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 看不见的敌人/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闵鸿说的话,苏昭自然不吃惊了,因为她已经知道了啊!

闵家锻造的确是出事了,而且还是在苏昭的监视下有人想偷走闵家锻造的情报送出去,结果苏昭的暗卫这次没有让她失望,把那人给抓住了。

而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被苏昭怀疑和监视的闵宁!

苏昭在抓住闵宁之后并没有立刻下决定的动手或者怎样的,毕竟闵宁还是闵家锻造的人。

按照之前苏昭的决定,就是想等到闵宁做下了无法原谅的错事之后,直接动手杀了他的,永绝后患,可是看着对自己衷心的闵鸿和闵家,苏昭犹豫了。

尤其是闵鸿在得知闵家锻造的机密泄露,而凶手应该是闵家内部人的情况下,他仍然第一时间来告诉了自己。对于这样的部下,苏昭不想寒了他的心。

“凶手是闵宁!”苏昭仍然是在极平静的状态下说出了这句话。

跪在地上的闵鸿差点瘫倒在地上,不过他坚持跪在地上,沉默了一会之后抬头:“闵宁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还请殿下给他留个全尸!”

闵鸿不奢望苏昭放过闵宁,按照以往殿下弑杀的本性,她不杀光闵家的人就不错了。所以闵鸿也不求苏昭能够放过自己的弟弟了,况且闵鸿也知道自己的弟弟行事太鲁莽,并且对苏昭多有不忠了。

之前闵宁曾经打算刺杀太子,已经被太子放过一次了。这次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也不能得到太子的原谅了。

“本宫会让人抹掉闵宁的记忆!”苏昭却忽然说。

闵鸿就豁然抬头看向苏昭,眼中全是不敢相信,抹掉记忆是很残忍的,但是却好过被杀,在魔法师抹掉人记忆的时候,很有可能把人变成傻子。

但至少闵宁是活下来了,只要人还活着就是比什么都重要的。

“多谢殿下!”闵鸿匍匐在地,因为太感激,闵鸿都忘记和忽略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闵鸿是来找苏昭告罪的,同时也是想见到苏昭,刚才见到苏昭时候的惊艳让他激动,可如今却被苏昭的包容感动了。这份感动占据了闵鸿的心,填满的心房竟然忘记了该有的暧昧。

闵宁犯下了诛族的大罪,可苏昭竟然网开一面了。

“起来吧,跟本宫说说锻造厂的事情吧!”苏昭起身进了书房,示意闵鸿跟着自己一块进来。

闵鸿在进书房的时候,看到沙曼和朱雀都停了下来,只有他一个人跟着苏昭进了书房,在书房这个独立的空间中跟苏昭独处让闵鸿有些激动。

在闵鸿的记忆中,跟苏昭在一起的独处时间就是他被太子欺负的,前太子会用各种手段和方法折磨手下的男宠,一向倔强的闵宁曾被苏昭折磨了三天三夜,差点死在血泊中。

或许正是前太子对闵宁惨无人道的折磨,才让闵宁对太子恨之入骨的。

曾经的闵鸿对太子也是有恨的,甚至是当初被太子派遣去了闵家锻造之后,闵鸿心中仍然是有恨意的,但是现在不知为何,闵鸿却恨不起来了,不仅仅是恨不起来,他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对苏昭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是喜欢?还是敬畏?还是仰慕?闵鸿就觉得自己看到苏昭的时候会高兴,甚至有种心如鹿撞的激动感觉,可是真的跟苏昭在一块之后,闵鸿竟然是有些不敢看苏昭的。

之前的太子凶残无道,闵鸿等男宠在跟着苏昭的时候就是不敢直视太子的,而现在的苏昭身上已经没有了那种残暴,反而是有一种开明君主才有的豁达,这样的太子是会发光一样,可惜闵鸿还是不敢看她的。

“坐下吧,昨晚没有休息吧?”

苏昭见闵鸿好像很拘谨的样子,就笑着开口了。

听到太子竟然知道昨晚没有休息,闵鸿脸红之余就有些激动了,至少他知道苏昭还是关心自己的,否则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情况呢。

“锻造厂接连出事,是闵鸿无能!”闵鸿很是惭愧。

苏昭却是笑了起来,笑的挺开心的样子:“这是好事啊!说明敌人知道我们大周的可怕了,所以才会想方设法的阻止!本宫不在乎有多少敌人,倒是害怕没有人将我大周和本宫看在眼里!”

明明是一句玩笑一样的话,但是被苏昭说出来之后却带着一种无与伦比的豪迈,听得闵鸿心中激荡。同时也化解了刚才闵鸿请罪时的尴尬。

那种仿佛在战场上相随、黄沙漫天中奋勇的豪迈传染一样渡到了闵鸿的身上。

大周不怕敌人,怕的是别人不屑把你当敌人!只有这样才说明大周正在撅起。

曾经疲弱到任人欺凌的大周已在雄起了,而闵家锻造就是在苏昭带领下的雄起资本和支撑产业,足够说明闵家锻造的重要性了,所以在苏昭豪迈的时候,闵鸿和闵家都应该是高兴的,因为他们的重要性。

“多谢殿下,闵鸿一定在这个月内武装好所有的新兵!”振奋的闵鸿起身,在下了保证之后,接下来需要解决的就是资源的问题了。

“是不是材料不多了?本宫给你的粮草还有么?”苏昭刚开口询问,不等闵鸿回答呢,从外面进来的苏护就笑了起来:

“看来本宫来的很是时候,本宫正好有一批材料。可以送给闵家做锻造材料!”

“二皇子有材料?”闵鸿还是很吃惊的,苏护这个二皇子一直都在西北戍边,哪里来的材料?从西北抢的啊?西北贫瘠之地,也没有矿产的,苏护真怀疑这些材料是哪里来的。

“恩,是二哥送给阿昭的礼物!阿昭啊,闵家锻造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他们需要的材料都交给二哥来吧!”苏护妖娆的走到了苏昭的身边,挨着苏昭坐下,笑容灿烂。

苏昭很是无语的看着苏护,她能够从苏护的身上感觉到他作为兄长的疼爱,但是苏昭受不了苏护那娘娘腔的模样!分明是一个挺俊风流的男人,为什么非要有妖艳的举止呢!

即便苏护的举止并不风尘,但苏昭还是不喜欢的。苏昭本身就有点女汉子,所以很讨厌男人娘娘腔。尤其是有凶残的末世经历,苏昭喜欢的就是那种铁血真汉子。

“阿昭啊,你不相信二哥么?”见苏昭没有说话,苏护就凑近了苏昭,吊着嗓子问。

“呵呵~怎么会呢,若是二哥能够找到原材料再好不过了!”苏昭苦笑,本来给闵家锻造的原材料供应是交给别人做的,苏昭就是统筹和决策者,现在苏护愿意出来帮忙,苏昭自然是允诺了。

苏护从回来帝都之后就一直不怎么活跃,即便是面对燕军攻城的时候,苏护也只是让游骑兵出城做侦查和攻击过燕军的侧翼,而所有的正面主战场都是有苏昭的新军等完成的。

苏护的游骑兵到底有多少人,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苏昭似乎是一无所知的。

闵鸿见他们说话,自己就不说话了。要说话也是插不上嘴啊。

“二哥一定会帮你的!阿昭!”苏护很认真的伸手按在了苏昭的肩膀上。

一直都是吊儿郎当、妖娆娘娘腔的苏护忽然表现出这么认真的样子,让苏昭感觉很不适应。

“二哥自然是帮我的,我都知道的!”被苏护那么认真的眼神盯着,苏昭只能答应了。

“恩!你还要相信二哥,二哥都是为了你好的!”苏护又说,这一次苏护口气中的郑重都让人侧目了,苏昭就觉得自己从来没见过苏护如此认真的模样、

苏昭看着苏护那双明艳照人却又幽深不见底的眸,一时间竟然有些恍惚,正是这种恍惚的感觉让苏昭觉得看不穿苏护的,曾经自己最亲近的二哥,对苏昭最好的人,现在苏昭面前就好像蒙着一层纱雾一样,让苏昭看不清楚。

但在苏昭凝视之下,坦然迎视的苏护眼中真诚一览无余。

至少有一点是确定的,苏护对自己是真的很好!

这就让苏昭放心了!

“恩~我一直都是相信二哥的!”苏昭点头。

一直凝视着苏昭明显是在等着她回答的苏护,在听到苏昭的这句话之后就松了一口气,然后给了苏昭一个明艳到绚烂的笑容。

“闵鸿啊~跟本宫走吧?本宫给你原料,让你在一个月内武装好苏昭的新军。”恢复了原来邪魅模样的苏护就开始拉着闵鸿走了。

闵鸿一点都不想走的,但是二皇子都开口了,他根本就没转圜的余地,看了一眼苏昭,见太子也点头让自己走,闵鸿就只能跟着苏护走了。

带着闵鸿离开太子宫的苏护就哼了一声,他觉得闵鸿这人是配不上太子的,对于苏昭来说优秀的男人太少了。所以让闵鸿留在这里完全是给苏昭添乱的,还不如自己把闵鸿带走。

“殿下,二皇子的商队进城了。”王德忠悄悄的从门外走了进来,看着太子在盯着苏护的背影发呆,王德忠就小声开口说。

“哦~你说什么?二皇子的商队?”苏昭慢悠悠的回过神来,带着点惊悚的问。

大周皇族不涉商,这是大周皇族的规矩,也是东大陆任何皇族中不成文的规定,皇族可以修炼可以开设猎兵团,但是不能从商啊,商人逐利,跟皇族的形象有悖。

“二皇子在西北的时候就成立了商队,这些商队之前就是负责为西北军贩运粮草的,二皇子从西北撤回来之后,这些商队就开始贩运矿石和金属了。”王德忠小声禀报。

皇族本来就有贩运矿石和金属的权利,当然对苏护这样的皇子来说,运的铁矿量是有限制的。只是近来的大周已经皇权凋零,集权外放的情况下已经没有人在乎一个皇子会用商队运送多少铁矿石了。

“好的,本宫知道了,苏护已经接了闵家锻造的矿石供应,若是需要经费的话,你拨出来就好!”苏昭揉揉发疼的太阳穴,直接道。

坐在苏昭的太子之位上,有太多的无奈和猜忌,防备该防备之人已经很累了,苏昭不想连苏护都怀疑,尤其是在调查和审度了苏护很长时间之后。

从苏护回来的时候苏昭就派人盯着和调查了,对此王德忠是很惊讶的。老太监觉得苏昭唯一亲近的人也就是二皇子了,太子不相信二皇子还能相信谁呢!

苏昭的调查没有任何结果,王德忠也觉得理所当然。二皇子在西北这些年戍边,能有什么好调查的呢!

“殿下,蛊虫又出现了!”苏昭想松口气吃点早饭的时候,随身空间中的果冻又叫了起来。

自从果冻在随身空间内驯化了蛊虫之后,从来都是对虫子不屑一顾的神龙竟然是对虫子上瘾了,并且还能察觉到周围是否有其他种类蛊虫出现。

其实这完全都是随身空间内的蛊虫才能感觉到的同类气息提供的信息。

总之,现在果冻能够分析出来就是了。

“在哪个方位?”听到果冻说太子宫又出现了蛊虫,苏昭真是无语了,皇宫这是要被巫蛊给攻占的节奏么?总是出现蛊虫,哪个盯上自己的混蛋喜欢用蛊虫呢。

苏昭的仇人不少可是要想在这些人中找出喜欢对自己用蛊的人还真是不容易呢。

之前的蛊虫是大皇子派人送进来的,现在大皇子都走了,唯一的目标就是萧鸿飞了,因为念着一点对萧盛禹强攻大燕国都的勇气嘉勉,所以苏昭是有意放过萧鸿飞的,萧鸿飞最近也算是老实。这么想来还在太子宫放蛊虫的人就可疑了。

“还是原来的地方!”果冻指引着苏昭又来到了练功房,这一次的蛊虫还是被下在这里的。

苏昭过来的时候,苏曼青也在这里了,显然太子宫出现了蛊虫,苏曼青也知道了。自从上次的蛊虫事件之后,苏曼青不惜耗费重金和珍贵材料专门设置了检测蛊虫的警报阵法,所以这一次蛊虫一出现就被苏曼青给发现了。

为了设置这个大阵,苏家保存多年的珍贵材料都被拿出来了用了,为此苏家长老们心疼的不行呢。

“你怎么这么早起来了,多休息一下啊!”苏昭直接走到苏曼青面前,摸着他的脸说。摸到苏曼青的脸就让人心疼,那么的瘦,一摸就触到骨头了。

苏昭纤白如玉的手摸着苏曼青脸的动作是很温柔的,可跟着苏昭的人都觉得太子的动作好猥琐,好流氓!

苏曼青也是不习惯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殿下这么摸的,但是苏曼青也不敢、不好拒绝殿下的。只能硬撑着、脸色红红的说:“殿下不要进去了,这次的蛊虫比较难缠,还是交给下官处理吧!”

这天下就没有苏曼青解决不了的事情,苏昭自然是愿意交给他处理的了。

不过苏昭没走,就在旁边看着,等着看苏曼青出手。那种欣赏和关切的目光,就让苏曼青觉得心里暖融融的,在场的人只要看到苏昭看苏曼青的眼神就明白,苏昭是真的喜欢曼青的。

“殿下,梅大人的事情有结果了。”被派去调查梅解语事情的朱雀回来了。

苏昭点了点头,依然看着苏曼青用纤瘦的手指在皮纸上绘制着奇怪的阵法,并且用这种阵法来吸引蛊虫。苏曼青就像是一个娴熟的猎人,即便是坐在轮椅上,脆弱的不经风的模样,却仍然可以用扔出来的阵法困住一只只的蛊虫。

那足有筷子长的黑色线虫就被他用各种阵法困住,困死!

苏昭觉得这些线虫有些眼熟,曾经末世丧尸爆发之后,不少的生物曾经被“异生命”控制,而那些可以控制生物的就是一种黑色的线虫!

这种黑色带着诡异的虫子,独具有控制宿主生物的能力,在这个世界竟然也是存在的!果然事物并非偶然存在,都有其必然性么?

“说吧,梅解语都做了什么?”苏昭见苏曼青收拾虫子差不多了,就带着朱雀离开,一边问。

“梅大人想要瓦解南方的金陵帝国,已经跟昭烈护府联系,并且派人刺杀张起文了。梅大人想用武力的手段解决张家!”朱雀给出了一张纸,在上面罗列的就是梅解语这段时间查出来的各种情报,和对张起文的分析等。

“梅解语终究是比本宫干脆啊!昭烈护府可靠么?”苏昭看完梅解语查出来的情报和计划大览,不免苦笑,很多时候苏昭都知道,梅解语也是个奇才的,只是有些冲动而已。

其实在对待张家这件事情上,梅解语的办法是干脆了一些,同样也后患大一些。若是梅解语的计划成功,除掉了张家,那么后患永绝,可失败的话难免会留给人口舌。而作为太子的苏昭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在张家没有任何举动下,对张家动手的,否则便是诛心!

苏昭看了梅解语的计划之后还算是欣慰的,因为梅解语的计划即便失败也不会给张家留下确实的佐证,那么张家也就没有了起兵自立的借口。

而若是张家执意起兵,那么南方还有一支势力可以压制,便是昭烈护府。

“昭烈护府云将军忠国无双,定然是可靠的,张家只要自立,不管任何理由,云将军都会出兵的!”朱雀虽是暗卫但对国内的一些问题还是很了解的,尤其是南方的昭烈护府,那是一个只知道忠于国家,不知道忠君的存在。

昭烈护府的云家世代驻守南方,在抵御南蛮中贡献杰出,同时也是整个南方最为精锐的势力。

张起文在金陵已经拥兵八万,也组建了自己的小朝廷,足可以自立,但张起文还是需要找自立的理由,就是因为担心昭烈护府,若是没有理由的自立,昭烈护府会第一时间发兵压制,而张家若是有了合适的理由话,就可以跟昭烈护府讲道理了。

苏昭也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一直都不给张家自立机会的。

“主人,我回来啦!”小白的脑袋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苏昭面前了。

小白的脑袋一出现,苏昭就能感觉到随身空间中传出来一阵波动,那是小白的身体对自己脑袋的反应。

苏昭就盯着小白的脑袋看了看,天眼可以看透小白身上的血晕,那浓厚的血晕代表小白这一路上杀了不少的人,吞噬了人类的鲜血之后才能在他身上形成这么浓烈的血晕。小白身上的血晕越浓便越是危险,会让他灵修的灵智受损。

“身体可以给你,不过你要在棺材中修炼一个月,不能出来!”苏昭挥手扔出了小白的骨架,作为还给小白骨架的条件,自然是要消除小白身上的血晕了,小白是个正宗的灵修,多杀戮会让他变成血修的,苏昭可不希望小白变成彻底的血修。

血修都是很难控制的,经常有发狂失去理智的情况,所以老二这个血修才会被苏昭当成了弃子,直接扔在了北疆。

小白是个听话的好孩子,立刻就答应了苏昭的条件,拿回了自己的骨架之后,跳到棺材中修炼去了。

只不过在小白的棺材中还有一个漏网的黑线虫,小白就捏着黑线虫直接放在嘴巴里吃掉了,这种黑线虫他太熟悉了,以前在灵山后山的时候,竟然在后山通向地下宫殿的暗道上看到这种黑色的线虫,小白一向都是拿来当零食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