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小雀的秘密/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万粮食对你们来说是小意思的。现在就去弄吧,今晚本宫就要看到!”苏昭吩咐楚昱身边的伍华。

伍华看了看小皇子,再看看对面贪婪的苏昭,总觉得自己就这么走掉的话,小皇子在苏昭的手里就是被虐的货。也像是送到野兽嘴边的肥肉,太危险了!

“太子殿下,请放了那几个亲卫吧,小皇子也就有人伺候了。”伍华就说。

那几个楚昱的亲卫还被苏昭的军队扣押在九阴山呢,伍华就觉得让那些亲卫们过来也算是有自己这边的人陪在小皇子身边了。这样自己也就可以放心的去弄粮草了。

一万粮食也就是够三万军队吃几天而已。数量不多,伍华都不用回去楚都,只要出去跟小皇子的母族接触上,不用多久就可以弄来这些粮食了。

其实,伍华知道九州城粮仓就有不少的粮食呢!苏昭也不差这一万担粮食,可苏昭就是要了,忒认真了点,不过伍华也是能够理解的,别小看这一万军粮,在关键时候可是会起决定作用的!

“你放心去吧,小皇子在本宫这里没事的!本宫已经下令将你的护卫送来了!”苏昭很是豪迈的挥手,云卓带来的三万精兵早就分成了三拨,分别防守九阴山、夏口城和九州城。

九阴山必然是楚军攻击的首要目标,不过九阴山上神威大炮最多,而且还有可以移动的炮台,占据着地理的优势,有了云卓的一万精兵防守之后,几乎可以说固若金汤。

当然,楚国要想攻占九阴山必然会集结更多的军队,不过等到楚军集结了足够的军队,苏昭的玄武军就赶来了。

在楚国战场上将会拥有十万周兵,苏昭完全可以用这十万的精锐吞掉大楚的东部领土。

现在,苏昭最担心的就是军粮问题了,一旦军粮耗尽,整个军队都要饿肚子,而且还会严重的影响士气。经历过末世生存环境的苏昭知道粮食和营养对军人的重要性。

军粮关系到军队的营养供给,而营养供给则影响了人的体质,只有强健的体质才能拥有强横的战斗力。甚至军人的素质影响是大于装备的。

就像苏昭了解到的末世之前,华夏最黑暗时候遭到岛国侵略,战场上往往三到十个华夏军人才抵得上岛国一个军人,有人说岛国军队素质太高,其实最关键的就是营养,战乱的华夏物资粮食紧缺,几乎所有人都是营养不良的。

瘦弱到没有一丝脂肪的人根本就承受不住大强度的军事行动,更别提战场冲锋了,即便是热武器时代,两军对垒的煎熬也会熬死那些营养不良的军人。尤其是环境恶劣的时候,加上军队内疾病蔓延,各种炎症就要了这些军人的命,根本就不用正面的直接冲突。

所以,苏昭最在乎的就是军队的补给和军粮。保证军人的营养,甚至苏昭还专门带着宋承风等太医随行,还从武者联盟弄了一些魔法医师,就是为了保证军中的医疗条件。

云峥的玄武军之所以需要七天甚至十天才能南下进入大楚境内作战,原因就是云峥的军队带着足够的粮草辎重!

“末将去啦!”伍华临走前跟小皇子道别。

小皇子几乎是泪巴巴的看着伍华走掉的,等到伍华一走,刚才还贵气十足的小皇子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浑身萎缩着,努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在这个陌生的环境,没有自己人在身边,小皇子感觉自己是那么的孤苦无依。

可惜楚昱的目标太大了,苏昭的视线还是落在了他身上。苏昭笑容荡漾的冲着小皇子招手。

“来~哥哥给你看个玩意!”

调戏的口气加上那挑逗的笑容,让小皇子感觉十分不好。那种下一刻就会被狠狠调戏的感觉让小皇子快哭了,当然仅仅是被调戏的话,小皇子是不会这么害怕的,问题是他觉得苏昭不像是只调戏一下自己,而更像是要动手吃掉自己啊。

反正小皇子迎上苏昭眼神的时候,就感觉自己面对一只凶恶贪婪的魔兽一样,而小皇子是没有任何反击能力的。

“殿下……您……”小皇子萎缩的走过来,然后就被苏昭一把拉住了,再然后苏昭就抱着小皇子跳进了干了的鲤鱼池里。

“啊~放手……你放手啊!”被抱在怀里的小皇子就惨叫了起来,该死的疯太子竟然用公主抱的动作把自己横抱了起来,楚昱顿时就感觉这个姿势太屈辱了。

苏昭就真的放手了,小皇子叫的这么凄惨,好像自己抱着他让他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结果小皇子就一下子掉在了鲤鱼池底,虽然鲤鱼池已经干了,而且池底是镶嵌了石头的,但是鲤鱼池养鱼多年,地下早就积累了一层污泥和鱼粪,小皇子就这么跌进了污泥中。

“你怎么能放手……脏~好脏啊!”小皇子又惨叫起来了。

小皇子也是娇生惯养的,哪这么狼狈过,已经换过的干净袍子上沾满了污泥,闻起来臭烘烘的,小皇子差点就吐了。

“不是你让本宫放手的么?怎么?又舍不得了?来~本宫再抱着你啊!”苏昭就开始拉扯了。

小皇子不叫了,苏昭粗暴的拉扯下,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要被强暴的一方,万分的被动哇。

“不要了~不要了!”楚昱被吓惨了。

苏昭看着楚昱被吓得小脸苍白的模样就轻蔑的笑了笑,小样的~在本宫面前嘚瑟!苏昭对这些小正太、小孩子什么地是最没有耐心了。

这时候小白和沙曼下来了,国师也优雅的在两个亲卫的帮助下下来了。然后国师就若有所思的看着脚下,问:“殿下。这里是空的?”

从上面下来之后,踩在池底的葺石上就可以感觉出来了,有咚咚~的闷响。

必然是鲤鱼池底下中空才会发出这样的声响。

“沙曼,把这块石头弄起来!”苏昭就指着水池底最边缘的一块石头道。

暴力的沙曼就过去,一脚将那块石头踹碎了,看的苏昭直叹气,身边亲卫太粗鲁了也不好!

那块石头被沙曼踹碎之后,簌簌的就掉了下去,沙曼连忙后退一步,喊:“殿下,这下面有密道啊!”

“殿下。您怎么知道这里有密道的?”小雀也跟着下来了,她探头在沙曼踹碎的地方看了看,竟然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就像是一个地下宫殿一样。

而且小雀还听到里面有动静。

“保护殿下!”清远忽然一下子冲到了苏昭身边,将苏昭给抱了起来,用自己宽阔的后背挡在了苏昭面前。

沙曼……

小白……

国师这个混蛋是把他们两个当成废物了么?!太子殿下有危险的话,他们不能动手么?用得着你这么不要脸的冲过来抱住太子?!您这是保护太子呢?还是专门来赚便宜的?!

苏昭也被清远这淫荡的举动给弄的愣住了,然后苏昭就听到一声呼啸,一人影就从地下的洞穴中冲了出来。

“保护小皇子!”苏昭急忙喊了一声,好在亲卫们靠谱,看到有异变,这些亲卫就冲到了小皇子的身边,不过那人影并没有朝着小皇子冲来,而是第一时间朝着鲤鱼池上面逃走了。

“抓住他!”苏昭仰头,从国师的肩头看到了那要逃走的人影,自己被国师抱着,动弹不得,只能大喊了一声。

小白这种低智商的生物是不用反应时间的,所以在听到苏昭的话之后,小白全身的骨骼一下子散开,瞬间在那逃走的人影周围重组,立刻就把那人给拦住了。

“饶命!小人还有很多秘密啊~!”瞬间被狰狞的白骨组成的笼子固定,那里面的人就喊开了。

“没用!卑躬屈膝!”小皇子立刻就喊了起来。一身正气!

这是藏身在将军府的人,所以小皇子瞬间就想明白了,这个不是别人,肯定是九州城内的军人,而且应该是将领。一个军中将领竟然这么没有骨气,小皇子觉得太丢人了!

“九州城的守将陆昊自九州城陷落便失踪,你知道陆昊在哪么?”苏昭从国师的怀中挣脱出来了,飞上了鲤鱼池之后,看着被白骨囚笼在里面的人问。

苏昭虽然很淡定,可心里还是有些不适的,就在刚才自己被国师给抱着的时候,虽然被清远抱住没什么,苏昭也不在乎这一点,可在清远的怀里还是让苏昭产生了一种一样的情绪,一种让人心焦的违和感。

而还在下面的清远却是得意和满足的,将苏昭抱在怀中之后,才能感觉到她的骨细、体柔,更能闻到她身上迷人的体味,说不出是什么味道,似乎是温柔如风却糅合了香草木软的味道。

清远刚才放肆的感受着她的身体,心满意足。虽然在被苏昭推开的时候,有些狼狈。

“陆昊将军带着军队撤退了啊!”

被困住的那人就喊了。

苏昭哼了一声,招手让小皇子过来。

“楚昱,你来认识一下,看这个是不是九州城的守将陆昊!”

被困住的人就打了个寒战,然后连忙扭头,通过白骨的缝隙,他看到了楚昱小皇子,他就惊悚了:“小皇子殿下,您被捕了么?小人是陆昊身边的护卫……啊~!”

还不等说完,那人就惨叫了起来,一根白骨如钉子一般穿透了他的手,将他的右手整个的钉在了地上。

“嗷~嗷~疼啊!饶命啊,君子动口不动手!”里面带着黑披风的人就叫了。

在钉住那人的手之后,困住了他的白骨就撤开了,不过那根钉住他手的骨头却依然保持着钉住他的样子,让他逃脱不得。

苏昭一剑斩开了那人身上的黑色披风,露出一个修长俊逸的人影,还有一张虽然满是痛苦却俊美异常的脸。看这人年纪不过二十岁的样子,一张脸却是雌雄莫辩的,若不是他有点英气的气质,很容易让人误会他是个女子。

他的气息跟梅解语的有点像,不过梅解语身上比他多出了了几分阴柔,少了几分英气。

“陆昊,你不认识我了么?”小雀立刻就凑到了那人面前,乐颠颠的喊了起来。

那人抬头,看到长着娃娃脸的小萝莉,身子就不由得抖动了起来。

“你别过来哦~!”近乎凄厉的惨叫声,就好像小雀对他来说是个可怕的魔鬼一样。小雀这货就够可怕了,陆昊更害怕自己暴露了身份,并且刚才还欺骗大周太子了。陆昊就觉得大周太子这种心胸狭隘的人,肯定会弄死自己报复的。

“呵呵,殿下,他就是九州城的守将陆昊!是个只会逃跑,没有实力的废物!”小雀就起身,跑到苏昭身边说。

“恩~杀了吧!”苏昭蔑视的撇了这货一眼。看到他跟梅解语有几分相像的脸,苏昭就觉得不舒服,梅解语失踪到现在还是没有消息,苏昭也是很担心的。

所以,这人会勾起苏昭想念梅解语的心啊。

“等等~太子殿下。不能杀我啊!我家里有钱,不管多少赎金,我家族都会赎走我的!”陆昊这下子不装了,嗷嗷的惨叫。

跟着上来的楚昱看到陆昊这个样子,忍不住的皱眉:“你是陆昊?陆家作为楚国开国栋梁,陆家一门热血忠烈无数,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贪生怕死之辈!”

小皇子批判的不留一点情面,小皇子对陆昊有很大的意见,九州城内有三万守军,是大楚东部的第一重镇,可还是被苏昭给偷袭攻击下来了,陆昊这个统帅竟然藏在将军府的鲤鱼池地下,太丢人了!尤其是刚才他说的那一番话,更是丢人!

“小皇子,我只有活着才能更好的报答国家啊,况且我的家族会拿赎金的,不会用国家的钱!”陆昊说的严肃认真,那无耻的模样也是够了。

“你……”

小皇子就觉得自己没有话跟他说了啊,这么无耻的一个人,自己真不知道如何说他呢!

“太子殿下,我陆家很有钱的,也有粮食!对了,这里就有粮食和金子!”陆昊就转头对苏昭说,还指了指自己刚才逃出来的地下。

“关起来吧!”苏昭这才施舍的点头,亲卫们就如狼似虎的扑了上来,把陆昊给弄走了。

小皇子委屈的站在原地,看着对面笑容盈盈的苏昭,就觉得大周太子越发的阴险了。

“来~哥哥带你去看看去!”苏昭心情很好的拉着小皇子下去了。

这次楚昱不挣扎了,在被苏昭抱着的时候,楚昱也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就全当自己被侮辱了一次吧。等到小皇子感觉降落到了地面上之后,小皇子抬头就看到自己已经身处地下室中了。

这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地下宫殿。奢华程度直逼地面上的将军府,而且这里面还有不少的女侍,在苏昭带着人进来的时候,这些女侍就躲在一个房间中尖叫。

“带出去。”苏昭不耐烦的挥手,让人将这些女人都带出去之后,苏昭就开始寻找地下宫殿的仓库了。

结果让苏昭有些失望,陆昊这货就是个黄金控,在地下宫殿的仓库中堆放了不少的黄金,但是却没有多少粮食。现在苏昭最需要就是军粮,这些黄金的用处不大。

难道要在占领区跟楚国做交易?楚国和大周的战争刚一开始,商路就断了,看来只能把这些黄金运出去跟大秦做交易了。

每次想到大秦,苏昭的心里总有些不自在,这是一种对大秦意图不明的危机感。大秦的玉华到现在还是在大周的帝都逗留不肯离开。

虽然苏昭跟玉华很谈得来,不过苏昭还是猜不透这货是什么心思的。

“这些黄金可以通过了猎兵联盟进行交易。”清远国师从上面下来了,下来之后清远就看着那一堆黄金,若有所思的说。

“对啊!”苏昭高兴了,猎兵联盟是不受国家控制和管辖的,自然可以通过联盟进行交易了。

只是让谁去交易呢?小雀?自己身边似乎只有小雀曾经做过猎兵、对猎兵熟悉了。然后苏昭的目光就落到了小雀的身上,结果刚好看到小雀在“不经意”的拿着一小块金子藏进自己的袖口。

小雀贪财又小气,苏昭是早就知道的,而且苏昭也不在意,因为小雀也就是顺手拿点“小头”,小事上糊涂大事却很干脆的。更重要的是小雀对自己的忠心。

以前有朱雀在身边的时候。看到小雀现在这样,朱雀肯定是会出手制止的,现在朱雀被苏昭留在了帝都,可便宜小雀了。

“小雀,你过来!”苏昭就冲着小雀招手。

“哼~!”楚昱小皇子看着过来的小雀,重重的哼了一声,满脸的鄙夷。

楚昱的眼睛还是很尖的,所以刚才就看到小雀偷拿东西了。那么小的一块金子也偷,大周疯太子身边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你干嘛瞪着我?!”小雀偷拿了金子还不觉悟,见楚昱一脸鄙夷的看着自己,小雀就不高兴了。

“哼~!本来不想说的,既然你自己不要脸,那本宫就说了,你的衣袖和腰间挂着的香囊里有什么?你刚才从这里偷走了多少东西?!”楚昱就严厉的喊了起来。

小雀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惊慌失措的看向苏昭,说:“殿下……我没有!~我没有啊!”

苏昭也不高兴了,她不介意小雀拿点东西,但是介意小雀撒谎啊。所以苏昭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

“殿下,这些金子是陆昊身上的,我没有偷您这里的金子!小雀虽然贪财,但是从来不会动属于殿下的一点东西!”小雀慌乱的那衣袖和香囊里的宝贝倒了出来。

乖乖~苏昭就瞪大了眼睛,小雀的这个香囊还是个魔法阵撕裂空间而做成的储物袋空间,被小雀哗啦啦的倒出来,苏昭看的目瞪口呆,里面不仅有金银珠宝,竟然还有各种破铜烂铁,应该都是战场上缴获的,甚至还有苏嬷嬷擅长做的大肉饼,一大摞。

苏昭看到那肉饼就觉得有点不适应。曾经吃到反胃的感觉历历在目。

小雀贪财,可不会动苏昭的东西,苏昭是相信的!

“小雀一直都是个好孩子!乖~收起来吧,这些都属于你的!”苏昭和颜悦色,苏昭知道一些人有特殊的癖好的,比如收集癖好,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是她认为值钱的,都会收起来,而收集这样的东西会让她有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显然小雀就是这样的货!

“谢谢殿下!”小雀高兴的冲着苏昭点头,然后恶狠狠的瞪了小皇子一眼,快速的把自己的东西划拉进了香囊空间。

清远却眼尖的看到了小雀刚才那一堆“宝贝”中的一个令牌,属于猎兵界的、珍稀令牌。这个令牌代表了一个人的身份标志和能力,而拥有这种令牌的人,无一不是大陆上的超级强者!

清远目光幽涧的看着小雀,怎么都不觉得小雀是拥有这种令牌的超级强者,难道是她偷来的?

“小雀,你能联系猎兵联盟,用这些金子买物资吗?”清远听到了苏昭的问话,然后不等小雀回答,清远就一步迈到了苏昭面前,距离很近的跟苏昭“深情”对视,虽然他动作很快,但步态却依然优雅完美。

“这件事情让我去做吧,我可以的!”清远目光悠悠的看着苏昭,却让苏昭感觉到一种仿佛让自己怦然心动的眼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