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玄君的逆鳞/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让果冻打开了结界之后苏昭就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就昏迷了过去。

至少苏昭安全了,周鼎看着周围出现的大批军队,苏家武者,还有天空中悬浮着的长老殿长老们就知道这次刺杀太子的行动失败了。

都怪赤凰这个蠢货!

要不是她磨蹭,早就把苏昭杀掉了。

周鼎撇了赤凰一眼之后,瞬移走了。周鼎要走这里的人是拦不住他的,即便是大长老出手也得有周鼎的阵法能力。

“抓住他!凶手要逃走!”庄宗是最激动的人,一看到周鼎要逃走,立刻就喊了起来。

身边的孙大和孙小二就听话的飞身而起的追上去了,却被大长老给拦住了:“先应付这里的杀手吧!”

大长老也不想放走这里的任何一人,可是自己这一边的人手不够啊,大长老看得出来这些刺客中就逃走的那个人实力最强了。让他逃走也好,若是这个人不走的话,大长老未必能够抓住这些刺客。

所以让最强的杀手逃走,从而可以抓住这些剩下的。或许在大长老的心里已经看出刚才逃走的人是谁了,也正因为如此,大长老才不会去阻拦,而是任由他逃走了,在周鼎没有彻底的跟皇族撕破脸的时候,大长老也不希望这个时候的周家反目。

目前的皇族和大周都太虚弱了,根本就应付不了周家的造反。

赤凰脸上的伪装已经卸掉了,只不过没有人见过她。她带来的几个大楚武者更是生面孔了。

面对这么一群要杀掉太子的刺客,大长老等人自然是不会手下留情了。在卫央狼骑和庄宗侍卫的辅助下,大长老带人围攻赤凰和大楚武者,打的相当激烈。

“苏族长还没有来么?”

“哎呀~我们的人是不是太少了啊!”庄宗看着不远处的战斗,问自己身边的孙小二。

苏家的武者也赶来了,只不过苏江哲没有来,庄宗就觉得老族长不来,这边的战斗力还是弱了点。看大长老亲自迎战那个漂亮的红头发女人,打的难分难解,庄宗就觉得很惆怅啊。

“陛下,先去看看太子殿下吧!”孙小二无奈的提醒。

“哦~对对!”庄宗这才想起来他儿子刚才就昏迷了。只是庄宗一向都觉得自己儿子强悍,而且苏昭也一直都给人彪悍的感觉,所以庄宗觉得自己儿子不会有事的,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会怎样。所以也就不管自己儿子的死活了。

等庄宗带着人过去的时候,才看到太医已经忙着给苏昭包扎伤口了。

王德忠是跟着苏曼青身边的护卫武者一块过来的,看到自己的主人浑身是血受伤的模样,王德忠就心疼的直掉眼泪,一边帮着包扎苏昭身上的伤口。而且王德忠知道太子殿下是不允许别人动她敏感地方的,王德忠就亲自给殿下上药……

“阿昭受伤很重么?会不会死?”庄宗呆了那么两秒钟,然后很直白的问道。

给苏昭处理伤口的太医身子抖了抖,连忙回:“死不了,太子殿下的伤势虽然很严重,但是没有生命危险的,不会死的。”

“会变成残废么?”庄宗又问。

“不会……”太医怎么就觉得庄宗的口气中带着点期待呢?庄宗是想让太子变成残废么?!

“哦,那就包扎吧!”听到苏昭不会死,庄宗也就放心了。

甚至庄宗还有点不在乎的,儿子是男子汉,受点伤算什么!

可有人在乎了,得到了白璐的消息而回来的玄君就悬浮在高空之中,湛蓝色的目光盯着下面跟大长老缠斗在一起的赤凰、那湛蓝色的眼睛中不掩的失望,甚至还有点杀机。

“大长老不是赤凰的对手!赤凰完全可以趁机杀掉太子,不过她没有动手,说明她似乎并不是真的要杀掉太子的!”玄君身边的黑龙就开口了,完全是为赤凰求情的。

黑龙自然是不想看到赤凰死的,尤其是被玄君给杀死。但是黑龙感觉着玄君身上的气息,分明可以肯定玄君是想杀掉赤凰的。谁让赤凰对苏昭动手了呢!

黑龙明白苏昭在玄君心目中的位置,可惜赤凰不明白啊。

赤凰也的确是没有对苏昭彻底的下杀心的,否则之前就可以出手杀掉了苏昭,其实在赤凰的心底,她也是明白一点的,若是真的杀掉了苏昭,恐怕玄君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但是能够蹂躏虐打一下苏昭也算是解了心头恨了。

“赤凰跟着你十年,是你的得力助手!”黑龙又开口了。他觉得自己不开口继续劝说的话,玄君是不是就要动手杀人了啊!

“让赤凰回来!”玄君默默的看了一会,瞬移走了。

玄君瞬移走掉的时候,激荡起来的气息凉凉的,带着凛冽的杀气,明显可以让人感觉到玄君的心情是十分不好的,而且刚才玄君也的确是想对赤凰动手的。

不仅仅是因为赤凰动了苏昭,也因为赤凰不听玄君的话,玄君曾明确说过,不让赤凰动手的,可赤凰还是在玄君不在的时候动手了。如此直接的违抗玄君的命令,玄君不生气才怪呢!

“哎~”高空中的黑龙发出一声无奈的长叹,打了一个呼哨给下面的赤凰密语传音。

正在应付大长老的赤凰听到黑龙的讯息,吓了一跳、分神的时候就被大长老一掌打了下去,摔在地上吐血不止。

大长老挺奇怪的,赤凰的实力明显很强悍,都让大长老觉得很难应付,可刚才怎么忽然分神了呢?打了赤凰一掌的大长老尚在奇怪的时候,就看到赤凰竟然是用瞬移逃走了。

大长老立刻也用了瞬移去追,却忽然感觉到一股更加浓烈的杀气从天空中压了下来,且这股玄气相当高明,只压制了大长老一人,却让大长老感觉出了对方强横的实力,同时也阻止了大长老使用瞬移追赶。

大长老的瞬移就这么失效了,无法追赶赤凰,而在赤凰逃走之后,大长老就感觉天空中的威压瞬间消失了,即便大长老用神识搜索了一下周围也感觉不到有人存在。

不过大长老对刚才的威压是很熟悉的,曾经帝都遭受雷兽和魔兽潮攻击的时候,这股威压曾经出现过大战雷兽,那是玄君身边的黑龙!而刚才跟自己交手的人就是玄君身边的赤凰了。

“大周内竟然如此藏龙卧虎!”大长老忍不住的感叹,且不说刚才让他长老殿都觉得无法打开的结界,就刚才天空中那人对大长老的压制就足够说明对方的等级和实力了。

长老殿代表了大周内最强横的武者和魔法师力量,可今天碰到的人却个个实力都不比大长老低的。

赤凰虽然是逃走了,但是她带来的大楚武者逃不掉了,在苏江哲老族长赶来的时候已经带着苏家的武者布下了魔法阵结界,将这些大楚的武者围困了起来,瓮中追鳖。

尽管这些武者都很高强,但是面对大周几乎所有高手的围攻,最后不是被杀就是被擒。

超级武者交手破坏力极大,苏江哲带着人布下了结界也是保护周围不被高手的交战波及,尽管如此,帝都中的人还是听到了各种如同打雷般的闷响。

各种颜色的炫光就在沙堡的方向出现、闪耀、消失,如同闷雷一般的响动在沙堡方向不断传来,这些响声却不是爆开的,而更像是地下的闷雷,被闷着响在某个地方,却是地动山摇。

超级武者死亡叫陨落,因为每个超级武者死的时候体内的金丹若是没有外逃便是自爆,可以想象金丹自爆的威力。没有苏家设置的结界,周围肯定因为这些超级高手的陨落被破坏的不成样子了。

这个世界的修炼者是吸收天地精华灵气来提升自己修为的,当他死去的时候修为散尽、就相当于浓郁的灵气团瞬间爆开,所以可以想象场面是多么剧烈了。

最后苏家设立的大阵都因为这些武者的陨落爆炸而破坏了。

庄宗在孙小二的保护下早已经撤退到了皇城,整个最后一个大楚武者杀金丹外逃的时候被几个高手同时施力破坏了。超级金蛋的自爆终于将大阵破坏,方圆十里之内都遭到了冲击波一样的摧残,草木尽伏!

“这就是武者的自爆啊!”庄宗看着远处的爆炸,心里相当感慨,然后忽然又问:“太子不是去找云峥将军的么?!云峥押运的钱粮呢?”

庄宗已经知道啦,云峥是去押运钱粮的时候遭到了伏击,然后苏昭才赶去的,现在苏昭是被救回来了,那么云峥的钱粮就显得重要了。

“云将军受伤昏迷,不过没有大碍,钱粮也没有损失!”赶回来的孙大带回来了消息。

这次袭击云峥不过就是吸引苏昭而已,所以赤凰根本就没有让人毁掉或者抢走大周的钱粮,她知道自己的主人跟大周还是合作的关系,而且魔域佣兵团也跟大周有着相依相存的关系,所以大周的钱粮还是不能动的。

只不过云峥还是在保护钱粮的时候被打晕了,好在伤势不算严重。

“那就好!先把钱粮都弄回来吧!”庄宗放心了,也不管自己的不孝子情况如何,庄宗倒是先关心自己的钱粮了。

这些天庄宗也是被钱粮愁的不行!跟大楚的战争迫在眉梢,可惜户部一直都筹措不出钱粮啊,庄宗给钱登辉施压不小,把老尚书都要逼死了,可钱登辉仍然是筹措不出足够的数量,现在有了梅家拿出来的这些就好了!

庄宗就在想啊,既然梅家经商可以弄出这么多的钱粮,大周是不是也应该组建一个皇家商队呢?虽说大陆皇族不经商,否则还不够丢人的,但是被钱粮和穷困压的太久了,庄宗也就顾不上这些面子了。

庄宗是看着苏昭被抬着进了太子府的,然后庄宗还跟着去看了,最后听苏曼青说太子没事,至少没有生命危险之后,庄宗才回去睡觉了,大晚上的太子遇袭,庄宗也跟着折腾,累的够呛。

而在灵山地宫深处,暗黑王座上的玄君是真的生气了,一身黑色的大袍穿在身上,让玄君几乎跟周围的黑夜轮为一体,跪在玄君面前的赤凰只能看到他那双湛蓝色闪烁的眸子,还有脸上那张散发出幽幽冷光的面具。

“主人,赤凰做错了,赤凰愿意接受惩罚!”赤凰跪在玄君面前半晌,听不到玄君说话,赤凰就主动开口承认错误了。

尽管听不到主人的回答,但是赤凰能够感觉到玄君眼中的压力,玄君是真的生气了。赤凰心里七上八下的,在刚才疯狂的虐待了苏昭之后,赤凰是想让大楚武者杀掉苏昭的,这样或许玄君就不会怪到自己的头上了。

可是如今被玄君亲眼看到自己对苏昭出手,赤凰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你知错了?”玄君压抑了半晌之后,幽幽开口,声线冷漠如冰。

跟着玄君这么多年的赤凰从主人的口气中听到了排斥和厌烦,对自己的排斥和厌烦。赤凰不甘心!很不甘心。

“主人,难道就因为赤凰对大周太子动手,所以您这么厌烦赤凰么?!”

赤凰觉得委屈啊,自己跟着玄君十年,为了玄君几乎付出了一切的努力,但仍然无怨无悔的追随在他身边,自己对他的忠诚和感情没有人可以相比。

大周太子算是什么东西啊!凭什么可以把自己比下去?!玄君不能这么对自己!女人的情感在这个时候占据了主动,填充了赤凰所有的不满。

“主人,您对大周太子太好了!您喜欢上大周太子了么?您的喜欢会成为您的弱点!赤凰就是不想看到主人有弱点,所以才要杀掉苏昭的!”赤凰跪在地上,不甘心的吼叫。

玄君高大的身影都隐在黑色的阴影中,甚至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都因为黑暗的光线而看不清晰了,却唯一能够让人感觉到他的冰冷气息如最尊贵的暗夜帝王。

“住嘴!”黑龙撇了玄君的方向一眼,激荡起一股玄气朝着赤凰打了过去,没有躲闪的赤凰就被黑龙的玄气一下子抽在了脸上,绝美的脸上半边脸颊一下子就肿胀了起来。

赤凰慢慢转过被打歪的脑袋,失心疯一样笑了起来,笑看着黑龙:“呵呵~现在连你也敢对我动手了么?!连你也喜欢大周太子那个贱货了么?!”

赤凰跟黑龙在玄君身边地位相同,甚至因为赤凰的脾气火爆,很多时候黑龙都是让着她的,所以就显得她比黑龙还要高调,而且黑龙也从未如此反驳过赤凰,更别说对赤凰动手了。

但是黑龙对赤凰动手是为她好的!任由赤凰这么冲着玄君叫嚣下去,谁都不能保证玄君会不会发飙,然后杀了赤凰。毕竟无论如何赤凰都是违抗了玄君的命令。

跟在玄君的身边便要绝对的服从和忠诚!赤凰因为对苏昭的恨,已经恨得失去了理智,忘记、忽略了她在玄君面前应该是什么样子!

这样的赤凰才是真正的触了玄君的逆鳞。

“十年前本尊把你从神宫奴隶中救出来,治好你全身断裂的筋脉、帮你恢复了实力,八年前你为本尊挡住了神宫大护法的追杀,为此差点丢掉性命,两平!五年前本尊复活千年灵骨的时候你为本尊护法,受到恶灵侵蚀损伤了心脉,这是本尊欠你的!”

暗影中的玄君幽幽开口,冷漠的声线在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平白带着一种凛冽的残忍。

黑龙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听到玄君如同算账一般说出了这些往事,他就知道事情不好了。

刚才还在地上大喊大叫的赤凰也不吭声了,因为她也预感到相当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十年来,你帮助本尊完成S级任务百余次,这是本尊给你的任务奖励!”玄君将手上带着的乾坤戒扔到了赤凰面前。

在赤凰嘴唇哆嗦着要说话的时候,玄君忽然起身,只见他右手上瞬间凝聚起了强盛的金光,在黑龙和赤凰惊讶的注视下刺进了自己的胸口中,等他的手从胸口中拿出来的时候,只见一缕金色的魔法法魂被抓在了手中。

玄君随手一扔,金色的魔法法魂就飞向了赤凰。

赤凰一下子就明白了玄君要做什么,尖叫着从地上爬起来:“不要!”

可赤凰根本没有避开,玄君左手勾动、玄奥的法决瞬间脱口而出,所形成的魔法也立刻在赤凰的身边成型,厚重的土魔法元素像是有生命的触手一样将赤凰给牢牢的固定在了地上,然后那金色的法魂就钻进了赤凰的身体中……

黑龙看得呆了,幽幽的眼睛呆滞的看着玄君做完这一切,等金色的光芒消失在赤凰的身体中之后,黑龙才反应过来,从来没有在玄君面前表示过多低姿态的黑龙半跪下来,恳求的看着玄君。

玄君似乎是有些诧异的看了黑龙一眼,跟黑龙认识这么长的时间,玄君可从未见过他如此卑恭过!不算是在自己面前,还是在别人面前。

“求主人原谅赤凰!”

“你喜欢赤凰?”玄君的声线仍然冰冷,却带了一丝稀奇。

谢谢:云白97 送了1颗钻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