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 可怜的神晓瑜/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没有忘记之前神宫就曾经要自己去做人质的事情。

苏昭拒绝之后神宫就没有回音了,现在就直接派人来抓自己了?

“神宫的执法队什么时候到?”苏昭问。

“执法队路上还有任务,应该这几天就来了~哎!你逃走吧,只要你不在大周帝都,执法队的人就未必能抓到你!”神晓瑜就说。

执法队自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但是神晓瑜努力从中周旋的话,也是有可能让苏昭避开执法队的。有神晓瑜这个“内奸”在,才让这件事情变得有可能。

“知道啦~!”苏昭就皱眉思忖了起来,要应付执法队自然不能用武力了,所以苏昭根本就没问执法队的实力怎样,苏昭想用的方法就是躲避,当面对无法战胜的敌人时,让他找不到自己就好了。

所以苏昭就想自己该换个身份了。

至少在神宫的执法队来的时候,大周太子是应该“消失”的,苏昭可以换回女装,做成猎兵苏轩!

“苏昭,你不担心么?”神晓瑜说出了执法队的行踪,这是很严肃的事情,甚至在神宫执法队要求保密的情况下,神晓瑜这样的做法就像是叛徒了。

神晓瑜做叛徒才说出来的情报,可惜却觉得苏昭根本不上心啊。神晓瑜就觉得失望了。

“担心有什么用!放心吧,本宫有办法了!”苏昭淡定的答应。

应付神宫的执法队最好的办法就是玩消失!在找不到大周太子的情况下,看神宫的执法队能够在大周呆多长时间!

苏昭想要暂时的离开,那么就需要有人留下来辅助处理政事了,苏曼青自然是最好的,可苏昭还得安排个人,以免累着曼青了。

“苏昭,你也不要太小瞧神宫的执法队了啊!”神晓瑜怎么看都觉得苏昭太不把神宫的执法队放在眼里了,神晓瑜好心好意的开口提醒,可是苏昭有点不耐烦了。

“知道了。”苏昭答应的敷衍。

从苏昭的角度思考,神晓瑜明显是在因为神宫而有优越感啊。神晓瑜已经不止一次的在苏昭面前宣扬神宫的强大了,现在又是这么不要脸的赞扬,即便神宫是真的强大,但是神晓瑜总这么说也不好的吧。

“苏昭,你是不是觉得本座说的情报没什么用的?!”神晓瑜看到苏昭的敷衍之后不干了,自己可是冒着很大的风险把这个情报告诉苏昭的,甚至神晓瑜都要做神宫的叛徒了。结果苏昭却是反应少少,根本就不能明白自己的苦心啊。

神晓瑜顿时觉得自己辛苦的付出被苏昭给“吃”了,完全不感动的样子,伟大的圣使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会这么憋屈!

“有用,没用的话本宫都不会在这里听你说完!”苏昭很是鄙夷的看着神晓瑜说完,然后转身出去了。

神晓瑜就还站在房间里发呆,此时的神晓瑜已经说不清自己到底有什么感觉了。他对苏昭从最初的鄙夷到现在的喜欢,变化是惊人的,而对神宫的维护和骄傲,也逐渐因为认识到了神宫的真面孔而变得排斥和厌恶起来。

甚至此时的神晓瑜都有些自暴自弃,为什么自己是神宫的嫡系,是那么肮脏的神宫嫡系皇族!

正是因为认识到了神宫嫡系的肮脏,所以神晓瑜才越发的不想让苏昭被神宫害了的吧~因此才告诉了苏昭神宫接下来的行动,但是眼见着刚才苏昭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神晓瑜觉得自己还是得上心啊,否则苏昭一个人是应付不来的。

而要帮助苏昭的话,神晓瑜自己是肯定不能出面的。倒不是神晓瑜觉得自己的实力不行,圣使大人一向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的,而是圣使大人觉得自己是神宫嫡系皇族的身份不好贸然出面跟神宫作对,所以神晓瑜觉得最合适出面帮助的人就是玄君了、

神晓瑜就吩咐侍卫鹤等人,让他们务必去找到玄君!

侍卫鹤被分派出去就觉得好心焦啊,玄君这种人是说找就能找到的么?!可是面对神晓瑜那臭脸,侍卫鹤等人也真的是没有办法。

在侍卫鹤等人满心觉得不可能完成任务的时候,玄君竟然是自己找来了。

即便是带着一张面具,众人也能够从玄君那张面具后面的眼睛中看到冷漠的锐光闪动。只从这一点就看得出来,玄君的心情很不好的样子啊。

“你专门来找本座?”本来还着急找玄君的神晓瑜立刻就傲慢了,圣使从来都不放过傲慢的机会,所以看到玄君来找自己,他就知道玄君肯定是有事的,甚至是有求于自己也不一定呢。

侍卫鹤们只能在旁干着急的看着他们的圣使大人,这些侍卫就怕玄君一生气走了怎么办?!到时候神晓瑜想找玄君都不好找了。

“借一步说话!请~”玄君就让神晓瑜傲慢个够,很是配合的冲着神晓瑜做了一个伏低的邀请姿势。让神晓瑜可以在侍卫面前、也在自己的心里臭屁一下,好满足他那点可怜的虚荣心。

“哼~进来吧!”神晓瑜施舍的带着玄君进了书房。

那些还留在院子中的侍卫鹤们就苦逼的叹气,这里的太子府曾经可是玄君大人的地盘啊,这就是玄君送给太子的,人家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所以神晓瑜还专门在人家面前露出这种“主人的姿态”,是不是不好啊!

进了房间的神晓瑜就不好说话了,坐在自己的专用座椅上踌躇的看着玄君,他在想自己该怎么开口让玄君帮助苏昭呢?而且还是让玄君对付神宫的人,神晓瑜还担心玄君会不会因此而鄙夷自己啊。

“神宫执法队是孙长老带领?”玄君主动开口了。

神晓瑜被吓了一跳,然后神晓瑜“机智”的盯着玄君,他觉得玄君知道的太多了!能够如此了解神宫的动向,足以说明玄君是神宫的敌人!

神晓瑜更没有忘记玄君在北方对神宫飞船出手过,所以他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现在好像是在直面神宫的超级敌人啊!

“你想干掉执法队?呵呵~本座劝你不要痴心妄想了,神宫执法队的实力可不是你说杀就杀的!”神晓瑜很有骨气的说。

“如果执法队是孙长老带领的话,本尊用你当做人质要挟,是不是没有太大的作用?”玄君歪了一下脑袋,湛蓝色的眼睛看着神晓瑜的时候,散发出一种敛艳的锐光。

神晓瑜明确的从玄君的身上感觉到了让他忌惮的气息,他彻底的明白了,玄君这次来是害自己的啊!

想拿着自己做人质?自己能束手就擒么?

“呵呵~算了,总要试一试才知道你这个人质是否有用!”玄君低笑一声,那柔和却没有温度的笑声透出来的凛冽让神晓瑜瞬间打开了自己的金光护盾。

神晓瑜手腕上的金光护盾瞬间敞开,金光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神晓瑜立刻就觉得自己安全了。

这种金光护盾就算是神宫的几个高手都没办法呢,虽说这样的行为有点像是缩头乌龟,但是有用就行了!

神晓瑜刚想嘚瑟和嘲讽一下玄君,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神晓瑜震惊了,他眼睁睁的看着玄君整个人都无视自己的金光护盾,直接闯进了自己的金光中,把自己给抓住了。

“你……怎么可能……你到底是不是人?!”神晓瑜太震惊了。

玄君根本不搭理神晓瑜,就这么拎着神晓瑜冲开了房门,然后在侍卫鹤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带着神晓瑜走了。

侍卫鹤等人想追上去抢下来自己的主人,无奈玄君的实力比他们这些人高太多了。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玄君把他们的主人给抢走了。

神晓瑜的护卫不足十人,虽说都是超级高手,但是面对玄君这种对手他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即便知道玄君的手下在哪,他们也不敢动手来找玄君手下的麻烦。否则他们这几个人会死的很惨的。

看玄君带走神晓瑜时候那彪悍的模样,明显就是绑架啊,所以无奈的侍卫鹤们就来找苏昭了。

“绑架?玄君绑架了神晓瑜?”苏昭相当惊奇。

“求太子殿下跟玄君交涉,放了我们主人吧!”侍卫鹤等人都哭了,虽然神晓瑜这个主人不靠谱、最近还丧心病狂的折磨他们,但是神晓瑜一旦出事,他们这些侍卫们也别想好过了。

“本宫都不知道玄君在哪啊!”苏昭咧着嘴说。

侍卫鹤们就偷偷的撇着苏昭,心里腹诽:大周太子过分哦~干嘛笑的这么开心啊!

“求太子殿下看在我们圣使喜欢您的份上,帮帮他吧!”侍卫鹤们都跪下了。

看到曾经不可一世的神宫人跪在自己面前,苏昭的心情就更好了。

“你们先起来吧,本宫让人去联系玄君,问问他是怎么回事!”苏昭就满口答应了下来。

侍卫鹤们就爬起来了,不过这些人却不敢走了,而是跟在苏昭身边,明显是等着苏昭给他们找主人啊。

苏昭当着他们的面派了人去找蒋栋,自然是让蒋栋联系玄君了!虽说苏昭还知道一个方法,就是去找黑甲卫的军营,让黑龙找玄君,这样是肯定能找到玄君的,但苏昭就是不想去,也不想管神晓瑜被抓走的事情。

现在苏昭就想着怎么安排好大周朝堂上的事情,然后自己做“苏轩”,玩消失呢!

有侍卫鹤等这些神宫的护卫跟在苏昭身边,让苏昭更加威武霸气了。以至于苏昭带着人出了帝都北门,准备迎接凯旋的柴猛时,朝臣们都惊悚的盯着苏昭身边的侍卫鹤们一个劲的看,更有人忍不住的猜测,苏昭是不是收复了神晓瑜身边的这些护卫?

庄宗就更别说多么嫉妒了。看看自己身边的侍卫孙大和孙小二,庄宗深深觉得苏昭这个太子身边的护卫比自己的强太多了。

庄宗就带着护卫们朝着苏昭的身边挪了挪,好让侍卫鹤等人也是站在自己后面的,这样看起来自己这个皇帝好像也被护卫了一样。

整个城北十里遍插旌旗,风中烈烈鼓荡,肃杀之气沉重如天幕低压。跟着庄宗来迎接凯旋将士的大臣们都是激动而且振奋的。

即便是亲眼见识了大周帝都防守战中大周军人们的风采,但即将归来的将士却更值得所有人尊敬,在没有后援的情况下,柴猛就带着五千骑兵突入大燕境内,一路血战至大燕帝都城下,并且参加了攻破燕都外城战斗之后,又掉头吸引着大燕境内军队攻杀的回来了。

这才叫真正的百战之卒!这才是大周的铁血骑兵。

这支骑兵已经不仅仅是凯旋之师,更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大周的信仰和军魂!

所以这才是庄宗和苏昭都这么隆重来迎接的原因。一直对柴猛感觉不错的苏梅公主也来了,就跟在庄宗的身后,这些天苏梅显然又吃胖了不少,以至于让周围的朝臣们都无法忽视这个身份并不尊贵的公主了。

“苏昭啊,柴猛没受什么伤吧?”苏梅还是很怕苏昭的,不过她还是关心柴猛,在自己得不到柴猛消息的情况下,苏梅只能找苏昭询问了。

苏梅觉得柴猛那么英俊好看的男人若是受伤可不能伤在脸上啊,否则都破相了!

“柴猛应该是伤到脑子了!”苏昭就邪恶的说,都带着骑兵从北方回来了,柴猛这货竟然都不派人来通知一下,这不是明显伤了脑子,变得白痴了么?

苏昭这就是说个玩笑,可她的玩笑话却让苏梅吃惊和担心了,苏梅公主自然是喜欢完好无损的柴猛了,可既然柴猛伤了脑子的话,她还是能够接受的,相比较起来,苏梅觉得脑子不如脸重要啊。

直到夕阳西沉,炽烈的晚霞染红了整个天幕的时候,一支骑兵的轮廓才在北方天际出现了,炽烈的晚霞背景下北方天幕随之出现了一片沉重的黑色乌云,就是这种阴鸷而浓重的背景下,一支黑色的骑兵缓缓而来。

破碎的旌旗迎风烈烈~那份残破中的倔强似乎在昭示着它曾经经历过的血腥战场,人们凝神静听,只闻马蹄踏地之沉闷声响,除此之外这支骑兵没有一丝其他的声响。

早已经获知北方出现的这支军队就应该是柴猛的骑兵营,但负责卫戍的禁卫军们还是紧张了起来,不断的派出斥候侦查监视,不仅如此前来迎接的大臣们也都忌惮了起来,远远的看着远方天际出现的那支骑兵,人们仿佛看见了一支缓缓而来的地狱阴兵。

伴随着黑色的骑兵缓缓接近,高大凶戾的战马和马上壮硕的骑士身影闯入了人们的视野,随之而来的就是冲天的戾气和杀气。空气中也飘荡着一种鲜血凝固铁刃锈气沉重的狰狞味道。

尽管这支骑兵没有表露出一丝的敌意,但仍然是让人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畏惧。

这一刻最激动的人无疑是苏昭了,作为一个生活在血腥和丧尸群中的末世狗,苏昭太了解超级兵队是什么样子了,那种只有在无尽的血腥和厮杀中,在绝望和颓废生机下走出来、活下来的人才能称为死士,才是真正的精锐!

就像是曾经在帝都防卫战中,用近乎自杀的方式冲击燕军先锋的苏家死士,用无畏凶猛的气势压倒对方心理和精神的碾压式扫荡冲击,如今天际出现的骑兵队就带着那种超越了生死的无畏之气。

苏昭对这支骑兵队寄予厚望,在用了最好的武装和供给之后,苏昭几乎是孤注一掷的让柴猛带着北上,冒着全军覆没的风险,终于迎来了精兵勇士的回归。

“殿下,柴猛活着回来啦!”在骑兵队越来越近,那种死亡和无畏的气势似乎要把庄宗和他身边的大臣们都要压制的后退的时候,柴猛那破锣一样的嗓子喊开了。

随着他破功的呐喊,带着柴猛对见到太子的激动和感慨,骑兵队所带来的压力随之减轻了。

“太子千岁~幸不辱命!”柴猛的骑兵队在百丈远站住之后,齐声呐喊,汹汹炳裂兵势迭起,却散尽了刚才的死亡味道。

“柴猛回来向殿下复命了~末将回来了啊!”柴猛已经激动的策马奔到了苏昭面前,滚下战马之后就抱着苏昭的脚哭了。如此粗壮高大的汉子,哭声震天,吓得前来迎接的庄宗和大臣们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这一路带着几千骑兵奉太子命北上,柴猛一路上都严格遵守太子制定下来的路线,秉持太子勇进不退的鼓舞,这才一鼓作气的到了燕都,然后又拼命的回来了。

柴猛知道,若不是太子给自己制定了行军路线,并且下了勇进不退的命令,这次北上奔袭是不可能成功的,好几次柴猛都想放弃了,因为骑兵损失和战略都太辛苦了,可柴猛每次想退却的时候,想到的除去太子的鼓舞之外,还有太子惨无人道的威胁:不能按照命令强袭燕都而归,全部处斩,剿灭九族!

所以说,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柴猛能够带着骑兵从地狱归来,得益于太子这凶残的命令啊!

“精兵已成!从此你便是本宫麾下青龙骑首将!骑兵营便是我大周最精锐骑兵部、青龙骑!”苏昭慷慨激昂,纵声大喝,那铁血的烈烈风采又不可遏制的从苏昭身上展现出来了。

在庄宗和大周众臣被苏昭身上展现出来的王八气吓到的时候,在帝都城墙上阴影中站着的周鼎敛了目,此时的周鼎觉得自己和周家挺悲哀的,几十年隐忍终于等到大周皇权孱弱、周家蓄势待发,可一举定胜败的时候,太子一反常态迅速崛起,几乎将周家几十年来的希望断送了。

让周家继续安分守己的做一个大周世族?周家会不甘心的,因为欲望一旦膨胀开,想要再收敛起来谈何容易啊!

“爹,柴猛骑兵五千人,如今只有千人南归,伤亡接近四千人,苏昭的骑兵营也锐减到了只有千人,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啊!看她一个月后如何对大楚开战!”周鼎的小儿子周沪看自己的父亲一筹莫展,就开口劝慰。

周沪不说还好,听他用幸灾乐祸的口气说出来,周鼎都要被气疯了。自己英明绝顶怎么就生出来周沪这么一个愚蠢的东西呢!

“苏护没来?”周鼎根本不想跟自己的小儿子说话,而是问身边的周天鹤。

“二皇子的行踪我们掌握不了!派去跟踪的人都失去了联系。”周天鹤的声音只传给了周鼎,连周鼎身边的周沪都没听到。

周鼎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本来他对苏护是不怎么在意的,毕竟是一个跟皇位无缘的二皇子,但最近一连发生的事情却都若有若无的跟苏护有关,就不得不让周鼎重视了。

“大皇子已经到金陵了么?”周鼎暂时放下二皇子的事情,继续问道。

大皇子是被张起文给拉拢走了,张起文老奸巨猾,想把大皇族抓在手中之后为以后的自立做充分的准备。只可惜,张起文到现在都没有找到自立和谋反的借口,既然如此,周鼎不介意送给张起文一个借口。

“大皇子今晚就到金陵,我们的人也是今夜到,必然可以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金陵今夜会血流成河。”周天鹤还是用密语传音说给周鼎听的。

周鼎点头,嘴角噙着一抹冰裂的笑,张起文不是想造反自立的找借口么?那周鼎就派人假装成苏昭的人,血洗金陵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