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地下情/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曼青整个人都随着轮椅滚落水中,那巨大的冲力溅起来不小的浪花。

而在沸腾一样的浪花声中,听到了苏昭的喊声时,已经进入水中的苏曼青笑了起来,可能是笑的太放肆了,水一下子就灌进了嘴巴里。

苏曼青觉得自己要被呛死的时候,沙曼像是个水怪一样冲了过来,一下子把自己从水里拎起来了。

“苏曼青,没事吧你?”苏昭已经冲到了湖边,手忙脚乱的拍打着苏曼青的脸和胸口。

虽然苏昭的动作很粗鲁,但是苏曼青却是高兴的。他发现苏昭对自己的紧张,就像是自己当初看到太子拿起噬灵虫时的紧张一样!

太子是在乎自己、紧张自己的!苏曼青清晰的感觉到了。

拼着落水让自己看清太子的感情也是值得的!

而且……因为之前在城墙上的吻,苏曼青对太子之后的表现过于冷淡而产生的尴尬也因为自己的落水而化解了。这个落水来的真是时候。

“咳咳~臣没事……没事!”苏曼青看到苏昭着急自己的样子就不忍了,连忙强装坚强的坐起来好表明自己的身体无碍。

可惜苏曼青的身体真的太差了,下半身的无力让他在没有轮椅的情况下就是一个废人!而且常年坐轮椅让苏曼青的腰部也没有了力量,努力了一下才挫败的发现自己竟然是起不来的。灰败的心情一下子让他的脸色苍白起来。

苏昭看到了苏曼青想起来却不得的无奈,明白这种尴尬可以刺伤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心,苏昭扭头起身让沙曼扶起苏曼青,而自己则是看向了清远丞相。

虽然刚才苏昭没有看到清远动手推轮椅,但是苏曼青的轮椅不会自己冲进湖里去的,况且湖边这一处十分的平坦,不会滑坡的自己滚下去。

在清远和苏曼青之间应该维护谁,再明显不过了。苏昭对清远国师一向是很戒备的。清远跟苏曼青不一样,这个人像是包裹在一团迷雾之中,让苏昭看不清晰,但能够感觉到他的阴!而苏曼青现在可是太子心上人啊,所以苏昭要维护的自然也是自己的心上人了。

“殿下,苏先生没事吧。”清远看到太子的眼神就知道事情不好了,但仍然是关切的开口询问,表示自己的担心,刚才他又没有直接把苏曼青给推下去,即便被苏昭看到了也没关系。

“你很失望?”苏昭迎着清远的眼神走了过来,用剖析的口吻开口。

即便清远脸上的笑容平和依旧,可是苏昭没有漏掉刚才他看到自己时一闪而过的惊讶,那种明显是做坏事被抓了现行的表现啊。苏昭更确定清远就是把苏曼青给推下去的罪魁祸首了,所以看着清远笑的淡雅的样子,苏昭就觉得没淹死苏曼青让他失望了吧。

苏昭剖析的口吻中还带着一股浓浓的排斥。

“下官是很担心苏曼青的身体的,若不是下官不会水,下官早就舍身相救了。而且,苏先生不是有暗卫的么,那些暗卫怎么眼睁睁的看着苏先生掉进湖里去呢!”清远坏心思的开口了。不管是不是自己把苏曼青给推下去的,苏曼青自己都有暗卫的,可是那些暗卫们都没有动手,这怪得了谁啊!

“哎~苏先生的身体是真的很差的,否则下官都觉得他是不是在用苦肉计呢!”清远再次开口,温和的声音却听起来有些嘲讽了。明摆着就是嘲讽苏曼青在用苦肉计呢!

苏昭不置可否,苏曼青身边的确是有暗卫的,而且苏昭知道他的暗卫实力很不错的,就像是清远所说,的确不应该保护不了苏曼青,任由他掉进湖里的。

至于苦肉计什么地,即便苏曼青真的用了苦肉计,那苏昭也高兴。就苏曼青的身体状况却愿意对自己使用苦肉计,不就说明了对自己的重视么!

感情虽然不一定非要用近乎自残的方式表现,但一旦用这种方式表现也说明了本人的意愿。

“丞相大人很忙的吧,本宫就不送了!”相对于清远的善谈,苏昭就显得不想多说话了,冷淡的跟清远打了个招呼转身就走。

清远抿着唇角没有说话,他倒是希望苏昭能跟自己吵吵一下,至少也算是跟她有说话的机会了。而太子却很冷淡的看了自己一眼之后走了,那眼神中的排斥不言而喻。

曾有人说过:如果痛恨某人请无视之!

清远就觉得太子是对自己失望透顶的,不管她刚才有没有看到是自己推苏曼青进湖里的,反正是怨上自己了。也可以说苏昭是把苏曼青落水这件事给怪在自己的头上了。在苏曼青和自己之间,苏昭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苏曼青。

“哼~!”清远就站在原地半晌,眼睁睁的看着苏昭返回了苏曼青的身边,眼神温柔的看着掉进水里弄得浑身湿漉漉的苏曼青。

苏曼青是狼狈的,但是因为有太子在身边,却让人看着觉得有种幸福的感觉。

清远觉得两人在一起的样子无比的刺眼!尤其是刚才苏昭对自己的冷漠和排斥,清远什么话都没说的走了。他明白自己这次跟苏曼青的交锋是彻底的失败了。不仅因为苏曼青的腹黑,还因为太子的偏袒。清远觉得自己真是小看苏曼青了,这个心有死志、温和不争的男人其实是个黑心大尾巴狼啊!

“殿下,丞相毕竟是您的师父。”苏曼青打了个喷嚏的时候,苏昭已经将披风围在了他身上,苏曼青抬头迎上苏昭的眼睛,声音醇和的开口。苏曼青的表情虽然都是淡淡的,但是眼角撇到清远离开的样子,脸上还是挂着笑容的。

“本宫知道。”苏昭撇着走远的国师哼了一声,见苏曼青还想说话,便推着他往县衙走。

苏曼青现在的身体可经不起折腾,一旦生病就麻烦了。

被苏昭推着的苏曼青感觉自己浑身都是舒服的,虽然刚才掉进了湖里,秋天水冷,几乎让他身体冻僵一样,但是他现在的感觉却超好的。甚至还有闲心跟苏昭说话。

“殿下,丞相刚才说他想支援一下萧盛禹的北疆,恩~最近北疆的战事肯定紧张,虽然帝都方面不可能派出兵力去北疆了,但是发布告令,让国内军团去北疆支援也是好的!”

苏曼青的话对苏昭来说有点拱火的意思了。他就知道苏昭对萧盛禹是有很大意见的,而且萧盛禹也的确值得人惦记和非议。明摆着对太子说国师是萧盛禹那边的,那么太子对清远的排斥就会更深了。

枕边风什么地、打击排斥谁不会啊!

刚才清远根本就没有跟苏曼青说这些东西,也不可能说这些。但就单从清远曾经有支持萧盛禹的想法,就足够苏曼青找理由打击他了。

苏曼青知道大周内的势力太多也太强了,光凭借如今的太子是应付不来的。但是苏曼青愿意站在她身边,而且苏曼青知道现在的清远应该还在萧盛禹和苏昭之间犹豫的,在萧盛禹来帝都之前,清远明显是对太子起了好奇心和偏向的,可惜强势的萧盛禹出现,让清远看到了他对神宫的决绝态度。

现在苏曼青要做的就是让太子保持对清远的警惕,继而疏远、进而从各个方面的对清远施压,让他知道太子在大周内的能量,让他知道太子的能力。从而让清远意识到只有支持太子才是最好的选择!

“哼~本宫现在就下令,让军团驰援帝都!”苏昭立刻做了决定。

萧盛禹这个混蛋坑大周皇族坑的还不够惨吗?!清远还要军团去驰援北疆!不管他是否下令,也不管他什么想法,总之苏昭就是不喜欢清远的。

所以苏昭下令各地的军团可以驰援帝都,这样的命令看起来好像挺任性的样子,尤其是北疆之民也是大周的子民,不能完全无视的任由燕军欺凌,但是相比之下大周帝都本来就更加重要,况且说是让各地军团驰援,谁都知道大周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军团了。

各地流民四起,暴民割据土匪横行的现在,各地的官兵都被牵制住了,即便有几个军团也在这些年的荒废下消耗掉了。

现在大周仅剩的野战兵团也只有西北军和南方的昭烈幕府了。

其他各地的守军能防守流寇的攻击就不错了,指望他们是不可能的。但苏昭下这么一个命令,就是想跟清远对着干!这是一种表态!

“殿下,集县内还可成军,只要殿下需要,臣可以帮殿下训练防守兵阵,不需要士兵有多高的素质。”苏曼青听到苏昭的话就觉得心情好了很多,他就知道自己在跟清远的对峙中,因为有太子站在自己一边而拥有更大的胜算!

尽管苏曼青对苏昭的性别还是很在意的,但是苏曼青已经说不清自己现在对苏昭是什么感觉了。尤其是国难当头的现在,苏曼青愿意暂时的放下自己的情感,先解决其他的事情。

而训练防守兵阵是苏曼青所擅长的。

其实没有什么是苏曼青不擅长的,作为一个年少成名的大才,苏曼青懂得太多,他就像是一个储存了大量知识的计算机,精密而且严禁。

“本宫焉能杀鸡取卵。”面对苏曼青的提议,苏昭却是笑着摇头。

集县内人口百万,其中难民数十万,而且活下来的难民都是青壮,即便是云峥从中抽掉了几万人,但是还可以从中挑选出数万甚至是十万人的兵阵。但苏昭不想用破坏性的征兵方式消耗掉集县的青壮。

这就是杀鸡取卵,再挑选出十万兵会严重的拉低了集县的人口质量,那么宋湖辛苦建立起来的集县也就浪费了。苏昭希望这里是宋湖心血凝聚的一方乐土、是大周后勤保障最有力的一环!

“是臣思虑欠妥,鲁莽了!”

听到太子的回答,苏曼青的心里就忍不住的怔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进言不仅仅是欠妥,还是大大的鲁莽啊,幸亏太子及时的制止了自己!只是从这一点就足够看出太子的明智了,更说明了太子的睿智和远略。

在如今燕军即将南下,形势如此危机的情况下,苏昭还能够放弃唾手可得的十万兵,这是需要很大魄力的!

苏曼青一直都知道北疆王萧盛禹是有魄力的,但太子比之丝毫不差!

在苏昭推着苏曼青返回官衙的时候,派去猎兵联盟打听消息的小雀回来了。

“蒋栋说他不知道宋湖请了什么样的阵法师。”小雀手里拿着一张大饼啃着,一边跟苏昭汇报情况。

苏昭就看着小雀的样子头疼,小雀这货是不靠谱的,可是苏昭现在身边没有人可以用啊,而且小雀的样子蒋栋是见过的,之前苏昭去了几次猎兵联盟都是带着小雀去的。

所以,让小雀去见蒋栋也就是代表了自己的,可小雀带回来的消息太让人郁闷了。

“殿下,蒋栋应该是不知情的,虽然猎兵联盟负责发布任务,但也并非插手猎兵和雇主之间的。若是宋湖大人自己在猎兵联盟发布了任务,而且被猎兵接下的话,联盟是不知道的!甚至……宋湖也未必是从联盟找的猎兵。”苏曼青最后一个猜想让苏昭心惊。

不管宋湖从哪里找的阵法师或者猎兵,劫走宋湖的就是这些人了。

“周家最近没什么动静,那么可能就是玄君了!”苏昭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想到跟玄君打交道就头疼。

苏昭看得出来,玄君就是个倔强到偏执的货。只要是他认定的事情,那就很难改变的,所以想到宋湖可能是玄君做的手脚,苏昭就头疼。

不经意间,苏昭又想到了玄君之前送给自己的法杖。

“殿下,宋湖的事情,微臣会追查的,现在殿下还是休息吧。”苏曼青看到苏昭头疼的模样就心疼,天色已晚,况且苏昭说过要在集县过夜的,所以苏曼青便让苏昭在这里休息。

县衙内有几间卧房,且整个县衙都是以前的卫王庄园内建筑改造的,所以十分的宽敞,虽然是比苏昭在太子宫的住处差了很多,但是苏昭不挑地方的。

苏曼青陪着太子去了最好的卧房,见太子竟是合衣躺在床上睡觉,苏曼青有些吃惊。在太子宫几年,苏曼青都没有服侍过太子休息的,但是太子就这么穿着衣服睡觉自然是不行的。

苏曼青就看了跟着苏昭的小雀和沙曼一眼,这两个不靠谱的人,一个还在啃着街上买来的大饼,另一个则是很干脆的站在卧房门口充当守卫了。

太子出来就带了这么两个不靠谱的人,苏曼青也是服气的。

“殿下,脱下衣服安寝吧。”苏曼青只能自己转动轮椅来到了床边,虽然苏曼青的身后还跟着小厮,但他知道太子是不会让小厮动手的,苏曼青只能自己动手了。

“恩……”床上的苏昭含糊的应了一声,沉沉声调中带着十足的慵懒,甚至那拖长的尾音中似乎还带着某种媚态。

看着躺在床上苏昭沉静的侧脸,苏曼青没来由的心里突了一下,心房某个触点就像是被撩拨了一样,就因为刚才太子沉沉的恩~了一声。

苏曼青做贼一样快速的抬头看了一眼门口,然后就看到小雀正啃着大饼,傻乎乎的看着自己。

“你出去吃吧。吵到太子休息了。”苏曼青冲着小雀笑了笑,压低了声音的说。若是换成梅解语在这里,肯定会觉得现在的苏曼青就像是一个大尾巴狼哄小雀出去,可惜纯洁的小雀是看不懂的,她就觉得苏先生说的很对,立刻就转身走了。

走的时候小雀还顺手关上了房门,守在外面的沙曼眼看着房门关上也没有说什么,他是很放心的。苏先生本来就是太子的男宠,而且就苏先生那样的人对太子也不可能有什么威胁的。

而在房间里的苏曼青却因为房门关上而松了一口气,跟太子处在一个密闭的房间里,这让苏曼青有种不会被窥见的庆幸,对太子有情,但苏曼青心里还是不希望自己跟太子之间的事情被人知道的。这是苏曼青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也算是他的底线了。

苏家在大周建国之初就已经是名门大族,享受着被大周赐予皇族姓氏的殊荣和其他优待,深宅名门出生的苏曼青是贵族培养出来的骄傲,他的天性和修养让他不能做卑贱的男宠。

承欢男子身下,这对苏曼青来说就是一种耻辱。

可当这个人是太子殿下时,苏曼青心里虽然还有排斥,但已经可以在无人时稍微宣泄,就像是现在他故意支开了小雀,等房间里只剩下自己和太子的时候,苏曼青就可以因为不忍心看到太子穿着衣服睡觉,而自己动手帮助太子宽衣解带了。

苏昭身上的是简装,即便如此脱起来还是很麻烦的。苏昭就是因为自己脱衣服麻烦、穿衣服更麻烦,所以在王德忠没有陪同的情况下,苏昭就直接穿着衣服睡了。

可对苏曼青来说脱衣服并不困难,困难的是自己内心的挣扎。给一个男人脱衣服,这种感觉是很诡异的。因为苏昭睡的床很大,所以苏曼青是费力的爬上床给她脱衣服的。

在轮椅上太不方便了。也好在太子是昏迷的,可以不用看到自己爬上床时候狼狈的样子!

就在苏曼青解开了苏昭的腰带,帮她除下外套的时候,苏昭却忽然发出一声恩~,然后一个翻身将苏曼青给压住了。

苏曼青……他怎么感觉太子根本没睡觉,就等着自己上床时趁机对自己下手呢!

反正被苏昭给压住的苏曼青就觉得自己呼吸一下子停止了,紧张、惶恐却还隐藏着一丝期待的情绪就在自己的心中蔓延。

苏曼青被压倒的时候眼睛是直勾勾的盯着房顶的,因为苏昭的动作,他吓得一动不敢动,他从来没有跟太子如此接近过,太子的脑袋就压在自己的胸口上,黑色柔顺的秀发因为竖起而盯着自己的脸颊,而苏曼青能够闻到太子身上的气息。

那是一种混合着松木幽香的味道,应该是太子专用的熏香。

而在这种熏香下,苏曼青似乎还闻到了太子身上的味道,应该是太子的气息吧。

苏曼青大气不敢喘的躺着,任由太子压在自己的身上,但他紧张的等了良久,却并没有发现太子有进一步的动作,反而是呼吸均匀的睡得香甜。

“原来太子是真的睡了!”苏曼青心里苦笑,终于敢垂眸看躺在自己胸口上的脑袋,

从侧面上方俯视,太子的脸漂亮婉约中带着阴柔的秀气,这是应该属于女子的秀气和阴柔,却出现在了太子的身上,苏曼青疑惑之余脑海中却再次浮现出太子果决的一面。

不得不承认,太子身上有男人都少有的霸气和恢弘。

苏曼青虽然每次看到太子的手和脸时都会有怀疑,但是男生女相并不奇怪,况且太子身上的女人特征实在不明显。相比之下,苏曼青倒是觉得苏护更像是女人的。那个威震边关的二皇子,西北神将不管是相貌还是一些表情,都有女子的优雅。

苏曼青嘴角轻勾,露出一个不明显的笑容,轻轻低头在苏昭的脸上印下了一个吻,这个吻跟在城墙上的一样,是无意识的。但是因为没有人看到,当事人苏昭更是睡着的,所以苏曼青并没有感觉不适,相反的,他甚至是感觉到一种满足和甜蜜的。

手从太子的身后穿过,轻轻的拦着太子的肩头。苏曼青第一次轻轻的拥抱了太子。曾经让他恨不得杀之的太子,竟然是在他心中慢慢的发生了转变……

幽黑的夜色笼罩在集县斑驳的城墙上,一身白袍的清远矗立城头,遥望北方。

在目力所不能及的北方如今应该是战火滔天了吧!

集县城中点点灯火映照在清远的眼睛中,反射出凛凛的冷光。

“主人。”一个黑影如风一般出现,尽管在清远不远处的城墙上有驻守的衙役,还有妙心的步兵,但是却没有人看到这个如黑影一般的人出现,即便是有目光扫过来,也只能看到国师大人一个人身影潇潇的站在城墙上。

“恩。”清远喉中发出一道优雅的声线算是答应。

“燕军强行攻杀,雁荡山三万北疆兵全军覆没。三十万燕军全部南下,三日后便可到达帝都。燕军统帅放弃了北疆攻略,直奔大周帝都而来!”黑影的声音像是风中呜咽,即便是耳力非常之人也未必能够听到他的声音。

而清远听着皱起了眉头:“燕军谁统兵?”

“燕洪烈。”黑影暗卫残风一般的声音报出了一个魔鬼一般的名字。

清远的眉头深深皱起,那是为对手是燕洪烈的凝重。若是燕军换任何一个人,即便三十万燕军压境也不会有这么沉重的压力,但是燕洪烈就应该特殊对待了。

萧盛禹不拿北疆兵在战场上跟燕洪烈火拼,转而奔袭大燕帝都是对的!但是萧盛禹却也把大周的心脏暴露在了燕洪烈那个疯子的眼中。

大周帝都危矣!

“国师大人!还不休息吗?”苏剑虹带着士兵巡查时,就看到清远一个人站在城墙上。苏剑虹好奇的喊了起来。

“恩~本官想要出城,可城门关了!可否请苏大人帮忙打开城门?”清远悠悠转身,恣意而端庄的笑容,满身的清贵,看的苏剑虹感慨之余就奇怪了:你都是大周的丞相了,你想出城还能因为城门关闭而被拦下?!开神马玩笑。

不过苏剑虹仍然是很客气的打开城门让清远出城了,而且看天色太晚,苏剑虹还派遣了一队甲士护送清远返回帝都。

幽暗的魔宫中,刚去魔域就被调回来的赤凰眼神亢奋。

“主人,三千黑甲卫明日便到!”赤凰看着王座上端坐的玄君,朗声开口。

玄君高大的身体坐在巨石王座上,暗影笼罩,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脸。赤凰半跪在地上半晌,仍然没有得到玄君的回应,赤凰好奇的抬头,问道:“主人,是您刚才下令让赤凰回来的,赤凰回来让主人生气了吗?”

玄君依然没有吭声,赤凰了然,自顾自的起身之后就站在玄君下面,等了片刻之后,忽感玄君身周气息一变,赤凰才再次跪倒。

“主人,黑甲卫乃主人多年精锐,不值得为了大周浪费黑甲卫!”赤凰知道是因为燕军南下,主人才调来黑甲卫的,赤凰觉得没必要,用黑甲卫给大周守护帝都?浪费嘛!

玄君抬头,湛蓝色的目光闪着寒芒,似乎是不想跟赤凰解释的,终究还是说了一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题外话------

谢谢:梦慧 送2朵鲜花、墨晗唏送10钻石、舞云空 送了10颗钻石、叶之奚 送10钻石,拥抱 送了10颗钻石。月初扔P的亲们有爱啊~么么哒。今天扔月票还是每张奖励222BB的,还不赶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