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表白/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看东北方向是怎么回事?”

“对啊!黑乌乌的雾气,好像出现了鬼林一样!”

“下午魔兽潮来的时候,那边不就有那么一片黑雾的嘛!”

“那不是黑雾,那是兵!是兵阵!”

在玄武军压阵,大将军准备带着骑兵突击的时候,东北角远处的那片黑色的鬼林开始动了,所谓的静如山岳、动如暴风,这样的形容用在黑甲卫的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黑甲卫出,如黑色风暴席卷,几乎是瞬间就掠近魔兽潮掀起了凶戾的腥风血雨。

站在帝都城墙上极目张望,所能看到的就是那片黑色就如同利刃一般狠狠的扎进了魔兽潮中,几乎是用碾压的绞杀方式突进歼灭,黑色的魔兽潮就如同遇到热水的蚂蚁一般溃散,整个战场上都不闻军人喊杀声,能听到的只有魔兽的惨叫和濒死的怒吼。

黑甲卫就如同地狱中钻出来的幽灵,暴风一般席卷而过。带来的只有死亡和血腥!

在玄武军和西北骑兵刚接触魔兽潮的时候,黑甲卫就从侧面将整个魔兽潮撕裂了。

带着骑兵冲锋突击的大将军看到黑甲卫的进攻,只觉得胆寒。纵横疆场十几年,见惯了各种精兵的大将军却从未见过像是黑甲卫这般的军阵!

那根本就不是军人组成的军阵,倒更像是杀戮机器组成的噬人巨兽,军阵中的每个人都是强横的武者,组成军阵合作之后爆发出更加强悍的摧毁力和破坏力。

张起灵见过神宫的神兵,甚至见过西方帝国的突击军队,但那些传说中的尖兵都未必有这支军队精锐。

这支军队不多,只有寥寥数千人,却完全可以称为战场上的神话!

这支神话一样的军阵由猎兵界的神话玄君缔造,这一切似乎显得理所当然,却也实在震撼人心。

因为有了黑甲卫的突杀,整个战场都变得主动起来,玄武军阵不断推进,西北骑兵也拿出了凶悍的战力,以绝对的优势将魔兽潮压向北方。

不久前还几乎围城的魔兽潮在三支军队的突杀下节节败退,就连最后方雷兽的怒吼声都无法压制溃败的魔兽潮。

已经返回了帝都城墙上的苏昭是震撼的,震撼于那只传奇神话一样的精兵,所爆发出来的骇人战斗力。

玄君的黑甲卫只有三千人,却足可以媲美十万大军,这就是精锐兵卒的恐怖和可怕。

目力远超常人的苏昭可以看到黑甲卫的突杀方式,整个兵阵组成鱼鳞阵,每个军人都配备了三种兵器,全身着黑色软甲,肩背数把短枪,远掷近刺,手中半月弯刀肉搏精悍,前方军人突杀过后空隙后面的军人迅速补上,几乎是轮番冲锋不断突杀,配合的天衣无缝。

这样的军队仿佛永远不会疲劳,因为这些军人在突杀的时候几乎不会动用玄气,单凭借身体强悍的体力便可以轻松的完成突杀,这样的军人必然是经过严酷训练的。

组建这样一支人数稀少却精锐无比的悍军,或许需要在数十万甚至几百万人中才能挑选而出体力强悍者!

玄君手上拥有这样一支军队,即便自立也不再话下!

苏昭震惊于这支军队犀利的时候,心中被触动的某根线也越发的惊觉。

划魔域为玄君封地,自己真的是培养了一个裂土封王的诸侯么?!玄君比北疆王更加不容易掌控、神秘的玄君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实力,苏昭都不清楚呢。

怪不得苏昭如此的多疑,因为有北疆王的事情在前,苏昭实在无法获得太多的安全感,尤其对象还是玄君的时候。

“苏昭啊,那是玄君的军队啊?”庄宗在城墙上看的亢奋了,巴巴的跑到苏昭身边来兴奋的询问。

在城墙上几乎站了大半天,庄宗觉得自己的腿都要麻木了,可是看到玄君的黑甲卫屠杀魔兽潮如收割稻草般简单,庄宗就热血沸腾啊。

“你能看见?”苏昭还是很稀奇的,自己能看见是因为自己特殊异能,在这城墙上,即便是高级武者也未必能够看到在东北方开始突杀魔兽潮的是军队,而庄宗竟然能够看见,着实让人奇怪啊。

“朕乃真命天子!自然是能看见的!”庄宗大言不惭的给自己头上扣帽子,庄宗体质异于常人一方面是因为他的皇族血统,但是更重要的是庄宗曾经吃过血人参啊,占有国内最丰富资源的皇族向来都是可以凭借灵宝修炼的。

可惜庄宗就是个不懂得武技和魔法的货。说白了,就是有点浪费的。

“苏昭啊,玄君是不是我们的臣子啊?”庄宗走近苏昭,压低了声音悄悄的说。

如果玄君是大周的臣子,庄宗觉得自己就算是做梦都要笑醒。

“你说呢!”苏昭根本不想跟庄宗讨论这个话题,直接白了庄宗一眼。

庄宗很是苦逼的叹了口气,凑近苏昭道:“那你就把所有的军队都撤回来吧,让玄君的军队跟魔兽杀去,消耗啊!”

庄宗还是很卑鄙的,懂得借用魔兽的力量削弱玄君这个未知的危险。

苏昭……

她倒是想,可惜若是自己撤下了军队,玄君也选择撤退怎么办?岂不是白白损失了一个击退魔兽的好机会,况且若是撤退的话,玄君的军队撤退速度肯定比自己快的。

用这么冒险的方法对付玄君,若是惹怒了玄君得不偿失。

这就是让苏昭苦逼的地方,因为她跟玄君认识这么久了,但一直都不熟悉的,玄君跟你交往的时候就像是搁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让你永远都不可能了解到他的真实想法。

“苏昭,朕的决定不好么?”庄宗见苏昭不回答,就继续开口。

庄宗觉得自己已经了解了帝王心术的精髓了,就应该利用各种制衡,各种手段的处理对皇族有威胁的事情。可惜自己这个不孝子明显跟自己不是一条心的样子。

“你还是先想想怎么对付周家吧!”苏昭不耐烦的挥手,两次下了城墙冲锋,苏昭的体力有些透支,而且手背上也出现了一道伤口。王德忠就小心翼翼的拿着灵药给苏昭涂抹呢,苏昭这么一挥手就把王德忠手里的灵药给打翻了。

王德忠吓得就要往地上跪,却被苏昭给阻止了:“你下去吧,去太子宫看看有什么问题,暗卫很长时间没有传信了!”

王德忠连忙去了,其实太子宫能有什么事啊,所有的暗卫都被太子调来城墙上和巡守城内了,太子宫根本就没有留下暗卫啊,只有沙卡那个蠢货带着一群血族人在太子宫。

“周家?哦~朕明白了,你是想利用玄君对付周家啊!”庄宗脑袋出奇的灵光,竟然想明白了。然后一个劲的冲着苏昭点头。

“不错!不错!周家威胁皇权,实力又那么大,让玄君对付周家再好不过了。这就叫做两虎相争啊!”庄宗很嘚瑟的说着,却没有注意到玄君走过来了。

走过来的玄君慢吞吞的看了庄宗一眼,惊觉自己失言的庄宗立刻道:“玄君不要想歪了,朕对你是没有恶意的,刚才的话只不过是开玩笑。”

就算是你有恶意,你也得有那个实力!玄君没有吭声,对自己来说庄宗根本就算不上威胁。

直接走到苏昭身边,玄君就盯着苏昭手背上的伤口:“很多魔兽都有毒!”

这隐约带着点责备的口气,就像是长辈责怪小辈一样,似乎是带着一点宠溺的,但是更多的还有不满,好像是觉得苏昭太自不量力一样,让你不听话!受伤了吧!让你倔,活该!

而且玄君还生气苏昭竟然不把受伤当回事。有毒的伤口会影响全身的!

“恩。知道了。”苏昭淡淡答应,前太子从小就生长在皇宫,几乎没有出去过,偶尔出城也是弄些蛮族人甚至是奴隶的用来猎杀玩,根本就没有跟魔兽交手过啊。而且苏昭还这是不怕这些有毒伤口,自己体内的毒可比魔兽牙齿上的毒霸道多了。

尽管在书本上学到了关于魔兽的知识,但真实跟学到的总是有差别的,至少苏昭在面对魔兽的时候可以看的出来,真实的魔兽形态差别还是很大,就对面的硬甲地龙只有几百头,但差别就很大。

“过来!”见苏昭答应的敷衍,玄君心里虽然还有不满,但是也不再说什么了,目光落在了苏昭的手背上。

那道伤口已经被王德忠处理过了,而且处理的很好,只不过还没有愈合,在王德忠还没有来得及包扎的时候,那伤口看起来就有些狰狞了。

想起刚才神晓瑜给自己的治疗术,玄君已经看过了,便有些傲慢的想试验一下治愈术的效果。

“干嘛?”苏昭一点都不想过去,感觉玄君唤自己就像是叫一只小狗一样,苏昭真不想跟玄君多说什么的。

“你说干嘛!”玄君的脾气很臭,见苏昭不过来,他就自己走过来了,然后抬起苏昭的右手,湛蓝色的眼睛用傲慢的眼神撇着苏昭,似乎是显摆的等着苏昭吃惊一样,慢慢的用了自己的治愈术。

玄君体内的光明法魂本就十分强大,而且他本人又是个学习魔法的天才,所以虽然是第一次学习的用治疗术,治愈圣光还是很耀眼的从他手中弥漫出来,覆盖在了苏昭的手背上。

苏昭手背上的伤口本来就不大的,所以在被治愈圣光覆盖之后,在这种神奇的魔法元作用下就开始恢复了。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那伤口的愈合就像是缩短了时间一样,慢慢的恢复。

“好……好了?!”庄宗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太神奇了!

作为大周的皇帝,庄宗也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治愈术啊。光明魔法在大陆上实在是太少了,基本被神宫给垄断了,其他的魔法师倒是不少,但那些魔法师所用的魔法都是毁灭性和具有攻击力的。

只有这种恢复的魔法太让人惊奇。

“你会用治愈术了?”苏昭稀奇死了,心中更多的则是高兴。

能够使用治愈术了,那么就说明苏曼青有救了啊。只不过之前玄君还不会用的,怎忽然就会了呢?

“哼~只要有治愈术的技巧和法决,本尊自然是一学就会的!”看出苏昭的疑惑,玄君就解释了一句。而且还是很臭屁的解释。

这种解释更像是自我吹嘘。

本尊是什么人啊,还没有本尊不会的东西呢!玄君要表达的就是这么傲娇而任性的情绪。

“呵呵~玄君自然是魔法天才了。”苏昭是承认这一点的,说话的口气相当真诚,这让玄君觉得很受用!

玄君年纪不大,却已经是超级魔法师,只从这一点就能够看出来了,他绝对是天才没错的!大陆上很多高级魔法师都是靠着多年的修为和钻研进阶的,就苏昭所知道,每一个强大的魔法师都是年过半百甚至一百岁的老头子了。

魔法的修为跟年纪是成比例的,也就是玄君这个妖孽除外。

“本尊可以帮你去看看苏曼青!”玄君主动说。

“真的?”苏昭惊喜的露出笑容,那剔透的笑容让她脸上明显显现出一种别样的亮色。

玄君看到这靓丽的笑容,心中不由的一沉,他是喜欢苏昭的笑容,但是也要看这笑容是为了谁而露出来的。

现在苏昭笑的这么灿烂,明显是因为自己答应要救苏曼青了,所以她心情好!因为苏曼青而这样吗!?玄君感觉自己心里别扭的厉害。

“因为你在乎苏曼青,所以本尊才出手的!”玄君说着沉默了一下,又说:“所以,本尊出手都是为了你!”

艾玛~好肉麻的话!

苏昭愣住了,而说完这话的玄君已经转身下城墙了。在别人看不见的面具下,脸上已经红了……

站在旁边的庄宗,帅气的中年大叔脸上明显惊愕,紧接着就是狂喜,呵呵~玄君这个货竟然喜欢苏昭啊!哎~自己这个不孝子虽然喜欢男人,但还是很有男人缘的。这样很不错啊,庄宗就觉得可以勉为其难的让苏昭娶了玄君啊。

这样不好控制的玄君就是苏昭的人了,就不会像是北疆王一样难控制了。甚至,庄宗还在忍不住的想,是不是也可以让苏昭娶了北疆王啊。这样北疆王也成了皇家的人了,也就一样不用担心他造反了吧。

庄宗自己在意淫的时候,苏昭已经跟着玄君下城墙了。

城外的魔兽潮完全的被黑甲卫、大将军和云峥给压制住了,在燕军没有到来之前都没有危险了。所以苏昭可以喘一口气,更可以看玄君去治疗苏曼青了。

而远在灵山后山中的妖魔们还在苦苦等待,老二这个领头人就带着一群妖魔,在国师划定的圆圈内没有出去。

“魔兽来了哦!”

“魔兽来了哦!”

地精怪在老二的脚下喋喋不休的喊,老二站着一动不动,两个眼洞中红光闪烁,他自然知道魔兽已经来了,而且还知道帝都的北方发生了血战呢,那浓烈的血腥味,各种魔兽和人类的血鲜美无比。

老二恨不得现在就冲到战场上好好的品尝一番,可惜苏昭没有下令啊。

所以,老二就只能带着妖魔巴巴的等着,老二在这群妖魔中的威信还是很高的,至少老二在没有下令之前,所有的妖魔都呆在圆圈内没动。

只有一些不安分的小妖,喋喋不休的喊:“魔兽来了哦,我闻到了血腥味。哦~还有高级圣兽,雷兽的味道!”

听到雷兽,老二就亢奋了,那可是圣兽啊!圣兽血对老二这种尸灵血修来说太重要了,圣兽血可以帮助他提升修为!

老二已经决定了,等到雷兽出场的时候,即便苏昭不下令,他也要冲出去。

而此时的苏昭早就把老二等人给忘记了,本来这些妖魔就是在帝都危险的时候才用的,现在战场形势有利于大周,也就用不上这些妖魔了,要这些妖魔出场还会动摇人心呢。

苏昭带着玄君来到了地窖,刚进去就闻到了一股尿骚味道。

地窖中温度很低,即便是沙卡在里面方便了,也早就冻成冰疙瘩了,可惜血族人的体质就是不一样,反正有股子很冲的味道。

而刚方便完的沙卡看到太子回来,羞得脸色通红。

人家发誓要守在地窖的,虽然尿急,但沙卡也知道在这里方便不好的,不过实在憋不住了,结果沙卡刚在尿桶里方便完,太子就回来了,而且还是带着玄君回来的。

“那个……那个……”沙卡立刻跑到苏昭面前想解释,但又难以启齿。

“做的好,你能听本宫命令的守在这里,本宫欣慰!”不等沙卡自己为难,苏昭就主动开口了。

沙卡这个壮的跟狗熊一样的男人就呵呵傻笑了起来。玄君默默的看了沙卡一眼,对沙卡的第一印象就是:这货智商几乎为零!完全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典型啊!

苏昭竟然让这样的人留下来保护苏曼青,也不怕出事?还是说……苏昭其实也没有多么在乎苏曼青啊!

可惜,玄君的心情还不等好一点,他就看到了地窖一角的一只蛊虫。

南疆的蛊虫,玄君自然是认识的,更惊讶的是他感觉到蛊虫上竟然有苏昭的神识。虽然这种神识很淡,但是作为一个擅长用各种“道具”来窥探别人的玄君来说,他对这种附加了神识的生物太敏感了。

有趣!实在是有趣啊!

玄君觉得苏昭身上的秘密还是很多的,多到让玄君惊奇。

“玄君,请出手吧!”苏昭已经来到了冰床旁边,看着冰床和锁魂阵内躺着,脸色安详的苏曼青,苏昭只觉得心里有些刺痛,只能麻木的移开了目光。

当一个人失去过太多,她就会学会如何让自己不心痛。

曾经生活在末世的苏昭失去的已经太多了……

玄君虽然情商白痴,但智商还是很高的,感觉也很敏锐,搞不懂苏昭现在是什么心态,但玄君能清晰的感觉到此时苏昭的状态很不好。

那冲沉沉的哀伤让她整个人都显得阴郁。

或许玄君的心中还是有点愧疚的,站在冰床前,玄君再次念动了法决,光明法魂力量就在魔法元的催动下出现了,耀眼的金光再次覆盖在了苏曼青的身上。

可惜,可能是苏曼青的伤势太重了,也可能是玄君对治愈术的掌控还不在行,总之玄君的治愈术对苏曼青的效果很不明显。

甚至说的难听一点,苏曼青胸前的伤口基本上是没怎么恢复的。

玄君不断地念动法决,光明魔法元不断的从身体内出现,覆盖在了苏曼青的身上,可惜苏曼青身上的伤口仍然是没有一点起色的。

玄君的脸色变得很臭,脸上带着面具看不见,但是可以看到他湛蓝色的眼睛中闪烁着冷光和怒气。

苏昭在旁边看的心急,不过见玄君持续的运用魔法元已经很长时间了,苏昭倒是有点担心玄君会不会受反噬呢。魔法持续是相当消耗的,所有的魔法技能都是短时间内凝聚释放的,持续的维持魔法,即便是再强横的魔法师都受不了。

在苏曼青的身体毫无起色的时候,苏昭发现玄君的身体竟然抖动起来了。明显是因为体内的魔法元消耗太多了。

“休息一下吧!”苏昭颇为无奈的上前开口。

玄君还在死撑着,湛蓝色的眼睛凝聚在苏曼青的身上,像是要锁在他身上一样,而从他身上释放出来的魔法元已经越来越少了。

“再这样下去你要受伤了,魔法反噬!”苏昭真心焦啊,她都能感觉出玄君是在死撑着了,这货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苏昭一直以为玄君是冷静而且睿智的,而且作为魔域佣兵之王,玄君也的确是睿智英明的,可他怎么现在钻牛角尖了呢!

不管多么英明睿智的人,在感情中都有可能是白痴,尤其是动了真情的时候,是谁说了这么一句经典的话,现在就可以用在玄君的身上。

玄君终于撑不住了,几乎是懊恼的放弃了治愈术,身子一软,差点倒在地上。

“让你住手!偏不听,你不是刚开始学习治愈术吗?你以为治愈术那么好学的么?!”苏昭立刻上前,从后面抱着玄君的腰,将他给抱起来了。

这种拥抱的方式让玄君接受不了,尤其是苏昭的“教训”更让玄君不满。

“哼~本尊只不过是没找对方法而已,而且苏曼青体内还有余毒!阻碍了本尊的治愈术!”玄君很是“嫌弃”的推开了苏昭,相当傲慢的说。

骄傲的玄君是不会有错的。

错的都是别人!而且刚才他虽然死倔的给苏曼青治疗无果,可也发现了问题的所在!苏曼青是被小白给伤的,小白那可是干尸啊,他身上的骨头可是有尸毒的,再加上苏曼青之前就被苏昭给下毒了,虽然那毒素一直都是在腿上的,但是也影响了苏曼青身体的其他地方。

但是……玄君还发现苏曼青的身体中似乎有种其他的力量,是一种魔兽血的力量。他应该是偷偷的融合过某种魔兽血吧,而且因为这种魔兽血,苏曼青才不会死的,这种魔兽血有点浴火重生的意思。

相信苏曼青若是这次能够得到治疗的恢复,那么他体内的余毒应该可以清除了,甚至还可能重新站起来。

玄君现在都在忍不住的想:苏曼青这货是不是故意的让自己被小白给“弄死”的啊!

玄君知道小白厉害,但苏曼青这个文弱的残废可是阵法高手啊,他精通的各种阵法,难道就没有一个可以困住小白的么?!

“该死的东西!”玄君就认定了苏曼青是故意被弄死的,这个该死的混蛋是不是故意让太子心疼的。

“慢慢来,我相信你可以治好曼青的!”苏昭不知道玄君在骂什么,还以为他是因为自己的魔法无效而闷气呢!

“哼!本尊要不要救他,由本尊自己决定!”玄君听到苏昭喊“曼青”喊的那么顺口,就有发飙的迹象了,咆哮的冲着苏昭吼完,玄君扭头就走了。

刚才为了救苏曼青,玄君都受内伤了,难道留下来出丑让苏昭看笑话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