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 隐退/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鼎派出的周家武者随着大皇子到了金陵的时候,在他们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却有人监视上了他们。

“殿下,周鼎打算让武者血洗金陵城。”正将柴猛从地上扶起来的苏昭就得到了手下送上来的情报。

“将这个情报送给张起文!”苏昭脸上笑容淡定,低声下令。

被苏昭扶起来的柴猛就眼皮子跳了起来,他怎么就觉得太子殿下笑的那么阴险可怕呢,在别人看来柴猛彪悍英武的带兵强袭大燕,是十足的强人,可柴猛知道自己都是被苏昭给逼的啊。

所以经历过一次强袭大燕的柴猛,不想再被苏昭给算计了啊!

眼看着太子殿下那邪恶的笑容,柴猛就知道没好事。

苏昭对付周家自然是用卑鄙的手段了,周家要装成自己的人袭击金陵,然后嫁祸到自己的头上,这也是需要建立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而既然自己已经知道了周家的计划,只要把这件事告诉张起文就行了。看张起文和周家拼杀何乐不为!

“殿下啊,末将麾下只有八百人了啊,再强袭一次燕国这些人都得死完。”想着太子殿下刚才那阴险的笑容,柴猛就先告饶了。自己把话都说透彻了,省的被苏昭给惦记上。

柴猛大将军就是这么实诚的一人。他也知道殿下让强袭大燕除去帮助北疆王辅助进攻大燕之外,还有练兵的意思,近五千人回来八百人,这是真正的九死一生啊。柴猛觉得这样的练兵足够了,可不能再练下去了,否则就该让骑兵营覆灭了。

“你们都是本宫的青龙卫,本宫怎么舍得呢!”苏昭拍了拍柴猛的肩膀,深深觉得这货想多了。用这么残忍的办法练兵一次就行了,苏昭觉得自己很多时候还是很善良的。

柴猛明明是个身高接近两米的汉子,但是在苏昭面前就是直不起腰来,像是个狗腿子一样被苏昭给拍了拍肩膀,甚至都被苏昭拍的心惊肉跳。

不过害怕的柴猛也感觉到了来自苏梅公主关切的目光。被公主这么看着,一种激昂的飞扬情绪就在柴猛的心中酝酿起来了。

“殿下,末将带回来的八百人都是百战精兵,请殿下检阅!”柴猛一声令下,不远处的八百骑兵呼啦一下子全都下了战马,整齐的站在了苏昭和庄宗等人的面前。

带回来的这八百骑兵就是大周的宝贝,这么说一点都不为过!

“好!好啊!我大周精兵已成,下个月就可以狠揍大楚那狂妄之国!”庄宗慷慨激昂,当着众臣和青龙卫的面就喊了起来。

下面的大臣们只能连声称是,户部尚书却快哭了,其他的大臣们可以跟着庄宗发疯,但是他不行啊,一旦打仗最累的就是户部了,尤其是跟大楚的战争太子殿下必然是亲自带兵参加的,这样一来后方调度和军粮的任务肯定都要落在户部的头上。

钱登辉就觉得自己看到了户部被累的人仰马翻的模样,钱登辉还想劝劝庄宗呢,帝都令沈荣那该死的货就高调的叫了起来:

“大周有太子青龙卫,必然可以在战场上战无不胜!”

钱登辉恨不得用眼神杀死沈荣,感情他不是户部的人,打仗的时候没他的事是吧!拍马屁一点都不计较后果呢!

沈荣开了头,其他的大臣自然是跟着鼓吹了,本来他们就是来迎接凯旋归来将士的,说的都是跟战争有关的话题,所以一旦有人开头说这个,这些人鼓吹起来就没完了,尤其是文臣,反正打仗不用他们,自然是尽力鼓吹赞美,好哄得庄宗和太子高兴了。

更该死的是这些文臣文采斐然,说的激昂壮美,把庄宗给乐的不行。

要不是有苏昭压着,这些人非得上天不行。

庆功宴是安排在帝都内皇宫外的,露天的宴会场上早已经布置好了酒水饭菜,在柴猛带着八百名骑兵入城之后宴会就开动了。

庄宗自然是宴会的主角,苏昭和苏梅就一左一右的坐在了庄宗的身边,陪着大臣和柴猛庆功,刚开始的时候大臣们还是比较安分的,不过随着宴会进行,庄宗有意调动气氛,太子也不再约束之后,这些大臣们就开始轮番敬酒了,大有要把柴猛给灌醉的架势。

柴猛也是个实心眼的货,来者不拒。

只等到喝得酩酊大醉了,庄宗才发现不妥,就拉着身边的苏昭说:“阿昭啊,你是不是管一管?柴猛这么喝下去不行啊!”

“恩~柴猛别喝了!”苏昭很赞同的点头、

庄宗……怎么忽然觉得苏昭变的听话了呢?!以前苏昭可从来都没有这么听话过啊。

“殿下……殿下啊……呜呜!”

柴猛听到苏昭的话之后就哭了,这么一个彪悍大男人在大殿里当众哭了,把周围的人都弄傻眼了,刚才还喝酒喝得那么生猛的,现在这样真的好么?!

“柴猛,别哭了,有什么事情说出来,有朕给你做主呢!”庄宗就觉得这是自己展示机会、把握主动的时候啊。

庄宗这么高调的说话时候还专门看了苏昭一眼,怕的就是苏昭不高兴,等看到苏昭没什么反应的时候,庄宗就嘚瑟了,看来是自己的王八气太霸道了,都把柴猛给震住了,说不定柴猛以后会转到自己的麾下也不一定呢!

“陛下啊,末将喜欢苏梅!”柴猛嗷嗷大哭。

周围再次安静了,就连远处都在喝酒的骑兵们都安静了,主将这是在跟庄宗求公主了啊!

这么重要的时候众人自然都瞪大了眼睛、不敢说话啦。

这种见证历史和奇迹的时刻啊!

庄宗再次无语了,他自然是喜欢柴猛的,这可是一个好将领啊!但是这些天庄宗忽然就想明白了一件事情,苏梅作为公主是应该嫁给世族的啊,柴猛再好也只是一个新起来的将领而已,后面没有强大的世族支持是很单薄的。

这样的情况下庄宗就觉得柴猛娶了苏梅有点……更重要的是庄宗觉得自己被利用和要挟了啊!

本来好好的庆功宴,结果柴猛当着大臣们的面这么干,庄宗就知道自己拒绝都不行了。

“讨厌!”苏梅却是红了脸跑了,嗔怪的嘤咛一声跑的贼快。

“呵呵~柴猛啊,不要心急,这种事情得慢慢来~!”庄宗就嘚瑟了,让你要挟朕,结果把苏梅给吓走了吧!

虽然苏梅刚才一直都在宴会上用稀罕的眼神看着柴猛,但她也是女孩子,被柴猛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求婚,人家害羞了!可惜苏梅跑的时候没有表态,这才给了庄宗反驳的机会。

“太子啊,陛下不答应啊~您跟末将说的,等末将立下了战功归来,只要当面求陛下,陛下就答应的!”柴猛也被苏梅的举动给弄的楞了一下子,但柴猛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一个劲的冲着苏昭哭诉。一下子就把苏昭给出卖了!

庄宗这下子就觉得棘手了,撇一眼苏昭,就看到他越来越黑的脸色。

苏昭也挺无奈的,苏梅和柴猛的事情自己不是不能直接插手,而是苏昭想低调啊,想让庄宗承担起所有的事情来,自己这个太子应该隐匿起来,尽量的缩小太子的存在感。

只有这样苏昭才能在神宫的执法队抓自己的时候消失!

要不然苏昭怎能玩消失的去做猎兵呢。

狠了狠心,苏昭什么话都不说,起身走了。

眼看着苏昭竟然是直接走掉了,周围的人们就只剩下发呆了。庄宗更是觉得棘手啊,之前苏昭的表现太强势了,这段时间以来苏昭几乎掌控了大周所有的事情,也是庄宗这十年来什么都不做的原因,反正如今看到苏昭什么都不管了,庄宗就觉得挺犯愁的。

“阿昭啊,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庄宗就冲着苏昭喊。

可惜苏昭什么话都没说,也不会答应庄宗,而是很干脆的走掉了,还跪在地上哭的柴猛也傻眼了,之前太子可是答应了的,只要他能够立下军功,带着骑兵回来就可以跟庄宗求娶苏梅公主了啊。

刚才柴猛都哭求了,庄宗没有立刻答应,这种时候苏昭不是应该站出来说话的么?!

可柴猛再疑惑也不能开口询问,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昭走了。

庆功宴自然还是继续下去了,柴猛喝得烂醉如泥不要紧,他手下的骑兵们也是需要庆祝的。

在苏昭返回太子宫的时候,苏曼青就跟在身边相随。

“殿下啊,您刚才应该当众宣布这些奖赏的。”王德忠捧着骑兵营的花名册和奖赏标准跟在旁边,犹豫了几次终究是问出来了。

刚才的庆功宴就是最好的机会,若是苏昭将这些奖赏当众宣读出来,必然能够赢得所有将士的尊重,这就是一种时机的把握和火候问题啊。

虽说柴猛的骑兵营就是苏昭组建的,骑兵营本身就是苏昭的人,忠诚度是足够的,但是苏昭刚才若是宣布奖赏标准的话,无疑更加能够拉拢这些骑兵的心啊。

而且苏昭这次给青龙卫的奖励还是自掏腰包的。

王德忠就觉得这种机会浪费实在是太可惜了!

苏昭没有吭声,静静的带着人朝着自己的太子宫走着。不过在进皇宫之前,苏昭却转弯去了太子府,也就是神晓瑜一直以来居住的地方。

“殿下……”王德忠还想追上来说什么,却被苏曼青拦住了。

王德忠不知道苏昭的心思,但是苏曼青却是猜到了,即便是苏曼青不知道神宫的执法队将要来对付苏昭,但苏曼青还是猜测苏昭是想退一退的,如今的太子可谓站在浪口上,风光却也太过明显了。

太子府驻扎有太子府卫,只不过府内却是没有府卫驻扎的,走进偌大的太子府,只有苏曼青自己转着轮椅跟上来了,如水夜色中苏昭和苏曼青并排走着,在静谧的院子中别开生面的和谐。

苏昭很享受跟苏曼青独处的时间。就像是现在,虽然他什么话都没问,但苏昭相信,他肯定知道自己反常原因的。

“坐坐吧。”苏昭在凉亭中坐下了,这次苏昭并没有帮苏曼青推轮椅,而是看着他自己转动轮椅进了凉亭。

苏昭是有事情跟苏曼青说的,因为自己要是玩消失,需要有人辅助庄宗,并且管理太子宫的一堆事情啊。而将这么多的事情都交给苏曼青来做,苏昭觉得会不会让他太累了。

正在苏昭有些犹豫的时候,苏曼青善解人意的开口了。

“殿下可有事情吩咐?”

主动开口提出来问题,免得让苏昭为难,苏曼青就是这么的让人喜欢。

“本宫要出去一段时间!”苏昭沉默了下才说。

“曼青会帮殿下管理好太子宫的,好在地宫内的锻造师都是苏家的人,他们会听话的,闵家锻造有闵鸿在不会出什么问题,军队和其他的事情,相信那些主事之人都可以自发管教好的。殿下慧眼识珠,挑选的主事者都是可以托付之人!”苏曼青说的是实话,却让人听出了恭维的感觉。

苏昭就喜欢听曼青说话,苏曼青这一番话可带着对自己曾经努力的肯定,不管是苏昭挑选出来的军中将领还是锻造坊的主事,都是可以放手、让他们独当一面的。

也只有这样,苏昭才好玩消失。

“你不问本宫出去干什么?”苏昭看苏曼青表现的这么淡定和冷静时,心里在欣慰之余也有一种很淡的逆反、不悦情绪。

就好像是自己要出去,苏曼青都不关心一下的,甚至他都不关心自己去哪里么?!这么不重视自己啊。

这种似乎是被他给冷落和忽视的感觉让苏昭不爽。

苏曼青是机敏和细心的,几乎是在瞬间就听出了殿下口气中的不满和一丝的怨气。

“曼青不能陪着殿下出去,曼青无用!”苏曼青低着头,用自责的口气说出一种让人揪心的哀伤。

苏昭瞬间就不哀怨了,是啊!并非是苏曼青不关心自己的去向,而是他根本就没法跟着自己啊,且不说他的双腿不方便,苏曼青的身体也是不能跟着自己去折腾的。

刚才还对苏曼青不关心自己去向而有些失落和不满的苏昭,瞬间就变得心疼曼青了。并且刚才自己用不满的口气质问他不关心自己,还伤了他的自尊心吧。

“本宫一定会治好你的腿!”苏昭想着自己曾经多少次的挫了他的自尊心啊,而唯一弥补的手段就是治好他的腿了,况且苏曼青的腿本来就是前太子给弄坏的。

“曼青相信殿下的!”苏曼青笑的苦涩,他的苦涩并非是因为自己的腿疾,而是因为心疼太子。

每当跟太子说到自己腿的问题时候,苏昭所流露出来的伤感和懊恼都那么的明显!这让苏曼青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伤心制造者,只会让殿下不舒服。

而且,刚才苏曼青也从苏昭的情绪中感觉到了一点撒娇、或者说是调情的意思。这本该是轻松加浪漫的,作为被太子心仪、倾诉对象,苏曼青应该配合的让太子感觉到高兴和舒畅才对。

可惜苏曼青不懂得情调,竟然是说出了“曼青无用”这种哀伤的话,一下子就挫掉了殿下的情绪啊。

“曼青呆笨,惹得太子不高兴了!若是这个时候梅解语在就好了!”看苏昭情绪不高的样子,苏曼青就自责的说。

本该是自责和向苏昭承认错误的话,可是苏曼青竟然又提到了梅解语!

梅解语此时可是已经失踪了啊!又刺伤殿下的心情了……

苏曼青……有些局促的看了苏昭一眼,根本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说什么话了啊!

“本宫身边的人接二连三的消失……呵呵~本宫到现在竟然是没有一点头绪!”苏昭就苦笑了起来,之前失踪的宋湖还没有找到,现在梅解语又失踪了。

这么显眼的两个人失踪了,若是苏昭迟迟找不到,那可是会被人看笑话的,更会被人觉得自己这个太子没用,威信大大降低啊!

“殿下……”苏曼青又苦逼了,他觉得自己实在太笨了,连哄劝一下太子都无能,这才说了几句话就把太子弄的这么伤心。

苏曼青觉得自己真是太废物了。

郁闷的苏曼青就看到自己的老爹苏江哲来了,一身黑色夜行衣的老族长是瞬移出现在太子府的。

为了监视周家的举动,苏江哲都亲自出动了,然后老族长就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殿下,金陵遭到袭杀,是太子宫的人干的!而且参与的人中还有您的暗卫、穿着太子府卫服装和装备的军队,和……梅解语!”苏江哲顾不得给苏昭行礼,出现之后就来到苏昭面前,直接道。

这个信息量有点大,苏昭知道周家武者要血洗金陵,可是苏昭不是已经下令人告知张起文,让他在有准备的情况下跟周家武者血拼的么?怎么就被袭击了,而且还有自己的暗卫和梅解语?太子府卫的装备也泄露了?

原来梅解语被人抓走之后就是为了这么一出戏么!?

“殿下……身边人有内鬼!”苏曼青在最初的震惊之后,立刻就找出了症结所在,苏昭如今手下兵力不少,可也正因为此,才给了对方可乘之机。不过出手陷害苏昭的人不仅仅是周家,必然还有内鬼里应外合。

“知道了。”在最初的震惊过后,苏昭慢慢的冷静了下来,这份冷静中带着一种隐退的释然。

看似凶险的局势却也是让自己消失的时机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