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你要对我负责/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闯苏宅的武者不少,但是绝大部分都被门口的大阵给拦下来了。

几个闯进来的武者也被苏家的武者给缠住了厮杀,纵然外面动静再大,住在苏宅深院内的玄君都是安全的。

各处都有隐藏高手的苏宅才是真正的龙潭虎穴,苏江哲留在玄君房间中的两个武者都不需要动用,就已经完全挡住了外敌的闯入。

只不过外面人的辱骂还不断传进来就是了。

“玄君,你也会做缩头乌龟了么~快点滚出来!”

“玄君,你就是个躲在别人背后的孬种!”

“不出来就去灭了你的魔宫!”

叫嚣的挑衅一遍遍的从外面传进来,玄君是什么人啊,何曾被人这么辱骂过,凡是敢辱骂玄君的人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

“一群无能之辈,也就敢趁着本尊侍卫不在、本尊受伤的时候来挑衅了。”床上的玄君很干脆的闭上了眼睛,不去理会外面那些人的喊叫了,反正他们又冲不进来。

玄君倒是光棍了,可是苏家就要头疼了,外面的猎兵是相当难缠的,而且相信接下来肯定会有更多的仇人杀到府上来的。光是为了应付玄君的仇人,恐怕就要耗费不少的人力和精力。

苏江哲留在玄君的房间没走,也算是向着玄君表示,他这个苏家的族长都呆在这里了,那么就一定会保护玄君的。而玄君显然也是吃定了这一点,所以根本就不理会外面寻仇的人,苏宅守护大阵堪比千军万马,外面这些仇人的动作正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检测苏家大阵的严密程度。

苏家在遭受攻击的时候,表现出来了跟其他家族不一样的平静,整个苏家安静的只能听到前院的厮杀,根本没有女人和孩子的喊叫声,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苏家肯定还有隐藏的武者没有出动、而是在保护着苏家的妇孺。

“将这些闯进来的全部杀掉!”苏昭看了闭着眼睛的玄君一眼,转头跟自己的两个随身侍卫下令。

朱雀和沙曼毫不犹豫的出去杀人了,多日不见血腥,这俩人也挺憋的,更重要的是他们不想留下看着玄君那让人蛋疼的模样啊!

是谁说玄君腹黑高冷的,现在看看玄君那傲娇到让人眼疼的模样,真怀疑这人是不是玄君啊。

“老夫只是想把这些人扔出去而已,杀掉的话,会有麻烦。”苏江哲沉吟着跟苏昭提了一句,猎兵就是一群疯狗,那可是相当不好招惹的,虽说一个家族绝对不会把一些猎兵和猎兵团看在眼里。

但是招惹上猎兵是很让人头疼的事情,生性不羁的猎兵可都是刀头舔血过下来的,尤其这些闯进苏宅的还都是玄君的敌人!能做玄君的敌人,那实力和势力是绝对不会差的,苏江哲根本不想惹麻烦的刺激到这么多的猎兵。或许苏江哲的做法是卑鄙了些。

玄君是为了保护苏曼青才拿出了自己的光明法魂,所以才虚弱下来需要苏家保护的,苏家若是想报答就应该主动的为玄君铲除所有的敌人,但在玄君没有开口的情况下,苏江哲是不会主动开口的、那可是拿着苏家全族的人在冒险!

苏江哲对玄君是感恩的,但是也提防玄君这个人。若是玄君主动开口,那么为了报答玄君的恩情,苏江哲会做出回报的,但是人家根本就没有开口。苏江哲是不会傻乎乎的主动承担下来的。

“放心,朱雀和沙曼是本宫的人!他们想找麻烦就冲着本宫来吧。”苏昭无所谓的回了一句。

苏江哲就踌躇的看了太子一眼,他觉得太子是不是过于理想化了,或者说是太疯狂了,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虽说是一定程度上的大胆和进取,但也会因为目中无人而犯下大错的。尤其对象是玄君的时候,就需要认真考虑和对待的。

并非苏江哲多心,而是玄君这样的人太神秘,也太让人不放心了。

“玄君都不能抹杀掉的仇人,太子殿下能应付么?”苏江哲这话虽然说的难听,但也算是提醒太子了。

玄君那是什么人,整个猎兵界的王,黑暗中的帝,连玄君都杀不掉的仇人,即便是太子也不行的!

玄君的个人实力强悍自不必说,玄君之下还有数量众多的佣兵,连这些人都无奈的事情,别人就更加不行了!

“玄君的敌人就是本宫的责任!”苏昭表现的很坚定,这是对玄君负责的态度。

既然玄君是因为苏曼青而虚弱陷入危险境地,那么苏昭自然要做出表示了。不过苏昭在做出表示的时候,也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了玄君,明显是在等着玄君表态的。

若是玄君能表明态度,需要自己对付玄君的敌人,那么苏昭自然是不遗余力的,她现在就等着玄君表态。

可玄君这货就躺在床上装死了,想要自己表态?这么快的把条件给用了么?不可能!玄君就知道自己不表态,苏昭和苏家也要帮自己挡住仇人的!所以玄君这时候是占据了主动地位的,根本就不用说话。

“玄君好好养伤,本宫出去看着!”苏昭见玄君竟然装死的不动,那就无奈了。

其实苏昭明白苏江哲的意思,可是想通过不杀那些仇人的方式,避免跟玄君的仇人交恶,想法未免天真了些。只要苏家阻止了玄君的仇人刺杀,那么这个梁子就算是结下了,并不会因为你少杀人或者不杀人而有什么改变,当然,尽量避免跟玄君的仇人交恶也是明智的手段。

甚至苏江哲刚才故意在玄君的面前那么说,也算是一定程度上逼迫玄君做出抉择,主动的坦白他救了苏曼青所需要的条件。可惜玄君这人太腹黑,明显是看透了苏江哲的心思,所以就是不吭声。

苏昭走出房间之后,并没有看到闯入者,但是可以听到闯入者跟苏家武者的打斗声,至于朱雀和沙曼则是缠着了一个闯入者的首领厮杀了起来,玄君的仇人果然是霸道的,朱雀和沙曼两人才跟那人打了个平手。

“原来这个房间周围还被下了结界啊!”看到苏江哲也从房间走了出来,苏昭才说道。

苏江哲有些诧异的看了太子一眼,显然对太子能够一眼看透结界的存在表示惊奇。

苏江哲对玄君的保护可谓尽心了的,不仅在周围有法阵,而且还制造了结界,高级魔法师才拥有的结界可以保护玄君不受外面的干扰,加上苏江哲亲自坐镇,即便是玄君的仇人破了结界也要面对苏江哲这个高手。

“你打算用什么方法救沐涯?”苏江哲很直接的开口,他现在关心的就是这个。

“如果你没有办法,老夫可以抽离他的魂魄,让他夺舍!”虽然这个方法会耗费了苏江哲的一身修为,但为了自己的儿子一切都是值得的。

“等本宫找到了国师再商量一下、”苏昭默默的看了苏江哲一眼,在这个面色苍老的男人身上分明感觉到了一种不一样的气势。

苏江哲看起来要比他的年纪苍老一些,而作为高级武者是可以保留青春的,即便是延缓也是可以的。但苏江哲却没有用这些手段,任由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可即便这样却不折他的一身气势。

这就像是现代那些用各种手段延缓衰老,却有人喜欢岁月痕迹的一样,纯真自然的衰老会给人更加古朴的感觉和韵味。

苏江哲就是这样的人,能够培养出苏曼青那样的人,作为父亲的苏江哲自然也是不会差的。

“好,老夫给你三天的时间,若是不能治好苏曼青,老夫就只能让他进行夺舍了!”苏江哲似乎是沉沉叹了一声,满身的失落。

夺舍就相当于重新换一个人了,苏江哲自然不喜欢自己地儿子变了模样,而苏昭也是这样的想法。

闯入者渐渐的少了,显然是被苏家给逼了出去,沙曼和朱雀一脸血的回来了。

“殿下,闯入者已经退了,都是些通缉榜上的猎兵。”朱雀黯哑着嗓子汇报情况。

“这里有老夫守着,太子还是去忙你的事情吧!”苏江哲虽然是想让太子留下的,因为玄君那个傲娇货太难伺候了,有太子在这里明显那人会安生很多,但是苏江哲也不能总是让苏昭在这里逗留的,作为大周的太子,她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忙了。

苏昭感激的冲着苏江哲点了点头,却也有些为难的看了房间里的玄君一眼。

自从刚才苏昭和苏江哲对话,玄君就拒绝讲话的装死了,可是玄君虽然任性了,苏江哲和苏昭也不能怎样,还是需要小心伺候着的。

所以,苏昭要离开之前还是需要过去跟玄君打个招呼的。

“要走?”不等苏昭开口,躺在床上的玄君就先开口了。

那显而易见的带着愤怒的嗓音让苏昭郁闷了一下,自己不可能留在这里陪着他的,因为事情太多了,现在苏昭真是分身乏术的,连想在地窖中陪着苏曼青都不行的。

“恩,你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来找本宫的!”苏昭点了点头。

“哼~你看本尊这个样子能去找你?”玄君的口气中明显带着火药味,自己都成这幅模样了,这个女人竟然不留下来看着自己的,还要走!

苏昭默了一下,说:“让苏家的人去找我就行!”

苏昭已经不在玄君面前自称本宫,而是我了!这对玄君来说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啊,玄君自然也是感觉到了的,不过玄君仍然是不满意的,而且是很不满意。

“有什么事情庄宗可以处理的,你现在只是太子而已!”玄君默了一会,才用刻意压制的口气说。

玄君这是想好好的跟苏昭说话的,所以现在他说话的口气明显变得很温婉了,且说话的时候眼角也一直的撇着苏昭,留意着苏昭脸上的变化。看到苏昭听到自己的话之后明显沉默的样子,玄君就知道自己的话她听进去了,于是玄君又说:

“庄宗只是缺少历练而已,现在就是让陛下历练的时候,应该相信庄宗是可以处理好所有事情的!”

玄君就是要劝苏昭不要插手太多的事情,这样是不是就可以留下来陪玄君了呢?!可是站在门外的苏江哲就感觉自己听不下去了。玄君是真的不了解庄宗么?!

庄宗的确是个好人,可愚蠢也是显而易见的,或者说庄宗智商一般,就因为从小在深宫长大又没有学习到足够的东西,所以处理起事情来是很诡异的,就像是之前庄宗还派人去暗杀神宫使者一样。

这样的皇帝,敢放任他胡闹么?!

说的难听点,这些年庄宗不上朝也是好的,至少有张起文做丞相的时候,张起文还是能担当起责任的,这十几年来正是因为有张起文这个丞相,大周才能正常的运转下来。

而现在又有了国师做丞相,只要国师能够一条心的帮助大周,那么相信朝堂还是可以继续运转下去的,然后大周只需要迎来一个英明的帝王,便是中兴之时。

像是苏江哲这种睿智的老人,都知道庄宗就是大周历史上可有可无的过度时期而已,只要庄宗能够守着大周江山,不要出太大的乱子就好了!若是还想指望庄宗能做点不同寻常的事情,那还是死心了吧!

苏昭显然也是明白庄宗是什么货色的,所以听到玄君的话,苏昭虽然想拒绝,还是委婉道:“这次可能是魔兽潮攻击帝都,数百年来第一次,等本宫熬过了今晚,就不会管这么多事情了!”

玄君蹙眉,似乎也只能这样了,他早就知道苏昭是个倔强到死的女孩子,她认定的事情很难逆转啊,玄君也是生气的,嫌弃苏昭太不听话了!

闭上眼睛继续装死,玄君也不理会苏昭了。跟她说多少都不会听,看来还得从其他的地方努力了!

小心的安抚了玄君的情绪,苏昭就带着沙曼和朱雀出苏家、苏江哲只是将苏昭送出了门外,一边道:“老夫已经派人去了太子宫,希望可以保护沐涯!我知道太子留下了人,但老夫还是不放心的!”

苏江哲就后悔当初自己没有在苏沐涯的身边留下顶尖的暗卫,所以才让他遭受了歹人的攻击。

苏昭默默点了点头离开了,其实苏家派多么高级的武者都没用,因为那些武者的实力若是不如小白的话,还是会被小白给杀掉的。而整个大周能够压制小白的人,恐怕也只有玄君和自己了!

苏昭因为神龙血的原因,对小白这种邪恶生物有着天生的压制。有人说神龙是光明之神,其实神龙是真正的黑暗之神,只是披着光明的鲜衣而已!

果冻已经传回来信息了,说他找到小白了,只是需要苏昭去把小白给弄回来,果冻现在的实力似乎还不足以压制小白那货!

苏昭犹豫了片刻,立刻骑着翼虎王出了帝都赶往灵山!

帝都中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但是命令已经发下去了,只要手下的人执行就好!而小白这个祸害是必须要处理的,否则苏昭根本不能安心。

关于小白的实力,苏昭还真是摸不到底。在太子宫做苦力的老二拥有金手指,可以轻易的破开圣兽骨,即便是武帝的防御也很容易破开,老二的实力已经相当于武帝了,可老二还是小白的手下败将。苏昭还真不知道小白是什么级别的怪物呢!

但沙曼在兽化的状态下还是会被小白击退,从这一点看来,小白的实力是超越了武帝的。

放任这么一个强大的威胁存在,才是最不明智的!

到了灵山之后,苏昭是从前面的灵宫过去的,灵宫中了无生气,看起来国师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来了。想到国师现在是大周的丞相,应该是很忙碌的。

但是苏昭对国师的感觉就是好不起来,当一个人在你面前隐藏太深、有太多秘密的时候,那就是不可能给你交心的,所以这种人是走不进你心里的。

“殿下,这种结界我进不去!”朱雀是负责在前面开路的,等到了后山的结界前之后,朱雀却被拦下来了,面对这结界他竟然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让本宫来吧!”苏昭稀罕的上前,手掌在触到结界的时候,足可以拦下武帝的结界就这么被苏昭给弄开了。

朱雀在旁默不作声,他可不相信太子的实力强横到可以打开自己都破不开的结界,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结界肯定是跟苏昭有关系的,也就是说结界对苏昭是无碍的,肯定是制造结界的人在这里施加了附加条件。

而设定结界的人就是国师,国师对太子特殊对待,似乎匪夷所思啊。

跟着苏昭进入后山,顿时就感觉周围的光线暗淡了下来,明明还是上午的时间,却沉沉如同夜幕降临,且一进后山,隐藏在暗处的无数双眼睛就盯了过来,让你感觉到被窥探的、头皮发麻的感觉。

甚至还有不少的鬼火在周围浮动,这里的黑暗气息浓烈的可怕。还带着那种置身坟场的阴冷,这里就像是一个鬼蜮!

走在前面的朱雀就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的,作为武者对这种环境是很排斥的,又不是黑暗魔法师,所以自然不可能喜欢这种地方了。武者的玄气跟这个地方就犯冲。

而苏昭却是对这里很感兴趣,之前虽然来过,但是没有仔细感受周围的气息,现在才明显的感觉到这里太适合黑暗魔法修炼了。苏昭都能感觉到黑暗法魂在膨胀吸收外力,甚至连跟黑暗法魂相对的光明法魂也有躁动的迹象。

曾有人说过,物极必反,就像这里虽然是极致的鬼蜮,充斥着黑暗气息,但也伴生了光明元素。这两种稀有的元素原本就是相伴相生存在的,所谓阴阳调和一样诡异而又和谐。

“国师在这里设置结界,将这里彻底隔绝,算不算包藏祸心。”苏昭边走边寻思,结合之前国师的表现,苏昭实在是觉得诡异啊。

“主人,小白的样子很可怕!”果冻在这个时候钻回了苏昭的随身空间中,并且带回来一个影像。

苏昭跟果冻是心意相通的,果冻的影像就在苏昭的脑海中出现了,那是一个浑身散发着红色光芒的骷髅,已经看不出是小白的模样了。

透着血腥的红色,颜色艳丽到诡异!

“朱雀,等等!”苏昭看到那个影像就叫住了在前面开路的朱雀。

朱雀的实力是高,经过雷劫之后,朱雀这个武帝比一般的武帝要强横很多,但是面对小白的话还是没有胜算的,实在是小白那货太变态了。而且现在又是这幅模样,看着都让人觉得诡异。

朱雀听话的停下,等着苏昭的吩咐,却见苏昭竟然越过了他直接朝着前面走去。朱雀就震惊了,连忙上前来要拉住苏昭的时候,却见一个浑身泛红的骷髅出现在了苏昭面前。

这个骷髅的一双眼睛中充斥着更加艳丽的红光,透着浓烈的嗜血和杀戮的色泽,而且他身上的骨架也开始散开,一只只的如同悬浮子弹一样对准了苏昭。

全身骨骼可以随意散开如同无数箭矢般激射而出,全方位无死角的攻击,这就是小白的杀手锏。

他就是用这种方法,几乎是在瞬间杀灭了苏曼青身边的护卫,并且重伤了苏曼青。

“小白!是本宫!我是太子!”在被无数枯骨对准盯着的时候,苏昭感觉到了沉重的死亡威胁,小白这个黑暗生物的等级是无法看透的,但是面对他的时候就像是眼前忽然出现了无数的魑魅魍魉,让人有种防不胜防的无奈和受挫感。

小白全身的骨架散开,如锥一般在周围形成了方圆几米的攻杀阵,小白的脑袋就悬浮在苏昭的面前,眼睛带着红光,却也呆呆的看着她,从小白呆滞的目光中能够看到一丝丝的畏惧,那是对苏昭的畏惧。

似乎是收到了小白的情绪影响,他那些已经分散开来的魔兽骨轻微的抖动了起来,却像是无数的利箭在半空中怔然作响,发出让人心悸的恐怖声音。

“殿下!”后面的朱雀和沙曼被小白散落开的那些骨骼给吓到了,他们分明感觉到那些骨骼都像是有生命的独立个体一样,每一根都在盯着他们,似乎只要他们有一点点的动作就会袭杀下来。

他们也终于明白苏曼青胸前的伤口是怎样造成的了,那是小白的骨头直接穿透了苏曼青的身体而造成的创伤啊。

咕咕~

在朱雀出声的时候,小白的眼睛一下子就转移到了他身上,眼睛中的红光大盛,似乎随时都要动用骨骼将朱雀给洞穿了一样。

“退下!”感觉到小白的躁动,苏昭就厉喝一声,在苏昭发怒的时候,神龙威压自然而然的弥漫了起来,小白吓得又倒退了一些。

此时的小白已经没有手脚和身体了,全身的骨骼都呈直刺模样的瞄准了苏昭,不过苏昭一声吼出来,这些骨骼都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沙曼和朱雀都杵在后面没动,他们是苏昭的护卫,现在苏昭有危险,他们没有逃走的可能啊。

“退下!”苏昭再次厉喝。

眼前的小白就像是一只发怒边缘的狮子一样,稍有刺激就会让他兽性大发,苏昭靠的就是小白对自己的畏惧,用强横的气势压制着他的凶性,若是稍微不注意小白就有可能暴走。苏昭就像是一个驯兽师一样,伺机寻找着小白的弱点,而在小白的弱点没有被找到之前,苏昭不允许有外人存在的惊扰了小白。

沙曼和朱雀对视了一眼,这才慢慢的后退了几步。

小白看到朱雀和沙曼后退的时候,掉头就要跑,苏昭看到是小白的头骨率先扭头飞,其他的骨骼则是在头骨的牵引下要逃走的。

苏昭立刻冲了上去,彪悍的伸手一把将小白的头骨给抓住了,指头凶悍的刺进了小白的眼洞和嘴巴里,捏紧了头骨之后还悬浮在周围的骨骼一下子散架一样的掉在了地上,小白身上所有的骨头都是因为头骨的牵引而犀利的,一旦头骨被制住,就像是蛇被打了七寸一样,无力了……

------题外话------

谢谢:徐胖送了9朵鲜花、夜光青柠旧日向晚 送了1朵鲜花

38过去啦~爷的祝福晚了点,但亲们今天又收到祝福啦,是不是感觉幸福翻倍~

爷就是这么*的存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