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 最好的未必合适/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前被燕洪烈和他的部下追逐可谓狼狈,而一回到营寨,看到等着自己的苏曼青之后,苏昭便放松了。

那种不由松弛的感觉让苏昭分明感觉自己安全了一样,似乎孱弱的苏曼青能够做自己坚实的后盾一样,而苏曼青也确实可以做苏昭的后盾。

事先苏曼青已经在营寨周围布下了法阵,如今就用上了。

法阵的强大就在于面对千军万马的敌人时候依然可以施展其客观的实用性力量。在燕军斥候和高级武者冲到营寨之前,启动的法阵便将这些人都拦截下来了。

苏曼青制作的这个法阵类似迷幻阵,将追兵拦截下来之后,只能暂缓追兵,却不能将这些追兵消灭。

所以,苏昭还是要带着队伍撤离的。

苏昭是很干脆的下令撤退的,在坐上了马车之后,苏昭一边休息,一边跟自己空间中的果冻交流,了解着放在燕军军营外面的蛊虫情况。

找到了燕军的军营之后,苏昭自然要继续监视了,而蛊虫就是用来监视燕军动向最好的道具。在对方根本无法察觉的时候,苏昭放的那些小虫子已经在严密的监视他们的动静了。

二十多万人的燕军在西北构建了土石工事,明显是想扎根下来的样子。苏昭很好奇,燕洪烈背井离乡的带着这么多军人是用什么理由说服了他们,让他们在西北构筑工事的?

还是说燕洪烈根本就是在瞒着他的部下,那些军人根本就不知道燕洪烈带着他们是要驻扎下来的?!

“殿下,神晓瑜圣使没有来。”苏曼青是随着苏昭一块坐在马车中的,看苏昭闭目养神,而之前带着同行的神晓瑜却不在了,苏曼青只能开口提醒一下,省的太子把神晓瑜给忘了。

苏昭还真是把神晓瑜给忘记了。

听到苏曼青的提醒,苏昭才回神一样想起来,说:“没事,他身边有高级武者保护呢。而且那些武者比本宫身边的人都厉害。”

苏昭说的有些嫉妒,别看神晓瑜身边的那些个护卫一个个的闷不吭声,很普通的样子,但是他们的实力很强。之前玄君身边的黑衣人要对神晓瑜动手,都被他的护卫给拦下来了。

那些黑衣人的实力毋庸置疑,而神晓瑜身边护卫的实力也毋庸置疑。

“沙曼和朱雀的实力是很好的,他们缺少的只是历练而已。”苏曼青就从苏昭的口气中听出了浓浓的醋意,苏曼青笑着安慰。

“如果殿下想要的话,曼青这里还有一些护卫的,实力也很不错!”

苏昭就摇头,她知道苏曼青的身边有护卫,但是那些护卫不能动,还得留下来保护曼青呢,甚至苏昭也不觉得苏曼青身边的护卫有多好,否则之前苏曼青还能被小白给偷袭了。

这么看来,似乎让小白做侍卫最好啊。

小白有实力,而且也算是听话,至少苏昭能够驯服得了他的,也比老二那个弱智好多了。如今老二在哪都不知道呢,指望老二保护自己真是扯淡,这是苏昭早就清楚的,否则苏昭也不会在遇到燕洪烈的时候就把老二扔出去当炮灰了。

当然,对苏昭来说最好的护卫就是黑龙或者玄君啊!这俩人的实力给做护卫才安逸呢,但苏昭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坐在苏昭对面的苏曼青就看着殿下一会蹙眉、一会舒展,明锐的眼睛半睁半开,却是神色明暗闪烁,明显是在想事情的样子。苏曼青就觉得太子殿下想事情的样子都有些可爱呢。神晓瑜看的就有些痴了。

“殿下,神晓瑜跟上来了。”马车外面传来了王德忠的喊声。

被打断了思路的苏昭就掀开车帘,看了一眼后方,果然看到神晓瑜追来了,这个骚包即便是跟来也是坐在软榻上,让几个护卫抬着软榻飞奔而来的。

“苏昭,本座要进去!”看到苏昭主动的拉开了车帘,神晓瑜就觉得苏昭这是在欢迎自己进去啊,正高兴的喊起来呢,就看到苏昭一把合上了车帘。

明显被冷落的神晓瑜脸色当时就僵硬了,不过他却没有发作,只是愤愤的看了一眼马车的方向,默不作声。

坐在马车中的苏曼青就有些奇怪啊,按照神晓瑜这人的性子,被苏昭这么冷落之后肯定会大喊大叫的,虽然神晓瑜的大声抗议不会怎样,但最起码也算是他的一种抗争方式了。

但这次神晓瑜竟然是什么话都没说,如此的忍气吞声就让人觉得奇怪了。八成是神晓瑜之前做了什么事情对不起苏昭,所以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对着苏昭吼了吧。

从来都是高贵、傲慢的神晓瑜,在苏昭面前竟然会变得“正常”。真是让苏曼青觉得稀奇啊。

不过也正是因为苏昭身上有这样的魔力,才能让心态明显不正常的神晓瑜“折腰”,甚至连玄君那样的人在苏昭面前不都是有点转变和不理智的么!

“太子对他人的影响力是这么大的!”苏曼青心里感慨,不过苏曼青也在奇怪殿下的魅力所在。不管是玄君还是神晓瑜,那都是无比挑剔、阅人无数的上层人物,对人是从来不会轻易动心的,可他们就偏偏的对太子殿下有感觉呢!

太子殿下吸引他们的地方到底是哪里呢?!

苏曼青忍不住的想到了自己的身上,自己能够感觉到对太子的认可和亲近的。曾经那残暴疯癫的太子在变得正常之后似乎就展现出了她的魅力。果断、英明执着,甚至还带着一点点的小倔强,可正是她的这点小倔强才格外的让苏曼青喜欢。

同时,苏曼青还喜欢苏昭身上那种独特的气息,那是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只有看到苏昭或者接近苏昭的时候才能感觉到。

就像是现在,坐在马车中就能够感觉到太子身上那股独特的气息,让苏曼青喜欢,更让苏曼青乐意坐在苏昭的身边,甚至是让苏曼青靠近苏昭也是好的。

“曼青,这个法阵你认识么?”苏昭拿出之前让朱雀记录的大阵,给苏曼青看。

苏昭是拿着魔法水晶球坐在了苏曼青身边的,跟他肩并肩的并排坐着,一起看魔法水晶球中记录的阵法。两人几乎是贴着身体坐着,让苏曼青根本就没法安心的看水晶球中的魔法镜像。虽然苏曼青是喜欢跟苏昭在一起的,但是靠的太近就有点过了。至少是让苏曼青感觉不好了。

其实水晶球中记录的宏大魔法镜像对苏曼青来说太熟悉了,作为一个深谙法阵的人,苏曼青对看过、尤其是研究过的法阵记忆很深,他在看到这个加强法阵的第一眼,就知道这是玄君曾经研究出来的法阵。

而且这个法阵还是经过自己加强了的。

“这是玄君的困阵,比神宫的守护盾光丝毫不差的大阵!”苏曼青开口了,声音有些沙哑。

当苏昭坐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苏曼青就感觉自己浑身燥热了起来,那种心急的感觉让苏曼青觉得并不陌生,因为这段时间来他总是出现这种感觉,就是跟苏昭在一起的时候,所以这种感觉都让苏曼青熟悉了。

苏曼青也知道自己怎样才能避开或者缓解这种感觉,自然就是离开太子稍微远一点了,哪怕只要不是这么挨着对坐,这种感觉就能缓解,所以苏曼青解释完了阵法之后,就悄悄的挪动身子,坐的离开苏昭远一点。

苏曼青是坐着轮椅上的马车,所以在马车中移动的话,就需要苏曼青直接转动轮椅了,结果没有控制好力度的苏曼青转动轮椅的力度有点大了,然后轮椅跑的就有点远了。

“原来你知道……曼青……”苏昭正跟苏曼青是说话呢,就看到他坐着的轮椅一下子跑远了,苏昭顿时有种“这人在避着自己”的感觉啊。

这种感觉让苏昭觉得很不好!

苏昭在感情方面一直都不是一个主动的人,也就是因为对苏曼青的格外喜欢,所以才对他好的,可是对苏曼青好并不代表可以让苏曼青排斥自己啊。

所以,在苏曼青故意避开自己的时候,苏昭就有点伤心了。

偏偏苏曼青还是个嘴笨的,或者说是个不擅长表达的,即便是看出了太子的难堪,或者说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已经做错了,应该哄劝太子了,可苏曼青偏偏说不出来,这就让苏昭对他的意见变大了。

“苏昭,本座想进去马车!”偏偏这个时候神晓瑜还在外面傲娇,苏昭都在马车里,神晓瑜自然是想进去了。

刚才神晓瑜就想直接进去马车的,但是看到苏昭放下车帘子的时候神色不好的样子,神晓瑜压根都没敢开口啊。现在神晓瑜在外面实在是呆不下去了,所以才开口了。

可神晓瑜偏偏说话不是时候,他话刚说完就被苏昭给吼了:

“你想进就进啊?这是你的马车啊?!你就在外面呆着吧你!”

神晓瑜泪流满面,他算是明白了,苏昭这是专门欺负他啊,就因为之前苏昭被人追赶的很狼狈的时候,她大喊着神晓瑜的名字,结果神晓瑜没有出来,然后神晓瑜就被嫌弃和记恨了啊。

之前神宫的人就在追杀苏昭,神晓瑜是不能出去啊,否则会被神宫的人看到的。

而且神晓瑜也看到黑龙和玄君就在附近的,他就知道黑龙或者玄君是不会不管苏昭的。所以才没有出来,然后现在是被苏昭给记恨上了啊。

神晓瑜就觉得挺无奈的,但是神晓瑜什么都不解释,反而是很“悲观”的跟在苏昭身边,心情有些反常的雀跃,因为神晓瑜曲解的想:苏昭能够在危险的时候想到自己,岂不是就说明了自己对她的重要性?

虽然这种想法来的有点莫名其妙,但神晓瑜很受用就是了。其实神晓瑜觉得自己还挺委屈的,若是苏昭真的出事,他即便是暴露了身份也会出手的,关键是苏昭没事么不是!

外面被侍卫抬着的软榻上,神晓瑜脸上带着压制不住的笑意,而马车中却是另外一番场景和气氛了,苏曼青分明从刚才苏昭的喊声中听到了太子对他的愤怒。

虽然苏昭是冲着神晓瑜吼的,但那么大的说话声就在苏曼青的耳边,而且苏曼青之前还让太子伤心了的,苏曼青岂能听不出太子对自己的责怪。可苏曼青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解释。

很多时候,在苏昭有了怒火的时候,苏曼青都不知道如何才能平息殿下怒火的,而在这一方面,梅解语就做的好多了,梅解语似乎可以用任何方法哄的苏昭开心,即便是苏昭曾经有好几次想打杀了他。

苏曼青跟苏昭的相处有点像是随性而为了,也就是不用刻意、只需自然的那种相处模式,而梅解语则是不同了,梅解语完全是刻意的迎合和奉承苏昭,媚宠的不要脸方式。

可梅解语那种方式是有用的,这一点苏曼青都知道。

“殿下,我帮你擦擦脸上的污?”

苏曼青回想了一下梅解语在面对苏昭的时候会做的事情,然后苏曼青就觉得自己可以用亲近的动作对苏昭表示一下感情。

“我脸上脏?”苏昭就习惯性的用手擦了擦自己的脸,刚才被追兵追得的确挺狼狈的,但是苏昭确定自己的身上没伤、脸上没有污的。

“不脏!”本来是想找理由的苏曼青就囧了,这才发现苏昭的脸上根本不脏啊,自己找的这个理由真够蹩脚的,果然梅解语式的办法不适合自己啊。

“哼~大周太子这是要趁机逃走么?”一个尖锐中带着鄙夷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苏昭能够从这个声音中听到浓浓的敌意。

而在马车外面的沙曼和朱雀则是立刻对来人表示了戒备。

苏昭从马车中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一身红衣似火的人悬浮在半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马车,大有冲下来毁掉自己马车的意思。不过她似乎又忌惮马车身边的人,尤其是神晓瑜在让她忌惮,所以没有下来动手。

神晓瑜的随身护卫都是高手,而且神晓瑜还把沙雪给带回来了。仍然穿着神宫银甲的苏雪身上带着血族人特有的气息,更可以让人感觉到来自她身上的危险。

红衣赤凰看到和忌惮的就是神晓瑜,和他身边的人。

“我们主人在对抗神宫追杀你的杀手,你倒是跑的快!”赤凰冷哼一声,飞身瞬移走了。

虽然赤凰出现之后只是说了两句话,但是苏昭却从她的口气中听出了浓浓的不满和杀气,玄君身边的这个人对自己很有敌意啊!

赤凰是接到了玄君的指令,带人去帮忙控制飞船的,原本玄君的这次行动是用不上赤凰的,而玄君既然下令让赤凰过去,明显就是出现问题、人手不够了。所以赤凰就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苏昭还带着人逃走,太不厚道了,加上之前赤凰就对苏昭有很深的敌意,这时候就表露出来了。

“殿下,此人应该防备一下!”

苏曼青没有从马车中出来,但他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赤凰对太子的杀意,那种即便是经过了刻意的压制仍然可以被发现的杀气无比的尖锐,这种敌对的杀气几乎是深入骨髓的。

苏曼青很奇怪赤凰为什么对苏昭有这么深的杀意,但苏曼青确定,赤凰绝对是威胁太子安全的人。

看来是有必要跟玄君沟通一下了!

“玄君抓到的杀手是你们神宫的什么东西?”苏昭已经转头跟神晓瑜说话了,刚才赤凰的提醒让苏昭想起来了,玄君的确是抓到了刺杀自己的杀手,就是那个浑身带着某种斑点,行动起来像是蜥蜴人的杀手。

“那是我们神宫的秘密武器!”神晓瑜回答的有些勉强,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神晓瑜以前在神宫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见过这种生物。

这次神晓瑜作为圣使的出来也算是见识到了神宫各种不为人知的一面,就像是被玄君抓住、又故意展示给他看的神宫杀手,那应该是人类和妖魔或者魔兽的合体,是属于邪恶的黑暗魔法才能产生的产物!

一向都是标榜光明的神宫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

神晓瑜不止一次的问自己,可自己无论怎么想都找不到答案的,神晓瑜甚至迫切的想回去神宫一探究竟,神晓瑜曾经在神宫皇城下的地宫中听到过某种吼声,或许在那地下就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可神晓瑜也有些害怕的,似乎是怕自己去地下之后真的发现了什么,那么他还如何自处和作为?!

“你们神宫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控制了血族人?”苏昭又问了。

软榻上的神晓瑜就扭头看了看一直跟在身边的沙雪,然后漠然的摇头,都不好意思说自己不知道。可神晓瑜是的确不知道的。

苏昭很干脆的不问了,之前苏昭就觉得神晓瑜是个被神宫给孤立或者说“保护”起来的人,神宫的很多事情神晓瑜都是不知道的,完全的被隔离在了秘密之外,现在看到神晓瑜被自己问的哑口无言的样子,苏昭已经觉得神晓瑜有点可怜了。

他就是那种被神宫格外“保护”起来的可怜虫。

感觉到苏昭用同情的眼神看着自己,神晓瑜就觉得不自在了,就像是那种最坏事被发现了的孩子一样,神晓瑜心里只觉得尴尬。

为了避开苏昭的眼光,神晓瑜直接飞起来跑后面去了。

“你去哪啊?”苏昭奇怪。

“本座自然是换掉靴子了,没看到本座的鞋子脏了么?!”躲开了苏昭注视的神晓瑜依旧傲娇。

而一直跟着神晓瑜的沙雪在不见了神晓瑜之后,目光就落在了苏昭的身上,苏雪的目光依然是空洞和麻木的,但似乎又有什么情绪隐藏在她的眼中一样。

沙曼担心沙雪会暴起的伤了太子,所以早早的站在了苏昭身边,紧张的盯着沙雪的举动。而沙雪一直都没有什么举动的,反而是眼神默默的看着苏昭,仿佛有什么话要说。

神晓瑜的护卫却是悄悄的靠近了沙雪,似乎在用他的身体动作提醒沙雪一样。

“你退下!”苏昭目光落在神晓瑜的那个护卫身上,直接下令。

那护卫一脸愕然的看向苏昭,觉得大周太子不可理喻,即便是太子也根本无法对他这个神宫的护卫下令啊。他可是只听命于神晓瑜的,神宫其他高层都未必有权利吩咐他呢。苏昭也太自大了吧!

“让你下去没听见啊!这个血族人是本宫的人!本宫不允许你靠近!”迎着那护卫抗拒的眼神,苏昭颇无赖的喊。

那护卫还没有说话呢,神晓瑜就已经换好靴子的回来了,听到苏昭在说自己的护卫,神晓瑜就好奇的问:“怎么了?鹤招惹你了?”

“他叫鹤啊?”苏昭指着那护卫问。

在神晓瑜点头的时候,苏昭又说:“把他送给本宫吧!本宫让他做我的护卫!”

那叫做鹤的护卫更震惊了,瞪大了眼睛的看着苏昭,而更让他震惊的是,神晓瑜竟然答应了。

“好!你喜欢就给你吧,不过鹤很固执的,刚才本座的命令都不听!”神晓瑜像是送货物一样把鹤给送出去了。

“本宫就喜欢调教这种硬货,另外沙雪也给本宫吧!”苏昭对鹤表示了极大的兴趣。

而鹤就在苏昭那霸道而充满了侵略性的眼神下胆寒了。且鹤也是郁闷的,他就知道主人神晓瑜是不疼自己的。

谢谢:187**7641 送了9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