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本宫的曼青/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已经说不清楚自己跟国师对视是什么感觉了。

总之他的眼神让苏昭觉得不适应就是了,有些慌乱的避开了国师的眼神,苏昭就盯着仓库里的金子看,然后想起来了,国师似乎在猎兵界还是很有手段的。

曾经在大周帝都的时候,蒋栋就很给他这个国师面子啊!而且这次国师还从猎兵联盟弄到了生命果实,所以让国师用这些金子换些军粮是可以的。

哎~果然是因为有神宫的身份,所以做什么都方便啊!

“殿下,您觉得呢?”见苏昭不跟自己对视,国师又转到了苏昭面前,笑着问。

清远本就是帅气英俊的人,而且身上还多出清隽的朝气,至少跟苏曼青比起来,清远是很有活力的。他们两个人给苏昭不同的感觉,苏曼青的典雅秀气和安静,清远的悠然潇洒和活力。

不过苏昭也感觉清远贱兮兮的、

“让国师亲自出马,本宫有点过意不去哦~!”苏昭就笑眯眯的冲着清远说。

清远也觉得苏昭笑的贱兮兮的,不过他就是喜欢苏昭这贱兮兮的模样。

“本官为了太子殿下,愿意付出一切!”清远笑容愈发灿烂了。

可惜清远那灿烂的笑容中还带着几分嘚瑟、甚至是揶揄。虽然是很轻微的一丝表情,但还是被苏昭给看出来了。

苏昭本来就擅长观察一个人脸上细微表情的,而清远脸上的表情在苏昭看来更容易分辨,苏昭就好像是可以看穿清远的本质一样,在别人都以为他是谪仙一样的清贵人时,苏昭就知道他是奸诈的。

而清远脸上所表露出来的各种表情虽然是隐藏在他清隽无双气息下的,但苏昭还是能够一眼看透。尤其是现在国师竟然正二八经的耍流氓,那模样……

“呵呵~本宫不需要你的一切,只要能做好这件事情就行了!”苏昭后退一步,指了指那些金子。

从苏昭后退的动作中就可以看出来,她还是喜欢跟自己拉开距离的。

清远国师觉得很是无奈啊,似乎不论自己怎样,苏昭都对自己很有戒心的样子!要走进她的心里怎么就这么难呢!

“想不到这里还有个地下宫殿!”

云卓也从外面进来了,本来要休息的她听到外面的动静,自然就过来看看了。云卓对苏昭是没有多少尊敬的,昭烈护府的云家向来都是忠国不忠君的,管你什么皇族,云家只需要对国家负责,做一切对国家有利的事情就足够了。

“清远国师,您似乎不欢迎我过来啊!”云卓进来就看到清远国师投过来的目光,那目光中分明带着一丝的抗拒啊。

云卓就觉得挺奇怪的,之前国师对自己的态度挺好的,可为什么到了九州城之后,国师对自己的态度就来了一个这么大的转变呢!

尤其是在苏昭身边的时候,云卓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清远一点都不喜欢自己在啊!

好像自己在这里耽误了他的好事一样!云卓就觉得挺恶心的,国师所谓的好事恐怕就是跟太子殿下的亲近吧!两个大男人……

“怎么会,正好我要去忙一些事情,需要云卓将军的亲卫帮忙!”清远笑的灿烂,也不等云卓再说话,清远就让刚才那三十个亲卫帮忙把所有的金子都运送出去了。

“殿下,这些金币是要作为赏赐的么?”云卓走过来直接开口问。

对皇族这么百无禁忌的也只有云家了。

“赏赐本宫已经准备好了!这些金币暂时是用来换军备的!”苏昭回答。

“换军备?难道太子殿下在进攻大楚之前没有准备好军备么?就这么带着几千兵做先锋来了?”云卓的话很不客气,甚至有点质问的意思了。

作为将军最不喜欢的就是上位者拿着手下的士兵不当人,没有任何准备就急功近利,只能浪费军人的生命,耽误国家前途。

“云将军对本宫的军事行动有很大意见?”苏昭自然听出云卓的不满了。

既然云卓有了反抗情绪,那么苏昭就需要抚平云卓的情绪了,否则在战场上会耽误事情的。

“大周孱弱,国库空虚到已经无法赈济灾民!末将知道太子殿下曾安抚了帝都周围数十万民众,建立集县作为全国典范,推行新政和水利政策,现在大周的发展刚取得一点进展,正是继续努力发展内政的时候,您不觉得现在发动战争不合时宜么?!”

云卓有话直说,一是她不担心得罪太子,二是她的权限如此!

云家自从大周建国就享受着莫大的殊荣,当初大周兵马一半归属云家统帅,大周开国皇帝曾跟云家先祖约定,云家可以不忠君但必忠国,这样的决定似乎很滑稽和让人不敢相信,但实际上也是当时的情况使然,当初云家统帅着近半的大周军队,尤其是掌控帝国南部江山,大周的开国皇帝也是没办法动云家。

而且让云家拥有这样的特权之后,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监督大周皇族。不过这些年来,云家有意放权,麾下兵力也进行了大幅度的削减,以至于现在只有三万精兵。

但云家的傲骨和对信念的坚持在云卓的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所以云卓可以如此质问苏昭。

“你听说过以战养战么?”苏昭就打算好好的跟云卓聊聊了。

“呵呵~末将自然是知道的,不过战争所得收入能有多少?”云卓直接质问。

且不说战场上巨大的消耗了,双方战争在战场上根本就得不到对方太多的物资,谁都知道物资的重要性,所以一方败退的情况下自然是先撤走物资了,即便是物资没有时间撤走,负责物资的军队也会在第一时间烧毁物资,不让对方得到。

苏昭抢占了三城和九阴山,得到的物资就少的可怜,到目前为止,苏昭缴获的最多的军粮就是这次在地下室弄到的这点粮食和金子了。

“云将军只看到了战争的直接缴获,却没有看到战争背后利益啊!本宫就给你算个账吧~本宫的这些新军全都是从难民中挑选出来集结成军的,少了这些难民青壮,剩下的难民就不会闹事了,因为他们都是老弱病残!而要武装这些新军,就必须要军装和各种军备,要生产这些军备就让人们有活干了,有活干就有饭吃!此乃一举两得。从彻底上解决了难民的生计问题。”

“新军已成,只要维持就需要巨大的消耗,而战争不仅可以锻炼出最精锐的部队,而且战争中巨大的军备损耗也就让生产链继续运行。那么负责生产的人就一直有活干了,而生产链会带动一系列的生产和销售,国内的就业率就会不断升高,云将军听懂的么?”苏昭说到这里就停下了,然后看着云卓问。

“末将懂得!”云卓不免高看了苏昭一眼,作为一个负责三万精兵的将领,云卓可是军政生产等一把抓的,自然明白兵工厂的运营会带动一系列的就业问题了,比如兵工厂需要的矿产需要开采、运输,需要的煤炭和火油等等,可以说一个产业链不可能是独自存在的,某个点的运行需要整个产业链的运作。

大周帝都内的商业也因为苏昭的新军武装而兴起,这是显而易见的。

所以苏昭选准了发动战争的时机,新军不断的需求就让产业链继续运转下去,生产和劳作就解决了就业率的问题。

这就是一个经济点的刺激!

云卓很奇怪啊,疯太子苏昭竟然懂得这个关系和奥妙,不得不让人敬佩,不过云卓还是担心资源的供应,毕竟大周太穷,要中兴和振兴商业需要的钱和粮哪里来呢?钱粮是刺激生产的根本,尤其是粮食,大周内的灾荒让整个国家都没有多少粮食收入。

“末将只是奇怪,太子殿下从哪里拿出来的钱和粮食?难道是借的高利贷?”云卓对苏昭从大秦借粮略有耳闻,但是云卓不觉得大秦这么轻易的借给大周粮食,必然是要了很高的利率吧。

“呵呵~本宫是用高魔法科技换来的大秦的援助,当然猎兵联盟借来的钱粮是要还的,可是利息很低!”苏昭很嘚瑟。

科技就是生产力啊!

自己拥有科技,就可以凭借这个科技“白手起家”一样,让一无所有、穷困虚弱的大周振兴!自己就是这么逆天的存在。

云卓恍然明白了,苏昭所说的科技自然就是千钧战车和神威大炮等了,其实云卓在看到这些钢铁科技威力的时候也是震惊的,更奇怪到底是什么人发明了这些东西。

“听闻这些魔法科技都是殿下跟苏先生合力创作出来的?”云卓就问。

苏昭高兴的点头,似乎是一说到了苏曼青,苏昭的心情就瞬间好了不少。

还没有离开地下宫殿的清远就楞了一下子,他似乎是明白了苏曼青为什么那么得苏昭喜欢了,因为苏曼青用渊博的知识所辅助完成的魔法科技,给大周带来了中兴的机会!

似乎从来没有人意识到苏曼青的重要性,似乎在人们看来苏曼青是苏家嫡子的身份更重要一些。可此时的清远明白了,正是因为苏曼青对魔法科技成果的辅助,才让苏昭制造出了神威大炮、千钧战车、大杀器和十几种战场利器,才让大周有了跟大燕、大楚对战的资本,才有了用这些科技换去大秦援助的基础!

怪不得苏昭那么在乎苏曼青,甚至在自己南下带兵的时候,还把王德忠和朱雀等都留下辅助苏曼青,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苏曼青啊!

之前神宫就曾经想要抢走苏曼青,也是因为神宫知道苏曼青的重要性!

清远就挺懊恼的,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嫉贤妒能的人,甚至只要是发现有所长的人,都愿意结交和拉拢,但是对苏曼青却有种本能的排斥,难道就是因为苏昭对苏曼青的态度太好了?!

“哈哈~本宫是在曼青的帮助下做出来的,若不是有曼青,你就看不到这些神威大炮和千钧战车了!”苏昭高兴的指着城墙上的武器给云卓说,而在指到城墙上的高级弩机和自己身边亲卫队的各种长短兵器时候,苏昭就更加高兴的介绍了:

“这些都是苏曼青帮本宫设计出来的利器!楚国的弓弩只有两百步,但是本宫的弩箭队却可以射三百步,弩床则可以有五百步的射程!战场上距离的压制就是生死的差别!本宫的亲卫能够以一当十,也是因为曼青设计的兵器,还有啊~本宫的军队装备完全相同的兵装和武器,部分损坏是可以拆分修补的!”

苏昭说的得意洋洋,口气中充满了对苏曼青的喜好和维护。

“苏先生大才!”云卓看着苏昭那得意的模样,分明从太子的口气中感觉到了她对苏先生的“温柔”。

然后云卓就悄悄的看了清远国师一眼,刚好看到清远国师目光悠悠若有所思的模样,云卓心里就呵呵了:清远这是明显吃醋了啊,他是不是觉得比不上苏曼青啊,呵呵!

苏曼青的大才不仅在大周内闻名,整个东大陆谁不知道苏曼青的大才!

“殿下,苏家的武者来啦!”这时候小雀忽然喊了起来。

“报~苏家武者五千人,已经到了九州城!”城墙上也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通报声,苏昭登上城墙遥望,看到的就是一片黑色的兵阵如浪潮般快速接近的模样。

清远也很着急的跟着上了城墙,等他看到苏家兵阵的领军是带着面具的苏奕时,清远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苏奕带着的五千族兵曾经在大周帝都保卫战中表现活跃,更在危难关头帮了苏昭一臂之力。而这次苏昭奇袭大楚,他们仍然是来了。

“奉苏先生和族长令,苏奕带五千族兵前来助战,请太子殿下调遣!”带着五千族人骑兵到了九州城城墙下之后,苏奕仰头看到了城墙上的云卓和昭烈护府的兵,苏奕就叹了口气。

少主那么着急的让苏家族兵赶来帮忙,就是怕太子殿下的兵力不够用,如今赶来了,苏奕却发现苏曼青公子多虑了,人家太子殿下身边有昭烈护府的三万精兵呢!

苏昭看到赶来的苏家族兵全部武装成了骑士,心中高兴啊!在自己决定强攻奇袭大楚时,有这么两个人支持着自己,让苏昭欣慰,也让苏昭立于不败之地。似乎不管苏昭干什么,他们两个的辅助都会完善自己的计划、修补漏洞,让自己可以一往直前。

清远国师请来的昭烈护府兵,苏曼青派遣来的苏家族兵,都可以在战场上帮助自己扭转劣势。

本来苏昭在强攻下三座城池和九阴山之后还担心兵力不够用,现在绝对够用了。

“苏曼青一切都好?”苏昭让打开城门,在苏奕登上城墙之后,苏昭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么问的。

带着面具的苏奕脸上表情是看不到的,但是可以看到他眼睛中蕴着明显的笑意,看到太子殿下这么关心少主,苏奕是高兴的,也觉得少主那么努力的在帝都帮助苏昭做事是值得的。

“少主已经颁发了殿下的命令,帝都豪族捐献军粮过十几万,不日就会有禁卫军押送来!另外末将带着苏家的五万军粮来了!”

苏奕一指城下,可以看到他带来的五千骑兵每个人身上都背着一个包裹。

为了急行军、用最短的时间赶到大楚境内,五千族兵全都武装战马,带着的辎重粮草也精简为一个个的包裹,几乎是昼夜兼行的赶来了。

“还是曼青对本宫好啊!”

苏昭就伸手拍了拍苏奕的肩膀,颇为感慨也颇为满足的说。

苏奕有些不自然的扭了下身子,几乎是想躲开苏昭手的,不过终究没有躲开。

“曼青果然想的周到,本国师应该感谢他的。”清远不甘落后的走上来开口了。

苏奕默默的看了国师一眼没有吭声,他实在是听不懂国师的话啊。这都是说的什么啊!少主一切都是为太子殿下着想的,跟你国师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好不好,自然也就用不着你开口说话了。

“呵呵~国师还不去联盟弄粮食么?”苏昭就呵呵的笑道。

这是赶人了啊!哎~果然是苏曼青的人来了,太子就着急拉着苏奕询问关于苏曼青的事情了么!

一种淡淡的忧伤萦绕在清远身边,让他感觉有些不爽呢!不过清远还是感觉了自己在苏昭心中的位置在增长,跟苏曼青在殿下心中的位置差距也就减少了。

若是以前,太子殿下肯定会无所顾忌的赶人,这次竟然用了商量的口气,不得不说是一个巨大的转变。

“本国师这就去,能让小雀一起么?”清远准备亲自去帮苏昭解决金币的问题了,不过临走之前清远决定带上小雀。

“去吧!”苏昭就冲着小雀点头。

小雀就欢快的跟上了清远国师。小雀还是小孩子心性的,能够跟着国师出去玩,是求之不得。

而且国师这段时间有意的跟小雀搞好关系,成果很明显,小雀对国师的印象直线上升的好了不少。

云卓是看着国师走掉的,尽管国师走的很干脆的样子,但云卓还是从国师的背影中看出了几分不舍的气息。

“少主让末将带话,若是可以,请殿下尽快回帝都!”苏奕凑到苏昭身边,压低了声音的说。

云卓自然听到了苏奕的话,不过为了避嫌,云卓很自觉的走开了,这种一听就是涉及到争权夺利,阴谋利弊的话题,云卓一点都不想听,更不想搀和皇家的事情。

“苏护在帝都怎样?”苏昭就问。

走开的云卓在听到苏护这个名字的时候,脚步微微一顿,不过下一刻就恢复如初,淡定的走开了,只留下苏昭和苏奕在城墙上。

“二皇子文武双全,在帝都辅助陛下,深的臣民之心!”苏奕回答的很巧妙,似乎是赞扬二皇子的,却也让苏昭听出来了,苏护在帝都的威望已经高到威胁自己这个皇储了!

苏昭一直都不太在意自己这个太子位的,虽说这个太子位给了自己很大的方便,但是也带来了更大的责任和压力,若是苏护想做,而且还能做好的话,苏昭不介意给他的。

尤其是从最近苏护的表现看来,二哥似乎真的在为做太子而作准备呢~!

“殿下,少主说,沈荣等大臣已经明显偏向您,若是殿下不争,只会寒了这些大臣的心!”苏奕是犹豫了一番才说出的这句话,因为这话实在太敏感了。

这句话被苏曼青说出来,就有点逼着太子跟苏护争权的意思了。说难听了就是挑拨离间。

但是苏曼青是必须要说这句话的,不仅仅是他担心苏昭跟苏护争权中心软,也是提醒苏昭眼下大周朝堂内的风向。

一旦苏昭放弃皇储,谁能保证二皇子上位之后不会加害苏昭呢!即便二皇子重情义,可是曾经那些支持苏昭的大臣呢?他们可是冒着很大的风险支持苏昭的,结果苏昭不争避开了,这不是让那些大臣被当猴耍么!这些因为支持苏昭而失败、损失了利益的大臣豪族们,谁能保证他们没有报复心理的对苏昭动手呢?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身在皇族更是如此,很多事情不是你想怎么就怎样的。那么多的无奈和黑暗就在你身边,苏曼青深知此种利益乣节,所以他必须跟太子说清楚,提出自己的意见。

“哎~这就是曼青的好啊!”苏昭听着苏奕的话没有吭声,只是在听完了之后,沉默一下,望着帝都的方向,颇为感慨而且深情的说。

苏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