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 又一大尾巴狼/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觉得这个小狗的眼神还是比较人性化的,而且它的眼神中似乎还带着祈求,正是被小狗这种眼神盯着,苏昭才没有一脚把这只小狗给踢飞了,而是拎着小狗扔进了自己的随身空间。

苏昭是没有地方放这只小狗了,而且自己的随身空间有恢复的功效,毕竟随身空间内放着不少暖玉晶石。

看这只小狗怪可怜的,让它在自己的随身空间也能恢复一下。雷兽刚被扔进随身空间,果冻就胆颤了。之前果冻被苏昭暴露了神兽身份的时候,怕的就是被雷兽给盯上。

雷兽这种接近神兽的圣兽是可以吞噬掉果冻的,且圣兽吞噬神兽还能进阶,可谓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所以果冻都吓死了。

但是当果冻看到雷兽是被折磨的半死不活的扔进了随身空间之后,果冻就嘚瑟了。因为这样的雷兽对自己没有威胁了啊。

看雷兽缩小的体型,明显是受伤太严重了,果冻确定雷兽不仅受伤而且实力折损了,说白了就是掉级了,这个样子的雷兽恐怕连最低级的魔兽都不如!雷兽真的是被折磨惨了。

果冻控制着一根骨头一戳,就把雷兽给戳倒了,倒在地上的雷兽半天起不来。

“果冻,有点爱心好不好!别欺负小动物!”苏昭“看”到了果冻不要脸的举动,就得训斥一句了。

这只小狗都被欺负成什么样子了,都被玄君那个疯子弄得快死了,果冻还戳人家,戳死了怎么办?苏昭的随身空间还没有死过生命呢!

果冻……

本想跟主人解释一下这个小狗的来历,不过果冻还是忍住了,等主人想知道的时候再说吧,否则主人太激动了喜欢上这只雷兽怎么办?

毕竟现在雷兽是比果冻更加真实的存在,尤其是雷兽变小之后,更加袖珍和可爱了。

而且就雷兽现在这模样,即便果冻跟苏昭解释了,苏昭也未必会相信的。

玄君送给苏昭的超级圣兽,结果就在苏昭不识货的情况下被误会了。

“曼青,走,咱们去书房处理公务吧!”苏昭看着自己已经倒塌的寝宫心焦了一会,然后就带着苏曼青去书房了。

苏昭很惆怅啊,今天晚上要换地方睡觉了。寝宫里的大床是苏昭最喜欢的,柔软!

现在大床都被压在废墟下面了。

“殿下,下官在后面的小院中还有个舒服的床。”苏曼青就对惆怅的苏昭说。

苏昭的眼睛立刻就亮了,眼神荡漾的看着苏曼青,想象着自己去后院他床上之后的样子。可苏昭还没荡漾的想完呢,王德忠就来打断了。

“殿下啊,群臣又来了。”王德忠哭丧着一张脸。

按照以往王德忠的脾气,这些群臣来了之后直接轰走就行,要不然就全部抓起来,让他们进来太子宫“喝茶”!可是现在王德忠没法这么干了,因为这些群臣是来求见太子,庆贺太子归来的。

看到群臣们兴奋的模样,王德忠还真是没法下手了。老太监觉得这些人似乎是对太子很尊敬的样子,所以说太子能够得到这些人的尊敬和拥护是好事啊,不过这些人来打扰太子休息也是不好的。

王德忠犯愁,若是以后这些臣子天天来找太子怎办?岂不是会把太子给烦死。可王德忠也知道太子能够积累起一点好名声是不容易的。作为太子身边的老臣他应该帮助太子维护好这点名声。

“曼青,本宫去见还是不见?”苏昭立刻就看向苏曼青,笑眯眯的问。

苏昭脸上神色太明艳和荡漾,看的王德忠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老太监还是有点廉耻心的,所以就别过头去不看了,之前王德忠伺候在苏昭身边,什么血腥和放荡的场面没有见过,可是如今老太监分明觉得太子的一个眼神都比之前荡漾太多了。

太子那眼神就像是能够把人当场强奸了一样,亮亮的目光似乎能给人剥光了衣服。

“殿下还是不见了吧。”苏曼青在王德忠都觉得荡漾的眼神下更承受不住了,不过苏曼青仍然负责的给出了建议。

“王公公,麻烦您去跟群臣说一下,殿下北上遭遇燕军燕洪烈,受伤不见群臣了!”

王德忠就看了苏昭一眼,明显是在等着太子指示的,老太监觉得苏曼青这个建议不好,太子怎么能受伤呢?!

“去吧,就按照曼青说的。”苏昭冲着王德忠挥了挥手,然后苏昭放下来的手就顺势的拉住了苏曼青的手,还放肆的揉了揉。

在苏昭无耻、无良的挑逗下,苏曼青的脸又红了,原本苍白的脸色在飞上红晕之后显得皮肤更白了,苏曼青不敢迎视苏昭的躲闪眼神也更有半遮半掩的韵味。

“怎么看都喜欢啊!”苏昭就很直白的看着苏曼青说。

苏曼青低着头没吭声,已经走远的王德忠听到太子的话,险些摔倒在地上,虽然之前见多了太子的残暴和荒淫,但是王德忠还是觉得现在的太子挺无耻的,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无耻。况且以前的太子也没有现在苏昭这种神光荡漾、灵动的眼神。

“殿下……还去书房处理公务么?”苏曼青就只能岔开话题了,现在跟苏昭相处真心觉得好羞涩啊,苏曼青是真的被苏昭的荡漾给打败了。

虽说苏昭之前就是个荒诞的人,可做什么事情都是很直接的,即便是宠幸糟蹋男宠也没有她现在这么言语挑逗的耍流氓啊,如今的太子真有点像是大街上专门调戏良家妇女的混混啊。

前太子和如今苏昭的差别,绝对是精神层面上的,前太子直接粗暴,现在的苏昭的荡漾已经上升到精神层面了。

“恩~有苏卿在,不管做什么都是极舒畅的!”苏昭就推着苏曼青去书房了。

苏曼青身边跟着的小厮们默默的离开远一点,总是听苏昭这么说,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也有些受不了啊。

书房内的奏折的确是堆积如山了,虽然庄宗这些天都有处理奏折,但是并非所有的折子都处理完的,其中很大一部分都被庄宗让人送来苏昭这里了。

国师这些天又没有出现,所以都等着苏昭处理了。

“殿下,下官先归类一下。”苏曼青看到这堆积的奏折心里就高兴啊,苏曼青擅长的就是处理政务,相比伺候苏昭,苏曼青喜欢的也是这些事情。

“本宫看你很高兴的样子啊!”苏昭分明觉得苏曼青在看到奏折的时候,比看自己高兴啊。

听出太子的口气中似乎是沾染着怒气和些许醋意的,苏曼青就红着脸说:“跟太子在一块自然是高兴的!”

这算是苏曼青说的最肉麻的话了,苏昭听到之后是很高兴的,乐颠颠的让苏曼青在书房的桌子旁边坐下,苏昭亲自给苏曼青倒了一杯茶水。

看着太子亲自给自己倒上的茶,苏曼青一时间就有些恍惚了。

这种红袖添香的书房风情对苏曼青来说是熟悉的,当初他还是苏家嫡子的时候有多少的侍女伺候在身边,只是自从进了太子宫之后便再也没有女子伺候在旁了。

而且整个太子宫也没有一个侍女!似乎是前太子从不喜欢女人的,所以一个宫女都不要,也就是这段时间因为张婕在太子宫,所以太子宫才有了点宫女,不过那些宫女却没有机会接近太子的。

“殿下讨厌女人?”苏曼青提着朱笔批阅奏折,就看着一旁歪着脑袋认字的苏昭,忍不住的开口了。

苏曼青实在是好奇啊。

即便太子殿下好男风,但是也不用厌恶女子的。

“不讨厌!”苏昭随口答应着,蹙着眉头,心情不好的样子。

苏昭看的书是当初国师留下来的,上面很多字苏昭就看不懂啊,一想到国师那张让人讨厌的嘴脸,苏昭就觉得烦躁哦~回答苏曼青话的时候,口气也有些不善的样子。

苏曼青就听到太子是用略带烦躁的口气说不讨厌女人的,这就让人费解了,或者说太子说的话言不由衷啊。

想到几年前皇后曾经送了几个宫女给苏昭,然后都被苏昭给弄死了,苏曼青就觉得苏昭就肯定是讨厌女子的没错,那么作为女子的张婕不获得苏昭的宠爱也是应该的,所以梅解语把张婕抓起来了,太子不怎么上心的吧!

本来还想就张婕的事情跟苏昭说几句话的,现在苏曼青也不想多说了,省的殿下烦躁。

而苏昭是把张婕的事情给忘记了,刚回来太子宫的时候苏昭还记得地,后来经过玄君那么一闹,苏昭就彻底的忘记了,现在看着国师留下来的书,苏昭就更把张婕的事给忘了。

之前的群臣求见也有大臣会说张婕这件事情的,可惜苏昭没有接见群臣,如今的张婕和梅解语是彻底的被苏昭给遗忘了。

而在地牢中的梅解语就凭借着苏昭回来之后是否过问张婕的事,作为太子对张婕和张家关心程度的依据!

然后等了半天都没有太子的消息,梅解语就觉得太子是不关心张婕和张家的。高兴的梅解语就按照自己原定的计划继续作了,并且把张婕继续关押在地牢中。

小白的脑袋就在地牢中呆着,没有了身子之后小白的能力也削减了,更重要的是小白的嗜血欲望变得更小了,即便是在充满了血腥的地牢中都没有多少嗜血的欲望。

而且小白还被梅解语制造的法阵给困住了。

梅解语是得到了苏曼青真传的,小白就是梅解语修炼阵法的动力,所以几天的时间而已,梅解语就成功的用法阵将小白给困住了。

“我是不是可以咬她一口?”被困在法阵中的小白就盯着地牢角落中蜷缩的张婕问了。未来的太子妃被弄的浑身血迹斑斑,曾经的风华消无,如今不过是一阶下囚。

“这就是她的血,不用你咬了,我已经给你弄来了!”梅解语端着一碗血就送到了小白的面前。

然后小白就抿了一口,只有一茶杯的血,就被小白一口给喝完了。

“记住这个气息了吧!你现在就去杀了拥有这个气息的人,成功之后我就去殿下那里帮你把身子要回来!”梅解语的口气带着引诱。

小白太想要回自己的身体了,在被苏昭拒绝了几次之后,小白就只能寻求梅解语的帮助了,听梅解语承诺,小白就乐颠颠的答应了,从阵法中出来之后小白的脑袋就一日千里的飞向了南方。

在小白的脑袋飞出地牢之后,苏护就从外面晃荡着进来了。

“二皇子。”梅解语看到进来的苏护,连忙迎接了上来,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

“恩~本宫就是过来转转而已,不打扰梅大人吧?”笑眯眯的苏护一副亲切的样子,走近了梅解语。

梅解语不着痕迹的后退,避开了苏护的亲近,因为对苏昭的衷心,梅解语对其他的男人还是很懂得避嫌的,不管是庄宗还是苏护,只要这些男人靠近了自己,梅解语就会巧妙的避开。

“岂敢岂敢。”梅解语嘴上继续客气着。

苏护脸上笑容越发深沉,盯着梅解语的眼神中也肆意着荡漾。

感觉到了苏护皇子那不善的眼神,梅解语就觉得不舒服了,他很不喜欢二皇子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他的眼神中分明带着太多东西了。甚至有很多情绪是以前二皇子刻意隐藏的,而现在却不惜暴露的展现出来的东西。

梅解语就警觉了起来,因为二皇子身上所展现出来的气息有些危险。

从见到二皇子的第一眼,梅解语就不喜欢这个过分妖娆的二皇子!苏昭的男宠不少,其中也有不少妖娆的,但是苏护的妖娆却与其他人的截然不同,这种近乎邪狞的妖娆中是玩世不恭和对一切的不在乎。

苏护身上有种可以轻视和蔑视生命的狂邪气息,还有那种无人可管制的疯狂。

尤其是现在,梅解语能够更加清楚的感觉到。

“二皇子,下官还要去巡查街道,所以不能久留了。”梅解语找个借口就想溜走。

苏护那身子像是鬼魅一样晃荡到了梅解语面前,轻松的把梅解语给拦下来了。

梅解语就后退了一步,看了看自己身边的护卫,梅解语身边的护卫都是他自己挑选的,从梅家和猎兵中挑选出来的佼佼者,一个个都是不错的高手。

可这些高手如今却被苏护的人给压制了,梅解语刚才都没有看到,苏护并不是自己进来的,而是带着侍卫进来的。苏护的侍卫进来之后就把梅解语的侍卫给放倒了。

看到自己的侍卫倒下,梅解语就明白了,今天恐怕是死定了。

苏护看起来温柔无害的样子,但是梅解语知道,苏护这种人不动则已,动则彻底,也就是说自己看到了他的真面目之后要没命了。

“给留个全尸吧!若是可以的话,让我打扮一下更好!”梅解语知道自己逃不过去了,便很干脆的接受现实。

梅解语一向都是爱美的,作为太子的男宠,虽然他不承认自己是以色侍人,但是绝世的美貌是应该得到承认的!

苏护笑眯眯的看着梅解语,他觉得这个男宠真是有意思,按照自己的计划,自然是杀掉梅解语更好了!不过他却不想动手,只是招手让自己的护卫带着梅解语出了地牢。

梅解语见苏护没有动手杀掉自己,反而是带着自己出了地牢,心里高兴之余就想着等出了地牢之后可以呼救了。毕竟太子宫有很多护卫的,而且朱雀和沙曼也很容易发现自己被俘虏的。

可惜梅解语想错了,等他出来地窖才发现苏护是带着他走在一个独立的甬道中,完全的跟外界分开一样,即便是没有武者和魔法师的经验,梅解语也隐约猜到了,这是结界啊!或者说是苏护用某种阵法制造出来的结界。

这个结界一头就设立在太子宫中,另外一头则应该是设置在千里之外。

等梅解语被带着到了目的地的时候,梅解语极目张望,看到的只有一个汪洋中的小岛。小岛上有几座建筑,样式古朴不像是关押犯人的,但梅解语明白这里才是真正的囚牢。

“你不杀我?”梅解语在被关押上小岛之前,好奇的发问。

苏护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随手抛出一物入水便成一条小船,仙法一般。示意梅解语上去之后,苏护才慢悠悠的走上了小船,带着梅解语去小岛。

“我不杀你,不过你得老实的呆着,否则我会改变主意的!”苏护的回答让梅解语有点安心,反正苏护现在还不杀自己就行了!

“你抓我有什么目的?我似乎跟你没仇啊!”梅解语就大着胆子询问了起来。

苏护似笑非笑的看着梅解语,半晌之后才说:“梅大人这么聪明,就不用我再解释了吧。”

梅解语看到苏护那贱兮兮却又阴森森的笑容,顿时就感觉很不好:“你……不会是杀掉了张婕、嫁祸给我吧?而且你是不是早我派遣小白之前,就已经让人去南方袭杀张起文了?!”

谢谢:艾怡然 送了9朵鲜花。

五一假期都过完了吧~苦逼的上班上学日又开始了吧~欧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