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揭开的秘密/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曼青和大周帝都子民之间,只能选一个的话,选谁呢?

这个问题真的不好回答,可非要回答的话,苏昭还是能够做出抉择的。

“苏曼青受伤真不是时候啊,不过也怪你养了一个怪物在身边!”神晓瑜看到苏昭的表情,其实也觉得她挺为难的,是想安慰一下的,但是神晓瑜嘴笨,说出来的话更像是谴责了。

完全是把苏曼青受伤怪在了苏昭的身上啊,若不是您养着一个怪物在身边,也就不会发生苏曼青遇袭的事情了。

“袭击苏曼青的就是那个干尸吧!本座第一眼看到这个干尸就知道他肯定会惹事,现在好了吧~!”神晓瑜索性把话说明白了。

可一旁的国师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让小白这个干尸留在苏昭身边是自己的主意啊,神晓瑜这么一说岂不是要把责任都怪在自己的身上么?!

“本宫去找玄君!”苏昭在听神晓瑜啰嗦的时候,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在苏曼青和大周子民之间,苏昭还是选择了大周。

让玄君先收回法魂,只要玄君答应帮助对付雷兽!而苏曼青的身体还是有办法解决的。

做出这样的决定,苏昭就感觉自己的心像是冷如铁石,一些事情和决定做出来之后就不要去想,否则遭罪的只是自己。

让老二带着妖魔在后山等着,苏昭下山去找玄君了。

神晓瑜很稀奇的没有跟着走,而是坐着软榻留在了后山上,斜着眼睛看着国师:“你似乎是受伤了啊?”

看到国师拿着法杖当做手杖用,神晓瑜就用幸灾乐祸的口气说。

国师根本不理会神晓瑜,而是看向老二和那些妖魔。太子让他们在这里等着,这些没有智商的蠢货就老老实实的等着,连动都不动的。

放任这么一大群妖魔在这里,可是很危险的事情,尤其是领头的还是老二这个比小白更加不靠谱的货。

老二等妖魔看到国师看着他们,这些妖魔就感觉很不好,虽然国师在别人眼中是很文弱的人,可是这些黑暗生物却能够感觉到发自内心的畏惧,就像是魔兽之间的等级压制一样,即便国师不用展现什么力量,也让这些黑暗生物感觉到可怕了。

“喂~本座跟你说话呢,不理人是什么意思?你不会是跟这些妖魔看对眼了吧!?”神晓瑜很不爽国师的冷傲,装蒜什么嘛!竟然都不理自己,神晓瑜可真想下去给国师一脚啊。

“哼~要不是本座在神宫给你说好话,你早就被长老和护法们给杀了!”神晓瑜又说。

国师终于有了点反应,转头淡淡的看了神晓瑜一眼,那清淡中却带着恣意的眼神,透着浓浓的轻视,那是对神宫的轻视,好像他根本就不在乎神宫的刺杀一样。

实际上神宫曾经派人刺杀过国师一次,可惜被大将军张起灵给破了。

“你这是什么眼神?长老们已经对你不满了!尤其是孙长老,别看孙长老现在是厉害了,但他是去东海执行任务了,等任务回来还会找你麻烦的。你跟本座搞好关系,本座到时候是可以帮助你说点好话的。”神晓瑜在清远面前就是十足的话痨,喋喋不休的说着,完全就是一个缺爱的任性孩子一样,巴巴的用各种刺激,希望清远可以看见他,跟他说说话。

可惜清远就是不如神晓瑜所愿,反而是拿着法杖开始在老二等妖魔中间画圈,一把低级手杖在地上画圈用还是可以的,老二等妖魔就惊悚的看着国师画圈把他们给圈住了。

“不要出来。”清远冲着老二等妖魔笑了笑,那笑容清贵高雅,带着不食人间烟火的端庄。可在这些妖魔看来,那笑容完全是恐怖的好不好。

清远画圈完了就走,斜躺在软榻上的神晓瑜就忍不住的好奇了。这是干嘛?神晓瑜盯着国师画的圆圈瞅了瞅,没看出什么特别,就朝着老二喊:“喂,你出来!”

老二摇头,尼玛~当自己是傻子啊,你让老子出去就出去,你算是老几啊!

“不出来是不是?!”神晓瑜就手托光明魔法球开始威胁了,神晓瑜脾气高冷,最讨厌别人不听话了,老二这个不听话的货必须惩罚一下。

老二这种黑暗生物看到光明魔法就头疼,因为光明魔法对黑暗生物是有克制的啊!

“神晓瑜,拿着神宫的光明魔法显摆真的好吗?”正打算走的清远就回过头来,目光冷冷的看着神晓瑜。

神晓瑜扭头迎上清远的目光,总觉得他的眼神中带着太多让人看不明白的复杂情绪,尤其是带着对神宫的排斥。从他说到神宫的光明魔法这句话中,可以听到他对神宫魔法的排斥和鄙夷。

“我神宫以斩妖除魔立志,存于大陆千年,斩杀妖魔无数,神宫的光明魔法也是在斩妖除魔、对抗黑暗生物的战斗中积累起来的,你有什么资格非议我神宫魔法!”神晓瑜义正言辞的反问。

清远淡淡扭头走了,根本就是懒得跟神晓瑜争辩。

“下午出现魔兽潮的时候,老二你就带着他们下山击杀魔兽吧!那些魔兽都来自北方,甚至是死亡谷,他们体内的黑暗元素可以帮助你们增加修为!”清远的声音从山下飘了上来。

明明是一个文弱的人,可是下山的速度却很快,国师那一抹清隽的身影就像是踩在云端漂下去的一样。

神晓瑜看着国师走远了,就收回目光重新落在了老二等妖魔的身上,却看到这些妖魔竟然很听话的缩在圈里不出来,就好像是国师给他们画的圆圈是什么结界屏障一样,让他们无法出逃。只不过刚才国师说话的时候,他看到这些妖魔们点头了~真尼玛的诡异啊!

神晓瑜忍不住好奇,让侍卫放下了自己的轮椅,亲自坐着轮椅来圈前查看,等他看到那圆圈真的就是手杖在地上画出来的线条时候,神晓瑜扭曲了。

“你们都是傻子吗?看看!这根本什么都没有啊!你们为什么在里面不出来?!”神晓瑜一掌打向国师刚才画出的圆圈上,那画在地上的线条就被破坏了,站在圈内的妖魔们发出一声惊呼,全都瞪大了眼睛的看着神晓瑜,深深觉得这个人类惨了……竟敢破坏国师画出来的东西!

“老二,你出来!”神晓瑜伸手指着老二,点名让老二出来。神晓瑜就不信了,为什么国师就画了一个圆圈而已,这些货色就这么老实的呆在里面不动呢?

老二拼命的摇头,就是不出来。

神晓瑜看着圈里的妖魔们一个个惊悚的模样,忽然意识到,这些妖魔就像是被驯化了的魔兽啊!

然后,神晓瑜就灵光频闪的想到了什么:这里是灵山的地界,也就是国师的地盘啊!后山存了这么多的妖魔,怎么可能跟国师没有关系呢?!

八成这里所有的妖魔都被国师驯化过吧,说的难听一点,这些妖魔是不是国师豢养的?!

神晓瑜盯着灵山的格局打量起来,他并没有从灵山中感觉到什么格外的阴暗气息,相反的,灵山这地方算得上是风水宝地,暗合天地格局,灵气浓郁之下滋生的应该是灵物和灵材。

而后山有这么多的黑暗妖魔,本就是有悖常理的事!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妖魔八成是国师从什么地方弄来养在这里的!

从什么地方弄来的呢?神晓瑜就皱着眉头思索。

想了一会,神晓瑜拿出了光明手杖,往地上一放,手臂粗的光明手杖就像是神迹传说中圣莲开放一样,在顶端的法阵绽开的时候,无数道的金色光芒在周围散开。

“这个人竟然偷学国师的探测魔法!”

“就是,这个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刚才国师在的时候他不敢用,等到国师走了才用的!”

“他的魔法比我们国师的差远了!”

“咦?我想起来了,咱们以前是不是就被这种光明魔法追踪过?”

“对哦!就是这种魔法,追踪到我们之后就把我的同伴抓走了!”

老二带着的妖魔就叽叽喳喳的议论了起来。

神晓瑜脸黑的收起了光明法杖,刚才释放了光明法杖的探测魔法,可惜什么都检测不到,周围都被隔绝后山的这道结界给阻隔了。不过神晓瑜听到了这些妖魔的话,他们曾经遭遇过神宫的光明魔法,那就说明这些妖魔中曾经有被神宫追杀的,然后是被国师给救下来了。

斩妖除魔是神宫标榜的,实际上千年来,神宫的人也的确为各地铲除了不少的妖魔!

那么这些理应被铲除的妖魔却被国师给救了下来,作何解释呢?!或者说国师救下这些妖魔是想干嘛?!好奇的神晓瑜完全忽略了妖魔们刚才说的字眼“抓走”而并非“杀掉”!

神晓瑜脸黑的飞上软榻,坐在软榻上晃荡着两条腿想了半天,然后问身边的人:“宋湖找到了么?”

身边的侍卫们立刻苦逼的摇头,宋湖没有找到!而且这些侍卫十分的不解,他们的主人要找宋湖干嘛?!不就是一个大周的县令么?官品那么小。

“让你们找,你们是不是不出力?!告诉你们,宋湖必须找到!”神晓瑜发飙了,因为他看到自己身边实力最好的几个武者都在,那么派出去搜查宋湖踪迹的肯定就是一般的武者了!

这些混蛋,明显是不把自己的命令当回事啊。

侍卫们听到主人生气了,个个都使劲的把头低到胸脯上,努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他们可不想被主人教训啊。

“马上找到宋湖!本座很奇怪是什么人救走了宋湖!”神晓瑜这次很罕见的没有发飙折磨这些手下,而是哼了一声之后,让侍卫抬着自己下山。

看着老二等丑陋的妖魔,神晓瑜觉得自己眼疼!

并非是神晓瑜在意宋湖这个人,而是神晓瑜奇怪啊,大周内还有谁能够在玄君手下的眼皮子底下带走宋湖呢?!

宋湖是集县的县令,看起来人微官小的没什么人注意,但是宋湖能够把复杂的集县治理的井井有条,其才华可见一斑!甚至孙长老在飞船上还赞赏过宋湖,更表示过对宋湖的杀意。宋湖的集县就在帝都的南方,比邻帝都完全可以成为帝都的依仗。

而且建造起了集县城堡式的城墙之后,集县的位置和作用就更大了,孙长老曾经在飞船上看过集县城墙,城堡和城墙组成的石质群落,固若金汤啊!

可以说,现在的宋湖是不起眼,可是只要宋湖掌权,他的治国大才便可让国家富强,超级武者超级魔法师是稀有资源!但大才更是稀有资源!

大周的苏曼青、宋湖都是神宫早就留意到的人,大能是珍稀人才,谁都知道。

而被人惦记的宋湖,此时就在一个风景如画的房子里坐着喝茶,他是在县衙被人掳走的,宋湖根本没有挣扎更没有反抗,老实的让那个猎兵带着自己来了这个湖中心的小房子中,尽管周围没人看管,宋湖也安生的住下来了,已经被掳来两天了。

宋湖看房间里有吃的,就自己动手炒菜做饭,偶尔还在房子外面点个篝火烧烤,没事的时候就喝茶,这里的茶是极品,能够弄到这么好的茶,足可以说明掳走自己人的实力和地位了。

“宋先生好悠闲啊!”一个清脆如莺啼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一个高挑袖长的人影踩着轻快的步子走了进来。

宋湖抬头看到那人的时候,惊得差点打碎了手中的茶杯。

那是一个穿着长袍或者说是长裙的人,衣服的样式并非是大周所有,长款过膝、中间收腰,亮藕色穿在那人的身上雌雄莫辩,而来人头发没有束起,很是自然的披散在肩头,黑瀑一样的乌发映衬的他(她)唇红齿白,尤其是那双晶亮亮的眸子,像是含着水一样。

分辨不出男女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宋湖觉得这人很面熟,因为她五官跟太子殿下有些相似,尤其是侧面的阴柔,像极了苏昭在低头沉思时候露出的婉约一面。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宋湖觉得走进来的人是异装的太子呢?

“咯咯~宋先生这么看着人家,会让人家害羞的哦~”来人嘤嘤一笑的飘到了宋湖面前,姿势优雅的坐下,撩着长腿摆出一个曼妙的S形,这幅慵懒的姿态硬是被她做出了妖娆魅惑的暧昧感。

宋湖目光从对方的喉结和胸部掠过,恢复了镇定的给对方倒上一杯茶水,开口:“多谢相救!”

“呵呵~宋先生还知道自己有危险啊?”对方笑的格外灿烂。

宋湖不为所动的点头,听对方笑问道:“既然知道有危险,为什么不走?宋先生就那么在乎集县的事情?”

“集县乃是下官职责所在!”宋湖淡淡答应。

对方就咯咯的笑个不停,笑的宋湖觉得很不舒服。

“既然集县是宋先生职责所在,那么宋先生为什么会这么安逸的呆在这里?我觉得您在这里住的挺惬意啊!”滑嫩的声调是在质疑宋湖的,但是更带着一种赞赏,或者说是激赏的。

“还是说……您根本就是对集县不在乎,所以在被带走之后,根本就不会在意集县是否会有事!”对方说话的口气让宋湖不喜欢,但宋湖还是摇头。

“并非本官对集县不在乎,而是本官知道集县是太子的心血,下官失踪之后,太子可以找出其他人来管理集县!所以,下官只要想办法逃出这里就好!”宋湖笑着指了指周围。

对方哈哈大笑:“既然想逃出这里,为什么这两天您都没有尝试呢?反倒是在这里住的很逍遥啊!”

宋湖毫不脸红道:“下官相信这里肯定有不少的眼线,所以下官是逃不出去的。既然如此,还是慢慢的等待机会吧!”

“识时务!”对方朗声一赞,神态恢弘,刚才他身上的阴柔似乎也在这时候消失无踪,反而是展现出一种睥睨霸气。

宋湖漠然不动,对方却盯着宋湖看了起来,幽幽开口:“不过,宋先生似乎对太子很衷心啊!”

“太子值得宋某衷心!”宋湖心里一叹,对方终于说出目的了,自从被人掳走,宋湖就猜测对方应该是对付太子、或者说挖太子墙角的拉拢自己的,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刚才他的一番试探都是在试探宋湖的底线,现在宋湖也表明了自己的底线:那就是对太子衷心。

“那宋先生就没有想过换个人表示一下衷心?”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对方也就不藏着了,直接开口问。

宋湖摇头,眼观鼻鼻观心的默不作声。

“哎~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啊!”那人幽幽叹息着起身离去,人早已经消失,他充满惋惜的声音却在宋湖耳边回响,经久不绝!

是啊!他是救了自己一命,宋湖会感谢他的,但是宋湖不会背叛太子,宋湖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但已经猜到了。若不是先遇到了太子、了解了太子,宋湖说不定会被这人说动的。但是跟着太子之后,宋湖才明白太子的睿智和魄力。

太子强势夺取卫王庄园之后,又提供物资的建造了城堡式的集县,光是这份魄力和远见就让宋湖佩服。且城堡式的城墙是太子的设想,宋湖不过是顺着太子的意愿做事而已,是在太子铺垫的大道上实现自己宏愿、施展抱负。

虽然这样子似乎是有点窝囊,但却也说明了太子的魅力和英明。良臣则主,宋湖认定了太子。

可是既然认定了太子,为什么不趁机打探出这个挖太子墙角人的目的呢?

想到这里,宋湖就走出了小房子,在周围转悠了起来,然后仰头看着房子周围平静的湖水:“高人,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走啊?”

“咯咯~宋先生在这里住的不好吗?”一个莺啼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个声音跟刚才出现的那人音色有些相似,但更婉转和女性。

“宋某不能在这里住一辈子啊!”宋湖声音略显焦急。

“宋先生稍等!”那女声消失了。

宋湖等了片刻,才看到那身穿藕色长款衣衫的人回来了,他是踏着湖面走来的,那模样飘然潇洒,却也透着慵懒的邪魅。

“公子,若是宋湖不答应你,你是不是要把我关在这里一辈子?”宋湖直接走到湖边,迎着那人问道。

“不用叫我公子了,你知道我是谁吧!”苏护在湖边停下,脚踩湖面却靴不沾水,他右手勾着垂在耳边的墨发,横了宋湖一眼道。

“二皇子!”宋湖沉吟一下,开口道。

“嗯哼~”苏护身子一下子掠到了宋湖身边,身体像是没有骨头一样搭在宋湖身上,朱红的唇对着宋湖的耳朵吹起,轻浮的像是个花楼头魁一样,娇笑道:

“不过本宫是不会相信你这么快就想通了的!所以,我还是不能放了你。先把你关在这里住几个月吧!”

“咯咯~”苏护长笑着走远了。

宋湖……尼玛~死变态!还是个多疑精明的变态,这样的变态对太子不怀好意,让宋湖惆怅啊!

------题外话------

谢谢:189的徐胖 送了1朵鲜花、云白97 送了1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