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 太子魅力无穷/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传说神龙血无所不能!

即便是苏昭这种只融合了一部分神龙血的伪神龙血,仍然是神秘而强大的。

魔兽被驯服签订血脉契约成为战宠,需要的就是鲜血为誓,或者是血脉的融合。结果雷兽正好啃了苏昭一口,正好启动了血脉契约的契合。

拥有神龙血的苏昭几乎可以驯化任何强大的魔兽,需要的只是她强大的精神力,和碾压一切的超等级神龙血,在魔兽和妖魔界起压制性作用的就是血脉!可以说苏昭体内并不明显的神龙血脉却也是最高级的血脉等级了,对其他生物具有明显的压制作用。

就像是对苏昭衷心耿耿的血族人,每次血族人用苏昭的鲜血疗伤之后,他们对苏昭就会更加的忠诚,也就是因为神龙血的特殊原因。

“这是……”在苏昭卡住雷兽的喉咙,差点要把这货给掐死的时候,似乎是因为血液或是对眼的关系,苏昭的精神感知下触到了雷兽的精神世界。

时光和空间仿佛在这一刻倒流和凝固,让苏昭的精神灵魂力可以任意的切入雷兽记忆中其中任何一点、苏昭如今所能看到和感觉到的就是雷兽的经历。

从雷兽出生到如今的所有经历都在苏昭的脑海中“看到”了。

蛮荒雪原中被黑魔狼群欺负撕咬的幼年雷兽、炼狱深渊中忍受妖魔折磨的雷兽,还有成年之后统领一方却又被神宫莫名力量威胁的雷兽。

一幕幕的镜像都被苏昭看到了,以旁观者的姿态看完了雷兽经历的苏昭分明感觉到雷兽的精神力在跟自己相依。

似乎是因为了解了雷兽的过往,苏昭本能的感觉到自己跟雷兽之间的关系一下子亲近了。而且是很诡异的那种亲近,仿佛雷兽变成了自己的左右手、身体一部分一样了解和让人亲近。但又不像是自己身体一部分那样无法分开。

雷兽还是独立的个体,只不过那种感觉又像是身体的延伸……

“超级灵魂契约?!这样也可以签订超级灵魂契约?!”随身空间中的果冻惊悚了。

果冻万分的嫉妒!凭什么雷兽这种混蛋可以跟主人签订灵魂契约?果冻几乎是从苏昭本体能随身空间中产生的,所以从一开始果冻就跟苏昭之间有着某种神圣的契约关系。

但是这种契约关系却并不明显,或者说类似平等契约关系的。但这种契约关系也限制了果冻跟苏昭之间的灵魂交流,很多时候果冻都不知道苏昭所想的,而苏昭也很多时候都不能明白果冻在想什么。

超级灵魂契约则不同了,且超级灵魂契约是属于最高等的契约!甚至高于本命契约之上!

一般说来大陆上契约分为四种,从高到低分别是:本命契约、灵魂契约、主仆契约、平等契约。

四种契约的等级也代表了魔兽被驯化之后所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和主仆之间的合作契合度。本命契约每个人只能签订一只,作为本命契约的存在,战宠跟主人之间是相依相存的,主死宠死,宠死主伤。

而普通的灵魂契约则是战宠跟主人的共鸣而形成的合作契约了。虽然不如本命契约中主仆的亲密无间关系,但因为灵魂的交融也可以发挥出强悍的优势。更重要的是灵魂契约中,战宠受伤或者死亡是不会对主人造成任何影响的。

超级灵魂契约就是灵魂契约中的变种了!也是最强的契约形态存在!这种变异契约关系的几率实在太低了,几乎是没有的!可一旦产生超级灵魂契约,所形成的契约关系就会超越本命,成为最强契约存在。

所以果冻在看到苏昭和雷兽签订了这种契约之后才会震惊!

“这就是灵魂契约?灵魂契约不是用魔法阵为引导,用近似召唤的方式契约已经死掉的魔兽灵魂,并且以自身灵力为消耗让灵魂魔兽现身作战么?!”苏昭问。

不等果冻回答,雷兽已经开口了:“灵魂契约有好几种,主人说的乃是灵魂召唤契约。这是需要媒介的,也就是道具,且这种媒介道具必须是魔兽生前身体的一部分。”

雷兽所说不用出声,而是直接传输信息到了苏昭的脑海中,所以果冻是听不到的,然后果冻又给解释了一遍:

“主人说的是灵魂召唤,也就是召唤师的技能了!在这个大陆上,召唤师和魔法师是不分开的,召唤比魔法还要稀少,所以几乎没有召唤师的情况下,灵魂召唤也就被人神化和遗忘了本质!”

苏昭没有回答果冻的话,而是开始消化雷兽传给自己的信息了。

雷兽跟苏昭沟通完全不用说的,心灵相通之下,雷兽的阅历就如同电脑输入一般,源源不断的进入了苏昭的脑海中,所以苏昭根本就不用询问果冻了,更不需要别人指导了。

苏昭在跟雷兽成为灵魂契约关系之后,她的阅历和知识就这么庞杂和强大起来了,这些阅历中最多的自然是自然界各种魔兽和妖魔的信息了,雷兽就是自然界中的最强者,所以对于自然界的任何生物都是熟悉的。

而且因为雷兽有各种各样的遭遇,从幼年到成年雷兽生长了足有数百年,所以即便是在野外生存的雷兽,也对人类的修炼有所涉猎的。

这就让原本还找不到修炼方法的苏昭有了修炼的参考和依照。

苏昭完全不用拜师或者去找皇家猎兵团就可以自己修炼了。尤其是直接出城作为猎兵历练,苏昭在跟雷兽共享了它在野外的经验和对魔兽的了解之后,苏昭完全就是一个“全知道”啊!

“最好的契约形势是本命契约,其次是灵魂契约,可雷兽跟我的契约发生了变异,所以这种变异的灵魂契约比本命契约还要高级!”苏昭自言自语着,神识进入了自己的随身空间,然后看着自己随身空间中的果冻发呆。

“果冻,你是我的战宠吧?你跟本宫是什么契约?平等契约么?”

苏昭很好奇自己跟果冻之间的关系,这货都在自己的随身空间中住了这么长时间了,可苏昭明显感觉自己不能驱动他的样子,有时候苏昭要驱动他做点什么都是要果冻自己同意的。

所以,苏昭就觉得自己跟果冻之间的契约关系肯定是最底层的平等契约。

“可能吧!”果冻回答的相当勉强,其实果冻自己觉得自己跟主人之间的根本就不是平等契约,而更加像是没有契约,他们就像是单纯的朋友关系而已,最对果冻对苏昭的随身空间有点依赖性!

“好吧,反正以后我有雷兽了,跟你之间有什么契约也没有关系了!”苏昭很潇洒的说。

被苏昭轻视的果冻一下子就怨念了,可是作为曾经最伟大和高傲的神龙,果冻是不能主动低贱的去做苏昭宠物的,所以被轻视也不能有所表示和行动的果冻就只能在空间里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了。

然后果冻就羡慕的看着雷兽跟苏昭心灵沟通,雷兽逐渐的抢占和霸占了他在主人苏昭心目中的地位。

果冻都要伤心绝望了,本来还想着可以让主人在做猎兵、出去的时候帮自己寻找其他的神龙骨呢,现在看主人的这模样,果冻真怀疑主人是否还会帮自己。

而且果冻都不好意思开口让主人帮助自己寻找剩下的神龙骨了啊!

雷兽在成为苏昭的契约兽,并且啃了苏昭一口喝了点血之后,伤势就开始恢复了。因此在苏昭的随身空间中相当活跃。

苏昭都在憧憬做猎兵的逍遥日子了,可是想到神宫的执法队暂时不会来找自己了。苏昭还真是想趁着这段时间做点什么呢!

“殿下,神晓瑜的护卫又来求情了!”王德忠从前面过来了,老太监知道太子殿下根本就不想见到玄君,所以王德忠一直都在前面,直把玄君给送走之后,老太监才过来了。

然后一过来的王德忠就带来了神晓瑜护卫的消息。

神晓瑜的护卫们都很崩溃,他们来找苏昭就是希望太子殿下可以帮助他们跟玄君要人的,结果这些护卫就看到太子发飙的追打玄君了,而他们主人的下落根本就没有问啊。这些侍卫都要着急死了好不好。

“让他们过来吧!”苏昭决定还是见一见侍卫鹤,这些侍卫们虽然不靠谱,但神晓瑜的情况还是应该告诉他们的,否则让他们一直担心着,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侍卫鹤等一过来就给苏昭行礼、从前一直都看不起这个大周的太子,可如今侍卫们还是挺佩服她的,尤其是如今他们就指望苏昭帮他们要回主人呢。

“你们不用在本宫面前假惺惺了,神晓瑜已经没事了,玄君放了他!”苏昭直接对这些人说。

苏昭就知道玄君不会把神晓瑜怎样的,至少不会要神晓瑜的命!要是玄君想要对付神晓瑜,根本就不用等到现在啊!所以说,玄君抓走了神晓瑜肯定只是利用一下而已,利用完了,也就把神晓瑜给放了。即便没有确切的消息,不知道具体的情况,苏昭也已经猜到了结局!

“太子殿下有我们主人的消息了?”侍卫鹤一脸稀罕。

“殿下,这些都是什么人啊?”这些天都在卫央身边负责监督的小雀回来了,小雀对侍卫鹤等人明显有很深的敌意。因为侍卫鹤等人实力强横,且他们在苏昭面前明显就不是臣属的样子,小雀还是很排斥的。

“小雀,你看到神晓瑜了么?”苏昭就问小雀。

侍卫鹤等人听着都觉得挺郁闷的,他们分明看出太子身边的这个女孩神经跟常人有些不一样,而太子竟然问这种人,看来太子根本就没有神晓瑜的下落啊。

“圣使大人么?没有看到啊,不过我看到白璐了!”小雀就说。

一说到白璐,侍卫鹤等人的脸上都有些不自在了,白璐曾经是他们这些护卫中的最强者,同时也是最忠诚的人,也正是因为白璐的忠诚才被孙长老给惦记上,并且陷害了。

可以说,侍卫鹤们现在是很羞愧于见到白璐的。

而白璐却出现了,作为一个武帝巅峰的人,白璐是用瞬移出现的,曾经美艳的白璐,此时脸上却带着面纱,不过那身形和气息却让人一眼就看出这是白璐无疑。

侍卫鹤等人自动的落开几步,主动避免了跟白璐的对视。

“参见太子!太子安好……”白璐后面一句话是用一种近乎惆怅而悠扬的口气说出来,这句询问仿佛是多年老友历经沧桑见面时的那种感慨。

苏昭似乎是被白璐的口气给感染了,苏昭对白璐的遭遇还是很同情的,她被孙长老带走之后扒掉了脸皮,所以苏昭曾经见过的假白璐是有她脸的。

隔着白璐头上带着的面纱,苏昭看不清楚她的脸,却能够感觉到她对自己没有恶意。

“还好,阁下来太子宫有事么?”苏昭很客气的询问。

苏昭自认为跟白璐是没什么交集的,但苏昭对白璐还是很有好感的,所以跟白璐说话的时候很客气。

白璐沉默了一下子,才说:“圣使大人已经被执法队带走了,请太子殿下让他的护卫去西北魔域找执法队吧!”

“哦!”苏昭答应一声,撇了身边的侍卫鹤等人一眼。侍卫鹤明白苏昭这是在让他们走了。

侍卫鹤等人就冲着苏昭抱了抱拳,临走的时候还冲着白璐道谢,几个人这才使用瞬移或者是飞行的走了。

“你对神晓瑜还挺关心的!”等侍卫鹤等人走后,苏昭见白璐还站在自己面前没走,苏昭就笑道。

白璐八成是觉得执法队没法照顾神晓瑜,所以才让神晓瑜的这些护卫去的。神晓瑜身边最忠诚的人也就是白璐了,不过苏昭却为白璐不值。

“神晓瑜是白璐的主人,很好的主人!”白璐低头,在苏昭面前说。

“神晓瑜人品是不错,可是懦弱,也算不上多好的主人,若他真的好,就不应该让你被孙长老抓去,无论怎样他都没有保护好你这个最忠诚的部下!”苏昭忍不住了,白璐是个好孩子,可惜神晓瑜这货就不是个好主人啊。

苏昭一向都很鄙夷神晓瑜的某些行为的、

“殿下,我们主人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而且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主人能够左右的。”白璐为神晓瑜辩解,白璐跟在神晓瑜身边的时间很长,所以对神晓瑜还是了解的。

白璐一点都不觉得神晓瑜有什么不好的,相反的,按照神晓瑜的生长和生存环境,他能够保持现在的样子已经很好了。神宫那个肮脏的大染缸并没有把神晓瑜变成肮脏的人。

“好好!神晓瑜好!”苏昭不跟白璐争辩这个问题,沉默了一下子之后,苏昭又问:“你现在玄君身边?”

白璐点头,小心的看着苏昭,犹豫着说:“玄君人也不错的!”

“呵呵~”苏昭怎么觉得她认为谁都不错呢。

“太子殿下,玄君为你做了很多,已经引起魔域佣兵内部的不满了。或许有人会趁机对您出手也不一定呢!”白璐又说。

来自玄君那边的威胁?苏昭想了想,似乎玄君身边的赤凰的确对自己意见挺大的样子。

“恩,知道了,你还有什么事情么?”苏昭想去玄武军营看看的,之前被玄君给打断了,所以苏昭现在就想去了。可白璐不走的话,苏昭还得找人来接待她。

“我今天可以跟着殿下么?”白璐有点反常的问。

白璐在玄君手下做事,但不用一直全天当值,是有很多空闲时间的,现在白璐就有几天的自由活动时间,所以白璐就想跟在太子身边了。

从最开始见到苏昭时候的喜欢,到现在暴露对苏昭的感情更深了,这段时间白璐没有放过对苏昭的关注,甚至就在大周帝都攻城战的时候。白璐也一直都有留意着太子的。

战场上太子勇猛的身影、胜利的欢呼,帝都城墙上意气风发到不可一世的峥嵘,每一个影像都深深的印在白璐的脑海中,更让白璐愈发的喜欢太子,无法自拔。

“跟着本宫?本宫现在要出去,你就在太子宫等着本宫吧?”苏昭有点为难,白璐又不是自己的护卫,甚至苏昭都不能完全相信她的,所以让她了解自己的行踪不太好吧!

“是白璐鲁莽了,好的,我就在太子宫等着殿下。”白璐也感觉到自己刚才的提议太鲁莽了,自己跟太子殿下又不熟,而且还不是苏昭的人,这么跟着人家的确是不好的。

但白璐要跟着太子不仅仅是喜欢在太子身边,而且还想保护苏昭,最近在地宫内跟赤凰接触不少,白璐就越发的感觉赤凰对太子的敌意了,而如今玄君带着黑龙离去,赤凰掌控灵山地宫的时候,她会对太子动手也不一定呢!

所以白璐留下来也是想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出手帮忙的。

“殿下,这个姐姐喜欢你哦!”小雀刚才挺安静的,不过在盯着白璐看了一会之后,小雀就很犀利的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