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赖上你了/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纵观神晓瑜跟苏昭的接触,就是一部苦难的受虐史。

神晓瑜明显是被苏昭给虐出习惯了,所以一见到苏昭就做好了准备的受虐,可是苏昭却对自己露出笑脸的时候,神晓瑜就感觉不好了,不仅是因为有反差,还因为他觉得苏昭对自己笑肯定是没有好事的。

甚至在苏昭冲着自己笑的时候,神晓瑜都想掉头走人了。

可是想着自己在苏昭面前落荒而逃怪丢人的,所以神晓瑜就在软榻上摆出傲慢的姿态俯瞰苏昭:“说吧,是不是有什么要求本尊的事?”

神晓瑜觉得苏昭的心思实在太好猜测了,要不是有求于自己,苏昭根本就不用冲自己笑的这么灿烂。

“呵呵~咱们是互相帮助而已,来~你下来,咱们好好谈谈!”苏昭来到神晓瑜面前,指了指他挂在软榻旁边的轮椅。

抬着软榻的神晓瑜侍卫们都好想死啊,这两天太子没有跟他们的主人接触,这些侍卫们也就没受气,只要神晓瑜不接触苏昭,圣使大人还是很靠谱的,总体来说就是个深沉而又内敛的男人,不会乱发脾气的折磨他们这些属下,但是跟苏昭接触一下子就不行了。

神晓瑜这个深沉的男人会因为苏昭而变得歇斯里地,这些侍卫都被折腾怕了。

因为对主人的畏惧,转而延伸到看到苏昭就觉得头疼。所以,当苏昭来到神晓瑜的软榻前时,这些侍卫们都用委屈的眼神看着苏昭,似乎是想用眼神让苏昭明白他们的无奈。

“哼~本座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神晓瑜相当傲慢的撇着苏昭,说出相当傲娇的话,本来神晓瑜是想直接拒绝苏昭的,但是又怕拒绝了苏昭之后没机会说话了,所以神晓瑜摆出勉为其难的姿态。

就是表明自己跟苏昭说话是施舍的,苏昭应该感恩才对!

“恩。就是知道圣使大人时间宝贵,所以苏昭才不敢耽误啊,咱们就有话直说吧!”苏昭求之不得呢,不用跟神晓瑜废话再好不过了。

“怎么没有看到国师啊?”神晓瑜也是聪明绝顶的,似乎一下子就听出了苏昭话中的意思,好嘛~想有话直说然后让自己滚蛋吗?自己就偏偏不!就是要找话题跟你扯淡,神晓瑜看出来了,苏昭好像是挺忙的,那正好!就是要耽误你的时间。

软榻上的神晓瑜干脆不坐着了,而是斜躺下,一手支撑着脑袋,摆出贵妃醉酒的模样在软榻上斜睨着苏昭,慢吞吞的又说:“你们的国师最近风头可是很盛哦,竟然还做了大周的丞相!呵呵~”

苏昭就默了一下子,神晓瑜不说,苏昭还真是忘了国师呢,之前自己带着国师去了集县,就是想让国师帮忙救苏曼青的,结果国师竟然很直接而且残忍的拒绝,走了!

苏昭对国师的做法还是耿耿于怀的,不过现在帝都即将面临魔兽攻城,这种紧张的时刻,作为大周丞相的国师不露面太说不过去了!

“呵呵~本宫是找圣使的,不关国师什么事的,您看咱们在哪里说话合适啊?”苏昭又挤出笑脸,冲着神晓瑜笑。

苏昭脸上的笑容没那么亲切,甚至是有些勉强的,被政事压着,还担心着苏曼青的身体,苏昭怎么能够笑得出来呢。但是面对神晓瑜那是没办法啊!

神晓瑜这孩子太傲慢了,苏昭又不能来硬的,只能哄了,哄好了的话,神晓瑜还会用心的帮助自己的,苏昭现在就需要神晓瑜的真心帮助,为了苏曼青!

梅解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只不过梅解语没有过来,他一边维护着帝都的治安,一边也打听到了关于苏曼青的所有消息。

苏曼青似乎是没有死透的被玄君用光明法魂给吊住了神魂!也就是说只要能够修复好苏曼青的身体,那么苏曼青还是有可能活过来的。

一旦苏曼青活过来,那么自己陷害苏曼青的事情就要曝光了。

苏曼青就是小白弄死的,但也是在梅解语的牵引下,其实要陷害苏曼青不难,就在小白被引诱的发狂的时候,用血腥刺激小白对苏曼青动手就好了。

本来看到苏曼青被小白杀掉时,梅解语是有些惶恐的,或许是作为多年的争宠对手死掉而感到悲哀,或许是因为弄死了苏昭喜欢的人而自责。反正看到苏曼青死了的时候,梅解语不好受是真的。

可梅解语又觉得这事怨不得自己,小白是莫名其妙发狂的,梅解语也是在迷糊的状态下做了个指引而已。

现在梅解语看到苏昭跟神晓瑜说话,并且伟大的太子在神晓瑜面前还表露出了低姿态,梅解语就觉得刺目了!作为一个喜欢苏昭喜欢到骨子里的男人,梅解语的感情过于偏执,所以只要是对太子有任何损伤,都是该死的。

就像是因为苏曼青而让太子放低姿态,这就是让梅解语生气和愤怒的理由。

梅解语不是还没有死透么?那就让他死的彻底!只要死了,太子也就不用为了苏曼青的事情劳神了、梅解语有很重的贱性,他觉得自己若是重伤,宁愿自己去死也不会让苏昭劳神的。自己不值得,苏曼青更加不值得了!

阴沉沉的念着,梅解语转身走了。

正在跟神晓瑜说话的苏昭留意到了梅解语,看到这货竟然在盯着这边看了一会之后走掉了。苏昭就有一种发现梅解语开始黑化了的感觉。

回想之前的梅解语虽然残忍,但也明艳而且张狂,总是往苏昭的身上凑,可也是不屑阴沉的嚣张,现在苏昭见梅解语的次数少了,可能是距离产生的朦胧感,总之梅解语给人有点阴鸷的感觉。

“或许是自己冷落他的时间长了些!”苏昭心里想着,就听到软榻上的神晓瑜嘲讽了起来。

“呵呵~看到你的小情人就开始心不在焉了?”

苏昭看到了梅解语,神晓瑜自然也看到了,而且神晓瑜还看到苏昭因为梅解语而波动的心情呢,果然这些男宠都是她在乎的啊!神晓瑜想想就觉得生气!

“圣使这人这话怎么感觉酸溜溜的!”苏昭继续笑,苏昭说的自然是玩笑话了,但神晓瑜却是惊悚而且愕然了,因为他觉得苏昭说的似乎是正确的啊!

神晓瑜就很严肃的感觉了一下自己的内心感受,果然是有一种淡淡的嫉妒。

这种感觉让神晓瑜很不好,脸色一下子就变得苍白了,恐惧和紧张的情绪几乎要把神晓瑜给击垮了,自己是堂堂圣使,而且还是神宫的嫡系皇族!竟然会因为一个男人而嫉妒吗?

若苏昭是个绝世美女也就罢了,可她明明是大周太子,一个人人厌恶的荒诞太子啊!自己怎么可以对她产生这种恶心的感觉呢?!这岂不是昭示自己的心理很不正常?!

“走!”神晓瑜的心变得很烦乱,不想跟苏昭继续呆下去了,给自己的侍卫下了命令就走。

神晓瑜的侍卫巴不得他们的主人离开苏昭远远地呢,所以立刻扛着软榻就开始狂奔。

“神晓瑜,咱们还没有说完话呢!”苏昭挺震惊的,眼看着神晓瑜要跑走了,苏昭只能冲了上来追问。

“神晓瑜,你知道如何修复人体么?起死回生也行!”苏昭就大喊。

神晓瑜的软榻迅速跑远,不过神晓瑜的声音却是传回来了。

“清远国师最擅长这些东西!不知道这些国师之前在神宫都是祭祀院的人吗!”

苏昭还真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了。

“祭祀院”是神宫内祭祀魔法机构,也属于钻研性所属,所以神宫派遣往各国的国师都是从这里面出来的,只有从这里出来的人才能发挥出“神迹”,维护神宫神秘的、类似宗教主导的地位。

“找国师么?现在还不知道国师在哪呢!”听到神晓瑜的话,苏昭就转头看向了身边的朱雀和沙曼。

这俩货对视一眼,然后就开始调动武帝神识的开始搜寻清远国师踪迹了。可惜清远就像是在帝都失踪了一样,一无所获的朱雀冲着苏昭摇头。沙曼原本是被安排保护苏曼青的,可是沙曼不放心太子,就让沙卡代替自己守着苏曼青了。

“殿下,城北出了纰漏,临近城墙的人家不愿搬迁。”太子府卫骁将带着最新的消息来了,城北一些地方属于临时住房,靠近城墙的区域都是临时住房区,城墙是防守的依托,而且城墙在防守时需要让在城墙下安排军阵或者物资,所以城墙下都会留出一块空地,作为军队和物资调动之用。

而帝都百年未遇大战,随着人口的增加,人们的住房也开始朝着城墙下蔓延,如今住房都快临近城墙了。这个问题一直没有人管理,现在仓促布置防守的时候,问题就凸显出来了。

其实在帝都城墙防守上还存在着许多的问题,近百年来朝廷松弛、法度不严的情况下,各处都已经出现了问题和纰漏,所以这次准备帝都攻防才是紧迫的、

“去找梅解语,让梅解语去处理!”苏昭就想到了刚才看到的梅解语,先给梅解语找点事情做也是好的。

而且这种纠缠和纠纷的问题,也只有梅解语处理起来才更合适。

那骁将得了太子的命令就屁颠颠的去找梅解语了,正好那骁将还知道梅解语返回了太子宫。所以很快的找到了梅解语,就因为苏昭的这个决定,梅解语被事缠了才没有时间去做下滔天大祸。

处理了闵家锻造的事情,苏昭就去苏宅了,玄君是因为苏曼青才变得虚弱,苏昭还是要去表示一下感激的,不能只是让苏江哲把人带走就算了。

苏家选择的宅院很是低调,虽然占地面积很大,但是从前门大院的布置就可以看的出来,苏家是不注重表现和气派的。可就是这么低调的苏宅,却是藏龙卧虎。

站在苏宅大门前,苏昭能够看到隐藏在前门中的法阵,作为大周内的第一阵法世家,苏宅内隐藏的阵法肯定比苏昭的太子宫还多。

苏江哲得到太子到来的消息时,竟然是有些高兴的!

按理说来,苏江哲是痛恨太子了,若不是太子,苏沐涯怎么会变成苏曼青。但太子能亲自到苏宅来也算是给面子了,更重要的是现在苏江哲就觉得自己伺候不了玄君啊。

这个在外拥有各种恶名的玄君就像是一个任性的小孩,那可真的是喜怒无常啊,要不是玄君牺牲的用自身法魂护住了自己儿子的身体,苏江哲真想把这货给赶出去!或者直接杀掉都行。

什么嫌弃苏宅太小、鄙夷苏宅内密室的简陋,就连苏江哲亲自派来的两个护卫都被玄君给嫌弃了。

苏江哲就觉得挺无奈的,自己都说了要负责保护玄君的安全了,且看玄君那虚弱的模样明显是没有力气啦,为什么就不能乖乖的躺在床上躺着呢。

不过苏江哲也看出来了,玄君似乎是想让苏昭来的。那字里行间、眼神脸色中都带着“自己帮了太子,那白眼狼竟然不来看自己”的愤怒,甚至玄君都要直接骂太子忘恩负义了。

“太子既然来了,就让她来说一下如何赔偿本尊的损失吧!”玄君到死都会带着那张面具,可现在即便是面具都遮挡不住他一身的虚弱和疲态。

法魂是多么重要的东西,即便玄君只是抽离了一小部分的法魂,但也是大创伤了,说句难听的,玄君很有可能为此而死呢!

抽离法魂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苏江哲在看到玄君直接将身体内的法魂逃出来给了苏曼青的时候,苏江泽别提多么震惊了。同时也是感激的,只不过那些感激因为玄君的“不安生”都快给磨掉了。

但人家玄君根本就不在乎苏江哲的心理和变化。苏家再大,玄君还未必看在眼里呢!

“好的,老夫这就去把太子叫来。”苏江哲就觉得自己这是要解脱了啊。就让太子来跟这个让人无语的玄君来交涉吧,反正苏江哲是被折磨的很无奈。

不过等到苏昭进来之后,苏江哲就发现玄君这货竟然安静了,并非是安生,而是安静!他就那么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眼神无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人之将死的灰败气息。

若不是之前看到玄君指责自己派来的护卫太劣质,拐外抹角的骂苏宅低级,苏江哲看到现在这个样子的玄君说不定还真的以为他快死了呢!

“多谢你了!你现在的身体有危险么?”苏昭在床边坐下,虽然已经感觉到玄君的身体和气势一下子减弱了很多,但苏昭还是要问的。

玄君的身份和身体对苏昭来说都太神秘了,根本就看不懂的啊,就像是眼前的玄君明明是虚弱到了极点的,可他竟然还有精神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即便是因为他有毅力,但也还是让苏昭惊奇了些。

能自己动手的抽离了法魂,无论如何玄君都是值得敬佩的。之前对玄君的误解和排斥,也因为他这次的牺牲而变得薄弱起来。

“哼~太子以为呢?!”听到太子的关心,玄君的心情似乎是好了不少,不过仍然像是吃了枪药一样,用恶劣的口气顶撞了回来。

苏昭……看在他是病号,而且还是因为帮助苏曼青的原因才搞成了这样子,苏昭都忍了。

“说吧,你需要本宫做什么?”苏昭踌躇了下,然后用刻意压制的口气问。

她就知道玄君是个务实的人,喜欢等价交换,这一次玄君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救苏曼青,必然是需要自己付出点代价的,而且恐怕还是很大的代价!

“呵~”玄君听到苏昭这个公事公办的口吻就不高兴了,扯着嘴角发出一声嘲讽的冷呵,眼角斜睨着苏昭,湛蓝色的眼睛中翻腾着淡淡的怒气。

看到玄君这模样,苏昭就为难了,似乎玄君不同意自己的提议啊。

苏昭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能让玄君满意了。

“或者说,你有什么需求?”苏昭继续耐着性子的跟玄君对话。

床上的玄君就默了默,需求嘛?自然是有地,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啊。反正就是挺为难的样子,他倒是希望苏昭可以直接说出对自己的回报。

“等本尊想起来再说吧。”玄君沉默之后,终于说了句话出来。

然后玄君似乎是很疲惫的样子,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那灰败的模样就像是快要死了一样。

“好!现在重要的是养好身体!你的法魂可以保证苏曼青的身体多久?”苏昭爽快的答应,然后踌躇着问。

玄君就感觉自己的胸口似乎又中了一枪,沉闷闷的不舒服,不过他仍然是坚持的回答了苏昭的话:“只要本尊的法魂一直留在苏曼青的身体中,他的身体就不会坏,神魂就会被固定在身体中!”

可以说现在的苏曼青有点类似植物人。

“不过……”玄君说话的时候眼睛都在苏昭的脸上没有移开,在看到苏昭听到自己说苏曼青可以在法魂保护下无无碍的时候,分明从苏昭的脸上看到了放松的神色,玄君就不乐意的吊起了嗓音。

不过什么?苏昭立刻看着玄君,等着他说后面的话。

“法魂离开本尊的身体时间太长会有什么影响,太子可知道?!”玄君的口气中明显带着点愤怒的味道了。

他觉得苏昭过分了呢~在苏曼青的事情上那么上心,到自己身上就不行了?!自己的法魂都放在苏曼青的身上了,身体被抽离了法魂是多么严重的事情,她竟然都不考虑一下。

玄君真是被伤心到了。

“你的法魂可以离开身体多长时间?”苏昭问道。

“三天之内还回来最好。”玄君淡淡的撇了苏昭一眼,好高冷的样子。

“那是不是其他魔法师的法魂也可以?”苏昭急忙追问,玄君的眼神就更加高冷了,鄙夷的哼道:“你以为其他人的法魂能够跟本尊的相比?!”

“当然,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能找到拥有光明法魂的人么?!”

光明具有守护之力!但光明法魂比黑暗法魂还要稀有。

苏昭就默了一下,似乎还没有听说过谁是光明法魂呢,而且即便找到了光明法魂的拥有者,也未必能够抢过来给苏曼青用不是。

抽离法魂可是很痛苦和危险的事情,几乎可以说抽离了法魂就是要了魔法师的命。玄君能够抽离法魂没事,因为他是玄君,不管多么不可能的事情发生在玄君的身上都是可能的!但这件事情换在其他人身上就没这么简单了。

所以……看来要保护好苏曼青的身体,还是需要玄君的法魂了。

三天!时间是短,尤其是在魔兽即将攻城的情况下,但要做修复手术也只需要半天的时间而已,现在苏昭就需要找到人可以接好苏曼青的心脉,更换一个心脏!并且用灵材吊住他的命,修复他的身体。

“看来还是需要你的法魂!那就先让苏曼青用着吧,三天之内一定还给你!”苏昭用恳切的口气。

玄君这才傲慢的点了点头,却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警报大阵被触发的声音。

“哈哈~玄君,你是想做缩头乌龟么?!还不快点出来受死!当年屠灭了我们猎兵团,这笔账还没跟你算完呢!”在苏宅的大阵连续被人闯击,发出各种声响的时候,一个粗犷而嚣张的声音就从外面传了进来。

哎~玄君的仇人该有多少啊,他这才刚因为抽离法魂变虚弱就有仇家找上来了,不知道以后还有多少,苏昭忽然就觉得自己和苏家承担着保护玄君的责任很苦逼啊!

------题外话------

谢谢:徐胖送了10颗钻石、9朵鲜花(就是189的字母妹纸),爷表示很不了解徐胖这个称呼~

谢谢:叶之奚 送了5颗钻石、七月小铜 送了48颗钻石、

好嘛~好嘛~嫌弃爷写苏曼青死,乃们票票都砸来,爷就考虑救他,要不然……哼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