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苏醒/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作为一个末世狗,苏昭很好奇的盯着苏曼青胸前的伤口看。苏昭就感觉时间似乎是在苏曼青的身上得到了加速一样,原本需要好久才能愈合的伤口因为时间缩短而在极短的时间内愈合,这种加速的愈合会不会有什么反作用?

不等苏昭问出心中的疑问,神晓瑜却忽然惊奇的咦了一声:

“你这个男宠体内有很霸道的毒啊!”

“是的,是不是影响恢复效果?要不要紧?”苏昭紧张的问,苏曼青身上的毒就是前太子给种下的啊。

前太子实在是太对不起苏曼青了。

“哼~在本座面前,任何毒都是可解的!正好他的毒素都淤积在心脏内!”神晓瑜说着便扣动了自己手腕上的手镯,伴随着一道金光屏障显现,苏昭曾经见过的光罩防御就这么出现了,只不过这次的金光防御并非是出现在神晓瑜的身上,而是出现在了苏曼青的身上。

金光防御竟然可以转移?

苏昭相当稀奇的盯着神晓瑜手腕上的手镯看。

金光防御不仅具有防御功能,竟然还有净化的功能,光明魔法就是一种圣母光,净化、治愈和恢复,苏曼青胸前贯穿性的伤口伤了他的心脉,而心脏内集聚的毒就这么被破坏掉了,用神晓瑜的金光防御进行净化之后,苏曼青体内的血便相当于被清洗了一遍。

手杖上的金光已经消失了,代表了神晓瑜神宫嫡系皇族身份的手杖暗淡下来,手杖上慢慢出现了裂痕,最后碎裂成了数段。

默默的看了自己的手杖一眼,神晓瑜收回了金光防御。

“好了!你的男宠恢复了,体内的毒也解掉了不少,不过能不能站起来还需要靠他自己了,另外他的神魂是否能够全部归体也要看他自己了!”

神晓瑜的声音很平静,竟然没有因为救了苏昭的男宠而嘚瑟。

苏曼青的神魂被玄君用法阵锁在了体内,没有灵魂出窍,可以说现在的苏曼青就是植物人,而在身体修复好了之后,能不能醒过来要看他的意识了。

“怎么样刺激能够让他醒过来了?”苏昭直接起身抱着苏曼青出了地窖,一边问道。

苏曼青的身体既然已经修复,那么就不用在地窖中多呆了。地窖太冷,呆的时间长了反而是对他虚弱的体质不好。

“只能慢慢等!”神晓瑜用玄气为辅助,自己推动轮椅出来了,跟苏昭说话的时候神晓瑜显得有些兴致缺缺的样子。

“好的,我先把苏曼青安顿好,再去招待你!你在大殿等我吧!”苏昭抱着苏曼青出了地宫。

跟神晓瑜说话的时候,苏昭已经没有用“本宫”自称了,而是用了“我”,只从这一点就足够说明她对神晓瑜的态度已经发生了转变。

可惜神晓瑜没有觉悟,此时的神晓瑜就有些沉重的想着心事呢,所以听着苏昭的话,神晓瑜只是点了点头,飞身上了软榻。

直到苏昭抱着苏曼青去了偏殿,神晓瑜才算是回过神来,然后看着碎裂之后留在自己手里的手杖发呆。

这个代表了皇族身份的手杖还有另外一个功能,那就是定位和联系作用。只要手杖毁掉,神宫内的高层就会得到反馈的信息。也就是说,神晓瑜手杖被毁的事情已经被神宫神帝给知道了。

这种反馈是为了保护神晓瑜这样的皇族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方便神宫第一时间做出救援措施。

神晓瑜刚才没有想到这个情况,直到现在看着手杖碎裂,神晓瑜才惊觉。

之所以要动用手杖的力量救苏昭的男宠,似乎是神晓瑜一时头脑发热了,神宫之前传来命令:以救苏曼青为代价的要求苏昭去神宫为质。

神晓瑜很疑惑神宫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信息,不过既然神宫要求苏昭做质子的意愿不强烈,而且苏昭也不愿去神宫,那就暂时不要去了吧。而且神晓瑜觉得就苏昭那样的性子,去了神宫之后也会受欺负的。

所以神晓瑜就不想让苏昭去了,既然不想让苏昭去神宫,那么就应该彻底的断绝苏昭的念想。神宫不是用苏曼青要挟么!那神晓瑜就治好苏曼青好了。

“呵呵,原来圣使没事!”一阵撕裂虚空的波动在神晓瑜身边涌现。孙长老淡然的走了出来,眼神含笑的看着神晓瑜。

“你来干嘛!你不是还在东海忙着么?!”神晓瑜扔掉了手里的手杖手柄,很不待见的冲着孙长老道。

“圣使大人的手杖碎裂,信息已经传回了神宫,神宫令距离圣使最近的我来看看,老夫怎么敢不来。”孙长老口气淡淡。

“那你看到本座没事,你可以走了!”神晓瑜直接赶人。

孙长老默了一下,才看着神晓瑜说:“神帝会问责你手杖为何碎裂的,而且大周太子必须去神宫,接受神宫长老殿的审查!作为大周的皇族继承人,神宫长老殿必须要审查他是否合适继承大周!所以,圣使大人为苏昭做的这一切都是徒劳的。老夫很好奇,圣使大人跟大周太子之间是产生友情了么?!”

圣使大人跟大周太子之间是产生友情了么?!

孙长老的质问让神晓瑜惊悚了,神晓瑜一直都是个很傲娇的孩子,作为神宫皇族嫡系,从小他就没有什么朋友的,而且神晓瑜也不需要朋友,不想要朋友。

可问题是,神晓瑜对苏昭的感觉真的只是友情吗?神晓瑜怎么觉得这么不靠谱呢。

但不靠谱的想法,神晓瑜是不会告诉孙长老的,他对孙长老是很戒备的,觉得孙长老就是个喜欢跟自己作对的货。

“圣使大人,您负责督建的三和钱庄什么时候能建造好?还是说,您用光明手杖帮助太子,大周会帮助建造钱庄呢?”孙长老却是挺咄咄逼人的。

神晓瑜一点都不想跟孙长老说话!孙长老在神宫中其实算不上地位多高的人,至少在孙长老之上还有几位护法大将军的。但是作为皇族嫡系的神晓瑜还是挺忌惮这货的。

“本座的事情不用你管!”神晓瑜只能拿话堵他了。

“呵呵~神宫的事情本长老有权利过问的。”孙长老倒是淡雅的很,甚至还起身走向了太子宫的大殿,准备坐下来喝杯茶的样子。

苏全一直都在大殿中伺候着,看见孙长老过来,苏全就端来了用炭火烧好的铁壶热水,到了茶桌边亲自泡茶伺候。

“小子不错。”孙长老就自来熟的在根雕茶桌边坐下,笑眯眯的冲着苏全点头。

苏全这个礼仪太监的各种礼仪自然是无可挑剔的,所以即便是出自神宫的孙长老对苏全这个小太监还是很满意的,不过孙长老对太子就没有什么好印象了,苏昭完全就是个粗野性子的混蛋啊!

孙长老就觉得自己有些搞不懂啊,神晓瑜这种出自高贵神宫的皇族的贵族,怎么就喜欢上了苏昭这种粗野人呢?难道是因为觉得新鲜?

八成就是这个样子了,因为神晓瑜以前都没有见过比苏昭更加粗野的人了。

孙长老在大周的帝都呆了几天,也算是了解这个国家的大臣和皇族了。大周的皇族简直就是一个笑话,有庄宗这个傻不愣登的皇帝率领的一群蠢蛋,不过苏昭却是一个未知数!

孙长老已经上报神宫了:大周苏昭,粗野却精明,厚黑无耻中也带着循规蹈矩的严禁,这样的人必然会是神宫未来之敌。

可惜啊,神宫似乎对苏昭和大周并不在乎。尤其是神宫对苏曼青这样的阵法天才不在乎,孙长老曾经上报请求神宫无论用任何方法都要弄到苏曼青,若是无法弄到,就杀掉。

结果,神宫是派人来刺杀了,可在神宫的杀手到来之前就听说苏曼青遇刺身亡的消息。

然后神宫就不了了之了。最后神宫还意志不强烈的邀请苏昭去神宫居住和考察。

孙长老就觉得神宫必然是不会太重视苏昭这个“不安定因素”的!

“孙长老,你不走了?”神晓瑜跟着从外面进来,看到孙长老竟然悠闲的坐在根雕茶桌旁边喝茶,一边还用赞赏的眼神看着苏全,神晓瑜就觉得挺稀奇的。

“来,尝一尝太子这里的灵茶,很不错的哦!虽然没有太好的辅助功效,但是灵茶的神韵和味道却也是一种享受,若是老夫没猜错的话,这是提纯的生铁壶吧?纯正的工匠锻造,不搀和任何魔法,用炭火烧生铁壶水,软绵悠长,泡出来的茶水绵和香醇!~”孙长老端着茶杯,一边冲着苏全赞赏,一边让神晓瑜过来尝一尝。

苏全就点了点头,脸上没有多明显的表情,不过小太监心里还是惊奇和感慨的,苏全还是深谙茶道的,他就想把自己掌握的茶道技艺用来服侍太子,可惜太子根本不在乎啊,或者说苏昭那货根本就没有这种品味。

可人家孙长老是懂得茶道的人,这对苏全来说就是一种认同了。伯乐啊!

神晓瑜洁癖严重,是不会喝外面茶水的,孙长老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一点都不指望这货会从软榻上下来喝茶。而且孙长老也瞥见神晓瑜傲慢的昂头,一副准备拒绝喝茶的样子,不过下一刻,神晓瑜却忽然从软榻上飞下来了,坐着轮椅来到了茶桌旁边,端起苏全倒上的茶水,悠闲的抿了一口。

虽然只是一小口,但孙长老还是惊奇的,因为神晓瑜是从来都不会喝外面茶水的,神晓瑜随身有几个戒指空间,都是用来盛放饮食的,而且他的空间还有净化功能。

可现在神晓瑜竟然是喝苏昭这里的茶水了,难道就因为这是苏昭的地方?所以神晓瑜才不嫌弃了?还是说因为苏昭过来了,所以神晓瑜故意的喝点茶水给苏昭看的?好表示他不是一个嫌弃苏昭这里脏的人?

苏昭的确是过来了,在孙长老的用瞬移出现在太子宫的时候,苏昭就得到消息了。

太子宫内守护法阵不少,即便是孙长老这样的强者,要想闯进太子宫而不被察觉也是不可能的,甚至玄君几次出现在太子宫,苏昭都得到消息了呢。

“孙长老,好久不见啊!”苏昭心情颇好的进来,跟孙长老打招呼、

“苏先生没事了吧?”孙长老看到苏昭心情灿烂的样子,就明白神晓瑜用手杖救了苏曼青肯定做的不错。

苏昭完全是那种因为心情愉悦而脸色发光的样子。实际上苏昭的心情的确是很好的,因为刚才她感觉到苏曼青的脉搏恢复了,苏曼青的神魂一直都没有离开身体,也就是说,苏曼青在不久之后就会清醒过来了。

而且刚才神晓瑜施展魔法的时候,苏昭就在地窖内的,因为有了圣光的治愈和恢复功效,苏昭的全身机能都得到了修复和恢复,所以根本不用睡觉了,自然是精神倍棒,满脸红光了。

“呵呵,这要多谢神晓瑜!”苏昭走到了神晓瑜的身边,乐呵呵的冲着神晓瑜点头。

听到苏昭的感谢,神晓瑜很是臭屁的哼了一声,不过他弯起的嘴角却暴露了现在他的好心情。

孙长老默默的看了一眼神晓瑜那勾起的嘴角,沉默了一下子,才说:“神宫邀请太子去住一段时间,听说您拒绝了!”

孙长老说话的口气很客气,就像是聊家常一样,但是苏昭却从孙长老的口气中听到了某种威胁:神宫让你去,你竟然不去!这是找死呢吗?

“去,要去的!不过现在不行啊,燕军都包围帝都了,我这个太子走不了啊!等打完仗了,我就去!”苏昭笑呵呵的点头。

孙长老就默默的看了苏昭一眼,他没有看出苏昭撒谎的样子,本来孙长老是想强制弄走苏昭的,不过既然她答应自己要去了,等一段时间也无妨的。况且这次的大燕大周交战,也是他孙长老和部分神宫掌权者的意思。

若是大燕真的把大周给灭了,那么苏昭也就不用去神宫了。一个亡国奴而已,还值得神宫的长老殿对她进行评估吗?而且让苏昭留下来做帝都防卫战的统帅,也正好可以从她的表现中看出她的潜质,也算是另类的评估了。

所以孙长老就点头:“也好,等大燕撤军了,您再去神宫不迟。”

孙长老说着,忽然就看到苏昭的领口露出一块白色的绡银来,孙长老就苦笑:这是自己曾经送给庄宗的绡银战甲啊,不对~是庄宗那个不要脸的亲口要了两套。

这一套高级的,低调的绡银战甲竟然是穿在苏昭身上啊!怪不得苏昭在攻城战中一点伤都没有受,完全就是因为绡银战甲啊。

孙长老是知道燕洪烈那个人的,那完全就是一个练武疯子!二十岁的年纪却已经超越了武帝,甚至隐隐有冲破武帝成为武尊的趋势。这是大陆上数十年来都罕见的天才。

神宫不是没有想过让燕洪烈去神宫做质子的,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评估之后,神宫放弃了,因为他们发现燕洪烈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是做不了英明大帝的。燕洪烈弑杀残忍,粗暴无据。神宫还担心燕洪烈去了神宫不老实的闹事呢!

而且燕洪烈也曾经说过:大陆之大唯有神宫,神宫武技魔法囊括天下精华,他甚是神往啊!

燕洪烈那疯子是巴不得要去神宫呢,所以神宫就是不让他去。

孙长老知道燕洪烈这个疯子昨晚带着他的鬼兵来偷袭了,是被苏昭给阻止了的!虽然苏昭身边有不少的高手,但是燕洪烈完全就是一个不要命的人,却没有伤害到苏昭,看来就是因为苏昭身上穿着的绡银战甲了。

苏昭昨晚跟燕洪烈交手的时候十分疯狂,依仗的就是自己身上的绡银战甲。有了绡银战甲的苏昭根本无惧燕洪烈在发疯的时候激荡的粗暴玄气。

“好了,老夫也喝够了茶水,该走了!还有事情在身,打扰了!”孙长老饮完一杯茶,便起身告辞。

苏昭就觉得孙长老这个老不死的东西还是很有礼貌的,不过却是一个笑面虎。

看着孙长老使用瞬移走了,刚才还笑眯眯的苏昭恶毒的哼了起来:“刚才你怎么不下毒毒死他!本宫这里不是有很多无解的毒药吗?!”

苏全……

神晓瑜……

一袭青衫悠然的迈进了太子宫的偏殿,竟然是没有触动太子宫内的任何法阵。

青衫修长的人影站在苏曼青的床榻前,眸子低沉的看着床上的人儿。

“国师还想杀我?”虚弱却清晰的声音从脸色苍白的人嘴里说了出来。床上的苏曼青嘴巴嗬动的时候,长长的眼睫毛轻颤,如同斑斓阳光下颤抖的蝶翅。投下的暗影在他白皙的脸上光影浮动,显得他苍白的脸颊竟然带着点婴儿般的光泽。

面无表情的国师没心情欣赏苏曼青苏醒的样子,淡淡转身,在房间的椅子上坐下,姿态欣然的欣赏着偏殿内的布置。

“原来你自己早就锁定了神魂,是不是你知道自己会遭到暗杀?”国师觉得苏曼青清醒的也太快了,虽说之前他给苏曼青用了法阵,锁定他的神魂,可现在他才发现,人家苏曼青以前早就用法阵锁定了自己的神魂。

就是说,苏曼青即便是遇刺身亡了,他的神魂是被法阵锁定在身体内的。苏曼青本身就是一个阵法大师,整个大周甚至整个大陆,无人能及!

或许苏曼青的阵法操作等级还不高,不能跟神宫长老殿的那些怪物们媲美,但是在可限制的法阵范围内,对法阵的精准和掌控,无人出其右!

即便是国师这个神宫内顶尖的阵法高手,可以制造守护盾光的天才,在法阵方面的造诣也未必比得上苏曼青!

“我只是没想到,杀掉我的人会是小白!”苏曼青完全的睁开了眼睛,他转头朝着国师看来的事情,分明是清隽的目光中却闪过一丝慑人的神光。

国师眯着眼睛盯着苏曼青看,他可不相信苏曼青会不知道小白的幕后黑手是自己,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国师也就不隐瞒了,直接道:“我是想杀掉你!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还是先让你活下去吧。而且我让小白杀掉你也算是帮助了你。神宫的杀手在刺杀你之前,小白已经动手了,所以在得知你已经遇刺身亡之后,那些杀手就回去了。我算是彻底的救了你一次!”

苏曼青沉默不语,从见到孙长老,并且看到孙长老盯着自己设计的法阵看的时候,苏曼青就知道神宫或许已经注意到自己了,而且最近一段时间来,苏曼青的部下不断接到了各种情报和迹象,表明神宫是想对自己动手的。

所以苏曼青就在自己的身上设定了一个绑定神魂的法阵,就是为了应付刺杀的。只是他没想到刺杀他的会是小白,不过是小白也无所谓,只要自己死就行了。死过一次也算是逃过了神宫的追杀,神宫的杀手既然已经回去了,那么就不会来第二次了。

因为高傲的神宫是不屑二次出手的。

现在,苏曼青最后悔的是自己事先没有告诉苏昭!

在自己遇刺身亡之后,因为法魂的被固定和保护,苏曼青的意识还在的,他看到了苏昭因为自己身亡而伤心欲绝的样子,更知道苏昭为了救自己付出的代价。

若说以前苏曼青一心一意的帮助苏昭是因为她是大周的希望,他想辅助她成就大周中兴,称霸!那么现在,苏曼青已经对苏昭产生感情了。甚至即便明知道苏昭是个男人……

“谢谢你的光明治愈术帮我恢复了体内的伤残。或许我有可能站起来。”苏曼青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腿,他的手指是修长甚至枯瘦的,但是双腿却更瘦弱,形如枯槁。

谢谢:lorelei237 送了3朵鲜花、叶之奚 送了9朵鲜花、張萌芽 送了3颗钻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