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太子,您变了/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城墙上的庄宗看着奔出城去的苏昭和太子府卫,被这种雄壮却悲凉到近乎自杀的攻击方式给震撼到了。

城外有那么多的魔兽,别说太子的这一千府卫了,就是长老殿的几千猎兵都出去也不一定能活下来啊。

长老殿肯定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他们才会眼睁睁的看着安排在外围的数百名猎兵陷入魔兽包围圈中却不救。

“苏昭!你回来,外面魔兽太多了,你出去就是送死啊!”庄宗在城墙上大叫起来、众臣就在一旁沉默。庄宗这样很不好的吧~自己见死不救就算了,还明摆着喊出来,这得多么的伤士气啊。

可是人家庄宗都不在乎了。他们这些大臣还能说什么呢~。

庄宗还想大喊的,沈荣却悄悄的拉了庄宗一下,小声嘀咕:“陛下放心吧,太子肯定不会出事的,太子怎么可能去送死啊!”太子会是那种去送死的人吗?!

沈荣就觉得太子出去肯定是有原因的。同时沈荣也是想维护一下庄宗作为皇帝的尊严。

“朕把你扔下去,你看看会不会出事!”庄宗就白了沈荣一眼,他忍耐这货很久了,当初是他帮助自己登上了帝位不假,但庄宗就觉得这货是不是总拿着这件事情要挟自己啊,还是把沈荣扔下去,若是他死在魔兽潮中就好了。

“陛下,臣是文官啊,不会武技也不会魔法的!”沈荣立刻求饶的退后一点,再退后一点。

果然是伴君如伴虎啊,陪在庄宗身边太危险了,不定什么时候庄宗就会要了自己的命啊,而且沈荣还不能辞职的一走了之,因为自己曾经帮助庄宗夺权,算是知道庄宗秘密的人,自己这种人也就是留在庄宗身边的时候,庄宗才会放心的,若是自己想走,还不得被庄宗给杀人灭口啊。

“快~你们的大炮支援一下苏昭啊!”庄宗没时间去理会沈荣,眼看着苏昭已经带着府卫跟魔兽潮开始接触了,庄宗着急的大喊。

负责神威大炮的是苏家的研发制造者,也是一个谨慎严格的人,他先估测了一下魔兽潮跟帝都的距离,然后摇头:“太子殿下说过,一定要等魔兽进入射程之后才能发动。”否则太浪费了。

“魔兽就在前面,还要什么射程?!”庄宗根本不懂“射程”是什么意思,总之他就是担心苏昭。

在庄宗吵吵嚷嚷的时候,苏昭带领的府卫已经跟魔兽潮接触上了,带着一千府卫出城,面对数不尽的魔兽潮,的确是有找死的嫌疑,但是苏昭却有自己的想法。

出城接近魔兽潮之后才能看清楚东北方向的“黑色鬼林”到底是什么,而且苏家的阵法还没有完成,需要时间来拖住这些魔兽。长老殿的这些猎兵虽然不值得同情,但他们也在一定程度上阻止了魔兽潮的推进,苏昭带着府卫出来冲杀魔兽潮,在公道上可以算救这些皇家猎兵。

而对于帝都来说也是有巨大鼓舞的。

太子府卫所用的都是老二带人做好的圣兽骨兵器,乍一看白花花一片的相当唬人,而当短兵交接之时这些圣兽骨兵器也的确发挥出了不一样的效力。低级魔兽的防御在圣兽骨兵器面前不值一提。

从城墙上俯瞰,只见苏昭的巨大翼虎王在前为锥形冲击阵的尖端,狠狠的刺入了魔兽潮中,就如同利嵌碎木一般,黑色的魔兽潮被尖锐驱杀散开。巨大的翼虎王本就是五级巅峰的魔兽,对低级魔兽拥有天生的压制。翼虎王上的苏昭龙吟剑猛挥、阵阵高亢的龙吟声下兽血飞溅,所过之处一片尸体狼藉,残肢遍野。

沙曼紧随苏昭身后,填补漏洞防御后路,让苏昭可以一鼓作气的冲杀直前,无后顾之忧。

有太子亲自带路,后面的一千府卫个个如狼似虎,将魔兽潮最外围的低级魔兽冲杀的溃散一片。

黄沙弥漫、杀声喧天的对决看的城墙上的防守者们热血沸腾,太子恶名卓著,却没有人见过太子有如此雄壮威武的冲锋一面,这些人都被震撼到了。

而太子的形象也在这些人的心中改观。

从一个只会杀人的魔鬼太子,变成了现在为了救皇家猎兵团被困的几百人甘愿冒险,即便是面对数不尽的魔兽也大无畏的神武太子!

苏昭带人冲杀魔兽潮,却没有愚蠢的一头闯进魔兽潮内,而是采用了掠边嵌碎的方式,不断的冲杀着外层的低级魔兽。

太子府卫在战场上也算是新兵了,至少这么有规律的冲杀是第一次,难免有杀红眼或者不服从管教的府卫落队,或者是陷入了魔兽群中,而对于这些人,苏昭是不会管的,她带着府卫如同风暴一般撕咬着魔兽潮的边缘、以突袭的方式袭扰和冲杀。

最外围的低级魔兽也是具有一定灵智的,在被苏昭带人如狼似虎的冲杀中,低级魔兽开始变得惊慌,甚至有溃逃的迹象。

“果冻,出来吧!”瞅准时机的苏昭喊出了早已蠢蠢欲动的果冻,自从抢了小白的身子,果冻还没有机会使用呢!

听到主人的命令,果冻就控制着小白的身子出现了,没有头颅的骷髅架子身上还贴着几块神龙骨,看起来不伦不类,可就是这不伦不类打扮的果冻,在一出现之后便引起了所有低级魔兽的恐慌。

果冻神识恢复之后保存了一部分的神龙威压,神龙作为大陆上最高级的魔兽,对低级魔兽的压制不言而喻,可惜果冻现在也只能压制一下低级魔兽了。

在苏昭和果冻的双重压制下,最外围的低级魔兽终于乱了,成群的掉头狂奔,从北而来的魔兽潮内部呈等级分布,最外围的都是低级魔兽,依次递增,后面的高级魔兽在看到前面低级魔兽慌乱后退的时候是进行过压制的。

可是苏昭带着府卫的冲杀,还有果冻的神龙骨已经让这些低级魔兽丧失了理智。最外层魔兽的溃乱让魔兽潮暂时的发生了动乱。

就趁着这股动乱的功夫,之前被包围的几百名皇家猎兵逃出来了。五百多名猎兵虽然之逃出出来一百多人,但若无太子相救,这一百多人也得全死在里面,生还的猎兵自然是对太子感恩戴德。

而苏昭在打乱了这些魔兽潮的序列之后,毫不停留的带着府卫奔驰回城。

短短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被冲击的魔兽潮就像是遭到了搅乱一样好久不曾平复下来。

城墙上的人就看到他们的太子带着一千人出城,生猛而彪悍的挫了魔兽潮的锐气,让整个帝都为之鼓舞。

在“太子千岁”的呼喊声中,苏昭骑着翼虎王归来。

面对城墙上和大街上人们亢奋的脸、崇拜的眼神,听着潮水一样经久不衰的“太子千岁”,苏昭心情忽然为之振奋,多日来为大周政事的付出似乎在这一刻得到了满足。

曾经有那么几个瞬间,苏昭是厌烦了做这个太子的,但是如今万众瞩目、热烈迎接的场面却有着哄抬人心和满足的感觉,所谓权利的享受也不过如此。

当然,在享受权利的同时,也要承担权利下的义务。

苏家阵法已经初步完成,只等到雷兽进入法阵之后触发阵法就可以生效。苏家的阵法师已经安全的从城北撤退回了帝都。只是苏昭尽管出城跟魔兽潮进行了白刃战,仍然是没有看清楚魔兽潮东北方的那一片黑色鬼林。

即便是近距离的观看,那一片鬼林也像是笼罩着一层黑雾一样,让人看不透彻,但苏昭差不多猜出那鬼林的真面目了——玄君的黑甲卫!

隐藏在鬼林中的烈烈煞气,暗合奇兵八阵的杀气,都说明那是一只精良到让大陆任何生物都会畏惧的兵阵!

既然苏昭能够猜出来,想来雷兽也已经看出了那方兵阵的狰狞。所以才会暂缓了魔兽潮的推进速度。作为领主的雷兽似乎是在权衡直接将魔兽潮推进帝都呢?还是先扫平这一方太过犀利的兵阵。

帝都中人们的欢呼声似乎是触怒了雷兽,藏身在魔兽潮大后方的雷兽发出一阵沉沉如暮鼓的吼声,刚才还显得慌乱不堪的魔兽群在这吼声的牵引下慢慢安静了下来。

而在雷兽怒吼的时候,帝都中的人们也发出排山倒海的欢呼声,跟城外的兽吼遥相呼应。

神晓瑜就是在苏昭被万民拥戴的时候坐着软榻过来的,去太子宫扑了个空的神晓瑜有点生气,然后坐着软榻过来的时候还被苏昭给无视了。

骑着巨大翼虎王的苏昭浑身浴血,竟然有那么点浴血修罗的狰狞味道,而在万民欢呼中,苏昭就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王,坐在软榻上在一边的神晓瑜十足的像是个陪衬。

一向傲娇的神晓瑜生气了,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后宫争宠的妃子,屁颠颠的跑到苏昭面前了,结果还被苏昭给无视了。这种感觉让神晓瑜觉得深深的被侮辱了。

“苏昭,你站住!”神晓瑜急脾气的吼了起来,可惜他的声音直接被万民欢呼所淹没,根本就听不到他的喊声,苏昭还在想着心事,自然更听不到神晓瑜的喊声了。

“主人,太子肯定是要回去太子宫的,咱们就去太子宫等着吧,这里脏啊!”神晓瑜的侍卫们要吓尿了,主人只要一见到太子就犯病,犯病不要紧啊,遭殃的可是他们这些手下啊,所以侍卫们也醒悟了,坚决不能让主人在这时候跟太子起冲突啊。

这些侍卫们都知道他们的主人怕脏,所以只要一说脏,神晓瑜肯定是要走的。可是这次神晓瑜竟然很反常的没有嫌弃,反而是催促侍卫:

“发什么呆!快点给本座去追上苏昭!”

神晓瑜说着还踹了抬着软榻的侍卫一脚,那侍卫当场吓得冒冷汗,谁不知道伺候神晓瑜的人都不能碰他的身体啊,而刚才主人竟然踢了他一脚,等会主人想起来之后会不会要活剮了自己啊。

侍卫太害怕了,也顾不上想别的事情,听到神晓瑜的命令就抬着软榻跑,其他的侍卫自然配合的跟上来了。

大街上就出现了神晓瑜追逐苏昭的一幕。

骑着巨大的翼虎王的苏昭带着血战归来的近千名府卫从北门回城,带着一身的杀戮和血腥,而坐在白似圣雪的软榻上,穿着一尘不染雪袍的神晓瑜就在后面追着,这是两种绝对的气息对比,却也更加冲击人的眼球。

“看~快看!有美人喜欢我们太子啦!”

“美人在追着我们的太子跑呢!”

帝都街道两边的人就沸腾了,之前见到太子就吓得乱窜的子民们,现在竟敢开起了玩笑,不过也是神晓瑜的动作太生猛和出格了。

尤其神晓瑜的脸上还带着一种被冷落、被抛弃的委屈和愤怒。

所以在这些人看来可不就是神晓瑜追逐他们的太子求爱吗?!

“刁民!全是刁民!给本座都杀了,扔出城墙去就好!”神晓瑜是不屑理会这些蝼蚁一般刁民的,不过这些人说话太难听了。美人是什么鬼?自己是神宫皇族帅哥好不好!

神晓瑜的身边跟着不少的护卫,而且都是修为很高的,但是听到神晓瑜的话,这些侍卫没有第一时间动手,而是全都稀奇的看向了苏昭。

现在这些侍卫也学聪明了,主人给的命令自然是不能违背的,但是也不用着急执行,尤其是主人跟苏昭在一起的时候,主人会变得反复无常啊!

果然,前面的苏昭听到了神晓瑜的话之后,就扭头看来。厉声道:“圣使大人,我大周的子民还轮不到您来惩罚吧,你的侍卫要是太多,就帮忙去城墙上布防吧!”

“本座为什么要帮助你们布防?!你想得美!”神晓瑜立刻就“忘记”惩罚周围的刁民了,也不管自己的侍卫有没有执行自己的命令,反正是跟苏昭对着叫骂了起来。

这么没有营养的对骂,神晓瑜的侍卫们真的是听腻歪了,他们宁愿帮助大周去守卫城墙,也不愿意听他们这么没有营养的对骂啊。

苏昭更没有心情跟神晓瑜对骂了,下了翼虎王之后就上了城墙、

庄宗带着大臣们就在城墙上,而且还是在城墙内的一个角楼内,黑压压的一片大臣,在看到太子从城墙下走来的时候,这些大臣无不敛神屏息,凝望着城墙台阶豁口。

一个小小的眼神等待,却透露出了重要的信息,在这些大臣的心目中,苏昭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被大臣反感、人人唾弃的太子了,甚至是变成了一个值得期待的人。

当褪下了浴血战袍的苏昭只穿着代表太子身份的黑色长袍闯入人们视线中的时候,这些大臣们震惊了,之前这些大臣都不曾认真的看过太子,对苏昭的认知也就是她是个杀人魔头,荒淫无耻,却从来都忽略了太子惊世的容颜。

即便是刚刚经历过一次血战,苏昭的脸上还挂着厮杀之后的黄沙风尘,甚至是灰头土脸的,可即便如此还是难掩她俏丽无双的容颜。

男人女相,英气十足!

大臣们看的惊愕之余也连忙下意识的低下头去,太子是好看的没错,也可是强势的。在苏昭从城墙下面走上来的时候,随之而来的便是太子身上霸道的气势,那种唯我独尊的睥睨让众臣不由的心里都咯噔了一下。

“苏昭啊,没事吧。你是太子啊!怎么能亲赴险地呢?让你手下的人去就好了啊!”庄宗窜到苏昭面前,先把苏昭给上下的看了看,见苏昭没事之后,庄宗就开始训诫了。

不管太子还是皇帝都是领导者啊,哪有领导者冲锋陷阵的。要这么多的战将干嘛,不就是让他们去冲锋的么?!

“知道啦!”苏昭随口答应。

前世作为少将的经历让苏昭喜欢身先士卒,且这个时候,她这个太子亲自出城才能显示大周的大无畏啊。

“陛下,太子做的没错,在魔兽潮包围帝都,人心惶惶之时,太子亲自迎战才能表现皇族的决心!”清远白衣飘飘的从城墙的另一端走来了。

清远这个丞相除去在灵山制造了守护盾光之外,似乎什么都没有做。可是苏昭和庄宗却没有一点怨言,若不是清远的守护盾光,还不知道如今的大周帝都会乱成什么样子呢!那不断散发着祥和光芒的守护盾光就是这血腥暗夜中对帝都子民的安慰。

“国师啊,哦~丞相啊,城墙上面太危险,您还是下去吧!”庄宗很感激清远给自己做的事,而且守护盾光还是需要清远继续维持的,这个时候是不能让丞相出事的。

跟在庄宗身后,被逼着上了城墙的大臣们就开始苦逼了,尤其是庄宗这么分明的差别待遇,凭什么啊!他们也想下去好不好,谁愿意呆在城墙上,谁就是傻子。

清远神色平淡的点头,清艳的脸上蕴着淡淡的笑容,望向苏昭道:“太子刚才首战已经足够,接下来还是在城墙上指挥吧,下官发现这些魔兽群中夹杂着不少的高级领主,这些领主都太危险了。”

清远就是来告诉苏昭:求您别下去了!但在跟苏昭说话之前,先表示了对她之前行为的肯定,至少清远在表示对她出城突袭行为肯定的时候,他看到苏昭的脸上缓和了神色,不过说到后面,苏昭的脸色又恢复了冷硬和平静。

“本宫会斟酌的。”这么回答,就是不听话的意思呗!

清远很想嘲讽上一句,不过为了维护自己的良好形象,清远还是笑容高贵的点头:“太子一向都是有分寸的。”

“丞相啊,您别在这里站着吧!快下去!”庄宗着急了,看国师赖在城墙上喋喋不休的模样,等会被袭击了怎么办!城北的魔兽潮中夹杂着飞行魔兽,这些飞行魔兽虽然还没有上来,不过一旦冲上来,会让人防不胜防啊。

“谢陛下关心,不过现在魔兽潮还不会进攻的!它们在觉察到帝都防御强横之后,便会等待燕军到来。”清远温和的笑着说。

庄宗就挺鄙夷的,他鄙夷国师信口开河,也鄙夷这些魔兽胆小鬼。

“燕军最快今晚,最迟明早到来!”苏昭就道。

庄宗就炸毛了:“这么快?不是说还要三天么?”

“北疆内无一卒抵挡,想不快都不行!”苏昭就哼了一声,一想起北疆王,还是有挺大怨气的。

萧盛禹这个混蛋真的是给大周出了一个难题啊。

“殿下放心,有玄君帮忙,燕军来了也没用!”清远笑眯眯的说。

苏昭撇着清远说的轻松加愉悦的模样,不由的心里哼了一声,好像他跟玄君很熟悉一样,玄君是愿意帮忙了,但是苏昭和苏家是要付出代价的,没有见过雷兽到底有怎样的实力,但是苏昭知道这个代价不会小的。

这边说着话的时候,帝都东门外却传来了一阵暴乱,杂乱而狰狞的狼骑嘶吼着从东边狂奔而来,追在狼骑身后的是数不尽的水鳄,魔水嫄,这种类似鳄鱼却比鳄鱼更大更丑陋的魔兽奔跑起来极快,堪堪追在狼骑队伍后方,撕咬着落队的狼骑。

“救命啊!快来城门!东边大窟顶不住了!”狼骑中一身骚包红袍的卫央边跑边喊,带着三千狼骑屁滚尿流的往帝都东门跑。

“这是什么怪物?怎么这边也有魔兽潮啊!”庄宗震惊了,惊悚了。

尼玛~这是天亡大周啊!两股魔兽潮,加上燕军,大周帝都还能顶得住吗?!

“神宫还有操纵魔兽的法子?”苏昭看着东边出现的漫无边际的水鳄,叹了口气,之所以让卫央去防守东边的大窟,就是因为苏昭觉得孙长老的飞船去了东海让她奇怪,没想到东边真的出事了,而且还是这么多的水鳄。

“不过是引导罢了,标榜大陆之光明守护者,阴暗的手段还是不少的。”清远低声冷笑。

卫驰眼看着自己弟弟带着狼骑回来了,就要跑到东门前了,而太子却没有下令,卫驰只能亲自跑到苏昭面前请示:“是否开城门?”

苏昭没有回答卫驰的话,而是走到东城门城墙上,纵声大喝:“以城为依托,反击打退这些水鳄,否则你就别回来!”

狼骑上的卫央黑着脸,他就知道太子无耻!

众大臣们一阵汗颜,果然在太子手下做事是没那么容易的啊!

已经冲到了城门前的卫央退无可退,只能带着三千狼骑掉头,面对凶残追上来的魔水螈和水鳄冲杀。

苏昭淡定的站在城墙上,摸着下巴欣赏着卫央的调兵遣将,等看到卫央几乎是在片刻间将狼骑一分为二的从边缘开始突袭,苏昭就笑着扭头看向卫驰:“你弟弟真是个将才啊!”

“谢太子夸奖!”卫驰能说什么呢?这种事情应该是支援一下卫央吧,而不是悠闲的品评他的才能啊!

“是个将才,就是稚嫩了些。”高贵的国师在旁边开口了,那怨气让卫驰这种不善感情的老男人都感觉到了。

“大杀器,开炮吧!”随着苏昭令下,安排在东门的数十门大杀器一起喷吐了火焰。

经过魔化加工的弹药是喷着火龙弹出的燃烧弹。

水系魔兽最怕的就是燃烧,这些比军中魔法师威力要强大不少的大杀器,第一轮攻击就让这些水怪们损失惨重。尤其是掉在城墙外远处还在燃烧的火球,翻滚间一片火海,两栖魔兽吓得掉头乱窜。

以前苏昭只把大杀器当做礼花的给大臣们看过,现在应用在实战上,亮瞎了这些大臣们的眼,不少的老臣在振奋之余疯癫的跑到大杀器的炮台后面一睹大杀器喷吐火焰的风采,即便被不慎操作时烧了头发都不在乎。

“大杀器的威力似乎增强啦!”清远看着还在发威的大杀器蹙眉。

“恩,是苏曼青改装过的弹药。”苏昭点头。自己的一切开发都离不开苏曼青,是他融汇创造与现实,让大杀器问世!

国师脸黑,苏曼青~又是苏曼青!阴魂不散啊!

------题外话------

谢谢:叶之奚 送了9朵鲜花、189徐胖送了9朵鲜花。徐胖的号都能背出来了、这字母妹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