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 被孤立者/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晓瑜对自己的部下还是很爱惜的,一般不会轻易的把自己的部下送出去,但开口讨要的人是苏昭时,神晓瑜就大方了。

不过也是鹤这人不得神晓瑜稀罕。

之前神晓瑜的命令鹤不听,非要阻止主人去救苏昭,而且不久前苏昭遇难,喊着“神晓瑜”名字的时候,就是鹤阻止了神晓瑜出去的,所以才让苏昭记恨上了。

总之鹤的做法已经多次的激怒了神晓瑜。

神晓瑜早就想把鹤给扔掉了,正好苏昭就开口了,神晓瑜怎么能不给。

“主人,我是神宫的仆人,只能服侍主人!”鹤不干了,凭什么送走自己,而且还是送给苏昭这种人。

“不想做本宫的护卫也可以啊,那你就自杀吧!你死了就不用做本宫的护卫了!”苏昭恶毒的开口了。

鹤听到苏昭的诅咒,就一脸哀切的看向神晓瑜,希望主人可以替自己说话,可惜神晓瑜竟然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鹤就悲催了,自己好歹费心费力的伺候了神晓瑜这么长时间啊。主人竟然是一点都不留恋的。主人太无情了!

“说吧,你刚才为什么阻止沙雪说话?”苏昭指点着鹤,让鹤坦白从宽。

“沙雪要说话?”神晓瑜立刻稀奇的开口了。自从收服了沙雪之后,神晓瑜就没听到沙雪会说话的,甚至看着沙雪这呆滞的模样,神晓瑜真的怀疑沙雪是否还有说话的能力。

“殿下言重了,我只是一个护卫而已,怎么会阻止沙雪说话呢,而且她还能说话么?”鹤分明是用嘲讽的口气跟苏昭说话的。侍卫鹤一开始就知道沙雪不会说话,几乎丧失了语言功能的,所以才这么的有恃无恐。

他已经是被送给苏昭的护卫了,说话的口气却依然是高高在上,还是把自己当高贵的神宫人,颐指气使的跟苏昭说话。

“神晓瑜,这个护卫是本宫的咯?”苏昭向着神晓瑜确定。

神晓瑜跟苏昭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也算是了解苏昭这个人了,所以看到苏昭那变臭的脸色,还有苏昭说话的口气,神晓瑜就知道苏昭要对鹤动手了。

鹤虽然不讨神晓瑜喜欢,但好歹也是伺候了神晓瑜这么长时间的护卫,所以神晓瑜还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鹤被弄死的。至少给他求情什么地。

“那个……恩~他的确是你的护卫了,不过鹤这人脾气臭,即便是本座也拿他的脾气没办法呢,所以太子还是不要弄死他了吧!”神晓瑜亲自开口求情,那形势就严峻了,鹤听到神晓瑜的口气,再想到苏昭那恶名,就觉得苏昭不会真的是想弄死自己吧。

鹤就觉得有点害怕了呢!

鹤的实力是强,但是架不住太子身边人多啊,而且现在的鹤已经被神晓瑜给“抛弃”了,是没有依仗和后盾的人,孤零零的才容易被人欺负呢。

“这种垃圾护卫你还留着他干嘛?神晓瑜,你不是很多护卫么?不少他这个吧!”苏昭高调的喊。

鹤就觉得自己脸上的冷汗都下来了,然后鹤的眼睛就在周围扫啊扫,看看自己能不能找到个逃跑的路。

“苏昭啊,你真想杀了他啊!”神晓瑜还是觉得有些不敢相信的。杀人这种事情虽说是很随意的,可杀的人是自己身边护卫的时候,神晓瑜就犹豫了。

“这种人留着就是祸害,沙曼朱雀动手!”苏昭几乎是急促的下令。

在苏昭这种急促的喊声下,紧张的气氛瞬间就被渲染出来了,本来就担心苏昭会对自己动手,现在听到苏昭那急促的喊声,鹤就觉得苏昭是要杀了自己的。

觉得自己都要死了,鹤自然是在死之前奋力一搏了。

不过鹤没有逃走而是先冲向了沙雪,凝聚全身玄气发出了致命的一击。鹤想在逃走之前杀掉沙雪,这样也算是给自己找到条后路了,否则自己就这么逃回去了,一点功劳都没有的话是混不下去的。

“混账!”神晓瑜不得不动手了,因为自己就站在沙雪身边啊,鹤就这么直接的动手杀自己身边的人,神晓瑜能不动手么?而且自己若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护卫杀人了,神晓瑜都交代不过去。

神晓瑜要动手,那么其他的护卫也得勉为其难的动手了。

虽然神晓瑜这货就是个不懂得疼人的,能随手把自己的护卫送出去的货,但这些护卫还是挺衷心的保护他们主人的。

所以神晓瑜要动手,其他的护卫也跟着动手了,侍卫鹤自然没法得手了,只能放弃了沙雪,掉头就跑。

侍卫鹤一边跑一边放出了信号球,瑰丽的彩色信号球在天空中爆开的时候,神晓瑜有些发呆。

他自然知道那信号球所代表的意思了,那是属于神宫内特殊势力才拥有的信号球,这个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侍卫鹤竟然是别人的人!而且鹤竟然是一直都瞒着自己的。

原来自己一直都不知道!很多事情都不知道的!此时的神晓瑜似乎感觉到了自己心中的失望和愤怒。

“长老殿的信号!”玄君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厚重的威压直接将逃走的鹤给死死的压制到了地上,而他释放出来的信号球也被玄君的威压彻底湮灭。

神晓瑜目光冷漠的看着被玄君带来的侍卫鹤,不由的看向了自己身边的其他护卫。

既然侍卫鹤都是别人的人,那么自己身边其他的护卫也不可信的吧?!神晓瑜觉得自己挺可悲的,作为神宫的圣使,他自以为身份高贵,一向在别人面前颐指气使,可现在才发现自己是被神宫给“孤立”起来的人,甚至是被神宫给排斥的人。

他连神宫内的一般秘密都不知道的。自己竟然是这么可悲的存在。

“主人,救我!”被玄君带过来的侍卫鹤冲着神晓瑜喊。

神晓瑜好歹是自己以前的主人,在被玄君抓住可能丧命的情况下,侍卫鹤自然是冲着神晓瑜求救了。

“你是孙长老的人?”神晓瑜盯着侍卫鹤,那眼神像是喷火一样。

在神晓瑜身边伺候了这么久,侍卫鹤太清楚主人发怒的样子了。就像是现在,神晓瑜是明显的发怒了啊。主人愤怒是因为自己的不忠。

可侍卫鹤心里更加委屈了,神晓瑜这个皇族嫡系就是温室里的花朵,什么都不懂,而神宫内的一切都是复杂、甚至阴暗的,所以神晓瑜身边的这些护卫们早就遭到了拉拢和各种刁难,也因此才搀和进了他人的势力中,无法自拔,可惜神晓瑜这个人就像是白纸一样洁白无暇,对身边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

同样的,也因为神晓瑜的这种无知和单纯,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神晓瑜身边的护卫都是别人的人,他们效忠的人并非只是神晓瑜,或者说这些人就是留在神晓瑜身边的双面间谍。

“我是大长老的人!”侍卫鹤跟神晓瑜坦白了。

神晓瑜……

在侍卫鹤暴露之后,神晓瑜竟然是连他是谁的人都没有猜对的。好丢人!

“那你们呢?你们又是谁的人?!”神晓瑜就暴躁的看向了自己身边其他的护卫,愤怒的咆哮了。

众护卫……主人您当我们是傻子么?在没有暴露的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承认呢?!

苏昭看着神晓瑜那模样,什么话都没说的缩进马车里去了,苏昭早就觉得神晓瑜可怜了,现在更是觉得他可怜啊。作为一个神宫的嫡系,什么都不知道不说,连身边的护卫都是别人的人。亏他之前还那么臭屁呢!神晓瑜整个就是一笑话啊!

“杀了他们吧!他们对你都不忠诚!”玄君开口说话了。

听到玄君的话,神晓瑜身边的几个护卫心里都打了个冷战,虽然玄君是用很平常的口气说出来的这话,但是这几个护卫都感觉到了强烈的恐惧。玄君这人只要在你面前,就会让你感觉到一种如临深渊般的危险感。

这些护卫更确定,只要玄君动手,可以在瞬间杀灭他们的。

神晓瑜却是歪着脑袋看玄君,他觉得玄君管的闲事真够多的啊,自己的护卫底细他怎么就摸的这么清楚呢?!

“呵呵~你身边的护卫行动太刻意了,而且他们在你身边行动起来也肆无忌惮,若是本尊还发现不了,那岂不是本尊太无能了!”玄君一眼秒懂了神晓瑜的怀疑,就笑着解释了起来。

听玄君解释的神晓瑜就更生气了,玄君不就是想说自己太无能了,竟然都发现不了这些人是双面细作么?!

“你们都滚蛋吧,本座不需要你们的保护!”神晓瑜发飙了,愤怒的冲着自己身边的侍卫吼,然后他也不坐这些侍卫抬着的软榻了,直接飞身进了苏昭的马车。

进来马车的神晓瑜一脸的悲伤,看的苏昭都不好意思刺激他了。

外面神晓瑜的护卫们自然没有滚蛋了,虽然他们被神晓瑜给吼了,但作为侍卫的职责,他们不能离开,而且神晓瑜的确是神宫皇族嫡系,他们明面上就是神晓瑜的护卫,若是神晓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们这些人都得死,甚至还会连累自己的家人,所以这些人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走的。

现在神晓瑜的护卫更担心的是玄君会不会动手灭了他们。毕竟这些护卫刚才看到玄君对神宫飞船动手呢。可以说玄君就是神宫的敌人啊,所以灭掉他们也太正常了。

不过这些人的担心多余了,玄君似乎根本不想跟他们一般见识,甚至还将抓来的侍卫鹤扔开,不做处置,然后玄君也身姿优雅的进了马车。看到玄君对他们的无视之后,这些侍卫才明白,原来他们这些人是根本不被玄君看在眼里的。

马车内空间很大,即便是进来四个人都不显得拥挤,之前神晓瑜进来之后是坐在了苏昭对面的,所以玄君进来的时候看到苏昭身边有空位,就毫不犹豫的坐下了。

“你进来做什么?看本座笑话么?!”神晓瑜抬头看着面前的玄君,口气不善。

玄君根本就不是一个好人,甚至还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坏蛋,还没有人敢用这样的口气跟他说话呢,神晓瑜这么任性也算是第一个了。

苏昭就悄悄的看着两人,却见玄君似乎是没有在意的样子,这就让人稀奇啊,玄君根本就不是这种好人啊,可他似乎对神晓瑜就格外的宽容呢?!

“你们都滚开啊,别跟着本座!”神晓瑜又掀开车帘冲着外面跟着的护卫骂了起来。

这个样子的神晓瑜像极了一个任性的孩子。看的马车中的人都挺无语。

“圣使,既然你痛恨这些人,不如就奴役他们。这样不是更能解开心头恨么!”

苏曼青就找机会的开口了,在神晓瑜焦躁的时候,谁开口说话都会被骂的,但是苏曼青说话却有着不一样的效果,反正神晓瑜是没有骂他的,反而是眼睛亮了起来,看着苏曼青点头:

“对啊!苏先生聪明!”

苏曼青笑着摇头,表示自己不承神晓瑜夸奖的样子。其实苏曼青并不是出谋划策,只是帮助神晓瑜说出了他所想而已,所以才会被神晓瑜接受的。

神晓瑜简直就是一个矛盾结合体。

他是痛恨自己手下的不忠诚,但是他又舍不得自己那些手下的。神晓瑜也是开始渐渐懂事了,所以知道这些跟着自己的护卫们也是有很多无奈的,他们答应做双面细作也是不得已。政治权利中心根本就没有中立者的存在,所以他们这些护卫都是被逼的。

其实这个时候的神晓瑜也是痛恨自己的,若是自己能力强横些,也就能保护这些人不受伤害了。

况且,神晓瑜这次出来就带了这么点人,要是把这些人都赶走了,那谁来伺候自己啊。

从来都是被人伺候的神晓瑜可受不了没有仆人伺候的处境。

“是啊~苏先生说的不错,这些人圣使就将就着用吧,不用这些人了,难道你还有其他的仆人可用么?”

在神晓瑜找到个台阶,想顺势下来的时候,玄君又很不厚道的开口了。

一向都是很要面子的神晓瑜一下子就被玄君这句话给秒杀了。

玄君这是明摆着打脸啊,明摆着不给自己面子啊。玄君都把话说到这里了,神晓瑜还能当做没听见么?

“哼~本座难道还会缺少仆人用么?!”

神晓瑜就很生气的反驳了回去,他就觉得玄君说的话实在是过分哦,而且还是当着苏昭的面这么说的,尤其让神晓瑜觉得过分了。神晓瑜是需要这些人做护卫的,但是作为神宫高层,他可以找其他的人做护卫的,再不济神晓瑜也可以雇佣猎兵啊。

“这些仆人可不一般,实力这么高的仆人,你还能找到么?!”玄君继续淡定的刺激神晓瑜。

神晓瑜有些不好回答了,要找护卫条件放宽的话自然是好找了,但要找鹤那样实力的护卫太难了,看苏昭身边的护卫就知道了,而且庄宗那皇帝都找不到好侍卫的。神晓瑜想要找护卫的话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本座不需要实力太高的侍卫,因为本座就是高手!”神晓瑜就傲慢的拿着自己的实力说事了。

这就有点强词夺理了,谁找护卫不是要求实力高的,也只有神晓瑜能够说出这么奇葩的理由了。这种蹩脚的理由后面就是他强词夺理的解释罢了。

“呵呵,其实用来做护卫的人也不一定要绝对的忠诚,只要护卫能够保护你的安全,必要的时候听话就好了。”玄君就放缓了口气。这口气就有点像是给神晓瑜台阶下了。

神晓瑜没有顺着玄君的意思开口,而是用警惕的眼神看着玄君,明显是不相信玄君的样子。他觉得玄君就不想是有这么好心的人!

“不过侍卫不忠诚的话,留在你身边就像是将危险时刻带在身边一样,终究是不好的!”玄君又说。

神晓瑜就皱眉:“你到底想说什么?一会说侍卫不需要忠诚,一会又说不忠诚太危险的,你是在故意消遣本座么!?”

“本尊只不过是为圣使着想而已,若是圣使能有忠诚的护卫,那再好不过了,可惜圣使根本找不到啊,所以圣使身边的护卫只能是不忠诚的了!”玄君用调笑的口气回答,只把神晓瑜气的肝疼。

“本座身边有什么样子的侍卫跟你有什么关系啊!用得着你在这里一遍遍的说么?!”神晓瑜暴躁了,也彻底明白玄君这货就是在消遣自己玩的吧。

神晓瑜生气之余,觉得玄君这人恶劣啊,为什么就盯着自己消遣呢?!

“在你身边最忠诚的人只有白璐!”在神晓瑜无比暴躁的时候,对面的玄君却再次开口说话了。

听到玄君说起了白璐,神晓瑜的脸上不其然的闪过不自在的神色。

白璐是神晓瑜觉得愧疚的护卫,因为自己没有保护好她。她是自己身边唯一忠诚的人,所以才被孙长老给弄死了吗?

“白璐还活着。”对面的玄君又开口了,神晓瑜瞪大了眼睛……

谢谢:我要改名 送了128朵鲜花、187**7641 送了9朵鲜花

哈哈~月初就有这么多的票票。好开心的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