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任性的玄君/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江哲亲自带来情报,也是想跟苏昭商量一下的,作为苏家的老族长,苏江哲可以有很多处理的手段,至少可以让苏昭不必因为金陵被血洗的事情而连累,不过眼看着苏昭淡定的模样,苏江哲觉得自己好像是想多了。

苏昭完全就不在乎金陵血洗牵扯到自己的身上啊。

“殿下,您是想隐退么?”一向聪明绝顶的苏曼青轻声开口。

虽然苏昭刚才说了想要出去一下,并没有说明要做什么,但是苏曼青看着苏昭这一系列的反应已经猜出了,殿下是想隐退的。

苏江哲什么话都没说,老脸上却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老族长的见识和阅历远在众人之上的,虽然可惜苏昭这个时候隐退会让大周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力量消散、发展势头阻滞,但最近太子的势头也的确是太大了。

急流勇退是很明智的选择。

“本宫是要隐退一段时间。”苏昭叹了口气。

苏曼青脸上的笑容就多了几分,因为他听到太子说要隐退一段时间,而并非是彻底隐退的,苏昭之所以要隐退必然是有原因的,即便不用人说和调查,苏曼青也猜到了。

“是不是跟神宫有关?”苏曼青问。

苏昭看了苏曼青一眼,冲着苏江哲笑道:“老族长,您肯定跟曼青有很多话要说吧,你们先聊着,本宫去醒醒酒。”

明显是避免回答苏曼青的问题,苏昭直接起身走了。

不过苏昭越是这样,苏曼青就越是肯定了,太子殿下之所以隐退必然是跟神宫有关的,可惜,面对神宫任何家族都是无能为力的,即便是隐藏了巨大实力的苏家也不行!

“曼青,殿下不想让我们搀和应付神宫的事情!”苏江哲看到自己儿子坐在轮椅上发呆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在想苏昭和神宫的事情呢。苏江哲就只能开口了,刚才苏昭之所以让他留下来跟苏曼青说说话,就是想让他劝解一下苏曼青,不要触怒和招惹神宫的。

神宫能够凌驾于大陆六国之上,其实力绝非是一个国家、更不是一个家族能够对抗的,苏昭是很清楚这一点的,所以她一点都不想让苏曼青和苏家搀和这件事情。

在神宫的执法队要对付自己的时候,苏昭能做的也只能是被动的消失。

按照苏昭以往的脾气,这就是逃走了,是羞耻的,但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就只能逃走!

“儿臣知道,只是殿下要出去,我们就需要帮助殿下做好善后的工作,殿下制定的策略和计划,也由我们来实施了!”苏曼青也不是一个钻牛角尖的人,不用自己的父亲说大道理的劝解,苏曼青已经明白自己接下来该干的事情了。

不管是苏家还是苏曼青都不可能跟神宫抗衡的,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在太子殿下消失的这段时间内维护好殿下曾经努力做下的一切!

苏昭以集县为榜样推广的农业水利政策、州县机制,在太子照应下才能运转和发展的闵家锻造,苏昭的各种新军……

甚至还有在暗中对付苏昭的敌人!也可以趁着太子殿下玩消失的这段时间把潜藏的敌人揪出来。

就在苏曼青和苏江哲对比分析的推敲苏昭身边可能潜藏的内奸和敌人的时候,有人直面的阻挡神宫执法队了。

被抓走的神晓瑜就成了玄君阻挠执法队的“道具”!

在大周边境西北最为恶劣的峡谷雄山中,神晓瑜像是一面旗子一样被绑在了山岩顶端,伟大的神晓瑜就以这种屈辱的姿势迎来了神宫的执法队。

代表了神宫执法和战力的执法队并没有乘坐飞船,而是骑乘他们各自的道具来的,一只巨大的金鹏鸟就是这些人的坐骑。

遮天蔽日的金鹏飞过山岩上空的时候,执法队的人被下面的一幕给吸引了。

荒芜、巨石斑驳的山顶上厚重苍凉,而在这份苍凉中却有一抹白色格外的引人注目,那人一张娇艳俊美的脸,却被虐待一样的绑在了山顶的巨大岩石上,长风烈烈,鼓荡着那人身上洁白长袍,透出一种萧肃而凄惨的凌虐美感、

“那是神晓瑜么?”

“看错了吧~怎么可能是神晓瑜呢!”

“没看错!的确是我们的神晓瑜皇子,快点下去!”

大鹏背上的执法长老们纷纷下了鹏鸟飞掠向山岩之巅,孙长老站在大鹏背上没动,反而是开口提醒:“大家小心!我神宫两艘飞船陨落,强敌难应,这也是一个陷阱!”

数名神宫的执法长老一起飞掠而至,根本就不听孙长老的劝阻。

他们觉得孙长老实在是想多了,虽说神宫的两艘飞船的确是遭到了袭击,隐藏在大周附近的敌人很强大,但是他们执法队更加强大好不好!再说了他们执法队就是来调查神宫飞船被抢走之事的,顺便再把大周的太子带走。

神宫执法队并非是专门来找大周太子的,因为大周的太子还不够格!

所以,这些长老们根本就是来找凶手的,而眼前如此明显的挑衅足够说明挑衅者就是凶手了,这可是一个机会啊,他们很直接的朝着神晓瑜冲来了,即便是明知道有陷阱,他们也要闯开!

在他们有防备的冲上来的时候,山顶上的陷阱就开始启动了,一个巨大的法阵因为闯入者的触动而出现了,强烈到刺眼的金光瞬间笼罩了整个山头,因为金光太强烈以至于掩盖了山头上被绑着的神晓瑜。

“何方蟊贼?还不现身?!”

“用这种低级的小儿科也想袭击我们么?太天真了!”

几个执法长老相当不屑的直接闯进了金光中,凭借他们强悍的个人实力把金光和大阵给破坏掉了,然后这些人就在山顶上叫嚣了起来。觉得偷袭的人实在太小瞧他们了,竟然只弄了这么一个简单的法阵就想对付他们么?!

还在大鹏鸟上面的孙长老看到下面的人在闯阵中没有受到多大伤害,立刻感觉不好。可惜孙长老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应对,一个黑影就朝着自己冲来了。

黑影尚未近身,一股纯黑色的玄气凝聚成的巨兽幻影就冲到了自己面前。

孙长老对这人再熟悉不过了,黑龙!曾经在东海追杀过自己的黑龙!

而有黑龙出手,必然就有玄君!孙长老只来得及应付袭杀自己的黑龙,已经无法应付从侧面而来的玄君的攻击了。

在他挡下了黑龙的进攻之后,一股冰蓝色的冰刃直接穿透了他的胸口,若不是脚下的大鹏鸟主动帮自己挡下了接下来的攻击,并且凭借着圣兽大鹏所独有的速度撤退,孙长老当场就要挂在这里了。

可是即便如此,孙长老的出境也非常艰险。作为执法队的长老他竟然是一照面就差点挂掉,说出去都够丢人的。而且孙长老胸口上刺着的蓝色冰刃无比阴邪,孙长老疼啊!

“混蛋~老夫遭到袭击了,救我!”孙长老朝着下面的人喊。

而那些冲下去的执法队长老们有一半的人追着神晓瑜跑了,神晓瑜是神宫皇族啊,能够救下神晓瑜就是大功一件。而剩下的人犹豫了片刻之后才飞上来救援孙长老。

超级高手之间的过招胜负生死只在一瞬间,刚才玄君出手差点要了孙长老的命,不过因为圣兽大鹏鸟的搀和,救了孙长老一命,也因为大鹏的超级速度,让玄君接下来的攻击无效了。

下面的执法队长老们回来之后,玄君自然不会继续追杀孙长老了,带着黑龙撤离。

“主人,若是你有雷兽帮忙,刚才的大鹏就不会带着孙长老逃走了!”瞬移出去很远的黑龙就跟玄君抱怨了。

一直都沉默寡言的黑龙最近频频表露不满的情绪,甚至一些时候还像是有怨气的怨妇一样,就像是现在,黑龙觉得没有杀掉孙长老又是玄君的错,千年难遇的雷兽好不容易被抓到了,竟然被玄君拿去送给了苏昭,而且还被苏昭给鄙夷了。

看看人家孙长老等人带着的大鹏鸟,都可以给孙长老挡下致命一击。所以说坐骑战宠的作用实在是太大了。

想想雷兽那强悍的攻击力,黑龙就更郁闷了、

“即便本尊驯化了雷兽,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挥战力的,雷兽跟主人契合度很难提高,本尊反而是要用灵力压制雷兽的反噬而降低实力!”玄君颇有些无奈的看着黑龙,解释道。

雷兽的战斗力在圣兽中属于最强的,可以说只有神兽可以压制,其他任何圣兽级别都不是雷兽的对手,雷兽本身血统等级很高,但是战斗力如此强悍的雷兽也是有缺点的,那就是雷兽在被驯化成为战宠之后跟主人的契合度。

因为雷兽的实力和野性,雷兽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跟主人完成心灵相拥,完全契合!

在而雷兽没有契合期间,就需要主人用实力压制,避免雷兽反噬了,所以玄君刚才说的也不错,不过黑龙就是不屑的,他觉得玄君分明是在狡辩,即便收复了雷兽之后不能让雷兽战斗,那也可以不用带着啊,这样就不用实力压制,也就不会让自己的战斗力下滑了。

“苏昭拥有神龙血,所以可以直接驯化雷兽,而不会遭到反噬!可惜大周太子的实力太低等级了,她驯服了雷兽,签订血脉契约之后只会让雷兽现有的等级降低!完全就是浪费!而且就大周太子那样的也未必能够驯服雷兽。”黑龙闷闷的说。

要收复雷兽作为战宠也是需要主人拥有强悍实力的,所以说玄君收复雷兽的话最好不过了,玄君的实力很高,几乎是超越了雷兽的,所以在收复了雷兽之后不会让雷兽的实力有所折损。

但是苏昭就不行了,她的实力太低想要收复雷兽会降低雷兽的等级,因为战宠和主人之间有个定律:主人和战宠的等级是不会差距太大的。

所以说雷兽被苏昭驯服的话,完全会被苏昭的低等级给拉低了实力啊。

玄君没有回应黑龙的话,只是心里嘲讽:本尊就是考虑到苏昭可能会驯服不了雷兽,所以才专门出手帮忙把雷兽给虐打掉级了,就雷兽现在的实力水平,苏昭想要收服太简单了。

玄君觉得自己实在是聪明绝顶啊,这种事情都预先想到了,并且做的滴水不漏的。黑龙也太小瞧自己了,以为自己就那么傻么?

“走吧!神晓瑜就让他回去吧!”玄君没有再跟黑龙说什么,而是要走。玄君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解释的人,就是这么霸道又低调的存在,即便被人误解他也不在乎的,奔放到不在乎世人眼光的强者!

黑龙就瞅着不远处山顶上已经被执法队的长老们找到的神晓瑜,问:“不杀了他?”

“没必要杀他!”玄君扶额,有时候玄君真觉得黑龙挺暴力的,这么闷一人,暴躁起来的时候很让人费神的。尤其是黑龙要杀人的时候,玄君都不好阻止的。

玄君真觉得没有必要杀掉神晓瑜,别看他是个神宫皇族,可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当然是对神宫没有什么用处了,让他活着浪费神宫的粮食都是好的。

所以玄君虽然是拿着神晓瑜作为诱饵,将他扔在了山顶上,但是并没有想过要他的命,就是把神晓瑜的身上弄的脏兮兮的而已,拥有严重洁癖的神晓瑜恐怕疯了吧、这也算是玄君对神晓瑜的报复了,让他总是在苏昭身边转不开的模样。

“是玄君!魔域森林的玄君,本座要杀了你!杀了你!”被执法长老们救下来的神晓瑜疯了。

端庄高贵的神晓瑜此时一身狼狈,雪白的长袍上沾满了灰尘和污垢,白净秀美的小脸上也抹得乌七八黑的,从来都不曾接触过这么多脏东西的神晓瑜是真的疯了。

各种各样的脏东西让神晓瑜觉得自己的身上脏的无法呼吸,神晓瑜觉得自己身在水深火热之中,游走在暗黑地狱让他随时死去一样。即便是神宫的执法长老们快速的用水魔法清洗了神晓瑜的身上,神晓瑜仍然是被脏的几乎失去理智的。

甚至神晓瑜被脏的生病了,完全是因为心理压力带来的身体不适,却真的病倒了。脸色苍白如纸的神晓瑜都站不起来了,躺下来还体如糠筛、

“是玄君……本座一定要杀了他!杀了他!”神晓瑜被放在了大鹏的背上,瑟瑟发抖的神晓瑜还咬牙切齿的诅咒。

其他的执法队长老们都不说话了,皇族神晓瑜被抓,孙长老被刺杀,杀掉死掉。凶手赫然就是魔域森林的玄君,这么明确的对手和挑衅,这些执法队的长老自然要去处理了。

“玄君的实力是否已经超越了法尊?”

“我神宫大司命驱动的雷兽都被玄君收复了!”

“刚才玄君出手,孙长老都没有一点还手之力的!”

“所以我们出手的话也就是跟玄君打个平手,甚至玄君还有黑龙和赤凰帮忙,所以,我们应该等护法将军的飞船来之后,突袭魔域!”

执法队的长老们围坐在一起,商量了好半天之后,这些人才得出了结论,他们是要去对付玄君的,但是不能贸然行动,否则拿不下玄君不说,还有可能被玄君重创。

可惜最了解玄君,而且跟玄君交过手的孙长老已经昏迷了,无法给出详细、靠谱的意见,玄君是难对付,更难应付的是玄君还拉拢了不少各国高手,这些人都围在玄君身边就更加难对付了,他们这些执法长老一起去都未必能够站到便宜。

按照孙长老的想法,并非是去魔域找玄君麻烦的,而是应该去大周帝都的灵山!孙长老相信灵山跟玄君之间是有着某种联系的,而且孙长老的意见是先拿下苏昭。

在孙长老看来苏昭这个大周太子显然是更加重要,也更值得先应付的。

可惜昏迷的孙长老已经无法左右神宫执法队的行动了。

在远处监视着执法队长老们行动的玄君看着他们去了西北方之后,才问身边的黑龙:“魔域的佣兵都撤走了么?”

黑龙藏在帽檐下的眼睛幽光闪烁,好半晌才闷闷的回答:“撤走了!但是我们接了各国的任务,我们的佣兵在做任务的时候会遭到神宫猎杀的!”

“召回所有的低级猎兵,从现在开始只接受S级任务,做任务的佣兵小队人数增加两倍!做任务的时候能够猎杀到神宫的人,任务奖励翻倍!”玄君口气带着一丝傲慢和激动的下令。

黑龙这次没有反对玄君的命令,反而是很欣慰的点头表示赞同。他一直都知道玄君对神宫的敌意,而且黑龙对神宫也是有很深敌意的。

因为神宫也是黑龙的敌人!

黑龙的实力是比玄君低一些,可真正让黑龙心甘情愿跟着玄君的不是实力差距,而是因为对玄君的感恩、敬佩和玄君对神宫的敌意。

从黑龙见到玄君的第一面,黑龙就知道玄君是神宫的敌人。玄君所有的努力几乎都是为了打击神宫。在被玄君从神宫地下囚牢中救出来、能活下来的时候起,黑龙就坚定的站在玄君身边,一起打击神宫,为神宫的灭亡而努力。

“我们弄出来的黑金矿石是不是该用上了?”黑龙跃跃欲试。

“还不到时候,神宫现在对我魔域佣兵追杀不会派出杀手锏,只是一般的追杀猎手而已,若是连这些杀手都应付不了,他们也就没用了!”玄君对自己手下的佣兵也是这么任性和冷血的。

在下达了一系列的反杀魔域佣兵计划之后,玄君心疼的是这些年强取豪夺积攒起来的财富,苏昭富有天下,玄君觉得自己至少要比苏昭富有才行……可为了激励手下佣兵全面反杀神宫猎手,只能散尽财富了。

魔域佣兵有数十万人之多,在被神宫盯上,即将对抗神宫镇压和猎杀的时候,老弱病残却是悄悄的转移到了灵山下的地宫内。

别人都以为玄君的老窝是在魔域,其实魔域留下的都是强力武者开发森林而已,真正的大本营是在灵山的。

灵山地宫内和帝都周围突然出现了大量的人,苏昭觉察到了。

苏昭的暗卫和苏家的武者都在严密的盯着帝都周围的动静。所以帝都周围增加的人口他们不可能觉察不到。

“灵山南侧出现了近百个自然村落,虽然看起来很自然,但是这些人是突然出现的,应该是玄君的人!”苏江哲已经在书房跟苏昭商议情况了。

自从听了儿子的意见跟随苏昭之后,苏江哲带着苏家武者毫无保留的为苏昭服务,刚才所说就是苏家武者打探出来的消息。

“有这些人在灵山南侧落脚,本宫倒是更放心了!”通过这些天对玄君的行为分析,苏昭可以确定玄君是跟神宫作对的,而他能够把自己的人安排在灵山南侧,不得不说帝都真的安全了不少。

这样即便神宫要对付大周,也会先拿着灵山南侧的玄君手下开刀啊,而玄君为了保护这些人,也必须得跟大周合作,且会不遗余力的应付神宫带来的危机。

“太子啊,您杀了我们吧……太子啊,您竟然派人袭杀张家全族,我张家可是您的娘家啊,张皇后娘娘在天之灵也不会坐视不管的……”一阵凶猛的哭嚎从太子殿外面传来了。

王德忠急急忙忙的跑进了书房,禀报:“太子殿下,张昭仪带着张家分族的人来了,哭诉张家被杀之事,皇后等妃子们还在太子宫,老奴没法赶人啊!”

今天这事情真是巧了,在张家族人来哭闹的时候,偏偏周皇后带着妃子们都在太子宫偏殿。这事捂不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