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被蠢哭/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上的队伍已经准备好。

黑龙带着三百黑衣卫作为太子的护卫,而王德忠还是不放心的带上了两百府卫。还有专门伺候苏曼青的小厮数人。

苏护带着一百名游骑兵跟着,一路上苏护都在跟苏昭联络感情。

“阿昭啊,还记得小时候二哥给你抓的鸟儿么?你说鸟儿的翅膀坏了,为了不让鸟儿疼,你就把鸟儿的脖子捏断了!”

“阿昭啊,当初在后宫花园里养的鲤鱼都是你弄死的吧,虽然后来都被苏嬷嬷拿去做鱼汤了,但是二哥知道那些鲤鱼都是你弄死的,因为二哥看到你抓住鱼之后把石头塞进它们的嘴里了!”

苏护说的津津有味,苏昭听得都快吐了。

尼玛~这些事情说的都是前太子么?前太子一直都是这么作死的啊,而且还会从小就开始作死。

跟在苏昭身边的朱雀是了解的,他是保护苏昭从小长大的,自然明白前太子是个什么人了,沙曼就显得比较稀罕了,黑龙更是稀奇的盯着苏昭,深深觉得前太子的劣迹斑斑很有玄君的风范。

当年玄君之所以能够在猎兵界快速的撅起,就是因为他的残忍凶暴啊。

让人闻风丧胆的玄君现在就变得不一样了,尤其是在苏昭面前,黑龙觉得这就是一个奇迹!

“二皇子,您肯定累了吧,您休息一下啊!”王德忠眼看着太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而苏护二皇子就像是没有看到太子的脸色一样还在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王德忠只能自己上来开口,转移一下苏护的注意力,或者提醒一下,让他闭嘴了。

“没事,我还不累,再跟太子说会话!”苏护个不看眼色的,还要拉着苏昭说话。

“那什么!咱们加快速度吧,这样下去等到天黑都到不了死亡谷!”苏昭立刻打断了苏护的话,骑着翼虎王就跑了,再不跑要被苏护这货烦死了。

他们这些人出来都是骑着最好的坐骑,太子府卫胯下的魔兽血统战马速度丝毫不慢,至少在苏昭狂奔的时候这些人是可以跟上的。

苏护胯下的战马乃是出自西域的魔兽战马,个头高大健壮,比太子府卫的战马好几倍不止,所以在苏昭的翼虎王狂奔的时候,苏护的战马就很轻松的跟上了。

“阿昭啊,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杀的人吗?就是当年伺候你母后的太监……”

苏护的话像是魔音一样围绕着苏昭喋喋不休,苏昭终于是怒了,转头看着苏护就吼了起来:“第一次杀人还不是你指使的!你有什么好说我的!”

愤怒的声音中带着指责和憎怨,看着满脸怒容的太子,苏护的脸色就有些僵硬了,好半晌才低下头去一声不吭了。

是自己指使的?苏护就觉得好奇怪哦,自己怎么不记得了啊,难道苏昭变得这么坏都是因为自己么?

而吼完了的苏昭眼看着苏护的模样,心里竟然生出一种浓浓的不忍。

即便是穿越来的灵魂,隐藏在苏昭脑海中关于苏护的记忆也在这时候涌了上来,曾经在深宫中关系最好的两个皇子,在苏昭的生母张皇后死时,来自二哥的呵护,残存的记忆却暖人的点点滴滴在苏昭的心里涌现了出来。

在这个吃人的皇宫内,没有了母后的保护,当初的太子就像是没有爪牙的兽,活动在满是危险的森林中,随时都会被生吃活剥,而当初正是比苏昭大了几岁的苏护一次次的带着她躲开了那些危险。

曾经的两人是皇宫内最亲近的人。

“对不起……”苏昭从来没有对人道歉过,但对着苏护却不由自主的说出了这话。

“呵呵~是二哥不好!”苏护听到道歉声,惊愕的抬头,看到了曾经那个让他熟悉的脸。那是存在于苏护的记忆中才有的苏昭的脸,是没有成为太子之后沉溺于残暴和杀戮中被玷污的脸,那种带着年幼时纯真和天性的脸。

苏护笑容苦涩,若不是当年自己离开,苏昭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如今她坐在储君之位上却像是深陷泥潭一样无法自拔。

就是这个该死的储君之位让她改变,让她堕落!

“殿下,前面就是死亡谷了!我们需要在这里停留一下!”黑龙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也打断了苏昭和苏护之间的尴尬气氛。

死亡谷附近常年漂浮着瘴气,在进入死亡谷区域之前需要准备,服用解毒丹药。且如今中午的时候正是死亡谷中毒气最为浓烈的时候,可以让队伍停下来吃个午饭,然后再准备进入死亡谷。

“你们先扎营,我去前面看看!”

刚才还嬉皮笑脸的跟苏昭叽歪了一路的苏护却认真了起来,带上他的一百游骑兵就到前面去探路去了。

“你们感情不错!”在扎营的功夫,黑龙主动过来跟苏昭说话了。

“呵呵~你看出来了啊!”苏昭不想说这个话题,但是黑龙难得跟自己说话,苏昭还是接上了,说。

“恩。”黑龙这个不会说话的就这么答应了一声,然后就闷坐在苏昭的面前不说话了。

“你以前是做猎兵的?”苏昭终于抓住机会跟黑龙说话了。

可黑龙一点都不想跟苏昭说话,尤其是看到太子用那么亮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虽然明知道太子是个女子,并不是外界传言的那样是个喜好男人的变态。可黑龙还是很不习惯苏昭用这种眼神看自己的。

尤其是苏昭乃玄君喜欢的人啊!

黑龙就觉得玄君若是发现苏昭用这种眼神看自己,肯定会吃醋的。虽然黑龙明白苏昭看自己完全没有一个女孩对男人的欣赏,只是纯粹的好奇而已,但黑龙觉得玄君未必能够了解苏昭的想法。

“呵呵~你似乎不想说起你的过去啊!”见黑龙不吭声,苏昭就开始穷追猛打了。

跟人套近乎一直都不是苏昭的强项的,所以苏昭说的话有些干涩,不过苏昭是必须要跟黑龙说话的,苏昭很是好奇啊,尤其是想从黑龙这里弄点关于玄君、魔域佣兵的消息。

哪怕是从黑龙这里弄点黑甲卫的训练手段也是好的。

苏昭曾经擅长魔鬼训练,可即便是前世的魔鬼训练手段也未必能够训练出黑甲卫这样的高手,能够看透骨相的苏昭看过随行的三百黑甲卫的实力,几乎每一个都有接近武王的战斗力。

常年行走大陆的武者,那些做猎兵的人平均实力都在武宗左右,武王已经算是高级战力了!在一个猎兵团中,武王也是受人尊敬的。可玄君的黑甲卫三千人全都是拥有这种实力的变态。也就怪不得黑甲卫的战斗力如此彪悍了。

而且黑甲卫是属于黑龙的直系部队,也就是黑龙训练出来的。

黑龙整天还穿着黑色的披风,从来没让人看过他的脸,苏昭就越发的好奇了。(玄君虽然一直都戴着面具,但是苏昭就没有对玄君的长相产生过好奇!)

“没什么好说的!”黑龙不想跟苏昭说话了,很干脆的起身去安排他的黑甲卫们服用丹药了。

苏昭就屁颠颠的跟了上来。

“你们吃的丹药跟我们的一样么?让我看看~”苏昭朝着黑龙伸手。

跟在苏昭身后的王德忠就有些汗颜了,堂堂太子还跟别人要丹药么?!王德忠随身带着不少的丹药好不好,大周即便再穷,可丹药还是有的啊!

黑龙……

好无语啊,他一点都不想给苏昭,可苏昭都在伸手要了,能不给么?!

无奈之下只能将小瓶子的丹药给了苏昭,结果就看到苏昭将所有的丹药都收起来了。

这是……明抢的吧!哪里只是单纯的看看啊。

黑龙算是见识到大周太子的不要脸了。

在众人还在休息的时候,一声呼哨从北方响起,紧接着传来的就是游骑兵狂风骤雨般的奔跑声。

“苏昭,是血族人!快跑!”带着游骑兵去侦查的苏护狂奔回来了,在他们身后是一群衣衫粗野的血族人。

血族人战斗力彪悍,尤其是可以兽化的血族人。可这些死亡谷附近的血族人是苏昭的人啊,没道理这些血族人会攻击自己的人,苏昭更不可能跑了。

沙曼立刻跑上去阻挡,瞬间兽化的沙曼变身成一个接近两米的狼人之后威慑到了那些追来的血族人。瞬间兽化说明沙曼是血族人中的王族,尤其是沙曼在兽化状态下朝着这些血族人怒吼的时候,就如同王族命令属下一般。

天生敬畏强者的血族人在沙曼的吼声下停住了,虽然没有冲上来,但他们却掉头就跑了。这些血族人自然认出了沙曼的王族身份,但他们并没有前来相认,反而是避开的撤退了。

“殿下……”沙曼看着走上来的苏昭,无奈又愧疚的低头。看到自己的族人跟主人作对,沙曼觉得自己很难做啊、

“怎么回事?这些血族人不就是按照本宫命令来这里定居的吗?!”苏昭远远的看着那些血族人跑远的方向,并非是去了死亡谷,而是去了更北方。

“这些血族人似乎是被大燕收买了!”一直都坐在马车中没有出来的苏曼青坐着软榻出来了。

这一路上苏曼青和神晓瑜都坐在马车中,直到休息扎营的时候才出现。有洁癖的神晓瑜能够跟苏曼青坐一辆马车也是难得。

“切~大燕怎么可能收买得了血族人,那是我们神宫豢养的奴仆!血族人奴仆!”神晓瑜的声音从马车中传了出来。

苏昭等人的脸色就难看了,哪里都有神宫的影子啊!

“那就说得通了,殿下的暗卫来探查燕军的踪迹无果,就是因为这些神宫控制的血族人骚扰。不过死亡谷内的血族人是不会收到骚扰的,我给他们的藏匿大阵应该可以躲过燕军和这些人的袭扰。”苏曼青的话总是能让苏昭放心和轻松的。

苏昭在得知一些血族人被神宫控制之后,的确是担心死亡谷内的血族人会不会也受到神宫的影响。而苏曼青之前给他们的大阵则完美的解决了这些问题。

只要能够保证死亡谷内血族人的安全就好了。

“这些血族人没有丧失理智和忠诚,我可以让这些血族人回到主人身边!”沙曼主动请缨。

神晓瑜傲慢而骚包的从马车内飞了出来,随行的侍卫则是立刻将软榻抬过来,等着神晓瑜姿态翩翩的落在软榻上,侍卫才将软榻抬着走到了苏昭面前。

优雅的甩了下洁白的衣袖,神晓瑜就撇着沙曼,鄙夷道:“你以为神宫对这些血族人的控制很弱吗?我们神宫给了这些血族人生活的希望、给他们提供住所、食物、修炼辅助,并且帮助养活他们的家人,他们已经成为神宫的子民了!岂是你能让他们背叛神宫的!”

神晓瑜每次说起神宫的时候,都会有种无与伦比的优越感。正是这一点让苏昭讨厌。

“我们血族人的主人只有神龙之主!是绝对不会向任何其他人低头的,你们神宫必然是用了卑劣的手段控制了我的族人!”沙曼立刻就表示反对。

神晓瑜的脸色就臭了,不过他不跟沙曼一般见识,而是看向苏昭,傲慢道:“苏昭啊,管好你的部下,否则本座不介意帮你管理!”

“呵呵~”苏昭咧着嘴冲着神晓瑜一笑,正宗的假笑,假笑还没完、面部表情立刻僵硬,然后苏昭转头就问苏护:

“二哥,这些人攻击你了?”神晓瑜就这么的被苏昭给无视了、

神晓瑜分明被苏昭的假笑给弄楞了,不过也后知后觉的明白了,苏昭这是在用表情嘲讽自己呢!

“苏昭,你是不是专门惹本座生气啊,惹得本座生气对你有什么好处啊!”神晓瑜很不明白,为什么苏昭就不能对自己好好的呢?总是跟自己作对有意思么?!

苏昭不跟神晓瑜说话,跟神晓瑜这种货说话真的会变成弱智。

“这些血族人应该是在北方设定了领地,我们北上探查就像是闯入了他们的领地一样,遭到了他们的攻击!”刚才神晓瑜跟苏昭说话的时候,苏护就在旁边安静的看着,见苏昭询问自己了,苏护才开口。

“看来之前本宫的护卫来探查的时候也是被这些血族人阻止了。”苏昭想起自己的暗卫因为没有完成任务还被自己揍了一顿呢。

“直接北上吧!不用去死亡谷里面了!”苏昭上了翼虎王北上。

“你知道燕军在什么地方了?”神晓瑜很好奇,或者说神晓瑜觉得苏昭挺疯狂的,刚才他们还遭到了神宫血族人的袭击啊,既然都知道这些血族人的是敌对的了,为什么还要作死的迎上去啊。

“前面有神宫的血族奴仆领地,你们想擅闯他们的领地?不怕起冲突么?!”神晓瑜见苏昭根本不搭理自己,不免有些着急了。

“不是有圣使大人在么!既然这些血族人是你神宫的人,那么肯定是不会对你圣使出手的吧!”苏昭终于舍得说话了。

“哼~他们自然是不会对本座出手的,不过本座决定在这里休息一下,不走了!”神晓瑜立刻就拿捏起来了,想要利用自己的身份来闯神宫血族人的领地,好嘛~那就得求着自己啊,要不然自己是不会走的。

神晓瑜这一路上根本就没有跟苏昭说上话,本来他能够答应苏昭跟着北上,就是幻想着路上可以跟苏昭类似结伴游玩的,可事与愿违,神晓瑜是在马车中跟苏曼青那个残废坐了一路的。

所以神晓瑜很生气,凭什么苏昭不哄着自己,现在都要用到自己特殊的身份了,她竟然还是不哄着自己,太过分了!

神晓瑜这么拿捏着的时候,却见苏昭直接带着人走了,神晓瑜觉得不可思议啊。

刚才她明明说要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去闯领地的,为什么就这么走了啊!这是用不到自己了么?!

“主人,太子拥有神龙血脉!”神晓瑜的侍卫实在看不下去了,自己的主人这是要蠢哭的节奏么?!神龙血脉才是血族人效忠的根本啊,所以拥有神龙血脉的苏昭根本就不用他们圣使的好不好。

“那又怎样!我神宫的血族奴仆是不会畏惧神龙血脉的!”神晓瑜气结,他才不知道神宫的血族奴仆是不是畏惧神龙血脉,总之他就是死不改口就是了。别人不懂得维护圣使的尊严,神晓瑜只能自己维护了。

“圣使大人,您走吗?”苏护觉得神晓瑜真是可爱的很,在跟上苏昭之前,苏护还颇为亲切的冲着神晓瑜笑问道。

“不走了!本尊说过要在这里休息的!”神晓瑜几乎是吼出来的。

神晓瑜刚才说了不走,难道这么快就要打自己脸的跟上去啊,自然不可能了,所以无论如何神晓瑜现在是不能跟上去的。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苏昭带着一群人都走了。只有神晓瑜的随从护卫留下来陪着他这个主人。

越是北上,苏昭的心情越是复杂。一直守在帝都,没有出城的苏昭觉得北方荒凉到可怕。斑驳的路上几乎是荒草不生,到处都是砂砾和碎石,大风起尘土砂石飞扬,越是到了北方越难看到绿色,即便是耐寒耐旱的树木都少的可怜。

野生动物和魔兽自然更少了,在这样的荒芜环境中存活,显然是艰难的。

而位于更北方的北疆无疑是更加荒芜的,这也是北疆多年来人口都无法增长的原因。

“这就是血族人的界石!”黑龙带领的黑甲卫首先在前面发现了异样,当风沙吹干地面上露出一排排的骨骼、头骨等物时,血族人的界限标志就出现在了苏昭等人的眼前。

大陆诸国种族众多,不过血族人的界限标示是很特别的,他们就喜欢骨头。

“前方就是北疆的临都城,血族人是把北疆领地给霸占了么?”马车中的苏曼青拿出了地图,颇为忧心的开口。

“在大周和大燕打的激烈的时候,用血族人来霸占北疆的领地,可谓釜底抽薪。大周最善战的北疆兵都没有了归属和故乡,必败无疑。神宫这是如此明显的搀和进战争来了么!”

尚在揣测的时候,一支血族人组成的骑兵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不同于苏昭曾经看到的血族人,这些血族人全都穿着银白色的战袍,清一色的白色魔兽血统战马,白甲阴冷如同瞬间从地下钻出来的魔兵一样。

跟曾经出现在大周帝都的神宫飞船银甲卫士装扮一模一样。随着他们的出现,周围的温度都似乎瞬间下降了许多。

“主人,这些血族人明显比你救的人要强啊,你感觉到这些人强大而纯净的血脉了么!”苏昭随身空间中一向喜欢沉默的果冻叫起来了。

“沙雪,你是沙雪?”苏昭身边的沙曼在看到对方白衣甲士中为首的一抹纤细人影的时候,却忽然激动了。

沙曼忘乎所以的朝着那纤细的人影冲了上去,可惜还没有冲到那人身前,对方手中银色软鞭一撩,便把沙曼卷飞了出去。

谢谢:我已放弃の疗 送了1颗钻石、我已放弃の疗 送了9朵鲜花、187**7641 送了9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