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神晓瑜的抉择/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支军队犀利的可怕~

两军阵刚接触,燕洪烈的亲卫军就被杀的人仰马翻。

“撤退!”从地上飞身起来的燕洪烈大吼一声,迎着那支黑色军队的锋芒掠了过去,却见对方兵阵中冲出来一个全身黑衣,带着黑色斗篷的人冲着自己攻了过来。

伴随着那人攻击的是高亢的龙吟声,燕洪烈第一次感觉到了棋逢对手的酣畅。就因为对方的实力跟自己旗鼓相当。

可惜燕洪烈不能好好的、公平的跟对方打一架,大周太子个不要脸的又带着两个超级护卫冲上来了,几个人轮番的攻击,甚至连那个带着神龙气息的骨头也帮忙填手。

被逼得狼狈的燕洪烈连续的下了撤退的命令,才带着几千残兵退去了。

燕洪烈的亲卫军五千人,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曾经在燕国最北方最残酷的环境跟妖魔作战,九死一生而归的勇士,却在这次袭击大周军中惨败。

一千多人的伤亡对于战争来说并不大,可对于燕洪烈的亲卫军来说就太大了点。即便是面对北方凶悍的妖魔,燕洪烈的亲卫都没有受到过这么重的损失。

而让亲卫兵出现如此重大伤亡的,就是出现在燕洪烈亲卫兵侧翼的那只黑色军队。

“殿下,您没事吧?”赶走了燕洪烈的鬼兵,梅解语从战马上滚下来趴在苏昭身边焦急的询问。

看着梅解语那张满是血污的脸,还有他身上正在恢复的伤口,苏昭只觉得心中有些苦涩,或者说是为难的。

梅解语的感情苏昭无法承认,他想要的自己给不了。苏昭不止一次的想把梅解语给发放出去,可这货是不会同意走的,而且总是能在关键的时候帮上自己的忙。

苏昭对待梅解语的问题上,第一次的迷茫了起来。对梅解语来说,最幸福的事情就是看到太子对自己露出笑脸。

即便是没有笑脸,只要太子能够多看自己、多一点留心和牵挂也是让他满足的。

所以,在厮杀血腥的战场上,当苏昭看向梅解语的时候,梅解语是亢奋的,那种终于被太子看到的亢奋让梅解语差点从战马上栽下来。

“殿下,您没事哦?”梅解语爬上了苏昭的翼虎王,坐在苏昭的身边,腆着脸问。

看到梅解语几乎要凑在自己的脸上了,苏昭的好心情瞬间消失了。梅解语这个随时准备找机会揩油的行为让苏昭很反感啊。

“回城!”看一眼已经撤退的燕国鬼兵和狼藉的战场,苏昭下令,调转坐骑回城。

一千多太子府卫,一场血战之后残存五百余人。而且伤者过半。

府卫的战斗力彻底枯竭了。

卫央的狼骑伤亡不大,若不是黑甲卫在关键时刻出现,恐怕太子府为和梅解语带出来的骑兵会全军覆没。

跟燕军对上之后,苏昭才知道这支北方的军队有多么精锐,萧盛禹的北疆兵常年跟大燕作战,所要面对的就是这样的精兵!

以前不曾想过,现在意识到大燕的军队有多么强悍之后,苏昭才理解萧盛禹为什么不拿着北疆兵跟燕军对战,而是选择了釜底抽薪的奔袭大燕皇城。

因为萧盛禹的军队遇到这样的大燕军根本就没有胜算!

但苏昭对帝都是有信心的,屹立数百年的大周帝都城墙高大坚固,数百万的人口和几只最精锐的部队就在帝都,如果这样还打不赢帝都守卫战,那么苏昭的制霸梦也就别做了。

“传令给黑甲卫送灵丹和补给!”苏昭在进城之前看了一眼鬼林的方向。

黑甲卫的驻兵地方固定,就在帝都的东北角,那里应该是有一片林子的,黑甲卫驻于林中让人看不清晰他们的真容,却可以在战场上出奇制胜。

黑甲卫的两次帮忙,让苏昭对他们和玄君感激不少。

“我黑甲卫有补给,太子好意心领了。”黑龙又出现在了帝都的城墙上,刚才跟燕洪烈交手之后,黑甲卫便退回了林子,而黑龙也消失了,原来他又站在了城墙上瞭望。

见苏昭朝着城墙上走来,黑龙才说:“燕洪烈的亲卫兵损失惨重,下次攻城战应该是在半天之后,燕洪烈带着亲卫兵突袭,大军还未赶到,即便是大燕皇子也是人,是需要休息的,所以太子你休息吧!”

黑龙的声音音色很钝,却像是重金属的之间的厚重摩擦,带着一种峥嵘的铁血气息。

感受到了黑龙的好意,苏昭笑着点了点头。在城墙上看到玄武军在城墙炮火范围内重新列阵,而大部分的玄武军撤人城中,大将军的骑兵也转移到了东边的高地之后,苏昭才松了一口气。

但是苏昭却是没有准备休息的,带着几百名太子府卫回到了太子宫。

“殿下啊,苏嬷嬷刚做好了肉饼,您尝尝吧!”王德忠跟在苏昭后面喊。

王德忠太心疼太子了,太子都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眼看着天都快亮了,可太子一回来太子宫就跑去地窖了。王德忠就在想,苏曼青这个该死的,是不是就应该直接死掉的好啊,这么要死不死的躺着才最让太子担心呢。

“你去给本宫拿几个过来!”整天吃肉饼,苏昭是真的吃够了,也不知道苏嬷嬷是怎么想的,这些天一个劲的做肉饼吃。也就是苏昭对吃的不挑剔,否则早就治苏嬷嬷的罪了。

进了地窖,苏昭就看到沙卡正瞪大了眼睛的盯着苏曼青呢,还有两个血族人也在旁边守着,而苏家的锻造师还在地宫的锻造间里忙碌着。

苏昭先去嘱咐这些锻造师生产神威大炮的炮弹,视察了一遍锻造坊之后才去看苏曼青的。

苏曼青的情况没有改观,但是也没有恶化,他的身体在接受了玄君的光明魔法治疗之后似乎是好了一点,虽然玄君刚学会的治疗魔法还算是半吊子,可治疗之下对苏曼青还是起了点作用的。

“殿下,神晓瑜在太子宫等着您呢。”王德忠跟着从外面进来了,开口就说。

地窖里怪冷的,而且苏曼青一点神识和反应都没有,留在这里干嘛!王德忠就觉得太子完全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啊。

“知道了!”苏昭很好奇神晓瑜怎么在这个时候来了,不过还是要去见见的。

最近神晓瑜的表现很让人稀奇啊,现在神晓瑜在帝都内的三和钱庄也不建造了,这就给了梅解语的放贷提供了不错的机会。刚才回来的时候,梅解语还在苏昭身边喋喋不休的说这些天的进账呢。

苏昭对放贷没有多少兴趣,毕竟放贷并非实业,而一个国家要强大,靠的就是实业!但放贷却是现在解决目前财政紧张状况的最有效手段。

跟以前一样,神晓瑜还是坐在软榻上,软榻都没有放在地上,而是让四个身穿白衣的侍卫抬着。神晓瑜洁癖,即便是自己坐的软榻也不能放在地上的。

看见神晓瑜那傲慢而且装蒜的模样,苏昭表示很想揍他。

“神宫给你传话。”看见苏昭进来,神晓瑜就稍微的直了一下身体,然后盯着苏昭道。

“神宫干嘛?”苏昭觉得自己听错了,都这个时候了,神宫给自己传什么话啊。

“咳咳~神宫邀请你去神城!”神晓瑜也不知道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态说出了这句话的,其实神宫的原意是要苏昭去做人质的,只不过这次神宫的意愿不那么强烈,是提出了条件的让苏昭去做人质。

但,神晓瑜没有把神宫的条件都说出来,他就是想先试探一下,看看苏昭是不是愿意去神宫。

“开什么玩笑?!本宫现在怎么去神宫!”苏昭嗤笑一声,走到了不远处的茶桌旁边坐下,倒出早已经放凉的茶水灌了下去。

看到太子喝冷茶,着急的王德忠差点跳跳,连忙拎着一壶滚烫的热水来给太子煮茶了。

“不用折腾了,本宫一会要睡觉。”苏昭摆手。

神晓瑜就看着苏昭露出各种粗野的动作,他就忍不住的皱眉:“苏昭,你这个样子是不行的,去了神宫要遵守各种规矩的,而且作为大周的皇族,你都不懂得礼仪么?”

礼仪个屁!苏昭冷笑的看着软榻上高高在上、一脸清贵的神晓瑜。

这货可真是个婊子啊!

“大燕南下是不是你们神宫鼓动的!”从战场上退下来的苏昭身上还带着血腥,想起那些在战场上不断倒下的军人,遍地狼藉的尸体,苏昭就忍不住自己的怒气。

而这一切都有神宫的影子,苏昭怎么可能对神晓瑜有好印象。

不过,看到神晓瑜有些茫然的眼神,苏昭心里就叹了口气。这货原来不知道神宫的各种阴暗啊,神晓瑜就是个被神宫排斥出来,或者说是被神宫变态“保护”下来的人,神宫内的各种情况、复杂和阴暗似乎都跟神晓瑜没有关系。

可以说神晓瑜是纯洁的,没有被神宫权谋和黑暗污染的,可这样的神晓瑜也是可怜的。就像是被神宫洗脑一样,神晓瑜的存在对于神宫来说已经不是嫡系皇族了,至少他这个嫡系皇族是接触不到神宫权利核心的。

“大燕出兵跟神宫还有关系?”神晓瑜听到苏昭的质问,竟然是疑惑了起来、他想到了孙长老。

孙长老曾经驾驶飞船去过大周北方,或许真的跟大燕联系了也不一定呢。而且,神晓瑜觉得就凭孙长老那人的癖性,还真的有可能做出鼓动燕军南下的事情来呢。

“不说这个了,你来找本宫就是想邀请我去神宫?”苏昭不想跟神晓瑜多浪费口舌,就直接问。

神晓瑜咳嗽了一声,撇了苏昭一眼,才开口说:“是的,你不想去神宫看看么?”

“本宫现在没有空去。”苏昭就呵呵了,为什么要去神宫看看?看你们显摆么?不过苏昭也知道,对敌人的充分了解是很必要的。

所以神宫是可以去的,但不是现在啊,苏昭现在可真的是没有空去神宫呢,而且苏昭怎么就觉得神晓瑜说的没那么真诚呢!神宫邀请自己去?八成是威逼利诱吧。

“哦,好的,那就等你有空的时候再去吧!”很反常的,神晓瑜竟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同意了。

苏昭就拿眼睛稀奇的盯着神晓瑜瞅,被苏昭看的很不舒服的神晓瑜就傲娇的哼了一声:“这么看着本座干嘛?!”看的本座不好意思了怎么办~!

“神宫就是邀请本宫去?没说别的?”苏昭问。

神晓瑜的脸色没有变化,只是眼睛避开了苏昭的直视,点头:“神宫自然是有礼貌和礼仪的,既然大周太子没空去的话,等几天也是好的。”

神晓瑜沉默了一下子,然后又问道:“苏曼青能救回来吗?”

这货还关心苏曼青?苏昭就觉得挺稀奇的,抬头看了看软榻上的神晓瑜,苏昭总感觉他有所隐藏的样子。

“本宫会救他的。”苏昭这话是给神晓瑜说的,但又好像是跟自己说的。

不管多么困难,苏曼青必须救回来。这是苏昭的决心。

“呵呵,一个男宠,太子倒是上心了!”神晓瑜的口气又开始恶劣了。

那冷嘲热讽的,让苏昭一点都不想跟他继续交谈下去了。

“你没事了吧,本宫去休息下!”苏昭起身就走。

“恩,你去休息吧!”神晓瑜这次竟然没有发飙,就在大殿中看着苏昭走掉了。

王德忠陪着苏昭走了,留下苏全来招待神晓瑜这个疯子。

苏全把自己当成木头一样。立在大殿中不动,也不说话,而神晓瑜就保持着在软榻上斜躺着的悠闲样子,脸上神色淡淡,眼睛却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殿门外。

神晓瑜不说话,他身边的护卫们自然更不敢说话了。整个大殿都安静的像是坟场一样。

“带着本座去地窖看看!”神晓瑜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突然对着苏全开口了。

苏全不慌不忙的行礼:“圣使大人,太子殿下有令,任何人都不得接近地窖。”

神晓瑜就歪着脑袋看苏全,该死的小太监,不知道自己是谁吗?敢用这样的口气跟自己说话!?是不是自己这些天太和善了,让这些人以为自己的尊严是可以被亵渎的?!

“本座只是想帮助你们太子而已,拿去!”神晓瑜将光明手杖扔了出来,嗤笑道:“听说你们太子接受了玄君馈赠的手杖,切~玄君连光明魔法都不会能制作什么手杖!真是不嫌弃丢人,光明手杖最大的作用是起死回生!懂得么?!”

听着神晓瑜那傲慢的口气,苏全挺吃惊的,他觉得神晓瑜是不是在说这个光明手杖可以救苏曼青先生的命啊!可是刚才太子在这里的时候,神晓瑜为什么不说呢?

难道是神晓瑜刚才根本就没想好要把光明手杖拿出来,现在他想好了?

“圣使大人请等一下!”苏全不敢接那手杖,而是转身跑了。

神晓瑜就傲慢的转着手中的手杖,一脸嘚瑟的等着苏昭屁颠颠的回来。

守在神晓瑜身边的护卫们很是惆怅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主人,哎~主人这是又要作死啊,他的光明手杖跟神宫内一般人的手杖是不同的,尤其是所具有的起死回生的功能,这种特殊的手杖是神宫皇族的标志啊!

主人竟然想把这个手杖送给大周太子?!

若是让神宫的神皇知道,说不定会杀了他这个孙子的。

而且送出了手杖之后,神晓瑜就相当于少了一个保护伞了,毕竟光明手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来说,算是神晓瑜的第二次生命了。一旦神晓瑜遭遇超级强者,或者被袭杀的时候,光明手杖可以让他多活一次。

侍卫们很是不懂主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了一个大周太子的男宠而送出手杖?主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苏昭很快回来了,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衣服,连前面的袍带都没有来得及系上的苏昭进来就跑到软榻面前,仰头看着神晓瑜:

“你的光明手杖具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可以救苏曼青?”

刚才还挺正常的神晓瑜恢复了以往的傲娇,用傲慢的眼神看着苏昭,神晓瑜点头:“废话!本座的手杖无所不能。”

能够看到苏昭用充满了期待的眼神仰视自己,神晓瑜表示自己的心情不错哦。

“要送给我?”苏昭伸出手。

神晓瑜傲慢的脸在看到苏昭那双白皙骨细、形状优美的双手时,楞了一下子,不过还算是干脆的将手杖放在了苏昭的手中。

“你不会用!还是让本座去用手杖救活你的男宠吧!”神晓瑜傲慢依旧的开口,并且让自己的侍卫将轮椅放下来。

“嘿嘿~好的好的!”苏昭都要激动死了。

原本以为还要等待玄君学会了光明魔法之后才可以救苏曼青,而且苏曼青的身体和神魂还有三天的时间限制,一切都显得那么紧张,若是能用手杖救活了苏曼青,苏昭还真的是欠下了神晓瑜一个大大的人情呢。苏昭自然也不会计较之前神晓瑜为什么不出手救苏曼青了。

因为人家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啊!

轮椅下地窖有些颠簸,苏昭想着让人抬呢,却见神晓瑜这货骚包的悬浮着飞进了地窖中。

苏昭差点都忘记了,神晓瑜就是个超级强者啊,凭空悬浮这种事情做的很轻松的,而神晓瑜的护卫就屁颠颠的抱着轮椅来到地窖内冰床旁边,等着他们的主人降落下来,坐在了轮椅上。

苏昭也很狗腿的凑上来,双手捧上了光明手杖。

“切~玄君真是自不量力,他以为他是天才么?刚学了点皮毛就想用魔法治疗好苏曼青?笑话!”神晓瑜先盯着苏曼青的身体看了半天,看的出来苏曼青的身体经过了治疗。

虽然光明魔法用的很拙劣,但好歹是滋养过苏曼青的身体了。而且神晓瑜是刚把光明魔法治愈术给了玄君的,玄君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即便是一点点皮毛也是很让人吃惊的。

不过神晓瑜才不会赞叹玄君厉害呢,能鄙夷就鄙夷。

听着神晓瑜对玄君的鄙夷,苏昭……

“开始吧!你们都出去!”神晓瑜傲慢的闭上了眼睛,似乎是要闭目养神的样子,不过那模样很让人蛋疼,这么傲慢的让这里的人滚蛋,口气就不能好点?

神晓瑜的护卫还是很听话的,立刻就全都撤退出去了。

苏昭看了神晓瑜一眼,然后冲着沙卡等人挥手,示意他们先出去。

“本宫要不要出去啊?”苏昭很是狗腿的笑着问。

“你留下吧!”神晓瑜傲慢的看了苏昭一眼,施舍一样的说,笑话!让你出去了,谁来见证自己释放神迹?!

等这些人都出去之后,神晓瑜便臭美的开始施展神通了,法帝结界轻松的释放出来之后,神晓瑜就按下了手杖顶端的阵眼。

金色的守护治愈光芒立刻就从手杖上宣泄了下来。苏昭能够感受到这种光芒中神奇的治愈力量,甚至还有恢复的力量,本来一天一夜没有休息,几次带兵出城的苏昭已经疲惫的不行了,但是沐浴在这种圣光中却可以感觉到自己的体力,甚至是玄气和魔法元都在恢复。

完全不用再休息的节奏啊!苏昭觉得这种圣光真的很神奇,也难怪神宫在大陆上有那么响亮而神秘的名声了,神宫是被人当做神一般存在的。

这种神奇的魔法光芒覆盖在苏曼青身上之后,他胸前的巨大创伤口也开始恢复了。

曾经让玄君无能为力的伤口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愈合,而且这种愈合是不留任何痕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