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发疯的神晓瑜/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里面的不是施麟?抓错了?

“让朕去看看!”庄宗有点不相信,想亲自去查看的时候,却被苏昭给拦住了,然后就听太子用鄙夷的口气说:

“你认识施麟么?”

“不认识……”尽管庄宗很想争论,可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残酷的事实,庄宗连朝廷上的大臣都认不全呢,也就是对那些老臣还算是熟悉的,他去哪里的认识施麟啊。

“苏昭啊,神晓瑜呢?朕在找神晓瑜!”庄宗不去囚车了,然后就盯着苏昭追问。

庄宗就觉得神晓瑜在大周也就是去找过太子了,其他人还真是被神晓瑜看不上呢。

“你找神晓瑜干嘛?”苏昭一边陪着庄宗往皇宫走,一边留意着囚车的动静,等知道朱雀带着施麟走掉之后,苏昭才松了口气的带着庄宗去太子宫、

“哎~朕的九转丹给你的苏曼青吃掉了,朕就少了保命的东西啊,朕听说神晓瑜用了让人起死回生的魔法,朕想去问问,看看能不能弄点魔法护身。”庄宗就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苏昭瞪大了眼睛的盯着庄宗,尼玛~愚蠢的老皇帝,无能也就算了,还是个怕死的、青天白日的做着长生不老的美梦么?!

“神晓瑜的起死回生魔法只能用一次,你再找到他也没用了!”苏昭直接灭了庄宗的念头,然后大帝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什么,朕还有事情要处理,先回去书房了!”庄宗瞬间就没有心思去参加什么庆功宴了,跟一群粗俗坑爹的大臣将军们喝酒?还不如躺在美人的怀里逍遥呢!

苏昭也没有管庄宗,刚才还在宫宴上呢,苏昭是找了个借口出来的,现在还得回去安抚那些大臣们。庄宗是想直接去后宫的,但是庄宗还没有走到后宫呢,就看到玄君在等自己。

庄宗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之后,庄宗相当振奋的跑过去了。

看着一身蓝袍站在皇宫御花园中,却把一大片的菊花都比下去的玄君,庄宗就觉得这人的气场真强悍啊。

“玄君?你来找朕?”

庄宗口气中分明带着振奋。

“是的,陛下有空吗?”玄君点头,带着面具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是玄君湛蓝色眼睛中却是含着笑意的。

庄宗分明能够感觉到从玄君身上散发出来的亲近气息,以前每次见到玄君,这货都是冷冰冰的没有人情味,可是这一次不同了。

这是玄君在对自己示好?庄宗有些不明白呢,玄君为什么对自己示好啊?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啊!

庄宗这种不爱动脑子的人都觉得玄君示好的背后说不定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玄君这人品……

“玄君来,朕自然有空了,呵呵~请!”庄宗对玄君还是很客气的,玄君对庄宗来说可是尊贵的客人啊,庄宗还想着让玄君帮忙调教一下孙小二呢。

孙大已经是武帝了,实力明显比孙小二强大很多啊,庄宗觉得自己身边必须有两个武帝保护。而能跳脚孙小二成为武帝的人,也只有玄君了。

“陛下,我是来送礼物的!”玄君被庄宗请进了书房之后,就拿出一块护身水晶送给了庄宗。

庄宗是不识货的,但是他觉得既然是玄君送的东西,必然应该是极好的,所以屁颠颠的接了过来,直接挂在了腰上,显摆的冲着玄君笑:

“哎呀~玄君太客气了。说吧,你来找朕是不是有什么事?”

玄君一点都不喜欢庄宗这种以上对下跟他说话的口气,就好像自己是他的臣子,在求着陛下的施舍一样。不过玄君仍然笑的灿烂:“没事,只是来送个礼物而已,听闻帝都外妖魔盛行,陛下带着这个水晶就不惧妖魔了!”

庄宗听着就更加高兴了,果然玄君送给自己的东西就是好啊。

“陛下,圣使神晓瑜在大周停留的时间太长了,陛下可曾想过让他离开?”玄君趁机道。

庄宗就皱眉了,神晓瑜这个货在帝都的时间是很长了,但是作为大周的皇帝,庄宗只能好好伺候着啊,哪敢赶人走的啊!

然后庄宗就奇怪了,玄君这么着急的让神晓瑜走是为了什么啊?

“神晓瑜屡次去太子宫,难道陛下没有看出来吗?”玄君就说。

“看出来什么啊?”庄宗觉得挺茫然的。

“神晓瑜说不定会喜欢上太子啊!并非是我多嘴,而是神晓瑜的身份太特殊了,他不适合跟太子在一起啊。”玄君直接道。

庄宗想了想,是这么一个道理,神晓瑜可是神宫的人啊,让神宫的皇族做苏昭的男宠?呵呵~大周有几个胆子敢这么侮辱神宫皇族啊。(大帝还是很英明神武的知道,让人做太子男宠是很侮辱人地。)

其实大帝是很心焦的,太子好端端的,为什么就喜欢男宠呢!不想着传宗接代,就想着玩男人,大帝深深鄙夷之。

“可是……朕该怎么让神晓瑜走呢?”庄宗太为难这个话题了。

玄君就故意的默了一下,见庄宗是真的有点着急之后,玄君才说:“听闻太子幕僚苏曼青惊艳绝伦,必然是有办法的!”

庄宗一拍大腿,对啊!苏曼青这个智囊自然是有主意的。

“陛下能否不要跟苏曼青透露是我的主意?”玄君又说。

“放心吧,朕有数的!”庄宗很是义气的保证。不就是赶走神晓瑜吗,就说自己的主意好了,庄宗对神晓瑜也挺够的,主要是庄宗还是排斥神宫的人啊,而且已经知道神晓瑜不可能施展起死回生的魔法了,庄宗也就没有兴趣再去跟神晓瑜掰扯了。

神晓瑜这货留在大周就是消耗大周粮食的!

“神晓瑜留在帝都危害太大,若是可以还是尽早让他离开,我还要去安排黑甲卫帮助阻挡大燕军,就先走了!”成功的忽悠了庄宗之后,玄君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庄宗殷勤的将玄君送走之后,也不去后宫找美人了,而是直接去了太子宫的后院去找苏曼青了。

苏曼青正在休息,不过是庄宗过来了,苏曼青只能起身迎接了。

“不用起来了,好好躺着!躺着!”庄宗很是亲切的上来,像是一个和蔼大叔一样按着苏曼青,让他躺在床上继续休息。

“你可得快点好起来啊,你不好起来,苏昭都朝着朕发脾气呢!”庄宗拉家常一样说话,却让苏曼青感觉有点别扭,大帝这是什么心态?想跟自己说太子在乎自己么?这么让人尴尬、娇羞的事……

“曼青啊,你能不能想个办法,让神晓瑜快点离开啊!他这个圣使在我大周呆的时间够长了啊!”庄宗下一句话就直接说明来意了。

听着庄宗说话转弯这么快,苏曼青还是默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点头:“是得让神晓瑜离开了。”

苏曼青不觉得庄宗自己想出来要赶走神晓瑜,不过既然庄宗提出来了,苏曼青是支持的。神晓瑜是神宫的皇族,他的安全在大周未必能够得到保证,尤其是玄君已经袭击了神宫飞船的情况下,若是玄君对神晓瑜出手,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神晓瑜在大周出事,整个大周都会被拖进泥潭,被神宫问责。

只不过要如何送走神晓瑜也是一个问题,苏曼青还担心神晓瑜尚未离开大周国界就被袭击了呢!

况且苏曼青也隐约感觉出来了,神晓瑜多次的往太子宫跑,明显是对苏昭有喜好的倾向啊,这让苏曼青产生了点护食的意思。

“曼青啊,你足智多谋,想想该怎么让神晓瑜离开吧!”见苏曼青同意了,庄宗就直接说白了。

“必须有玄君护送神晓瑜离开!”苏曼青说的无比肯定,在大周能够对神晓瑜形成安全威胁的人只有玄君,也只有让玄君承担护送神晓瑜离开的任务才行!

庄宗就皱眉了,这怎么回事啊?玄君和苏曼青这是在相互的算计对方么?庄宗忽然觉得自己夹在他们两人中间很难做人……

庄宗真的有点搞不懂苏曼青和玄君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他们都想让神晓瑜走,可是都不愿意出面,难道要让自己这个皇帝出面啊。玄君已经去安排黑甲卫了,明显是不可能来管神晓瑜这件事情了。

而苏曼青的话就让庄宗难理解哦。

什么叫做只有玄君保护才能送走神晓瑜啊,神晓瑜根本就用不着别人保护的好不好。

庄宗曾经就派人暗杀过神晓瑜,结果神晓瑜这个圣使是毫发无伤的来了大周帝都,这么强悍的人还需要保护?开什么玩笑?

“曼青啊,你想个办法让神晓瑜离开就行,能让他主动走的。”庄宗耐着性子,继续说。

能让神晓瑜主动走的办法?太简单了,只要让苏昭狠狠的骂他一顿,神晓瑜绝对自己跑了。可是那样的做法有点偏执。而其他的办法效果就有点差了。

“朕觉得,若是朕开口让圣使走的话,神晓瑜应该不会赖着不走的吧!”庄宗觉得作为神宫的皇族应该是要点脸面的。别人都要赶他走了,他应该不会开赖着不走吧。

苏曼青就呵呵了~庄宗实在小看神晓瑜的厚脸皮了。

神晓瑜作为圣使出使大周早就呆的太长时间了好不好,早就应该离开了,现在你让他走,他就会走的吗?!

苏曼青觉得神晓瑜那种傲慢而且不要脸的货是不会走的,只会继续赖在大周,所以庄宗根本就没有必要的开口跟神晓瑜说什么地,即便是开口了,也是被拒绝的。

“庄宗要赶本座走?”庄宗的话才刚说完呢,门外忽然就传来了神晓瑜的声音,那慵懒中还带着几分责怪的声音把庄宗给吓到了。

自己刚才说的话怎么就被这货给听到了呢?!

庄宗擦一把脑门上的冷汗,着急的跑出去,想找神晓瑜解释一番,圣使大人可是不敢得罪的啊。

可出了房间之后,庄宗才发现人家神晓瑜根本就没有在外面等着啊,他都直接去了太子招待群臣的大殿了。

庄宗踌躇了下,觉得自己不好跟进去,就连忙回了苏曼青的房间,无比担心的看着苏曼青问:“圣使他听到了啊!朕是不是得罪圣使了?”

苏曼青颇为头疼,庄宗以前都敢对神晓瑜下杀手的刺杀,多么的胆肥啊,现在竟然还担心骂一句就被神晓瑜给惦记上吗?

“放心吧,陛下。既然圣使听到了您的意思,岂不是不用您跟圣使开口了。”苏曼青半是安抚、半是无奈的说。

庄宗就觉得苏曼青身上有种奇怪的魅力,说出来的话也容易让人信服,总之庄宗听到苏曼青的话之后是平静了不少。

“不过朕觉得神晓瑜不会这么轻易的走掉啊!”庄宗又开始回想神晓瑜的态度了,看那家伙满不在乎的样子,根本没当回事啊。

遇上神晓瑜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圣使,也真是让庄宗觉得挺为难的。

“神晓瑜的确是不会走的,除非太子开口。”苏曼青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颇为无奈的开口。而要想让神晓瑜走的话,似乎只有自己去跟苏昭劝说一下了,可那样的事情苏曼青一点都不想去做啊。

庄宗就觉得自己听错了,什么事情也要让太子开口么?神晓瑜这家伙怎么跟太子之间这么暧昧了呢!庄宗以为神晓瑜跟太子之间根本就不应该扯上关系啊。

而被庄宗惦记上的神晓瑜已经进了太子招待群臣的大殿,满殿的大臣们就用惊奇的眼神看着神晓瑜坐着软榻进来了,这些大臣惊奇之余就在想,难道太子宴会还邀请了神晓瑜圣使?这不是太子的庆功宴么。也就是说因为击败燕军先锋而举办的宴会,跟神晓瑜完全没有关系的好不好。

“本座来看看你!”神晓瑜相当傲慢坐在软榻上,对大殿中的群臣们熟视无睹,完全当做这些人不存在一样,只跟苏昭说话。神晓瑜那目中无人的模样的确够刺激人的,可是其他人也根本不敢说什么。

“那圣使大人请坐吧!~”苏昭也是挺无奈的,越来越发现神晓瑜就是小孩子癖性啊,自己这里还准备着宴会呢,您屁颠颠的跑来说这些没用的干啥。

“不坐了,本座就是有事情问你的。”神晓瑜依然还是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苏昭看着神晓瑜,示意他有事情直接说。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啊?去我神宫?”

神晓瑜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口了,之前从苏曼青哪里得知苏昭肯定会去神宫之后,神晓瑜就显得有点兴奋啊。所以就鬼使神差的来这里了。

也算是当面询问一下苏昭,好最终确定一下苏昭是不是真的会去神宫!

神晓瑜这货还是不怎么相信人的,即便是听苏曼青亲口说的,但神晓瑜还是来找苏昭亲自确定一下,并且是当着群臣的面,这样苏昭也就不会骗人了吧、毕竟当着这么多的大臣,说话是要算话的。

“什么意思?”

苏昭完全搞不懂神晓瑜想干什么,自己还在这里大宴群臣的拉气氛呢,神晓瑜这货就跑来搅局啊,什么叫做有时间去你们神宫啊。

因为苏昭的脑波跟神晓瑜完全不在一个波段上,也就是说两人的想法根本就不一样的,想的事情都不一样,所以苏昭听不懂神晓瑜的话也是应该的。

神晓瑜就觉得生气了,他觉得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苏昭要不要去神宫的事了,因为神宫都惦记上苏昭了,谁让这货这么出色呢!神晓瑜为了这件都要着急死了,结果苏昭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神晓瑜的好心都喂狗了啊~!

“你听不懂本座的话么?!你个该死的东西,你知道事情很严重吗?”神晓瑜就发飙了,他就是一个傲娇的孩子。

从来没有为什么人着想过,现在好不容易的为苏昭着想一次,竟然还被冷落了,看苏昭那模样,完全就是不在乎的样子啊。

好嘛!既然你都不在乎神宫对你的态度,那本座为什么在乎?!

很生气的神晓瑜才不管满殿大臣们的反应呢,臭骂了苏昭一顿之后,气鼓鼓的下令让侍卫抬着自己出去了。

神晓瑜的侍卫们相当苦逼啊,他们觉得主人这次生气非同小可啊,八成回去之后又要拿着他们做出气筒了,这些侍卫是真的想让主人跟太子把话说清楚啊。主人来找太子是好心好意的。结果太子好像是不理解的样子,稍微的态度有点冷淡,主人就不乐意了。

要说完全是苏昭的责任?那不可能!

毕竟苏昭不能承认所有责任的,人家的态度冷淡一点也是有原因的啊,哪有像是主人这样,一来就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去神宫的?场合和时机都不对啊!

所以,苏昭的态度就冷淡了点,神晓瑜那傲娇的性子就完全的承受不住了。深深觉得是自己的心意遭到了亵渎和不理解,然后神晓瑜就这么傲娇的跑了。

结果,大殿上的苏昭还觉得莫名其妙。大殿上的众臣们就更加觉得诡异了。

艾玛~这都是什么情况?

神晓瑜就像是疯子一样跑来臭骂了他们的太子一顿,然后就这么走了么?

谢谢:艾怡然 送了9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