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玄君,这是骚扰/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梅解语对吧?”庄宗就走了过去,一边说着一边想伸手拍拍梅解语的肩膀,表示自己的亲和。

可梅解语看到庄宗靠的距离自己太近,连忙就退后一步的拉开了距离,并且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陛下。”

庄宗的手就没法落下来了,看着故意跟自己拉开了距离的梅解语,庄宗嘴角就抽了一下,才说:“额~苏昭不是让你负责城中治安么!沈荣就在城墙上,没法下去,你去忙吧!”

真是够了!庄宗很生气的好不好,他分明感觉梅解语就像是个谨慎的小姑娘提防色狼一样防备自己呢!

笑话,难道自己是那种需要防备的人?!

即便自己是那种人,朕也不可能抢太子喜欢的人啊。

庄宗觉得自己还是很端庄的,至少曾经举办大臣宴会的时候,邀请了大臣们的家眷们来参加宫宴的时候,庄宗就只盯着人家的闺女看,人家的夫人小妾什么地,庄宗是绝对不会多看的。

“臣这就去!”梅解语挺干脆的答应了。

他就算是再想去陪着太子,也要先维护好帝都的治安啊,这是太子给自己分配的工作,若是不好好完成的话,是会被太子嫌弃的,现在梅解语也算是了解太子的脾气了。

只要是太子让自己做的,自己就得好好完成!这样才不会被太子嫌弃。

“恩~这样才乖巧么!”庄宗就赞了一声,结果要转身走掉的梅解语就打了个哆嗦。

“陛下,臣已经让人在城墙后面搭建屋棚了,可以让大臣们在这里休息,也算是遮风挡雨,我们这些大臣是要誓死守卫在城墙上的!”沈荣就连忙上来,岔开了话题,他觉得庄宗帝真是傻得可以,怎么就分不清状况的跟梅解语走的这么近呢!

梅解语可是太子的男宠啊,那就相当于太子的美人了!

“哦哦,做的不错,值得表扬!”庄宗听到沈荣的话,就表示赞赏了,刚才跟苏昭商量了要把这些大臣都留在城墙上呢,正愁没地方让这些大臣们休息呢,结果沈荣就做好了。

庄宗觉得沈荣还是很有用的,至少懂得帝王心思的干活啊,原本还想着这货知道自己太多的秘密,想弄死他呢,还是先留着让他干活吧!

“为陛下分忧是臣的职责,臣就是陛下的手。”沈荣明显感觉到庄宗对自己的满意,立刻就有点嘚瑟了。

不过沈荣也感觉到自己背后那无数双可以杀人的眼睛,他知道那是大臣们都在凶残的盯着自己呢,就因为沈荣主动请缨的要留在城墙上,所以这些大臣都很崩溃啊。

“哼~你们这些个愚蠢的大臣,是应该感谢本官的,要不是本官主动的找人给你们搭建棚屋,你们就得餐风露宿的在城墙上等着!太子都说了,要你们留下呢!”沈荣心里鄙夷了这些人一顿,屁颠颠的陪着庄宗去最好的棚屋休息了。

角楼内安静了下来,玄君就坐在小凳子上,盯着苏昭的后脑勺看。

真行!竟然睡的这么香甜!都不知道本尊过来了,在看着你吗?玄君心里不经意的会冒出一个跑到床上跟她一块躺下睡觉的冲动,都被他忍住了,玄君怨念了一下,这才抬头看床边的王德忠。

觉得这个老太监尤其的碍眼啊!

可王德忠就像是个死人一样,就站在床边一动不动,根本不管玄君看过来的眼神。

其实王德忠内心是很煎熬的,玄君都用这种眼神看自己了,王德忠岂能看不出来他是想让自己滚出去?可是王德忠不能出去啊,太子在角楼内休息,又不是在太子宫,身边没有个人守着怎么行!

而且王德忠是不放心玄君这个人的。

“太子的膳食准备好了么?”

玄君不能明目张胆的赶人,就只能找其他的理由了。

“苏全在准备了,很快就会送过来。”王德忠连忙答应,然后默了一下,又说:“玄君您也没有吃东西吧。”

呵呵~该死的老太监这是想赶走自己啊,想让自己回去吃东西么?想得美!

玄君傲慢的坐直了身体:“是的,等下太子的膳食送过来,我们一起吃!”

一起吃,这么一个敏感的词语被玄君说出来,他竟然是没有一点羞愧。王德忠心里就骂,你算是什么东西啊!也配跟太子一起用膳。

可是面对强大的玄君,王德忠就觉得自己不敢这么骂啊。

所以王德忠就索性不说话了,惹不起躲不起么?!

“你出去!”玄君却得寸进尺的冲着王德忠下命令了。

王德忠瞪大了眼睛的看着玄君,以为自己听错了:“玄君,你刚才说什么?”

“本尊让你出去!”玄君明显是生气了,说话的口气中隐隐荡荡的带着杀意。

王德忠就觉得自己被玄君的杀气给吓到了,但老太监对太子是足够衷心的,王德忠就站在原地不动:“老奴不能出去,有太子在的地方就有老奴!”

看到王德忠说的理直气壮的模样,玄君被逗笑了。

“你算是什么东西!用得着你在太子身边?”

王德忠早就被人骂习惯了,而且他这种做太监的人,怎么可能不被人骂呢,骂的比玄君说的还难听的,王德忠都听过,所以他一点都不在乎。

玄君看王德忠一脸平淡的还是站在苏昭的床边没动,玄君要彻底发飙了。

“没看到本尊在这里么?本尊看着你碍眼,你给本尊滚出去!”

躺在床上睡觉的苏昭终于忍不住了,翻身坐起,指着玄君和王德忠就骂了起来:“你们两个都给本宫滚出去!”真是够了,都要累死了,还要听着他们聒噪!

王德忠吓得一个机灵跪在地上,是跪行着倒退出去的。

玄君坐在小凳子上就觉得尴尬了,他看得出来苏昭是真的生气了,而且看着王德忠跪行出去的模样,好像苏昭生气还挺严重的,但是从作为男人的面子角度出发,玄君是绝对不能走的。

而且现在的玄君也根本就不能走。

刚才对付雷兽的时候,玄君动用的魔法元的确是太多了,所以身体受到了一定的损伤,现在坐下来就是恢复的,体内的魔法元正在流动,起身的话会倒逆反噬的。

“怎么还不走!本宫让你出去!”苏昭相当的暴躁,人在劳累和睡眠不足的情况下心情是很易怒的,尤其是明明担心着苏曼青,却无法去看的苏昭。

反正现在苏昭的脾气很不好就是了。

“你让本尊走?”玄君的自尊被苏昭深深的折辱了,愿意留在这里是自己的意愿,愿意走也是自己的愿意,可是苏昭这么直接的赶人就过分了。

愤怒的玄君还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之所以没有抓住雷兽,虽说有自己的打算和筹谋,但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苏昭啊。要不是担心她被雷兽攻击,玄君根本不用着急过来的。

而且即便是过来之后,玄君也可以不用动手,就让大周的强者跟雷兽消耗。只等自己恢复而雷兽被消耗之后,玄君可以一举两得的抓住雷兽,趁机削弱大周。

玄君是魔域的佣兵之王,他有自己的势力,他是需要一个国家作为依托,但是也并非要大周,他可以转而跟大秦合作,甚至即便是跟大周合作,从利益的角度出发,玄君也不需要大周太强横的,相反的,若是大周弱小一点,反而是对他有利的呢。

可以说玄君愿意看到大周持续发展和壮大起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苏昭的。

“本宫知道你没有抓到雷兽很伤心,不过雷兽也是你故意放走的吧!”苏昭见玄君似乎是生气了,她就索性坐起来,跟玄君把话都说清楚。

苏昭自问,自己和大周是不亏欠玄君的。

虽说玄君帮助过大周和自己不少次,但玄君都有回报的,就这次帮助苏曼青留住神魂,帮助大周击退雷兽,也是对玄君有利的。或许玄君做的多了点,多大周和苏昭都有利了些,但就玄君这样的性子和人品,苏昭就是对他提防的。

况且从一开始,玄君就明白的说过:需要他做出什么,就是需要等价交换!

“你怎么知道本尊故意放走的雷兽?”玄君很稀奇的没有生气,反而是笑眯眯的看着苏昭,湛蓝色的眼睛中带着赞赏。

苏昭很不喜欢玄君的眼神,那神色就好像自己是他的一个宠物做了某件让他欣赏的事情,从而让他这个主人心情不错一样。

“在这么多人面前抓住了雷兽,就是向所有人和神宫宣告,你玄君的实力又要膨胀了。想来神宫会对你下手的吧!”苏昭哼了一声。

玄君现在的实力已经膨胀到让神宫忌惮了,若是继续膨胀下去,还不知神宫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呢。尤其是在黑甲卫展现了绝对精锐的实力之后,玄君要做的就是保持一下低调。

“聪明!”玄君很是赞赏的点头,然后眼神激赏的看着苏昭,明显是在等着苏昭继续说下去。

玄君就好像是找到了跟苏昭说话的话题一样,带着某种小孩子心性的雀跃的等着苏昭说话。

可惜苏昭不吭声了,重新倒在床上睡觉。

玄君就想让苏昭起来说话,结果外面的黑龙就开口让玄君出来了。

玄君的调息刚好运行一周,便起身出了角楼。傲慢的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黑龙,玄君冷漠的站着,等着黑龙解释,为什么让自己出来?

“主人,人在疲劳的时候最反感别人骚扰!”黑龙用密语传音说。

“骚扰?!”玄君的眼睛一下子钉在了黑龙的身上,黑龙就觉得自己要被玄君的眼神给杀死了一样。

无奈的叹息一声,黑龙不说话了,跟玄君说话真的很累,自己不就是用词稍微严重了点吗?玄君这易碎的玻璃心就受不了了么?

其实玄君并非是有颗易碎的玻璃心的,作为曾经最让人威风丧胆的猎兵,玄君就是猎兵界的魔王,他的秉性和心都是冷硬如铁的,但是黑龙却也发现玄君在苏昭面前还是很傲娇、具有玻璃心的。

因为苏昭似乎很轻易的就可以让从不动肝火的玄君生气!

情绪,对任何上位者来说可都是大忌啊!

“怎么不说话了?”玄君用轻蔑而且带着威胁的眼神看着黑龙呢,结果黑龙竟然不说话了,玄君脾气上来了,你不说话就行了吗?本尊非得让你说话。

“说什么?”黑龙还是用的密语传音跟玄君交流,在城墙上还有不少人呢,黑龙就觉得如果他们是用语言交流的话,那些听到玄君说话的人肯定会被震惊死的。

“哼~滚回魔域吧!”玄君自然是嫌弃黑龙说自己骚扰苏昭了。玄君很想跟黑龙争辩一番,自己怎么就成了骚扰苏昭了?但理智尚存的玄君终究没有愚蠢的跟黑龙争辩,而是让他直接滚蛋了。

黑龙这次却没听话,而是回了一句:“我回来是帮助主人驯服雷兽的,等驯服了雷兽我就走,魔域暂时无事。”

相比起赤凰,黑龙在玄君面前明显更加淡定和自然一些,黑龙是最早跟随玄君的人,跟玄君算得上是半个朋友半个部下了。

黑龙也是了解玄君的人,眼看着玄君屡次的在苏昭面前吃瘪,黑龙就知道玄君肯定是喜欢这个丫头了。

不错~被人或许很难看出苏昭的性别,毕竟即便是高级强者也没有透视眼的,但是黑龙一眼就看透了,并且还看得出太子的身体糟糕透顶!

或者说,太子现在这样的人算不上正宗女人了吧!

“主人,先回去休息吧?”赤凰见玄君跟黑龙针锋相对的瞪着眼,就知道这俩人在吵架呢,赤凰就为难的上来,岔开话题了。

“回魔宫!”玄君一点都不想走,但是想到刚才苏昭赶自己走的样子,玄君就生气啊,所以赌气的玄君很潇洒的走了。

赤凰心中欢喜的跟着玄君走掉了,黑龙却是留在了城墙上。黑龙一点都不想留下的,可是黑甲卫还在城外呢!

黑龙觉得玄君真是够了,三千黑甲卫在魔兽潮中有了三百人的伤亡,就应该赶紧撤退回去魔宫休养的,可玄君却让黑甲卫继续留在城外,还不是因为担心燕军会突然攻上来,打大周一个措手不及。

黑龙相信玄君这么安排是有一定道理的,毕竟大周帝都若是破了,那么作为依附大周的魔域佣兵是会受到损伤的,或许大周还不知道,这次大燕之所以南下就是受了神宫的支持和支使。大燕在神宫的辅助下一鼓作气的灭亡大周,大燕得利,神宫也会得利的,因为神宫已经把魔域佣兵当成眼中钉了。

而灭了作为魔域佣兵依仗的大周,魔域自然暴露在大燕和神宫之下,要对付魔域就好了。

所以,魔域佣兵是需要帮助大燕抵挡住这次攻击的。

但,玄君完全没必要这么积极的帮助大周的,完全可以让大周拼上一段时间,消耗一下大周的实力。况且大周有太子,有新军,还是能够抵挡一阵子燕军的。

或许黑龙这样的想法有些卑鄙了,可事实本来就是这么残酷的。况且以前的玄君也没少做这样卑鄙的事情,能够一己之力的创立猎兵团,短短几年时间就发展到拥有魔域作为领地的成为一方诸侯。玄君必然是做过很多阴暗、卑劣事情的。

这一点从玄君的仇人中就能看得出来。

玄君仇人无数,有好有坏,可玄君对这些仇人从来是没有半点怜悯的。可偏偏玄君就在大周太子的事情上心软了。

黑龙留在城墙上的时候,就感觉太子身边的沙曼一直用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黑龙没有理会沙曼,站到了更远的地方。

“喂,你这么盯着人家看不合适吧!”朱雀看到黑龙走远了,才悄悄的跟沙曼说。

沙曼和朱雀两人作为苏昭最亲近的护卫,这段时间接触较多,也算是熟悉了。

“我觉得他是血族人。”

沙曼沉吟着说,朱雀就看了看远处的黑龙,他浑身上下都不露一点皮肤,尤其是头戴巨大的帽兜,完全的挡住了脸,根本就看不到他的样子啊。再看看黑龙的身形,还算是高大的,虽然刚才黑龙出手攻击雷兽的时候展现出了他强大的实力和龙之法魂,但这也不能说明什么。

武者在进阶为武帝之后可以觉醒不同属性、不同样式的武魂,就像是朱雀觉醒的雷魂、卫驰的蛮牛武魂一样,黑龙觉醒的是很稀有的龙之魂,这在武帝武魂中十分的稀罕。似乎整个大陆历史上,都没有几个武帝觉醒的是龙之魂,但这也不能说明黑龙身份的。

只能说黑龙的实力太强了!而跟在玄君身边的人,实力本来就应该很强悍的。

“十年前,我血族的族长被杀害,却没有找到尸体,那位族长是我血族内血统最为纯正的人!”沙曼又说。

朱雀还没有点头呢,却忽然听到角楼内苏昭醒来了。

朱雀和沙曼两人立刻扭头看向角楼内,等着苏昭的吩咐。

“卫央呢?让卫央的狼骑出城!自己寻找庇护点或者制高点,自由驻防!”刚眯了一下眼睛的苏昭忽然厉喝起来。

苏昭的吼声把外面的人都吓了一跳。

魔兽潮才刚刚散去,大家都想要休息、放松一下的,太子这喊声就吓人了,这又是出什么事情了啊?

“所有的太子府卫跟本宫出城!”从床上跳下来的苏昭不顾沙曼和朱雀的惊讶,抓起代表了太子身份的金色披风就冲出了角楼。

来了!该死的燕军果然是来了!

而且来的这么快,就在魔兽潮刚退却,帝都想休息一下的时候,而云峥的玄武军和大将军的西北军刚被雷兽带着的魔兽攻击,来不及列阵的时候,燕军最精锐的铁骑已经奔袭而至。

苏昭要赶在大燕铁骑冲击那两支疲惫队伍之前,稍加阻截,争取时间。

燕军铁骑突袭而下,悄无声息。

数千人的军队就如同黑夜中恶鬼一般,没有发出一点点的声响,甚至那些追逐雷兽和魔兽北上的猎兵们都没有发现。

这些隐藏在黑暗中的精锐骑兵就是来自地狱的幽灵,无声却是致命的!

帝都城墙上却因为苏昭的暴起而慌成了一团。刚才这些人都以为危险过去而放松了,一下子紧张起来都乱了。

“殿下,神威大炮的弹药略显不足。”大炮的炮手们相当苦逼,之前的魔兽攻城战中,大杀器和神威大炮消耗过多,现在听到苏昭说燕军已经南下了,这些炮手才发现弹药严重不足。

本来就没有生产多少弹药,大周内的一切材料都太贫瘠了。

“让云峥的弩箭手上城墙。”苏昭已经带着太子府卫准备待发,已经血战过一次的太子府卫显得有些疲惫,不过当他们看到太子那双几乎布满了血丝的眼睛时。这些府卫什么话都没说的士气高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