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站在殿下身后的男人/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玄君就在太子宫站了片刻,想事情呢,结果就看到庄宗跑来了。

玄君想瞬移走,然后就听到庄宗边跑边喊:“玄君,等等朕!等等啊!”

看着一路跑来的庄宗,仪态都不要了,玄君觉得这个皇帝真是蛮拼的,所以就等等他吧。

“嘿嘿~好长时间不见你了哦,最近忙哈?”庄宗跑到玄君面前,都顾不上喘口气,先跟玄君寒暄。

玄君淡淡点头,平时应付一下庄宗还行的,但是现在玄君根本就不想跟庄宗说话啊。

可庄宗明显是缠上玄君了,好嘛~都知道魔兽军团即将南下围困帝都了,就在这个时候看到了玄君,庄宗怎么可能放过,他就知道只要把玄君留在皇宫,那么皇宫就是绝对安全的。就像不久前庄宗下令让所有的大臣都来皇宫一样,你们这些人都在皇宫了,就不相信魔兽来临的时候你们不出力。

现在那些大臣们就在正殿里忐忑的坐着呢,这些大臣心里都把庄宗给骂死了,可也是敢怒不敢言啊,只能乖乖的坐在大殿等待,一边还得联系家族让族里的超级武者赶来皇宫保护。

“朕还没有用膳,你陪着朕去用膳吧!”庄宗就觉得吃饭最好了,顺便推杯问盏的联络一下感情,再使使美人计什么地,完全可以留下玄君了。

庄宗想好了,为了留下玄君,庄宗打算把最近新进的青春靓丽宫女叫出来作陪。(庄宗就知道男人食色性也,就没有不吃腥的猫儿。)

“陛下,本尊需要回去准备军队帮助帝都防守。”玄君默了一下,说。

“那你快去吧!”庄宗翻脸就赶人了。自己巴巴的跑来就是想让玄君帮忙的,看来玄君是被太子给说动了啊,那自己还出什么力,闲的么?!

玄君就忍不住的看了庄宗一眼,见这货竟然一脸严肃,那正气凛凛的模样就好像他刚才没有腆着脸的邀请自己用膳一样。

呵呵~一听到自己已经准备帮助大周对抗魔兽了,庄宗这就扒皮一样的压榨着自己去干活啊!

真是够了~!不过这个样子的庄宗倒也是真实而且可爱的。跟苏昭一个样的势利啊!

“玄君慢走哈~不过也别太慢了,正事要紧吗!帝都臣民的性命就看您的了!”

庄宗见玄君竟然还不走,就开口“赶人”,玄君笑着点头,慢悠悠的走了。庄宗就觉得好心焦,哎~玄君就是个帮忙的,所以一点都不着急啊!可是自己着急啊。您走快点不行么?!

庄宗都要心急死了,都到大中午了一直都在处理政事的庄宗都没有吃饭呢!这不是刚听说玄君跟着太子来了皇宫,庄宗就跑过来了。不过听到玄君愿意帮助大周防守,庄宗心里就安定了不少。

“这个玄君除了傲慢一点,其实还是很不错的哈~”庄宗就跟身边的陆秉承说。

陆秉承能说什么?自然是什么话都不说了,倒是孙大开口了:“玄君有喜欢的人了!”

“啥?”庄宗挺吃惊的。他觉得玄君这样的,有什么喜欢的人呢?即便有喜欢的人也不会告诉你啊!尤其是孙大这个蠢蛋,人家为什么要告诉你。

孙大努力的回想了自己忍受折磨时候博士跟玄君的对话,然后忽然想起来了,玄君是不让他乱说的,而且为此还打算抹掉他的记忆呢!

孙大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啥都不敢说了。一个劲的冲着庄宗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朕就知道你个货胡说八道!”庄宗很是鄙夷的哼了一声,然后看到地窖门口有太子府卫守着,想来太子肯定是在地窖里的,庄宗想了想还是进去地窖安慰一下太子吧。

等走进地窖深处,庄宗就看到了坐在地窖中的太子。

庄宗还是挺心疼儿子这么坐在地窖中的,看苏昭那模样就像是受了很大的刺激一样,然后庄宗又看了看冰床上躺着的苏曼青,打了一个冷战,庄宗开口了:“咳咳~苏曼青啊,你可不能死啊,你喝了朕的血!血人参是可以吊命,延年益寿的,而且你还吃了朕的灵丹!多么值钱的东西呢,你得活过来帮朕干活啊!”撇了苏昭一眼,庄宗改口:

“哦~是帮苏昭干活!顺便……暖床!”

苏昭抬头看了庄宗一眼,默不作声的用眼神表示自己现在心情很不好,没闲心听他啰嗦。

“咳咳~苏护呢?朕很长时间没见他了,他在你的太子宫吗不是!”庄宗就知道这个不孝子不待见自己,所以赶紧岔开话题说自己的二皇子,有二皇子在是可以给自己撑腰的,也就是提醒苏昭,先对自己动手可要掂量一下哦,要不然二皇子揍你。

“父皇了解苏护么?我是说苏护在边关这么长时间,你都多少年没有见到他了!”苏昭忽然抬头看向庄宗,明锐的眼睛却幽深似涧,看的庄宗心里一颤的觉得头皮都发麻了。

“那可是你的二哥啊!你们不是从小一起张大的么?”庄宗忍不住惊奇道、

苏昭默了一下,起身走出地窖,庄宗立刻就跟着走出来了,尼玛地窖中太冷了,差点被冻死在里面!

回头看了一眼打哆嗦的庄宗,苏昭问:“你把所有的大臣都弄到皇宫来了?”

“恩~朕的这个办法如何?!”庄宗挺得意的。

“很好!不过你要是带着他们上城墙更好了!”苏昭走出地窖前,扔下一句话。

庄宗楞了一下,然后才恍然大悟的喊:“苏昭!你这个不孝子,你是不是想让朕去城墙上送死啊?!”

太不像话了!当魔兽潮来的时候城墙是多么危险啊,别以为庄宗不知道,那些攻城的魔兽中可是有不少飞行魔兽的,一下子就能够冲到城墙上,到时候伤了自己怎么办?

自己乃是大周帝王,是帝国的掌权者,自己的安全才是国家的首要啊!

“陛下,我可以保护您啊,我现在是武帝了!”孙大立刻就显摆的释放自己的玄气给庄宗看。

当初在玄君的手下受了那么多折磨,才修炼到了武帝!不显摆一下那些苦不是白受了吗?!

“你能一定保证朕的安全么?!”庄宗还是挺生气的,其实庄宗并不是觉得苏昭的主意太糟糕,而是苏昭对自己说话的态度问题。

就算是要让自己这个皇帝去城墙上,但是你也要好好说话啊!下面的那些大臣们哪个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不是用哭求的口气,就这个苏昭讨厌,完全就是颐指气使啊!

这还是自己的儿子吗?!庄宗郁闷的就是苏昭的态度问题!

若是苏昭好好的哄劝,庄宗会乐得屁颠颠的,偏偏苏昭是个冷性子,跟庄宗说话也像是吃了枪药一样,让庄宗很是惆怅啊。

“陛下,您这是质疑武帝的实力啊,我已经是武帝了,可以瞬移,全身刀枪不入,我在陛下身边一定可以保护陛下安全的!”孙大就在一旁表示不满意了。自己忍受折磨的修炼成为武帝,是为了什么啊!还不是为了保护庄宗,现在庄宗竟然质疑自己的实力,这让孙大觉得自己被误解了。

“就你厉害!知道了,现在就传令下去,让所有的大臣准备好,傍晚的时候就跟着朕上城墙!”庄宗瞪着眼骂了孙大一顿,不过城墙还是要去的。至少自己有武帝保护啊,而且庄宗还是明白的,上城墙才能更好的保护帝都,一想到自己站在城墙上君临天下的带着人抵抗魔兽潮。

那自己在子民心目中的威望就高了!多年不管朝政,庄宗就觉得这是自己表现的好机会啊!

“孙小二也应该去进阶武帝了!”庄宗回去的时候就看着身边的另一个蠢货。要是自己身边有两个武帝保护,那自然是更加安全的。

孙小二就苦逼了,之前孙大回来的时候跟他说了进阶武帝的遭遇,孙小二表示很害怕啊。

“陛下,我还是先保护您吧,等魔兽潮完了再说。”孙小二“乌龟”的说。

孙小二觉得玄君既然是用折磨的方式让孙大进阶的,那自己还是别犯贱的去受虐进阶武帝吧,自己平常多努力一下,说不定就可以在魔兽潮中厮杀进阶了呢!

苏昭是在书房中看着庄宗带着人走的,空荡荡的书房中只有苏昭在不断的下着各种命令,没有了苏曼青的辅助,苏昭下的命令有些干涩,尤其是看到苏曼青所用的那张书桌空荡荡的样子,苏昭心里就觉得空落落的。

而且国师也没有出现,这种时候国师玩失踪可不是好现象。

“清远在什么地方?”苏昭问站在眼前的王德忠。

王德忠正端着苏嬷嬷做的肉饼,踌躇着要不要打断了苏昭的将肉饼送上来呢,听到苏昭开口问了,王德忠就连忙把肉饼放到苏昭面前,趁机道:“苏嬷嬷说殿下还没有用午膳呢,先吃点肉饼吧!”

王德忠觉得苏嬷嬷真是的,怎么总是做肉饼啊!换个花样不成吗?总让太子吃肉饼没有精致的膳食,这还像话吗!?可是王德忠不敢跟苏嬷嬷说,别看王德忠肥肥的很强壮的样子,可是苏嬷嬷更壮!

“本宫问国师在哪?!”苏昭看着眼前的肉饼,随手抓过来一个咬了一口之后,往椅子上一靠、吊儿郎当的啃着肉饼,问眼前的王德忠。

老太监看到太子这不修边幅的样子就张了张嘴,可什么话都不敢说啊。

礼仪太监苏全就大胆了,小碎步的进了书房,冲着苏昭就道:“殿下,坐姿端庄乃是储君的必修课,您将来是要继承大统的,以后是要坐在大殿中面对群臣的,所以坐姿格外重要,一个人的坐姿可以表现出很多的信息……”

“行了!本宫坐好行了吧!”苏昭怕了苏全这货了。

要是自己不坐好,苏全这货就能一直在耳边喋喋不休,吵得你头疼,即便苏昭生气他也不害怕,似乎这个小太监想做诤臣,宁肯被杀也要进谏。

王德忠在旁看的目瞪口呆,他都不敢这么跟苏昭说话,可是苏全就敢,这个小太监胆肥啊!王德忠也想像是苏全那样进谏,可是王德忠就觉得自己要是进谏的话,太子八成会胖揍自己一顿,自己这身子骨扛不住啊。

“国师呢?”苏昭目光汹汹的看着王德忠。

王德忠急忙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他觉得太子是刚才在苏全那里受气了,转而发泄到了自己身上吧!

可王德忠只能受着,连忙回禀:“暗卫没有看到国师的踪迹,国师似乎还在灵山。”

就在这时候,一股强烈的嗡~声音在帝都城外响了起来,一股浩瀚如同荒宇蛮荒神迹的力量在帝都外的天空中蔓延开来,整个帝都都在这时候安静了下来。

殿中的苏昭也感觉到了这股温和而浩瀚的力量,暖暖的具有沉淀人心的力量。

“神迹,灵山出现了神迹!”外面的苏全忍不住激动的进来喊。

苏昭走出书房,就看到城南的灵山上出现一道巨大的金色光柱,这道光柱升空之后顶端散开,如同巨伞一般笼罩了方圆百里之地,而帝都和集县就正好在这道金色的光影笼罩之下。

金色端庄肃穆的光在白天内淡薄的看不清晰,但是到了晚上必然是亮如白昼的。

苏昭明白了,国师在灵山就是捣鼓这东西啊,为了晚上魔兽潮攻城做准备的,这道金色的光明笼罩之下不仅可以照明,更重要的是这种光影具有安定人心,稳定情绪的作用。

原本因为魔兽潮到来而人心惶惶的帝都都在光影下安静了下来,甚至城中还透出了祥和气息。

苏昭想要的就是让整个帝都都紧张起来,这金光有些懈怠啊,不过就在苏昭这么想的时候,灵山上却传来了激烈的鼓点,如同沙场战鼓擂动,风起云涌刀光剑影的峥嵘。

就在这种鼓点中,整个帝都人们的气势为之一振。

苏昭笑了,看来国师还是很有用的!

灵山灵宫内的国师正在指挥禁卫将大批的灵石灵材放入法阵的阵眼,看着灵宫上持续的光柱,清隽的脸上带着一抹复杂难辨的笑容。

这是神宫特有的守护盾光,当年神宫建立之初,也的确是凭借着这守护盾光斩妖除魔,甚至还曾在大陆极北之地抗击邪魔,可惜千年来神宫已经变味了。

但这守护盾光还是可以用的!今天就用这守护盾光帮助大周度过魔兽潮之劫!

帝都中的神晓瑜已经不着急建造钱庄了,因为之前建造钱庄总是被捣乱,上次建造的钱庄更是因为材料问题坍塌了,如今帝都即将面临魔兽潮,神晓瑜并不觉得帝都能够在魔兽潮和燕军之下保存下来。

所以,神晓瑜打算留在帝都中安心的等待,说不定等燕军攻下了帝都之后就会主动的派人帮神宫建造钱庄呢!

没有俗事缠身,神晓瑜就在帝都使馆院中,用自己随身携带的茶具泡着自己带的灵茶,悠闲的看着整个帝都忙碌,顺便嘲讽一下这些大周人即便再挣扎也逃不了即将灭亡的命运,不过等神晓瑜看到灵山上腾起的守护盾光时,神晓瑜就瞪大了眼睛。

“清远竟然学会了守护盾光,这可是进入长老殿的资格啊!”神晓瑜吃惊不小,守护盾光作用便是鼓舞和轻微的治疗,这个作用看起来很小的样子。

但是在实战中却是至关重要的,试想一下,血腥的战场上士气持续高涨的一方是可以发挥出超常战力的,士气对战力的影响太大,这种心理作用也是最难控制的。尤其是守护盾光中的激烈鼓点,这是一种音律魔法。

整个神宫中能够制造守护盾光的人都隶属于长老殿,甚至还有位居护法大将之列。神宫分派给中州大陆各国的国师虽然是出自神宫祭祀院,但目的是为了监视各国,宣扬神宫神迹的,虽说宣扬可国师们不一定懂得,若是神宫知道清远懂得守护盾光,那么肯定舍不得将他放下来到大周的。

“孙长老在什么方位?”神晓瑜立刻扔下手中茶杯,想要给孙长老发一道传信魔法,告诉孙长老,清远是可以使用守护盾光的人。

“主人,孙长老目前就在东海边。方位是定点蛟岛!”身边的护卫立刻将孙长老的位置报告了上来,却见神晓瑜正在凝望着大周帝都皇宫的方向,手中捏出来的魔法持续着,却没有传信的意思。

“主人?”那侍卫忍不住的又喊了一声。

“叫什么叫?!你打算吓死本座啊!”神晓瑜忽然就暴躁了,冲着那侍卫吼了一声,随手将魔法仍在了他身上,那侍卫被魔法打的相当狼狈,却一声不敢吭的下去了。

嘤嘤~主人明明没有见到苏昭啊,为什么又暴躁了?!又拿着他们这些手下发脾气呢?!

神晓瑜是没有见到太子,但是想到了!他想到了苏昭在苏曼青被重伤时的伤心,更想到了苏昭即将面对魔兽潮的压力,神晓瑜忽然就不想跟孙长老传信了呢!

虽然神晓瑜留在大周帝都,就有负责监视大周内情况的责任,但他就是不想传信!

“孙长老那货自以为是!对本座无礼,所以本座不想给他传信,等回去了神宫了,本座自然会跟神皇说的!”神晓瑜骂骂咧咧的拿着茶杯喝茶,因为太激动,茶水都撒到自己身上了。

站在旁边的侍卫们汗颜,主人这是在找理由呢!而且找的理由还很牵强啊。就这样的说法,神皇会相信么?恐怕等神晓瑜回去就是受罚的吧!

“主人,苏家的人在外面布置大阵,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啊?”侍卫连忙岔开话题,又将新打听的情报送上来了。

神晓瑜歪着脑袋看着自己的侍卫,嗤笑道:“怎么?难道小小苏家的制造的阵法,本座也要纡尊降贵的去看看么?你觉得神宫制造的阵法都不如他们的好?!”

“小人不敢!”侍卫们都快哭了,跟主人说个话怎么就这么难呢,主人是明摆着为难他们啊,还是闭嘴吧。

可是侍卫们闭嘴了,神晓瑜又不消停了,神晓瑜撇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像是受气小媳妇一样的侍卫,哼道:“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不想跟本座说话?”

“岂敢……小人不知道说什么!”侍卫被虐的死去活来……

“说说苏昭在干什么吧,本座留在帝都就是为了监视他们的,大周太子自然在本座监视行列了。”神晓瑜傲慢道。

“那小人去打探一下!”那侍卫屁颠颠的下去了,尼玛了~为了不让主人发飙,这些侍卫都是尽量远离了苏昭的好不好!现在主人忽然就要打听苏昭的消息,他们自然要去探听一下才行了。

“哼~你们能看出什么来,还是本座自己去吧!软榻来!”神晓瑜很不信任的看了侍卫一眼。

被怀疑和鄙夷的侍卫们泪奔了,主人求放过!求别去见太子啊!

苏昭还在太子宫,只不过却是进了太子宫的地窖。

在看到灵山出现的金光时,苏昭是震惊的,可从地窖中传出来的异样却让苏昭警惕,留下沙卡在地窖中看着苏曼青,苏昭还留下了一个蛊虫,不错~就是之前在练功房中被人下的蛊虫,果冻弄了几个蛊虫进了随身空间之后,就培育成了自己的部下,可惜蛊虫太弱智,即便是长得手掌大,脑容量还是没有眼屎大,所以蛊虫只能给果冻传回很微弱的信息。

现在果冻就收到了微弱的信息,地窖内有情况。

进了地窖,朱雀就走在了苏昭前面,等快走到地窖门口的时候,一个小型的困阵就出现在了门前,朱雀暴力的出手,强横的雷属性玄气直接将门口的困阵撕裂。

伴随着一个惊呼声,一个人影快速的从地窖内闪了出来逃走。

站在苏昭身边的沙曼还没出手,苏昭已经一拳轰了出去,刚猛的拳风在玄气的包裹下直逼那人面门,一声惨叫之后那人就跌倒在地上了。

“殿下,我只是来看看苏先生,并没有对苏先生怎样啊!”那人脸上的面巾掉了下来,露出惊慌的容颜。

苏昭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闵宁了,这段时间闵宁的行踪也被王德忠掌控了,他频繁的出入太子宫,跟皇宫内的某些人走的很近、

不理会跪在地上求饶的闵宁,苏昭先走进地窖,认真的查看了一番之后,确实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滚出去!从此之后不准进入地宫!”走出来的苏昭看都不看地上的闵宁,厉声下令。

“是是!”闵宁连滚带爬的出去了,虽然样子很惶恐,但是出了地宫的闵宁,脸上却带着狰狞的神色。

他不是没有被太子骂过,甚至还被凶残的虐待过,但是那些虐待都是以前了,现在又被太子痛骂~还是因为苏曼青而痛骂自己,并且勒令自己不准进入地宫,这就让闵宁愤愤不平了,本就对太子有很深的敌意,现在那敌意又深沉了许多。

“殿下,直接杀了么?”朱雀看了一眼地窖门口的困阵,这种困阵绝对不是闵宁制作出来的,应该是还有人来过这里,而且还是闵宁带着过来的,只不过苏昭过来之前那人已经走了,而闵宁是做替罪羊的。

“本宫在等可以杀他的理由!”苏昭烦躁的哼了一声。

要杀人根本就不需要理由,即便需要苏昭也可以编造一样,只不过苏昭是看在闵家锻造的面子上对闵宁忍让一下,或者闵宁可以迷途知返,让苏昭绕过他,要么就是他越走越远,远到让苏昭可以直接下杀手,而闵家没话说!

就这么不清不楚的把人杀了,闵家还是会有怨言的。

苏昭已经不想做随便杀人的魔王了,自己可是明君啊明君~

午膳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下午的阳光还是暖洋洋的,还带着秋的余温,可连绵的乌黑云层却飘了过来,遮盖蔽日,整个天空一下子暗淡了下来,明明刚才还是清朗的下午,却一下子变成了乌云密布的傍晚,温度也变得冷冽起来。

在空中光线暗淡下来的时候,灵山上持续的金光便显得耀目了。

笼罩在一片金光下的大周帝都肃穆中也带着凝重。

庄宗已经带着大臣上了城墙,在看到苍穹变色加时,不少大臣都心惊胆战,而更让他们惊悚的景象出现了,在北方的天际尽头出现了浓墨一般的黑色,沉沉雷鼓的声响如澎湃海浪一般遥遥传来,似乎整个大地都随之颤抖了起来。

“异象!异象!天地变色啊!”有老臣形色疯狂的高呼。

“那是魔兽潮!魔兽潮来了,防守,全军防守啊!”帝都令沈荣就站在庄宗身边,以保护陛下的名义享受着陛下身边更多高手的保护,沈荣还是有几分见识的,看到北方天际蔓延开来的无边无际的黑色如浪潮一样的奇观,他知道那是数不尽的魔兽涌来了。

魔兽潮之庞大如同黑色的潮水一般似要将帝都淹没!

------题外话------

谢谢:189徐胖 送了1朵鲜花、

是不是曼青不出来,乃们这些货都不追文了啊~严重挫伤了爷的心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