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 颠覆之灾/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北方天际的魔兽潮逼近,暴戾的气息弥漫了整个苍穹,似乎整个天地间都变得血腥而且狰狞。

繁华的帝都就如同坠入地狱一般,帝都中百万人口都被死亡的阴冷所笼罩。数不尽的魔兽凝聚成群所散发出来的威势足以让帝都子民崩溃。即便是在金光守护盾光的笼罩下,大街上仍然是有不少的人被吓得瘫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城墙上守卫的武者和禁卫们要好一些,不过也是因为有了金光盾光才强撑着士气。

北面城墙的几个角楼上却爆发出了欢呼,那是蒋栋带着的一千猎兵,常年行走大陆在各国危险角落击杀魔兽的猎兵们,最喜欢的就是魔兽了。

能在防守严密的帝都看到魔兽潮让这些猎兵们亢奋,即便是城破人亡,这些猎兵也不在乎。因为他们可以在城破之后凭借自己的实力冲杀出魔兽的包围。

本就是刀头舔血的猎兵,最不在乎的就是生死搏杀了。而且有魔兽才有钱可以赚,更可以在猎杀魔兽中获得宝贵的经验和升级。因此猎兵们最喜欢的就是魔兽了。

看着周围亢奋的猎兵和天际不断涌现的魔兽大军,蒋栋才明白太子之前为什么让他找来一千猎兵。

“那边是些什么人?”庄宗正在城墙上被那些出现的魔兽潮给吓住了,却听到城北的欢呼,庄宗表示很生气啊。这些混蛋是在幸灾乐祸的吗?!

帝都都要被魔兽潮包围了,他们竟然还那么高兴!

“陛下,那些是太子找来的猎兵啊!抵挡魔兽潮,这些猎兵就是主力了啊!”沈荣连忙说。

“猎兵?就是这么一副打扮啊!”庄宗眼里极好,即便相隔很远也看到了那些猎兵的打扮,一个个的乱七八糟,那粗野的模样比野人好不了多少啊。

“是的,猎兵跟我们这些人不同。”沈荣只能费劲的解释道。

猎兵是游离在皇权之外的,他们并不受皇权和官府的管辖,一般是受到猎兵联盟和各种组织约束的,只有猎兵犯事了才有官府派遣兵阵绞杀,所以猎兵跟正常社会体系之间有点相辅相成的意思。尤其是面临魔兽潮的时候,靠的就是这些猎兵了。

“恩~的确不同!”庄宗就看了看那边兴奋的猎兵,再看看自己身边这些都要被吓尿的大臣们,感叹了一句。

数百名大臣带着数千名大臣私兵就在东北面的城墙上,他们是最早看到魔兽的,所以很多大臣都被吓摊了,倒是一些老臣们比较淡定,尤其是帝师苏方梓,一身白袍站在城墙上,任由带着腥味的风吹的衣袍猎猎作响,让他整个人更显得仙风道骨,甚至他老眼中似乎还闪烁着兴奋的光。

庄宗就觉得苏方梓这种老东西活了这么久了,根本就是看淡了生死了,一会有危险的时候,可以用他们这些老东西挡了。

“命令云峥的玄武军立刻回帝都!”

“命集县苏剑虹做好防卫!妙心的五千枪兵出集县,依托城墙而战!”

“命闵家锻造加紧制造大杀器,三十门大杀器十门神威大炮布防于城北,五十门神威大炮布防城东!”

“命梅解语带领巡逻军维护治安,凡有骚乱者杀之!”

“朱雀带领暗卫负责巡查城墙,凡有漏洞、缺口填补!”

太子宫书房中,苏昭紧急的颁布一系列的命令,没有被点将的沙卡带着几百血族在外请战。

“殿下,我有好好保护苏先生的,我就是去尿了一下,才被人钻了空子,殿下不能因为这个不让我出力。”沙卡这个身高两米的大汉在苏昭面前委屈的像是一个小媳妇,之前被人闯进了地窖,惊扰了苏先生,沙卡就觉得自己犯了太大的错,所以主人都不用自己了。

苏昭抬头看了沙卡一眼,清丽的脸庞棱角分明中也带着审视。这些血族人是最后战力了,苏昭连暗卫都派出去了,太子宫是不可不防的。

“沙卡带血族人驻守太子宫,不准任何人进来!凡有违抗者,格杀勿论!”

太子宫是自己的老窝,而且地宫内还有苏家的魔法锻造师,那可是核心制造单位啊!只留下沙卡和血族人,苏昭还不放心呢,又让果冻留下了几个蛊虫随时联络,苏昭这才起身准备上城墙。

“主人,让我上战场吧!”沙卡表示很焦躁,守护老窝什么地,那是女人干的事情。

“这是本宫的根本!这里有本宫在乎的人。”苏昭临走前只说了一句话,沙卡就老实了。

沙卡虽然鲁莽,但也是血族人,拥有兽血血统的血族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忠诚,对情侣的忠诚和主人部落的忠诚,沙卡就觉得主人让他保护苏先生这个情侣是最重要的事。所以沙卡乐颠颠的抱着尿桶去地宫了,这次他吃喝拉撒全在里面不出来了,绝对不给人一点机会!

远在东边水路大窟防守的卫央站在最高的塔楼上,自然也看到了从北方蔓延而来的魔兽潮。

“太子就让老子在这里等着?老子的三千狼骑啊!白瞎老子专门买来的獯鬻骑士了!”卫央着急的跳脚。太子之前给的狼骑因为没有骑兵,卫央是直接找来的獯鬻人,这些獯鬻人是天生的骑士和驯兽师,常年跟魔兽生活在野外的,所以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这些狼骑发挥战斗力。

卫央迫不及待的想表现一把呢,结果太子那混蛋调自己来了东边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在这里干嘛啊!

“太子说你等!”小雀啃着苏嬷嬷做的肉饼,可好吃了。

“等?等到什么时候?你个蠢货到底知不知道战场上战机稍纵即逝?!趁着魔兽潮还没有停下来,老子带着狼骑猛攻一下侧翼,说不定就能赶魔兽潮偏离方向呢!”卫央指着小雀就骂。

小雀啃肉饼的动作就是一滞,他竟敢骂自己?自己可是太子身边的红人,谁敢骂自己啊!小雀立刻就把肉饼藏进了怀里,指着卫央就骂了起来。

“你……你……不嫌脏”卫央看到小雀竟然把没吃完的肉饼往怀里一塞,顿时被恶心的不行,却看到小雀瞪大了眼睛的开骂了。

“你什么你!告诉你,太子让你在这里等,你就得在这里等!别唧唧歪歪的像是个娘们一样,不听话就等着太子揍你吧!哦~不用太子出手,小娘我就把你揍个半死!”小雀发飙,非同一般。

卫央稀奇的看着小雀,觉得这个小姑娘是要造反啊。

很无赖的把自己的衣服一撕,露出白皙却结实的胸膛,挺着就朝小雀面前跑:“来啊,你来揍爷啊!你下嘴咬都行。”

哈哈哈~卫央身后的獯鬻人爆发出一阵哄笑声,这些生性粗野的汉子们就喜欢看男人调戏女孩了,虽然小雀这个女人小了点。

“你无耻!我回去告诉太子!”小雀瞪大了眼睛的盯着卫央的胸口,不过看了一会之后小雀就看腻歪了。

男人长得太白了也不好看,小雀还是更喜欢长得黑一点有男人味的。当然,太子虽然很白但也是好看的,因为太子本身就好看!小雀觉得太子是天下最好看的男人。

“呵~瞧了爷的身体就想走?想得倒是美啊!”卫央懒洋洋的站在小雀面前,大有调戏的架势,没有魔兽打,缺少刺激,就只好找小雀这种青涩妞调戏着玩玩了。

“太子会揍你哦!”小雀就好像只知道用这句话威胁。

“呵呵~那也得等你有命回去!”卫央威胁的笑了起来,那笑容让小雀感觉很不好。

“你想干嘛?难道要杀了我?”小雀还是很害怕的。

“哪能啊,爷怕脏~来人啊,把她扔水里去!”卫央嫌弃的白了小雀一眼,一招手就有手下上来准备动手了。

“救命啊!太子啊,救命啊,卫央要杀了我!”小雀立刻就抓着腰带上的一个玉佩嗷了起来。

卫央顿时感觉很不好啊,难道这个小妞还有跟太子保持联络的魔法装置?

不等卫央要喊出来慢着,忽然见大窟水路下面波纹涌动,层层戾气翻涌而出,随着出现的就是一个水系魔兽的头。那是水鳄两栖类魔兽,既可以在水下生存又可以上岸攻击,猎兵平常在沼泽地中容易看到这种魔兽。

“啊~怪物啊!出来怪物了!”小雀嗷叫着冲了进去,看的卫央目瞪口呆,本来他要把小雀给扔下去吓唬这个小妞呢,没想到这个小妞竟然是自己冲下去了。

这妮子彪悍啊,根本就不害怕水啊!

卫央就站在水边咂舌,他身后的一群獯鬻族人也看的目瞪口呆,小雀跳下去之后就抱住了一个水怪的脑袋,一刀割断了那怪物的脖子,然后提着魔兽头就上来了。

在一大群男人的注视下,小雀麻利的把那怪物头部破开,取出了一个晶石藏进了怀里,然后小雀又转身跳进水里去了。

“尼玛~财迷!你想死啊!”

卫央震惊了,刚才出现水怪的时候还不多,现在明显可以看到水面下翻动剧烈,不知道有多少水怪在里面呢,即便是卫央都不敢这么跳下去,小雀这货是疯了吗?!竟敢迎着这些水怪下去了,水里的魔兽在河里是最凶残的,小雀那混蛋绝对应付不了啊。

卫央刚才看到小雀从水鳄怪的脑袋中弄出晶石了,水鳄怪的晶石比较珍贵,因为这种水怪平常在大陆上是很难见到的,因此价格也更高一些,但是也不能为了这点晶石就下去冒险啊。

“小心!”卫央站在水边,就看到一只足有十米长的水鳄怪从远处翻涌而来,一下子冲着小雀潜下去的水面扎了进去。翻起的浪花足有好几米高,那骇人的威势之下可以想象到这个巨大的水怪拥有多么强悍的力量。

喊了一声却没有看到小雀出来,反而是那条巨大的水鳄怪开始在水底下翻腾,卫央臭骂了一声之后跳下去了。

三千狼骑兵就站在水边上看着他们的主将跳进了水里,这些人只能干巴巴的看着了。是谁说主将不能于险地的?是谁说主将安全最重要的。现在主将都自杀式的跳进水里去了,这些狼骑兵能干啥?獯鬻族人都是善射的,但是他们不敢射箭啊,主将就在下面,误伤了怎么办!?

下水的卫央并没有让湖水沾在自己身上,而是激荡玄气在身体周围形成了玄气风暴,急速旋转的气流直接将身下的湖水给卷空了,一些低级的水鳄怪就在卫央粗暴的玄气下被绞杀。

不过当卫央的玄气撞击在那条最大的水鳄怪身上的时候,却发出了刺耳的金戈之音,这魔兽等级很高,一身丑陋呈疙瘩纹的外皮已经硬如铁石,这种防御绝对比得上人类的武帝之躯。

“小贱人!还不快点上来!”卫央一眼就看到小雀这货正在趴在水鳄的身上用她那把小匕首死命的砍呢!

卫央觉得小雀这货的智商肯定有问题,就她手里那小匕首能干吗?还想破开五品水鳄的防御?

“呀~将军您下来了,快点帮我杀掉这个怪物!”小雀砍得正带劲呢,一边招呼着卫央,一边在水鳄的身上寻找弱点,呲~伴随着一声皮肉被撕裂的闷响,小雀的匕首竟然是刺进去了。

那巨大水鳄吃痛之余,硕大的爪子翻转的朝着背上的小雀抓来,小雀灵巧的在水鳄身上翻腾,就是不下来。眼看着刚才卫央用玄气卷空的水倾泻下来了,小雀还死死的抓着刺在水鳄身上的匕首不放。

卫央骂骂咧咧的冲下去了,江水随之翻涌而下……

岸上的三千狼骑士就在边上苦苦等待,终于在良久之后看到他们的主帅一身血的拖着小丫头上来了,小丫头怀里抱着一个巨大的晶石乐得合不拢嘴。

“滚蛋!赶紧滚回去找你的太子去,别在爷这里碍眼!”卫央一脸血的看着浑身毫发无伤的小雀,骂不过瘾接着又骂:

“财迷吧你就,就为了这么点晶石你不要命了!这才值几个钱!”

小雀立刻就把晶石放进了乾坤戒指中,满脸警惕的看着卫央:“这可是我的!”

卫央嘴角直抽:“你的,你的!老子抢你这点东西啊!”

看小雀听自己不抢她晶石之后又放松下来,竟然从怀里摸出那个被河水浸泡了的肉饼又啃了起来,卫央上来一把夺过来扔在脚下,使劲的跺着肉饼骂:“你赶紧滚蛋,别在老子这里,老子看见你就眼疼!”

小雀一脸可惜的看着被卫央踩的不能吃的肉饼,幽幽道:“苏嬷嬷说过最恨别人浪费粮食了,这是苏嬷嬷做的肉饼,我回去要告诉苏嬷嬷!”

卫央……

“太子也说过不能浪费粮食,太子也吃这个肉饼!”

卫央……

“你能不能滚蛋?!”卫央推了小雀一把,力气大到足够把小雀给推倒了,可小雀的身子却灵巧的翻滚避开了。

小雀的实力不怎样,但是灵巧的就像是个泥鳅一样。

“太子让我留在这里,现在魔兽潮都来了,你让我怎么回去啊!”小雀指了指帝都的方向。

卫央……他就知道太子嫌弃小雀,所以把这个烦人的货推给自己了!

“老子不管!反正你不能在爷这里,赶紧滚蛋,趁着魔兽没有围城!”卫央直接在小雀的屁股上踢了一脚,这一脚踢得很实在,小雀狗啃泥的扑在地上狼狈了。

“哇~我要回去告诉太子,你动手打我!”小雀爬起来哭着跑了。

卫央就站在后面骂:“说吧,尽管说吧!你个发育不全、弱智无能的白痴,少在爷这里添乱了!再见到你,老子一定扒光你头顶上那可怜的毛!”

小雀哭的更惨了,自己的头发不少好不好,干嘛这么骂自己呢,欺负人也太过分了吧!

小雀刚走,卫央便跳到了自己的狼骑背上,带着三千狼骑开始在河边奔跑起来,他们防守的大窟水路是内地河流向大海的出海口,大窟周围的地势已经很平坦了,所以适合狼骑奔袭,狼骑也只有在奔袭中才能发挥最大战力。

不用多久,这里将会是修罗炼狱场,因为有更多的水鳄从江水爬出来了。

一旦带着狼骑突袭,卫央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理会小雀的,看似残忍的把小雀给赶走,也是为了应付接下来的一场血腥厮杀。卫央并不觉得自己是为了小雀好,而是因为小雀是太子身边的人,卫央不想让太子有自己的把柄而已。

小雀是哭着跑回帝都的,在魔兽潮即将来临,无比压抑的帝都城中没有人敢大声说话,城墙上的人全都屏息的看着北方的魔兽潮,就连庄宗带着的大臣们都不敢聒噪呢,结果小雀哭着跑回来的声音就格外的响亮了。

“这不是苏昭身边的人吗?!”庄宗看着一个小姑娘哭哭咧咧的爬上城墙只觉得头疼。

小雀就是那么直接的从城墙上爬上来的,一根小绳子被她甩到了城墙上勾住之后,小雀就直接爬上来了,那麻溜的动作看的好多武者都挺惊讶的,虽然高级武者可以飞上城墙,但是他们都看的到小雀是没有动用任何玄气的情况下,几乎在城墙上直立行走上来的啊。

“的确是太子身边的人!”沈荣很狗腿的附和,沈荣都看到小雀是从卫驰的面前哭着跑过去的,卫驰大将军什么话都没说,很明显那小丫头就是太子身边的人,否则卫驰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太子殿下还没来么?”小雀哭咧咧的看了看城墙,没有找到太子的踪影,小雀就跑到卫驰身边问。

卫驰知道小雀是去找自己弟弟的,所以想从小雀这里打听点消息出来,因此对小雀的态度也不能太冷淡了,卫大将军就指了指太子宫的方向。

“太子啊……”小雀就这么哭着跑了。让卫驰都没有来得及问点关于卫央和东方大窟的情况。

城墙上的人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太子身边的这些人真是太有个性了,这跟哭丧一样,难道太子都不会介意么?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原本应该还是半下午的时间,可帝都周围却如黑夜降临一般,若不是有灵山的守护盾光,凭借城墙上的火把和晶石照明根本不够用。

苏昭站在帝都中心,仰望着灵山上催发出来的金色光柱,即便是她这个后现代人在看到这种景象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赞叹一声:神迹!

若是没有这个守护盾光,可想而知要应付魔兽潮会是多么的不容易。

这个世界是有各种阵法的,可惜苏昭并没有机会见到,而今见到的就是最高级的守护盾光,所以给苏昭的震撼自然是很大的。

“苏家的阵法完成的怎样了?”苏昭所在的位置就在帝都中心通过北城门的主干道上,从这里可以最快的冲出城门去支援外面的苏家阵法师,若是在魔兽潮逼近之前还不能完成阵法,苏昭只能带着人出去冲杀魔兽,为苏家赢得时间了。

“还有一半!”负责传话的沙曼很快返回了。

苏昭看了看天色,正在踌躇着魔兽会在什么时候攻城呢,就看到小雀哭哭啼啼的跑过来了。

“呜呜~殿下,卫央打我了,他还糟蹋了苏嬷嬷做的肉饼!还有,江水里开始冒出来怪物了,都是成群的水鳄。”小雀的前半句话苏昭根本没有听到,就听到她说的水魔兽已经开始袭击了。

水里的魔兽都开始进攻了,那么说明北方来的魔兽潮也应该开始动了才对啊,为什么还没有动静呢,难道是有其他的力量已经开始牵制了?

苏昭跑上城墙,极目遥望之下才看到在魔兽潮的东北方向出现了一片的黑色,确切的说更像是一片黑雾,远远看去就像是魔障鬼林一般诡异而狰狞,那方黑色中蒸腾的杀气跟魔兽潮的戾气相冲,似乎是有点旗鼓相当的意思,更有些相克的样子。

似乎正是那一方黑色的“鬼林”影响,暂缓了魔兽潮的速度。

魔兽潮在人们的视野中出现已经有一个时辰了,按照魔兽潮的速度绝对可以在这段时间内发动攻城了。可魔兽潮却迟迟没有动作,隐约能够听到魔兽潮后方沉沉暮鼓一般的吼叫声,那是魔兽领主对魔兽潮的掌控,拥有灵智的魔兽领主会根据战场形势分析利弊。

显然那雷兽发现了在侧方出现的黑色鬼林,所以勒令魔兽潮暂停的正在做出部署。

长老殿的猎兵就觉得自己发现了大好时机,因为有他们数百名猎兵按照吩咐在北方驻防了,这几百名武者在长老的带领下埋伏着,刚看到魔兽潮的时候,这些长老殿武者们被吓得不轻,不过眼看着魔兽潮似乎是停了下来,这些人就觉得魔兽潮也没什么可怕的。

甚至这些魔兽是不是因为感觉到他们这些猎兵存在,所以吓得畏缩不前了呢!?

自恃过高的猎兵们彪悍的做出了疯狂的举动,开始冲杀这些魔兽了。

魔兽潮是有很多种不同等级的魔兽组成,最外围的魔兽自然都是最低级的,这些弱小的魔兽被气势如虹的长老殿猎兵杀的鬼哭狼嚎,溃散逃窜。

皇家猎兵跟自由猎兵是有很大差别的,皇家猎兵注重修炼和纪律,不像是自由猎兵一样,从微弱的等级开始摸爬滚打的实战厮杀升级,皇家猎兵一般都是锻炼升级的,本就缺少厮杀经验,这一点也让皇家猎兵遭其他猎兵的诟病。

而现在皇家猎兵把魔兽潮杀的七零八落,顿感成就之余更加疯狂的冲杀了起来。可随着外围的魔兽被杀之后,越往里魔兽等级越高,这些猎兵就觉得自己应付不来了啊,尤其是几声兽吼之后,整个魔兽群都有规律的动了起来,这几百个猎兵就这么被包了进去。

庄宗带着大臣在城墙上就看到皇家猎兵凶猛的扑杀。大臣们赞不绝口呢,却看到那几百猎兵冲击魔兽潮之后不见了,完全就是泥牛入海无消息啊。

“陛下……长老殿的前锋猎兵怕是都死了!”沈荣很实诚的开口了,听得周围的大臣们不敢做声了。

远方兽吼阵阵、依稀还能听到夹杂着人类的惨叫和哀嚎,可以想象那几百猎兵进入魔兽潮之后的惨状。可是却没有人愿意去营救,卑微的生命在潮水一般的魔兽群面前,显得太苍白无力了。

城墙静默时,城北铁门大开的隆隆声响却让城墙上的所有人惊悚瞪大了眼睛,在这些人愕然的目光中,一身艳色太子袍的苏昭骑着巨大的骥虎王飞奔而出,宽大的太子袍迎风展开,让她的身影看起来更像是一面旗帜,而在苏昭身后千余名府卫鱼贯而出,战马奔腾,杀气烈烈,千余人的队伍于城北空旷呈现锥子型,义无反顾的冲向比他们庞大太多的魔兽潮。

太子这是要去送死?城墙上大臣们在震惊之余,第一个念头就是觉得太子肯定是疯了。

------题外话------

谢谢:墨晗唏 送了10颗钻石、189徐胖 送了1颗钻石+9朵鲜花。

爷表示看到乃们的威胁了~爷表示很淡定、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