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你永远亏欠本尊/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悲伤像是弥漫的海水将人淹没,心中漫漫的都是苦涩。

这一屋子的人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太子!一向都是强势和霸道的太子也会展露悲伤的一面?宋承风等医师都吓得不敢抬头,太子低沉的负面情绪不是谁都能看到的,被灭口怎么办?

朱雀默默的站在苏昭身后不说话了,伺候太子这么多年,朱雀还是第一次看到太子如此哀伤呢。

清远国师的脸就黑了,一方面他恨苏昭竟然对苏曼青这么上心,另外一方面他在惊奇苏昭竟然可以有这么浓烈的情感,这种浓烈情感而产生的哀伤让国师犹豫了。

“快!让高级魔法师进来,准备地窖!”苏昭瘫在地上片刻之后忽然暴起,疯了一样的冲到了苏曼青身边,用自己身体内凝聚出来的冰属性魔法制造冷冻的气息。

一屋子的人都被吓了一跳,宋承风茫然的看着太子的举动,忽然灵光一闪的冲上来:“殿下,是不是将苏先生的遗体保存下来?神魂可以抽离的,只要有超级武者愿意帮忙,是可以夺舍的!”

武王巅峰和武帝是因为金丹固化所以才能够夺舍,而一般人要想夺舍就需要超级魔法师的秘法了,当然那对施法者的要求是很高的,甚至还会极大程度的损耗施法者!

“对!保存好苏曼青的身体!”苏昭疯了一样的释放魔法,苏昭虽然是全系法魂,但魔法元终究是少了些,要想在不伤害苏曼青的情况下释放足够的冰属魔法守护他的身体有点困难。

朱雀和沙曼在旁边显得挺为难的,他们一个是超级武者,一个是血族兽化的族长,战斗力可谓彪悍,但是对魔法就不擅长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太子亲自动手。

站着的国师忽然就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刺痛呢,那种看到苏昭这个模样就眼疼的感觉让他感觉很不好。所以国师转身就要走,却被苏昭喊住了:“清远,你是不是可以救苏曼青?是不是?”

清远站定,慢慢的转身,目光坦然的迎上苏昭的眼睛,定定的跟苏昭对视,他能够从她的眼睛中看到焦急和期待,这种神色是国师不忍心拒绝的,但是想到她是因为苏曼青而露出的这种神色,清远的心中就有怒气翻腾。

“我不想救!”国师冷淡的开口,目光清清凉凉的跟苏昭对视,细看着苏昭眼中的焦急,清远感觉心在一揪一揪的,但他任性的迎着苏昭的眼睛,固执的拒绝。

清远是为了拒绝而拒绝的,他完全可以说不能救,但他却说了不想救,就是这种主观意识的拒绝才更能彰显他此时的心情。

痛中却带着酣畅淋漓,这就是清远此时的心态,甚至在心底好像还有一种报复的快感,那是心态的堕落和灵魂的沉沦,清远已经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态了。

有些话到了嘴边,像是要忍不住的蹦出来一样,却都被清远给死死的压制了回去,这种感觉是很痛苦的,或者说,清远感觉自己的心里有两个声音在叫嚣,一个叫着:答应太子,另一个则是疯狂而狰狞的宣泄:死得好!

看清楚了清远眼中的拒绝和冷漠,苏昭心里抖动了一下。

苏昭释放魔法的手也跟着一抖,冰元素差点就打在苏曼青的身上,一个灰影从外面冲了进来,瞬间收拢的气息一卷,就将苏昭的冰元素魔法给收敛了起来。

“沐涯!”苍老而茕劲的声音中,一个高大但已经有些佝偻的身影站在了床边,他穿着一身青袍,头发已经花白,伸出的双手背上粗糙如树皮一般,但是手掌骨节却苍重有力。

老人站在床边的身体是微微颤抖的,他的双手慢慢的抚摸到了苏曼青的脸上,一个简单到有些粗鲁的动作中,却带着浓浓化不开的父爱。

“沐涯……”老人的喉中发出一声沉重的长叹,浓浓的叹息中不掩饰的苍重和悲凉,仿佛有千言万语汇聚于这声叹息中。

在别人眼中他是太子的男宠,是苏曼青,而在做父亲的眼中,他只是苏沐涯,苏家的天之骄子!

几年前就被太子抓捕进了太子宫,被打断了双腿种下了毒,做父亲的愿意拼尽家族之力毁灭太子,救出儿子,但被他拒绝了。

潜伏太子宫忍辱负重几载筹谋,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变成了阴沉谋士,只要一念制动便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颠覆大周朝堂,让皇族变天!当一切准备就绪,苏家全族隐忍代发等待他决策时,他又放弃了!整个苏家数万族人都在等着他的决策,他决策的改变无疑让他利于不利境地,可他竟然不在乎!

短短一月,他却又变成了太子身边最阴沉的谋士,一箭双雕算计周府、巩固北方,不惜暴露苏家实力的调动了苏家魔法师,今天早上做父亲的苏江哲还接到了儿子要求苏家拿出三千私兵的书信。苏江哲相信自己的儿子,所以照做了。

可就在刚才,深居苏宅的老父亲看到了手中“子母玉佩”的破碎,守护苏曼青的苏家暗卫被杀,苏家的天之骄子、隐忍的深沉谋士竟然就这么死了吗?

苏江哲看着床上胸口被破了一个洞的儿子,终于忍不住的老泪纵横。

“苏昭!你还我儿子!”隐忍十余年的苏江哲终于发怒,咆哮着回头,犹如亢龙摆首,烈烈目光几乎将苏昭焚烧殆尽。

惊的沙曼和朱雀立刻护在苏昭面前,紧张的看着虎视眈眈的苏家老族长!

谁说周鼎是帝都内隐藏最深的超级武者?!眼前这个苏江哲才是,别看老头一身老态,可那气势厚重的让朱雀都感觉到压抑。

准备走出房间的国师回头看了苏江哲一眼,没有任何留恋的出去了。

“苏曼青并非本宫所害!”苏昭目光定定的看着苏江哲,忽然又道:“保存好苏曼青的遗体,本宫可以让他起死回生!”

“呵~”苏江哲发出一声冷笑,那低沉而苍老的笑声却带着让人心悸的厚重。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多年不修魔法,停滞不前的魔法修为让他身体虚弱到了极点,苏沐涯比普通人体质强不了多少,这样也能夺舍?起死回生?太子开什么玩笑呢!

儿子曾经说过,不要伤害苏昭,因为他说苏昭将是大周未来的希望!苏江哲的双手紧握成拳,看着眼前这个年轻到不像话的太子,她能是大周的希望?即便是希望也是害死自己的儿子的罪魁祸首!

苏江哲几乎忍不住的要动手,但他却看清了苏昭眼中的悲伤。这一刻苏江哲的心情是复杂的,他看出苏昭似乎是对自己的儿子有感情的,可是正因为这份感情才让苏江哲格外的难受,那是自己的儿子啊!岂能是被淫荡太子压在身下的男宠?!

“没死!没死呢。”小雀和王德忠从外面跟着进来了,小雀盯着苏曼青看了片刻,忽然说道。

小雀的话无异于惊天霹雳,苏昭推开身前的朱雀和沙曼就扑了上去,等摸到苏曼青的脖子之后,苏昭的脸色就沉了沉,苏曼青已经没有心跳了,因为胸前的巨大伤口几乎粉碎了心脉。

不过苏曼青的身上还是有温度的。

“魔法师呢?来了没有?!”苏昭打横抱起苏曼青就跑,要冲出门外的时候大声喊着魔法师。

“站住!把沐涯还给我!”苏江哲老眼一厉,冲上去就要动手,朱雀和沙曼双双冲了上去,却被老头一个瞬移躲了过去,下一刻,苏江哲就出现在了苏昭面前,朝着苏昭伸手过去。

敢对苏昭动手,无异于谋反!

就在这时候,一阵剧烈的空气波动却忽然在苏昭的面前爆开,苏江哲拼着右手废掉也要抢自己的儿子,根本无惧那股剧烈的空气波动。

一道黑色的人影在剧烈的空气波动中现身,挡住了苏江哲的手。

强烈的威压逼得苏江哲倒退了几步,站定之后看着出现在苏昭面前的人,苏江哲的眉头才皱了一下:“玄君?!”

出现的正是玄君,傲慢的玄君身上带着粗犷而霸道的冷冽之气,漠然的看了苏江哲一眼之后转头。

当看着苏昭那双焦急和期待的眼神时,心中又忍不住的刺痛了一下,只觉得自己眼疼。

果然,这么让苏曼青死掉是不妥的吗?!

玄君湛蓝色的眼睛盯着苏昭,似乎是在犹豫。而苏昭毫不犹豫的就要跨上翼虎王走,太子宫的地窖中有千年寒冰,可以让苏曼青的身体暂时保存下来。

只要找到合适的机会,苏昭总能救下苏曼青的。

“本尊可以救他。”玄君淡淡开口,震惊了旁边所有的人,苏江哲几乎是焦躁的冲到了玄君面前,急促道:“只要你可以救他,老夫就欠你一条命!”

玄君审度的看了老头一眼,湛蓝色的眼睛中终于有了点神光。似乎不让苏曼青死也是可以的,而且有利可图!可以让他们永远亏欠本尊!既然能够救他,就能够毁灭他!

只要选准了毁灭的时机便可。

苏昭已经抱着苏曼青来到了他面前,再次看到苏昭眼中焦急的神色,玄君只觉得眼疼。

“救他要付出太大的代价,你们想好了!”玄君声音淡淡的说完这话,右手按住了自己的胸口,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一团金色的光芒被生生的从玄君的胸口中拉了出来。

那团金色的光芒被抽离身体的时候,玄君的眼神一下子就暗淡了下去。

当那团金光被按倒苏曼青胸口上的时候,倒下去的玄君被苏江哲接住了。

苏江哲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虽然没有看到儿子的脉搏有恢复的迹象,但是他知道若是天下还有人能够救治苏曼青,恐怕只有玄君了!

而玄君在拿出了金色的光团之后,苏江哲明白玄君几乎是将命拿了出来。

“玄君放心,有我苏家在,便可护你周全!”苏江哲很干脆的给出了承诺,然后扶着玄君瞬移走了。

苏昭知道苏江哲是带着玄君离开,并且保护起来了。玄君有苏家保护,必然是最好的,苏昭要做的就是救治苏曼青,重新跨上翼虎王,苏昭风驰电掣的赶回了太子宫。

临近中午,整个帝都中都热闹起来,城墙上的防守和禁卫军的大动作终于让帝都的臣民感觉到了不妥,虽然卫驰和苏昭都严密的封锁了魔兽军团即将南下的消息,但军队这幅如临大敌的模样还是刺激的臣民们惶惶不安了。

紧张和恐惧的情绪开始在帝都蔓延,小型的骚乱开始在城中爆发,每当危难降临时,各种骚乱都是不断的。

回城的苏昭根本没有管这些骚乱,只是随意的看到梅解语正带着帝都令的巡查军人们在抓捕制造骚乱的罪魁祸首。梅解语的办法是很生猛且直接的,凡骚乱者一律打个半死反抗者直接打死,并不抓捕,否则抓到牢里去还得吃牢饭不说,牢房也没有足够的地方关押。

皇宫内都有隐约的动乱了,一些宫女太监甚至都有跑路的了,若不是有陆秉承看着,说不定皇宫已经大乱了,后宫的妃子们都吵吵嚷嚷的要见庄宗求保护。

而庄宗就守在太子宫里等着太子回来呢!

早就知道北方出现了魔兽潮,可庄宗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啊,帝都都存在数百年了,根本就没有一次魔兽潮攻城啊,在庄宗的认知里,魔兽这种低级生物就是给人类武者屠杀的啊,即便是魔兽攻城也是在偏远荒芜、杳无人烟的小城镇。

帝都乃是整个大周的心脏,那些魔兽竟然找死的来攻城?!开玩笑的吗!

但是等发现皇宫内人心惶惶,庄宗又派人去探查了一下城外的情况之后,庄宗就彻底的心焦了,整个帝都都开始慌乱了,这还了得,庄宗必须找苏昭商量一下如何解决眼前的情况啊。

可等庄宗看到苏昭骑着翼虎王回来的时候,庄宗根本没敢开口,凶猛翼虎王上苏昭那张脸黑的啊~不对!是凶残的,反正庄宗就感觉苏昭那张脸跟以前完全不同了,看着就让人害怕啊。

“苏曼青是不是死了?”庄宗就看见苏昭下了翼虎王之后抱着苏曼青进了地窖。

庄宗的眼睛还是很尖的,看到苏曼青的胸口上血肉模糊,看那了无生气的模样,八成是死了吧!这也能解释为什么苏昭看起来那么凶残了,那是伤心的啊~哎!

“好像……是!”孙大这个武帝对人的气息格外的敏感,死人活人武帝的神识一外放就能看出来,苏曼青是一点气息都没有了,但是身上还有气息元的波动,让孙大觉得很奇妙啊。

应该是没有死透的吧,不过也差不多了。

“可惜了,怪不得看苏昭好像很伤心的样子!”庄宗就叹气。

陆秉承什么话都不敢说,这个时候自己这个太监真的是什么话都不好说啊。

“去!告诉太子,需要什么尽管说,国库里应该还有不少的宝贝啊,对了!把这个给太子吧!”庄宗十分大方的说着,忽然想起来自己的身上随身携带着一颗九转丹啊,那是作为大周皇族统治者的馈赠,也是长老殿数十年才炼制出的丹药,专门用来吊命的。

像是受了重伤将死的时候,一颗九转丹就可以让人起死回生。

庄宗自从即位就有了这可丹药,已经这么多年了都没有用到过。

“陛下,万万不可啊!”陆秉承吓尿了,跪在地上压低了声音的喊,生怕自己的声音被苏昭听到一样。他是想为了庄宗留下这枚丹药的,但是对于太子来说这枚丹药又很珍贵。

“陛下,这可是您的保命符啊,说句罪该万死的话……”陆秉承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既然知道是罪该万死就不用说了!拿去给太子!你个老太监是不懂得眼看着所爱之人身死痛苦的!”庄宗难得露出一丝悲伤的样子,直接将九转丹扔在了陆秉承的身上。

陆秉承手抖的接住了丹药瓶子,却像是拿着一个火焰一样烧手,老太监很快就明白了庄宗的话,庄宗这是在伤感曾经眼睁睁的看着张皇后死呢!

那时候庄宗就要拿九转丹救张皇后,可惜不知怎么回事,就是找不到了。之后张皇后薨了,庄宗才找到这颗九转丹,从此就一直戴在身上。

虽说张皇后当时的情况太严重,即便是用了九转丹也没用,但庄宗还是耿耿于怀的。即便是面对不可抗因素,在没有尽全力或者说没有用尽所有的办法,总是让人不甘心的。

陆秉承抱着瓶子起来,在庄宗的呵斥下拿着九转丹去找太子了。

而庄宗也不在太子宫呆了,起身就走。孙大连忙追上来:“陛下,咱们还没有见到太子啊!”不是有事才来找太子的吗,这么着急走怎么行?!

庄宗停下脚步,转身就给了孙大一个爆栗,骂道:“不长眼的东西!没看到太子忙着呢吗!而且朕是皇帝,有什么事情是朕解决不了的呢!”

“孙大,你以前不是猎兵吗!去帝都找你的朋友,只要是武者,全部带到城墙上去,低级武者今晚守卫城墙给十金,每高一级翻两翻!另外派人去找苏护来!”庄宗展现出来了雷厉风行的一面,吩咐完孙大,就带着孙小二去书房了,他要给所有的官员下令,今晚要在皇宫大宴,让所有的群臣都到皇宫里来。

只要这些大臣都在皇宫,他就不相信大臣们的私兵家丁门不出力的来保护皇宫!

只要皇宫保住了,其他的地方就好说了。

陆秉承拿着九转丹进了地宫最深处的时候,就看到苏昭正在冰窖内的玉床边忙着给苏曼青封锁大穴。

用武者玄气将重要的脉络封堵,也算是保存身体机能的一种办法了。

在南蛮中的巫术师就会用这种办法制造傀儡,而神宫的傀儡、影子武士就是用这种办法做成的,在人之将死的时候吊住一口气,用秘法制成了拥有神智但不开化的傀儡。

“神晓瑜在么?”苏昭忽然想到了什么,问身边的沙曼和朱雀,两个衷心的侍卫一直都在旁边乖乖的等着,听到太子的话之后,朱雀就连忙消失去找神晓瑜。

神晓瑜是神宫的人,而且还是嫡子皇孙,应该是能接触到神宫最高机密的,神宫作为大陆上最发达存在,必然是拥有最高级魔法科技的。苏昭想要给苏曼青换心脉。

虽说末世的时候,苏昭并非医生,但基本的医理还是懂得,作为少将是需要拥有各种技能的。

“殿下,这是九转丹,乃是长老殿的历代长老们用最为珍稀的灵材炼制而成,拥有残肢再生、增寿续命的功效,是历代皇族皇帝才能服用的丹药,陛下见苏先生受伤,就让人送来了!”陆秉承瞅准了机会上来,捧着丹药,尽量将所有的好处都说出来,就是希望太子明白,庄宗这可是忍痛割爱啊。

陆秉承的话似乎是让苏昭回神了,她结果丹药看了一眼之后将丹药塞进了苏曼青的嘴中,然后默默的看了苏曼青一眼,开始走出地窖。

沙曼和陆秉承什么话都没说的跟了上去,陆秉承这个老太监却看到了苏昭离开地窖时的不舍和决绝,作为大周太子,苏昭是有责任对整个大周负责的,她不是苏曼青一个人的,更不能儿女情长,所以在这种时候她也不能留下来陪着苏曼青。

“你留在这里吧!”要走出地窖的时候,苏昭却忽然开口说。

苏曼青既然遇到过一次刺杀,那么说不定还会有刺杀!在果冻没有找到小白之前,让沙曼留在这里保护,苏昭才能安心的解决外面的事情。

沙曼挺为难的,他是苏昭身边的亲卫啊,不保护太子要留下保护这个男宠么?!

人的喜好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他存在弱点,皇宫某个阴暗角落,一直都在盯着苏昭的敌人蠢蠢欲动。

“是谁动手要杀掉苏曼青,差点坏了我们的好事!”

“杀掉苏曼青让苏昭伤心不好么?”

“呵~心爱之物没了,也就是会让人伤心一段时间而已,而且就苏昭那虎狼性子,说不定根本不会伤心,反而会变得变本加厉,只有绑架让她见不到,却能得到苏曼青的消息,对她才是一种折磨!”

“而且……苏曼青这次遇袭,之后的防卫肯定更加严密,要抓苏曼青不已了,恐怕要出动我们隐藏的力量……”

阴暗角落里的对话没有人听到,却昭示了皇宫内的波谲云诡。

在沙曼负责保护苏曼青的时候,苏昭已经来到了闵家锻造,督促分发兵器,不足一个月闵家锻造并没有制造出太多的兵器,可是闵家锻造出品,自然是大周内最好的兵器,尤其是那些掺入了魔兽血的兵器,大部分被苏昭分配给了自己的府卫。

卫驰一直都跟在苏昭身边,禁卫军的防务安排的已经差不多了,在看到苏昭将好兵器都分给太子府卫之后,卫驰什么话都没说,虽然禁卫中也有尖端武者团,都是高手,更需要这些兵器。但卫驰向来就不是一个喜欢争功的人,他更相信苏昭的安排是最好的。

眼前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年有着让人敬佩的老成和深谋。

“你派出去周边抢收粮食禁卫有消息了么?”苏昭忙碌之余,询问身边的卫驰。

禁卫除去驻防帝都之外,还有小部分轮班的禁卫出帝都四散帮助抢收粮食了。太子的这一策略自然是弄得周边地区怨声载道。在没看到魔兽真的攻来之前,强行收割了地里、即将成熟的庄稼,自然让人生气了。

甚至已经有大臣联名上书,痛斥太子胡闹!

“遇到了不少的抵抗,不过没有问题的!”卫驰回答的很简单。然后犹豫了一下,又说。

“殿下,卫央的狼骑似乎不在帝都附近啊?”

卫驰今天专门找自己的二弟联系、嘱咐一下的,结果都没有看到人,卫驰就担心啊,不会是自己的二弟又出什么幺蛾子吧。

“恩,本宫让他驻守东边的大窟水路了!”

卫央是骂骂咧咧的抱怨着去驻守大窟的,大窟水路就是一个水寨,卫央真觉得没有必要。

“苏昭,你让人去找本座,却不在太子宫等着,是故意对本座无礼么?!”神晓瑜坐着软榻,被侍卫抬着跑来锻造坊找苏昭了。

神晓瑜觉得自己真是有够贱的!苏昭派人找了自己,自己去了太子宫之后,苏昭竟然不在,然后自己就屁颠颠的来了。不过生气的神晓瑜很快就震惊了,因为他看到苏昭在看到自己的时候竟然露出了一个笑脸!

从来都不会给自己笑脸的苏昭这是想干嘛?神晓瑜忽然觉得有些踌躇不定啊!

------题外话------

谢谢:叶之奚 送了5颗钻石、夜光青柠旧日向晚 送3朵鲜花、梦若不复 送了1朵鲜花

多余的话爷不说了,妹纸们都懂~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