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可怜的大帝/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去跟你的族人下令,没有本宫的命令,不准出死亡谷袭击燕军!”苏昭严厉的下令之后,这才走了。

沙曼就在后面连连点头,朱雀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颇为感慨道:“听主人的话没错,主人看到的不是眼前,而是未来!”

血族人只要能够在死亡谷站稳了脚跟,就能发展。而壮大之后的死亡谷血族人将会是大周在北方的又一道防御和牵制周城的力量!周家已经开始在北方建城了,建城是能够拖住周家的力量,但是等到周家城池建造好之后,又是一股需要防备的力量了。

苏昭的确是看的远的,所以才没有考虑苏曼青的建议。当然,并非是说苏曼青的建议不好,只不过是多了些谋臣的心狠而已。

不过,燕军的后路的确应该截断,这样才能对燕军形成合围的压力,不让燕军有远程补给的围困帝都太久。

在苏昭走到正殿宫门前的时候,就看到骚包的苏护站在那里了,攻城战的时候这货没有出现,现在却是穿着一身紫袍,仪态万千甚至是妖娆的倚在门框上,看着过来的苏昭。

“送你一件礼物!”苏护随手将抓在手里的长剑朝着苏昭扔了过来。

苏昭接过之后,只觉得入手沉重,抓在手里的剑身透着冰寒冷冽的锋锐之感。即便是不出鞘,苏昭也能够感觉到宝剑出鞘后的锋芒。

“施麟的佩剑?”苏昭对这把宝剑还是有印象的。

燕军先锋施麟,用的就是一把长剑,这种在燕国极寒之地、采用寒铁淬炼了冰魔锻造的长剑无坚不摧。苏昭就看见施麟用这把宝剑砍断了自己千钧战车的履带。

不过施麟带着几百名亲卫兵跑了,他的剑怎么跑到苏护的手里了。苏昭盯着手里的宝剑,在剑柄上看到“残雪”两个字,透着古朴的沧桑和寒气。

“施麟落入了我在北方关隘的埋伏圈,施麟已经被抓了,交给你处置!”苏护慵懒的冲着苏昭笑了笑。转身走进了大殿。

苏昭就看着苏护的背影,总觉得这货身上的阴柔之气太重了,在苏昭零散残存的记忆中,苏护是个阳光快乐的男孩子,在西北戍边十年,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殿下啊,我有事,能不能不参加宴会啊!”卫央小心翼翼的从后面过来说话了。

苏昭就转头撇了卫央一眼,这货身上还穿着高级皮甲,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之前在战场上,卫央可是以风卷残云之势,兜着阵脚的掠杀燕军先锋,完全就是个战场死神啊。

可现在……苏昭怎么就觉得卫央有点怕呢。

卫央的确怕啊,这里有两个疯子,他能不怕么?尤其是苏昭这个疯子,在苏昭盯着自己看的时候,卫央就觉得自己脖子上曾经被苏昭给咬出来的伤口又开始疼了。

卫央这位帝都甚至是大周内的黑道头子、凶残的二爷就忌惮的退后了一步,好像是随时防备苏昭扑上来一样,赔笑道:“呵呵~狼骑的伤亡有点大,我这个主将要去安抚一下,而且帝都内也没有獯鬻族人可以跟我的狼骑兵交流啊!”

卫央说完就打算跑的,却被苏昭一把拉住了。

卫央就愁苦啊,看苏昭这小细胳膊、小嫩手的,怎么这么霸道呢!那力气大的,动作生猛的就像是一个霸王汉子要蹂躏小媳妇一样。

总之,没法跑的卫央就被苏昭给勾肩搭背的弄进大殿了。

大殿中正在等着的大臣们一看到太子用这种“占有拥抱”姿势的带着卫央进来,这些大臣们差点惊掉下巴,不过很快这些大臣都明白了:哦~原来卫央这是被太子殿下给看上了啊。呵呵~太子宫男宠又要增添一位新人了。

苏护坐在右首位子上,看着苏昭和卫央,笑的意味深长,那细长慵懒的桃花眼中泛着幽幽的色泽,摄人心魄。

“殿下,卫驰大将军没有过来呢!”沈荣察言观色,看到苏昭对卫央很不错的样子,立刻就起身说。

卫驰因为驻守帝都,所以还忙着呢。

但沈荣这么说,分明就是想让苏昭拉拢卫驰的意思,也算的上是拍太子的马屁了。

大殿中的几个老臣们就斜了沈荣一眼,心里只骂:臭不要脸的沈荣,这么快就调转风向的靠向太子了?把你以前的主子庄宗给扔了啊!

“我大哥还有事情忙着呢,这个时候城墙上也不能没人管啊!”卫央一听到沈荣说起了自己的大哥,立刻就表示反对了。

尼玛~该死的沈荣,太子要祸害自己一个还不够么?还要把自己的大哥送到太子面前?

卫央是真的不想让自己的大哥蹚太子和苏护的浑水啊!

“燕军已经退去,陛下都来参加宴会了,卫将军岂能不来?”沈荣说的理直气壮。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沈荣也是拼了的在苏昭面前表现了,沈荣这个帝都令做了几十年,也算是看明白了一些事情了,太子至今所展现出来的治国才能和军事天赋让人惊奇的同时,也说明了太子的能力,和以后会掌控帝国的未来!

沈荣要想在帝都混下去,就只能靠向太子了。

尤其是现在众位大臣还没有表决的情况下,沈荣就想第一个表明态度,这样太子就会对自己另眼相看的。

“你……”面对沈荣气势汹汹的要让卫驰过来,卫央就无话可说了啊!这个时候自己能说什么呢?说多了被太子嫌弃怎么办?但他真的不希望大哥过来这里搀和。

卫央希望自己的大哥一直可以做个中立的人,不忠君可忠国,就像是苏家一样!

苏江哲的苏家在大周屹立数百年不倒,就是因为苏家的理念,苏家第一忠诚的是国家,其次才是君王,在国家和君王之间,苏家的第一选择永远是国家。

这样的苏家是值得人尊敬的,同时也是苏家能够保持实力的重要原因。

卫央太清楚帝都是怎样一滩浑水了,而自己的大哥卫驰就是帝都三万禁卫的统领,他的地位太敏感了,不管是靠向哪一方都是极其危险的。

“算了,卫大将军还忙着,宴会开始吧!”苏昭已经走到了主位上坐下,在盯着卫央看了片刻之后,苏昭沉吟着下令。

沈荣自然不会自讨没趣的继续说话了,很干脆的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然后沈荣就觉得太子看自己的眼神中都带着赞赏呢,果然自己这个马屁是拍对了啊。而卫央则是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没有让大哥搀和进太子这边来。

等候在宫门的苏全立刻撤开嗓子的喊着上菜了。

因为太子宫没有宫女,而且太子也没有吩咐要宫女,所以宴会是直接开始的。随着酒菜连续的送上来,大殿中众臣们的心思却是不在酒菜上的,全都在太子的身上,尤其是沈荣,他就在揣摩太子的意图,可是无论怎么都猜不透啊。

沈荣相信太子必然是看中了卫驰的,就卫驰这禁卫军统领的位置,太子不看中都不行,可惜苏昭却是表现的一点想法都没有,这就让沈荣郁闷了。

沈荣甚至阴暗的想:太子是不是起了撤掉卫驰,换一个自己人做禁卫统领的心啊?

当然,太子还可能有其他的想法,那就是不染指禁卫,毕竟禁卫乃是庄宗的直系。

被沈荣心心念的卫驰就在城墙上眉头紧蹙,手下的禁卫侦查兵队送来了情报,在北方伏击施麟残兵的是苏护皇子的游骑兵,然后这些游骑兵把施麟抓来之后就给了他。

让卫驰去给太子送去!

卫驰这个为难啊!在刚才的帝都攻防战中,太子的表现已经太耀眼了,相信现在太子肯定已经成为大周家族和众臣们观望的焦点了,这个时候自己这个侍卫统领还是不要跟太子走的太近了。

毕竟卫驰是庄宗的直系,被众大臣注意到自己跟太子有什么关系的话……

“卫驰,你怎没去太子宫参加庆功宴啊!”庄宗的声音就从后面传来了,把卫驰给吓了一跳。

卫驰扭头就看到庄宗带着孙大等护卫又从下面上城墙上来了,卫驰很是好奇啊,庄宗这是干嘛?庄宗已经在城墙上呆了整整一天了,怎么又来了呢?难不成住在城墙上么?

“参加陛下,末将在加固帝都防御!”卫驰连忙迎接上来。

庄宗就在周围看了看,城墙上有两个巨大的缺口,那是之前的雷兽造成的。想起那个凶猛强大的怪物,庄宗还心有余悸啊,就是这种危险让庄宗更加紧张了,他就是来找神晓瑜的。

可在皇宫转悠一圈没有找到神晓瑜,庄宗才来城墙上的。

“卫将军辛苦了,其实这些事情留给副将就好了!你去参加太子的庆功宴吧!”庄宗没心没肺的说。

卫驰……自己的陛下还真是大度啊,都不会计较太子争权的吗?还是说庄宗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太子大宴群臣是拉拢群臣的意思?自己这个庄宗的直系是不好出面的。

“陛下,末将还有一事请求!”卫驰见庄宗说完了就要走,就连忙开口了。

“你有什么事啊?”庄宗顿时感觉无比苦逼,自己还忙着找神晓瑜呢,一点都不想帮卫驰忙的好不好,可是人家大将军都开口了,自己这个做皇帝的,也不能不满足。

“燕军先锋施麟被苏护皇子抓住了,就在城下关押着,陛下能否带走?”卫驰说这话有点心虚啊。

毕竟庄宗可不是帮你看护犯人的啊,不过施麟身份重要,交给庄宗也算是献上俘虏的让陛下看看了。

果然,庄宗一听燕国的先锋大将都被抓住了,心里那个高兴啊!刚想答应下去看看施麟,顺便在这个燕国大将面前嘚瑟一番呢。

结果就看到太子骑着快马来了,苏昭出行向来都是骑着翼虎王的,那巨大的翼虎王几乎成为太子的标志了,可这一次太子却是骑着魔兽血统战马来的,而且身上还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色披风,若不是庄宗认识自己这个不孝子,即便是不孝子化成灰他都认识。

就这样打扮的苏昭,别人还真认不出来呢。

“太子来干嘛?”庄宗就表示好奇。

卫驰就更加好奇了,不过太子故意乔装肯定是不想让人知道的,所以卫驰没有惊动任何人,自己跟着庄宗下去了。

施麟被关在一个囚车中,还是一个四面不透风的铁囚车,囚车上只有铁门上带着一个小小的窗口。

苏昭看到这个囚车,心里就松了一口气,苏昭之所以这么快的来见施麟,就是想放走他的!而且还是偷偷的放走,就是不想让人知道施麟被抓了!

施麟跟燕洪烈是不合的,所以,苏昭放走施麟,就是想让施麟回去燕国游说,让大燕停止战争跟大周讲和的、苏昭明白大周眼下的情况,跟大燕长时间的拉锯战争会消耗掉大周所有的国力。让大周没有复苏的机会。

对于现在的大周来说,和平是最重要的。当然,跟大楚的战争不可能避免。现在跟大燕和谈也算是保存了实力的对付大楚,和平也是需要打出来的!

而现在,大周跟大燕刚交战就占了巨大的便宜,正是讲和的好时机!

也好在苏护在抓住施麟之后没有宣扬,甚至关押施麟的囚车都是密封式的,这样也就避免了被人看到施麟出丑了。要让施麟回去游说,这点面子是要给他留下的。

“老将军。”苏昭提着宝剑残雪进了关押施麟的囚车,看到端坐在地上,浑身是伤的施麟,苏昭就抱拳行了一个后辈的礼。

施麟缓缓睁开闭着的眼睛,目光冷淡却犀利的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大周太子。

施麟的眼角上有道伤口,流下来的血进了他的眼睛里,让他的眼睛看起来红的吓人,可施麟就像是感觉不到一样,眼神淡淡的看着苏昭。

看清楚眼前的太子如此年轻,施麟还是很震惊的,太子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却已可摄政一国、统军万千,实力和心智可见一斑啊。

“太子好谋略!”跟苏昭对视半晌,施麟才淡淡开口说了一句话。

“过奖了。”苏昭干脆的在施麟对面坐下,笑眯眯的看着施麟。

即便是纵横沙场几十年的老将军,在苏昭含着贱兮兮笑意的眼神注视下,施麟也觉得相当不好,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被掠食者盯上了,而那掠食者正在想着该用什么方法吃掉自己一样。

“太子有什么要问的?”施麟干脆的开口,他一点都不想被这个大周太子盯着看。

“本宫要放你走,并且绝口不提你被捕之事!”苏昭的话让施麟楞了一下,他知道太子不是说笑的,可太子既然要放走自己,那么必然是有条件的。

施麟不吭声的看着太子,显然就是在等着太子把她的条件说出来呢。

“本宫的条件是休战和谈!”苏昭的话有点出乎施麟的预料。

不过听清楚了太子的话之后,施麟却是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小瞧大周太子了,原本不过认为太子是一介将才,虽然能够在战场上击败大燕先锋军,但也只能说明她的军事天赋而已。

可如今太子竟然出其不意的要放走自己,只为两国和平,这就让施麟震惊了,因为苏昭独到的战略目光!

“我大燕帝都牢固,更有神威大炮和千钧战车为辅,你二十万燕军想要攻下我帝都无疑痴人说梦!不如尽早退去,也免得两国彻底的撕破脸皮,而且我大燕卫王萧盛禹所带精锐现在恐怕已经围困你大燕帝都了,这个时候讲和才是最有利的!”

苏昭顿了一下,才说:“我们中州大陆诸国最不应该的就是相互残杀!”

最后这一句话就是放屁,苏昭这么说出来都觉得虚伪,而且施麟也知道太子说的这话太虚伪,不过他却没反驳的,在施麟理解来,大陆诸国不应该相互残杀,而应该一致对外,也就是对付神宫了。

这些年来要说大燕对神宫没有怨言?那是不可能的!施麟这种老一辈的将臣对神宫的怨言才是最大的。

数十年来,这些将臣都在守护着他们的帝国,希望帝国昌隆,可惜在神宫的压榨下,帝国想要强大是不可能的,你发展经济富裕了,神宫就要钱,还会在你国内设立商行的“抢钱”,你发展军事,有了强兵之后就会被神宫调走,用在对西方帝国的战争中做炮灰。

你要是休养生息的发展人口,那就更简单了,神宫就像是薅羊毛一样,拉走你的人民去做苦力,开采各种矿石。

可以说,在神宫的重压下,各国都是被掠夺的存在,而最能够看清楚现状的也就是国中的老臣们了,多年的阅历和老辣的目光能够让他们看出神宫的意图,更明白大陆诸国之间的战争消耗的都是本国的力量,最高兴的就是神宫。

所谓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各国何必傻乎乎的被玩弄于鼓掌!

“苏昭啊,朕进来了啊!”庄宗在囚车外面看了看,就觉得苏昭在里面跟施麟说话呢,庄宗也想进去显摆一下,自己的大周可是歼灭了燕国的五万先锋军啊,多么重要的胜利,怎么可以不在施麟这种大将面前显摆一下呢。

战俘什么地,最让人有嘚瑟的机会了。

“你在外面等着!”苏昭就不耐烦的冲着外面吼了一声。

庄宗立刻就从苏昭的声音中听出不耐烦和愤怒了,帅大叔就觉得心里发苦啊,这个不孝子这是得多么的不待见自己啊!自己想进去看看施麟都不行?庄宗都迈出一条腿上了囚车了,但在苏昭这声吼中,硬是自己又下来了。

跟在庄宗后面的卫驰就努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哎~整天看着庄宗被太子欺负,他这个禁卫大将也没法说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不让庄宗觉得在自己这个大将面前尴尬就是了。

囚车中的施麟挺震惊的,一个太子竟敢对庄宗这个皇帝吼叫甚至是呵斥,这国家还是庄宗做皇帝吗?似乎完全就是苏昭这个太子说了算的啊!

不过这些都不是施麟该关心的,他只要确定苏昭能够主事就行了。

对于苏昭提出来的条件,施麟是没有理由拒绝的。

施麟也是一个务实的人,既然太子都明确的提出了要求,施麟也就不矫情了,答应了太子施麟将回国劝说燕皇之后,施麟却将残雪宝剑留下了,换苏昭一个不杀战俘的承诺。

施麟对苏昭的残暴心有余悸,之前交锋中,大燕的五万先锋军是生生的被杀完的,没有一个战俘。

苏昭下令:战场不留活口。

得到命令的军队就发了疯的杀人。

这是苏昭的心理战术,同时也是形势逼人,大周的粮食连自己的军队都养活不了呢,还得照顾战俘?没那条件!

“苏昭啊,朕走了哦!”庄宗在外面站了一会就不想呆下去了,自己还有事要去找神晓瑜呢,反正太子也不让自己去见燕国的败军之将,庄宗就不想留下来了。

“等我跟你一起走!”苏昭就从囚车中出来了。

庄宗盯着苏昭身后的囚车,有点期待的开口:“里面是施麟?”

“不是,抓错了!”苏昭回答的很干脆。

然后庄宗就扭头看卫驰。

卫驰……他很确定里面的人就是施麟,在战场上卫驰是见过施麟的,而且施麟这么出名的帝国战将,卫驰岂能搞错?苏护的人岂能搞错?

不过苏昭既然说不是,那就不是吧。卫驰才不会多嘴呢。可太子骗庄宗大帝真的好么……

谢谢:艾怡然 送了9朵鲜花。6号之前月票每张奖励88书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