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 情敌的分歧/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曼青对自己遇刺的事情似乎是不怎么在意的,至少在国师说起此事、从表面上看不出来他在意的样子!

“苏先生大度啊!对刺杀你的事不在乎了?”国师就像是化身毒舌一样,盯着苏曼青问了起来。

苏曼青这一点反应都没有的样子实在让人蛋疼,国师就觉得自己的耐心在苏曼青身上消耗不起了一样。

“玄君着急了啊。”苏曼青笑了起来。这笑容就有点嘲讽了。

那清淡到近乎没有的笑容让他整个人都显得冷漠而且疏离,更让他清隽的脸上多出了几分高贵的气质,清远站在苏曼青的面前就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他的气势给压制了。

“本国师何必着急!”清远哼了一声,在后院中的石凳坐下来,开始打量着太子宫后院的建筑和摆设。

清远觉得自己在太子宫住了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对太子宫还是不了解啊,尤其是这里的后院,自己都没有来看过,现在看着后院的布置,清远是真心觉得后院不错的。

梅解语院子中的温泉,苏曼青院子的格局和布置,都是能工巧匠的技巧展现,这里的一切都让国师觉得满意。

苏曼青就看到国师的眼中逐渐流露出的满意神色,苏曼青就笑了起来。

“国师,你似乎应该离开了。”

听到苏曼青的话,清远很是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竟然是赶自己走?苏曼青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本官在太子宫还要处理政事!”清远口气似是随意的答应了一声,但是却带着针锋相对的韵味。

苏曼青低头浅笑,清远国师这是跟自己置气呢。

抬头看了看周围,一个眼神示意,便有小厮走了过来,推着苏曼青的轮椅离开。

“阳光正好,难得小憩。”清远却是上前一步,拦在了苏曼青的面前,不让他离开。

看着清远脸上露出来的执拗之色,苏曼青笑了起来,清远很不喜欢苏曼青脸上的笑容,因为这个笑容带着某种得逞、占据优势的意思。

是的!目前苏曼青是占据了完全优势的,因为苏昭的心里只有他!

清远心中的不服气和不忿正是来源于此。

“在下身体未康复,所以不能在外面久留。”苏曼青的表情仍然是淡淡的,可正是这种淡淡地表情让国师尤其的不爽。

不就是因为苏昭现在重视你,所以你就在自己面前嘚瑟么!?清远就更不让苏曼青离开了,甚至还亲自从小厮手中抢过了轮椅,推着苏曼青就朝他院子中的血梧桐走去。

第一次两人相见就是在这棵梧桐树下,当时生机盎然的血梧桐此时已经有些枯萎了。

“先生还记得我跟你在这棵血梧桐下说的话么?”清远就指着那生机似乎是在消逝的血梧桐问。

苏曼青若有所思的点头。

清远颇为得意的说:“当初我就断言太子的改变,那时候的先生还不相信呢!”

苏曼青从清远的口气中听出了浓浓的得意,苏曼青明白:清远这是在自己面前显摆他更了解太子呢!

的确不错,当初清远的确是更加了解太子的,清远也算是第一个发现太子已经改变的人,相比较起来,苏曼青反而是没国师敏锐,并非是第一个发现太子改变的,这就是让清远国师嘚瑟的地方。

“呵呵~就你这种不了解太子的人,做太子的谋士也真是勉强你了。”清远国师悠悠的说着,映射着:让你做太子殿下的谋士都很勉强了,做男宠岂不是更加勉强!

面对国师的咄咄逼人,苏曼青一直都保持着冷静不说话的样子,要应付清远国师这种人并不难,只要不跟他说话,他自己说着也就没趣了,不过在他闭嘴之前需要你能经受住他的挑衅和毒舌!

清远一眼就看透了苏曼青的想法,所以在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停下了,自己嘲讽没有反应,这让清远有种做跳梁小丑的感觉啊。

安静下来的清远国师身上轻掠着一种淡淡的锐气,在清远身边的苏曼青就能够感觉到国师身上的这种气息。

静谧的气息在两个人中间轻掠着,平添了几分凝重。

“你似乎对本尊很排斥,本尊对大周是有益的!”清远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自称本尊,拥有国师和玄君的双重身份,他一向处理的很好,两个角色之间的转换也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更没有人怀疑这两人都是自己。

即便是被苏曼青认出来的情况下,清远也一直都没有承认过的。

现在当着苏曼青的面自称本尊,清远也就是要在他面前展露自己的身份了。

有点开诚布公的意思。

“玄君对大周的确是有些益处的。”苏曼青点头承认,说话的态度明显好了不少,这是回报清远跟自己坦诚相待的。

“既然本尊对大周有益,对你们有用,为何还不待见本尊!”清远的口气中明显带着不服和不忿。

苏曼青敛了下眉头,看清远这疑惑的样子,不像是说假话的,也就是说清远是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排斥他啊!

叹了口气,苏曼青决定自己还是开诚布公的跟清远把问题说清楚吧。

“玄君对大周有益,可是也会带来灾难。”苏曼青的第一句话就让清远皱眉。

“玄君跟神宫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过节?”苏曼青看向清远,口气中带着试探,可惜清远才不会回答苏曼青的问题呢,他傲慢的扭过头表示自己的拒绝。

苏曼青无奈的笑了笑,其实他还是想知道清远和神宫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的,只有清楚了这些关系,苏曼青才能更好的分析利弊。可惜清远不会说,这就让人有点失望了。

“既然玄君不愿意说,那苏某自然也不会追问的,不过玄君跟神宫之间的过节和针对是肯定存在的。神宫会应付玄君,那么也会应付跟玄君走的近的大周!玄君手下魔域佣兵虽有数万人,但魔域森林辽阔,足可以给佣兵提供藏身之所,可是大周就不同了,大周会成为神宫施压的首要目标!”

苏曼青所说的,清远自然明白了,而且这个问题他也想过。不过清远觉得暂时没有必要在乎这一点,且不说大周暂时还没有引起神宫的注意,就算引起了神宫的注意又怎样?

大周跟神宫早晚是要翻脸的,早一点或许更好!

神宫控制整个大陆,跟各国之间的矛盾是不可避免的。而在矛盾激化时,要么暴起反抗,要么逆来顺受的消磨掉尊严,做神宫的彻底走狗。

而要做神宫的走狗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绝不仅仅像是现在这样做下属国就可以的,神宫现在还不能完全的掌控大陆,所以神宫并没有完全的控制大陆诸国,等到神宫有了控制整个大陆的能力时,会彻底的碾碎诸国皇族所谓的尊严,任意蹂躏,无论任何人都会是神宫的阶下囚!

完全屈服于神宫的意志之下。

当神宫占据完全的主导地位时,也就是彻底的碾压和毁灭。

那时候的大陆诸国即便是在看清了情况下想反抗也已经晚了!所以,清远坚信,反抗神宫越早越好,而且就苏昭的性子来说,她是绝对不会屈服于神宫的淫威之下的。

因此,清远完全就不担心神宫会给大周施压,即便施压了,大周也应该顶住压力才对!

“呵呵~聪明如先生,难道不知道,即便没有本尊,太子殿下也会反抗神宫的!”清远哼了一声,显然是不喜欢苏曼青跟自己说话的口气。

“因为玄君的存在,大周会成为神宫格外关注的目标,这次大燕军队南下,难道不是神宫指使么?难道跟你玄君一点关系都没有么?!”苏曼青的口气严厉了起来,因为他觉得玄君是在“执迷不悟”。

神宫会对付大周这是肯定的,但玄君的存在无疑加速了这一个作用!苏曼青生气玄君竟然一点都觉悟,反而是觉得他自己一点责任都没有。

而清远则是觉得苏曼青大惊小怪了,在他看来,大周跟神宫是早晚要翻脸的,既然如此,还不如早点翻脸的好!这样还能避免大周的钱粮人口被掠夺了去!且决裂的时间越早,对大周越好!

甚至清远都觉得大周和太子应该感激自己帮她跟神宫决裂!

“苏先生,你是不是想让大周跟神宫暂且保持良好关系,求发展啊?”玄君见苏曼青竟然生气了,他就觉得好笑!自己还没有生气呢,苏曼青你凭什么生气!

“不错!因为现在还不是大周跟神宫决裂的时候!”苏曼青点头。

“而且,现在让大周跟神宫决裂完全是愚蠢的行为,大周会万劫不复,倒是你玄君和魔域佣兵可以暂时的躲过一劫了!”苏曼青加重了口气。

玄君气笑了,他觉得苏曼青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完全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他以为本尊是在拿着大周做挡箭牌的抵挡神宫的压力么?!

笑话!玄君虽然卑鄙,但不猥琐,不会卑劣到躲在大周太子身后。至少现在的玄君是没有这种心思的。即便玄君要用这么卑劣的手段,也是换个人推出来,而不是对太子如此!

因为她,玄君是不忍和不舍的。

“总之,你觉得大周早晚会跟神宫决裂,但现在不是时机对吧?!”清远还是打算跟苏曼青继续说下去的,所以没有拂袖离开,而是继续道。

把两人的观点都掰扯明白了,也省的将来有误会和说不清楚!不仅如此,清远还是想知道苏曼青最真实想法的。

“不错,大周也不是玄君你用来对付神宫的挡箭牌!”

苏曼青加重口气算是提醒和提防了,他对清远的敌意很明显,意思表达的更明显:只要有他苏曼青在,就绝对不会给他利用大周的机会!

清远从苏曼青的口气中听到了肯定,甚至还有一点威胁。似乎自己若是不给苏曼青点保障或者承诺的话,他就会对付自己一样、

“呵呵~本尊就是拿着大周做挡箭牌又如何?你能把本尊怎样?”玄君也真是生气了,他还从来没有被威胁过呢,苏曼青竟然是三番几次的威胁,真是够了!玄君非但不会给苏曼青任何承诺,反而还专门开口刺激。

“苏某会尽力让玄君后悔的!”苏曼青的口气依旧是清淡的,但谁都可以从他的口气中听出威胁和狰狞。

要说大周内还有什么人是可以让玄君感觉到忌惮的,恐怕也就是眼前这个残废了!苏曼青明明是魔法不擅、武技不修的“弱者”,可他身上偏偏有种让玄君这种超级强者都忌惮的气势。

他的威胁甚至比庄宗发的狠话还要具有威慑力。

在这个轮椅青年的背后,是让玄君都看不透的实力和谜团,正因为此,苏曼青才让玄君感觉到忌惮。

“苏家的确让人忌惮,但只要是横亘在本尊面前的一切阻碍,本尊都会铲平!”清远莫名的有些生气,冲着苏曼青冷哼一声之后拂袖离开了。

刚才两人的对话还没有说完,不过清远忽然就失去了跟苏曼青说下去的耐心了。

原本两人是可以平心静气谈判的,可是俩人都在谈判中掺入了感情!

苏曼青话里话外都透着对苏昭的爱护和宠溺,这就是让玄君受不了的地方,而在玄君看来,苏昭是独立且个性的,她有独当一面的霸气,根本就用不着苏曼青这么宠着。

苏曼青在玄君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情感,就是最让玄君讨厌的地方。所以他走了!清远跟苏曼青是不同的,且两人之间有太多的不同,不管是性格和他们对待苏昭的看法和心态!

而正是这种分歧,让他们之间隔阂。

在清远国师走远之后,卫央从偏殿中鬼鬼祟祟的出来了。

“太子不在啊?”卫央只看到苏曼青在,这货就松了一口气,愉悦的跑过来问道。

刚跟清远国师说话,费了不少的心神,苏曼青脸上已经带着些许疲倦,不过看到卫央过来之后,苏曼青还是强打起精神应付。

“殿下去了城墙上。燕军即将压境了。”苏曼青一句话就表达出来了两种意思,不仅说了苏昭的勤勉,而且还有敦促卫央的意思。

卫央是作为苏昭手下的狼骑大将存在的,现在大军压境了,你这个将军也该出马了。

卫央一点都不想这个时候带着狼骑出城,所以就当没有听懂苏曼青的话,就顺着苏曼青的意思说了起来:“太子实在太辛苦了,末将真是为太子的身体担忧啊,是不是应该把宋承风太医叫回来,专门给太子调养一下啊。”

卫央这转移话题的本领也是低级,不过却也好用。宋承风这个位列太医之首的老太医的确是被太子扔出去太长时间了。

“是啊!该让宋承风回来了。”苏曼青跟着答应了一声,还想跟卫央说句话呢,却见卫央已经鬼鬼祟祟的走出太子宫跑了!

远在玄武军营中带着徒弟们包扎伤员的宋承风就打了个喷嚏,老太医深深觉得自己被惦记上了,有种危险逼近的感觉啊,宋承风从皇宫被“赶”出来,在军队中做了军医时是很不服气的,可现在他已经慢慢的习惯了啊。

在皇宫做太医虽然清闲但是伺候皇族人,时刻胆战心惊的,即便小心翼翼也会出错,而一旦出错那后果就严重了。在军营就不一样了,虽然辛苦点,但是哪个军人看到自己不是尊敬的?就连玄武军的大将军云峥看到自己都得叫一声宋先生,甚至是宋太医的。

可以说在玄武军营,宋承风就是被尊崇的存在。

宁为鸡头不为凤尾,说的就是宋承风现在这种感觉。

宋承风喷嚏连天的祈祷,千万不要让太子惦记上自己,把自己给弄回太子宫去啊。

“那是宋承风么?”老太医在祈祷的时候,上了城墙的苏昭刚好看到他在城墙下的军营中忙碌的身影。

老太医在军营中挺累的,至少苏昭就觉得他的背影佝偻了。然后太子殿下就有点不忍心了。

“是的,殿下,宋大人在军营中教出来了不少的军医啊!”梅解语就连忙上前来说。

梅解语一点都不想让宋承风回来太子宫,因为宋承风是苏曼青那边的人啊!其实也算不上是苏曼青的人,但宋承风跟苏曼青的关系不错是真的。

至少梅解语是无法跟宋承风搞好关系的。

既然这样,梅解语自然是不想让宋承风来太子宫成为苏曼青的帮手了。

“恩~不错,你去把他叫来!”苏昭就看着远处的军营中的宋承风点头。

梅解语就下去城墙找宋承风了,看太子殿下的模样,似乎是想跟宋承风好好谈谈的样子,当然也有点慰劳的意思了。

梅解语就觉得头疼啊,不想让宋承风回来怎么办?当着太子的面,梅解语也没法操作,只能乖乖的去找宋承风了。

“宋大人。”梅解语还在头疼的时候,忽然看到军营中出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站在了宋承风的面前,清脆而恭谦的声音好听的出奇。

宋承风就在那声音下受宠若惊了,梅解语也皱着眉头无法走上去了。

谢谢:189徐胖送了9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