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焚琴煮鹤/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远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之前是在城墙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当着云卓的面对苏昭动手动脚的,这次是当着卫央的面动手动脚,真是够了!

苏昭第一反应就是甩开这货,但是再次看到清远那温柔宠溺到让人溺死的眼神,苏昭心底猛然一个机灵。

“你不会是喜欢上本宫了吧!”苏昭就乐了,心情瞬间嗨了起来。

被清远这样的人喜欢,说明自己有魅力啊,而且还是男女通吃的魅力!在自己没有表露身份的情况下,清远还这么喜欢自己,若是自己表露了女子的身份,那还了得!?

苏昭一直都对自己的女子身份没有自信的,甚至自己身上的女性特征都少的可怜,没有发育的胸部,没有女人每个月的经期……

“本官……”荡漾的清远听到苏昭的问话之后囧了,虽然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想向着苏昭表达出自己的好感,但是真的被苏昭这么直接的询问之后,那种不适的个感觉就让清远茫然和尴尬啊。

原来自己也是要脸的人呢!尤其是面对喜欢的女子,被她一双明亮到仿佛可以看穿人心底的眼神看着,清远就感觉更加局促了,甚至是心跳加速。

自己已经多久没有心跳加速的感觉了?

清远想了想,最后一次心跳加速似乎实在极地北隅魔窖面对终究蛟龙的时候……

现在看着近在咫尺,且被自己抓住了手的苏昭,迎着她那双明锐的大眼睛,这感觉比那些曾经遇到过的危险更加让他无法应付。

“咳咳~”卫央看不下去了,尼玛~这俩人太不要脸了,当自己是透明人么?!竟然这么直接的当着自己的面玩暧昧!卫央表示自己很生气。

至于为什么生气?卫央不想解释、也不用解释!

苏昭不是喜欢咬人么?!为什么不咬这个该死的国师?最好是一口咬在他脖子上的动脉上!

“卫将军没事了?”清远的目光就冷飕飕的朝着卫央撇去了,虽然刚才跟苏昭对视的有点尴尬的样子,但是清远还是很喜欢这种感觉的,就像是心动一样,可卫央这个该死的却把那种感觉给打断了,清远国师表示自己的心情很不好。

卫央用见鬼的眼神看了国师一眼,自己不就是咳嗽了两声么?!国师至于用这么恶毒的眼神盯着自己么?好像自己犯了多大的过错一样!

而且清远国师这表现也太离谱了,难道他是真的喜欢太子啊!否则何必因为自己打断了他而这么愤怒呢?

“国师您没事了吗?”卫央打着寒战的反问了回去,太恶心了!一想到在大周清名萧萧、从来不沾染尘世的清远国师竟然喜欢太子,卫央就觉得自己一身的鸡皮疙瘩。

“呵呵~”清远似乎是被卫央给激着了,自己有没有事情的跟他有什么关系!

“你们都退下吧,本宫要休息了!”终于回神的苏昭就伸手把国师给推开了,顺势说。

被推开、也感觉到了苏昭对自己排斥的清远就走了。虽然清远是不想走的,但是现在的国师已经懂得进退了,在看到苏昭表现出一丝厌烦的时候,清远就知道这是自己该离开的时候了。

放在以前清远是绝对不会离开的,凭什么她要自己走,自己就要走呢?!

可现在他明白,自己若是留下来肯定会弄得两人之间越来越僵的。

这是清远得出来的痛的领悟!

“自己可以听话的走,一会再回来就是了!”清远满脸欣慰的出了房间,却没有离开将军府,而是站在院子中看将军府的布置。

这将军府是以前楚国大将所住的院子,因为九州城是重镇,曾经有三万边军驻扎,所以这个将军府就是三万边军统帅的住所,自从被苏昭带兵夜袭抢下城池之后,因为楚军是猝不及防的被赶走的,所以将军府并没有遭到破坏,也就让苏昭顺势直接住进来了。

将军府几乎没有遭到任何破坏,只是有些贵重的景致被搬走了,可是即便如此,将军府内的布置仍然精致甚至是带着几分奢华的。

“不过就是个三万边军的将军,竟然能够住上这样的院子!”欣赏院子景致的苏昭就冷哼了一声。三万边军的将领算不上元帅级别,只能算是上将,而且边军的数量一向都是虚报的,就这样的军队统帅能有多少军饷啊,必然是贪污、吃空额富出来的。

唾弃一下楚军边关将领的奢侈和糜烂,也庆幸这样的将军才能留下足够好的将军府,供苏昭住下,只是将军府内的设施实在是低俗了些,那炫富一样的金晶矿石假山、魔窟深处才有的瑰丽却没有多少实用的白色钟乳,怎么看都觉得艳俗。

“卫央将军,请等一下!”

清远国师要处理一下这个院子的布置,但是自己的身边没有人可以用,自然就只能找卫央了。

“国师大人,末将实在太忙了~不好意思哈!”卫央转身就跑,笑话!自己还看不出国师那点心思么?分明是有事情要自己帮忙啊,自己才不管呢!

卫央讨厌国师,不需要理由!

尤其是看到国师跟太子在一起的时候,尤其的让卫央觉得讨厌。

国师用阴冷的笑容看着卫央跑了,这个卫家的小公子真是让人厌烦啊,没有了卫央也没关系,可以找其他的人,国师就去找云卓了。

上将云卓的房间就在太子房间的旁边,等清远敲开了云卓的房门之后,却看到云卓上将用排斥的眼神看着自己。

“呵呵~没有打扰元帅休息吧。”

清远冲着对方摆出笑脸,之前清远去找云卓的时候,她可没有这么排斥自己啊!难道来到九州城之后自己什么地方得罪她了?!(情商低的国师自然不知道,云卓对于男男是多么的厌恶了。作为男男一方的国师就被云卓给厌恶了。)

在云卓看来,清远国师就是崇尚男男的变态,明知道大周太子是喜欢男人的疯子,清远非但没有避开,反而是很热情的贴了上去。

云卓厌烦的就是清远国师这样不自重的人,所以云卓根本没有让国师进门,而是站在门口,看着他说:“国师大人有事么?我正好想休息了!”

云卓带着三万人的精兵一路急行军赶来的,累了想休息也是正常!

“好的~只是我想用一下将军身边的亲卫队,可以么?”清远就直接说了。

“国师想做什么?”云卓自然有些不同意了,一个人的亲卫队怎么能够随便借给别人用呢!

作为一个有点常识的人也应该知道,是不应该随便借别人亲卫队的!可国师就是一个没有觉悟的,他见云卓问了,就指着院子回答:

“这个院子中的布置太低俗了,本国师要改造一下!”

云卓就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国师,她深深怀疑国师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这个院子怎样跟国师有关系么?而且国师负责的是祭祀、即便清远做了大周的丞相,也是应该辅助国事的,什么时候沦为设计庭院的巧匠了。

“呵呵,您还是去问一下太子殿下吧,看看太子殿下是不是让您动这个院子!”云卓就说。

“元帅只要调给我三十名亲卫就够了!”国师坚持。

“好吧。”云卓觉得自己挺泄气的,不过既然国师要的人不多,给他也没关系的,不就是几十个亲卫么!

云卓当场就喊了亲卫长过来,让他带着五十个亲卫跟着国师,等待调遣。

“国师大人外出竟然不带随从,小人们佩服!”云卓的亲卫长上来就拍马屁,其实这也是亲卫长的肺腑之言。国师从大周帝都去了昭烈护府找云卓的时候就是孤身一人的,现在都到了西南战场、大楚境内了竟然还是孤身一人。

这种不带随从清风低调的人,的确是值得敬重的。

“呵呵~我的随从只是两个童子而已。”国师就从怀里摸出两张纸,然后在这些亲卫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用纸折出了两个纸人,纸人落地就变成了童子,就像是仙法一样。

在这个玄气纵横、魔法称雄的大陆上,仙法是没有的!这就是个虚幻到比巫蛊、巫术还要诡异的存在,所以这些人在看到清远国师用的“仙法”,都被震惊坏了。

就连守护在苏昭门前的沙曼都奇怪的看了过来,吸引沙曼的并非是国师用仙法弄出来的两个童子,而是那两个童子的身份让沙曼奇怪啊。

沙曼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两个童子是跟小白一样的灵骨,只是比小白低级太多了。

国师身上某个地方应该是藏着灵骨的,然后将灵骨扔出来之后就可以落地变成童子了,而国师身上带着某种可以让灵骨变身的术法,这就像是小白在苏昭的身边就是一个拥有皮肉的人一样。

“小白,那是你的同类?”沙曼就问一边的小白,小白正在啃着一张小雀送来的肉饼,听到沙曼的询问,小白看了国师一眼,哼了一声,不说话。

“奇怪,我知道!我说不出来!”

“我知道国师的秘密!我鄙夷国师的秘密,可我说不出来!”小白的心里活动十分复杂,每次当小白看到国师的时候,都会产生很复杂的心理活动。

那是一种明知道一些事情和秘密,但是却无法说出来一样。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下了某种诅咒一样!封口的诅咒,诺言的诅咒。

“妖魔!”小白啃了半天肉饼,也想了半天,才看着国师和他的两个童子说。

沙曼……搞不懂小白的话哦,到底谁是妖魔?国师么?还是那两个童子啊?那两个童子就是灵骨变成的,所以说他们是妖魔也没错,确切的说起来,小白也是妖魔!

“国师,你干嘛?”这时候苏昭从房间里走出来了。

苏昭本来是休息的,可是随身空间中的果冻却发现了将军府的秘密,让苏昭兴奋的从房间里跑出来了。

刚出来就看到清远正在指挥着人动院子里的景致,苏昭就看了看院子中的一口鲤鱼池。

“殿下不休息了?”清远一看到苏昭出来,立刻就迎了上来,温柔而灿烂的笑。

苏昭看到清远脸上的笑容,忽然觉得有些恍惚。

此时已是明艳的午后,阳光有些炫目的照在他的身上,让他修长的身影周围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边,他清俊的脸似乎是背光的,却在这种背光的氛围下脸上的阴影被光亮的笑容驱散一般,整个脸庞都明亮了起来,让人炫目。

甚至苏昭还从国师的身上感觉到了某种熟悉的影子,不在记忆中,却仿佛曾经有过的影子和回忆,那种似乎穿越了亘古、空间的影像似曾相识。

“你不休息一下啊!”苏昭移开了目光,避开了清远的眼神,问道。

发现自己似乎是把苏昭看的不好意思了,清远很是满足和嘚瑟的笑的更加灿烂了,悠悠道:“我不累。”

好像他不累是一件很值得嘚瑟的事情一样,苏昭就觉得原本在清远脸上那温柔到让她感觉熟悉的笑容消失了,那一丝丝的嘚瑟在他脸上跳跃着、那么的明显,让人厌烦。

真不是一个低调的人啊!苏昭一早就觉得清远不低调,处处都偷着低调的张扬和跋扈,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被大周和大陆的人们说成了谪仙一样清隽。你们眼睛都是瞎的~!

“既然不累,那就来帮忙吧!”苏昭口气略显恶劣的从国师身边走过去了。

国师觉得很诡异和懊恼啊,他几乎是很确定的看到太子的脸上露出了厌烦的神色,明明刚才看到自己的时候还是心情不错的,可为什么就在刚才突然反感自己呢?

清远想了想,自己不就是说了一句:我不累么?!

苏昭已经走到鲤鱼池旁边了,沙曼亦步亦趋的跟着,等到苏昭弯腰看鲤鱼池的时候,沙曼就说:“殿下要喝水么?”

清远……

周围的侍卫……

“哎呀~竟然没有给殿下烧水,小雀这就去!”小雀也着急的跳了起来,烧水去了。小雀心里自责啊,以前都是王德忠跟着太子的,老太监是很会伺候人的,无论是多小的细节,老太监都会注意到的。

现在王德忠不跟着了,太子可真是受苦啊!

“太子怎么会喝这里的水!”清远觉得太子身边的这些个侍卫真够愁人的。智商低劣到这种程度真的可以在苏昭身边做护卫么?

小白就更不用说了,完全就是一个三岁孩子的智商水平。

清远觉得也就是自己才了解苏昭想干什么了,她发现了鲤鱼池地下秘密!清远也发现了,所以他刚才让人动手准备折腾院子,就是想趁机“发现”鲤鱼池中秘密的。

“把这里的水抽干吧!”苏昭也相当无语的看了沙曼一眼,然后指着鲤鱼池说。

“哦~”沙曼答应一声,然后就直接跳进鲤鱼池了。

清远看的又是叹了口气,不过沙曼也终于展现出了他不同寻常的一面,在进入鲤鱼池之后,沙曼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搅拌机一样搅动的整个鲤鱼池里的水都沸腾了。

然后鲤鱼池里的水和几十条肥大的鲤鱼就翻涌了出来,倾泻向了一边。血族人沙曼不用玄气,却也让他身边周围形成了翻涌的气势,一下子将鲤鱼池中的水“赶”出来了。

“小皇子,小心!”伍华刚好陪着小皇子进来将军府,可是他们刚进门就看到一股巨浪一样的水朝着他们宣泄来了。

伍华提醒着小皇子之余就动用玄气将这股水浪给打飞了。

厚重的黑色玄气将翻涌的水打的飞溅,整个将军府都像是下雨一样,瓢泼一片。

“殿下,来打伞!”小雀就很靠谱的、不知从什么地方弄出来一把巨大的伞冲到苏昭身边,给苏昭撑起了一片遮挡的天空。

苏昭身边的沙曼和小白都不是用玄气的人,所以面对雨水一样的飞溅,他们也就不能用玄气给苏昭撑起来防护了,苏昭倒是可以使用玄气,只不过苏昭是太子,是不用动手的,躲在小雀的伞下面享受就行了。

苏昭身上是没有溅到水,不过苏昭还是看向了国师。清远国师不是武者,被水淋湿的样子会……

“你没有淋到啊!”苏昭挺惊讶的,看院子中其他的护卫都是一身湿漉漉的,而国师竟然没事。看他那青袍潇洒的模样,优雅到让人眼疼。

清远自然不会被雨水淋到了,不过自己没有被雨水淋到,怎么感觉苏昭很失望的样子?她喜欢看自己湿身啊?不等清远说话,伍华就过来请罪了。

“伍华并非有意!”

伍华这种人是不喜欢道歉的,但是为了小皇子他没有办法。现在他们就是寄居在苏昭和周军的庇护之下,不低调都不行。

小皇子已经顾不上过来打招呼了,他正忙着将色彩斑斓明艳的鲤鱼抓起来往旁边的水缸里放。

这个院子除去有鲤鱼池之外,还有几个不小的瓦缸,将十几条鲤鱼抓进去可不是一件小事,楚昱小皇子抓的十分狼狈,尤其这些锦鲤身上还黏黏的不好抓,眼看着鲤鱼还在地上翻腾、缺氧的张大了嘴巴挣扎,小皇子就冲着旁边的侍卫们喊:

“你们快来帮忙啊!把这些鲤鱼都弄到缸里去!”

周围的侍卫们就没有动,他们都是苏昭和云卓身边的亲卫,怎么会听楚昱的吩咐,这些人就都看向了太子,等着太子的吩咐。

“抓住这些鱼,晚上做鱼汤吧,烤鱼也行!”苏昭就吩咐。

“你要吃?!”小皇子尖叫了起来,那惊悚的叫声听起来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苏昭不耐和不喜的看着小皇子,道:“自然是要吃了!你觉得本宫要干嘛!”

小皇子不敢相信的瞪着苏昭,说:“这些可都是名贵的观赏鲤鱼啊!体格健美、色彩艳丽、花纹多变、泳姿雄然悠扬。这样的鱼你竟然要拿来吃!?”

小皇子的口气中带着愤怒,一种文明的鄙夷和不敢相信的惊诧。小皇子觉得苏昭也是大周的太子啊,是个身份尊贵的人,怎么就不懂得欣赏美好呢?!

锦鲤这种优雅而高贵的观赏鱼竟然要拿来吃?!有没有搞错啊!焚琴煮鹤的事她都能干出来。

“呵呵~你懂得不少哦!”苏昭就呵呵了,这个小皇子人不大倒是养了一身的贵族习性!竟然还能用那么多词汇来形容鱼,在苏昭看来,鱼就是能吃和不能吃的!

末世的动物就分为能吃和不能吃!

很显然,这些锦鲤是能吃的,无毒!

“你还要吃掉这些鱼么?”楚昱却不死心的追问。

站在楚昱身边的伍华也用疑惑和惊奇的眼神看着苏昭,他也觉得这个疯太子身上的贵族习性真的很少……

“咳咳~其实这些锦鲤可以换更多的食用鱼。”国师就在一旁开口了。

“对对!”小皇子连忙答应,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从疯太子的嘴下救下这些可怜的鱼啊。

“拿去煮了!本宫今晚就是要吃这烤鱼!”苏昭却悍然下令,并且用威胁的眼神看着小皇子。

“你……你怎么能吃这些名贵的鱼呢?!只要你拿出去换,肯定有很多人愿意跟你换的!”小皇子连忙喊。

“不如就换给小皇子吧!换军粮更实惠一些。”国师又开口了。这一唱一和的。

苏昭还摆出一副坚决的样子,只等小皇子说:“我用一万军粮,换你这些鱼!”

“看在你的面子上,本宫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吧!不过本宫今天天黑之前就要一万军粮。”苏昭的“本来面目”露出来了。

小皇子为难的看向伍华,伍华犹豫了一会才了点头。他也明白了,大周太子这是在跟他们要保护费呢!只是伍华担心啊,他带着小皇子来到苏昭这边是不是错误的啊,看疯太子贪婪的模样,等到时候要离开的时候,疯太子肯定会扣小皇子做人质的要挟更多的物资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