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本尊才是你的守护者/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赤凰自然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了,但是赤凰觉得主人夸张了。

不就是两国之间的征伐,跟魔域有什么关系?!

“主人,目前我佣兵的根基是在魔域!即便大周灭亡,跟我们似乎也没什么关系吧!”赤凰很执着的说。

作为玄君最得力的手下,在玄君犯错的时候,赤凰有责任指出玄君的过失。

玄君目光中带着隐隐的烦躁,作为一个决策者,魔域佣兵的王,玄君向来是说一不二的,而且之前他的命令从来没有被质疑过!

现在却被赤凰质疑了。玄君不免开始思考,赤凰的衷心是不用怀疑的,那么让赤凰不服从命令的原因就是自己的问题了。是因为自己的命令不够明智!?

“主人,您不能因为对太子的喜好而做出让黑甲卫受损的事情来!”跪在地上的赤凰加重了口气。

还在疑惑的玄君因为赤凰的这话而醒悟了,王座上的玄君缓缓抬头,湛蓝色的眼睛闪烁着幽幽的冷光,清冽的声音响起:

“本尊竟然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正在苦劝玄君的赤凰闻言,心中一喜,以为自己终于劝动了玄君时,抬头却见玄君目光冷冽的看着自己。跟在玄君身边这么多年,赤凰很了解玄君此时眼神的意思,玄君生气了!对自己失望了!

“主人,您不是说调黑甲卫回来是错误的决定吗?!”

赤凰不敢相信玄君用如此冷冽的眼神看着自己,就好像自己已经让玄君失望透顶一样。

“本尊的错误决定就是让你回来!”玄君的声线冷漠的没有一丝温度。

从来都把玄君当做偶像崇拜和敬仰的赤凰仿佛听到了末日的宣判!

玄君对她的否定才是对她最大的打击,赤凰作为魔域佣兵内的第二强者,经历过多少生死和危险,但是那些噩梦般的经历跟玄君对自己的否定相比都太微不足道。

身体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赤凰几乎是瘫倒在了地上,眼睛无神且惶恐的看着玄君,颤声道:“是……是赤凰让主人失望了么?赤凰那里做错了?”

强者赤凰露出如此软弱颓废的一面,只是因为玄君的否定。

“对太子的排斥已经影响了你的判断!魔域是本尊的据点不错,大周被燕军攻灭也的确不会影响到本尊的实力,但若要实现本尊的大计,你以为只有魔域和几万佣兵便足够了吗?!”玄君施舍一般俯瞰着眼前瘫倒的赤凰,声音虽然依旧冷冽,但也算是给赤凰一个解释了。

玄君对赤凰很失望,因为她对太子的敌意,所以影响她的决断,从而质疑了自己的决定,这种误导是不应该也不能发生的!决策者稍有差池的决断都会付出太大的代价。

赤凰幡然抬头:“主人是想借助大周的力量?的确借助一国的力量胜算更大,可是我们不是必须要借助大周啊!大燕也可以的。”

“大燕也可以?大燕能够在这时三十万大军南下,难道你以为只是燕皇做的决定?!”玄君的眼中露出了嘲讽。他觉得赤凰真的疯了,竟然到了这个时候还执迷不悟!

“赤凰,你真是让本尊失望呢!”这句话依然是用冷冽的口气说出来的,可是却透着玩味和鄙夷。

作为玄君的左膀右臂,竟然连大燕是什么情况都不明白!若不是赤凰的修为和她的衷心,玄君真想杀灭了这个蠢货。

“滚回魔域!”玄君忽然失了耐心,勃然咆哮。若是让赤凰留在帝都,她会做出多么愚蠢的决定,玄君能做的就是让她去魔域,西北魔域距离大周帝都太远,即便是武帝的瞬移也需要多次、附加玄气飞行才能赶来。

总之,玄君让赤凰留在魔域才是最好的抉择。

瘫在地上的赤凰都傻眼了,她从来没有见过玄君如此的愤怒,作为首领的玄君从来都是冷静和沉着的,而现在竟然是因为自己动怒了,可见玄君对自己失望透顶的吧!

赤凰不敢在原地多待,几乎是脱力的起身瞬移走了。

等出了黑暗的魔宫,赤凰仍然一脸的灰败,站在无边的黑夜中,赤凰就像是失了魂的人一样。

“主人为何痛恨自己?”

“都是因为太子!”

“主人为了太子连黑甲卫都调动了,太子是主人的弱点……既然是弱点就应该除掉!”

黑夜中的赤凰心里翻江倒海,杀意涌动,从主人对大周太子的态度中就感觉到了主人对太子的不同和在乎。赤凰不管太子是男是女,更不管玄君的性取向如何,只要是影响了玄君决策,有可能成为玄君弱点的都应该除掉!

燕军全面南下的消息是王德忠送来的。太子一夜不归,王德忠都要着急死了,但是没有太子的允许,王德忠又不敢来找太子,所以得到了北疆的消息之后,王德忠就打着来报告的幌子、找太子来了。随着王德忠一起来的还有梅解语。

梅解语在太子宫实在是被小白逼疯了,可能是因为自己血液特殊的原因,梅解语就觉得小白那个干尸时刻盯着自己,打自己身体的主意。梅解语虽然在小白的压迫下学习了几个简单的阵法,但是对付小白完全没有用啊,即便有用也只是困住他极短的时间。

所以,梅解语才不会留在皇宫等着小白吃掉自己呢。只是梅解语跟着王德忠来,小白那货也像是苍蝇追着大便一样来了。就远远的跟着,用觊觎的眼神盯着梅解语,让梅解语觉得浑身发毛。

打听到了太子安寝的地方,王德忠就兴奋而且小心的推开房门进来了,等他看到床上相拥的两人时,王德忠立刻被雷到了。

王德忠震惊之余就泪奔啊,太子果然是嫌弃自己的,竟然是撇开了自己的跟苏曼青偷情!虽然偷情这个词用的不好,但是太子不让老太监知道她跟苏曼青的事是真的。

震惊的还有梅解语,被小白逼得不行的梅解语就看到自己心心念的太子竟然是跟苏曼青睡在一起了,梅解语比所有的人都震惊,因为以前的太子从来没有碰过苏曼青的。别看苏曼青在太子宫这么多年,太子一直想要染指,但是都被苏曼青用各种方法拒绝了。

而太子似乎也是忌惮苏曼青会寻死,所以没有着急下手。

总之,这些年来太子都是把苏曼青当成观赏般的宠物放在太子宫的。

可是现在太子竟然对苏曼青下手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苏曼青已经默许太子可以动他了!梅解语就知道,若是苏曼青反抗,太子恐怕是不能得手的!

这些年来一直如此,而且梅解语这些年虽然一直都把苏曼青当成对手的竞争,但他知道因为苏曼青对太子的排斥,所以梅解语一直都是占据主动地位的,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

一旦苏曼青对太子产生了感情,自己就处于被动的地位了。

梅解语没有继续看下去,而是失魂落魄的退出了房间,站在县衙的院子中出神。他是最喜欢太子的,而以前的太子也是喜欢自己的,可是现在梅解语分明感觉到了太子对自己的排斥。

而苏曼青对太子的态度转变无疑会让自己以后的出境更加艰难。当然所谓的艰难只是感情上的艰难,梅解语知道就算是太子不喜欢自己了,但还是会给自己优待的,可梅解语不要这样的优待!

梅解语在乎的是太子的情感!

苏曼青就是自己感情上最大的敌人!这样的敌人如何打败?最好的办法似乎只有杀掉了。梅解语不由的看向了远处一直盯着自己的小白。小白虽然可怕,但是小白身上也有太多的秘密!

或许……跟小白这种魔鬼合作能让自己获得更强大的力量。或者可以引诱小白去杀掉苏曼青这个讨厌的人!

小白杵在县衙门口,就盯着梅解语看到痴迷时,看到梅解语竟然是朝着自己走来了,小白好兴奋哦,高兴的张大了嘴巴、露出满嘴的獠牙,想象着一口咬在梅解语细嫩白皙脖颈上时,喷涌的香甜血液让小白迷醉。

梅解语在小白面前站定,用让小白疑惑的目光盯着干尸看了半晌,忽然解开了衣服的领口,露出了白皙而修长的锁骨,小白能够看到他玉一般的皮肤下跳动的血管中香甜的血液。

小白很想一口扑上来将梅解语给吃掉,毕竟这几天来小白垂涎的就是梅解语身上甜美的血液,前面几次想吃掉梅解语都被他逃走了,这次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多好的机会啊,但是心里却有个生意响了起来:我是灵修!不是血修!

“卑劣的干尸,想喝我的血么?”梅解语笑的风情荡漾,桃花美目盯着小白引诱。

小白这次没有任何犹豫,掉头就跑。

尼玛~该死的人类,自己一直都想喝你的血,可是之前你不是一直反抗来的,所以小白就觉得自己跟这个人类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也不错!因为小白虽然想喝梅解语的血,但是身体里好像还有个理智存在,提醒着自己不要喝血,不要血修的!

现在小白看见这个人类自动送上门来让他喝血了,小白就觉得自己的底线要崩溃了。在彻底的沦为血修魔物之前,小白的理智告诉自己:这个人类太危险,还是离他远一点的好!

这个人类就是引诱自己堕落的妖魔!而且太子就在不远处的房间中,若是被太子看到,一定会弄死自己的,小白一点都不想被太子胖揍,小白可以无视高级武者和魔法师,甚至是一些阵法师,但是面对拥有神龙血的太子,小白就感觉好恐怖哦!

可是小白想跑了,梅解语却不放过他,一个小型的困阵立刻在小白的脚下形成,把想跑的小白给困住了。

小白惊讶的看着梅解语撕开自己的领口来到了他的面前,将白皙的脖子送到了自己的嘴边,小白就能看到他脖子上跳动的血管,还有里面香甜的血液。

“想喝我的血么……”蛊惑的声音就像是致命的毒药,连小白这个干尸都是无法抵抗的。

“那就帮我杀掉苏曼青!”这句话被梅解语用极低的音调说出来,低沉的音色却透着别样的蛊惑,小白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眼洞中闪烁着熠熠红光,定定的看着梅解语。

“小白,你怎么才来啊!”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插了过来,紧接着就是一个爆栗敲在了小白的头上,小白脑袋的特殊性让这个爆栗格外的响。

咚咚的就像是敲在中空的金属瓶子上一样。

小雀就很喜欢敲小白的头,那手感那声响!小雀敲了一下之后还不过瘾,又伸手在小白的头上敲打了起来。

“嗷~不能打头!”小白暴躁了,该死的女人!

“我就喜欢打你的头!让你不跟着来,昨天我看到丞相大人了,丞相大人还瞪了我一眼呢,你怎么不随身保护着我!哼~!”小雀丝毫不在乎小白的反抗,甚至还丧心病狂的跳到了小白的身上,一手搂着小白的脖子,腾出一只手来对准小白的脑袋就是一顿爆栗。

小白是根本就感觉不到疼痛的,似乎也只有太子胖揍自己的时候才能够感觉到疼痛,但是被小雀打脑袋是一种耻辱,至少小白是很不喜欢的。

梅解语就看的目瞪口呆,尼玛~这两个蠢货真是够了!

“外面的闭嘴!”苏昭的咆哮声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敲小白脑袋打的高兴的小雀立刻就老实了,乖巧的从小白的身上下来,杵在院子中一动不动,小白就更加老实了,也跟着小雀站在院子中种蘑菇。

房间中的苏昭揉了揉发疼的脖子,撇着床上已经坐起来的苏曼青,抱怨道:“你的身体太硬了,都隔着本宫的脖子了!”

被王德忠看的尴尬的苏曼青听到太子嗔怒中带着点撒娇的抱怨,脸色一下子就红了!

王德忠就觉得自己眼瞎了,太子这虽然是在抱怨,但是也像撒娇啊。艾玛~王德忠就觉得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啊。

“咳咳~殿下,三十万燕军马上就南下了啊!”王德忠还是用军情让太子殿下醒悟吧!殿下不能在苏曼青的身上投入太多的感情啊,王德忠都要心焦死了。

“切~三十万?雁荡山留下的北疆兵虽然是老弱病残,但是燕军强攻围歼,本宫就不信他燕军还有三十万!”苏昭冲着苏曼青笑了笑,很是轻松的哼了一声,自己系上了腰带。

苏曼青昨晚都没有给苏昭脱下衣服来,只是解开腰带就被太子给压住搂着睡觉了,所以苏曼青身上的衣服也不用换,他努力的挪向床边,想要自己下来去轮椅上。

苏昭一个眼神过来,王德忠就像是小厮一样屁颠颠的上来帮助苏曼青坐上轮椅了。

“燕军可能有二十五万人。”王德忠就说出了一个大体的数字,要说这也是燕军的战斗力太强悍了,用三万人的阵亡换了燕军五万人的伤亡。

“燕军兵甲完备,虽说让他们兵阵精锐,战斗力强悍,但是也就需要大量的后勤保障兵力,燕军三十万,至少有十万人的后勤兵!”苏昭说的肯定。

已经坐在轮椅上的苏曼青欣慰的笑:“殿下在没有看军报和探查的情况下就猜出了燕军的弱点,殿下大才!”

“呵呵~这都是常识了。曼青是不是负责打探燕军情报的?来说说吧!本宫相信你。”苏昭就谦虚。

王德忠就擦汗,你们两个互相吹捧够了啊!曼青~这名字叫的好亲切啊,王德忠就觉得自己被酸到了。

“燕军铁骑每个骑士拥有随扈两名,这两个随扈战斗力也是很强的,不过战场冲锋一般只会出动骑兵,也就是说燕军的铁骑主力不过五万人,而粮草和辎重队有十万人,在北疆消耗之后,燕军南下包围帝都的兵力大约只有十五万人!剩下的十万人毕竟要照顾伤员,还要保证北疆后方,以免被切断退路!”

“帝都的防御交给卫驰便可,卫将军的三万禁卫都是百战老卒,足可守卫城墙,而云将军的玄武军有一千翼虎作为侧翼,在战场上可以面对燕军铁骑,只是……玄武军的伤亡会增大。”

苏曼青担心的就是云峥的新军素质,虽说玄武军都是难民中勇悍组成,可新军在战场上一旦出现过量的伤亡对士气的影响太大了,伤亡超过三成便可摧毁新军气势。

而老军,尤其是百战老卒,可以做到兵阵伤亡过半仍死战不止。这就是新军和老军的本色差别。

“本宫会让卫央的狼骑作为侧翼,以减小玄武军的伤亡!这次面对燕军铁骑,玄武军是主力!”苏昭没有多说什么,很肯定的让云峥的玄武军做为主力迎战。

苏曼青不置可否,但是听到苏昭的这个决定,他心里就已经在想:看来是时候让苏家的武者参战了。

“大将军还有三万西北军啊!”王德忠连忙在旁边插嘴。

张起灵之前愿意交出军权,现在驻扎在帝都外的三万西北军还没有分派任务呢,早晚都是要被神宫调走去当炮灰的,能用还是现在用了吧。

“西北军……”苏昭沉默了一声,不说话。

苏曼青知道太子的心思,西北军是百战老卒,可也得有统帅才行!而能够最好的统御西北军,并且让西北军发挥出应有战力的,也只有张起灵了,张起灵带了西北军这么多年,深知这支军队的利弊和优劣。尤其张起灵还是一将才!

“殿下,大将军今天可能会来集县的。”苏曼青沉默了一下之后,开口道。

这两天苏曼青都派人去联系张起灵了,可大将军一直都没有回话。推理说来,大将军今天至少应该会给回复的。

说张起灵的时候,外面的侍卫却带来了张婕的消息。

“殿下,太子妃来了!”沙曼这人不懂语言吃技巧,反正他进来就是这么说的,昨晚太子跟苏曼青睡在一起了,现在太子妃找来了,沙曼就觉得是不是要抓奸啊,而且张婕还是带着人来的。

“让她去书房吧!”苏昭还得稍微洗漱一下,可沙曼还没有出去传令呢,张婕就在外面喊起来:

“张婕求见太子!”

张婕一直都是个温婉的女子,可这次求见的声音中却带着浓浓的坚持和笃定。

苏昭稀奇了,可以说之前见到张婕的时候,苏昭看的出来她是有点害羞的,毕竟是大家族出身的嫡女,修养和脾性让她不可能像是猎兵女子一样奔放。可苏昭分明从她的声音中听到了一丝粗放。

苏昭走出了房门,就看到张婕已经跪在了院子中,而且还是用武将行礼姿态的半跪下。她身上穿着一件剪裁得体的紧身装,类似猎兵穿着却更加精致,而且外面还套着一件锁甲背心。

“殿下,张婕带私兵和家丁八百人,愿为太子出生入死!”张婕一看到苏昭,立刻叩首喊道。

苏昭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张婕的眼睛却极具压力。等不到苏昭回答的张婕抬头,就看到苏昭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凝视着自己,仿佛要把自己看穿一样。

张婕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这些私兵和家丁都是张婕找来的,原本是想偷偷的带着前往北疆的。可是听说太子派遣老将聂呈和魏旭带着数千兵北上之后,张婕就知道自己招来兵用不上了。

虽然只有寥寥八百人,可也是兵啊,所以张婕就来找太子了。

其实看到苏昭,张婕还是觉得自己心跳加速的。尽管苏昭明显刚睡醒的样子,可是因为压力大她都有些黑眼圈了,尤其是眉宇间的那一抹凝重,让张婕看的惊心。

“殿下,张婕也可以上战场的!”还是等不到太子的同意和回答,张婕有些着急了。

“你的兵呢?”苏昭收回探究的目光,淡淡开口。带着上位者的冷漠,苏昭自然奇怪张婕为什么带着八百人来了,张家也是超级大族,在大周的历史上可是出了几位皇后的,这样的家族拿不出几千人的私兵?!

如今燕军即将南下,围困帝都的形势下,却只有张婕带着八百兵过来了,说明张家是不会支持自己军队的。

“都在外面,殿下要看看吗?”听到苏昭问起来,张婕有些激动。

其实张婕是一个养在深闺的大族千金,别说上战场了,就算是外出帝都都没有几次,她带着八百私兵来集县求见太子,请求加入军队是很期待的。或者说是一种刺激。

能够得到太子的承认,或许也很不错的。

苏昭随着张婕走出县衙之后,就看到了立在县衙外面的私兵,服装明显两种,一种规则的应该是张家私兵,而另一些比较杂一点的是家丁等。这样的军队也就是能充当后勤兵。

“你就是想带着这样的军队北上?”苏昭只看了一眼张婕带来的军队,声音无波无绪的开口,惊得张婕身子一晃差点摔在地上,张婕以为太子不知道自己的计划呢,却想不到自己的动作根本就没瞒过太子的耳目啊。

张婕有些羞愧,不敢看太子的脸。作为未来太子妃,张婕知道自己应该维护的是苏昭,可是心里一旦住进来一个人之后,想要再容得下其他人太困难了。

在北方战火弥漫的北疆,有张婕的牵挂。那个铁血而执拗的男人,让张婕忍不住的想飞奔去他的身旁。

“萧鸿飞没有跟你说吗?萧盛禹根本不在北疆!”苏昭的声音依旧冷冷淡淡的。

听得张婕再次惊讶的张大了小嘴:“萧鸿飞说卫王被困在了雁荡山……”

“呵~”苏昭扯着嘴角无声的笑了一下。

“殿下,张将军来了。”王德忠很是不待见的撇了张婕一眼,然后提醒苏昭。

苏昭已经看到张起灵了,二舅就站在不远处踌躇的看着这边,似乎在考虑要不要过来。

苏昭说不清自己看到二舅是什么感觉,说起来张起灵对自己是很支持的,他就是夹在张家和太子之间左右为难的人,有些里外不是人了、

从张起灵的表现,苏昭不难看出大舅张起文在南方应该是混的很不错的,正因为张家在南方有前途,所以张起灵才会如此犹豫的不肯跟张家断了关系吧。

而在张起灵的心里,他的确是想充当桥梁的联系好太子跟张家!张家在必要的时候是可以作为太子后盾的,张起灵心向着太子,那么就更要为太子留下张家这个靠山了。

“优柔寡断,这样的大将军也能在西北戍边,让人稀奇呢!”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似乎从四面八方传来,瞬间包围在苏昭等人身边,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远处的张起灵也听到了玄君的嘲讽,他脸色白了一下,为难的看了一眼苏昭之后,转身走掉了。

而黑袍的玄君则如同幻觉一样出现在苏昭面前,居高临下的看来,睥睨气势十足:“要想抵抗燕军,你可以求助本尊!”

这臭屁的口气!

------题外话------

谢谢:叶之奚 送了99朵鲜花、夜光青柠旧日向晚 送2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