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国师,进攻/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庄宗被苏昭留下来的这些事情搞得不胜其烦,其实就是被苏昭硬要从豪族手里抢粮食给闹得。

那些个老臣和豪族们被苏昭和王德忠逼得没办法了,就跑到皇宫来找庄宗哭诉了。庄宗都要被这些人给烦死了,庄宗有时候真想杀掉这些个总在自己面前哭求的老东西,可是为了自己贤能的名声还是罢了。

“王德忠这个老东西不跟着苏昭去战场,原来就是留下来对付这些大臣和豪族的啊!哎~”庄宗十分的愁苦,现在国内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处理的,清远这个丞相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总之庄宗被忙的昏头了快,可也没有人来帮自己的。

“陛下,二皇子送来了情报。说帝都内的豪族都愿意出粮草。”陆秉承小心的伺候在庄宗身边,不时的给庄宗填满茶水,一边禀报着帝都内的情况。对于豪族来说,粮草和人,自然是愿意出粮草了。

自从苏护二皇子回来,庄宗就觉得自己多了左膀右臂和眼睛,身居皇宫的庄宗再也不像是以前那样,在皇宫就是两眼一抹黑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反而是从苏护那里得到了很多情报,关于大周帝都的、关于大周内各国的。

这段时间借着苏护送给自己的情报,也让庄宗认识到,以前的自己是多么狭隘和无知,朝堂上的那些大臣们是多么的混蛋,竟然处处隐瞒自己。

不过知道的越多,庄宗就表示自己越心焦。

原先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庄宗表示自己可以在皇宫内浑浑噩噩,什么都不用管的逍遥,可惜知道的越多、庄宗感觉自己身上的责任也就越大了,也越发的觉得国内情况的严峻了,若是不能处理好国内的状况,那是真的会灭国的。

所以说为了自己的皇位,为了继续做皇帝,庄宗是不得不辛苦的。

“哼~这些个豪族们,一个个都是贪生怕死的,出粮草也可以,那就让他们出出血!”庄宗喝着茶水,看着苏护送上来的关于帝都内豪族们的实力和财富情况,开始算计该让这些豪族出多少粮草了。知道了这些豪族大臣们的底细就好说了。要他们拿多少粮草都是庄宗一句话的事,不服气?哼~那就把这些信息给他们看,吓死他们!

“哎~要是早点让苏护回来帮助朕就好了!”庄宗就看着苏护送给自己的各种情报感慨啊。

要是苏昭早点在自己身边,庄宗根本就用不着张起文和清远国师做自己的丞相啊,可以把这些事情都交给苏护做的。

庄宗就觉得苏护的能力是越来越让自己喜欢啦!

陆秉承听到庄宗又在夸奖苏护了,老太监什么话都没说,主动的后退几步充当背景板,努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省的庄宗非要自己说关于苏昭和苏护的事情,这俩人一个是二皇子一个是太子,自己一个太监而已,能说什么啊!

说的多了,陆秉承觉得自己这条老命也就没了!

“陆秉承啊!你说说朕是不是更应该让苏护做太子啊!其实朕觉得苏护哪一点都很好哦……更重要的是苏护懂得孝顺啊!”庄宗又扯上了,陆秉承苦不堪言啊,想躲都躲不开的么!

好在帝师苏方梓来了,也就让庄宗没法扯着陆秉承聊关于苏护和太子的事情了。不过庄宗还是旁敲侧击的询问了帝师苏方梓的意思,反正就是拐弯抹角的问:让苏护做太子好不好。

“老臣不知,陛下可找太子商量!”苏方梓回答的也很干脆,直接把皮球踢回去了,并且让庄宗去找太子苏昭商量。

庄宗就觉得苏方梓这个老东西坏啊!且不说苏昭现在根本不在帝都,也就没法找她商量了,即便苏昭真的在帝都难道自己就能找苏昭商量废立太子的事情么?

当朕是傻子么?!

若是苏昭不同意,还憎恶自己有了废立太子之心的造反怎办!苏昭会不会直接杀了自己?

苏昭对自己动手的话,自己身边的孙大和孙小二是靠不住的,因为苏昭身边的侍卫更加厉害,然后庄宗就在想啊,朕应该从苏护那里弄点高级护卫,好保护自己的安全。

阿嚏~远在大楚境内九州城的苏昭就打了一个喷嚏。

“谁在咒本宫!”苏昭心里腹诽,拥有了武者体质的苏昭几乎是不生病的。

“殿下。”一白皙、骨节分明的手就拿着一方丝帕送到了自己面前。

苏昭揉着鼻子,看着身边给自己送上来丝帕的国师,总觉得自己这么接过来不好,而且国师脸上的笑容也让苏昭有点受不了。

“我给殿下擦擦!”清远见苏昭迟迟不接,竟然来劲了,主动拿着丝帕上来,帮苏昭擦了擦鼻子。

苏昭就那么傻乎乎的站着,任由国师凑近自己,拿着柔软丝滑的丝帕擦着自己的鼻子,那温柔的动作、举止中透出来的甜蜜和柔情仿佛能把人给融化了。

云卓惊悚的看着这俩人,实在是接受不了这俩人之间的那暧昧诡异的气息啊。

明明是两个好看地不得了的男人,不管从哪里看,这俩人都漂亮的不要不要的,可偏偏这俩人凑在一起玩暧昧,那场面不要太唯美和别扭哦!

不知道别人看到是什么反应,总之云卓在看到之后觉得很恶心就是了。

苏昭本来是应该快速反应过来,然后谢绝国师这温柔好意的,可是苏昭的眼神在撞到国师那双温柔到可以腻死人你的秋水明眸之后,就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一下子被吸引住了一样,就这么不由得、傻乎乎的站着,任由国师用慢动作、来回擦了三遍自己的鼻子。

“咳咳~殿下,末将已经往夏口城派遣一万精兵,请问殿下是否要夺回乌陵城?”云卓实在忍不住的开口了,好打断这俩人的卿卿我我。主要是这个影响太不好了,周围都有很多的军人看着呢。

尤其是云卓的军队,站在城墙上防守和城墙下面休息的他们,就呆呆的看着清远国师和太子殿下那么肆无忌惮的玩暧昧,这些人自然比苏昭身边的亲卫们震惊了,因为他们是第一次见啊!

而且太子玩暧昧的人是别人也就算了,这还是大周内最尊贵和神秘的清远国师,怎么能不让这些军汉们惊悚。清远国师已经是太子的枕边人了?想到这端庄的清远国师被压在太子身下的模样,众人就接受不了啊。

“不用了,乌陵城的神威大炮已经撤退到了夏口城,乌陵城丢了也好!要防守九阴山防线,这边只需要夏口城和九州城就足够了!”被云卓打断,也让苏昭回过神来,苏昭连忙就从国师的身边跳开了,似乎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一样,苏昭快速的说。

刚感觉清远国师好了不少,可他的举动又把苏昭给吓到了啊。苏昭一向都是喜欢主动的,从跟苏曼青的相处中就可以看出来,所以在主动的国师面前,苏昭忽然就感觉无措了。

尤其是刚才清远国师那温柔的给自己擦鼻子的举动,苏昭分明感觉清远国师是打算赚自己便宜的意思,那有点不规矩的手,还有他看着自己时候那看似温润实则蕴着贪婪的眼神……

怎么都让苏昭感觉发憷呢!

“那……末将先去休息了!”云卓就看了看太子殿下和国师,起身告辞。

云卓越看越觉得清远跟太子之间有什么,本来太子就有着赫赫淫名,太子的男宠在国内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而国师又是这么一个清秀绝伦的美男子,所以跟太子有点什么花边也是可以理解的。

国师刚才对太子明显是主动的,这关系就太好猜测了。所以云卓就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多余啊,还是快点走吧,省的做灯泡了。

“等等,本宫陪你一起去!”苏昭就上来带着云卓走了。

跟国师一块留在城墙上?苏昭才不愿意呢,相比之下,苏昭更愿带着云卓去休息,也好跟这个昭烈护府的元帅增进一下感情。

清远很淡定的站在城墙上看着两人走远,温润的眼睛中蕴着几分惬意。

呵呵~刚才自己看到太子害羞了呢!分明就是在自己给太子擦脸的时候,因为自己亲密的举动,而让太子害羞,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太子对自己不是没有意思的,否则不相干的人,太子为什么要害羞!

清远瞬间感觉心情高涨了不少,他揣摩着自己的进步,从开始太子见到自己就排斥,到之前对自己有点亲疏的感觉,现在的太子对自己可谓是亲近多了。

不过清远也觉得有些不服气,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做法有点像是苏曼青,苏曼青就是这么低调的跟在太子的身边,甘愿付出的为太子出谋划策,毫无怨言的为太子做所有该做的事情,却从来不求任何回报,甚至是太子的青睐!

对于苏曼青来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太子中兴大周,可以说苏曼青拥有跟太子一样的信念,所做的就是为了让大周强盛,大义在国,是没有私心和私利的。

清远承认,自己是做不到苏曼青那种无私和无欲的。

清远所做就是为了博得太子的好感,博得美人的青睐。清远对大周是没什么感觉的,甚至他对大周有的只是利用而已,不过也是因为苏昭的关系,让他放弃了对大周的利用,甚至还会为了让苏昭高兴而做出利于大周的事情。

若不是因为苏昭,清远是不会这么做的。

在清远看来,大周就是一个濒死的,没有前途的国家,根本就不值得浪费精力。

不过,在苏昭和苏曼青不断努力下,原本近乎濒死的大周竟然真的有了中兴的迹象。甚至连王座上那废物庄宗都奋发了,国内朝堂更是在苏剑虹、苏护的监控下,在一些不甘大周朝堂没落的老臣努力下,将倾的巨船竟是真的开始有平稳续航的迹象了。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但是大周内的问题还是太多了,光是贫穷就让大周几十年都无法恢复,原本人口基数大,可灾荒之后灾民也多,灾民除去被饿死的就是做了流寇,而这些流寇和国内的镇压战争几乎毁了大周的根本。如今大周内数十州几乎狼烟不断。

所以,这种影响对如今苏昭所进行的战争也是极大的,最直接的表现就是苏昭的军队现在没有军粮供应,若不是清远弄来的那些生命果实,现在那些军队的口粮都成问题呢。

可即便是如此的困难重重,苏昭却仍然是带着军队来强攻大楚了,虽然清远觉得她自不量力,但是也佩服她勇气和胆略。

“丞相大人,您要做的战船已经完成了十艘,是否送到这里来?”一个普通军人打扮的人瞅着国师身边没人的时候,快速的来到了清远身边,小声开口问道。

“恩,就运送到夏口城吧!”清远点了点头。

南方多水路,战船自然就是主战斗力了,大楚也不例外,只不过大楚内的水路相对来说少一点,且很多内陆河流是不连通的。就像是夏口城所临的内陆河,这条从夏口城附近的湿地为源头的内流河流经几座城镇,最后进入九阴山脉附近的支流。

因为不能跟其他河流相连的原因,夏口城所临的河内并无战舰,有的只是一些小型的渔船,甚至大楚都没有在这里驻扎水军。大楚的水军在其国内的东南和东面,国土东北的夏口城和九阴山是没有水军的。

而正因为这里没有水军,所以国师才要帮苏昭弄上水军。

水路不通、无法相连?挖通不就行了么!

不管是人力还是魔法师的超级魔法,都可以将九阴山到夏口城周围的支流连通,甚至还可以连上大周南方的河流水路。

如此一来,大周战舰便可纵横千里,守国土而战。

九阴山、九州城一线也就不用苏昭安排那么多的守军了,只需要一万到两万人足矣,因为有了水路和水军、在有紧急军情的时候,水军完全可以第一时间到达,水路内的巨型战舰也可以运输军队快速转移和支援。

“大人,要运送这些战船,需要几千劳力!”那“小兵”就打断了清远国师的畅想。

清远很不耐烦的撇了小兵一眼,漠然道:“黑龙不是带着黑甲卫还在这里么!”

那小兵恍然大悟的走了,清远就站在九州城的城墙上看,他所观察的自然是九州城外面的水路情况了。然后清远就觉得自己看的有些恍惚了,主要是自己对水路不擅长啊。

“哎~宋湖在就好了!”已经带着云卓到了九州城内将军府的苏昭就感慨了。她正看着让卫央画出来的九州城附近地理图郁闷。

九州城周围是有很多水路的,可惜都是一些细流不连通的,苏昭是有意在九州城防线上放一些大型战船的,可惜这里的河流不够,要是能改造一下就好了。而能改造水路的人,也只有宋湖了。

“宋湖大人被抓了,生死未卜!”卫央就站在苏昭的身后,听到苏昭的感慨时,卫央就不厚道的笑了。

苏昭真想一巴掌拍死这货,却听到卫央又说:“听闻苏先生无所不通,改造水路的事情应该难不倒苏曼青先生吧。”

是啊,没有了宋湖,自己还有苏曼青啊!苏昭就表示自己心情很好!只要有曼青在,似乎所有的事情都能得到解决一样。

可从外面进来的国师就表示心情很不好了,虽然现在苏昭的身边没有了苏曼青,可苏曼青就像是阴魂不散一样,无处不在!

“苏曼青虽惊才绝艳,但也并非是万事精通,在水利方面就未必如宋湖!”国师进来就说。

苏昭就认同的点头,若不是宋湖在水利方面的才能,苏昭也不会把集县交给他了,事实证明宋湖把多水路的集县治理的很好,农业的发展是以水利灌溉为基础的,而水利却并非一个简单的技能,非专人无法精通。

“宋湖失踪已经很久了!”苏昭就叹了口气,这声叹息中带着对宋湖失踪浓浓的惋惜和关切。

“末将去休息了!”一直坐在大厅中没说话的云卓忍不住了,本来看太子殿下是在商量军情和政事的,所以云卓才留下来的,可现在她就明显感觉到变味了,自从清远国师从外面进来之后,他就用温柔到让人接受不了的甜腻的眼神看着苏昭。

这么明显而且暧昧的情义,让云卓觉得恶心啊。

“云元帅,请~”清远对云卓是很客气的,毕竟云卓是他请来的人。

“云卓的昭烈护府军队一走,南方是不是有动静了?”苏昭眼看着云卓离开,就冲着清远国师问了起来。

金陵城的张起文一直都按着不动,除去因为他没有起兵的借口之外,还因为在南方有昭烈护府的三万精兵压制。而现在云卓的精兵调走了,张起文会不会趁机起事。

没有了云卓精兵压制,张起文会吞掉整个大周南方也不一定呢。

苏昭这边在抢占大楚领土,自己国内却被张起文给抢了南方,得不偿失……

“殿下,您太累了,有本官在,殿下可以休息一下!”在苏昭无比担忧的时候,清远让人蛋疼的走了上来,竟然无耻的牵着苏昭的手,像是哄孩子一样安慰了起来。

谢谢:qquser6732847 送了11朵鲜花

感谢投票的亲们~奈死你们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