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持续作死中/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圣兽对力量的感觉是很敏锐的,这次雷兽突然袭击必然跟神龙血和某种神秘力量有关。原本魔兽潮在被驱逐即将溃散的时候,雷兽最应该做的就是带着魔兽潮撤离,或者重整再攻,可雷兽却一反常态的硬令魔兽潮反攻,自己更是带头冲锋到了帝都城墙前。

雷兽几乎是一过来就瞄准了苏昭,连续的攻击都是针对苏昭发出来的,甚至可以破坏城墙的雷兽都不屑一顾出手。

苏昭在被雷兽注意上之后,根本不敢往城墙里面跑,否则会被雷兽因为追逐自己而破坏了城墙。现在帝都城墙上的两个巨大口子就在卫驰的带领下快速填补呢,否则接下来迎战燕军的时候会成为弱点。

“开炮!快开炮!打雷兽的肚子!肚子!”梅解语不管苏昭命令,就在指挥着神威大炮的炮手瞄准了雷兽的进攻。

负责神威大炮的炮手知道梅解语是什么人,况且梅解语都拿着刀架在他们脖子上了,不开炮也不行啊,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什么神威大炮的炮弹贵重了。连太子都被雷兽威胁了,这个时候还不开炮,留着炮弹干嘛!说句难听的,一旦太子出事,神威大炮被搁置了怎么办?!

太子可是神威大炮的负责人啊!

几十门神威大炮一起瞄准了雷兽的肚子,神威大炮的炮台是可以移动的,而雷兽体型巨大正好提供了不用太精确瞄准的靶子。

大炮的怒吼声让雷兽撇开了黑龙和赤凰,圣兽对危险的天生敏感预知让它躲开了第一轮的炮火攻击。神威大炮射程内,成片的魔兽倒下,甚至不少的魔兽领主中炮身亡。被炮弹掀起的飓风吹得趔趄的雷兽吃惊不小,猩红色的眼睛第一次正视这些渺小的人类。

“殿下,可以回来了!”苏家的苏江哲出现在城墙上,给苏昭发了密语传音。

刚才苏昭遇袭的时候,苏江哲和苏家的武者一直都没有现身,就是在暗中的启动法阵。

苏家的法阵在布置之后需要很长的启动期间,虽然不会让雷兽警觉,但是却需要雷兽在法阵范围内,现在苏家已经准备好了法阵,只等着玄君出手了。

玄君也在这时候默默的起身来到了城墙上,看着城下被雷兽逼迫的狼狈不堪的苏昭,玄君反而是露出一抹笑容。很不错!能够吸引雷兽这么长的时间,不愧是自己看中的人,若是她一点能力都没有,玄君反而会觉得自己眼光不行呢!

“你好了吗?”苏昭大口的喘着粗气,一边扭头朝着城墙上的玄君喊着问话。

玄君默默的点头,湛蓝色的眼睛中神光闪烁。

苏昭这才转身朝着城墙上飞奔,而雷兽看到苏昭逃走,发飙的轰开了黑龙和赤凰,追了上来。赤凰的动作慢了那么一步,雷兽巨大的拳头已经轰到苏昭的后面,凶猛的拳风犹如风暴,夹杂着凶猛的雷电,兽化的沙曼飞身上前,想用暴力的方式阻止,却被雷兽的拳风给震开了。

苏昭只觉得自己后面刮来了凶猛的飓风,吹的自己后背上的披风碎裂成片。只拳风就这么恐怖,可以想象若是打在身上会多么的严重。

巨大的雷兽已经出现在了苏昭身后,仿佛一口就可以将她吞掉。

城墙上的玄君目光冰冷的掠过赤凰,猛然出手,一道黑色的岩石凸出刺向雷兽,用厚重的土魔法生生的阻止了雷兽的攻击,下一刻,玄劲的身影便出现在雷兽面前,手持巨剑全力的劈斩下来。

巨剑纯黑,足有十几米长的剑身完全由玄气凝结而成,带着摧毁神魔的破坏力被挥下来时,周围的空气都受到了挤压,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

方圆数里之内的空气似乎都收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挤压,一下子粘稠了起来,实力低微者纷纷逼退。这种时候,让那些人都有一种神魔打架凡人遭殃的错觉。

猎兵中还有仇视玄君,或者是玄君的仇人的,在看到玄君释放出来的强大战技时,感觉到了心底的战栗,巨大的实力差距让这些人明白,要想做玄君的仇人,也得有匹配的实力才行。

趁着玄君阻拦了雷兽,已经返回城墙上的苏昭,看到的就是雷兽用钢铁手臂挡住玄君攻击的瞬间,玄气巨剑在雷兽身上击得的四分五裂,碎裂的玄气就如同碎冰一般散落在雷兽的身上。

那雷兽浑不在意玄君攻击,觉得这个人类的攻击也就是这么回事,正想着挥拳将玄君打飞呢,却忽然看到那些碎裂的玄气“活”了,黑色的由玄气凝结成的固体几乎是在瞬间变成了液体,流淌了雷兽一身。

在雷兽警觉的时候,那些黑色的玄气已经像是绳索一般开始在雷兽身上固定。

看到玄君出手,黑龙和赤凰便双双后退了,因为两人敬畏的举动,周围的其他人类强者也很识趣的退却了,只有那些领主级的魔兽因为雷兽受困,所以才傻乎乎的冲了上去。

“冰之囚牢!”悬浮在虚空中的玄君,全身魔法暴涨,颜色各异的魔法威压瞬间从他身上弥漫出来,如同江河倾泻,方圆数里之内弥漫出一片的蓝色气雾,下一秒钟这些气雾便瞬间凝聚,那些还在气雾内的魔兽,还有目标雷兽就在瞬间被冻成了冰雕。

冰寒冷冽之气几乎是瞬间让帝都周围的温度下降了好几度。

原本雷兽身上弥漫出来的威压也因为被冻住而消失了,漂浮在帝都周围的暴戾魔兽气息也在这时候消散,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这时候冷静了下来。

玄君的魔法冰冻一切!

在无数人错愕中,玄君豁然转头看向城墙:“苏前辈,请辅助本尊!”

苏江哲在诧异和忌惮的看了玄君一眼之后。漠然点头,苏家武者和魔法师出动,降落城墙之下启动了大阵的阵眼。

苏家大阵、天地囚牢。

伴随着颜色各异的魔法光芒闪烁帝都上空,一个虚幻的大阵出现在玄君和雷兽的脚下,玄君再次挥手释放出一个巨大的玄冰魔法,加固了雷兽的冰冻之后撤离法阵范围。

苏家大阵瞬间收紧,虚幻的阵法线条就变成了无数道密集的网,狠狠的罩在了被冰冻住的雷兽身上。

远处的魔兽潮就呆呆的看着他们的领头人被玄兵和大阵束缚,失去了魔兽首领的魔兽一个个的发狂逃溃。刚才玄君发威的时候已经让这些魔兽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现在头都被干了,难道它们留下来找死呢吗?魔兽也是有一定灵智的,而且天生对危险的预知让它们明白在这个人类身边就是危险的。

城墙上的人早已经目瞪口呆,不久前还来势汹汹的魔兽潮就这么退去了么?这一切都好像是在做梦一般,只有悬浮在半空的玄君和被冰冻封锁的巨大雷兽昭示这一切都并非是在做梦。

人们在感叹之余,更多的是对玄君实力的敬畏。

那么多超级强者都奈何不了的雷兽竟然被玄君这么捕捉了。

只有城墙上的苏昭还在皱着眉头,因为她感觉到自己随身空间中的果冻正在担忧,作为神龙精魄,果冻还没有恢复神龙的力量,所以畏惧的就是仅次于神兽的圣兽。

圣兽和神兽之间似乎是隔着不可逾越的沟壑,但是两者之间又是可以相互吞噬的,尤其是圣兽通过吞吃神兽精魄和血肉而发生进阶的事情更多。魔兽界中,不少低级魔兽都曾因为吞吃幼年高级魔兽、甚至是圣兽而发生进阶。

雷兽对果冻的觊觎让果冻很不安。

“主人,还不够!这样根本抓不住雷兽!”果冻在呼唤的时候,苏昭已经看出玄君力竭了。

玄君虽然还一派高人风范的悬浮在虚空中,但是刚才释放出来的魔法元实在太多了,目前的玄君恐怕再也释放不出太强的魔法了。尤其是最近玄君实力受损的情况下。

而且苏昭看到玄君正目光死死的盯着困住雷兽的玄冰。

咔嚓~在帝都周围都安静下来的时候,玄冰碎裂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怎么可能?!”城墙上的苏江哲发出不敢相信的惊呼,他看到玄冰上的裂纹了,那是雷兽挣脱玄冰和大阵束缚的迹象。

玄冰可以称为魔法中最强悍的封印魔法了,再加上苏家的大阵,完全可以困住一般的圣兽,可这头圣兽明显更加强悍,竟然可以冲开双层的压制。

玄君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他知道一切都功亏一溃了,自己的玄冰魔法加上苏家的大阵都困不住雷兽的话,无可奈何了。不过……雷兽强行挣开束缚必然会受伤,只要自己快点恢复伤势,还有机会。

“主人,就任由它逃走吗?”赤凰焦急的飞到玄君身边,她看出了这只雷兽想逃走,所以赤凰是着急的,这是主人想要的圣兽,失去了就太可惜了。趁着雷兽还没有彻底挣脱之前,只要主人再释放一个魔法就可以封死雷兽退路的。

可惜,当赤凰来到主人身边之后,就感觉到了玄君的虚弱。

赤凰惊悚,她从来都没见过主人如此虚弱过。主人一向是强大的神,即便是刚才释放了大片的魔法,也绝对不应该出现虚弱的情况。赤凰曾经看到玄君释放过更加强大的魔法。

主人绝对不只是这样的实力!而主人之所以虚弱的原因,必然就是太子了。

先帮助太子的侍卫渡劫,又因为太子的男宠而伤了法魂,因为关心太子而不顾伤势未恢复、丹药未吸收的要出手。

从来都是冷漠无情的玄君,就是因为大周太子而改变了!变得不再无懈可击,变得到处都是弱点,甚至是感情用事!

抓捕雷兽,这本来是多么好的机会啊!

按照赤凰的想法,只要玄君能够等待大周强者跟雷兽拼的你死我活时出手,玄君根本就不用任何人都可以独立抓捕雷兽!

而现在,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机会流失!雷兽一旦逃走,想要抓捕就困难了。

玄冰上的裂痕还在不断扩大,崩裂的声音在黑夜中显得格外刺耳。

那些之前在战斗中就已经逃开的高手们,现在只想跑的更远,雷兽太可怕了,等从玄冰和大阵中冲出来一巴掌拍死他们怎么办?

只有悄然退回城墙上的周鼎给自己的四大武帝使了一个眼色,若是雷兽逃脱,必然也是收了重伤的,趁着这个机会能够收复雷兽也不一定呢!

周鼎这些帝都的高手们一般不会带灵兽作为战宠,他们不像是猎兵一样,整天在外面危险区域行走,所以一般灵兽对他们的作用不大,毕竟灵兽还需要饲养的。

可是雷兽就不同了。这可是圣兽!若是能够收复,即便是付出再大的饲养成本也是值得的。

“哼~异想天开!”玄君没有放过周鼎给手下示意的眼神,敢抢夺他玄君的东西,周鼎真是活腻歪了。

不过玄君没有理会,他就知道周家没有抓住雷兽的实力,即便是雷兽在冲开禁锢之后受伤,周鼎的四大武帝也抓不住雷兽,让他们四个武帝去缠住雷兽也是好的。

咔嚓~蹦~

伴随着玄冰彻底粉碎的爆响,雷兽从玄冰和大阵的禁锢下逃脱了。

逃出了禁锢的雷兽发出一声狰狞的咆哮,撒丫子的跑了。之前还气势汹汹的雷兽似乎是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是帝都这些人类的对手,逃走才是上策。

正如人们想到的,雷兽因为挣脱禁锢,的确是受了不小的伤,阵法和玄冰在它身上留下了不少的伤口,雷兽身上的毛都脱落不少。浑身带血的跑了。

“追啊!雷兽受伤了,这可是好机会!”

城墙上刚才还在偷懒的猎兵看到雷兽受伤的模样,顿时觉得有机可乘,不知道是谁呐喊了一声,不少的猎兵发疯的跳下城墙去追了、一些在刚才魔兽潮中表现都没这么积极的猎兵也表现活跃。

受伤的雷兽对他们来说就好像是一个随时会倒下去的金山银山,雷兽身上的各种材料都是极其珍贵的。所以这些猎兵不要命的下了城墙追着跑了。

蒋栋带着所属猎兵联盟的人没有动,都很老实的留在了城墙上。

不是蒋栋不动心,而是他知道他们这些猎兵根本就没有机会,没看到周鼎这种人都在旁边虎视眈眈吗!而且这个魔兽可是玄君看中的,有几个脑袋敢跟玄君抢东西啊。而玄君在看到这些人去追逐雷兽,竟然没什么表示,那就说明玄君知道这个雷兽受伤不严重的,这些人去追雷兽反而是帮了玄君的忙。

把雷兽拖住或者加重雷兽的伤势,到了可以收复的时候,必然是玄君出手的!

“殿下,咱们要不要派人去看看?”梅解语也凑到了苏昭身边,看一眼跑没了踪迹的雷兽,小心的开口问。

梅解语向来都是为太子着想的,雷兽这种稀有圣兽实在珍贵,连玄君都想要的,既然现在玄君没有抓住,那梅解语就想着动用太子的力量抢一下了。

“不用了!”苏昭有些疲惫的答应了一声,刚才亲自做诱饵的吸引雷兽,着实把苏昭累的够呛。

眼看着魔兽潮在雷兽逃走之后已经彻底溃败了,苏昭便在城墙的角楼内找了床准备休息一下。

苏昭早就做好了在城墙上亲临的准备,所以角楼内床就是让人准备的。

站了大半天的庄宗也是累惨了,看到苏昭进了角楼,庄宗就跟着进来了,本想着可以顺便在床上躺一下呢,却见苏昭已经合衣躺在床上了,而且这个不孝子在看到自己这个皇帝进来之后也没有半点要起身相让的意思。

庄宗很是气闷的看了苏昭身边的王德忠一眼,那眼神就是提醒的意思:快点让你家的太子起来,没看到自己这个尊贵的皇帝来了么?!

可王德忠垂着眼皮子全当看不见。

庄宗就撇自己身后的陆秉承,想着自己身边这个老太监总不至于不为自己这个皇帝着想吧。

可庄宗这才发现陆秉承竟然干脆不跟进来了,就站在角楼外面呢。

罢了!庄宗就知道自己在苏昭面前没有点皇帝的尊严,干脆自己也不要了,庄宗直接走到床边,拿着屁股顶苏昭,好不容易霸占了一块地方就坐下了,喘息了一口气,才说:“苏昭啊,是不是可以让大臣们都下去休息了?有些老东西可是受不了的。”

庄宗还是很仁慈的,虽然讨厌那个老臣们跟自己耍滑头,尤其是讨厌沈荣那个老东西哭哭啼啼,但还算是为这些大臣们着想的。

让大臣们跟着在城墙上守了快一整天了,现在这些魔兽潮也退去了,大臣们都饥寒辘辘的,站在到处刮风的城墙上,看着就怪可怜的。

“不行!让他们都在城墙上守着,或者拿出他们一半以上的私兵!”苏昭扔下一句话,翻身就在床上睡去了。

“你……哎~”庄宗还想说点什么的,但是听着苏昭呼吸均匀的声音,再看看苏昭这一身尘土和血迹的模样,庄宗就觉得心疼了。

看来自己这个不孝子是真的累了啊!

从来都是锦衣玉食的活着,作为大周最尊贵的太子,何曾这么狼狈过,都是魔兽给闹的。所以庄宗也不吵苏昭了,既然刚才苏昭都说了,庄宗也觉得她说的不错,虽然是对大臣们残忍了些,但现在是帝都危难时刻,若是不对大臣们狠一些,就是灭亡的时候。

退一步说,只要这些大臣们拿出了一半的私兵帮助防守帝都了,也就不用难为他们的留在城墙上了。

“玄君,你怎么来了?”庄宗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看到玄君从外面进来了。

庄宗就看了看苏昭休息的角楼,角楼就是城墙上的瞭望台,空间本来就很小,放下一张床之后连个桌子都放不下了,只有一个小凳子而已。

庄宗就觉得玄君进来之后根本都没有坐的地啊,难道让玄君坐在小凳子上?

“本尊需要休息!”玄君的心情似乎很不好的样子,听到庄宗询问,他几乎是用冷漠的声调回答了。

庄宗就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刺激玄君的好,怎么说人家还帮助自己守卫城墙了呢!而且雷兽也是他赶走的。

燕军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这时候玄君能够留在城墙上,那可就是一大助力啊。

“玄君啊,这里没地方休息了,朕给你找个别的地方吧!”庄宗就想城墙上还有不少角楼的,完全可以学苏昭的样子,把其他的角楼开辟成休息的地方啊。

玄君摇头,很自然的在角楼内的小凳子上坐下来,尽管是坐在那么憋屈的小凳子上,可玄君坐下来仍然气势十足,反正庄宗就觉得自己这个皇帝在玄君面前是一点架子都拿捏不起来的。

庄宗就准备走了,不过在离开角楼之前,庄宗看到玄君并没有闭目养神,反而是眼睛在看着太子。庄宗忽然就觉得玄君看太子的眼神很让人费解啊。

出了角楼,庄宗还看到太子的男宠梅解语就在角楼外面站着,那一脸担忧却又不敢进去的模样让庄宗觉得这个小梅也是挺可怜的。

谢谢:云白97 送了1朵鲜花、189徐胖送了1朵鲜花、叶之奚 送了9朵鲜花、叶之奚 送了9朵鲜花

还在住院中,存稿君继续发文,发现竟然有十多天的存稿,都是以前不知死活写出来的,现在生病不敢写了……

爷在想那时候太拼了,这下子完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