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 你喜欢本宫/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凑在书房门口的陆秉承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听到刚才太子动手揍庄宗了。

那啪~的一声皮肉闷响,明显是有人被揍了啊。书房里就两个人,只能是庄宗被太子给揍了。

可陆秉承还没敞开门冲进去呢,太子就从里面出来了,而且苏昭开门的时候力气太大直接把陆秉承给撞飞了。

“老奴该死!老奴该死啊!”陆秉承被撞得头破血流,老命都丢了半条了,但是他却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叩在地上就给苏昭谢罪。

即便是太子动手弄死你了,你也得承受着。更别说只是被太子撞了一下。陆秉承知道自己要是不快点叩头谢罪,太子一发飙绝对可以弄死自己。

“你的确该死,还不快滚!”苏昭武者修为是很高的,在开门的时候苏昭自然看到陆秉承了,所以苏昭开门的时候也算是故意撞的这个老太监。

要知道这里可是苏昭的书房啊!

书房重地乃是商量事情的,这个老东西竟然在外面偷看,苏昭撞的就是这个老不死的东西!

同时,苏昭也是做给庄宗看的,让你个皇帝还窝在太子宫偷懒。再不走把你的下人都弄死。

庄宗也不傻,看到自己的贴身太监被苏昭给撞成这样,就明白了苏昭这是对自己意见很大啊,要不然苏昭刚才还拍了自己一巴掌?!那一巴掌可真的很疼啊。

庄宗就坐在书房里出不来了,他觉得自己的胳膊肯定是被苏昭给拍肿了!

陆秉承被苏昭给骂走了,而庄宗还躲在书房里不出来,孙大和孙小二俩人就在外面装傻了,那气氛尴尬到不行。

“殿下,您怎么了?”在这种尴尬的时候,梅解语就从房间里出来了。

梅解语早就“醒来”很长时间了的,左等右等的等不到太子出来,所以梅解语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自己出来了,然后就看到苏昭在对庄宗和他的手下发飙呢。

“你身体没事了?”苏昭说话的时候还带着火气。

“小梅该死,让殿下担心了。”梅解语立刻就凑上来给苏昭谢罪。

不管苏昭的心态是否变化了,小梅的态度总是能够让苏昭消气的。

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啊!

梅解语用绝对的软姿态跟苏昭相处,苏昭还真是发飙不起来呢。

“行了,你暂时在太子宫休息吧,帝都巡守的事情暂时先别做了!”苏昭说话的口气也软了下来,虽然还是很凶恶的样子,但是梅解语能够从苏昭的口气中分辨出来殿下已经消气了。

梅解语立刻就改变策略的缠了上来:“殿下。小梅就是贱命一条,让小梅休息会更多毛病的,小梅想为殿下鞍前马后!只要能在太子身边,小梅就什么毛病都没有了。”

别人说这种话会让苏昭反感的,但是梅解语就不会,他独有的声调和姿态在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会让人感觉到一种被恭维、被尊崇喜欢的享受。

绝对的服务就能造就绝对的心态。梅解语对苏昭的心态本来就是真的,所以在梅解语“撒娇”的时候,也就容易让苏昭动心了。

一个绝对忠诚和为你好的人,即便是他做的有点不足也是可以被原谅的,更何况他做的并没有不足呢!在很多方面,梅解语一直都是很完美的。

“你的确是贱命一条!”苏昭笑骂着踢了梅解语一脚。

而且苏昭很贱的踢在了梅解语的屁股上,这么暧昧的动作实在不适合皇宫贵族们做,但苏昭就是做了而且还做的那么自然,看的一边的孙大和孙小二就眼睛发直啊。从书房中挪出来的庄宗看到不孝子放荡的行为,本来是想批评一下的。

但是转眼想到不孝子刚才打自己了,为了避免不孝子再次对自己动手,庄宗很猥琐的啥都不说的带着陆秉承走了。

老太监被苏昭教训的很惨,忙跟着庄宗回去包扎了。对于太子不正当、不合适的行为,老太监是坚决不会插嘴的,因为那就是找死。

“殿下,陆秉承很抗揍啊,也是殿下您手下留情了。其实殿下要想动手只要吩咐一声就行,我们的人一个瞬息就能把那老太监弄死!”梅解语贱兮兮的凑在苏昭身边怂恿,这也算是一种帮助太子情绪的发泄。

这个时候的梅解语就像是太子身边的一只恶狗,颇有太子指哪里他就冲向哪里的态度。

“弄死他干嘛!庄宗还指望他伺候呢!”苏昭推了梅解语一把,两人勾肩搭背的又进去书房了。

书房中似乎永远堆积着批阅不完的奏折,苏昭看到这些奏折就觉得反感,可是作为太子,她完全无法彻底放手啊,在庄宗还不靠谱的情况下,苏昭这个太子就得承担起一定的责任来!

随着苏昭进来书房的梅解语就看到殿下在看见奏折时候郁闷的脸色了。梅解语很无奈,他想帮助太子批阅奏折可是自己不识字啊。

梅解语以前从来没有像是现在这样觉得自己是个废物啊!

以前的太子也是不学无术的,政务什么地从来都没有处理过,而作为太子的男宠梅解语就更不用学习这些东西了,只要陪着太子疯玩就好了。

甚至以前的太子还是很鄙夷那些学子们的,前太子是绝对不会觉得学子有什么好地,就像是大才子苏曼青在被前太子弄来也是当做金丝雀一样养着的,完全不会在意苏曼青是否有才,前太子在意的就是苏曼青的相貌和气质而已。

“殿下,国师呢?”梅解语不能帮助太子殿下批阅奏折,但是梅解语可以帮太子出主意,国师自然就是最好的人选了。

“国师还有事情忙着,不找他了!”苏昭一点都不想见国师,所以批阅奏折什么地还是自己来吧。

况且这些天苏昭也很努力的学习文字和政事了,简单的奏折只要不是咬文嚼字的繁琐文章还是能够看懂的。苏昭喜欢处理的就是那些简单的军报,这些将军们送来的各地边关军报还是很简单的。

梅解语是那种只要能够留在太子身边就会高兴的人,所以不管太子要干什么,只要能够陪着太子他就是高兴的。

所以在太子批阅奏折的时候,梅解语就在旁端茶倒水的伺候着,研磨侍奉颇有红袖添香的风情。

周方被庄宗从外面派来的时候,在门口看到的就是太子在男宠的伺候下批阅奏折的场面。

“老臣周方求见!”周方一点都不想来太子宫的,但是没有办法啊,陛下都亲自下令了,周方哪里敢不来啊。周方在书房的门口就跪下了,低着头装作没有看见书房里太子和男宠的暧昧。

“周大人,您这是要在太子面前倚老卖老么?!”梅解语就歪着脑袋看外面的周方。

什么老臣不老臣的?!既然是臣子叩见太子的时候就喊“臣下”,还以老臣自居,这不就是卖身份呢吗!梅解语不喜欢任何人在太子面前卖弄,哪怕是一点的不规矩都不行。

“岂敢。老臣是听从圣命,来见殿下的!”周方先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心里再骂了梅解语一番,奸臣!梅解语就是太子身边最大的奸臣!现在朝堂上不少的大臣都是看好太子的,想要投靠太子了,但是太子身边的梅解语就是这些大臣们的顾忌啊。

因为这些大臣在投过来的时候,第一个需要防备的就是梅解语,奸臣向来都是喜欢迫害别人的,大臣们都觉得梅解语必然是个喜欢迫害他们的奸佞。

苏昭已经放下了手中的朱笔,正在用审度的眼神看着门外的周方,苏昭自然看出周方对梅解语的排斥和敌意了。苏昭也能猜到一点这些大臣对梅解语的排斥。毕竟梅解语这个人就不是个讨喜的,作为前太子身边最得力的爪牙,梅解语害的人不少,仇人自然更不少了。

“周大人请起来吧,您下去准备一下,明日跟着本宫去见大燕的人!”苏昭放下朱笔吩咐了一声,根本没有让周方进来。

周方颇为惊讶的看了苏昭一眼,然后什么话都没说的下去了。

太子没有让周方进门,这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了苏昭并不想拉拢周方这样的老臣啊。在如今太子明显势起、几乎雄踞朝堂的时候,太子完全可以拉拢朝臣进逼皇位的,可苏昭却选择了消极的对待。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苏昭对皇位暂时没什么想法啊!

苏昭本来就对皇位没什么想法的!穿越来之后,苏昭庆幸这个世界的干净和自己的重生,唯一的想法就是可以活下去而已。若不是形势所迫,苏昭就愿意做个清闲的太子。甚至连太子都不愿意做的。

现在庄宗正值壮年,苏昭的想法便是让庄宗继续主政,自己就可以清闲一点了。否则干嘛让庄宗拜苏方梓为师,苦逼的学习啊。所以拉拢庄宗身边众臣的事情,苏昭是不会做的,苏昭倒是更希望庄宗可以驾驭群臣。

“殿下,周方这样的老臣还是要拉拢的!当然,在拉拢之前还是要先打压一下,殿下以后会需要这样的老臣,也需要他们这种老臣的势力!”

梅解语不识字,但是一个心机天成的腹黑货。对朝堂中的局势更是一眼明了,所以在看到太子对周方的态度时,梅解语就忍不住的开口了。

“恩~”苏昭随口答应一声,不打算跟梅解语深究这个问题。

梅解语这个心机货是个绝对的务实主义者,只要是他认定的事情绝对会手段用尽的完成的,所以苏昭不想让他搀和朝堂大臣的事情,这样苏昭可以从容的做自己的太子了。

“殿下,您脸上有墨水哦~”梅解语个识货的,听太子的口气就知道苏昭不愿意多说这个问题,所以梅解语立刻就避开这个话题不说了,反而是打算跟苏昭调情起来。

“给擦掉!”苏昭才不会矫情的问自己脸上哪里有墨水呢,直接把自己的脸转向了梅解语,让他帮忙把自己脸上的东西擦掉。

白皙俊秀的脸蛋,是梅解语看多久都不会看腻的,少了以前那种疯狂的峥嵘,多出了几分淡定的优雅之后,太子的脸更加迷人了,梅解语伸手擦苏昭脸上的墨水时,眼睛和心神被苏昭这张雌雄莫辩又俊美异常的脸给吸引住了,几乎是无意识的把自己的嘴唇凑了上来,快速的在苏昭的脸上亲了一下。

“殿……下……小梅知错了,小梅不是故意的!”亲完之后,梅解语却是脸色大变的跪在了地上,十分的惶恐。

梅解语不会忘记:前太子是不喜欢别人亲她的!

以前不管太子玩的多么疯狂,亲吻这种事情从来都不会发生在太子的身上。太子对别人做的也只有啃咬和吞噬。

太子是极其排斥亲吻的,若有人敢大不敬的亲吻了太子,等待的将是最残忍的惩罚。

梅解语知道自己犯了大忌,而被亲了一口的苏昭觉得莫名其妙,不就是被亲了一口么?!本宫不在乎啊!

可是苏昭不在乎,别人在乎,刚好从外面要进来的国师就发飙了,几乎是将怀中抱着的书籍摔在了地上,国师大人转身就走。

可国师走了两步就回来了,淡定的将摔在地上的书籍捡起来,姿态娴雅的走进书房来了。

“殿下,这是您今天要学习的东西!”清远将几本书放在了书桌上,然后冲着苏昭招手。

苏昭就坐在批阅奏折的书桌后面不动,国师这动作怎么像是唤小狗一样,苏昭很不喜欢、所以苏昭决定无视这货了。

“刚才不小心摔在地上了,太子可自行清扫一下干净。”国师又指着桌上的书,说。

这颐指气使的口气?这是真的把自己当可以呼来喝去的学生了啊?

不小心摔在地上?当我们是瞎子吗?苏昭和梅解语分明看到国师是把怀里的书扔在地上的。就连外面站着的王德忠等人都看的清楚。

只不过前一秒还愤怒摔书的国师,后一秒就淡定的捡起了书、进了书房,这悬殊的态度转变之后藏着什么心思就让人反思了。

“我会帮殿下清理的。”梅解语立刻就窜上来,主动承担国师的刁难,梅解语都看出来了,国师这是专门找太子的麻烦、为难太子呢。

太子从来不会受人欺负的,但对象是国师的时候就不好说了,且不说国师这骚包的身份,还有他太子师的身份也让太子无法反抗啊。

“你不配碰这些书。”在梅解语要走上来之前,国师却恶毒的开口了、这么侮辱人的话说的理所当然,清远国师也真是不再隐藏的暴露自己真实面孔了。

“那小梅就先下去了!”被国师那么侮辱,梅解语没太大的反应,反而是笑眯眯的告退了。梅解语一向不是这种喜欢放弃的人,不过这次因为有国师在,梅解语不好留下来。

更重要的是,刚才梅解语亲吻了太子啊,梅解语很担心,太子会不会发飙发狂,所以现在还是下去吧。

面对梅解语这种笑面虎一样的奸诈货色,是人都会感觉害怕的,可是国师不怕。清远时刻都想弄死梅解语,若是梅解语这货自己不怕死的找上门来,那就更好了。

梅解语离开之后,书房里就剩下国师和太子了。

国师脸上的表情就更加轻松和愉悦了,几乎是有点嘚瑟的看着苏昭,国师再次开口:“业不可废,殿下现在既然有时间,那就应该看书!”

苏昭抬头就看到国师依然是一脸的傲慢,甚至在他那张清隽的脸上还能看到几分威胁的表情。苏昭就稀奇哦,国师凭什么觉得可以威胁到自己呢?!

就因为他为帝都所设置的守护盾光?!

“殿下,还不开始吗?您的学业拉下的太多了,从现在开始,本官要严加对待了!”苏昭还在想着心事的时候,国师却忽然加重了口气。这口气之下的威胁就显而易见了。

好嘛~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本宫呢!国师也真的胆肥啊!敢这么威胁自己,而更要命的是,苏昭就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对付国师的威胁啊。

清远就这么赤果果的威胁自己了,自己能怎样呢?

在苏曼青身体刚刚康复,还不能劳累的情况下,似乎只有国师能够帮助自己批阅奏折了。而且处理朝政的事情也需要国师,这段时间苏昭有意的不干涉群臣,好让庄宗重新获得对群臣的控制权,苏昭对大臣们的控制力明显不足。

而在庄宗还没有绝对掌控群臣的时候,作为群臣首领的国师兼职丞相大人的清远就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了,甚至可以说清远能摄政朝政的。

“在大燕军队进攻之前,殿下都要留在书房中学习。且不准出书房一步。”清远见苏昭没有说话,就开始颁布自己的命令了。

因为看到了梅解语亲吻太子而生气的清远,完全忘记了要用软方式对待太子,彪悍的用自己的意志开始主宰太子的决定和倾向。

而这一次,苏昭很意外的没有反抗国师的安排,反而是很听话的点了点头。不过接下来苏昭就问出了一句让国师惊悚掉的话:

“国师,你是不是喜欢本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