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 本尊的聘礼/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玄君跟苏昭在马车中吵架是没有避讳别人的,所以马车外面的人都听到了,首先神晓瑜的护卫们就接受不了,他们很难想象作为大陆上的第一高手,又是魔域主人的玄君竟然会跟太子吵架。

一向是残暴的太子吵架的时候这么彪悍也是超乎人想象的。虽然太子已经摘掉了呆笨的名头,但是人们都觉得太子是那种利索的行动者,而不应该是唇舌似箭的人。

在马车外不远处就是玄君带来的人了。跟着玄君的人除去黑甲卫之外还有一些黑衣人,也就是来自大陆的高手了,这些人是知道玄君跟苏昭关系的,毕竟之前有人冒犯太子的时候,玄君就动手把人给杀了。

现在听到玄君跟苏昭吵架,这些人就更加确定了,玄君跟太子之间肯定是有奸情的。

玄君自从出现就带着很浓的传奇色彩,作为第一猎兵他不近女色,作为魔域的王他没有宠姬,这就有点不合常理了。大家都是男人,男人怎么会没有需要呢?

所以早就有人猜测玄君会不会是女人?或者他心理变态的喜欢男人了!

毕竟玄君身上一直都带着谜,即便有人怀疑他是女人也是理所当然的,带着面具很少在人面前露面、甚至说话的人,怎么猜测都不过分的。

不过现在大家都确定了,玄君是男人,而且是跟太子有奸情的。也只有亲密有奸情的两人之间才能如此吵架了,这吵架的样子都有点像是夫妻吵嘴哦。

“本尊虽然借用了大周的魔域,但本尊是等价换来的,所以本尊并非你大周之臣!”马车里的玄君又开口了,让玄君匍匐在苏昭脚下,玄君是做不到的,所以他现在就是在向着苏昭表明自己的态度。

“你这样的臣子,本宫可要不起!”苏昭仍然跟玄君针锋相对。

现在苏昭对玄君的一切排斥都是之前的发泄,总之苏昭对玄君意见很大是真的。

尤其是有苏曼青对比的时候,苏昭就越发的看玄君不顺眼了,坐在轮椅上的苏曼青就挡在自己面前,跟自己“同仇敌忾”的对付玄君,苏昭在生气玄君之余也是高兴苏曼青所为的。

孱弱的苏曼青却给了苏昭一种:自己永远站在太子身边的感动。

“本尊不会做你的臣子!”玄君睨着苏昭和苏曼青,口气中充斥着某种肯定和执着。

“今晚本尊再来找你!”玄君瞬移离开了马车,扔下一句话让苏昭觉得不舒服。

玄君来找苏昭其实是有其他事情的,只可惜一见面就“掐架”的两人根本没法把事情说清楚,所以玄君就干脆的走了,决定晚上再来,那时候苏昭就已经消气了,或许能好好说话了,而且玄君潜意识中也喜欢把谈话的地点选在晚上。

“殿下,我们晚上就可以回去帝都了!”苏曼青轻声开口,他也很反感玄君晚上要来找苏昭。不过想到晚上的时候苏昭已经在太子宫,有那么多人守着,应该是没有事的。

苏曼青也清楚,玄君找苏昭是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可苏曼青的心里就是有某种不好的感觉,极度的排斥玄君跟苏昭独处。

“恩,你先休息一下,等到了帝都本宫叫你!”苏昭就推着苏曼青的轮椅到了马车内唯一的软榻上,让苏曼青躺下来休息。

一起还在马车中的神晓瑜就眼睁睁的看着苏昭强硬的把苏曼青给弄到了软榻上睡觉。而她则坐在了软榻边上,俩人眼对眼的看着,完全的旁若无人。

神晓瑜也觉得真是够了!要不是自己还跟手下的护卫们赌气,神晓瑜才不会在这里呢!在这里看这俩人恶心人。

神晓瑜本以为苏昭和苏曼青对视一会也就算了呢,可这俩人实在过分,竟然眼对眼的看着对方很长时间,而且似乎还打算对视下去的样子。

忍无可忍的神晓瑜就开口了:

“本座知道你们感情好,但是不是考虑一下本座的感受?!”

这么说出来的神晓瑜还觉得有种酸溜溜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的压制了自己的脾气了,要是苏昭和苏曼青还这么肉麻下去,神晓瑜真的不能保证自己是不是会暴走。

“咳咳~殿下,圣使大人还在呢!”苏曼青早就被苏昭这么盯着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所以听到神晓瑜的话之后,苏曼青就随着开口,就想让殿下稍微收敛一点,否则承受不了殿下的热情啊。

苏曼青俊秀而有些苍白的脸上因为情绪波动而飞上了两抹红晕,更衬得他五官精致肤白迷人。

苏昭看的眼睛亮亮的,吧唧~一口亲在了苏曼青的脸上。

苏曼青就觉得自己的脸腾~一下子变得更红了,而一旁的神晓瑜却是看的目瞪口呆,苏昭这个不要脸的是故意专门做给自己看的么?一国太子怎就这么无耻呢?一点形象都不在乎么?!

亲吻还亲出了声音,再加上苏昭那一脸享受和满足的表情,十足的一痞子样。

“苏昭,本座还在这里呢!你就迫不及待了。等下你是不是要脱衣服上手了啊!”神晓瑜毛了,实在是忍耐不下去了啊。

暴躁的叫了一声,神晓瑜却看到苏昭不要脸的抬头冲着自己笑的荡漾,那模样分明就是在向自己宣告,她是真的打算在马车里放荡啊!

再看一眼床上躺着的,脸色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的苏曼青,神晓瑜受不了的跳下了马车。他怕自己带下去,然后这两人真的做出什么事情之后,自己没法应付。

外面的护卫们一看到神晓瑜下来,立刻就抬着软榻跑了上来,迎接他们的主子。

这些侍卫一点都不想离开神晓瑜身边的,别看他们答应了其他的主子,并且获得了好处,但他们都知道留在神晓瑜的身边是最好的,神晓瑜不仅是个大方的主人,而且还是一个不乱杀人的主子。若是跟着其他的主人,他们这些做护卫和奴仆的很容易被杀掉。

况且离开了神晓瑜之后,他们这些人的价值也就是护卫而已,只有跟着神晓瑜的时候他们才能多一些消息的来源。才会被其他的人所重视。

所以这些护卫是很想留在神晓瑜身边的,因此看到神晓瑜下了马车冲着他们来了,他们一个个比看到了亲爹还高兴。

“哼~快点走,本座不跟苏昭一起!”神晓瑜上了软榻,很严肃的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想跟苏昭为伍。

在神晓瑜的催促下,这些侍卫自然是卖力狂奔了。

本来就是高强的护卫,抬着软榻狂奔立刻就把苏昭的队伍给甩开了。

按照神晓瑜护卫的速度,不用多久他们就能狂奔到帝都了,不过后面马车中的苏昭一点都不在乎,见神晓瑜也下了马车之后,苏昭开心的将车中的椅子一扔,将马车中的厚毛毯展开铺在马车上之后便躺下了。

躺在软榻上的苏曼青看到苏昭竟然是躺在了马车的毛毯上,顿时惊的心跳如鼓,作为一个君尊臣卑时代的人,苏曼青即便再出色也是这个时代的局限者,所以在很多方面是有这个时代明显特性的,就像是对太子的尊重。

他不过是太子的男宠而已,却在太子躺在马上上的时候自己躺在软榻上,完全的本末倒置!

苏曼青惶恐,想从软榻上起来,却听到了苏昭均匀的呼吸声,太子竟然是刚躺下就睡着了,苏曼青这才想起来太子昨晚一夜没睡,而且还那么狼狈的在追兵的追击下回来的。

太子这是累了啊!苏曼青心里一揪一揪的心疼。

怪不得刚才太子那么干脆的把神晓瑜给赶下去了呢,原来就是想趁着神晓瑜不在的时候睡觉地!

看着呼吸均匀,明显进入梦乡的太子,苏曼青是不忍心将太子叫起来的,所以就侧着身子歪着头看着睡熟的苏昭,苏曼青嘴角勾着甜蜜的幸福笑容。

此时此刻的苏曼青感觉自己是幸福的,就这么安静的看着太子睡熟的模样就是一种静谧的幸福。甚至苏曼青还能感觉到一种被太子宠着的安逸。

太子宁愿自己睡在马车上,而让苏曼青睡在软榻上,可不就是一种对苏曼青的宠爱么?!

虽然是一个大男人,但苏曼青还是喜欢这种感觉的。已经觉察到自己拥有这种“小女人心态”的苏曼青并没有感觉到惶恐,而是让自己慢慢的适应了这种感觉。

苏曼青清楚的明白,要在苏昭的身边就要适应这种感觉,殿下就是这么强势的存在,若不能适应,就会像玄君一样,被殿下给厌弃了。

苏曼青宁愿自己被改变一些好可以留在苏昭身边,也不愿意像是玄君一样什么都不愿改变,而被苏昭给厌弃!

远在大周北方边疆的玄君打了一个喷嚏,惊的玄君身边的赤凰急忙过来担心的看着玄君。

玄君就是赤凰心目中的神,神是不应该生病的,连打喷嚏这种小毛病都不应该有。

“飞船内的人解决了么?”玄君目光淡淡的瞥向走到了自己身边的赤凰,只是一个冷淡的目光就让赤凰不由的停下了脚步,不敢再靠近玄君了。

“都解决了,不过飞船内的护法逃走了。”赤凰低声答应,尽管在玄君面前低着头,可赤凰仍是找机会悄悄的抬头撇着玄君,主人俊美无铸的容颜怎么都看不够的,同时也是不容亵渎的。

赤凰只敢盯着看一会就移开了目光,似乎要是盯着看的时间长了,赤凰会忍不住心中的冲动。

“楚国的几个高手都走了!”黑龙走过来,用不冷不淡的口气说。

听到黑龙的口气,玄君就知道黑龙在生自己的气呢。

之前玄君让黑龙替代自己的维持大阵的阵眼,肯定是很辛苦的,而且也是危险的,玄君若不是为了使用结界将苏昭给弄走,因此而分神也不会让神宫的护法逃走了。

正是因为神宫护法逃走,才让各国的高手们对玄君有意见了,楚国的高手也是因此才走的,可以说玄君一个小小的举动和决定影响太大了。

“没有抓到护法,我们的麻烦很大!”黑龙又说。

逃走了的护法必然返回神宫找来援兵,那么不管是玄君还是其他的各国高手们,都要承担神宫疯狂的报复,这些人和玄君很有可能在这场报复中遭受损失,甚至是丧生。

黑龙藏在帽檐下眼睛幽幽的看着玄君,那眼神中的责怪也是显而易见的,目前的这种困局就是玄君造成的,而且还是他一意孤行造成的!

“各国高手们也有可能针对我们!我们魔域的敌人本来就很多,而且半年后的古墓探索恐怕没有人跟我们联手了!”一向都很少说话的黑龙一连串的说出了这些话。

“黑龙,别说了!你这是在针对我们主人么?!”赤凰立刻就开口打断了黑龙。

赤凰也知道黑龙说的不错,玄君的所为的确是造成了眼前很难处理的局面,但是赤凰是绝对不会责怪玄君的,而且赤凰也不觉得这是玄君的错!要说错也是苏昭的错!若不是因为有苏昭,玄君也不会做出这种缺少理智多了些感性的决定。

“我只是就事论事!”被打断的黑龙口气依旧强硬。

从黑龙说话的口气就能听得出来,这货就是个轴的!

“跑了那护法又怎样,孙长老不是一样跑了么!我们这次俘获了他们的飞船,很多地方探险都需要飞船运输,各国武者想要用我们的飞船还不来求我们么?!”赤凰依然是站在维护玄君的角度。

无论玄君做了什么事情,赤凰都是支持的。

“上次的孙长老无法击杀是无奈,这次的护法却是可以抓住的,只因为玄君的原因才让护法逃走,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性质!”黑龙对玄君的责怪显而易见。

“雷兽在什么地方?”两人还在争吵的时候,玄君忽然开口了。

“雷兽已经逃到了东海边,有燕国的武者追着,另外我们的捕猎小队也在缠着雷兽!”黑龙立刻回答,并且拿出了地图认真的给玄君指引起来。

赤凰也配合的用魔法水晶联络捕猎小队和做其他的准备工作。

刚才还在争吵的两人就这么因为玄君的一句话消停了。

看着依然忠诚的在自己身边,帮自己对付雷兽的两人,玄君藏在面具后面的嘴角就勾起了淡淡的笑容:小样的,任由你们吵得这么凶,还不是本尊一句话就让你们消停了。

本尊得快点去把雷兽捕捉了,然后晚上还要跟太子好好“谈谈”呢!

东海之滨,被无数武者追逐的雷兽筋疲力尽,此时的雷兽已经明白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在被神宫邪恶的神秘力量威胁下,雷兽驱动无数的魔兽潮进攻了大周的帝都,在遭遇了反抗和看到那个超级魔法师之后,雷兽就明白自己逃不掉被捕捉的命运。

所以当玄君强势出现,以一招冰封万里将所有争抢雷兽的武者都逼退之后,雷兽就认命的等着玄君出手把自己收为战宠,雷兽虽然是自然界强横的超级领主,但做了那超级魔法师的战宠也是不错的选择,至少有这样一个主人也是值得炫耀的。

结果这个魔法师丧心病狂,用极其强横的魔法威压制造出空间结界将雷兽给收了进去,无限压缩之后,玄君就这么带着雷兽走了。根本就没有收下雷兽做战宠!

“主人这是要去哪里?”赤凰呆呆的看着用空间将雷兽带走的玄君,猜不透主人是什么意思。主人已经有足够的能力收复雷兽了,为什么还要用结界空间装起来啊?

好看么?在结界空间里养着雷兽玩么?维持结界空间是需要不断消耗灵力的,主人没无聊到这种地步吧。

黑龙一声不吭的走了,相对于赤凰的无知,黑龙瞬间就猜到主人想干什么了,还不是拿着雷兽去找苏昭献宝去了,真是恶心到了极点啊。

玄君的确是带着雷兽来了太子宫。从东海之滨瞬移到了苏昭的太子宫时,苏昭才刚从外面回来,后面还跟着几天不见儿子很想念的庄宗、庄宗还在喋喋不休的追着苏昭问话,可惜苏昭嫌弃她爹烦,很不耐烦的把庄宗给关在寝殿外面了。

庄宗默默的在寝殿外面骂了两句不孝子之后就走了。

然后玄君就等着庄宗离开之后才出现了。

“你怎么来了!?”苏昭睡了一路,回到寝殿之后打算去书房处理一下公务呢,所以现在她正要换衣服,结果玄君就不声不响的出现了。

沙曼和朱雀都守在外面,可惜这俩人根本就无法阻止玄君出现。甚至连个提醒都没有。(沙曼和朱雀泪流满脸,他们的实力比玄君差了太多,不是不想提醒而是能力不足,不能哇!)

“本尊说了晚上要来的!”玄君就很傲慢的哼了一声,站在苏昭面前摆出一副上位者的姿态。而且玄君还有点生气的,自己都说了晚上会来,苏昭这是没把自己的话当做一回事啊!

“有事?”苏昭压了压自己的脾气,然后才有些不耐烦的问。

堆积在书房中的公务肯定如山了,苏昭着急去处理呢,哪有时间跟玄君浪费,所以她摆出来的就是一副“本宫有事,你有屁快放”的姿态。

而玄君最受不了的就是苏昭的这种姿态,他觉得这是苏昭对自己的一种侮辱。

在怒气上冲脑门的时候,玄君就做出了一个出格的举动,他忽然伸手钳住了苏昭的手猛然将她往自己的怀里一带,强悍的力道下,苏昭被带的撞进了玄君的怀中,脑门差点就撞在玄君的下巴上,不等苏昭反应,玄君另外一只手已经伸出钳住了她的下巴。

然后玄君脸上的面君分明发生了变化,挡住下巴和嘴巴的部分瞬间消失,露出薄而性感的唇,狠狠的压在了苏昭的唇上。

他的唇冰凉,舌却是温热的,触觉的一瞬间,苏昭的脑袋就轰~一声炸了一样。

反应足足慢了半拍,苏昭才意识到自己是被玄君给强吻了啊!而且对于苏昭来说是一种屈辱性的强吻,也是苏昭最为讨厌的感觉。

右手反手拔出龙吟剑,苏昭犀利的朝着玄君的后背就刺了下来。

“你敢动手?!”霸道的剑锋把玄君给吓到了,若不是用玄气护住了身体,玄君相信苏昭的这一剑会把自己给劈成两段。

“混账!你还敢对本宫动手呢!”挣开的苏昭没有跑,举着龙吟剑再次劈了过来,苏昭那双眼喷火的模样,分明是要把玄君给砍了的。

玄君一边躲避着苏昭毫无章法但犀利十足的进攻,一边还嘴:“住手!本尊有话对你说!”

“住嘴尼玛啊!”苏昭是真的发飙了,门外的沙曼和朱雀就要闯进来。可这俩人还没有进来呢,玄君就一个冰封术将苏昭的寝殿整个的冻住了,门外的沙曼和朱雀根本就不可能冲破这层冰封的撞进来。

“本尊知道你是女人!既然是女人就该有女人的样子,本尊可以养着你!本尊……带来了聘礼!”用冰封和结界将苏昭的寝宫锁住,确定被人闯不进来,也听不到之后,玄君就开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