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太子你无耻哦/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苏护带走梅解语的时候,书房中批阅奏折的苏曼青就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息波动。

太子宫的无数法阵都是苏曼青设立的,尤其是最近苏曼青为了加强太子宫的防御还专门加固了一遍法阵,所以不管是什么东西进来都会在一定程度上触动警报防御法阵。

“殿下,梅大人被人劫走了!”朱雀第一时间出现在了苏昭面前。

苏昭手里看着的书就掉在地上了,并非是苏昭太心疼梅解语被劫走,而是震惊有人可以从自己的太子宫抓走人!

整个东大陆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自己眼皮子底下弄走人的,恐怕也只有玄君了吧!

玄君这是在故意跟自己作对?

“梅解语身边的护卫呢?”苏曼青却是开口问。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朱雀挺惭愧的,最近苏昭身边发生的事情太多让朱雀无能为力了。

朱雀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差劲了啊,即便自己已经是武帝了,可是很多时候根本不管用啊。以前还是武皇的时候朱雀也没有这种感觉,那时候太子作啊,可即便作也没有招惹到太凶悍的对手。

现在太子的对手们都太可怕了,让朱雀觉得很不好应付啊。

“并非是玄君出手,而是另有其人,应该跟抓走宋湖大人的是同一人。”苏曼青叹了口气,他觉得要是玄君出手的话还好解决呢,可惜啊~出手的人根本不是玄君,若是玄君的话,玄君是不可能对梅解语的下人动手的,因为玄君根本不屑。

可这次出手的人把梅解语身边的护卫都弄死了,可见是杀人灭口的。

就是不知道现在梅解语是不是还活着了。

凶手对梅解语出手肯定只有两个原因:私仇或者阴谋。

梅解语这人太奸诈,也张狂,不知道有多少人都被他给祸害了,所以私仇也有很大的可能,不过这次出手的人实力似乎太强劲了,能够有这样的私仇仇家,梅解语似乎不够格啊。

所以苏曼青更愿意相信梅解语的失踪是阴谋!

而牵扯到梅解语的阴谋必然是跟梅解语这几天的行为有关了,苏曼青先观察了一下太子的脸色,见苏昭神色还算镇定,就开口说:“下官觉得应该从梅解语这几天做的事情上开始查!”

苏曼青担心的就是梅解语的失踪会让苏昭因为担心而失去了理智。毕竟苏昭对梅解语还是很好的,其实在苏昭身边的这么多男宠中,梅解语真的是苏昭的贴身小棉袄,他对太子是真心的,也是忠诚的,即便是太子都能够感觉到他的好。

“你是说梅解语的失踪跟他这几天做的事有关?他不是抓了张婕么?!”苏昭想起来了。

然后朱雀就低着头,犹豫道:“张婕……原本是被关在地牢中的,可是也失踪了!”

也失踪?跟梅解语一块失踪的?这事情就玄妙了,张婕就是个敏感人物啊,牵扯着南方的张家。苏昭之所以一直对张家容忍,因为从暗卫的情报中显示张家的势力已经做大了,尤其是苏昭不想让张起灵为难。

戍边十几年的二舅对大周和自己都是好的,就算是这次大燕南下,张起灵也是做到了一个将军应该尽的职责。

而苏昭对张家和张起文的态度就很奇怪了,为什么他们就对自己这么不支持呢?!

“殿下,对方的目标肯定是张家,立刻派人去南方查看情况吧!”苏曼青已经隐约猜到了,他也知道恐怕现在派人去南方也已经晚了。

对方能够对梅解语动手而不怕暴露,就说明一切都已经在对方掌控中了。

“晚了吧,算了!本宫还是去找二舅吧!”苏昭跟苏曼青想的也差不多,这个时候再派人去南方已经晚了。

与其如此,还不如直接去找张起灵把所有的事情都问清楚。

苏昭早就想问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而已,这次是不去问都不行了。

“主人,我感觉小白的脑袋走了!”在苏昭起身要出宫的时候,随身空间中的果冻就叫起来了。

果冻一直都用着小白的身子,在占用了小白的身体这么久之后,果冻跟小白之间已经有某种联系,或者说是感应了,总之果冻就能够感觉到小白的动态。

并且能够感觉到小白在南下,且是收到了某种使命、或者是阴谋的南下!

所以在听到主人说到了南方的事情之后,果冻就在想这件事情是不是跟小白有关。

“哦~把小白召唤回来吧?”苏昭试探着说。

小白的身体在这里,所以要召唤小白的话勉强可行,自然这都需要果冻出力了,果冻就是个从空间中凭空产生的类似精神灵力存在的虚无,召唤小白脑袋的事情他擅长啊。

只不过把小白召唤回来之后,果冻就需要把身体还给人家了。

在随身空间中已经多出来一个雷兽的情况下,果冻真得不想把身体还给小白,但似乎已经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

已经飞出了帝都,即将南下金陵刺杀张起文、并且被苏护用某种秘法增加了戾气的小白就被自己的身子给“召唤”到了。

在看不见的高空中,被召唤和使命所左右的小白就在摇摆不定,他脑袋的两个眼窟窿中冒着红光,头顶上不断的冒着黑气,脑袋忽左忽右的飞啊飞,然后下面武者发现了空中的异象,叫声打断了小白的犹豫。

小白的脑袋就直接从高空中落下,一下子洞穿了那武者的胸口。

没有全身的骨头作为武器,小白只能用脑袋当武器了,在脑袋沾染了那武者的鲜血之后,小白眼框中的红光反而是消散了不少,即便是妖魔在吸收了足够的鲜血、满足的情况下仍然可以恢复一定理智的。现在的小白就是这种情况。

作为一个千百年的灵修,小白一直都是积极吸收天地灵气,而唾弃血修的。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小白喝血就有点多了。

“我是灵修,不是血修!”小白嘴里又嘀咕起来,清晰的话从小白的嘴里出来,越来越快,最后小白就像是机械一样复述着,脑袋摇摇晃晃的飞回帝都去了。

在极其关键的时刻,小白的灵智还是占据了上风,让他放弃了南下刺杀,在自己身子的召唤下返回了。

此时的苏昭已经出了帝都,都已经接近子夜了,帝都城墙上的守卫都打盹了,不过当苏昭的坐骑从城门前奔过的时候,城墙上的守卫们立刻就惊醒了。

现在这些帝都的军人们最怕最敬畏的也就是太子了,在魔兽攻城和燕军先锋兵阵的对决中,苏昭的铁血战神太子

之名沸腾了帝都。

一直都是臭名昭著的太子府卫现在感觉都比以前好了很多,因为现在别人看他们这些府卫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出了帝都在外围巡守的是卫央的狼骑,凶猛的狼骑兵纵横方圆数百里之内巡查毫无压力,之前战场上留下来的零散魔兽和残兵就在这些狼骑的打击下被消灭了。

张起灵的骑兵营就驻扎在东北,就是之前玄君的黑甲卫驻扎的地方。

这是一片规模不大的树林,却因为树林的分布和凹凸有序的地势而别开生面的形成了某种类似战法的地形。张起灵就带着骑兵在树林中来回分派实验这片密林的效果呢,就听到了苏昭来访的消息。

张起灵看了看时辰,然后脸上神色就有些呆了,这都子夜了,这种时候苏昭来找自己必然是有重要的事情!

张起灵一点都不想跟苏昭见面啊,因为他隐约知道一些大哥在南方的事情,而且他一点都不认同张起文的做法,按照他的想法,他就不想搀和张家和苏昭的事情,甚至是直接带着军队返回西北,做个任何事情都不管的边关将军的。

不过现在张起灵也想通了,因为他特殊的身份想要绝对的中立是不可能了。而且在帝都面临魔兽潮和燕军的时候,张起灵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所以得知苏昭来了军营,张起灵就直接出了军营来迎接了。

“殿下,军营中人多口杂,不如借一步说话。”张起灵行礼之后就很直白的说。

苏昭来找二舅就是专门询问张家的事情,所以张起灵这么说了,苏昭自然是答应了。在张起灵骑兵营不远处就有一个刚修建起来的防御工事。也算是帝都防御的延伸,这里的石堡就是聊天最好的地方了。

张起灵是把随身带着的侍卫都留在了外面,自己跟着苏昭进了石堡的房间。

等房间周围一里内的人都被清空之后,张起灵就主动开口了:“殿下是想知道张起文在金陵的事情吧?”

“是的!~”苏昭点头答应,却没有追问。

目前的样子张起灵明显是想一股脑的说出来啊,所以这种情况下苏昭就不好追问了,显得自己太心急了,反而是会让张起灵反感的,说实在的,苏昭对于自己二舅的决心并不了解。

逼急了的情况下,张起灵再跑去了张家那边是很有可能的。张起灵如今已经近四十,却无子嗣,对于张起灵来说,张家就是他的根。

“张起文在金陵打算自立!”张起灵犹豫了片刻之后,直接道。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说出来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张家是自己的母族,而且本族中还有长老级别的老人在,一旦张家自立,那牵扯就太大了。

“他有多少兵?”苏昭已经猜到了这一点,所以并没有吃惊。

张起灵听到太子平静的口气,就明白了。太子是绝对不会让张起文有机会自立的,而且太子已经知晓了大哥的动向和倾向,否则太子不会如此冷静的。如今太子新兵数万,足可以南下下压,用强兵压向金陵,阻止张家自立!且苏昭一直都在很小心的处理着张家的事情。不给张家任何自立的借口。

“在张家私兵一万人的基础上招募新军,如今已有八万人,且都是南方的精锐。”张起灵对张家所建立起来的新军还是很高评价的。

南方一直都有南蛮的威胁,所以南方也是多战事,战争中训练出来的武士就多了,张起文当初诈死去了南方,就是看中了这一点。金陵地处南方中部,水路纵横、物产丰富,只要有心经营,必可成为富庶之地,足以立国!

张起文当了半辈子的丞相,而张家族人更是多官员出身,所以张起文在带着张家的人去了南方之后完全可以重新组建一个小朝廷。

“八万……”苏昭摸索着腰间的龙吟剑,算计着自己的兵力。

“二舅,本宫很想知道,大舅的底线是什么?如果本宫允诺他做一方诸侯,他是否可以听本宫调遣?”苏昭还是不想跟张家兵戎相见的,一个月之后就要对大楚动兵了,大周的战事实在不易太多。

对于苏昭的提问,张起灵沉默了,他真不知道自己大哥的野心到底有多大,戍边十几年不回家、这么长时间没有跟自己的大哥相处,张起灵觉得张起文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温润受礼的张家嫡子了!

“如果殿下对张家用兵,三万西北军愿意随末将听候差遣!”张起灵没有回答苏昭的问题,反而是跪在地上宣告了自己的誓言。

苏昭一时有些楞了,她来找二舅是想了解张家的底细,在充分了解之后决定用武力还是用感情来压制张家的。而张起灵如此直接的表示他会站在自己这一边,是苏昭不曾想到的。

张起灵站在自己这边之后要对付可不是别人,而是他的本族、他的大哥啊!

苏昭很难想象张起灵在战场上遇到他的大哥之后会是什么样子的。

“只要二舅在我这边就好了,本宫就有底气了!”苏昭立刻亲热的将张起灵扶起来。

苏昭跟张起灵其实一直都不曾离心的,即便是张起灵之前犹豫要站在哪边的时候,所以当张起灵如今选定了方向之后,苏昭就安心了。

张起灵对自己示忠,那么苏昭也会投桃报李的,即便是以后跟张家真的起冲突了在战场上做对手的时候,苏昭也会让张起灵避开的。

原本还困扰苏昭的张家问题就这么圆满的解决了,只不过苏昭还有一个疑问。

“二舅,即便是本宫想把大周太子做好的情况下,大舅仍然是不能原谅本宫么?本宫以前似乎也没做过对不起张家的事情吧?”苏昭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虽然前太子残暴荒淫,但是对张家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对张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出格的事情,而且张家作为苏昭的母族,以后苏昭登上皇位吃香的肯定是张家啊,张家何必造反自立?所以苏昭就很奇怪啊,为什么张起文就铁了心的要造反呢?好像跟自己很大仇一样啊。

张起灵摇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我曾经问过他,可他什么都没说。”

反正张起文就是铁心的造反了!

“张婕失踪了!跟梅解语一块失踪的。”苏昭在跟张起灵谈完之后,说了目前皇宫中的情况。

张婕失踪的事情没必要隐藏,尤其是不用对张起灵隐藏。张起灵听完苏昭的话,踌躇了半天才说:“张起文可能重男轻女,张婕一直不受喜爱的。”

怪不得张婕被留在帝都当炮灰和让张家自立的引线啊,原来张起文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女儿啊。

从石堡出来,苏昭还专门去看了看张起灵的骑兵营和小树林,按照苏昭的修为自然是看不出这片小树林是被人故意摆弄成为一种阵法的。不过苏昭能够看出来这边小树林用来藏兵的确不错。

从张起灵的军营出来之后已经过了半夜,走在帝都外,在晚风吹来的时候还能闻到血腥味、经历过杀戮的帝都城墙隐在夜色中似乎是越发的巍峨了。

在苏昭要进城之前,黑龙毫无征兆的出现了。凭空出现然后悬浮在苏昭面前的黑龙就像是一个鬼!

“我可以做你的导师!”出现的黑龙就这么跟苏昭说,那低沉的声调在夜色中格外的刺耳,要不是苏昭身后还有朱雀和沙曼跟着,苏昭都会以为自己见鬼呢。

苏昭的脑袋完全没有转过弯来,自己刚才还在思考着大周的政事、南方的逼人形势,然后黑龙这货出现就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啊?

“恩?”苏昭习惯性的表示疑问。

“你的实力太低了,我专修武技,但魔法也不错!”黑龙就很直白的说。那口气分明就是带着嫌弃和鄙夷啊,黑龙辅助修炼的都比苏昭的修为高。

苏昭……

“切~要学习魔法不如跟着本座!这个人都没脸见人的,他能教什么?!”神晓瑜的声音就从不远处传来了。

然后苏昭就看到神晓瑜傲慢的坐着侍卫们抬着的软榻过来了,之前还对这些护卫恨之入骨,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出他对侍卫们的恨意了。反倒是神晓瑜对黑龙很有敌意,一直用很不善的目光盯着黑龙。

黑龙看出神晓瑜对自己的敌意之后就不说话了,身上黑袍浮动就要离开,神晓瑜却丧心病狂的喊了:“给本座抓住他!”

神晓瑜的护卫们不得不飞扑了上来,侍卫鹤领头,带着几个侍卫对着黑龙展开了围攻、黑龙这种大陆超一流的高手被神晓瑜的护卫围住,一时之间是脱不开身的。

侍卫鹤等人实力很高,即便是无法按照神晓瑜要求的抓住黑龙,但是困住黑龙、并且消耗一下黑龙的实力还是可以的。

让侍卫们跟黑龙打的难分难解,神晓瑜就来到苏昭面前了,用傲慢的眼神打量了苏昭一番,神晓瑜就说:“作为占用了你外府的回报,本座可以交给你魔法!本座的可是正宗的神宫魔法技能,一般人是见不到的!”

苏昭有时候看到神晓瑜的脸真觉得挺讨厌的,可也忍不住的想刺激他。

“呵呵~你还是继续祸害你的侍卫吧,分明知道你的侍卫不是黑龙的对手,还让他们动手,不就是想发泄你对侍卫们的不满么!”苏昭的声音让周围神晓瑜的护卫们都听到了,这些护卫也不是傻子,早就觉得主人今天回来之后就不正常了,先是让他们这些侍卫打扫了一遍苏昭的太子府,然后又让他们在太子府挖了一个鱼塘,即便这些侍卫都是高手,但是也禁不住主人这么折腾啊。

神晓瑜还命令他们做任何事情都要用上玄气……

现在神晓瑜又让他们跟黑龙拼命,这些侍卫可都是一肚子怨言了。

“你误解本座了,本座只是想训练这些护卫,让他们变得更强而已!”神晓瑜大言不惭,毫不脸红的鼓吹自己,然后又很有兴趣的看着苏昭,问:

“听说玄君今晚去找你了,还把你的寝殿给拆了,那你没有地方休息了吧,要不要来太子府啊,正好本座可以教导你魔法!”这话说的好像太子府成了他的地盘。

看着神晓瑜那张笑容荡漾的脸,苏昭就好奇了:“神晓瑜,你是不是喜欢本宫啊?”

这么让人脸红的话都问的出来?!神晓瑜表示自己震惊了,更被苏昭问的脸色通红。

神晓瑜有严重的洁癖,同时也是一个纯真的少年,“喜欢”这种生猛又暧昧的词眼是不曾说过的,更不曾有人像是苏昭这么直接的询问过他。

所以神晓瑜就觉得:苏昭你太不要脸了!

谢谢:敬业jingye 送了1颗钻石、敬业jingye 送了1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