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 金屋藏娇的玄君/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远国师眼睁睁的看着苏昭推着苏曼青走了,可能是眼神看的太专注,以至于梅解语都走到他身边了仍不觉。

“是不是很想杀了苏曼青?”梅解语的声音幽幽的在旁边响起,带着引人答应下去的魔性。

梅解语的声音颇具诱惑,让听到的人忍不住的就想顺着他的口气答应下来,可清远就不会被梅解语的口气吸引了。

慢慢的转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梅解语,国师皱起了眉头。

这个比自己矮一些的梅解语五官俊美中带着蛊惑的妖异,果然是个妖孽型的人物。一想到太子就是被这种人所迷惑,清远的心里就不其然的冒出了杀机。

“呵呵~看来国师也想杀了我。”梅解语就看着清远国师笑。

梅解语虽然废物,但不是傻子,而且感觉还是相当敏锐的,所以国师心中一冒出来杀机的时候,梅解语就感觉到了,但是梅解语并不觉得惊讶,想要杀自己的人多了。

不多国师这一个,而且国师屡次的表现出了对自己的杀意,梅解语要是发现不了才是傻子呢。

“似乎你一点也不在乎!”清远的口气很冷,梅解语已经感觉到自己对他的杀意了,他竟然不在乎,这不就是看不起自己么?!他是不是觉得自己杀不了他?!

“我在乎不在乎的又有什么关系呢?关键是只要殿下在乎才好!”梅解语这绕口令一样的回答让清远惊讶,清远此时才算是彻底明白了,梅解语这货就是个十足的太子附属品啊。甚至可以说梅解语自己都没有意识或者主观的,他的一切都是向着太子看齐的。

只要是牵扯到太子的任何事情,都以太子为主,完全已经丧失了个人的人权和主观意识!

梅解语见清远不说话了,就直接开口又道:“现在还不是杀苏曼青的时候,他在太子身边还有用的!”

梅解语说的这话有点违心,若是可以的话,他自然是乐意看到苏曼青死了,就像是之前有刺客的时候,苏曼青要是能被刺杀就太好了。可是苏曼青既然没死的话,那梅解语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弄死他了。

毕竟苏曼青对于太子来说真的是有用的。

“呵呵~”清远冲着梅解语笑,根本不接他的话。

“国师是不是对太子有意?”梅解语接着又问道。

清远脸上的笑容就有点维持不住了,为什么连梅解语这种货色都说自己对太子有意呢?难道自己对太子的意向表达的那么明显了么?

“太子殿下英明神武,钟意太子的人太多了!国师不必害羞!”

梅解语一眼就看出了国师的尴尬,便接着说。

清远……

“虽然国师喜欢太子,但是在我看来太子根本就不喜欢你啊!”梅解语颇有点毒舌的说。

清远……觉得自己还是保持沉默的好。尽管国师不想承认,但事实好像的确是如此的。

“其实让太子喜欢你并不难的。”梅解语又说。

国师就感觉自己的眼神亮了,但国师的高傲让他扭过头看向了远处,却是竖起耳朵静静的等着梅解语说些什么。

“若是国师想的话,小梅可以教您一些办法,让你获得太子喜欢的!”梅解语也是个犯贱的,说完这句话吊住了国师的胃口之后就不说了,而是转身就走回了自己的小院。

国师就觉得自己站在原地异常的煎熬,可国师是绝对不会巴巴的去找梅解语问些什么地。

“太子是不会喜欢你的!”一个清脆中透着妖邪的声音从太子宫外面传了进来,清清朗朗的声音却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清远扭头看着站在外面的苏护二皇子,漫无表情。

一身紫衣长袍的苏护从外面走了进来,妖邪的目光从国师的身上扫过,朱唇轻启的笑道:“呵呵~阿昭是不会喜欢比她强势的人!”

清远的眼睛眯了下,作为大周的国师,他并不比苏昭强势的,可是作为玄君……

苏护却没有再多说什么,迈着轻盈婉转的步子走去了太子宫的后院。

又是一个人被冷落在前院的清远就有些莫名的烦躁了,眼看着这些人在太子宫内进进出出,那么的自由,像是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一样,清远就觉得烦躁。

当然还让清远烦躁的是,他觉得自己对苏昭无从下口。因为苏昭太子的身份,即便清远知道她是个女孩也没办法动手的,更没有办法冠以任何名义的留在苏昭身边。

现在看来,唯一的办法似乎就是以玄君的身份强硬了!

在院子中站了半柱香的时间,终于打定了主意的清远走了。

而带着苏曼青去了书房的苏昭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殿下,您哪里不舒服?”苏曼青看着太子殿下打出来那么大的一个喷嚏,忍不住的担心。

“没事,肯定是被人给惦记上了!”苏昭揉着打喷嚏有点痛的鼻子,暗自郁闷,肯定是被人给骂惨了,否则也不会打这么大的一个喷嚏。

苏昭就知道自己这段时间得罪的人可不少啊。

“殿下,有人刺杀张婕……未来太子妃!”朱雀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把正在跟苏曼青学习的苏昭给吓了一跳。

扔下书,苏昭就窜了出去,风一般的冲到了安置张婕的偏殿中。

房间中有明显的打斗痕迹,几个暗卫倒在地上被人一招毙命,这些暗卫都是苏昭的亲卫,也算是高手了,张婕就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但神色却淡然。

看到太子着急的冲进来,张婕有些惊喜的起身。太子如此急切,是不是说明太子是关心自己的呢!

“伤到了没?”苏昭进来看了一眼那几个侍卫的尸体,然后走到了张婕面前。

“没有,刺客被沙曼和一个高手追走了!”张婕摇头,口气中满满的都是感激,她没想到太子会舍得让超级武者留在她身边保护,若不是刚才那个超级武者出手,张婕就被那刺客给杀了。

“另一个高手?”苏昭念着这句话,回头看跟着进来的苏曼青,就看到苏曼青冲着自己点头了。

另一个高手就是苏曼青安排过来的,在苏昭想不到的时候,苏曼青已经想到了各种可能所以事先让高级武者过来保护张婕的安全。

也幸亏有苏曼青的安排,所以张婕才没有出事。若是张婕在太子宫出事,事情就麻烦了,张婕现在就是一个敏感的存在,牵扯到的事情太多。

苏昭感激的冲着苏曼青笑了笑,对于苏曼青的好感和喜爱就是因为他的心细如发和时刻为自己考虑,感觉只要有苏曼青在自己的身边,他会为自己处理好一切,让苏昭什么都不用担心。

这种被宠溺和呵护的感觉自然是让苏昭最为满意的。

“殿下,我是不是给您添麻烦了?”张婕小心的开口。

你自然添麻烦了!苏昭心里苦笑,却只能安抚:“没事,在太子宫没人可以伤的了你!”

苏昭这话说的有些吹牛了,刚才不就是在太子宫差点让张婕遇刺被杀么!

“殿下,刚才的刺客必然是内鬼!”苏曼青上来,小声说。

太子宫内防御法阵无数,在没有触动法阵的情况下潜进太子宫的人只有玄君,其他的人进来必然会触动法阵的,而刺杀张婕的刺客并没有触动任何法阵,可见这次的刺客跟张家武者一样,是从大门直接进入的太子宫,然后作乱的。

“你休息吧,本宫去安排防务!”苏昭看到张婕没事,也就离开了。

张婕恭送苏昭离开之后,一个人留在房间中有些失神,她自认对太子是没有什么感觉的,可就在刚才太子毫不留恋的走掉之后,张婕分明感觉到了自己心中的失落……

“检查太子宫内所有的人!”回到书房的苏昭就发飙了,刺杀张婕的事情一出,惊得苏昭出了一身的冷汗。

张婕在自己的太子宫都会被杀,那还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呢?!更可怕的是对手对自己和形势的了解,对手知道杀掉张婕之后可以获得的巨大效应,所以才会对张婕出手的。

“太子宫只有暗卫在,没有闲杂人等,地宫中的工匠们根本就没出来。”朱雀很快将结果汇报上来了。

苏曼青坐在轮椅上没吭声,太子宫内的护卫的确少了,只有部分暗卫还留在太子宫内守护,所以排查的对象也就少了,而太子宫的暗卫每一个都是经过挑选和筛查的,这些暗卫足够衷心,所以几乎可以直接将这些暗卫排除了。

除去暗卫之外,剩下的人就太少了。

“殿下,似乎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大皇子了!”苏曼青忽然开口,拉开了苏昭的注意力。

苏昭不明白苏曼青在这个时候说大皇子干嘛,但的确是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大皇子了。

“苏林这段时间没有在皇宫内露面?”苏昭就问自己的暗卫。

“听说大皇子出城了啊!”朱雀勉为其难的回答。

大皇子苏林也怪可怜的,这都多长时间没有露面了,可直到现在才被人想起来。而且大皇子出城的事情也不是专门监视他得到的,是某个暗卫不经意间看到了大皇子的踪迹,并且跟王德忠汇报过,王德忠当时也没有当回事。

实在是大皇子的存在感太低了。

“大皇子出城只能去一个地方,南方金陵。”苏曼青这话如道破了天机一般让人惊悚。

张家在南方的金陵已经成势,完全可以自立的情况下,还有大皇子做标榜,就又多了迎立大皇子这一个手段了。

北方面对着大燕这个强敌,南方还有张家为患,苏曼青都觉得头疼。

“随他去吧!南方七州即便自立,本宫也可半年内扫平!况且他们还没有自立不是!”苏昭的话让苏曼青惊奇和振奋。

苏曼青对大周的将来和苏昭即将面对的一切是担忧的,可苏昭却对这个一点都不担心,尤其是说起南方局势的时候,苏昭身上就有一种蔑视一切、气吞天下的峥嵘气势,那种满不在乎和自信让人镇服,好像所有的苦难在苏昭面前都是不堪一击,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被她轻易解决一样。

“殿下英武,南方的确不足为虑,现在还是应付北方燕军为首要。”苏曼青也算是半转移话题了,纠结着南方张家的事情真的没用。

“既然燕军还没有动向,那我们就等吧!”苏昭颇为无奈,因为大周可利用的兵力实在太少了,所以在大燕的军队没有南下包围帝都之前,大周军队能做的就是慢慢的等,根本不能分出兵力去直面大燕军队。帝都现在的这点兵力只够防守,不够进攻。

苏昭决定明天去找大燕军队谈判,也只是打算带着少量的亲兵前往的。

礼部的周方已经在准备了,只等明天太子北上,他就可以作为大周特派使者跟大燕交涉。

苏昭自然是希望跟大燕谈判讲和的,跟大燕的战争只会让大周越来越艰难而已,两国之间的战争很难分出胜负。

只不过在明日动身北上之前,苏昭需要暗卫搜集大燕主力军的情报。可惜到现在为止,暗卫都没有将情报送回来。说燕军的主力就在死亡谷,也只是一种推测而已。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已经到了晚上,苏昭在苏曼青的帮助下处理了一些紧要的奏折,还没有来得及让苏曼青教自己学习一些生僻字呢,便看到苏曼青脸上已经露出了疲态,苏昭只能吩咐他下去休息了。

把苏曼青安排下去之后,苏昭一个人坐在书房中发了会呆,然后是在王德忠进来送吃的时候,苏昭才回过神来。

“殿下,血族人回来了,是不是还让他们住在后院啊?”王德忠小心的放下膳食,然后试探性的开口。

“恩,自然让他们住在后院了!”苏昭啃着苏嬷嬷做的肉饼,一边点头。苏昭很想问,为什么这些天总是吃肉饼,苏昭感觉自己都吃的腻歪了啊。尽管苏昭不是个挑食的人,可是整天都让你吃肉饼,能不腻歪?!换个口味好不好?!

“呵~太子对血族人的待遇真是优厚!”玄君那特有的、还带着点嘲讽的声音就从外面传进来了。

玄君这货已经很长时间不再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了,而这次还没进来就语带嘲讽的,可见又是来找茬的!

苏昭迅速的啃着手里的肉饼,根本不搭话。跟玄君相处这些天,苏昭算是悟出来一个道理,玄君这样的人就不能搭理,典型的给点阳光就灿烂的货。

“血族人偏爱肉饼!太子殿下这是要跟血族人同甘共苦,吃肉食到底么?!”已经从外面进来的玄君就指着苏昭手里的肉饼笑、

苏昭的脸色忽然就变得很臭,抬头瞪向了王德忠。尼玛~怪不得天天让本宫吃肉饼啊,原来是为了照顾血族人的膳食啊,你照顾血族人的膳食,本宫不在乎,可您也不能懒得让自己这个太子整天吃肉饼吧。给自己做点饭菜能死啊?!

“殿下,苏嬷嬷说这些肉饼对太子的身体有好处啊!”在太子凶恶的眼神下,王德忠差点就吓尿了,其实王德忠也很辛苦啊,每次他去拿太子膳食的时候,苏嬷嬷都是只给肉饼,王德忠想让苏嬷嬷弄点精致的饭菜给太子,可苏嬷嬷就瞪着眼睛发飙了。

甚至王德忠想要偷偷的给太子殿下做点饭菜也会被苏嬷嬷给发现的破坏掉。整个太子宫的人都害怕苏嬷嬷那个胖婶啊。胖婶明显都要成一把手了。有时候苏昭都不想招惹那个胖婶的。

苏嬷嬷明显是在惩罚太子啊,谁让太子这么多天都不去看小皇子呢。

“苏嬷嬷说了,殿下……您该去看看小皇子了!”王德忠心惊胆战的说,后面一句话王德忠都没敢说出来,只要殿下去看小皇子了,那么苏嬷嬷就会给殿下准备很多好吃的、这可是苏嬷嬷的原话。

苏昭瞪着王德忠不吭声,直接把手里的肉饼给吃完了。王德忠就跪着趴在地上,什么话都不敢说。

玄君在旁看的有些着急了,开口问:“你这就吃完了?”

太子就这么吃完了,那自己岂不是没有机会了。玄君还想着可以带着太子去吃点东西什么地呢!

“没吃饱!”苏昭灌下一口水,说。

玄君就想了想刚才苏昭吃掉的大肉饼,那么大的一个都被吃完了竟然没翅膀,太子你是猪么?!

“走,本尊带你去吃好的!”玄君伸手拉着苏昭起来就走。

苏昭就这么被迫的拉走了,沙曼和朱雀两人死死地跟在后面硬是没有追上玄君的速度。玄君没有使用瞬移,但他一个超级魔法师的掠行速度实在太快了。最后玄君带着苏昭停在了帝都内一个豪宅中。

苏昭看着豪宅中的布置咂舌,除去大周皇宫之外,竟然还有如此富丽堂皇的地方。

豪宅大殿中已经准备好了膳食,无一不是精致到极点的食物,丝毫不比皇宫御厨准备的差。只不过豪宅中站在周围伺候的并非是女侍或者小厮,而是一个个穿着黑甲的卫士。

苏昭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些黑甲卫士就是之前在战场上所向睥睨的黑甲卫啊!这些狰狞的铁血战士此时却做了小厮的职责,苏昭怎么看怎么别扭。

“这是你的地盘?”

苏昭习惯的在殿内主位上坐下,打量着四周问。

玄君很是随意的在苏昭身边坐下,姿态暧昧的跟苏昭肩并肩的挨着,点头:“不错,这就是以后我们两人相会的地方!”

“相会?”苏昭表示接受不了。

“也可以叫幽会!”玄君湛蓝色的眼睛漫然的看着苏昭,带着一股痞痞的味道。

苏昭觉得自己被玄君的眼神给调戏了!

可苏昭一向都不是一个喜欢被人调戏的人,既然玄君对自己这么有兴趣,苏昭自然不会示弱了,抿了一口酒,苏昭的红唇就凑了上去。

看着太子那张清秀逼人的脸靠近,嫣红的唇更是几乎贴到了自己的嘴上,玄君有片刻的失神。这么快就要发生点什么了么?玄君觉得自己好像还没有准备好哦。

而且这种事情不是应该自己占据主动的么!

凭什么是太子主动!不过这些想法并没有持续多久,一切都在苏昭靠上来的红唇中崩溃、沦陷了。

还没有品尝到太子殿下的甘甜,玄君就觉得一股醇和中带着点辛辣的酒灌到了自己的嘴里。这些酒水就是刚才苏昭喝下去的,竟然是没有咽下,直接过渡到了自己嘴里么?

玄君闭着眼睛饮下了,酒水中还带着她的味道。

“玄君,你恶心不恶心?!”本来只是打算调戏玄君一把的,但看到玄君毫不犹豫的将酒水咽下去之后,苏昭表示自己被恶心到了。

谢谢:189**9898 送了9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