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软方式/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步源于他人的经验,清远就是这种感觉。

回想之前清远曾经用“装病”的方式赖在太子宫,醒悟那种方式也是一种示弱的哄。而且清远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示弱之后,太子对自己的态度明显好了不少!

至少那种软方式对苏昭也是很有用的。

国师大人在这一刻明白了,对付太子殿下需要的就是软方式啊!

因为想透这一点,国师的心态一下子就平和了,眼神温吞的看着苏昭,没有了刚才看太子时候眼神的犀利。

“国师大人,您是有事找本宫的吧?”苏昭目送侍卫将梅解语送下城墙了,然后就感觉到国师用温润的眼神盯着自己呢。这种眼神让苏昭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主要是国师的眼神太不一样了,苏昭确信自己从未见过这种眼神。

国师的眼神是多样化的,苏昭还记得曾经国师的眼神是清雅淡薄却带着审视的,也曾见过国师倨傲清高的眼神,更见过清远国师在民众面前端庄到不食人间烟火的高贵眼神,却从未见过他现在这些温润中含着温柔笑意,眸底却藏着许多算计和城府的眼神。

看到他的这种眼神,苏昭就觉得自己被他惦记着呢。

“没事,下官就是来看看殿下而已!”清远脸上笑容依旧,他尽量摆出自己最完美温和的一面,呈现在苏昭面前,更不遗余力的表现出自己的“软”!

“呵呵~那本宫你也看到了,国师就请下去城墙吧!这里风大!”苏昭就皮笑肉不笑的冲着清远说。

这里风大么?这是太子想让自己下去城墙而找的蹩脚理由吧!

国师这么一个聪明绝顶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太子这个牵强的理由呢。被太子用这么一个理由打发,国师是很生气的,但一想到苏昭是吃软不吃硬的,必须用软方式对待。

国师就压抑了自己的情绪,冲着苏昭甜甜笑了起来:“好的,那下官就在去下面。”

说完之后,国师就听话的下去了。城墙上的苏昭却是惊悚了,因为国师那平淡到不正常的表现,以前的国师也是平淡的,但是那种平淡中带着某种随性,更是从心底透出来的平淡。

可现在国师的平淡明显是装蒜出来的,而且还是带着某种刻意宠溺的平淡!

总之,苏昭觉得很不好就是了,眼前的国师就像是一个精心伪装过的高手,在自己面前小心翼翼的试探,不经意间则会展露出让自己防不胜防的一面。那一面是不曾被人窥见过的。

苏昭就觉得自己对国师更加“敬畏”了,或者说是提防了。

本来就对国师有防备,而在他明显刻意的表现下,苏昭对他的防备自然就更高了。只可惜有点得意的国师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殿下,国师没走啊。”王德忠这个老太监都觉得国师的表现太反常,眼见国师虽然是乖乖的下去了城墙,但是根本没有离开,王德忠就凑在苏昭面前,小心的说。

之前就对国师有很大的意见,现在自然更大了,王德忠觉得国师肯定有什么针对太子的阴谋!

“知道了。”苏昭脾气相当不好的哼了一声,自己又不是没长眼睛,自然看到国师没走了。

他下去城墙之后就在下面站着,一副世外高人的脱俗模样,只不过国师的身份实在重要突出,即便国师表现的再脱俗和清贵,也是吸引了无数目光的。

不管是临近城墙和城门驻扎的军队,还是附近的民众、武者,在看到国师的时候,这些人都是用仰望和恭敬的眼神看待国师的。

正因为此,国师的存在感太强了,想忽略他的存在都不可能!

而这个存在感超强的人却不时的抬头朝城墙上看来,引得不少人侧目,国师要看的人自然就是苏昭了。

苏昭感觉很不爽,自己在城墙上检查军务,也被清远国师给骚扰到了。

“周家的武者都下去了?”

城墙上有很大的防守空白,正在气头上的苏昭很不耐烦的问身边的人,周家的武者不少,城墙上有很大一段距离都是周家的武者负责的,但是现在周家的武者竟然是全都撤走了。

露出这么大的防守空缺,还是在大燕军队即将围城的时候,周家完全是不把帝都防守战当做一回事啊。

“周家的武者呢?!”庄宗跟着就是一声吼,刚才因为国师的喊声出来之后,庄宗就在城墙上没有下去,听到太子说周家的武者不在了,庄宗就心急了。

帝都防守战事关帝都和大周的存亡,庄宗怎么可能不着急呢。这可关系到自己还能不能继续做皇帝啊。

“传令让周鼎过来!朕要见他!”庄宗相当霸气的下令。

大帝轻易不发威的,一旦发威也是很霸气的。跟着庄宗的近侍就感觉到了大帝身上散发出来的逼人威压。

看到庄宗发飙,苏昭倒是轻松了不少。以前的庄宗什么都不管,一切的事情都压在了苏昭的身上,让她这个太子很是辛苦啊,现在看到庄宗发飙就说明他开始上心了啊。

虽然庄宗的智商有时候很让人捉急,但他能够上进就是好的,至少让苏昭喘了口气。

“周家武者的空缺还是让苏家武者补上吧。”苏昭在旁开口。也算是为庄宗出个主意,想要找周家实在不是什么好办法,周家可以有各种理由说他们不上城墙的事情,而错过了布防的时机就是得不偿失了。

“苏家的武者不是还要等着冲锋陷阵么?”庄宗就颇为难的说,之前看到了苏家死士冲阵,即便是苏家的普通武者组成的军阵在战场上也很犀利啊,所以庄宗一点都不想让苏家的武者在城墙上防守。

庄宗想苏家的武者可以组成兵阵的在城外厮杀!

“什么冲锋?难道面对大燕的主力军还要冲锋厮杀?那不是找死呢吗!”苏昭就哼了出来,口气依旧是恶劣的。

庄宗的脸色就有些扭曲了。苏昭扭过头,不去看庄宗的脸,其实苏昭说完之后也觉得自己过分了,可一对上庄宗,苏昭就感觉自己根本无法保持好脾气啊。

这种感觉有点像是亲情的宣泄,正因为庄宗是自己的父皇,正因为有这一层血缘关系在,所以苏昭才对庄宗格外的“恶劣”,这是真实感情下的恶劣。

而庄宗对苏昭的恶劣虽然是不喜欢的,但还是包容的。其实庄宗一点都不嫌弃苏昭对自己这么恶劣,唯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名声啊,周围还有这么多的人呢,让这些人看到太子对自己这个皇帝恶劣是很不好的。

若是周围没人的话,庄宗一点都不介意苏昭对自己撒泼,权当是天伦之乐了。

“呵呵~朕不懂军事,既然不冲锋了,你的玄武军还在城外干嘛?”庄宗还是很好学的,指着还在城北门外列阵的玄武军就问。

都不冲锋了,还让人家玄武军在外面,拿着人家玩啊!

“玄武军是我帝都城墙的依托!”苏昭不想跟庄宗解释这个问题,因为解释起来太费劲了。

若是不让玄武军在城外结阵,那么一旦大燕军队压下来就直接临上城墙,攻城战会变得艰难,更可以让燕军在城墙下面构筑任何有利于他们攻城的优势。

而有玄武军在城外集结成为兵阵,就可以抵挡燕军的压制,且玄武军结阵的范围就在城墙弩箭和火炮范围之内,玄武军在面敌的时候是可以得到城墙上远程武器支援的。

这就是玄武步军的好处,拥有大阵集结和大盾的防御优势,玄武军就可以突出城外的作为磐石外凸一样给围城的燕军如楔子般的阻挠。

“哦~玄武军是依托,那大将军呢?大将军的骑兵还在外面干嘛?”

庄宗依然表示不懂,大将军的西北军在外面很长时间了,西北军都是骑兵啊,没理由让这些骑兵在外面防守啊!这些骑兵根本就防守不住的好吧。

“我去见大将军。”苏昭这才注意到大将军张起灵果然是带着骑兵还在城外的。

之前歼灭了燕军的先锋之后,苏昭还以为大将军已经带着西北军后撤了呢,就算是刚才在城墙上,苏昭远眺也没有看到西北骑兵,现在听庄宗说起来了,苏昭才留意了战场西北方向,然后看到了原先是玄君黑甲卫鬼林的地方,变成了大将军的西北军在驻扎了。

苏昭很好奇啊,大将军带着西北军驻扎在那里干嘛?!

等苏昭下来城墙到时候,就看到国师朝着自己走来了。从刚才苏昭让国师下来,国师就从城墙上下来了,却是在城墙下面等着的,等了这么长的时间之后,国师终于看到苏昭下来了,所以国师就迎上来了。

“殿下要出城?”清远国师口气中似乎是带着几分期待的。

苏昭稀罕的看了清远一眼,点头:“国师要跟本宫一起出去?”

苏昭只是礼貌性的询问一下而已,或者是用惊奇的口气质疑,可国师却理所当然的把苏昭的话当成了邀请,并且有几分傲慢的答应:

“好的!”

国师答应跟着苏昭出城,就好像是对苏昭的一种施舍一样。

因为国师的高贵身份,他能够跟着苏昭出城作为近侍,也的确是一种很给面子的表现了。

可苏昭一点都不想让国师跟着自己出城,不过既然国师都说了,苏昭也没有驳面子的拒绝他,很自然的带着国师出城了。

在无比紧张的帝都城墙上防守的人们,在看到一身黑袍的太子带着一身白衣的国师出城的时候,那两人相称的身影无比的搭配。这两人走在一起,分明给人一种和谐到诡异的感觉。

就连庄宗都看出几分不一样来了。

“陆秉承啊,朕怎么觉得国师在苏昭身边的时间有点长啊!”庄宗觉得这些天国师太反常了,以前的国师是深居简出的,轻易不出现在皇宫,更不会随意的在人前走动,身上是带着神秘感的,可是最近一段时间国师几乎是天天的出现在太子宫啊。

甚至还住在太子宫了。因为了解以前国师的癖性,庄宗还没有觉得国师住在太子宫会怎样,可是现在庄宗还是忍不住的想了,国师跟太子之间真的没什么么?

庄宗就感觉自己嗅到了奸情的味道呢。

“老奴不知,不如叫太子身边的王公公来问一问?”陆秉承擦一把自己额头上的冷汗,尼玛~庄宗的问题让自己根本就没法回答啊,自己敢说什么么?什么都不敢说的陆秉承果断的把王德忠给推出来了。

王德忠作为太子身边的太监,实在是嚣张的很,不坑你坑谁啊!

庄宗觉得自己的太监说的有道理,想要找王德忠问点事情呢,可是转头根本就看不到王德忠,才忽然想起来,王德忠带着昏迷的梅解语回去太子宫了啊!

“咱们去看看小梅吧!”庄宗就在城墙上沉吟了片刻,然后决定还是去看看梅解语了。

庄宗觉得自己还是很关心那个不孝子的,不孝子总是气的自己不行,可朕还是会关心不孝子的男宠啊。梅解语那小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庄宗的“儿媳”了,所以关心一下梅解语也是应该的。

“陛下,咱们还是在城墙上等等太子殿下吧,太子出城马上就回来了!”陆秉承一点都不想去太子宫,更不想让陛下去太子宫。

庄宗可能没有看出来,但是陆秉承看出来了,庄宗跟梅解语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梅解语是很排斥的,或者说有点小媳妇怕色狼的感觉!

这种现象说起来很诡异,但却是真实存在的,总之陆秉承就不想让庄宗去找梅解语的,而且老太监甚至都觉得太子也不喜欢庄宗去找她的男宠吧。

“太子出城回来不回来的跟朕有什么关系,她也不会主动想着见朕的!哼~朕还是先去看看她的小梅吧!”

庄宗其实也是在城墙上待够了,也想找个借口理由的离开,正好去太子宫就是很好的借口,所以庄宗才不管别人什么意见呢,带着陆秉承就下了城墙,直奔太子宫去了。

“陛下竟然如此在意太子的男宠!”

“非也,陛下在意的是大周的帝都令中郎将,梅大人现在掌控的是整个帝都的治安!”

“是的,梅解语大人是因为掌控帝都的治安所以才劳累昏迷的,所以陛下去看一看表示一下慰问,也是对大臣们的爱护!”

“是的是的,是下官想歪了,呵呵~”城墙上的大臣们一阵议论,最开始大臣们都很反感陛下去看梅解语的,但是从之前的对话口气中已经不难看出大臣对太子男宠的态度转变。

正因为了解大周未来的走势,明白大周皇位非苏昭莫属,所以这些大臣们才改变了风向的投向了太子一边。

曾经还喊过求废太子的众臣,此时心里想的就是如何讨好太子,生怕自己会慢别人一步的投向太子慢了而被嫌弃。

“殿下,大将军防守的高地占据地势,可谓得天独厚啊!”而跟着苏昭出城的清远,眼看着苏昭出了城就直奔大将军的防区,清远就忍不住的开口了。

他怎么觉得太子冲过去有点兴师问罪的意思啊!

大将军现在防守的高地是之前玄君的黑甲卫防守的地方,黑甲卫撤掉之后,就让大将军的两万骑兵过来了。清远觉得大将军防守这里很好啊,苏昭冲冲的跑来不会是赶人的吧!

“得天独厚个屁!西北骑兵都是轻骑兵,留在这里找死啊!”苏昭直接骂了出来。

清远……

“大燕铁军一旦围合帝都,这高地上的西北军全部完蛋!轻骑兵想冲透重骑兵的包围无疑做梦!看卫央的狼骑兵都知道这个道理,狼骑兵就跑去后面的集县外驻扎了,大将军是经历过大战的,怎么连这点都不懂?!”苏昭继续骂。

清远……

苏昭骂的起劲的时候,大将军张起灵正好骑马下来高地迎接了。张起灵是高级武者,听力自然是非常的,所以也自然能听到刚才苏昭骂自己的话了。

张起灵就看了清远一眼,很想说:国师您不是说外围有黑甲卫帮助防守,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吗?!现在太子殿下都骂上了,您倒是说话啊。

“殿下,这片高地对我帝都十分重要,若是让燕军占领了高地,便可架设楼台,俯瞰我帝都城内!”张起灵跑到苏昭面前之后就说。大将军表示自己很无奈的好吧,高地不占不行,留给燕军后果很严重啊~!所以大将军是冒死留在这里的。

苏昭就指了指城墙东北角的一尊神威大炮。

那是一尊明显比其他的神威大炮要粗大一倍的庞大巨物,之前魔兽攻城和燕军先锋出现的时候,都没有动用这尊神威大炮,好多人甚至都没有看到这尊神威大炮的存在。

“那武器可以轰到高地吗?这么远的距离?”大将军就目测了一下城墙和高地之间的距离,有点不可能啊。即便是超级魔法师的魔法攻击都不能这么远吧!

“这是曼青用事实和理论验证过的,本宫亲自监督锻造,射程增大了一倍,指哪打哪,放心吧!”苏昭说的无比自豪,旁边的清远就听得无比窝心。

谢谢:公举54879 送了9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