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妙心也会害羞/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钢刀穿透身体的妙心迎来了太子殿下急切的眼神和呼唤。

“妙心,你要用死亡逃避失败么!”

喊不出深情话语的苏昭奋力将自己的龙吟剑扔了过来,将围着妙心的一个傀儡砍翻,那傀儡手中的钢刀却刺在妙心的身上没有拔出来。

已经半跪在地上、要昏倒的妙心就闭不上眼睛了。

妙心是个勇敢的孩子,从来都不会逃避的,这次九阴山的防守是失败了,可也是对方太强大了,两千枪兵面对傀儡为先锋的几千楚兵是不可能防守住的。

妙心亲自斩杀了几个高级傀儡,个个都如高级武者一般难对付,面对这些傀儡的时候,妙心恍然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金刚寺被灭,面对无数难以对付的尸鬼时那种无能为力的场景。

不甘心!妙心不甘就这么死去,这种强烈的愿望在心底让他沸腾了。

“妙心不会死的!”身上插着几把刀的妙心挣扎着站起来了。

身边的楚兵立刻涌了上来,举刀就砍,幸亏有几个僧兵不怕死的保护。

“小白,保护好妙心!”看到妙心那危险的处境,苏昭就给小白下令了。

一直都挂在翼虎王后背上的小白就很不情愿的下去了。小白一般是不会参加战斗的,高贵的干尸对这些低级厮杀不感兴趣。小白觉得自己的责任也就是保护一下苏昭了。

现在又要保护这个和尚,小白不情愿,但还是听话的跑到了妙心的身边,然后盯着妙心身上插着的几根钢刀发呆。

“殿下,这些是南蛮巫术炼制出来的炼尸!大楚跟南蛮联合了!”云卓带着骑兵冲到了苏昭身边,口气相当严肃。

镇守南方的昭烈护府防守的就是南蛮的威胁,所以云卓对这些巫术控制的死尸最清楚了。

“这些不是神宫的傀儡吗?”苏昭就问。

之前苏昭和庄宗身边就有傀儡保护的,在苏昭看来,这些人更像是傀儡。(傀儡跟炼尸的差别就在于生气,也就是人的气息,傀儡是在人之将死却未死的时候吊住一口气而成的,炼尸则是人彻底死透之后用秘法炼制的,所以炼尸的身上是有死气的,阴气沉重,甚至很多炼尸都是骷髅、或者带着腐肉的、)

攻击九阴山的这些人个个都是活生生的人,身上的生气甚至比傀儡还多呢。更像是一群被药物控制了的疯子一样。

“这是南蛮新研制出来的炼尸,也叫做蛊毒人,现在还是人的模样,等几天就是彻底的炼尸了!”云卓说话的时候又砍翻了一个冲到自己身边的楚兵。

那楚兵都被砍断了脖子,双手还挥舞着、抓着刀乱砍,就像是没有生命的机器一样,看的人瘆的慌。

不过没有了头颅的身体坚持了几秒钟就倒下了,几秒钟的时间也让这人身体跑出去了不短的距离。

“砍掉他们的脑袋,他们没有脑袋就不会动了!”云卓继续带着手下的骑兵冲杀,云卓手下的这些人是都知道炼尸弱点的,云卓他们是喊给苏昭手下的人听得。

战场上苏昭的亲卫和翼虎骑士不多,但是冲杀起来却是最凶狠和拼命的,其精锐程度都超过了云卓的精兵,所以云卓对苏昭的这些人还是蛮佩服的。

在傀儡楚兵之后是大批的楚兵野战部队,尽管前两次楚军的进攻都失败了,总共二十万人的两支军队被打的落花流水,但是苏昭因为手中兵力太少,在击溃楚军之后并没有进行有效的杀伤,以至于残军集结之后仍然组成了一只数量不少的军队,由老将楚颌带领着,在傀儡兵为前阵的攻击九阴山了。

傀儡兵是楚国最大的杀手锏了,傀儡兵一出场就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在全歼了妙心的长枪兵之后,楚颌带着步军推进,眼看着九阴山可下,却看到大周疯太子带着一万骑兵来了。

凶烈如暴雨的马蹄声中,楚颌的心都碎了,在看到大周太子出现的刹那,他就知道这次攻占又失败了,而且败得那么不甘心,只要苏昭的骑兵晚到片刻,楚颌就带着军队攻占了九阴山,抢了大周的那些神威大炮。

大周疯太子怎么就无处不在呢,把握战机怎么就这么精准呢,楚颌老头征战了一辈子,都没有遇上苏昭这种人啊~!

更可怕的是苏昭所带的军队太精锐,若是自己带着的并非是楚国的常规军,而是精锐不对的话也可一战。

只可惜,事实就是苏昭的骑兵来到之后,以狂风暴雨般的姿态把楚军杀的再次丢盔弃甲,楚颌带着的这些常规的楚国步军根本就不是苏昭骑兵的对手,只要对上苏昭的骑兵,就是被碾杀的货。

三千傀儡军在以自杀的方式歼灭了两千长枪兵之后就损失惨重,如今被苏昭的骑兵一番冲杀,那些傀儡兵就消耗完了,楚颌只能带着军队退守山下的密林了。

好在九阴山下有成片的林木和沟壑的地形,可以让他们这些步军有地方躲藏,而不会被大周的骑兵冲杀威胁。

大周并不是北方国家,对于东大陆诸国来说,大周就是个中原国家,出产战马是很少的,但是对于大楚这种内多山地、几乎无战马的国家来说,大周的骑兵是具有很大威胁的。

楚颌带着军队好不容易在远处安营,就看到大周疯太子带着人冲过来了,而且不少人都高举着火把,明显是要来放火烧林。

楚颌无比苦逼的看着苏昭带人烧林了,深深觉得大周的太子是不是想对大楚施行烧杀政策,只要是能烧的全都被苏昭给烧了,大周疯太子很有要烧掉整个楚国的架势。

在大火蔓延,大周军中魔法师辅助火威的时候,楚颌就只能带着军队自保的砍树、开辟一块安全地带好让他们这些军人避免被大火烧死。

苏昭就带着人守在外面,看着熊熊大火逐渐熄灭,然后暴露出在山脚下一沟壑地带中集结成阵的楚军。

“云将军,您看有多少人啊!”苏昭就笑指着那兵阵问。

云卓粗略扫了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兵阵人数。

“十万人,不过是普通军队,这些都是楚国的常规军!”

常规军的战斗力是不能跟精锐相比的,其实楚军集合了二十万常规军战斗力是很弱的,要折算成精锐的话也不过五六万人。

而苏昭所带来的军队则是精锐中的精锐,是迎战过大燕铁骑、经过残酷战争洗礼的,所以在面对大楚常规军的时候没有多少压力,唯一的压力也就是楚军中的傀儡兵了。

这些傀儡兵几乎歼灭了妙心的两千长枪兵赤膊军,只不过这些傀儡也都被苏昭和云卓的军队给歼灭了。

如今楚颌虽然带着十万步兵在山下驻扎,但是对九阴山已经造不成多大的压力了。

“殿下,这些人对九阴山是没有多大的威胁,但若是他们都变成了刚才的傀儡呢!”云卓颇为糟心的开口了。

听到云卓的话,苏昭就表示头疼啊,刚才的傀儡的确是很难应付的,若是这十万军队都变成了傀儡,那么九阴山也就不用防守了,甚至整个大周都不用防守了,全都交给大楚的傀儡兵随便攻占吧,因为根本就防守不住。

“上将啊,你为什么这么说?”苏昭更糟心的问。

云卓没有回答苏昭的话,而是抬头看向了九阴山山坳的一处,目光凝重,苏昭好奇的看了过去,看到的就是一个炼尸爬起来的样子。

炼尸的动作跟正常人比起来有些僵硬,所以是很容易区分的,而且那个炼尸身上穿的并不是楚军的军服,而是属于妙心的长枪兵。

正在山坳中检查尸体、打扫战场的是苏昭的亲卫军,他们看到已经死掉的长枪兵站了起来,惊异的时候就看到那炼尸朝着他们发动进攻了。

炼尸张大了嘴巴,像是僵尸一样僵硬的冲了上来,眼神嗜血。

对面的亲卫修为不错,那炼尸没有占到任何便宜的就被砍翻了,不过这些亲卫还没有松一口气,却听到周围响起了渗人的沙沙声和咔咔声,这些倒在战场上,早已经死亡的长枪兵竟然一个个的全都站起来了,面目狰狞、一身鲜血、残肢狼藉的他们眼神空洞而贪婪。

甚至能够看到他们的眼中不断的发出渗人的绿光。

这些人就是不死生物,嘴巴发出咯咯的声响朝着亲卫围上来了。

苏昭的亲卫军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而且周围的死人复活变成僵尸的模样也实在是太吓人了,这一群人竟然是吓得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若不是云卓的骑兵举着火把、带着稻草和火油过来,将这些刚形成炼尸的死人烧死,苏昭的这些亲卫军说不定就会死在这里了。

明明是战场上死掉的人,但是他们却都站起来了,而且一个个的面目恐怖,曾经的战友袍泽死亡之后就变成了敌人,会吃掉他们的怪物。怎么能不让人害怕。

在云卓的骑兵焚烧掉九阴山上所有死尸的时候,苏昭的那些亲卫们还在晃神中,显然是没有从刚才恐怖的场景中回过神来。这一场战争已经不像是跟人之间的战争了,而更像是跟鬼神之间的搏斗,这么诡异的事情连续发生,让这些人都没有了战斗的心思。

吓都要吓死了!

“主人,你想不想用这种炼尸啊?是不是感觉很威武的?”随身空间中的果冻就开口了。

作为神龙,果冻才不觉得这些炼尸有什么可怕的呢!不过就是渺小的人类而已,所有的人类、即便是变成炼尸的人类,在神龙看来也是渺小的。神龙一点都不介意把人都当成道具,而人死了之后还能变成可以战斗的生物,这就让神龙觉得稀奇了。

“我可没有那么恶趣味!”苏昭很鄙夷果冻。

果冻这货是越来越不靠谱了,苏昭就觉得果冻说出来的各种想法都匪夷所思,而且苏昭是不能了解果冻思想的,果冻这货整天躲在随身空间根本就不知道他整天在想些什么。

苏昭带着军队返回九阴山上驻守的时候,云卓已经将手下的骑兵分成了几波,分批次的防守九阴山各个山麓,而且让骑兵们排查九阴山上还有什么死尸。

云卓的骑兵检查的很仔细,甚至连之前在放火烧山时候烧死的动物尸体都不放过,再次的点燃,烧成了灰烬才罢休。

“出现炼尸的地方,很容易有人感染,殿下的事情应该好好检查一下。”云卓来苏昭面前进言了。

“恩~大周南方经常可以见到炼尸?”苏昭按照云卓教的办法检查自己的军队,一边跟云卓问炼尸的事情了。

苏昭就觉得云卓挺为难的,明明是一个女孩子,却需要承担大周的南方边疆防卫,而且面对的还是巫蛊盛行的南疆,炼尸是很可怕的,初级炼尸就像是死掉的人诈尸一样,已经够诡异和可怕了,而高级炼尸就更加可怕了,一些炼尸会浑身腐烂的皮肉,看的就让人作呕,还有一些炼尸会将一身的死肉练成钢筋铁骨、獠牙狰狞、脸黑如鬼,这样的炼尸就更加难对付了。

炼尸无一例外的身上都带着腐朽的死气。而且被炼尸攻击之后,被攻击的对象也很容易变成僵尸。

苏昭觉得这有点像是末世的僵尸病毒,看见就让人觉得恶心。

“南疆修炼者多巫蛊,虽然他们也有野蛮武士,可战场上最常见的还是巫蛊炼尸的!”云卓说的很轻松。

在战场上见的多了,这些东西也就没那么吓人了,云卓这次带来的三万精兵也都是面对过炼尸的勇士。所以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再正常不过了,也就不会感觉到吓人了,只要在面对炼尸的时候可以从容应对就可以了。

云卓在跟苏昭说话的时候,敏锐的从太子的口气中感觉到悲悯和同情,更有对昭烈护府的振奋。

昭烈护府作为守护大周南部大门之主,是不需要皇家怜悯和同情的,但那都是扯淡,尤其是这些年昭烈护府自动削弱了势力的情况下,云家还是需要皇族支持的。

若是皇家能够信任和支持云家,昭烈护府也不至于自动削弱至三万精兵,说到底,在很多方面在昭烈护府还是以臣的身份自居,没像是北疆王一样,割裂整个北疆作为私地的供养军队。

谈话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日落西山,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云卓就让手下的军队在九阴山防守位置广布火把,将整个九阴山山麓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夜晚是炼尸最活跃的时候。

夜晚尸气重,也是死人最容易诈尸的时候,虽然九阴山上的尸体都已经处理了,但是附近的尸体实在是太多了。

九阴山脚下一块原本就是墓场,而且之前这里驻扎军队的时候曾经发生过不少的战争,死掉的军人也就地掩埋了,所以九阴山上可以说到处都是尸体的。

因为白天的时候就看到了诈尸,所以晚上漆黑一片的时候,更让人感觉到了阴森的恐惧。

阴冷的风中带着呜咽,笼罩在九阴山上的夜色似乎也更加浓重。

云卓今晚亲自值守,带着军队在九阴山几个山麓上依次巡逻。

苏昭已经到帐篷中看妙心了,他的伤势很重,被几把钢刀刺穿了身体,苏昭以为妙心活不了了呢,等进了妙心养病的地方,苏昭却看到妙心竟然睁着眼睛,在看到自己进来的时候,妙心还冲着自己笑了笑。

“不休息?”苏昭亲自看了看妙心的身体,十几处刀伤,尤其是上半身的刀伤很严重,几次穿透性的伤口,苏昭真怀疑他的内脏是不是被损坏了,可是亲自查看之后,苏昭发现他的生命力竟然是很强的,至少没有死亡的迹象,甚至几处贯穿性的伤口已经开始恢复了。

“妙心是罗汉僧,是比别人多一条命的,精力也好很多!”妙心看到苏昭的时候,竟然有点脸红。

之前在战场上,妙心有点冲动了,他以为自己被傀儡兵包围是活不下来的,所以冲着苏昭喊了一些不该喊的,也算是对太子殿下表露心迹了,现在妙心就担心啊,太子殿下会不会嫌弃自己。

即便太子不嫌弃自己,妙心也觉得挺尴尬的,该怎么跟太子相处啊。

“罗汉僧有两条命?什么意思?”苏昭直接在妙心的病床上坐下了,就挨着他坐下的,一看到太子殿下坐下,妙心就有些紧张了。

从来都是洒脱的和尚,也有紧张的时候,而且这种紧张让他感觉莫名其妙,妙心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紧张。

“罗汉僧虽然没有光明法魂,但是我们在修炼的时候喜欢内敛玄气和元素,可以说我们这种修炼方法就相当于在身体内存储异能的,等到身体遭受重创的时候,就可以用此存储的异能加速身体的恢复,所以只要不是致命伤,我们都可以恢复的!”妙心低声解释。

苏昭明白了,和尚都是低调的,即便是他们在修炼的时候也是比其他修炼者矜持和内敛的,其他武者修炼都喜欢冲击筋脉、升级,而僧人则不同,他们更注重内在修为、巩固身体最内层的血脉和丹田,当气力藏于体内,不明于外。

这跟佛家的“不争”有着很大的关系。

怪不得苏昭看这些僧兵的修为都不高,但是耐力却比一般的武者强横很多呢!之前妙心带着一百多僧兵在长枪兵覆灭之后,硬是挡住了楚兵抢山,不能不说这些僧兵的耐力和毅力都是惊人的。

只不过经此一战,妙心的长枪兵也就是赤膊军损失惨重,加上在乌陵城损失的几百枪兵,妙心带来的五千人,已经损失一半了,而且他的僧兵损失更大,一百多人恐怕只剩下二三十个了。

一个小和尚端着脸盆进来了,不过看到太子殿下在妙心的身边,小和尚就想退出去,却被苏昭给叫住了。

“要给妙心洗漱吧,进来吧。”苏昭的口气还是很和蔼的。

但是那小和尚端着水盆进来的手还是抖了,小和尚眉清目秀的,年纪不过十三四岁,身板还没有长开呢,不过却已经是妙心身边的僧兵了,而且之前的战斗都参加过,手背上就有一个被傀儡兵弄出来的伤口。

“殿下……”小和尚小心的放下水盆,给苏昭行礼。

“恩~你……”苏昭摆手让小和尚起来,却忽然感觉到一种阴冷的气息从小和尚身上掠过。

“抬头!”苏昭左手一翻,澎湃的玄气就在她手上成型,在玄气出体的瞬间,苏昭身上的威压就陡然澎湃了起来。

妙心看到太子忽然发飙,正奇怪呢,却见那小和尚步伐诡异的后退了一步,然后缓缓的抬头朝着苏昭看来。

原本清俊的脸上惊慌之色已经消失全无,那白净的脸苍白的可怕,一种诡异而阴冷的笑容从他脸上蔓延了出来,眼睛中的眼白变小,瞳仁黑的诡异而狰狞。

妙心最熟悉身边这个小和尚了,如今看到他这幅模样,妙心只觉得遍体生寒,这根本就不是原来的小和尚。那一身阴冷的气息和阴鸷的眼神倒更像是个怪物……

谢谢:夜光青柠旧日向晚 送2朵鲜花、乃还送了月票,咋不来留言领币币啊~来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