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我是疯子/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玄君张口就想答应苏昭的要求,却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插了进来……

“太子殿下说笑的吧!”黑龙尾随玄君过来了,刚才一直都在空中藏着,没有下来。

但是听到苏昭的话,再看玄君那模样之后,黑龙是憋不住了,若是主人真的答应苏昭用驱尸粉抛洒整个九州城,那还得了!

“龙哥,原来你一直都跟着我们啊!”苏昭一看到出现的黑龙就高兴了,几乎是兴高采烈的冲黑龙打招呼。

黑龙心里就纠结啊,苏昭是不是故意的啊!故意跟自己表现的这么亲近,然后让玄君讨厌自己么?

真是坏啊!难道她就感觉不到玄君那哀怨到要吃人的眼神么?!

“太子殿下您知道驱尸粉多么珍贵么?”黑龙不跟苏昭废话了,而是直接要告诉苏昭、

黑龙这话说的很不留情面,让苏昭感觉很不舒服,就好像自己是个多无知的人,竟然都不知道驱尸粉的珍贵,这么珍贵的东西自然不能抛洒了。

“抱歉,本宫不知道驱尸粉的珍贵!”正在玄君用警示的目光看向黑龙的时候,他们却听到了苏昭的道歉。

玄君和黑龙就惊讶了,作为大周最尊贵的皇族,苏昭竟然会道歉,真是个知错能改的好孩子啊,没有皇族身上那种让人厌烦的自大。

“驱尸粉可以分发给卫央的狼骑,让他们在发现炼尸的时候使用就行了!”玄君这么说也算是缓解一下苏昭的尴尬。

这下子黑龙无话可说了,玄君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自己再说什么的话就有些过意不去了。

一旁的卫央很安静的看着这些人说话,自己没有吭声,只等到玄君将一大包的药瓶子弄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卫央才说:

“末将听闻城里有个魔医、炼药师,他制作的药粉可以溶解在水中,作为预防蛊虫的药剂十分管用!”

“这个人在哪?”苏昭来兴趣了,这种高人可遇不可求,自己自然要去拜访弄出来让他给自己干活了。

“你说的是楚疯子?”

玄君却哼了一声,颇为不屑的问。整个大楚内能够称做魔医的,也只有褚凤子那人了!

“应该是褚凤子吧?”卫央很纳闷玄君为什么对人家有这么深的敌意啊!是不是玄君在人家身上吃过亏啊。

卫央对这个褚凤子还是很了解的,曾经在西北的时候就听过褚凤子的大名,而且卫央的黑色地下力量还跟褚凤子有过交集,知道这是一个心里变态的疯子。

可就是这么一个变态,却懂得大陆上所有的武技和魔法研究,尤其是在魔药炼制方面,褚凤子堪称大陆之最,无人能及。

“褚凤子就在城中,现在……应该还在的!”卫央见太子还盯着自己,就连忙答应。

“去看看!”苏昭立刻就让卫央带路。

玄君显然是不想去见那个褚凤子的,但是看苏昭一定要去的样子,玄君就觉得自己跟着去看看也无所谓的,但是黑龙是绝对不去了。

上次玄君来找褚凤子就是黑龙陪着的,结果差点没把黑龙给气死。当时黑龙就想直接出手弄死褚凤子的,但是考虑到褚凤子对大陆的作用,还有褚凤子有不少傍身的秘术,黑龙还是作罢了。

就是这么一个让人讨厌的疯子,却是不修武技和魔法的怪胎,可他不用武技和魔法,照样能够打败不少的超级高手。就是因为他的魔药和科研天赋,他能够弄出很多你不知道的魔药或者魔法科技,用这种东西弄死你。

“褚凤子的才能不在苏曼青之下,苏先生在阵法方面无人能及,但是褚凤子在魔药和魔医方面也是无人能及的!”卫央在前面带路,却也很多嘴的给苏昭解释着褚凤子的为人。

卫央就是想先跟苏昭解释一下褚凤子的才能和作用,省的太子殿下在看到这人太古怪而生气的时候会杀掉他。

虽说褚凤子有自己的一套保命手段,但是太子殿下身边可是跟着沙曼和小白的,尤其是还有玄君这个超级大神在,且玄君还对褚凤子一脸愤怒的样子,说不定太子一声令下,玄君就会跟小白等人一起动手弄死褚凤子。

褚凤子是有很大作用的,他的炼药术和医术无人能及,甚至还有起死回生之能,当初卫央就是带着一个快死的人来找褚凤子求救的,一向都不会救人的褚凤子当初竟出手了。

也正是因为褚凤子的出手,那人才活下来了。卫央也明确的表示,自己欠褚凤子一个大大的人情。

而带着太子去找褚凤子可以说是对褚凤子不利的,但卫央也有自己的打算,且不说褚凤子真的能够用炼制的魔药应付城内的炼尸,这是对目前情况有利的,而且褚凤子若是真的能够被苏昭给弄出来降服了,成为了苏昭身边的魔医,那岂不是更好。

以后再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卫央就可以来找褚凤子了!

褚凤子是不见客的,卫央之后曾经多次求褚凤子出山,可都被拒绝了。卫央就想借助太子的身份和魅力来试一试了。至于带着太子殿下去找褚凤子会有什么危险?卫央是不会考虑的,即便真的有什么危险,卫央也可以顺手的努力救下褚凤子,这样岂不是就算还了褚凤子当初的救命之恩了。

云卓也来到九州城了,不过进城的云卓在听说太子去找褚凤子了之后,云卓就安心的去了将军府等苏昭回来了,顺便坐镇将军府的看看城内是否还有需要解决的事情。而至于去找褚凤子,云卓觉得苏昭一个人去就足够了。

“这就是褚凤子的地方?”苏昭被带到了一个巨大的“城堡”前。

说是城堡,其实说是石头堆更确切,这个建筑比一般的房子大了许多,不过却是有很多杂乱的石头堆砌而成的,一眼就可以看出石块堆放十分的随意。就是这么一处建筑,坐落在城池一脚的刑场附近,孤零零的显得死气沉沉。

城池内刑场是居民最避讳的,所以这里很空旷,除去周围几个处刑用的台子和简单建筑之外,就是这石堆了。而且这个石堆尤其的显眼。

“这里面有机关玄妙的!”卫央又主动跳到石堆前给苏昭解释了。

卫央这么活跃很反常啊,苏昭觉得卫央一直都是很懒惰的,所以他这么兴奋的忙前忙后的让苏昭感觉奇怪哦,不过既然他说的话都是真的,褚凤子是真的有水平的,那么苏昭也就不在乎了。

“让开!”玄君神色冷漠的上前,挥手间那一大堆的石头就在眼前悬浮起来了,足有数百快的巨石被强横的魔法元素托了起来,一个小型的土丘就出现在眼前了。

“狗洞?”苏昭相当震惊的看着巨石被弄起来之后出现的土丘,明显就是在土堆上挖了一个洞啊,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这个就是楚疯子的家!”玄君很嫌弃的哼了一声,率先走了进去。

褚凤子不喜欢人打扰,所以在洞穴入口处就设置了机关,玄君走在前面就是为了触碰这些机关的。

黑黝黝的洞口在有人走进的时候,立刻就爆发出绚烂的光,这就是褚凤子在洞口布下的阵法,褚凤子在阵法方面的造诣根本就不强,不过他在阵法中加的魔药却是相当强悍的。

一般的武者硬闯八成要死在洞口,不过这些对玄君来说就是小儿科了。

作为东大陆甚至是全大陆都顶尖的超级魔法师,玄君根本就不用理会周围形成的几个攻击魔法,任由这些魔法攻击在了自己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对玄君造成什么危害。

沙曼和小白护卫在苏昭身边,有些紧张的盯着洞穴入口的魔法。卫央则是好奇的凑了上去,不断数算着有多少攻击魔法落在了玄君的身上。

而玄君完全无视这些魔法的样子让卫央感觉很不好。

玄君太强大,这就让卫央有种被压制的感觉了,卫央也是一个好强的人,见到比自己更加强大的存在,总是有点敌意的。

“魔法真强!”在各种魔法攻击在玄君的身上散去之后,一个人影鬼一样出现在洞穴内,一双眼睛发直的盯着出现在洞口的玄君,肤色有些苍白的脸上带着偏执到诡异的笑容。

那人就像是不会笑一样,在僵硬的五官上挤出来的笑容十分的诡异,眼眶微陷却让他的眼睛看起来愈发幽深,他的眼睛是明亮的,但是其中却闪烁着压抑到极致的亢奋的光。显然是因为看到这个样子的玄君让他感觉兴奋了。玄君这种级别的超级魔法师可是不多见的,整个东大陆绝无仅有啊。

苏昭看到这个人的第一眼就确定,这是一个疯子!不折不扣的研究性疯子,他属于那种思维超广、脑波过长的变态发散思维人,这种人跟一般人差别太大,恐怕交流都成问题,或许他也有正常的一面,但这种人很多都拥有分裂人格,就像是黑夜和白天一样,是完全极端的两面。

现在看起来这个人好像还挺正常的样子,但他肯定还有着极其变态的一面,等你看到他展现出来的那一面时,会被吓到的。

“哼~!”可就是面对这么一个人,玄君还是很傲慢的冲着那人哼了一声,然后负手而立的不去看那人的脸,好像那人的脸会恶心到自己一样。

可那人却满脸笑容的凑了上来,等凑到玄君身边之后又觉得不好意思,一身尴尬劲的冲着玄君说:“我喜欢你!”

等这人走近洞口之后可以看清楚了,他身穿严谨的灰色长袍,那是极其工整而繁琐的长袍,纯手工绣制的暗纹花卉图案,只有在反光的地方才能闪现出灰色长袍上低调的奢华,平常看去就是一件很寻常但死板的长袍而已。

这人的长相也是极其英俊的,只不过眉宇间有些阴鸷和阴冷,他身上的生气很少,那是长年累月的独处而形成的性格上的孤僻。

可就是这么一个孤僻的人,却盯着玄君说喜欢,那场面太劲爆。

后面的苏昭就打了个寒战,而玄君却是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是转头朝苏昭看来,那眼神就好像是在提醒苏昭,这人就是个疯子!现在你相信了吧!

“怪物!”褚凤子随着玄君的目光看了过来,等看到苏昭的时候,也不知是喊苏昭是魔鬼还是说小白,总之褚凤子鬼叫一声跑了。

苏昭目力非常,看到褚凤子虽然是朝着洞穴内跑了,但是却没有跑远,应该说褚凤子是随便跑了两步,就在洞穴一个拐弯处停下了,然后褚凤子就以为别人都看不见自己一样将身子躲在一处后面,露出个脑袋笑眯眯的看着洞口外,明显是对苏昭很感兴趣的样子。

“说我们是怪物,那你还盯着看?!”苏昭身边的沙曼就很不耐烦的吼了。

小白一般时候是不会说话的,就瞪着一双鬼火似得眼睛瞅已经跑到洞穴甬道中的褚凤子。

“咳咳~刚才是跟你们开玩笑而已,请进!”转眼的功夫,褚凤子又从甬道中出来了,相当优雅的走到众人面前,还十分绅士的冲着这些人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伴随着褚凤子做出优雅的动作,甬道中一下子亮了起来,一盏盏的长明灯出现在甬道的灯座上,忽然点亮就像是用了某种戏法一样。

“刚才他去开了灯座的开关,所以现在可以一下子点亮这么多的灯!”玄君陪着苏昭进来甬道,还不忘记给苏昭解释一下。他可不想让苏昭以为这个褚凤子多么厉害,玄君就是专门给褚凤子拆台的。

苏昭没做声,只是点了点头,可走在前面引路的褚凤子就不舒服了,可他还想保持着自己绅士的优雅,所以褚凤子就转头看向玄君,偏执到小心眼的说:“玄君,你能看出这是我设计的机关,但是你能画出的我设计的机关图么?”

玄君就冷笑了。虽然褚凤子懂得阵法机关,但他最擅长的是炼药,如今他竟然拿着机关设计在自己面前摆谱,太傻了吧!

“班门弄斧!这些灯内注入的都是尸油,总开关内控制着磷火,只要将磷火打入尸油灯内就可以自动点燃!呵呵~你没有见过大周太子的大杀器吧?基本一样的远离,你的创造只能用来做长明灯,但是太子殿下的大杀器却是神威之兵器!”玄君一边鄙夷褚凤子,一边抬高苏昭。

苏昭是来降服褚凤子的,所以哄抬苏昭是必须的,而且玄君也觉得苏昭的各种设计的确比褚凤子的好多了!褚凤子就是个二货,要不是有点创新研究的本事,玄君第一个就把他捏碎弄死。

曾经玄君来的时候,可是被这个二货给鄙夷和怠慢的。就玄君这脾气没有弄死褚凤子已经不错了。

褚凤子闻言就一个劲的看苏昭,可当他发现苏昭会迎视自己眼神的时候,褚凤子就连忙收回了目光,就好像是个多害羞的小孩子一样。

甬道并不长,走了一段距离之后便是一个颇大的内厅,这里应该是褚凤子生活的地方,能看到碗筷和茶具等用品。

一般研究疯子住的地方都是脏乱的,而褚凤子这里却很干净,所有的日用品都摆放的整整齐齐,只不过是多了一些在外面不常见的家居,比如可以自动上水的餐桌、可以升降的座椅、甚至还有一个类似现代灯具的“台灯”,内有一颗照明用的晶石,外面则是雕琢出许多面的水晶罩子。

“你很奇怪这个灯罩为什么这么亮吧?这是我设计的在自然环境下不用任何魔法和催化手段而可以加强亮度的发明!你看这里,是不是从每个角度看都可以看到很多个闪光的面?”褚凤子一看到苏昭在盯着水晶罩子看,立刻就压抑着兴奋的给苏昭介绍。

褚凤子的模样就好像是一个拥有嘚瑟资本的小孩在同伴面前炫耀,却又想让自己看起来很高深莫测一样。

苏昭笑着点头,她注意这个灯罩,因为她发现这个灯罩是利用了钻石切割的原理,一进来内厅就看到这个灯罩像个钻石啊,无论从那个方位看,都有无数的闪光点,无论光在哪里都可以经过多次折射而散发出更加璀璨的光。就这么一个照明,却可以将偌大的内厅照的白昼一般。

“总共五十七个面?”苏昭笑问道。

褚凤子就用不一样的眼神看着苏昭,当水晶罩子里的魔晶发光的时候,会经过折射让盯着灯罩的人觉得这个灯罩有无数个闪光点,可即便是目力再好的人,也不可能一眼就看出这个灯罩有多少切换面啊!

玄君也在盯着灯罩看,不过他很看不惯褚凤子那显摆的模样,就好像他多牛一样,这种高高在上的样子让玄君很想抽他,不过当苏昭说出五十七个面的时候,玄君分明看到褚凤子的脸色变了,尤其是那贼亮的眼神,透着不敢相信和震惊,甚至是还有几分害怕的。

就好像是被苏昭闯入了领地,受到威胁的野兽一样。

玄君就呵呵了~他知道褚凤子这是被太子给刺激到了!可以看褚凤子的热闹了,褚凤子疯癫而且自负,看他刚才指着水晶罩子时候那自负的模样,明显是以为别人都不懂的,正想显摆呢,结果就被苏昭一下子说破了,然后褚凤子的脸色就精彩了。

“你知道这五十七个面都是怎么分布吗?”褚凤子显然很不喜欢被苏昭一眼看透了自己的设计,就很不甘心的问。

她肯定不知道这五十七个面的分布!一定不知道的,刚才她说对了面的数量肯定是猜测的!

“上部顶部一个桌面,斜侧八个星面,八个斜面与十六个上侧面,下半部分十六个斜侧面,八个亭部切面,所以这是五十七个面。其实等罩子的形状可以稍微的修改一下,让上部更大,下部收紧,这样的比例更容易折射光源,现在你放灯的位置就有些高了!只要改变一下形状,就可以把灯放的低一些。”苏昭是按照钻石切割原理说的。

这么一番话说出来,褚凤子的脸色就苍白了,他木头一样站在原地片刻,忽然就冲着众人笑了笑,说:“我给你们准备茶水!”

说完,褚凤子就优雅的进去了内室,一关上房门,褚凤子就抓狂了,脸上的优雅瞬间消失,反而是充满了狰狞和急躁。

“她说的对!太对了!原来光源折射面做的有些低了,稍微加高一下,只是加高下半部分就可以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

“她是怎么知道的,这么年轻的人是不会懂得光源、折射和反光率问题的,她一定是偷看了我的手记!”

“对!她是个小偷,是个邪恶的人,会偷看我的笔记,会偷走我的发明,还会杀掉我!”

褚凤子就这么自言自语,形态疯癫,然后他还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了。

“怎么办呢?她会杀掉我?”褚凤子害怕了,在内室转来转去,不断的看着内室四面的墙,然后褚凤子就后悔啊,为什么自己没有在这里弄个后门呢?

“看来只有装死了!”褚凤子在内室急躁了半天,找不出逃走的方法之后,褚凤子就从一个瓶子里倒出来假死的药。

“她会不会发现我诈死呢?会不会破坏我的身体呢?”褚凤子被自己脑海中的问题困扰到了,他狠狠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蹲在地上,双眼瞳孔乱转,一个个危险的想法不断的冒出来。

“我不诈死的话就要杀掉她,可是她身边有护卫啊……”

“只要我答应玄君的要求,玄君会不会帮忙杀掉她呢?”

褚凤子想了半天,悄悄的打开了门的一条缝,然后一个劲的冲着玄君使眼色,让玄君进来……

谢谢:艾怡然 送了9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