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 忠诚论/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听到梅大人回来、看着苏昭几乎是飞奔出去的时候,云峥是很心酸的,那种内心酸涩的感觉让云峥惊讶、呆子云峥觉得自己这是喜欢上了太子殿下的节奏么?!

云峥有些失落的跟着走出去,然后就听到了苏昭的吼声。

“这是梅大人么?!”

“殿下……”刚才喊着梅大人来了的侍卫要被吓哭了,看着太子殿下盯着自己那凶残的模样,这侍卫就觉得自己要被宰了啊。

站在苏昭面前的梅大人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了。

“梅解嘉该死!不敢在太子面前称大人!”梅解嘉觉得自己挺冤枉的,是身边这个该死的小侍卫喊自己是“梅大人”的,又不是自己说的。

不过梅解嘉还是很喜欢梅大人这个称呼就是了。但看到太子殿下用几乎杀人的目光看着自己,梅解嘉就什么都不敢说了啊!

太子殿下这是把自己当成梅解语了啊,刚才兴冲冲的出来,一看到自己脸色就变臭了。

“呵呵~”在场上气氛无比尴尬的时候,黑龙就呵呵的笑了起来,他这个笑声无比的突兀,尤其是在这种时候,还带着某种讽刺的感觉。

“黑龙大人,您该走了吧!”心情很不好的苏昭就怒目瞪了黑龙一眼,斥道。

黑龙……自己很想甩手走人好不好。但是黑龙觉得自己还是把玄君送给她的东西地点说出来吧!

可黑龙一点都不想跟苏昭说话,于是黑龙就拿出来一块白布画了起来,画好了地图之后在上面标注了一个地点之后,黑龙把地图扔给苏昭就走了。

“这就是玄君送给你的礼物存放地点,开启的晶石在你手里!”

苏昭就拿着黑龙给自己的所谓地图抽嘴角,看黑龙那么高冷、实力那么强悍的模样,苏昭觉得他这个大神画出来的东西最起码应该有点水平吧,可手里这份像是三岁小孩子信手画出来的东西到底是神马啊!

黑龙的智商也真是让人捉急啊!

“存放地点就在长老殿的旁边!”跟在苏昭身后的沙曼一眼就看出这个地图的含义了,然后指给苏昭看。

沙曼不仅仅能够看懂地图,而且还觉得黑龙画的地图很有自己的风采呢!

“殿下,末将的部下犯错,就是末将的错!”云峥就跑来跟苏昭请罪了。

苏昭淡定的收起了地图,这才看着云峥,道:“算了,你起来吧!”

云峥这种没事就请罪的模样也挺愁人的,而苏昭也觉得是自己刚才的反应过激了,在听到外面有人禀报的时候,苏昭就习惯性的以为是梅解语回来了,苏昭不仅想见到梅解语,重要的是梅解语若是能回来就能够找到凶手的线索啊。

这个潜藏在暗处的凶手不仅抓走了梅解语,而且还抓走了宋湖,处处的跟自己作对。苏昭想找出这个凶手都没有点头绪的。

所以没有见到梅解语,是让苏昭很失望的。

云峥小心的观察着太子殿下的情绪,然后慢慢起来了。

苏昭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冷静,冲着梅解嘉点了点头,问:“你来找本宫?”

梅解嘉是梅解语的大哥,苏昭跟他一点都不熟,而且这货也从来都不曾来找过自己的,而他突然找到这里来,肯定是有事的。

“殿下,这是梅家给殿下的分成!”梅解嘉小心的将一个类似报表的东西给了苏昭。

梅解嘉很是愁苦啊,之前梅解语为了给苏昭弄到钱粮,号召组织梅家组件了大型商队,而太子是在商队中占据了分成的,以前这个分成都是让梅解语拿着然后送给太子的,可是现在梅解语失踪了啊。

梅解嘉眼看着太子的分成越来越多,他踌躇再三之后只能亲自把分成的钱粮送来了。拖欠太子殿下的钱粮?!梅解嘉不敢啊!

“这么多?”苏昭看着上面的数字呆了一下。

现在大周最缺少的是什么?!还不是钱粮!

大周要跟大楚开战,苏昭担心的是什么?还不是钱粮么!没有这些东西,苏昭根本就无法发动战争,一直以来苏昭都在为钱粮努力,可苏昭和手下那么多人的努力都不如梅解语啊,他只用了一个梅家商队就为苏昭赚到了足够十万军队一个月的军粮。

“呵呵~以后还会更多的,我们开辟了跟南蛮的交易,其实南蛮人都很富足的,粮食和皮毛他们都不缺少!”梅解嘉连忙回答,梅家本来就是经商的,所以有门路,之后梅解语又凭借着太子的权势给梅家开后门,所有拥有了特权的梅家经商自然发达了。

甚至梅解语还把东海的一个船厂从一个豪族手里抢过来,专门给梅家制作船只、保证梅家在海上和水路的畅通。

“恩~很不错!值得奖励啊!本宫这就让人去把钱粮提过来,本宫应该好好款待你啊!”苏昭冲着梅解嘉笑的灿烂,顺便客套上两句。

苏昭是个大忙人,怎么可能款待梅解嘉呢。梅解嘉也不是笨人,自然明白太子殿下是跟自己寒暄敷衍了,虽然太子有点虚伪,但梅解嘉至少是感动的,最起码说明太子看得起自己啊。

“不敢不敢!为太子殿下做事是梅家和在下的荣幸啊!为了表达梅家和在下对太子的感激和尊重,在下这就回去带领商队连夜出发了,一定给太子弄到更多利益!”梅解嘉屁颠颠的表示了好意之后走了。现在的梅解嘉也不怕苏昭强占自己了。

虽然苏昭之前有着凶残的恶名,但这段时间来太子殿下都没有强占过什么男人,所以帝都内人几乎都觉得太子变好了。

苏昭还是很满意梅解嘉的,这货跟梅解语一样会拍马屁、会说话!

不过苏昭也是惆怅的,即便是梅解语在失踪的情况下,苏昭仍然能够感觉到他的好啊!

而找不到梅解语的下落,就让苏昭更加郁闷和伤心了。

云峥就傻乎乎的站在苏昭的身后,明显感觉到太子的心情似乎是不好的样子,可是云峥嘴笨的什么都不会说。就眼巴巴的看着,直到苏昭开始派人去接受梅家的钱粮。

云峥自然就亲自带着人去了,而闵鸿也过来了,跟闵鸿一块过来的还有苏曼青。

大晚上的,苏曼青本应该休息的,可是在太子宫的他见苏昭还没有回来,苏曼青就过来找苏昭了,那种在看不到苏昭的时候心里就有种淡淡的牵挂和焦躁的感觉让苏曼青很为难。

苏曼青知道苏昭在神宫的压力下肯定会避开一段时间的,苏曼青真不知道若是苏昭走了,自己独自留在皇宫看不到她会是怎样的感觉。

每当这个时候,苏曼青就痛恨自己是个残废,否则自己就可以跟着苏昭了,皇宫中的其他事情完全可以交给别人的,根本就不需要苏曼青在皇宫坐镇!

“你怎么过来了?天这么凉!”苏昭一看到苏曼青,脸上就绽开了明艳而关切的笑容。

那明艳而高兴的笑容看的一起来的闵鸿嫉妒的不行!同样是苏昭的男宠,闵鸿比苏曼青实在差太多了,苏昭对他们态度上的差异。

“下官来看看殿下需要下手么。”

坦然的看着迎面走来的苏昭,苏曼青脸上的笑容也是暖暖的。他苍白的脸色在夜色中显得不那么虚弱,反而是透出一种普通人的红润,尤其是军营内的灯光和照明晶石的光打在苏曼青脸上的时候。

而他的眼睛却显得更加明亮了,这么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明亮之余带着明锐的光泽就显得更加迷人了。

“本宫暂时还不需要下手,不过你都过来了~不用都不行了!”苏昭最近每次面对苏曼青的时候都笑的贱兮兮的,作为深刻了解苏昭的王德忠,就明白太子殿下这个笑容下面所代表的意思,以前的太子每次发泄之前都会这么笑的。

那就像是野兽在看到猎物之后所发出来的兴奋而嗜血的光芒。

老太监忍不住的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帮太子压了苏曼青啊!老太监觉得太子殿下肯定是要发泄的,可是太子应该是担心苏曼青的身体,所以总是不舍得动他。王德忠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让太子“得手”!

否则太子就这么一直看到却吃不到的,多可怜啊!

“殿下……”被苏昭抓住手,让在她手里放肆揉摸的苏曼青脸色红润、声线温柔。

苏昭看到这样的苏曼青就觉得越发喜欢了,而且当着周围那么多人的面,苏昭伸手就在苏曼青的脸上摸了一把,感受着他温热的脸和肌肤,苏昭一本正经的说:

“恩~很好,脸上还是热的,说明你身上不冷!”

苏曼青挺囧的,忍不住的想:自己身上冷又怎样呢?难道太子殿下还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抱自己啊!

一群跟在苏昭身边的人什么话都没说,他们不能也不敢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太子殿下当众调情。尤其是属于玄武军的小兵,这下子可真算是开眼了。能够看到太子殿下当众调戏男宠,眼福哦~!

“殿下,闵鸿还在等着呢~”苏曼青尴尬了,被周围这么多人盯着,苏曼青有些接受不了跟太子殿下太亲热。

分明从苏曼青的眼中看出了尴尬和对自己亲密的排斥,苏昭也不在意,整天跟苏曼青在一起,苏昭也算是了解他这个人了,苏曼青是害羞的,所以亲热什么地只能在没人的时候,现在被这么多人看着呢,苏曼青自然觉得害羞啦。

“都进来吧!”苏昭就亲自推着苏曼青,带着闵鸿一块进了云峥的房间。

伤兵营是用几个家族“捐献”的宅院建造的,所以云峥的房间自然也不是军帐了,而是收拾的很不错的大堂,苏昭带着几个人来作为临时的议事大厅还是不错的。

苏曼青自然是被苏昭亲自推到了主位的旁边坐着,闵鸿进来之后就坐在主位的对面了,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太子殿下跟曼青眼神之间的互动。

“现在闵家锻造还有多少制造好的兵器?”苏昭上来就问、对面的闵鸿心里明显钝了一下,但是很快回答:

“库存几乎没有了,不过最新的一批刀剑明天就可以赶制出来,一共有五千把!”

闵家锻造的生产线几乎不断,每天可以保证百把兵器和铠甲的出产,但也有各种原因而造成的数量堆积处理,尤其是对旧兵器、缴获兵器的改造,是绝对的大批量。

“好!真是解了本宫的燃眉之急啊!”苏昭相当振奋,在自己缺少武器的情况下又得到了这么好的一个消息,不能不说是幸运。钱粮梅解嘉给送来了,兵器也一下子多出来五千件,这样对大楚的战争是不是开了呢?!

“殿下,还有一事,用来锻造大杀器和神威大炮的火药没有了!”闵鸿犹豫着开口,他觉得自己做了闵家锻造的负责任人之后跟苏昭说话都不能好好地了,每次说了一件好事情,让苏昭高兴之余,总得有个坏消息,让殿下郁闷。

若是能一直给殿下带来好消息,是不是殿下就会对自己多些喜欢呢?

“清远国师还是没有消息?”苏昭就转头问身边的朱雀,清远国师已经消失好几天了,到现在都没有出现,清远还担任着大周的丞相呢!这么放荡的玩消失,真的可以么?!

“没有,庄宗陛下说清远国师可能是有私事,所以这些天都不在的。”朱雀说的很轻松的样子,庄宗也很轻松的样子,只有苏昭觉得一点都不轻松。

清远跟玄君一样,是个让人摸不透的人,尤其是国师担任丞相这种情况下还玩消失,是不是太任性了!

“殿下,您喝点水?”王德忠端着茶水小心的送到了苏昭面前,其实老太监是想让殿下把心态放开,别去想国师那混蛋了,老太监早就看出来了,太子殿下八成是喜欢上国师了啊。

至少王德忠觉得太子对国师的态度太好了些,尤其是国师那货也是对太子有意的。要不是喜欢上了太子,国师疯了才会一直留在太子宫不走呢!

不过现在国师消失了也好!王德忠是觉得太子跟苏曼青在一起也不要跟国师在一起的。清远国师那货太不讨人喜欢了。

“派人去灵山看了没有?”苏昭接了茶水,还在问国师的事情。

“殿下,灵山别人根本上不去啊!”王德忠踌躇了一下子才说。

“殿下,让在下去吧?”苏曼青就忽然开口了。

苏昭很好奇苏曼青怎么喜欢凑这个热闹,却听到苏曼青又说:“灵山上法阵无数,臣去了也可以研究一下。”

“那本宫跟你一块去吧!”苏昭就点头。

听到苏昭说要一块去,其他的人又不吭声了,他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太子宠苏曼青入骨啊,苏曼青说要去灵山,太子就要跟着一块去的,整个大周还有谁能有苏曼青这待遇啊。

“殿下,回去休息吧?”苏曼青不管周围这些人用什么眼光看自己了,温柔的对苏昭开口,软糯的声线中带着宠溺和婉转的请求。

天色晚了,苏曼青就觉得太子殿下似乎是又打算熬夜的节奏啊,所以苏曼青就主动开口的请太子回去休息了。苏曼青自然也可以一个人回去休息的,只是心中会有种不甘和挂念。

能够跟太子在一起的时候,苏曼青是不想一个人呆着的。

苏昭是推着苏曼青的轮椅,带着他返回皇宫的。云峥的伤兵营就在皇宫附近,所以回去皇宫倒是方便了。

看着苏昭带着苏曼青离开,闵鸿有些无奈,他被苏昭召唤过来之后只是询问了几个闵家锻造的问题,然后就没有下文了,太子殿下是完全把他当成了一般臣子的样子啊,现在的闵鸿哪里还有半点男宠的姿态。

这对闵鸿来说应该是好事的,况且之前的闵氏兄弟想要的不就是这样的么!只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候,闵鸿竟然是觉得自己有些接受不了的。甚至闵鸿有种离心和被抛弃的委屈感。

“闵大人,您带好。”

老太监王德忠没有跟着苏昭离开,而是带着一个穿着披风帽檐的人送到了闵鸿面前。

曾经多次陷害太子,并且窃取太子宫情报和锻造坊情报的闵宁,此时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藏在帽檐下的眼睛无神的看着闵鸿,整个人如木头一般。

“阿宁?”闵鸿盯着眼前的人看了一会,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闵鸿就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可闵宁仍然是没有任何反应的。

“他是不是变成傻子了啊?”闵鸿忍不住心疼,最初在以为闵宁非死不可的时候,闵鸿是不怪别人的,也觉得闵宁的确该死,可如今看着自己亲弟弟变成傻子的模样,闵鸿忽就怀疑自己之前的决定是不是错了啊。

甚至闵鸿都在怀疑,太子殿下将闵宁抹掉记忆是不是太狠毒了,与其如此不如杀了闵宁岂不是更加干脆?

就在闵鸿心里产生这种想法的时候,他大惊失色的长吸一口气,额头上已经是大汗淋漓,他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在看到闵宁之后有这么大的心魔!太子殿下不杀闵宁已经是对闵家最大的恩赐了,即便闵宁变成了傻子也是留下了他这个人!为闵家留下了可以传宗接代的血脉啊!

自己为什么会有刚才那大逆不道的想法呢!闵鸿自责……

“殿下,为何将闵宁抹掉记忆?而不是杀掉?闵宁已经犯下死罪,杀了他闵家不会怎样,而被抹掉记忆的闵宁一直留在闵家,就会成为闵家跟太子之间的芥蒂,或许现在闵家觉得是闵宁对不起太子、应该受罚,可是几年十几年之后呢?拥有闵家血缘和亲情的闵宁终究会被谅解和同情,而太子将会在闵家心里成为凶残的代名词,长此以往影响闵家的忠诚。”

苏曼青就觉得太子殿下这次的处置手段不好!直接杀掉闵宁,不仅能够永绝后患,也会留住闵家的。已经死掉的人悼念是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削减的。

“若是闵家有不从之心,被抹掉记忆的闵宁自然会成为闵家仇恨、甚至是反动的种子,而若是闵家足够忠诚,闵宁只会成为提醒他们的警示而已。”苏昭淡淡回答。

苏曼青恍然大悟,纵然他是个谋决千里的智者谋士,但在君王手段方面仍然是差了些,至少就没有苏昭这种上位者习惯性的考验忠诚和敲打鞭策的决绝和心思。

苏昭留下闵宁,是残忍还是仁慈,已经让人分不清了,就像是永远不会被人猜透的帝王心一样、

“殿下,苏家的忠诚也需要考验,您不要因为臣……而影响了判断。”苏曼青在明白了苏昭的心思之后,就仰头冲着推着自己轮椅的苏昭说。

因为经常被苏昭亲自推着轮椅,现在的苏曼青都有些习惯了,不过仰头看到在自己身后俊美无铸的太子低头时,太子黑的发亮且敛着神光的眸子中就倒影出了他清隽的脸。

苏昭低头慢慢欣赏着苏曼青俊美的容颜,浅笑:“有些人需要考验,有些却不需要!”

如苏家这种拥有多位智者领航、底蕴深厚大义的家族,根本就不需要苏昭考验,更重要的是苏昭相信苏曼青,他是不会背叛自己地,同样他也能控制苏家对自己的忠诚。

“殿下……”苏曼青觉得自己仰头看苏昭有些脖子发酸,想要低头的时候,苏昭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吻上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