炳,冷飕飕却极具压力的盯着博士。眼前博士的面具脸就好像是幻化成了太子那张倔强的小脸,玄君心里就骂:太固执了!

博士的眼睛就眨巴了两下,这个问题自己可不可以不回答啊,因为自己不知道啊!博士就懂得研究兽血和改造人体好不好。什么破而后立的好深奥啊。

“糜烂到了心,就必须破除!”玄君加重了口气。忽然有点懊恼,之前送光明手杖的时候,怎么没有跟她把事情说清楚呢?就任由那个倔强的丫头固执下去么!?

“对!这种显而易见的道理,大家都懂的!”博士不懂也得装懂了,反正附和着玄君点头是不会错的,谁让玄君逮着自己说话呢。而且能够跟玄君说这么多话也是荣耀了。

整个魔域佣兵谁有机会跟玄君说这么多话啊,就算是玄君的左膀右臂黑龙赤凰都没有这种机会的吧!

只可惜玄君发泄了一通之后就不再说了,又恢复了那个冷漠寡言却雷厉风行的黑暗魔君模样,湛蓝色的眼睛撇着一旁受折磨的孙大,皱眉道:“五日了,竟然没有突破武帝?!”

博士手又抖了抖,玄君这是责怪自己办事不利啊!孙大这种修为的武者,在自己的调教下应该很快就可以突破武帝的,况且玄君还允诺了可以随意使用各种魔法丹药和灵材。

“两只日后就可以突破武帝!主人放心!”博士连忙下保证。

玄君冷冷的看了博士一眼,傲慢道:“今日必须突破武帝!”

玄君扔下一句话就走,博士就叹了口气,然后用看死人的眼神看了孙大一眼,哎~老哥~不是本博士故意折磨你啊,是主人下期限了,那您就受着吧!也好早点突破武帝!

在孙大杀猪般的惨叫声中,玄君却转了回来,然后看着昏迷的孙大,问:“本尊打算抹掉他刚才的记忆,会不会让他的修为受损?”

博士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他就觉得玄君是不是也打算抹掉自己刚才的记忆啊,就因为刚才看到玄君“不正常”的多说了几句话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