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 怎么拒绝玄君/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张昭仪带着张家族人来太子宫外面哭诉的时候,王德忠的第一反应自然是赶人了。

可惜太子宫的护卫冲出去赶人的时候都被这些张家人悍不畏死的样子给吓到了。

这些张家族人看到太子府卫带着兵器出来,当场就有两个人冲上来,直接撞在了太子府卫手中的兵器上,立刻死亡,而其他的人则是一脸慨然的走上来,完全无视生死的彪悍。

王德忠就觉得这些张家族人身上也有苏家死士的那股风范,所以王德忠不敢驱赶了。

在这些人哭嚎的时候,周皇后和一众妃子们就跑出来看热闹了。苏昭也算是彻底被这些人给骂惨了,太子血洗金陵的事情也弄到整个帝都人尽皆知。

“殿下,还是让沙曼和朱雀带队,把这些人都抓起来吧!”王德忠都心焦死了。

只有让朱雀和沙曼出手,在瞬间控制这些张家族人,才能避免这些人在拘捕过程中作死,继续让这些人在太子宫门口闹下去,太子的名声就彻底的臭了。

刚才王德忠就想让沙曼和朱雀出手的,可惜太子不让。

“不用管他们了!让太子府卫们休息吧,本宫也饿了。”苏昭对太子宫外面的张家族人采取了完全不管的态度,任由这些人在外面折腾。

而张家的这次“行动”明显是收到了有心人的支使和支持,没多久宫外的大臣们竟然都知道,而且正好群臣一起上谏的来找庄宗议事,就把张家族人在太子面前哭诉的事情看的清清楚楚。

庄宗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更是心焦,可惜这种时候庄宗不好出面啊,庄宗觉得不孝子很会处理事情的,可这一次怎么就让张家人嚣张成了这样呢。同时庄宗也是觉得很不好理解的,张家作为苏昭的娘家,的确应该是站在苏昭一边的,怎么有跟苏昭作对的意思呢?

尤其是庄宗不相信苏昭会血洗金陵啊,那不是太愚蠢了么!且不说张家是苏昭娘家的事情了,单说现在的形势,帝都的事情都足够苏昭忙了,她没有必要派人去血洗金陵啊。而且庄宗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帝师苏方梓和沈荣也在书房,这两个老臣都说:太子要想除掉张家肯定不会暗杀,而应该会带兵南下,以强兵压城,俘了张家全族!

就不说苏昭现在就有这样的实力了,而且从苏昭的性格出发考虑,苏昭也的确应该是这么做的!

庄宗听了两个老臣的话之后更加觉得有道理了,本想自己过去把张家的人给赶走的,但是沈荣却又说太子肯定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情,也就不让庄宗去了。

在闵家锻造的闵鸿听说了苏昭的事情之后也第一时间赶来了、

从太子宫的后院进来之后,闵鸿在书房见到了太子。看到太子一脸平静的坐在椅子上跟苏曼青聊天的模样,闵鸿就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分明打扰了太子跟苏曼青的独处时光。

“闵鸿,过来吧!”看到闵鸿的苏昭就冲着他招了招手。

闵鸿按捺着心情的过来坐下了,原本是因为担心太子的名声受损,所以闵鸿着急赶来了,但是赶来之后看到太子那淡定和不在乎的模样,闵鸿就知道太子根本就不担心外面正在哭诉的人。

张家人的哭诉虽然是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可是太子一点都不在乎啊。

“本宫要出去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闵家锻造就交给你了!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曼青的。”苏昭即便是跟闵鸿交代事情在说到“曼青”这个名字的时候,也透着浓浓的情绪。

闵鸿分明从苏昭的口气中听出了太子对苏曼青的不同和喜爱,闵鸿一直都知道太子喜欢苏曼青的,只是没想到苏曼青对太子也有了这么浓的感情,看苏曼青坐在轮椅上看着太子的模样,那眼神……

“太子要去什么地方?”闵鸿就问。

刚才还在温柔的看着苏昭的苏曼青一听到闵鸿的询问,就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了。在苏昭说了要出去的时候,别人立刻就会问太子要去什么地方,那是因为别人对苏昭的关心,可苏曼青就没有问!

并非是因为苏曼青对苏昭不关心,而是因为苏曼青的性格使然,他就是这种不擅长说话和表露的人,即便有什么么事情都喜欢压在心底,尤其是涉及到感情的事情,苏曼青就更不擅长表现和表达了。

苏曼青显然是了解自己这个缺点的,更感觉出了自己曾经没有追问太子去哪而有些心结。现在看到闵鸿追问了,他就能感觉出闵鸿对太子的关心,也猜想太子接下来的心情肯定会很好吧。

“本宫要离开一段时间。去哪里还没有计划。”苏昭就冲着闵鸿笑,淡淡的笑容中分明带着一种满足和欣慰。

闵鸿就抬头看向苏曼青,眼神中含着一丝丝的嫉妒,殿下都不告诉自己要去哪里,是不是已经告诉是苏曼青了呢?!肯定的是,否则刚才苏昭怎么会说有什么事情来找曼青呢!

果然在太子殿下心目中最重要的人永远是苏曼青啊!

闵鸿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是远离太子殿下的中心了,自从被太子分派出去做了闵家锻造的负责人之后,虽说是手中的权利大了,但是也没有机会留在太子殿下身边了。闵鸿就觉得自己再也不是太子身边的近臣了,已经离开太子太久,而越来越远了么……

“二皇子殿下已经跟闵家提供材料了么?”闵鸿目光幽幽的看着苏曼青,苏曼青却开口岔开了话题。

“二皇子殿下提供的材料足够锻造坊使用两个月了!”

闵鸿很是振奋,原本还担心二皇子未必能解决得了原材料的问题呢,却想不到二皇子竟然可以一下子拿出来那么多的材料!

闵鸿记得太子殿下为了重开闵家锻造可是下了很大功夫和精力的,不止一次的搜罗都弄不到太多的材料,这些天闵家锻造都是用的存货和国库陈旧兵器熔炼作为材料的,而二皇子苏护弄来的材料却全都是崭新的矿石。

闵鸿不得不说:二皇子真是好手笔啊!

苏曼青默默的点了点头,嘴角动了动,似乎是想跟苏昭说点什么,可是他终究都忍住了,什么话都没说。

苏昭也很默契的没有追问,从最开始对苏护的感情和信任,现在苏昭对二皇子也有些疑惑了。主要是苏护这次给闵家锻造拿出来的矿石实在太丰富了。

大周矿山产量不高,西北有几个盛产矿石的地方也早已经废弃了,在没有国家军队驻守和开发的情况下,因为矿产资源地的丰富灵气,会引得魔兽和妖魔的垂涎,所以那些原本的矿区早已经是魔兽控制区域了。

大陆上很多盛产矿石的地方都是魔兽区域,因为地下矿石是可以自动散发和凝聚灵气的,就像是苏昭弄了暖玉放在自己的随身空间之后可以丰富空间的灵气浓度一样,自然界灵气浓郁的地方必然是有矿产和其他宝物地。

而大周的长老殿也是建立在丰富的黑金矿脉上,只有这样的矿脉地区才是灵气充裕的。

“二皇子能够保证矿石供应就好了!”苏昭没有明确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反而是用含糊口气稍微的安抚了一下闵鸿。

闵鸿没有听出苏昭口气中的不妥和异常,在闵鸿看来二皇子是真的在帮助苏昭的,不管是闵家锻造内的矿石供应,还是闵家锻造在人手不够时候苏护二皇子将自己身边的游骑兵送来做劳工的举动,都显示出了二皇子对苏昭的支持啊。

尤其是苏护皇子派去做工的人,那些应该是军队中的精锐,在锻造坊做下手也是很勤奋和主动的。

“殿下,外面的哭声好像是小了。”原本在外面哭闹不止的张家族人,此时的声音的确是小了很多。

王德忠就从外面跑进来禀报了:“周皇后带着人走了。”

周皇后个心机婊,在张家族人在太子宫外面哭诉的差不多了,弄得整个皇宫都知道之后,周皇后就出手把这些人都叫回去了,好在众人面前显现出她这个皇后是多么的宅心仁厚,识大体。

在臭了苏昭名声的时候,周皇后的名声就起来了。

“不用管了!本宫要出去一趟!”苏昭对周皇后的事情已经不在乎了,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在自己离开之前,苏昭最不放心的就是云峥的玄武军了。

玄武军数量最多,而且刚刚经历大战,云峥这个人在战场上是一员悍将,但是在政治和官场上就不行了,苏昭考虑自己离开之前要先去见见云峥,好让他确保人数最多的玄武军在接下来一段时间中不会受到破坏和损耗。

苏昭在计划消失之后,对周皇后等人的动作也就不放在心上了。所以也不用管周皇后带着张家的人去哪里了,至于那些来外面哭诉的张家人,苏昭知道他们就是张家中的死士!被张家利用之后就抛弃的,没作用的人了。

也就是张家挑选出来的弃子!这些哭诉者的使命就是来苏昭的殿外散布苏昭坏名声的,若是能够激怒苏昭,让苏昭把他们杀掉就更好了。这样张家在南方自立就更有借口了。

“殿下,张昭仪的父亲和家人在金陵城被血洗的时候死掉了。”苏曼青是陪着苏昭出了皇宫的。苏曼青俨然已经成了苏昭的智囊和左右手,基本上不离身边,坐在去玄武军营的马车中,苏曼青总结了情报之后开始跟苏昭汇报了。

“恩。”苏昭沉沉答应着,心里不是没疑惑的,从种种情报显示,张家是非要造反不成的,完全是要跟自己跟皇家决裂的节奏啊。

“张昭仪和刚才在太子宫外面哭诉的张家人都被张起文给欺骗了,金陵被血洗,张起文事先得到了殿下送出去的消息,但张起文没有撤走所有的老弱和无反抗能力的人,反而是留下了一部分人专门供屠杀,张昭仪的家人等都是这么死的!”苏曼青说出了实情,这种事情是必须要告诉苏昭的,好让殿下知道张起文到底是怎样凶残的一人。

“呵呵~张家一直都有这种残暴基因吧!”苏昭就没有声响的笑了起来。

苏曼青都觉得苏昭的笑容有些毛骨悚然呢,不过回想一下苏曼青就明白太子殿下的意思了,曾经的太子残暴毋庸多言,而大将军张起灵也是一个残暴将军,在西北的治军的时候,张起灵就是靠残暴出名的,如今张起文又做出这么残暴的事情,还不能充分说明张家的残暴基因么!

苏曼青苦笑,觉得太子是不是也是因为是张家的人而曾经残暴呢。不过……苏曼青也是很难理解啊,为什么张家非要造反呢,完全得不顾太子处境的造反自立。

这样的张家还是太子的娘家么!张家也完全没有把太子当成张家这边的人看待啊!

曾经张起文做丞相的时候,似乎也没有对太子多么照顾吧!尽管曾经的太子是混蛋,可张家也没有做出应有的努力来扶持和改变太子,即便是张家曾经有点作为,但也太不足了!之后便是张起文很轻易的被陷害入狱,张起文趁机诈死的去了南方。

张起文诈死明显是有预谋的,也是早就计划好的,甚至苏曼青都在想张起文是不是早在几年前就准备在南方自立了,否则这么短的时间内张起文就把整个张家都调到了南方,并且还在南方迅速的建立起了小朝廷。

张起文所做的这一切都明显是有准备的。

苏曼青越想心里越是惊讶,张家的阴谋论就这么直白的显示在了他面前。

出了皇宫的苏昭等人直奔玄武军营,玄武军的本部已经移到了皇宫外,云峥就在伤兵营中,因为伤兵营离皇宫近,云峥就觉得自己可以更早的或者不时的看到太子也不一定呢。

即便是没有机会见到,云峥也想让自己离皇宫、离太子殿下更近一些!

“将军,太子来啦!”负责在伤兵营、也是在距离皇宫最近的门口侦查的小兵看到太子出现之后,兴奋的跑来找云峥汇报了。

之前云峥专门给他安排了任务,就是让他看着太子是否过来的,让他看到太子来之后立刻来通知自己,自己好去迎接太子的。

可是云峥等了好多天都没有等到太子来,太子是不是把自己给忘记了呢?云峥是有点伤心的。

从得到太子的赏识、并且得到了太子的重用之后,云峥已经在对太子的感觉中迷失,很多时候他自己都分不清楚对太子是什么感觉,这种想见到太子却见不到时候的抓耳挠心,那种见到了太子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茫然和无措!

“快!帮我穿上战甲!”云峥听到太子来了,立刻就兴奋起来了,甚至都兴奋的不知如何是好,是保持现在身上的黑色战袍呢?还是换上最铁血英武的甲胄?

最后云峥还是换上了甲胄,当厚重而冰冷的、融合了魔血的甲胄穿在身上之后,云峥就觉得自己又成了那个在战场上驰骋的将军!燃起来的雄心让他觉得自己这个样子出现在苏昭面前肯定是吸引人的,肯定会让苏昭满意的。

因为换战甲,所以浪费了一些时间的云峥就赶紧出去迎接太子了,却正好看到苏昭在军营前面转身而回了。

“玄君这么着急见本宫有什么事情?”苏昭一边往回走,一边问身边的暗卫。

苏昭才刚来到军营门口,还没有见到云峥呢,结果自己身边的朱雀就跑过来玄君要见自己,而且还是很紧急的事情!苏昭无奈只能回去了。

苏昭也想让玄君来找自己的,可惜玄君那人太傲慢和臭屁,根本就不会过来。

而苏昭也的确是有事情跟玄君说的,加上玄君又把事情说的这么着急和重要,苏昭只能回去了。

结果已经跑到了军营门口的云峥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苏昭回去了,那个几乎让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自己连太子的正面都没有看到,只看到一个背影!

云峥很想追上去,可惜作为玄武军的大将,他只能守在军营中,而且没有太子殿下的召见,他也根本就去不了。

苏昭匆匆返回太子宫的时候,玄君就在书房中,抿着嘴角笑的灿烂,在看到苏昭回来之后,玄君右手中一翻,将一个小型的水晶球收了起来。

刚才通过水晶球看到了玄武军伤兵营中云峥那愁眉苦脸的怨妇模样,玄君就感觉很爽啊!

云峥是苏昭手下最衷心和英勇的将军又怎样?!在自己要见苏昭的时候,苏昭还不是先来见自己,把云峥给抛弃了!

“你找我有事?”苏昭进来书房就问。

口气中分明掺杂着一丝不耐烦,玄君的好心情就被破坏了。他盯着苏昭看了片刻,在苏昭变得更加不耐烦之前,说:“本尊已经帮你解决了神宫执法队,神宫暂时不会派人来抓你了!”

“而你在这段时间内就抓紧攻略大楚吧!”玄君接着又说。

苏昭本来就已经被神宫给盯上了,这种情况下还要攻略大楚的暴露苏昭的能力,无疑更会让神宫盯上苏昭,但苏昭也可以在大周和大楚的战争中选择低调。

战争一开始便摧枯拉朽的一举攻入大楚,在战争中佯装败退,而成就大楚内战将和精兵之名,岂不是就可以将神宫的视线转移到大楚内了!

每个国家都不会缺少英雄和天才,大楚同样如此!

这些年大楚或许是过的太安逸了,大楚国内少有璀璨战将,也没有太强大的魔法师和武者,尤其是大楚兵力问题,楚兵中庸,大陆诸国都有让本国骄傲的军队和兵种,可大楚却没有。

这就让庞大而臃肿的大楚在东方诸国内显得不那么起眼了!

但只要战争起,鲜血和黄沙便可淬炼出无数的英雄和精兵!玄君就想让苏昭刺激大楚,从而让大楚内涌现出足够多的战将、历练出一支精兵,让神宫将注意力转移到大楚的身上。

多年来少战事的大楚一旦复苏、绝对跟疲弱的大周中兴一样,让神宫忌惮。

“本宫的军队还没有准备好!而且,你这么帮助本宫……有什么企图?”苏昭却是一脸戒备的看着玄君,追问道。

玄君分明感觉自己的气息乱了一下。他湛蓝色的眼睛探究的盯着苏昭看了半晌,又沉默了半晌,才说:“本尊喜欢你!难道你不知道?本尊送给你聘礼,难道你不知道本尊的意思?”

这下子苏昭是被彻底的噎住了,在她看来玄君这完全就是在玩弄自己啊,用一只半死的小狗做聘礼?还喜欢自己?

“主人……那不是小狗,而是雷兽!雷兽啊!就是当初来攻击大周帝都的雷兽,只不过现在被玄君给虐待的掉级了。玄君是想让你直接收复雷兽做战宠的吧~所以才给雷兽折磨的掉级了!”空间内的果冻终于肯给苏昭解释了。

苏昭就惊悚的不说话了,玄君把雷兽送给自己代表了什么?难道是真的下聘礼?

那自己该怎么拒绝玄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