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 霸占/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国师,你是不是喜欢本宫?

这话太有震撼力了,国师当场就被这话给雷住了。

苏昭这话可不是随便说的,而是凭借自己的感觉说出来的。自从穿越来之后,国师的各种表现的确都太让人怀疑了。

前太子的名声可谓臭名昭著,而且屡次抢掠男宠这是大周国内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所以只要是有点姿色的男人都不会接近太子的。甚至一些丑的男人也怕被太子给辣手摧残了。

可是清远国师却偏偏往太子身边凑,这还不算,国师还赖在太子宫的住下了呢!敢赖在太子宫,这可不是一般人该有的行为啊。

更有做太子师这件事情。

太子傅可不是那么好做的,曾经有不少的勋贵被庄宗下令做太子傅都以死相逼的拒绝,而清远却主动来做太子傅的,要说清远对太子没有什么想法,谁信啊!

其实现在外面都传疯了。国师大人就是太子的男宠!

所以,苏昭觉得国师会喜欢自己也不是什么难理解的事情了。

“殿下说什么?为什么殿下会有这种想法!?”国师大人很是震惊,不过在内心震惊之余,清远脸色却是无比的淡定。

要不要趁着太子问出来的时候承认一下呢?清远也是有过一丝犹豫的,但是这丝犹豫很快就消失了。若是承认,岂不是被太子正中软肋?!而且……当着太子的面,清远一点都不想承认呢。

或许是羞涩的心理在作祟,也或许是一向强势的国师根本就不愿意承认主动,所以清远很干脆的否认了、

“当我什么都没说!”苏昭一看到清远那让她蛋疼的模样就郁闷啊,自己有点嘴贱哦,竟然问出这种话。然后就被清远这货给当面否认了,很丢面的好不好。

“殿下刚才已经说了,而且本官已经听到了!”听太子要否认的什么都不说,清远的心里又不平衡了,刚才明明都已经说了的好不好,现在还想收回刚才的话,这是想耍赖么?!想得美!

苏昭……

果然还是不想跟国师说话啊。

“本宫还是看书吧!”

苏昭本来是想说自己要走的,但是看着国师那刻板严肃的太子傅模样,苏昭还是留下来看书吧。

“殿下可以看,下官就在旁作陪!”清远的口气有些不善。

苏昭选择看书就是不想跟清远说话的,清远好像明白苏昭的想法一样。在苏昭拿着一本书准备看下去的时候,清远却换了一本书到苏昭的手中。

苏昭有些奇怪的看了清远一眼,等坐下来翻开书之后才发现这是一本生涩难懂的书,而且书中多用生僻字。本来苏昭对这个世界的文字就不擅长,给自己这么一本书不是专门看自己笑话么?!

故意不让自己看懂的对吧?!

“不懂的地方来问下官!”淡定的捧着书等候在一旁的国师在苏昭脸色变黑前开口了。

下官是您的太子傅啊!本来就是教导您的,所以有任何问题直接来问吧!清远在苏昭面前摆出来的就是这么一副姿态。

“本宫想休息下。”苏昭放下书不干了,清远明摆着折腾自己呢,苏昭为什么要让他随心!看书识字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一两天能够做好的,自己懒惰几天又能怎样。

坐在旁边的清远悠闲的抿了一口茶水,清隽无双且蕴着悠悠表情的脸就那么平静的看着苏昭,一汪秋水一样明艳却平和的眼睛也盯在苏昭的身上、熬鹰一般。

苏昭这个学生不听话,清远国师并没有说什么,反而是用沉默的眼神要把苏昭看的自卑知错一样。

熬鹰?苏昭太清楚这个眼神代表的含义了。

前世的苏昭可是一个熬鹰的高手啊,熬鹰就是眼神的对视,用强大的精神压制和击垮对方的精神意志,这种方法不仅可以用来熬鹰,确切的说是可以熬兽的。

在这个玄幻的世界,武者和魔法师在驯化魔兽的时候经常用这种方法,而曾经的苏昭也经常用这种方法,所以她是一点都不陌生的。

只不过苏昭很快就发现不同了,因为施压者不同则眼神不同。清远国师的眼神是淡淡的,看起来就像是没有什么表情一样,但是被这么一双眼睛盯着,会让人产生一种被看透的错觉,尤其是那种几乎没有什么表情却有焦距的眼神,最让人无法忍受了。

反正一向脸皮厚的苏昭在国师的这种眼神下完败了。

“好吧,好吧!你到底想干嘛啊?让本宫学这本书啊?!”苏昭相当暴躁的捡起自己刚才扔掉的书,几乎是摔到了清远的面前。

清远拿起那本全是生僻字的书放在了一边,这本书本来就是他拿来打击苏昭积极性、挫她锐气的,让她学习这本书未免太早了点。

要教导苏昭也是从简单的开始,不过看着苏昭一脸不耐烦,甚至对自己有些排斥的样子,清远决定还是换一下策略。

“殿下,听说您还没有魔法导师,不如让下官来教您一些魔法和修炼技巧。”清远的话成功的让苏昭来了兴趣,不过在盯着清远看了一会之后,苏昭就失望的摇头。

苏昭拥有“天眼”的技能,是可以看穿一个人骨骼的,国师的骨骼和经脉就很直白的呈现在苏昭的眼睛里。不得不说国师的经脉和骨骼真的很一般,体内的魔法元素更是少的可怜,也就是说国师是一个很弱的魔法师。

就这样的人还想教导自己魔法?!他又不是玄君那样的超级魔法师!说真的苏昭不稀罕国师教导自己。

苏昭一直无法看穿玄君和国师之间的联系,原因就在这里。拥有天眼技能的苏昭看人的时候完全可以看骨骼经脉的,而忽略了神韵和精神。

“殿下不相信本官?”清远分明从苏昭的眼中看到了失望,作为一个心高气傲的男人。

清远是很不喜欢苏昭这种眼神的。他最想从苏昭眼中看到的是崇拜,至少也应该是肯定。

可惜在以国师身份示人的情况下,清远是得不到苏昭肯定的。

“呵呵~相信你!国师博学多才,本宫怎么会不相信你呢,若是不相信你,本宫也就不会让你做本宫的导师了!”苏昭笑的还算是真诚。

导师这个词让清远觉得有些陌生。不过却也新鲜。

“下官虽然不能用高级魔法,但我却是见过的,更懂得魔法修炼的技巧和法决。本官可是出自神宫的!”清远口气淡淡,却自带着一股严肃不容人质疑的威严。

苏昭这次认真了。神宫是大陆上魔法和科技最为先进的地方,那么出自神宫的国师自然也应该是博学的。

魔法修炼需要的就是技巧和感悟,等修炼上来之后需要的就是魔法技能了。所以说国师作为太子导师的话即便是没有高深的实力也足够了。

“说的有道理,那本宫就跟你学一下魔法吧!”苏昭歪着脑袋盯着清远看了一会,就见清远摆出一副高人姿态的在自己面前无比的端庄。苏昭决定还是“从”了他吧。

能够从清远这里学习到东西最好了,即便是学习不到也耽误不了什么。其实也是苏昭根本就没有人可以学习魔法啊,让清远做自己的导师也是逼不得已。

苏昭曾经想过的,要想学习魔法似乎也只有从长老殿那些人手里偷学点了。可问题是长老殿的人未必肯教自己啊。

所以在苏昭的武技和武者修为不断精进的时候,魔法一直耽误了下来。

“本官不会让殿下失望的!”清远很不喜欢苏昭不重视自己的感觉,便用固执的声调强调一下。

“恩,国师一直都没有让人失望过。”苏昭点头,那口气让清远觉得敷衍。

然后为了跟太子表明自己的能力,清远当场甩出了一本魔法技能书在苏昭面前。

当修炼者体内有魔法元的情况下,按照魔法技能的引导可以将魔法元引出体内,甚至是糅合吸收外界元素,从而爆出巨大的魔法伤害。

若是没有魔法技能的引导,即便修炼体内有丰富的魔法元也无法释放魔法技能。

由此可见魔法技能书的珍贵了。

可苏昭看着清远那么轻易甩出来的魔法书,就觉得这魔法书没那么重要吧。拿起甩在自己面前的魔法书,苏昭翻开看了前面的几页,竟然是一本专门供全系魔法师修炼的心法。

大陆魔法师大多是单一属性,毕竟法魂可是相当珍贵的。多法魂的魔法师是很少见的,而全系魔法师就更加少见了。因此对应的魔法技能和修炼的功法也是如此,全系魔法书少的可怜、

“果然是神宫出来的人啊,甩手就是这么一本技能书!”苏昭爱不释手,可说出来的话就伤人了。

清远刚才给自己提高身份才借用了出自神宫这一说法,可自己的东西不是出自神宫啊!凭什么又跟神宫挂钩?!清远表示很不爽。

“神宫有的本官自然有,神宫没有的,本官也会有的。”清远傲娇的说了起来。

苏昭没心思计较清远的傲娇了,因为手里的魔法修炼深深的吸引了自己。

穿越来这么长的时间,苏昭总算是找到一本可以供自己修炼的心法了。

“你……”清远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就看到苏昭的心神已经钻到魔法书里去了。

被冷落的国师大人只能站起来,走出了门外亲自在外面护法。

苏昭也是太心急了些,在看到适合自己修炼的魔法之后就不顾周围环境的一心修炼了,连个吩咐都没有,国师大人深深觉得太子一点都不注意安全。

不过等国师出来书房之后,看到在书房外面守着的王德忠和护卫们。清远又觉得太子这么放纵是应该的,因为太子身边有足够多的人保护啊。

不管是沙曼还是朱雀,甚至那些藏在暗处的暗卫们,只要太子有危险,他们都会跳出来拼死相护的,曾经的太子遭到了多少暗杀,不都是这些人保护下来的么!

所以说,太子修炼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反而是太子能够迅速的进入修炼状态,让人感觉难得呢!

“国师大人,您这边请?”王德忠见清远国师出来书房之后,就在书房门口站着不动。王德忠只能亲自走上来,邀请这位柱子一样的国师去旁边。

“不用!”国师傲慢的看了王德忠一眼,站在书房门口不走。

王德忠顿时觉得很为难啊,不等老太监说话呢,国师又开口了:“你下去吧!”

老奴下去?王德忠觉得自己肯定是听错了。这里是太子宫啊,在书房里的人是太子啊,自己是伺候太子多年的老人,是太子最亲近的人,国师凭什么让自己下去呢?

自己下去了,国师留在这里啊?!

王德忠就觉得那么诡异呢!

“殿下在修炼,你在这里只会影响殿下的修炼!”王德忠踌躇着没走,然后就被国师给嫌弃和驱赶了。

“老奴在这里候着就行。”王德忠一听说殿下在修炼,那自己更加不可能走了。

以前太子每次修炼的时候,都是王德忠守在一旁的,这次殿下在书房里修炼,王德忠也不好进去了,但是在门口守着是应该的。

“你下去给殿下准备膳食!”清远是无论如何都要赶走王德忠的。准备膳食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王德忠这种大总管太监应该干的,不过老太监觉得国师说的也对,自己还是下去准备膳食吧。

沙曼和朱雀两个人是不会走的,像是门神一样站在太子的书房门前,一动不动。国师也不管这两个人,赶走了王德忠之后,国师就淡然的走到太子宫院子中的凉亭中坐下来,从随身空间中拿出了专用的茶杯沏茶。

沙曼和朱雀两人的脑袋就转了过来,有些呆的看着国师拿出来的茶具。

随身空间一般都是空间戒指,这是极其珍贵的,谁会用来装茶具这种可有可无的东西啊!以为只有神晓瑜那样的骚包才会用随身空间装茶具呢,想不到国师一样骚包。

在后院的拱门处,梅解语就在偷窥这边,他觉得国师的举动太反常,先把自己从太子身边赶走,又把王德忠给赶走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梅解语!”偷窥的梅解语被苏曼青抓了个正着,坐着轮椅过来的苏曼青用审度的眼神看着打扮一新的梅解语,稀奇道:

“你这是又要出去?”

“切~关你什么事!”梅解语对苏曼青的态度还十分恶劣。

“留下吧,城外乱了!”苏曼青却不在乎梅解语的态度,反而是好心的提醒。

梅解语显得并不吃惊,反而是皱眉道:“那我更要出去了!”

从之前血族人闹事时候,梅解语就知道帝都中藏着一股势力,现在终于是露出马脚了么?!梅解语忍不住的又看了太子宫前院的国师一眼,他怎么就觉得国师肯定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呢!

“你出去也没用,这次的动乱不是你能够阻止的!”苏曼青说话的口气中带着让人平静的安抚,虽然是对梅解语的否定,但是却不会让人产生反感和排斥。

梅解语还是了解苏曼青这个人的,听他说自己根本无法控制帝都的动乱,梅解语就知道是真的了。而能够在帝都造成如此动乱的人,那就好猜测了。

“是哪个家族作乱?”梅解语很肯定是家族作乱,否则其他的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实力。梅解语很想说是不是周家?可周家作乱的话,皇宫肯定会受影响,甚至周家作乱首要的目标就是皇宫,可如今皇宫还没有反应,明显是外围的家族作乱了。

“张家!”苏曼青看了梅解语一眼,然后说出了一个让梅解语都惊悚的字眼。

张家,无疑就是苏昭的娘家张家了!

“不可能啊!张家的张婕不是还在太子宫卫队的么!?她不是带着人了来帮助太子的么?!”梅解语觉得不可思议。

梅解语觉得张婕这个姑娘还是不错的,虽然梅解语看她不顺眼,但至少张婕的本质不会错。且张婕现在还带着张家的武者在太子宫帮助防守呢。

“你听。”苏曼青随手指向了后宫的方向。几乎同一时间,暴乱的声音就从后面传来了。

太子宫遇袭刺客,一直都是遭到外围进攻的,而太子宫的法阵和各种防御系统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现在听来似乎是暴乱从内部起来的,喊杀声中不少的小厮从后院跑来了。

“快~快去救王德忠,他被包围啦!”苏嬷嬷抱着小皇子从后面跑过来了,胖婶速度奇快,抱着小皇子跑还把跟着的两个奶娘给拉下了很远。

梅解语就彻悟啊,怪不得国师把王德忠赶走了啊,原来就是想让王德忠在后院被杀的么?!好一招借刀杀人啊、

“苏曼青,你的暗卫呢?你不是有不少的暗卫么?!”梅解语就冲着苏曼青叫。

“我的暗卫和太子的暗卫都在后院。太子宫已经没侍卫了!”苏曼青苦笑,因为帝都防守战,驻守太子宫的血族人和太子府为都被调走了,只剩下这么点暗卫守着,所以才给了他们可乘之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