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我们注定是情敌/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玄君说话是要冒着生命危险的啊!

博士早就应该清楚这个问题的,现在博士就后悔刚才听了玄君的话啊,虽然玄君刚才是在“指桑骂槐”的说某个不识时务的人,但是从玄君的口气中能够感觉到他对某个人的袒护。或者说是偏爱的。

试想一下,什么人能够被玄君这么念叨啊!

足够说明那人的重要了!若是对玄君不重要,玄君直接抹杀不就好了么?!

“玄君,抹掉记忆会把人变成傻子的。”博士很严肃的说,他想让玄君明白,抹掉人家的记忆是不对的,顺便让玄君死心千万不要产生抹掉自己记忆的念头啊。

“呵呵~反正他不聪明。”玄君用无所谓的口气说。

博士就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可惜带着面具,他擦不到,就只能苦巴巴的说:“主人,没有必要啊!”

没有必要么?玄君湛蓝色的目光盯着博士和孙大看,这俩人虽然智商都有点问题,或者说情商有点问题的,但终究是听到了自己刚才情不自禁所说话的。

玄君从来都不善表露自己的心态,而就在刚才他竟然像是一个疯子一样对博士说了那种话!这对玄君来说就像是耻辱,虽然没那么严重,但是也差不多了。

“主人,我觉得还是不用抹掉他的记忆好!”博士苦口婆心的劝。千万不能让玄君有抹掉他记忆的心思啊,否则博士觉得自己也会被玄君给抹掉记忆的。自己劣质的一面是不能被人看到的!

“恩?”玄君眯着眼睛,歪着脑袋撇着博士,明显是在等着博士给自己解释一下的。

博士咽了口涂抹,踌躇了半天才说:“小人觉得不用给他抹掉记忆,说不定他还能给玄君点建议呢!”

没有昏迷、一直都在遭受折磨的孙大立刻点头。玄君这人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说要抹掉自己的记忆,太恐怖了!孙大表示自己很苦逼啊。

“你能给本尊建议?”玄君嗤笑起来,但是眼睛却有些神采和期待的看着孙大。

虽然知道孙大就是一个愚蠢的货,但玄君还是有点期待的。毕竟人多力量大,而且玄君知道感情这种问题每个人的看法和见解都不一样的,尤其孙大还是近在“她”身边的人!

“建议不敢说,不过我有点经验。”孙大急忙说。

玄君就淡淡而且眼神傲慢的看了孙大一眼,那眼神表达的很明显,就是让孙大有屁快放。

孙大咽了口唾沫,才踌躇的说;“我猜玄君说的不识时务的人应该是女孩子吧?”

孙大刚才听得有点迷糊,什么不识时务、破而后立的,国家大事什么的他不懂,但是孙大就觉得玄君的表情有点像是说喜欢的女孩子,因为女孩子的任性和不领情才让玄君如此愤怒的。

想来也只可能是这种情况了,否则什么人在对着玄君任性之后还能活下来啊。

孙大就觉得感情是最折磨人的,所以折磨玄君的只能是女孩子了。

玄君目光闪闪的看着孙大,他觉得自己真是小瞧这个愚蠢的货了,他知道的还不少啊。

“其实女孩子都是任性的,这是女人的天性啊!”

孙大接下来的一句话让玄君明悟,却又迷糊了。玄君觉得自己好像听人分析过女人这种生物,女人的确是任性的。但是玄君又觉得这句话不正确啊,就像自己身边的这些女人,她们全都很理智而且聪明的。

至少赤凰这个女人在玄君身边就很理智,白璐这个女人虽然有时候疯狂了点,但也是理智的人。

“接着说!”玄君淡淡下令。

因为觉得孙大似乎说的有点意思,孙大就连忙补充:“女人是最麻烦的,她们任性的时候就是想获得你的注意啊,要不是她们喜欢你,就不会在你面前任性了!所以小人恭喜玄君,那个任性的女人肯定是喜欢玄君的!”

玄君的眼睛中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在听到孙大的这句话之后,情绪明显是昂扬了不少,这一点从他微微挺直的腰身就能看出来。

孙大虽然有点傻,但是也懂得察言观色的,他就觉得自己这么说之后玄君的心情好像是好了不少。

“我们玄君大人自然是会被所有人喜欢的!”博士就在旁边跟着拍马屁。

“继续!”玄君撇了博士一眼,示意孙大继续说下去。

玄君心里想着不管孙大说的对不对,至少他说的话让自己不反感就对了!

“既然那个女人喜欢玄君就好说了,我们作为男人的就应该直接一点,或者说粗暴一点,女人就是贱!她们喜欢男人强势的,所以玄君直接上了她就好,等到生米做成了熟饭……”孙大越说越带劲,却发现玄君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对头了,吓得孙大立刻闭上嘴巴,不敢多说了。

“继续!”玄君却是眯眼,危险的盯着孙大,声音冷漠的下令。

“我……小人……觉得这个方法就很好,女人都对第一个男人有不一样感觉的,只要占有了那个女人!之后就好说了,其实哄女人也是很简单的,女人都喜欢钱,喜欢帅气英俊的男人!富有和长相永远都是女人喜欢的啊!”孙大的嘴巴从来就没有这么顺溜过。

其实孙大跟粗鲁猎兵吹牛的时候比这个时候还要顺溜。

只是面对玄君太有压力,孙大不敢说的太多而已。

博士就在一旁目瞪口呆,他觉得玄君能够听别人的建议也是蛮拼的!不过……玄君似乎从来没有接触过女孩子啊,至于玄君身边的赤凰,那完全就不是一个女人好不!至少博士就觉得赤凰不是女人,而更像是一个理智的杀人机器和超级强者。

“本尊富有么?”玄君似乎是踌躇了一下,然后盯着博士和孙大问出了让他们惊悚的问题。

尼玛~这种问题怎么回答?难道玄君还不算是富有么?作为猎兵之王,如今掌控了魔域拥有数万佣兵,这都是一方诸侯的规格了,还不算是富有啊!

当然,玄君这种富有也是有比对性的,跟一般人来说玄君是太富有了,可是对于大陆皇族来说还是差了点。

不过孙大和博士都不觉得玄君喜欢的会是皇族,因为就玄君能够接触到的皇族来说,没有对象啊!大周倒是有公主,可成年的就是苏梅了,苏梅那个小胖妞会是玄君的菜?

所以两人都觉得玄君所说的对象应该是某个大家族的小姐!那么对于那个小姐来说,玄君太富有了。

“主人,其实……其实男人的相貌也是很重要的!”博士就觉得自己应该说实话。因为玄君的富有已经无可匹敌了,但是玄君究竟长得什么样,博士等人都不知道啊,玄君只要出现在人前,总是带着一张面具的,似乎这张面具就是长在他的脸上一样。

尽管玄君的气质和神态都说明他是一个清俊风流的人,但是隔着面具,谁知道他的相貌究竟是什么样的。

“本尊的相貌无可置缘,倒是该富有起来了!魔域投入的太多了,该让佣兵们接任务了。”玄君很是冰冷的看了博士一眼,甚至是带着杀气的看了博士一眼,这货竟敢质疑自己的相貌,怎么能不让玄君生气!

不过玄君接下来的话让博士更惊奇了,玄君这是觉得自己不够富有吗?

“传令下去,魔域佣兵开始接受任务!佣金翻倍,有抢生意者除之!”玄君就站在博士的面前下令,随着玄君的命令下来,一个黑影如鬼魂一样在玄君的面前划过,带着玄君的命令去了。

女人喜欢富有的!这句话像是魔咒,让玄君丧心病狂的展开了魔域佣兵的任务,很快这支佣兵将会变得臭名昭著,因为魔域佣兵不仅接受任务,还会干抢劫和勒索这种黑暗买卖,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远在集县的苏昭安排人去猎兵联盟查找宋湖雇佣阵法师的人还没有回,苏昭就在集县县衙中查看宋湖的工作笔记。

要管理好集县可是一个庞大的工程,而且作为帝都的附近的战略要地,集县还有很重要的战略位置,所以在城内是建有粮仓的。

几个大型的粮仓也是石头城堡建筑,在地势较高的位置。苏昭看过之后就想去查看一下。

而苏曼青已经让小厮推着轮椅来到了县衙外面,他想进去找太子的时候,却被告知国师来了。

“丞相一个人来的?”苏曼青皱眉,清远丞相现在也算是日理万机了,怎么还有空来集县呢?苏曼青就抬头看了一眼县衙,然后没有让人惊动太子的去迎接国师了。

而不多时苏昭出门去查看粮仓的时候,依然没有见到苏曼青的人,苏昭心里就更生气了。好嘛~在城墙上占了自己便宜之后,苏曼青这是要跟自己玩失踪啊!

苏昭气鼓鼓的走了,跟着苏昭的沙曼表示十分的不解,太子殿下好端端的为什么又生气了呢?不知道太子殿下为什么生气,但是沙曼能够感觉到太子心情不好是确定的。

而被苏昭惦记着生气的苏曼青,此时已经来到了城北的集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一身青衫的苏曼青一路走来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而一身白袍的国师就更吸引人目光了,尤其是吸引人恭敬和仰望的目光。

作为大周国师,清远是祭祀的主持,有点像是神的代表。曾经为大周主持过不少的祭祀,尤其是之前还给周家举办了祭天大典引来了雷阵。清远就更加出名了,总之集县的百姓看到国师的时候都是尊敬的。

而国师一人清清淡淡的走来,就好像是走在云端的人物一样,那一脸温和恰到好处的笑容,清俊却又带着悲天悯人的慈悲和庄重,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和眉心的一点红朱砂艳烈惊人,却又跟他自身的清贵融合的恰到好处。

“苏先生!”息壤人群中,清远一眼就看到了坐着轮椅而来的苏曼青,他脸上露出一个平和到近乎亲切的笑容,迎着走了上来,开口喊了一个苏先生,倒是把周围的百姓惊艳到不行。

大周民风还是比较开放的,情窦初开的女孩子不介意的在街上对自己看上眼的男人抛出橄榄枝。虽然清远是大周神圣的国师,但是不能阻止女孩子喜欢,这些女孩在听到清远那悠扬婉转的嗓音时,差点要尖叫失声,实在是国师大人的声音太有魅力了。

刚才清远就是在街上闲逛的,只不过他出现的地方就引起了轰动。苏曼青就觉得国师朝自己走来的时候,周围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自己的身上。

因为在太子宫被关了几年,苏曼青变得有些内向了,被这么多人盯着看的时候,苏曼青就感觉浑身的不舒服,不过对面的国师似乎是很享受被人盯着的感觉。被众星拱月般、在众人的注视下,他清清淡淡的走来,停在苏曼青的轮椅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清远的眼神看起来有些迷蒙,虽然他的眼睛是黑白分明而且清晰的,但是盯着他的眼睛看的时候根本就看不出他的眼神和情绪。

“丞相大人是来找太子的吗?”苏曼青也不绕弯子了,直接开口问。

清远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抬头看着偌大的城池,笑道:“苏先生有空吗?能不能跟本官一起走走?”

清贵惯了的国师在说“本官”的时候颇有官场政客的味道。

苏曼青点了点头,清远很自然的上来,推着他的轮椅就走,而且专门走偏僻无人的地方。苏曼青的小厮想要跟上来,被苏曼青挥手制止了,让他们远远的跟着,苏曼青感觉国师似乎是有话跟自己说的。

集县占地面积极大,而在原先卫王庄园的住所内是有一片成景的湖色林木的,宋湖在改造的时候没有把这片湖色风景抹掉,而是完整的保存了下来。

湖光景色在人闲暇的时候是来散步、散心的好去处,可现在整个集县内都热火朝天的,所以这里并没有人。

已经进入秋天,湖周围还生长着茂盛的针叶林,这种常理生存于高山严寒地带的树木在这里却很繁盛。

“先生的气色不错!”国师一边推着苏曼青的轮椅,一边观察着苏曼青的脸色,不得不说,近距离的看着苏曼青,清远也承认这个人的确貌美!

尽管病体支离几年摧残,他的俊美和飘逸仍然是掩饰不住的。

“多亏了国师为苏某增加的寿元。”苏曼青笑容清浅,他能够感觉到国师在盯着自己的脸看,就像是要在自己的脸上看出一个洞来一样,苏曼青是觉得很奇怪的。

国师的表情就像是刚认识自己一样,这么直接而且探究的盯着自己。

“先生的寿元又增加了!”清远就笑了一句,其实清远觉得自己跟苏曼青真的有点无话可说。苏曼青就好像是一个没有弱点、没有*的人,真的让人不好跟他沟通呢!

清远就是奇怪啊,苏曼青这样的人是如何被太子喜欢上的?就是因为他俊美无铸的长相?不可能的,自己一点都不比苏曼青差。

苏曼青并不奇怪国师能够看出自己的寿元增加,而且他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虽然他的寿元的确是增加了,但是也没有增加多少,跟普通人比起来苏曼青还是短命的。那些消逝掉的生命时光已经不可能弥补。

“丞相大人找苏某是有什么事吗?”苏曼青已经被推着走到了湖旁,看着波光粼粼的湖水,苏曼青直接开口了。

清远在苏曼青旁边的石凳上坐下,踌躇的看了苏曼青一眼之后,直接开口问:“苏先生觉得太子如何?”

苏曼青奇怪的看了清远一眼,他很好奇清远为什么问出这样的问题,而且这个问法太笼统了,苏曼青都不知道怎么回答。然后就听到丞相又说了。

“太子一心要振兴大周,可是困难重重,本官不觉得太子有这样的能力!”

苏曼青的眼睛陡然犀利起来,就这么直接的看着清远。苏曼青了解清远这个人,他相信清远也是了解自己的,既然清远这么的开诚布公,那么苏曼青也没有必要隐藏了。

“呵呵~玄君此话差矣!太子的能力超乎你我想象!”

清远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只是好奇的盯着苏曼青:“你这么相信太子?”

这是对太子能力和人品的质疑!苏曼青没来由的怒起,看着清远的目光也冷了很多,不过苏曼青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沉默了一会,等自己的心情平复之后,苏曼青才问:

“那你觉得谁能够带领大周兴起?萧盛禹吗?”

清远就摸着下巴想了一会,点头:“萧盛禹有能力,只是欠缺了内政,而本官正好可以辅佐他!”

“你看人的本领让苏某不敢苟同!即便你说太子没有能力,但是太子有决心!太子的决心便是最好的风标!还有……”苏曼青目光冷冷的看着清远,又道:

“你想从闵家锻造打探的千钧战车就是太子研发的!”

“我以为是你跟太子一起研发的,看来太子还是一个人才啊!”清远满足的笑了起来。看中的人有能力,当然是好的。

看出清远没有太多惊讶,苏曼青就哼了一声,又道:“你支持萧盛禹,是不是因为萧盛禹对神宫决绝的态度?更可以被你利用的用来对付神宫?!”

萧盛禹这人果决勇武,认定的事情就会坚持做下去,即便是头破血流、即便是毁灭也会一根筋的做下去,单是这一点就比太子少了变通。说萧盛禹比太子合适?真真是笑话!

“呵呵~在你的眼中,我就是这么阴险卑鄙的人?”清远呵呵笑了起来,笑的意味深长。

“抹杀玉容隐,借助玉家成势,强势撅起于猎兵界,之后又背弃祝你成名成势的猎兵,整合猎兵界改造魔域佣兵,这样的玄君心狠手辣,不择手段。作为大周国师、窃取大周灵山占为灵宫,潜伏皇宫多年,探出所有家族、官员信息,一朝为丞相便可掌控朝廷!不算阴险卑劣?!”

苏曼青是用严肃而非鄙夷的口气说出了这番话,虽然他知道玄君和国师的一系列做法都太阴暗,但是也能够从他的手段中看出他的能力。他的确是称得上枭雄的人物!

清远坐着没动,而是指着前面景色怡人的湖道:“宋湖留下这个景色,其实也算是个粮仓吧,至少这里的鱼虾可以为集县提供不少的粮食储备!”

“宋湖大才,可惜不会为你所用!你派出的武者晚了一步,没有劫持到宋湖!”苏曼青扭头看着湖面,不再去看玄君,口气阴冷的说。这口气中还带着点幸灾乐祸,在宋湖这件事上的失败可以算是对他的折辱了吧。

清远就挥了挥袖,正襟危坐:“我是不是应该杀了你。”

“是的。”苏曼青笑的平和。

“我很奇怪,既然你这么有能力,被太子抓住之后是可以逃走的,而且要想杀太子应该也不会困难,你在皇宫隐忍了这么多年都没动手,上次动手还失败了!你是故意的吧!”清远用调笑的口吻道。

苏曼青不说话,根本就是懒得理会清远。

而清远依旧笑的深沉:“苏家势力庞大,能在大周建国时得到皇族赐姓果真是有旁族不可及的底蕴和势力啊!若说周家可以取代大周皇族,那么我相信苏家也可以取代大周皇族!所以……你在太子宫隐忍多年,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只要时机一到便可取代皇族。可现在看来。你似乎又不会动手了!是因为爱上了太子?你就这么轻易的抛弃了多年来制定的大计?”

苏曼青藏在衣袖中的手蓦然收紧。他能够查出国师的情报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实力,还有自己的揣测和推理。悬疑推理是一件很费神的事情。而清远说出了苏家和苏曼青的谋划,同样也是需要推理的,他可不相信玄君能够有证据的找到自己的破绽。

而让苏曼青紧张的是,清远竟然说“爱”这个词语!苏曼青被吓到了,自己怎么会爱上太子那个男人呢?!

“哎~其实你们苏家抢了大周也不错的,至少我是喜欢跟强者合作的!”清远弹了弹衣袍,起身准备离去。不过却又停了下来,盯着苏曼青看。

那种探究的眼神看的苏曼青感觉很不好。

“你不想让苏昭查到你曾经的谋划吧?呵呵~我也不想,所以,咱们都收敛点吧。”清远忽然开口。

苏曼青就好奇了,刚才清远的话分明是反对太子,支持萧盛禹的,可是为什么忽然改变了呢?从清远的话中,苏曼青分明感觉他对太子还是持有希望的。

“你既然那么支持太子,愿意放弃苏家大计,那么我就旁观一下也无妨,不过……我有个问题!”清远冲着苏曼青摊手,好像他是因为苏家的支持,而很无奈的接受了苏昭是正统、有能力这个现实一样。

“问吧。”苏曼青淡淡开口。

“你是如何让苏昭喜欢上你的?”清远就问。

苏曼青的脸一下子就绷紧了,因为清远的话太犀利而且直接了!这种问题让自己怎么回答呢?还有,苏曼青其实很疑惑,太子是喜欢自己还是爱自己呢?两个男人说爱,好诡异的。

清远就盯着苏曼青的脸色看,他没有错过苏曼青在听到“爱和喜欢”时候,眼神中的排斥和抗拒,甚至是尴尬的折辱。清远就笑了,苏曼青这货聪明绝顶、却看不透苏昭的性别啊。

“放心的说吧,我这个人很开明的!女人喜欢女人,男人喜欢男人很正常而且常见的,呵呵~”清远不介意的在苏曼青的“伤口”上撒盐。

苏曼青好半天才恢复了脸色的平静:“苏某听不懂玄君的话!”

呵呵~这就是装傻咯!清远心里鄙夷,但仍然是好奇的,就换了一个说法:“其实我觉得你很俊美,也富有,但是苏昭比你富有,论俊美其他的男宠也不比你差!太子却是偏爱你的,是不是你在床上的表现更好啊?”

这么无耻下流的话,从清贵的国师嘴里说出来竟无比的顺溜,苏曼青忍着抽嘴角的冲动,目光淡淡的看向清远:“感情乃缘,强求不来!”

淡淡的一句话,却是挑衅味道十足。清远的脸色就有些冷了。

“我把你推进湖里去,能淹死你吗?!”清远摸着下巴,笑的阴险。

“可以,我不会水!”苏曼青点头。

“呵呵~这么没用啊!”清远心情很好的样子,转身离开时,双手隔空一推,苏曼青的轮椅就吱吱呀呀的转着朝湖里奔去。

而坐在轮椅上的苏曼青看着越来越近的湖水,脸色淡定如常。远处有苏曼青的暗卫出现要奔过来,苏曼青却抬手制止了。

已经走远的清远就看着苏曼青滚进了湖里,而他的暗卫却没有拦下来。这是什么意思?他是想自杀?还要赖在自己身上么?

清远有些诧异的时候,就听到苏昭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了。

“沙曼,去救苏曼青!”那着急中透着浓浓关切的声音,太让清远心焦了。

------题外话------

谢谢:水净儿 打赏了260520小说币

令:3月1号和2号两天,送月票的每张奖励222BB、来下面留言领取啦~只有两天哦。么么哒~爷要在票榜上蹦跶两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