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 我有苏卿/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军在死亡谷附近。苏曼青的揣测让苏昭惊奇,不过惊奇之后就是感叹了。

因为苏曼青的推测合情合理!

苏曼青的推测看似简单,但是能够推测出燕军的踪迹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是大量信息汇总和推演的结果。

“原来燕军去了这里啊!”苏昭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跟苏曼青在一起就是这么安逸加轻松,之前还缠绕着苏昭,让苏昭揪心的燕军主力问题就这么被解决了。苏昭就相信苏曼青所说绝对不会错的。

对于苏昭来说,实在是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而苏曼青就是处理事情时最好的辅助,很多难解决的问题也因为苏曼青的存在迎刃而解,这让苏昭觉得只要有他在,就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

“燕军必然是得到了本国的回兵金令,所以才在死亡谷停滞不前的。”苏曼青笑着解释,说出自己的推测。

在大周内所有人都盯着燕军主力的时候,苏曼青已经派遣暗卫潜入了大燕国内各地,留意着大燕内的一举一动。

似乎是消失在人们视野中的北疆王就是苏曼青关注的目标。

桀骜不驯的萧盛禹的确是有其过人之处的,不足五万的北疆兵一路奔袭攻击大燕王城,竟然是把大燕打了个措手不及,在大燕国内军队没有来得及回援王城的情况下,萧盛禹的北疆兵已经攻破了王城的外围。他的军事行动已经打乱了燕国,跟搅得燕国天翻地覆。

苏昭的暗卫还没有得到萧盛禹军队得利的消息,说起来太子的暗卫比苏曼青的人要逊色一些,恐怕要等到明天的时候才能得到萧盛禹军队得利的消息。

不过听到苏曼青的话,苏昭就明白了:萧盛禹在大燕的作战必然是有了成果的,否则大燕何必发出金令。

“这么说来,是萧盛禹的作战胜利了?是不是围了帝都?”苏昭立刻就振奋的问道。

“恩~萧盛禹的军队不仅包围了帝都,而且还冲破了帝都的外围防线,在劫掠了帝都周边之后已经派遣柴猛将军带着骑兵营押运战利品返回了!”苏曼青就笑着说。

苏曼青感觉自己还是喜欢跟太子对话的,因为跟太子说话也是一种享受,太子聪慧也是极其靠谱的,太子就不会像是其他那些急功近利的人一样,一听到萧盛禹取得胜利,就恨不得是攻下了大燕的王城,灭了人家的首脑。

苏昭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对北上萧盛禹的军队要求一点都不高,只是希望他们可以袭扰到大燕就足够了。

不过等苏昭听到柴猛带着骑兵营返回的时候,脸色就有些臭了,骂道:

“萧盛禹这个混蛋,又利用了本宫的人,让柴猛带着战利品返回,不就是让大燕国内的军队攻击柴猛,然后给萧盛禹减轻压力的吗!”

苏曼青就扶额,却也不得不跟着点头,萧盛禹让柴猛回来的确就是这个意思的,不过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萧盛禹能够控制的军队实在太少了,只有几万人的军队在进入大燕攻击王城时顶着太大的压力了。

萧盛禹能做的就是用尽手段的分散燕军各路军队的攻击,好腾出手来攻击帝都,最后萧盛禹带着彪悍的北疆兵在神威大炮的配合下攻下了王城的外围。不得不说,这已经是很大的胜利了。

在大周和大燕两国交战中,劣势和处于弱势的大周能够攻破大燕的王城,这是无比彪炳的一笔!而主将的萧盛禹手段卑劣了点也是情有可原的。

“算了!看在萧盛禹牵制了燕国的情况下,本宫就不计较了,不过柴猛的骑兵营恐怕顶不住燕国其他军队的攻击,本宫需要派人接应!”

苏昭生气归生气,但是却不能抹杀萧盛禹的功劳,甚至还得承认萧盛禹的泼天大功。

这种感觉让苏昭又气又无奈,作为上位者对手下一些有能力却又不听话棘手的部下是很无奈的。萧盛禹给苏昭的就是这种感觉。

萧盛禹桀骜不驯的不好控制,但大周现在是少不得他的,大周的北疆更是少不了他。

萧盛禹的作用只在这次的战争中就表现的淋漓尽致。

“殿下,苏家已经派出武者接应了,而且柴猛将军带兵如神,不会出什么问题的!”苏曼青继续是用安慰的口气说。

柴猛还能用兵如神?!

苏昭真的不想说什么地,柴猛那样的货也就是做个急先锋的将军而已。苏昭倒是更关心带着步军北上的聂老将军,还有从萧盛禹那边弄来的魏旭。

柴猛的骑兵还是具有机动性的,所以在进入大燕境内之后还可以依靠机动性存活下来,即便是面对燕军的围攻在打不过的情况下还能逃走,但是聂呈带的几千步军就不行的,跑不了打不过的不就是等着被全歼么?!

“辛苦苏家的武者了!”苏昭带着点感慨的说,苏家武者出动了,接应柴猛的事情自然不用苏昭担心了,最近苏家出力不少,苏昭很想表示一下感谢的,但是苏家从来不给自己感谢的机会。

苏家一向沉默,即便是在强势复出的帮助太子应付一系列的危机时,苏家依然是低调的。

苏家的武者都是听从老族长苏江哲调遣的,所以北上接应柴猛的苏家武者都是老族长派遣的,这就代表苏家是真的站在苏昭这一边了。

苏昭还是很感慨的,自己的娘家张起文态度晦暗不明,大将军张起灵也曾摇摆不定,倒是自己穿越来之后从第一次见到苏曼青的敌对缓解之后,苏曼青一直都是积极帮助自己的。

站在苏曼青身后的还有强大而低调的苏家。

苏昭忽然就有些满足啊!有美人苏曼青在,还有苏家做后盾,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苏家为殿下分忧是应该的,不辛苦!”苏曼青顺着苏昭的话答应了一声,然后又感觉到气氛暧昧了,实在是太子看自己的眼神太……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太子看苏曼青的眼神已经改变了,苏曼青还记得太子在喝下神龙血差点死掉恢复之后,看自己的犀利而冷漠的眼神,那种眼神是带着审视和斟酌的,被那样的眼神盯着,会让你感觉整个人都被看透了一样。

危险而让人紧张!但至少那样的眼神是正常的,也不会让人觉得尴尬。

可现在太子的眼神不同了,那种霸道中蕴着柔情的眼神让苏曼青更加的紧张和尴尬了。他就感觉自己被太子盯着看的时候,像是怀揣兔子一样。

“殿下,您是不是担心魏旭的步军?”苏曼青在感情方面就是一张纯洁的白纸,所以在被苏昭用让他紧张的眼神盯着的时候,苏曼青就主动找理由的岔开话题了。

苏曼青就知道要吸引太子的注意该说什么样的话题。

果然一说到魏旭的步军,苏昭的脸上就露出了思忖的神色。苏曼青就知道太子是担心魏旭等人了。

其实看到太子这样的表情时,苏曼青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虽然理智上有些抗拒太子对自己的感情,但是在感性上看到太子对别人上心时,苏曼青觉得自己的心里有点酸溜溜的感觉。

“魏旭的步军从他们北上的时候,我就没想过他们能够回来!”

苏昭的口气有些怆然。

过界的兵卒,一去不返乡。

这是任何时代战争都会有的悲哀。每一场战争中都会有牺牲者,或是抛弃的棋子,聂呈魏旭等人便是如此。

苏昭从一开始就做好心理准备了,所以这些天来苏昭也没想过要寻找魏旭等人的踪迹,更没有下令的追寻他们的消息。在苏昭的心中,她已经把魏旭和聂呈当成阵亡者对待了。

感受到太子身上飘出来的悲怆气息,苏曼青忍不住的动容。曾经杀人不眨眼、以血腥为乐的太子是彻底的改变了,现在的太子可以为北上的将士担心,会为遭难的难民忧心。

苏曼青在欣慰之余,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让太子不要这么伤心了。曾经残暴的太子有如此铁血柔情的一面,苏曼青高兴。

“魏旭的步军跟北疆王的军队回合了。”苏曼青小心的说。

这个消息是苏曼青手下的暗卫刚得到的,苏曼青本来没想好是不是把这个消息说给太子的。不过看到苏昭如此在意和担心魏旭等人的消息,苏曼青就说出来了。

魏旭本来就是北疆王的部下,现在去了燕国之后又带着步军跟北疆王回合了。苏曼青还真的担心太子会觉得魏旭又投靠了北疆王呢。

“不错,只要跟北疆王的军队回合,相信看在以前他们是上峰和部下的关系上,萧盛禹会带着魏旭的步军回来的。”苏昭却是没在乎这一点,反而是比较欣慰的笑道。

苏昭很明智的没有询问聂呈的消息,聂呈所带着的聂家兵极大可能已经阵亡了。

否则魏旭和聂呈是独立成军的。即便北上到了大燕王城也不用跟萧盛禹的军队回合,想聂呈那支步军必然是穿透燕军包围的时候受创严重,魏旭能够突入到王城所带不过是些残兵。

苏昭现在也不着急去探听聂家军的消息,只要等到战争结束。

本以为太子在得知了魏旭的情况之后会生气,却看到太子对魏旭的庆幸,苏曼青承认自己又被太子的品格给惊到了。

“殿下,梅大人醒了,您要去看看么?”王德忠就在外面小声的插嘴了。

这些天来王公公是越发的心焦了,眼睁睁的看着太子对苏曼青越来越好,最心焦的就是王德忠了。这个生活在权利轴心的皇宫太久的老太监,深深明白一个道理,感情可以让人变得脆弱!

尤其是在皇宫中,感情是最要不得地!

所以,王德忠心焦太子对苏曼青的感情,更想方设法的希望其他人可以分到太子的宠爱,减弱殿下对苏曼青的感情。

梅解语才刚醒过来,王德忠就过来叫人了。

“臣就不去了,臣去休息一下,殿下过去吧!”听到王德忠的喊声,苏曼青很识趣的选择避开了。

其实从听到梅解语昏迷的时候,苏曼青就觉得梅解语这货在使诈了,梅解语虽然不是武者和魔法师,看起来身体很差的样子,但苏曼青知道他就是一个生命力超级强悍的小强啊!

他还能因为劳累而昏迷?笑话么?!当初梅解语陪着前太子疯狂作乐三天三夜都没任何问题,照样活碰乱跳带着太子府卫出城抓捕血族人和奴隶,顺便抄灭了几个大臣家族府邸的,那个精力旺盛的梅解语去哪里了?竟然会因为巡守帝都而累的昏迷?

为了争夺太子的宠爱和关心,梅解语真的是越来越不要脸了啊!连装晕这种卑劣的手段都用出来了。

不过苏曼青也顺便想到了曾经国师在太子宫使用的各种卑劣手段。

“高贵”的国师和猥琐的梅解语其实是没什么区别的,一样的卑劣。

苏曼青并没有去休息,而是抓紧时间的去布置死亡谷附近的防御了。在猜测出燕军的主力在死亡之谷之后,苏曼青需要做的事情很多,至少要先保证已经定居在死亡谷的血族人安全,之后便是在死亡谷附近做一系列的安排,为殿下之后跟燕国和谈做准备了。

和谈是必须走的一步,大周不可能跟大燕在血拼战争中消耗实力。

苏曼青做这一切用的都是自己以前积攒的力量。他的势力和苏家的势力都将会成为辅助太子的最大助力。

去看梅解语的苏昭心情明显好了不少,所以苏昭是笑着走进了梅解语小院的。

“呵呵~听说你的人醒来了,所以你就这么高兴啊!”庄宗在梅解语的院子里小憩,就看到苏昭一脸喜色的进来了,庄宗嘴贱的说。

“你还不走?!”

苏昭看到庄宗就没什么好脸色,自己高兴是因为刚才跟苏曼青说话的原因,不过庄宗以为自己是因为梅解语醒来才高兴的,就让他这么想去吧!苏昭不在乎这个便宜爹的想法。

“这么着急敢朕走?”庄宗的脸就开始臭了。

苏昭本是不搭理庄宗的,不过想到刚才苏曼青说的,燕军已经在死亡谷附近准备和谈了,那么还是需要庄宗这边派出人手的。

礼部尚书周方就不错!

不过要让周方去做和谈的使者,还是让庄宗下令更好,对于周方和大燕来说,只有庄宗亲自下令才显得重视。

“你来,跟你说个事情!”苏昭就走到了庄宗小憩的茶厅,准备跟庄宗谈谈话。

可庄宗看到苏昭一脸认真的过来就打算走了,他一点都不想跟苏昭谈严肃的话题。

“你去哪?”苏昭见庄宗要走,不免惊奇而且鄙夷。

跟你说事情呢,你就要走?!不说事的时候你就赖在这里,讨厌不?!

“朕还有事啊,朕就是来看小梅的,现在小梅都醒来了,朕就不用在这里了。忙着呢!”庄宗从来都是没皮没脸的,反正他想走的理由可以随便找。

陆秉承得到了庄宗的眼神示意之后就要上来随着庄宗离开了,可老太监看见苏昭直接拦在了庄宗面前之后,老太监就不敢动了。庄宗自然也不敢动了。

“你跟我来书房!”苏昭拉着庄宗就走,在外面也不是个说话的地方。

“苏昭,有事可以在这里说啊!”被强拉着走的庄宗感觉相当不好,他怎么感觉不孝子像是要把自己拉到小黑屋胖揍一顿的样子呢。

陆秉承一眼就看出了庄宗的担心,所以老太监就一个劲的冲着庄宗身后的孙大和孙小二使眼色,这两个庄宗的护卫这个时候还不出手什么时候出手!?

可惜孙大孙小二平时傻,这个时候可不傻了,尤其是面对苏昭的时候,这两个人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躲还躲不开呢,还要上前凑?嫌弃死的太慢啊!

而且这俩人觉得庄宗毕竟是太子的亲爹啊,太子还能真的动手弑父不成?即便真的弑父,他们也阻止不了,所以还是装死不管事的好。

陆秉承就眼睁睁的看着庄宗被苏昭拉进了书房中,然后砰~一声关上了门。

老太监心焦也没用,只能吩咐孙大和孙小二下去找苏护去了。老太监也觉得能够阻止苏昭发飙的人恐怕也只有苏护二皇子了。

“有话好好说!”进了书房的庄宗很没底气,不过为了帝王的威严,庄宗还是很严肃的端正姿态,冲着苏昭喊。

“小声点!坐下说!”苏昭真受不了庄宗在自己面前装蒜的模样,一把推着庄宗跌坐在椅子上之后,苏昭才说:

“你让周方准备一下和谈的事情,跟大燕的战争不会太久了!”

庄宗觉得自己没听清楚,什么和谈?这跟大燕的战争才刚刚开始啊,哪里就用得着和谈了啊!不会是太子在做白日梦吧?!

“为什么和谈?我们就是要打大燕一个屁滚尿流,让他们知道泱泱大周的厉害!”庄宗决定霸气一把,可他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见苏昭起来,一巴掌拍在了庄宗的肩膀上,啪~的闷响都让庄宗觉得自己肩膀被打肿了。

虐打~这绝对就是虐待啊!

庄宗想喊,可又不敢。

“让你准备就准备!礼部周方做和谈使者,本宫忙!”苏昭打完了人就走,开门的时候差点把门外凑上来的陆秉承给撞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