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 太子您阴气重/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看着苏昭完全不懂得玄君布置这个院子的材料,苏曼青在无奈之余也为玄君好笑!

玄君那么辛苦的布置了院子,结果精心安排的东西却得不到太子的喜欢,那种真心不被看到的无奈肯定难熬、不过这也怪不得苏昭,谁让玄君这货对太子一点都不了解呢,若是他了解苏昭就不会做出这种无用功了。

“主人,这些东西都是垃圾,没有一点灵性在上面,都可以扔掉的!”随身空间中的果冻还在指点着苏昭扔东西



其实苏昭也并非是一点审美都没有的,只不过在果冻的指引和自己的判断下,决定扔掉的这些东西而已。

对于一个一直都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人来说,必需品才是最重要的,就像是苏昭这个太子现在最在乎的就是钱粮一样。所以大宅中这些奢侈的观赏品对苏昭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饭都吃不起的情况下哪还有心去欣赏这些奢侈景物!

果冻则是对寻常物的不屑了,本来他就是一个上古神龙,存活千万年,什么样的宝贝没有见过,而对于人类的这些所谓的观赏品更不懂了。别看玄君是从各个地方搜罗来的这些观赏品,都挺珍贵的样子,但是这种珍惜品神龙也见多了。

不管是蛮荒魔域还是密林仙境,神龙都曾去过,自然对这些存在于僻远蛮荒之地的东西不陌生了。

所以对于果冻来说这些都是垃圾。苏昭的审美跟果冻差不多,所以这对主仆是完全的把玄君辛苦弄来的东西给抛弃了。

“殿下,这些东西虽然是华而不实的,但是放在帝都的市场上还能值点钱的。”苏曼青还算是靠谱的开口了,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苏昭不识货的把这些东西都当做垃圾,而且太子也有必要了解这些东西的价值,只不过苏曼青形容这些东西的时候还是没有用好词的,一个“华而不实”就是真正的打脸啊。打玄君的脸。

玄君也就会弄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了!苏曼青的口气中就带着对玄君的如此控诉和鄙夷。

“这些东西值钱?”苏昭在意的是这个字眼,她这个太子也是穷怕了,什么东西都是先问价值。

“是的,这些东西可以交给王公公处理。”苏曼青笑着点头,王德忠一直都负责太子宫内所有事物,也算是最有见识的人了,至少是了解这些东西价格的。

王德忠正好带着一群小厮的进来,从皇宫赶来的老太监刚进来宅子就看到太子府卫们抬着各种各样的景色摆件弄出去,而且还是弄到皇宫去的。

“你们这是在干嘛!这不是已经改造为太子府了么?为什么把东西都弄出去!”王德忠就心焦的叫起来了。

王德忠的确是认识这些东西的,都是在市面上很难见到的珍宝,可是能卖出好价钱呢。

这么多的珍宝都被庄宗给弄到寝殿去了,王德忠都要心疼死了。

“住手!都住手!一群败家玩意,这些都是值钱的东西,往哪里搬呢,都给本宫搬回来!”认识到这些都是珍宝的苏昭就着急了,跳着脚的骂太子府卫。

府卫们很苦逼,他们就是按照太子的吩咐办事而已,也遭了这么一顿骂。

“殿下,放在陛下的宫殿也是安全的,而且我们也没有地方存放这些东西啊,先让王公公处理这些吧!那些搬去陛下宫殿的不用着急。”

苏曼青坐着轮椅过来了,他就知道太子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知道了这些珍宝的价值之后心疼那些被庄宗弄走的,想要从庄宗那里要回来呢。

虽然苏昭这样的想法有点卑劣了,但是苏曼青却一点都不觉得苏昭卑鄙,反而是觉得这样子的苏昭才是最可爱的。真实有脾气。

“恩,那就先把这些都处理了吧!”苏昭一向都是听苏曼青劝的,当下就点头让王德忠把院子中所有的看不顺眼的东西全都处理了。至于庄宗带人弄走的那些,苏昭现在不动以后肯定会动的,等到没钱的时候就必须得卖庄宗那里的东西了。

还坐在前院凉亭中的玄君是被人彻底的冷落了,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苏昭带着人在宅院里使劲的折腾,那些珍稀的景物被苏昭处理了,他也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唯一让玄君在意的,也就是跟着苏昭的苏曼青了,看着苏曼青对太子的一颦一笑还有太子的回应,玄君就感觉自己的心里很不舒服。

“殿下,本尊带着你去休息吧!”玄君终于是看不下去了,起身来到了苏昭面前,很直接的说。

苏昭身边的王德忠、苏曼青等人立刻噤声,就连还在周围搬运东西的府卫们也一下子安静下来了,他们都觉得自己幻听了,刚才都听到了什么啊!

玄君要带着殿下去休息么?怎么听起来这么暧昧啊!

然后人们就好奇的打量玄君,等看到玄君目不斜视的、无比坦然的看着太子时,这些人就觉得玄君是不是没什么其他的想法,就是单纯的想带着太子去休息而已。要不然他的眼神怎么如此明净呢?

可人们的想法没有持续太久,却看到玄君竟然动手了,他伸手拉着苏昭的手就往正殿走。

这还得了?!

王德忠当场就惊掉了下巴,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待太子呢!

而且令人奇怪的是,太子竟然没有发飙。

苏昭这个时候实在是不能发飙,俗话说拿人家的手短,刚从玄君这里弄到了这么多的宝贝和宅子,苏昭自然是感激的,而且苏昭还想问问玄君手里还有多少这种宝贝呢。

穷国的太子就是这么苦逼,连人权都没有。苏昭要想继续从玄君这里获得点什么,就得先忍耐着自己的脾气。

玄君带着苏昭走向寝房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咯吱咯吱的声响,那是苏曼青的轮椅跟在后面发出的动静。

“苏先生,今晚本尊陪着太子就好,不劳先生了!”玄君停下脚步顺便把苏曼青给拦下来了。

苏曼青这货实在讨厌的可以,玄君觉得自己的好脾气早晚要用尽的。等用尽的时候必然一巴掌拍死苏曼青这个混蛋。

“殿下一向都是喜欢苏某陪着的!”出人意料的,苏曼青竟然回答的相当主动。

王德忠等人都觉得自己肯定是幻听了,苏曼青向来都是排斥太子的,从前是,现在还是,虽然苏曼青现在跟太子的关系很好的样子,但从来没有主动的对太子表示过什么。更不用说要陪着太子睡觉了。

苏曼青现在却这么说,这是要主动献身的意思么?

苏昭都惊奇无比的看向了苏曼青,这么主动地苏曼青自然让苏昭高兴了。

直接过来推着苏曼青的轮椅,苏昭就这么喊着玄君一起进了房间。

还在外面的人就面面相觑,苏昭他们三个人一起进了房间是什么意思啊?伺候了太子这么多年的王德忠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自己跟着进去伺候是否合适啊。

心焦的王德忠就在房间外面瞅,眼看着房间内的灯光没有灭,王德忠想着要进去的时候,太子的声音终于从里面传出来了:“送一壶水进来。”

王德忠带来的小太监早有准备好的热水和茶点,王德忠就带着小厮进去了,然后才看到太子殿下跟玄君、苏曼青在秉烛夜谈呢。

在巨大的书桌上铺开的是一张大周山河图,三人正在指点谋策,而在山河图的旁边是苏曼青画出来的各种军中器械。玄君身边的一个炉鼎内则是闪烁着各种光泽的异火。

“千钧战车若是没有本尊的异火,根本无法在战场上发挥出应有战力。”玄君目光撇着自己身边炉鼎中异火,口气傲慢。

大周帝都的人都不会忘记,昨日在帝都城下击溃大燕先锋军的千钧战车所拥有的爆发性和屠灭性力量。正是因为千钧战车的冲锋才摧毁了燕军先锋的兵阵,而千钧战车正是因为装备了玄君提供的异火,所以才可以发挥出如此战力。

玄君这种提醒式的谈话让苏昭无奈,玄君这不是明摆着要表示他在大燕和大周战争中的巨大作用么!苏昭承认玄君的确帮了大忙,但是他自己这么不谦虚的说出来,就有点让人无奈了。这不就是有点邀功的意思了么!

可玄君之所以要说出来,根本就不是邀功的,而是说给苏曼青听的啊。在苏曼青为苏昭研制了那么多兵器的情况下,玄君若是不拿出点自己的实际作用,岂不是太逊色了。

“玄君所言不错,这次的千钧战车多亏了您的异火,是苏某不才,即便是有太子给出了想法和框架的情况下,仍然无法研发出对应的兵器,让人失望了!”相比玄君咄咄逼人的邀功,苏曼青就低调多了。

在玄君盛气凌人的映衬下,苏曼青的温润愈发的明显了。

“曼青不要谦虚了,好了,来说说明天怎么去死亡谷吧!”苏昭安抚的冲着苏曼青笑了笑,似乎是为了不让苏曼青难堪的转移了话题。在苏曼青自谦的时候,苏昭开口制止可不就是不想听他自暴自弃。

在苏昭看来,苏曼青是近乎完美的!

这么体贴细微的动作表情,玄君也是看到了的。不过与其纠结还不如放过,玄君就无视了这两人的眼神交流,傲慢的指着地图道:“明日本尊的黑甲卫随行,看大燕能搞出什么花样!”

“太好了!那就多谢了!”苏昭等的就是玄君的这句话,有了玄君的黑甲卫,完全就不用担心大燕的铁骑了啊!

况且苏昭明天要去找大燕的军队是不想动用帝都内防守兵力的,有了黑甲卫随行之后,完全不用调动帝都守军了啊。

“不早了,休息吧!”玄君漫然看苏曼青一眼,那眼神很明显就是要让苏曼青识趣的出去的。

可苏曼青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转身接过了王德忠送上来的茶水,悠闲的泡起茶来。

“殿下先休息吧,下官喝完茶再去休息,下午的时候睡多了,现在睡不着。”苏曼青就冲着苏昭笑。

苏昭看了看两人,什么话都没说的爬到床上睡觉去了。

这个大殿中床上还挂着红色的窗幔,位于房间正中央的大床足够几个人一起睡在上面,但是苏曼青和玄君谁都没法过去躺下,两人就这么相对的在茶桌边对饮,熬到了天亮。

王德忠自然就守在床边看着苏昭入睡了,本来老太监还担心苏曼青的身体熬夜伤身呢,可是看到半夜的时候王德忠就看到苏曼青竟然是睡觉了。

可能是在轮椅上坐的时间太长了,苏曼青就像是已经熟悉了轮椅上的坐姿一样,安静的坐着睡着了。

在苏曼青对面坐着的玄君,眼看着苏曼青呼吸均匀睡着的样子,恨不得叫醒这个混蛋啊,可那样的话就太不仁道了。

最后玄君终于决定不再跟苏曼青一般见识了,也在苏曼青对面调息养神,作为一个超级魔法师,玄君只需要将魔法元运行身体一周便有充分休息的效果,苏曼青这个残废在轮椅上躺一夜,看明天他会累成什么样子。

“苏先生睡的可好?”玄君足足运行了几个周天,用魔法元和武者玄气驱散了全身的疲惫,已经到天亮之后,玄君就盯着对面的苏曼青开口了。

苏曼青显然是刚睡醒的样子,长长的睫毛抖动着睁开了眼睛,在他清亮的眼睛睁开的时候,分明有种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苏曼青是英俊潇洒的,即便是多年的瘫痪也没有削减他一身的清隽,而他的眼睛则是最吸引人注意的地方。他睁开的眼睛如此明锐却也说明他昨天晚上睡觉很好。

玄君就稀奇,苏曼青这个出身贵族的青年倒是不挑剔啊,在轮椅上坐着也能睡得这么好?!(若是让玄君知道这些年苏曼青在太子宫是怎么熬过来的,他就不会如此稀奇了。)

“多谢玄君关心了,玄君的修炼功法果然精湛,只需运转便可抵消疲劳,想来这种功法是出自神宫吧!”苏曼青明亮的眸子落在玄君的身上,温和的笑着。

玄君漫然的看了一眼床上,他知道苏昭已经醒来了,但是苏昭却没有坐起来,明显是在听着自己跟苏曼青的对话啊。玄君所修炼的功法的确是出自神宫的,但他一点都不想让人知道,尤其是让苏昭知道。

“神宫功法集合大陆武技和魔法技能精粹,本尊修炼的跟神宫相似也不奇怪!”玄君这么回答就有点狡辩的意思了,玄君的修炼的功法很多,其中大部分都跟神宫没有关系,而是玄君在各种魔域、地穴和仙境中找来的,只不过玄君最开始修炼的武技还是跟神宫有关的。

“苏某了解,神宫霸占大陆多年,如今还在四处搜罗各地强大武技和魔法,更是没有停止对地穴和魔域的探险,神宫囊括每年都在增加。这是其他诸国无法比拟的。”苏曼青主动说起神宫的事情,也是说给苏昭听的,而且跟玄君谈神宫的事情也是最合适的。

就苏曼青所知,最了解神宫的人非玄君莫属!

当然,出自神宫的神晓瑜必然也是了解神宫的,但神晓瑜所能接触到的层面不深,未必懂得神宫的秘密和黑暗之处。

“神宫的发展速度早就超越了中原诸国,随着时间的推移,诸国跟神宫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玄君早就持有这个观点。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玄君才促成的希望诸国早点跟神宫决裂。

越早的跟神宫决裂,形成敌对的态势,那么对中原诸国来说便越有优势和胜算。耽误下去只会眼睁睁的看着神宫更加强大,等到想要反抗的时候就彻底的晚了。

“哼~你们这些国家跟神宫之间的差距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神晓瑜这个让人意外的货来了,还没有进门,他那傲慢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玄君和苏曼青对视一眼,虽然两人的眼中都没有什么表情,但两人却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心事一般。

床上的苏昭已经醒了,不过在听到神晓瑜来了之后,苏昭果断的翻个身继续睡觉了,跟神晓瑜这种货色说话才累人呢!

傲慢的神晓瑜一进来,气氛就好像有些冷场,因为没人过来迎接他。

王德忠这样的太监都站在床边没动,更别说苏曼青和玄君了,这俩人倒掉了桌上的残茶,重新泡上打算早膳前喝茶提神。

“本座不会喝你们泡的茶水!”素手冲泡,姿态娴雅的苏曼青洗着茶,根本就没打算给神晓瑜喝的,结果神晓瑜让侍卫把自己抬到了桌边之后,就傲慢的开口了。那呛人的口气让苏曼青很无语。

“呵呵~我们也没打算让你喝!”玄君就歪着脑袋撇了神晓瑜一眼,颇为鄙夷的哼道。

“哼~本座根本不会喝你们这肮脏的茶水!”神晓瑜嫌弃的冷哼,已经斟好茶并且正端着送到嘴边的苏曼青就怔了一下子,自己正在喝茶呢,神晓瑜就这么不看眼色的说肮脏,这个神宫的圣使真的是一点情商都没有啊!

“苏昭怎么还不起来!本座还没有吃东西!”已经坐在了轮椅上的神晓瑜就看了一眼床上的苏昭,然后发牢骚了。

众人默……圣使您吃不吃东西跟太子起来有什么关系么?!

神晓瑜上次受打击之后很长时间不来找苏昭了,可是昨天听闻庄宗不断的朝着皇宫搬运景物景石,神晓瑜一打听才知道苏昭竟然是搬到宫外去住着了,这还了得?!自己竟然不知道!所以神晓瑜就让侍卫抬着自己过来了。

着急赶来的神晓瑜可是连早餐都没有吃的,结果来了之后却看到苏昭在床上睡觉。神晓瑜就觉得有些不是滋味了,苏昭不接驾也就算了,自己都进来房间了,她竟然还在睡觉。神晓瑜就不相信苏昭作为一个武者,在睡觉的时候会不知道有人进来。

她分明就是当着自己的面故意装睡的!

神晓瑜应该是很生气的,不过等看到苏昭睡在床上的姿势时,神晓瑜就忍不住的愣了下。只见身姿修长的苏昭睡在床上是蜷缩的,交叠的双腿修韧中勾勒出曼妙的弧度。

即便是往上看,苏昭隐在宽大睡袍下的身体仍然是很有弧线的。

神晓瑜就觉得自己好像看的有些热了!

王德忠感觉到了神晓瑜偏执的注视之后就挪动肥胖的身子,挡住了神晓瑜的视线。

神晓瑜这才后知后觉的移开了目光,却心烦气躁的感觉很不好。自己竟然觉得苏昭躺在床上的样子很迷人,自己是不是疯了。

在神晓瑜烦躁的时候,苏曼青也扭头看的有些专注,苏曼青是个温和君子,所以即便是看苏昭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只是不经意的一撇间便把太子躺在床上的样子记忆在了脑海中。

而正是苏昭睡美人一样的姿态,让苏曼青迷惑:太子身上似乎是阴气太盛了些啊。

谢谢:艾怡然 送了1颗钻石、艾怡然 送了9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