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玄君好心焦/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玄君的某个手下曾经跟自己说过,感情中是容不得欺骗的。

当时玄君是相当不屑的,猎兵界向来是尔虞我诈,即便是凡人界也是谎言横行的。

作为一个曾经纵横猎兵界的王者,玄君对欺诈什么地最顺手了。

不过,现在看到苏昭说不喜欢欺骗,尤其是小雀那愤怒的脸色,玄君就觉得欺骗果然是不好的。

“殿下,那些僧兵并非是小僧有意隐瞒,而是师父曾经说过,这些僧兵是留下对抗傀儡和黑暗的,刚才的战场上出现了那么多的炼尸,这是对生命的玷污,所以小僧才能用这个由头让僧兵们出手的!”妙心急忙解释。

听着妙心的话,苏昭算是了解了。佛家向来都不喜欢插手凡间事的,尤其是战争。

让这些僧兵出手介入战争,也的确是为难他们了。要不是战场上出现了炼尸,还是无法让这些僧兵加入战争的。

“好的,本宫承诺,大周内一定给你们重建一个规模不小于从前的金刚寺!”苏昭的慷慨让妙心激动,也让妙心肯定等那些僧兵来了之后,必然更加卖力的。

将僧兵转化为战场上杀人的军队,妙心知道自己做的已经违背了佛家道义。

但妙心仍然坚持!

就算是偿还太子殿下愿意重建金刚寺,妙心也要带着这些僧兵为殿下开疆扩土的,而且妙心的人已经确定了,大楚就是东大陆最亲近神宫的国家,是神宫的真正爪牙,为了对抗曾经灭了金刚寺的神宫,妙心也应该这么做。

“殿下,卫央走了!”小雀就开口插话说。

“他来有什么事?”苏昭没有召卫央过来,他这是自己过来的啊。

“没说,好像是来逛逛的!”小雀歪着脑袋回答。

“恩,知道了,看来九州城的防御很轻松啊!楚国应该还没有派兵。”苏昭开心的揣摩。在楚国战场上,也就是卫央最轻松了,这货的狼骑虽然奔波于九州城和九阴山两个战场,但狼骑的作用是牵制,战争下来伤亡最小的就是卫央的狼骑了。

楚国的确没有派兵,在派遣了二十万常规军队,却几乎遭到全歼之后,楚皇哪里还敢轻易派兵,楚皇已经紧急调遣防守南疆和巫蛮的边军北上。用善战的精锐边军来对付大周的入侵。

而这也给了苏昭休息和准备的时间。

“玄君,你有话说?”跟小雀说话的苏昭就感觉玄君在盯着自己啊,苏昭扭头,迎着玄君的眼睛,问。

玄君是想说的,但是看到苏昭身边的张起灵和小雀,还有妙心在。玄君如何承认自己是国师呢?

其实玄君也比较郁闷的,太子殿下明显不傻,却死活认不出自己的身份来,这不就是说明了太子殿下一点都不在意自己么?!要知道苏曼青可是早就认出自己了。

虽然之前玄君专门用过障眼法,迷惑自己的两个身份,但苏曼青还是分辨出来,这说明苏曼青足够的聪明,也说明苏曼青对自己上心啊!

太子对自己就是不上心的,所以才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吧。哼~那自己就没法告诉她了,只是给点提点吧,看看她自己是否能猜出来。

“国师呢?”玄君就本着给苏昭提点的心态,主动问了。

问国师在哪的时候,玄君脸上还有了笑意,虽然脸上是带着面具的看不见,但是湛蓝色眼睛中的笑意是无法隐藏的,那种会意的眼神很明显了,就是想要提点苏昭的。

结果却听到太子殿下很不忿的说:“不知道那个混蛋跑哪里去了!你找他有事啊?”

那一声“混蛋”分明带着浓浓的嫌弃,然后玄君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得多大仇才让太子殿下如此嫌弃啊。

玄君就觉得自己还是两个身份的在苏昭身边会更好,像是现在这样,玄君就可以问殿下为什么那么讨厌国师了。

“殿下对国师很有意见啊?”玄君笑眯眯的问,就等着苏昭回答为什么讨厌国师呢。

结果小雀就说:“殿下,国师帮您去买粮食去了啊!”

苏昭想起来了,在九州城的将军府发现了不少的金币,所以国师自告奋勇的去完成交易了。而且还是带着云卓的亲卫兵去的,也不知道事情完成的怎样了。

但至少国师是为了自己分忧了。

“有国师的消息了么?”苏昭就问、旁边的小雀就摇头。

“国师出城之后就让云将军的亲卫兵回来了,那些亲卫兵都不知道国师去了什么地方!”小雀就回答、

“呵呵~还怪神秘的!”苏昭就无所谓的笑了笑。

玄君就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从苏昭的口气就能听的出来,太子对国师的去向不怎么关心啊!或者说太子根本就不在意国师的。

清远国师在苏昭的心中根本就没有占什么位置啊!

还是太子的帝师呢,却这么不被苏昭在乎,清远也算是白费了,留在太子身边这么长的时间,一点好感都没有争取到啊。

“国师劳苦功高啊!”玄君就在旁边煽情了。玄君就在想,是不是苏昭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清远国师的好啊。

这样的话,玄君很有必要给苏昭解释一下,必须要让太子意识到国师的好。

“呵呵~”苏昭就看着玄君呵呵笑了两声。

那笑容让玄君觉得很不适应,太子这是明摆着在嘲笑自己呢吧!

“听闻太子殿下便是国师的学生,想来国师教导了殿下不少东西吧。”玄君就问了。

苏昭还真是想了想,然后点头,若不是清远逼着自己学习,很多字自己还不认识呢!清远这人是严厉了一些,可也正是因为他的严厉,才让苏昭认真的学习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文字。

虽然苏曼青也完全可以胜任导师,但是跟着苏曼青学习肯定会分心的,而且苏曼青更多时候是主动的、主导上的照顾太子,比如苏曼青在批阅奏折的时候,遇到生僻难懂的地方或者字会主动做注解,用太子能够看懂的话解释好。

这种宠溺到无微不至的关怀似乎也限制了苏昭的成长。

曾经苏昭也跟着苏曼青学过认字,但是在苏曼青面前,苏昭完全没有动力啊,还是被清远逼着的时候是最好的。

“国师的确是教了本宫不少的东西,本宫应该感激他的!”苏昭承认清远做导师方面的确不错,主要是因为清远贱性啊!那种犯贱的只要你不好好学习就要鄙视死你、找各种手段刺激你的导师,也真是够了!但是这样的导师似乎也是最有用的。

至少苏昭就被逼的学会了不少的东西。

“听闻清远做丞相这段时间,大周吏治为之肃清啊!”玄君又开口说了。

苏昭曾经让苏剑虹下手整顿吏治,但是效果不大,清远做丞相之后的确让吏治清明了不少,主要是他做丞相之后严厉如初,对待百官就像是对待苏昭一样严肃,而且清远还有一个其他人没有的优势,他出自神宫,在大周内却没有家人,所以在丞相位子上可以肆无忌惮。

下面当官的不听话,他可以用各种卑鄙的方法惩治你,而你却没有办法反抗的,清远对大周内的大臣们来说就像是一个刺猬一样,无从下口。吏治的整顿,很大程度上都是来自家人被威胁的压力。即便是苏剑虹也有这样的压力,苏剑虹的母亲苏嬷嬷在皇宫是安全的。

但是苏剑虹有朋友、手下等等,只要是你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总会有牵制你的东西。

而清远是几乎没有任何牵制的。他就像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让你找不到他的任何弱点。

“这么一想,清远的确很适合做丞相啊!”苏昭的感叹让玄君更加嘚瑟了,自己就说了吧。拥有两个身份的好处就是这么明显,完全可以用另外一个身份说自己好啊。

“做丞相也要有足够的才能才行的!”玄君就又说。

苏昭狐疑的看着玄君,搞不懂这货是什么意思啊,一直说国师好?

在苏昭和玄君说话的时候,妙心已经挣扎着从床上起来了,妙心的身上伤口不少,而且还有几处贯穿性的,这样的伤口在没有高级魔法师的治疗下是很难恢复的,至少现在的妙心受伤就挺严重的,根本没有恢复。

“你起来干嘛!”苏昭就拉住了妙心的手,按着他的肩膀要让他躺下。

妙心却坚持道:“殿下,小僧要去找那些僧兵,不是小僧亲自去,那些僧兵是不会出来的!”

一千多僧兵全都隐居生活着,一般人去叫是没用的,因为人家根本不会出来,只有妙心亲自去了。金刚寺的僧人都死的差不多了,妙心几乎可以算是金刚寺硕果仅存的和尚了。

“先让宋承风过来给你致伤,然后让沙曼跟你一起去吧!”苏昭见妙心坚持,而且去找僧兵也是越快越好的。

“沙曼是太子殿下身边的护卫,而且去找僧兵不会有危险的,不用沙曼这样的护卫!”妙心感动哦,太子殿下能够把身边的护卫拿出来给自己当护卫,足够说明太子殿下对自己的重视了。

但是妙心可不能用啊!太子还在战场上呢,沙曼跟着自己了,谁来保护殿下的安全,小白吗?大家都知道小白不靠谱!

“其实不用沙曼保护你去也行!”玄君就走上来了,然后在妙心惊讶的注视下,玄君直接给妙心施展了一个治愈术、当金色的光明魔法把妙心包围之后,房间里的人都感觉到了那种神圣的治愈之光。

人们惊讶啊,玄君这是逆天吗!不仅拥有超级强大的攻击魔法,而且还会治愈的光明魔法,玄君完全就是个逆天的存在啊。

苏昭就看到妙心身上贯穿性的伤口在光明魔法的治愈下愈合了。

玄君的治愈术虽然比不上神晓瑜的光明手杖,但是治愈一般的伤势来说已经足够了!苏昭很是好奇啊,在猎兵界是不是还有更多人拥有像是玄君的治愈魔法呢,而且自己也拥有光明法魂的,是不是也可以学习治愈术?苏昭的随身空间中放着不少的暖玉,这些暖玉就有一定的治疗效果。

若是将这些暖玉的力量吸收,应该就可以施展一定的治愈魔法了。

“多谢玄君!”妙心被治好了。

身上除去感觉有点饿之外,身上的伤势竟然全都恢复了。妙心震惊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并非是他没有见识,而是他知道玄君的治愈术实在太厉害了!金刚寺的僧人不少都专修治愈术,可即便是金刚寺内最强的祖师也没有玄君的治愈术厉害。

玄君的治愈术差一点就能够起死回生了!

“只有治好你,你才能为太子效力!”施展了治愈术的玄君看起来有些虚弱,短时间内大量的魔法元素输出损耗的精力太多了。

而在这么大的付出之后,玄君自然要表示一下自己这么做的原因了。一切都是为了太子殿下!为了太子殿下,玄君付出的很多哦~

妙心目光略带负责的看了玄君一眼,默默的从床上起来,冲着苏昭行礼:“小僧这就去了,争取在两天之内回来!”

妙心并没有跟玄君再说话,他知道玄君出手救自己是真的因为苏昭的原因,那自己就不用腆着脸的上去谢他了。而且被玄君以讨好苏昭的意志下治疗好,妙心感觉很不舒服,就好像自己成了讨好苏昭的道具一样。

苏昭亲自把妙心和几个小和尚送下九阴山的。原本九阴山上驻扎的两千长枪兵已经阵亡了,连尸体都没有留下的被焚烧了,只有一些残破的长枪和装备留了下来,就堆放在军营中,看到军营中堆放的赤膊军旧物,苏昭还是很感慨的。

战争让太多鲜活的生命消逝。

小雀曾经问自己:战争这么可怕,为什么还要继续打呢?在猎兵界有猎兵联盟压制,所以猎兵界内即便有猎兵冲突,但都是小规模的!大规模的厮杀根本就起不来。

对于小雀的问题,苏昭没法回答,东大陆自从前朝分裂成为几个国家之后,战争就不可避免,在不断的战争和流血中,领土吞并、有一个国家强大了,压制了其他的国家、甚至是彻底的吞并和灭亡其他国家,战争才会减少。

可惜,因为有神宫这个怪胎的存在,就喜欢在东大陆诸国之间玩平衡,让几个国家势均力敌,所以战争才会不断。而且神宫也正是要在这不断的战争中看着东大陆诸国之间的实力不断消耗,等到一定程度,神宫就可以出手了。

所以说,东大陆连年的征战,很大程度都是因为神宫的存在和所为。

最近神宫明显对大周的剥夺少了一些,之前从东大陆诸国调遣军队的时候就含糊的放过了大周,就因为神宫看大周的国力太弱,所以想要平衡一下。

曾经大周建国之初,国力横扫东大陆,甚至有一统的趋势,结果就成了神宫的眼中钉,被各种刁难和牵制,大周几代皇族都被神宫力量控制,还有几个皇族死的不明不白,到如今大周几乎成为东大陆的弱国,领土更是被周边几个国家大肆侵占。

如今的大周已经成不了神宫的威胁了。也无法称霸东大陆了,而被神宫放松了警惕的大周,在攻击大楚的时候,神宫也是放任的,毕竟大楚、大秦和大燕这三个国家需要消耗一下了。

否则这三国太强大了。

苏昭也算是瞄准了这个利益点,所以才突袭大楚,等打疼了大楚,并且为大周争取到了实际的利益和地盘之后,苏昭就要消失一段时间了,通过做猎兵游走大陆的方式为果冻寻找丢失的神龙骨。

苏昭计划的很好,但这一切都是在神宫没有动手的情况下。

“神宫的执法队被你消灭了吗?”站在山麓吹着夜风,苏昭问执意跟着自己的玄君,正是玄君帮忙应付了执法队,才让苏昭有了南下强袭大楚的事情。

若不是有玄君帮忙应付,苏昭根本就抽不出时间来攻击楚国了,只能趁着神宫的人还没有抓到自己的时候,玩消失!现在这个机会就是玄君送给自己的。

按照这样的推理,苏昭是应该感谢玄君的,但是感谢的话苏昭就是说不出来,不仅如此,看到玄君苏昭就无法有感激的心情。

这种情绪是很奇妙的,并非说苏昭感觉不到玄君的好,只是对他的好有种漠然接受的样子,好像他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也或许是因为玄君给自己的印象太差劲了。玄君无论做什么都有很重的功利性,所以让苏昭觉得他做的事情并非一定是为了自己。

谁知道他刻意的帮助自己又是为了什么呢?

什么目的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而且玄君这人的嘴巴也是又臭又硬的,从来没有对苏昭说过什么软话,倒是会让苏昭震惊的,直接说什么“聘礼”,典型的有病!

“执法队只是被困在了魔域,若是杀掉这些人,后果有点严重!”玄君就说。

神宫的执法队都是超级高手,要杀掉这些人还是很费劲的,至少玄君需要亲临,带着自己最强的手下和各国的高手一起绞杀,而只是困住他们就简单多了,这些神宫的执法队长老们都是惜命的,在试探到玄君和魔域具有很强的实力之后,执法队就会变得小心翼翼的不敢乱动。

这样一来,玄君只要困住他们而又不会威胁到他们的生命,这样就简单多了。

说白了,现在魔域的佣兵就是跟执法队对峙中,这种对峙也让神宫的执法队们不能乱动的来找苏昭麻烦了。

“还能困住这些人多久?”

苏昭就问,山麓上只有苏昭和玄君两人,沙曼等护卫离的比较远的站着,有玄君在的时候,沙曼和小白等是不用太担心太子殿下安全的,这样也能够给太子殿下和玄君交流的机会。

“你需要多久?”玄君说的相当自信,只要苏昭开口,哪怕是杀掉这些执法队也是可以的!

所以,玄君就觉得苏昭想要多久都行,自己是肯定会保证让苏昭满意的。

“本宫还需要十天,可以吗?”苏昭很严肃的问。

看着苏昭那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似乎很为难和不相信自己的样子,玄君就漫然的笑了:“可以~十天而已,只要太子殿下开口,本尊可以帮您杀了他们!”

又来了!苏昭就感觉十分不好啊,玄君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是专门挑逗自己呢?还是说真的。

“你和魔域佣兵不是很低调的隐藏实力么?如今这么跟神宫作对已暴露实力了,若是动手的杀掉了神宫的执法队,岂不是会引得神宫攻击?”苏昭并非对魔域的事情一点不知道。她很好奇玄君到底是以什么心态说的刚才的话。

“十年隐忍已经足够,而且现在神宫正在跟西大陆帝国备战,他们短时间内是分不出手来对付我们的!”

玄君伸手摸了摸自己垂在肩头的长发,湛蓝色的眼睛看着苏昭,有点深情的说。

这个样子的玄君身上莫名的散发出一种妖娆的美感,苏昭就觉得他摸头发的动作相当臭美,尤其是他脸上的面具让人看着很不舒服。

“你能摘下脸上的面具么?”苏昭就指了指他脸上的银色面具。

玄君分明愣怔了一下,但是很快笑道:“你确定要看?”

废话!自己不要看的话,为什么要摘下你的面具?苏昭很想看这个面具下面到底藏着一张怎样的脸。不过眼看着玄君用得意而且有几分引诱的眼神盯着自己,苏昭就有种自己要上套的感觉。

她觉得玄君不会因为自己看了他面具后面的连,就死赖上自己吧?然后苏昭就不想看了。

“那什么!本宫安排一下防务去!”苏昭转身就走。

手已经捏住了自己面具边缘的玄君就有些好笑的叹了口气,本来还想暴露给她呢,结果她竟然不看的自己走掉了,真是可惜啊!而且她总是对自己有种淡淡的排斥,这让玄君感觉不舒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