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苏曼青死/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离开集县的时候苏曼青是留下帮苏剑虹管理集县的,而且在苏曼青的身边也有不少的暗卫,什么人还可以重伤苏曼青。

“有人看着吗?宋太医去了没?”当着家族私兵的面,苏昭强装镇定,但是脸色已经惨白一片。

站在苏昭身边的王德忠看到太子这苍白的脸色就明白了,立刻就召来了身后跟着的小太监,让小太监去请皇宫医师去照看苏曼青了。

“宋太医刚过去,苏先生胸口被伤,出手的好像是小白!”朱雀用的是密语传音,即便是使用了秘法,可是声调仍然是粗噶难听的。

现在苏昭已经不在乎甚至是听不到朱雀难听的声音了,脑海中回响只有“苏曼青重伤危急”,在紧张和悸动之余,苏昭也是庆幸的,庆幸不是苏曼青的死讯。

但即便知道苏曼青没死,苏昭心里仍然是惶然的,那种心里空空惶然失措,脑子一片空白的感觉是苏昭从来没有经历过的,这是对苏曼青的担心。

情根深种太夸张,可对苏曼青的感情是不容置疑的。

感性的想,苏昭恨不得现在就冲到苏曼青的身边,守着他看着他好确定他是安然无恙的,可是作为太子她有自己的责任,苏昭相信魔兽军团今天之内就可以到达帝都,而她需要安排的事情太多了。

就像是刚才看到几个家族派来的私兵不足,苏昭即便想给那些家族点颜色也是没有时间的。

“朱雀,你去看着吧!有任何事告诉本宫!”苏昭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说完这句话之后,苏昭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那种浑身力气像是被抽空,却有某种“东西”填充了身体,感觉胸口和喉咙都堵得慌的感觉让苏昭十分的不舒服。

朱雀从太子殿下侧脸上看出了忧伤,其实朱雀是不懂得看人心情的,只是太子身上的忧伤似乎太浓重了,即便是站在太子身边,都会被感染一样。

“殿下,我去了。”朱雀瞬移消失在众人面前。

刚刚进阶为武帝的朱雀实在不宜在众人面前表露实力,但他知道此时太子的紧张,所以不惜使用瞬移的去看着苏曼青了,因为刚才见过苏曼青受伤的样子,朱雀知道自己得在旁边守着,说不定苏曼青熬不过去的就死了!

苏昭站在原地,只觉得双腿麻木,在感觉到朱雀是用瞬移走的,苏昭也能猜到苏曼青受伤有多么严重了。

“小白呢?”苏昭开口询问,一开口才感觉到自己的嗓子竟然哑了。

王德忠连忙看向小雀,小雀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瞪大了眼睛跟王德忠对视。

“小白呢?那个干尸去哪里了?”王德忠就指着小雀的鼻子问。

小雀都委屈死了,小白去了什么地方,自己怎么知道啊!

“我不知道……”见王德忠还在瞪着自己,小雀差点都要哭鼻子了。

苏昭神识进入空间,果冻就在空间中修养着,一动不动。

“去把那干尸给本宫找来!”苏昭的神识在随身空间中下令,作为苏昭的宠物,果冻自然能够感觉到主人的心态和情绪了。

果冻能够预感到主人的焦躁,甚至是沧惶。果冻很想用自己的神龙威压来影响主人的心态,但是考虑到其他的因素,果冻终究什么都没做,而是从空间中悄悄的滑出来,去追寻小白的踪迹去了。

苏昭是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用剧痛唤醒了近乎麻木的心态。见广场上的数千私兵都在盯着自己,苏昭扬眉喝道:“全军原地休息,下午在转移去城北,今晚准备大战!”

经过玄气扩散的声音沉沉如雷鼓一般传进了每个私兵的耳中。这些人都觉得很茫然,太子这是什么意思?准备大战?跟谁打啊!这些人也知道燕军即将南下的消息,但是燕军不是还没有来嘛,既然没来那就不是跟燕军打了。

一些人甚至都忍不住的想,太子不会是又想发疯呢吧~比如让这些人自相残杀什么的,别怪这些人胡思乱想,实在是以前的太子就有过这样的劣迹啊,前太子无聊的时候就喜欢看着军人组成兵阵厮杀。

那种军阵恢弘,冲杀时的血腥和屠戮能够在极大程度上刺激人的嗜血神经,尤其是杀戮上瘾的人,就喜欢看这种血腥的屠杀,这就像是古罗马斗兽场永远爆满一个道理。

下完命令的苏昭不去看这些私兵的惊讶脸色,而是转身走进了皇宫,这一刻苏昭觉得自己的心还是恍惚的,脑海中浮现的是苏曼青那张苍白的脸,依稀间甚至还能够想象到他胸口遭受重创的凄惨。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苏昭对苏曼青的态度已经发生了转变,之前穿越来刚见到苏曼青这个芳华绝代却病体支离的青年时,苏昭确信自己应该杀掉他,永绝后患,因为苏昭从这个青年的身上感觉到了危险。(或许那时候的苏昭不知道苏家的计划,更不知道苏家计划的制定者就是苏曼青,但是却能够从苏曼青的身上感觉到神秘背后的狰狞)

但是就在苏曼青刺杀了自己的时候起,苏昭忽然觉得这个青年是对自己有用的!

其实想起苏曼青对自己的刺杀,苏昭还是很疑惑的,按照苏曼青的才华,要想杀掉自己其实不难的,即便那时候自己有朱雀保护,但苏曼青仍然是失败了。也是从那场失败的刺杀中,苏昭似乎是对这个青年放松了,到之后的信任和相托,一直到现在的感情纠葛。

某些时候,苏昭都感觉苏曼青上次对自己的刺杀是故意失手的,苏曼青永远都是一个自信和城府的男人,对待任何事情都是谋而后动,尤其是他辅助苏昭之后所施展的一系列计谋,无一不昭示了他的才华和谋略。

苏昭可不相信他这样的男人会刺杀自己失败,尤其是这段时间看到了苏家所隐藏的实力,不管是百人的魔法锻造师还是三千人的苏家私兵,都太强大了。

苏昭很想问苏曼青:是不是当初的刺杀只是一个试探,若是当时的苏昭没有通过考验,苏曼青会一谋定天下的抹灭大周皇族,取而代之?

“殿下,苏梅公主来了!”几乎是神游的走进了皇宫的苏昭机械般的朝着自己的太子宫走,路上碰到了苏梅,苏梅小心的过来喊了了两声,可是苏昭没有回应,最后是王德忠看不下去了,才开口提醒。

“苏梅,找本宫有事?”苏昭双眼这才回神,看向身边乖巧站着的苏梅、

苏梅就在苏昭身边使劲的搅着手帕子,头都要低到胸口上了,听到苏昭问话,苏梅就连忙说:“我找不到柴猛了!”

柴猛?不是遵从自己的命令北上去了燕国了?!

苏昭看着苏梅那模样,心里恍然:柴猛那货没有跟苏梅说过啊。

“殿下,柴猛将军说了,要出其不意的攻入燕国,所以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这次的军事行动、”王德忠就连忙趴在苏昭的耳边解释。

“哦~柴猛去执行任务了,本宫知道。等柴猛做完任务回来就能加官进爵了,也能明媒正娶你了!”苏昭就直接说。

“嘤嘤~讨厌~!”苏梅迅速的抬头看了苏昭一眼,那明亮的眸子中含着娇嗔和羞涩,然后口气清扬的冲着苏昭哼了一声就跑了。

苏梅虽然是个小胖妞,但长相还是挺耐看的,尤其是刚才露出小女人娇嗔的样子,格外的可爱。

苏昭就呆了一下,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己似乎永远都不会像是苏梅这样撒娇呢。

“呵呵~苏梅公主这是高兴了。”王德忠就在旁边捏着一张帕子,捂着嘴巴笑。

“苏昭,苏昭啊!你终于回来了,朕都要着急死了!”苏昭还没有回过神来呢,庄宗就披头散发的从寝宫冲出来了。

最近庄宗都上朝,而且还被苏方梓墨迹着、唠叨着批阅了奏折,昨晚庄宗就批阅到很晚才休息,结果今天早上还没有睡醒呢,大长老就元神出窍的过来,跟庄宗说大周大难临头了。

被吓到的庄宗立刻跑出来找苏昭,还好看到苏昭已经在皇宫了。

“大长老说北方出现了魔兽潮,可能会冲击帝都啊!”庄宗跳到苏昭面前,直接喊。

可庄宗的话还没有喊出来,就被苏昭捂住了嘴巴。庄宗就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眼神凶戾的瞪着自己,捂着自己的嘴巴,有那么一瞬间,庄宗觉得这个不孝子是不是想弄死自己啊。

“闭嘴,本宫已经知道了!”苏昭凶残的压低了声音,那暴戾的目光把庄宗给吓到了。

庄宗就觉的苏昭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或者是受了什么刺激啊,要不然苏昭不会用这种眼神看自己啊。

在庄宗身后的寝殿中,一个身穿白袍的老者就坐着大殿深处,目光幽幽的看着外面,当他听到苏昭说“本宫已经知道”的时候,大长老是奇怪的。北方出现魔兽潮的事情大长老是因为皇家猎兵团有人在北方才知道的,太子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大长老这次是亲自来找庄宗了,可是庄宗个蠢货竟然以为来找他的还是大长老的神魂,所以屁话都没说的,慌慌张张的跑出去找太子了。

大长老觉得庄宗是把太子当成主心骨了。以前的庄宗也算是个有主见的人,虽然愚蠢了点,懒惰了点,但是从来都不喜找别人拿主意的,可现在不一样了,庄宗明显喜欢找太子啊。一有点什么事情,庄宗第一个想到的都是太子。

而且一见到太子,庄宗竟然一点担当都没有的喊了出来,这种事情让皇宫的人知道不是乱了人心么!?

“此子倒是让老夫看走了眼。”大殿内的大长老就叹了口气,想起以前见到太子时,对太子的失望,大长老就觉得不可思议了,人是会变的,但也有三岁看老的规律,尤其是大长老以前见到太子的时候还是不久之前,也就是说短短的时间内,太子就发生了改变,怎么能不让人感觉到奇怪呢。

“分发禁卫军饷,征集物资钱粮雇佣猎兵,在全国内发布公告,号召猎兵北上击杀魔兽,魔兽潮即便攻城失败也会在北方散落,北方的秋收肯定完蛋了,现在就派人去南方,征集粮草……”说到这里,苏昭就停住了,抬头目光厉厉的看向了寝宫。

“谁在大殿里?”苏昭的质问让庄宗觉得尴尬,那是自己的寝宫啊,庄宗睡觉自然是有美人伺候了,所以他觉得苏昭这么问难道是想看看昨晚是哪个美人侍寝的吗?!

“呵呵~没人,就是一般的后宫美人。”庄宗连忙说,他就是不希望苏昭拿着自己找美人睡觉这件事来折腾自己。庄宗觉得自己也怪可怜的,被苏方梓那老东西逼着学习处理政务就算了,不孝子也要管自己的私生活了么?!

“陛下,太子殿下,是大长老在这里呢。”陆秉承慌张的从里面跑出来了,跑到苏昭面前就跪下喊。

庄宗一头雾水:“怎么可能,大长老肯定是在长老殿啊!”

“走吧,去见见大长老、”苏昭刚才就感觉到寝宫中有团神秘的气息,现在听到陆秉承说是大长老,苏昭也就放心了,而且这个时候的确是需要找大长老见一见的。

皇家猎兵团在魔兽潮的时候能够发挥巨大的作用!

庄宗是狐疑的跟着苏昭返回了寝殿,然后一进门就看到一身白袍、白须白发的大长老果然是坐在殿内的椅子上,庄宗差点被门口的门栏给绊倒。

“你……大长老,您怎么在这里啊!?”庄宗都吃惊死了,原本还以为是大长老的神识来叫醒自己的呢!原来竟然是大长老本人来了吗?!那大长老岂不是看到了自己刚才睡觉的样子,而且还看到了自己搂着的美人。

庄宗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哀怨了~!

大长老根本懒得理会庄宗,之前庄宗赖上长老殿的讨要粮草储备等种种作为是真的触怒了长老殿,现在长老殿的几位长老都很不待见庄宗的。

尤其是这次长老殿的人发现了魔兽潮,但是长老们讨论决定是不打算告诉庄宗的,最后还是大长老觉得这次的魔兽潮气势汹汹,不来不行,所以才过来了,也是想跟皇族打个招呼,在面对魔兽潮的时候可以有个准备。

“苏昭见过大长老!”苏昭进门之后便恭恭敬敬的冲着大长老行礼、

苏昭现在是很忙的,魔兽潮晚上的时候就会到帝都,这段时间内苏昭要做好一切的准备,但是她仍然是先来见大长老,一方面是对大长老的尊敬,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大长老代表的长老殿所管辖的皇家猎兵对魔兽潮很有用。

“听说你威胁了猎兵联盟,要他们出一千人的猎兵?”大长老盯着太子,虽然那明锐的眼神没什么凶戾的表情,甚至神色一直都是淡淡的,可是被这么一双眼睛盯着,还是会让人产生一种被看透的危机感。

“是!”苏昭答应的简单而干脆。

大长老点点头,反应很清淡,但是眼神中已经带着对苏昭的满意了。

“我皇家猎兵团五千人,留下三千人防守长老殿。另外两千人会在北方自由阻击魔兽。尤其是北方的瞭望台,会得到猎兵团魔法师的支援。”

大长老说完这些,就准备起身走了!别看就这么几句话,但也是看在苏昭的面子上才说的,要不然一个字都不会跟庄宗说的。

“大长老,请等一下!”苏昭连忙退后一步,抱拳道。

“三千人留守长老殿无可厚非,只是两千人的猎兵可否进帝都防守城墙?在北方自由阻击没有依仗,而且帝都的防守太薄弱了!”

大长老眯着眼睛盯着苏昭看了一会,若不是大长老脾气好。他都要骂苏昭是不是不相信他们长老殿,觉得长老殿不出力呢!

大长老自然知道让两千猎兵进入帝都,帮助防守城墙更好了!但是这个决定是长老殿的长老们共同下的,也就是说长老们根本就不想帮助防守帝都。就是想让帝都皇族自己防守的。

“庄宗有紧急救援大阵。若是皇宫有失,只要启动大阵,就可以传送到长老殿,而且到时候长老殿的几位长老也会过来帮忙的,至于帝都城墙的防守,那是你们皇族和军队的责任!我长老殿猎兵守护的是大周皇族,而非帝都!”大长老说完就走。

苏昭咬了咬唇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这不仅仅是大长老的决定,也是长老殿的共同决定。

每个国家的长老殿都是守护皇族血脉和圣地的,甚至可以说是超脱世外的存在,一般的国家战争中,各国长老殿是不会插手的。这也是各国长老殿之间形成的不成文的规则,因为长老殿一旦插手战争,那么国家之间的战争就会变成长老殿超级武者之间的战争。

超级武者尤其是大陆顶尖武者、魔法师之间的战争是很恐怖的,他们的激战会天崩地裂,况且每个超级武者的陨落对于中州大陆来说都是损失。

在西方帝国和北方魔族、妖魔虎视眈眈的情况下,中州大陆超级武者的陨落会损耗整个大陆的武者实力!

“好吧,只希望在我帝都城墙出现缺口的时候,长老殿可以出手,避免城中子民受损!”苏昭退一步,说出了底线。

大长老沉默了良久才点了点头,瞬移离开了。

“啥意思?咱们的帝都会防守不住吗?”庄宗听到苏昭的话,就觉得很吓人啊,帝都出现缺口,那不就是城破么?!

帝都一旦失守,那还了得?!

“苏方梓在吗?你现在就去书房发布刚才我说的命令吧!”苏昭没时间跟庄宗解释,说完就回太子宫布置去了。

庄宗就追出了寝宫喊:“苏昭,你再说一次!刚才朕没有听清啊,忘记了啊!”

“陆秉承听到了!问他!”苏昭脚步不停。

然后庄宗就看自己身边的陆秉承。

陆秉承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老奴听到了。老奴说给陛下听……”

“还不如一个老太监记性好!”苏昭的声音又传来了。正准备给庄宗重复的陆秉承就明显的感觉到庄宗的眼神变冷了,陆秉承悲催的想,自己是不是在作死啊?这个时候再说自己也没有记住,好不好啊?!

一股强横的气息波动在庄宗身边出现,那是撕裂空间而产生的波动。庄宗被吓了一跳,也顾不上看陆秉承了,急忙后退之余,孙小二已经冲上来救驾了。

孙小二凝聚玄气就要出手,却听到了自己大哥的声音。

“陛下,是我啊!孙大!”撕裂空间出现的就是孙大。

成功进阶为武帝,已经可以使用瞬移的孙大出来就喊。在遭受了那么多的折磨,终于成为武帝之后,孙大就想表现一把的,却没想到差点被自己的弟弟给杀了。

“你是孙大?”庄宗就看着出现在眼前的披头散发,面目凄惨的人,惊奇不已。

咦?肥肥壮壮的孙大怎么变成这么一副鬼样子了?!

“呜呜……我真的是孙大啊!陛下啊,为了进阶武帝能更好的保护陛下,我可受了不少的苦啊,差点就被折磨死……呜呜,进阶武帝真不是人干的……”孙大很想说自己很后悔进阶武帝……

已经返回太子宫的苏昭正在点将,太子宫隐藏的暗卫数百人,府卫千人,僧兵两百人,还有沙卡带领的几百名血族人全被集合起来了。

就用老二制造出来的兽骨兵器武装,全部送到了城北的城墙上。

王德忠就哀愁不已:“殿下,太子宫也是需要保护的啊!虽然这里有阵法,但是至少应该留下点暗卫。”

太子一下子把所有的力量都调出去了,那太子宫出事了怎么办?

正在给张起文写信的苏昭头都没抬,帝都出现魔兽潮,影响的是整个北方,甚至中原地带都会收到影响,正值秋季收割之时,粮食肯定被魔兽糟蹋完,这个时候苏昭除去号令云峥的玄武军和各地官员趁着今天白天的时候抢收粮食之外,就是给张起文求救了。

希望张起文可以将南方的粮食运来北方,否则北方的饥荒将更加严重。

“我在这里!”老二从地宫爬出来了,屁颠颠的跑到苏昭面前献媚。

老太监说太子宫没人了,那自己可以留下啊,老二就觉得自己这么厉害的僵尸,完全可以镇守太子宫!

苏昭写完信,交给暗卫送出去,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干尸,老二跟小白不一样,老二在自己面前还是会保持着骷髅的模样,尤其是他那双金光闪闪的右手,格外的耀眼。

“本官也会在这里的!”青袍国师又出现了,优雅无比的来到书房,进门就说。

“国师,不是老奴说您啊,你还需要人保护的,您还是去庄宗身边啊!”王德忠立刻就说。

国师就撇了王德忠一眼,很好~该死的老太监,这次魔兽潮若是出现混乱,一定可以趁机杀掉你。

“你是不是可以让人起死回生?”苏昭看到国师的时候,分明怔了一下。

国师抬头,就看到苏昭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中闪烁的焦躁、激动等各种复杂情绪的神光。

清远默了一下,却见苏昭直接从书桌后起来。跑到他面前,拉着他的手问:“你是不是可以让人起死回生?”

实在让人不忍心拒绝她的焦急和期待,清远终于点了点头。

“跟我走!”苏昭拉着清远就跑,冲出书房之后便抱着国师上了翼虎王。

王德忠连忙追出去,就看到太子彪悍的用公主抱的姿态搂着国师骑着翼虎王跑了。

“沙曼,快!快跟上去啊!马呢?不,战熊呢?快给老奴牵来。老奴要去追太子!”王德忠嗷叫。

翼虎王上被太子搂着的国师脸色阴沉如水,但是感受到身后人胸口剧烈的起伏和心跳,清远终究什么话都没说,任由太子带着自己出了帝都,冲进了集县。

巨大的翼虎王在集县大街上引起了一片混乱,最后停在了集县县衙外面。

不等翼虎王停下,苏昭就抱着国师冲进了县衙房间,等进了房间之后,却看到宋承风带着几个太医束手无策的站在床边,床上的人血肉模糊。

“殿……下……”宋承风等人看到太子到来,全都吓得瘫跪在地上,体如糠筛。

朱雀脸色悲怆的看了苏昭一眼,默默的走上来:“殿下……苏先生心脉已碎,医师们……束手无策,刚去了、苏先生身边暗卫数十人全部被杀。”

苏昭已经听不到他们说话了,眼睛直直的盯着床上没有了生气,脸色苍白如纸的人,胸前那个巨大的、贯穿性的伤口染红了洁白的床单……

国师淡淡的看了一眼终于死掉的苏曼青,眼神中敛着一抹犹豫,然后忽然看到自己面前的太子一下子软瘫在了地上……

------题外话------

谢谢:18961019898 送了1颗钻石、356479539 送了1颗钻石。

过周末妹纸们都忙着逛街,看文的好少~伤心一下求妹纸安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