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情商缺陷/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褚凤子的做法很让人怀疑他的动机啊,明明是没有对付这些炼尸的毒药,就先把这些炼尸都吸引了过来,而且出现的还不只是一般的炼尸,其中还有不少的炼尸鬼。

这是一种超越了炼尸的高级炼尸,炼尸鬼是炼尸进化之后的层次,就像是魔兽的等级提升,和修炼者的等级晋升一样。

炼尸鬼之上还有炼尸王和尸鬼神,传说尸鬼神就相当于死尸复活了,不仅会拥有超级战斗力,而且还会像是超级人类武者一样可以不断的晋升,甚至修炼出法魂或者武者金丹之后还可以重生。

只不过炼尸王几乎已经是南蛮巫蛊师们可以炼制出来的炼尸最高形态了,尸鬼神还没有在大陆上出现过。

出现在苏昭等人眼前的就是炼尸鬼,这种身体得到蛊毒锤炼的炼尸鬼浑身坚硬如钢铁,动作也迅疾灵活,已经拥有接近人类武皇的战斗力了。

其实严格算起来,炼尸因为死尸生前的身体强度和能量修为不同,而在形成炼尸之后等级实力有差,基本相当于人类修炼者从初级到武王的阶段。

而炼尸鬼就相当于人类武皇,炼尸王则是武帝,尸鬼神就是七级的武尊,只不过修炼者中都绝少有武尊级别的强者,所以尸鬼神这种逆天的存在也就难得一见了。

“不要离开我身边!”看到几个炼尸鬼同时发动了攻击,玄君就嘱咐苏昭一声,好让她留在自己的身边,这种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让苏昭留在身边提供保护的感觉让玄君舒服。

不过玄君的话才刚说完,就看到苏昭很不听话的冲出去了。

一个黑色的炼尸鬼被苏昭当成了靶子一样砍飞了出去,手持龙吟剑的苏昭一如她在战场上的表现一样凶猛,而且能够近距离的、有保护的跟这些炼尸鬼交手,苏昭可要把握这个难得的机会。

五级战斗力在野外就是猎兵们的噩梦,五级魔兽比人类的武皇要厉害的多。所以苏昭很想试一试自己跟五级魔兽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苏昭的龙吟剑砍在这些尸鬼身上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这把神兵竟然是砍不动炼尸鬼的,炼尸鬼的身体像是钢铁一样坚硬,把自己的双手虎口都震得发麻,龙吟剑都差点震飞。

“主人,您小心啊!”沙曼选择兽化上来了,粗壮的手臂环着苏昭的腰就将她拉了回来,放在了自己的身后,兽化之后足有三米高的沙曼就挡在了苏昭面前,应付这些炼尸鬼的攻击。

玄君直愣愣的看着沙曼抱着苏昭的腰,将她像是小鸟一样放在了沙曼的身后,一种私有被染指的愤怒感觉让玄君差点出手弄死沙曼。

不过玄君很快就把自己身体中的这种愤怒压制住了,炼尸鬼对于玄君来说虽然算不上威胁,但是数量多了就不同了,而且从四面八方冲出来的炼尸鬼太多,不小心就会伤了苏昭,尤其是苏昭身边还有不少的亲卫,周围房间里更是有不少的居民。

炼尸是可以传染的,这些炼尸鬼伤了周围的居民,足可以让九州城爆发炼尸,而且玄君还需要这些炼尸活下来的,否则等到各国的强者被邀请来之后,看不到炼尸怎么办。

可玄君也看到沙曼和小白已经直接对炼尸鬼动手了,炼尸鬼在这两个超级强者的手下是占不到便宜的,几乎是瞬间就有几个炼尸鬼被杀掉了。不过炼尸鬼被杀掉之后,其他蜂拥而来的炼尸竟然有散开的趋势,一旦这些炼尸消失或者流窜到周围民居中就麻烦了。

“住手!把这些炼尸鬼都杀光了,等到各国强者来了之后,如何让他们相信炼尸鬼的存在?”玄君只能开口制止了。

“褚凤子,你把这些炼尸都引来是不是想让这些炼尸杀掉我们,又或者毁尸灭迹!”玄君撇着褚凤子,眉眼间带着些冷厉。

褚凤子这人就是个变态,实在不能用常理思忖这人的行径,并且无论用多么卑鄙的想法来揣测褚凤子都是不为过的。

“不杀光这些炼尸?”褚凤子却很不解的看着玄君,觉得玄君简直就是莫名其妙么!而且还把他当傻子啊,玄君拥有什么样的实力难道自己不知道么?褚凤子是魔医,但是也能看懂一个人的实力啊!这些炼尸鬼根本就不是玄君的对手,就这么一点炼尸就能威胁到玄君?那玄君干脆别混了。

玄君不跟褚凤子说话了,目光飘向了苏昭,就是等着苏昭做决定了!

“把这些炼尸都赶到城外去吧!”苏昭听到玄君的提醒也想起来了,各国的强者就在来这里的路上,等他们来了之后却没有看到炼尸鬼,不是白白浪费了机会。

不过听到苏昭要把这些炼尸都赶到城外去,就有人担心了,城外还有不少的村寨,把这些炼尸鬼赶出去祸害周围的村寨吗?

尽管这些村寨是楚国的人,算是大周敌对国家的子民,但是这样的方式总归是不好的。战不累民,这也算是这个时代上位者在发动战争时候秉承的信念。毕竟这个时代人口是稀缺的,死一些就少一些。

“外面就有可以控制炼尸的人,让这些炼尸出城自然有他们牵制,若是伤了周边的民众,也是他们的责任!”苏昭解释了一句。

褚凤子等人立刻就点头了,反正只要不让炼尸留在城内祸害这些人就行了,相比城外稀疏的村落,在人口密集的城内炼尸的威胁更大,自然还是让这些炼尸出去的好了。

褚凤子的目的就是彻底的断绝城内炼尸,并且从根本上消除炼尸和蛊虫的威胁,所以驱逐也是一件符合自己目的的事情。

苏昭带着亲卫驱逐炼尸是很高调的,故意弄大的场面让城内不少人都看到了占领方的大周太子正在驱逐可怕的炼尸。

丑陋而狰狞的炼尸给城内居民们太强的视觉冲击了,尤其是这些炼尸杀人的时候,挂满了烂肉的、丑陋的大嘴像是野兽一样直接撕咬,吞食人身上的肉。

这些炼尸是没有饥饿感的,但是他们却喜欢吞食人肉,目的就是用新鲜的血肉给他们体内的蛊虫提供食物,而且通过撕咬人体可以通过接触传播蛊虫。

九州城内的居民们已经遭到过炼尸的攻击了,开始的时候他们不相信这些炼尸是大楚方面放出来的,但是人们还是禁不住三人成虎的大周军队的宣传,况且这些炼尸也的确是楚军放出来的,所以,九州城的居民在畏惧炼尸可怕的时候也痛恨楚国方面竟然放出炼尸陷害他们。

大楚这是抛弃了他们啊,这让九州城的居民们愤怒不已。

如今眼看着大周军队为了保护他们而驱赶炼尸,这些九州城内的民众自然是感激的,加上周军进城之后就没扰民,甚至可以说是秋毫无犯的,只有在捕杀原来楚国驻军的时候跟城内居民发生了点麻烦。

尽管城内民众或者猎兵中也有反抗势力,但是都被苏昭在第一时间杀灭了,苏昭手下的速度快的惊人,在攻下九州城的第一时间内就组织了追查和拿凶。

让九州城内的反抗声音降到了最低点。可以说这种心理战术是苏昭在攻下九州城之前就已经设计好了的,目的就是尽最大可能的消除九州城内的反抗势力,好为大周的统治建立良好的基础,简单点说,苏昭从一开始就是把九州城当成了自己的地方经营的。

所以,当苏昭高调的将所有的炼尸驱赶出了城外之后,城内民众对大周的印象又好了不少。

只不过藏在城外的南疆人就麻烦了,这些炼尸被驱赶出城外之后,这些南疆的巫蛊师们就觉得麻烦啊,他们好不容易操纵这些炼尸进了城内,这还没有造成城内恐慌,重创周军呢,竟然就都被赶出来了。

而且巫蛊师们数了数,赶出来的炼尸竟然一个都不少。他们送进去了多少炼尸,就被赶出来了多少,当然还包括一些死掉的炼尸。

城中这是有高人啊!

南蛮的巫蛊师觉得要棘手了,是继续往城内派遣巫蛊师呢?还是就此罢手?这些巫蛊师们很难决断啊,而偏偏这种时候,他们从南蛮来的首领,也就是跟随楚颌的蛊王竟然没有任何消息。

蛊王是指引他们行动的首领,而在没有蛊王的命令下这些巫蛊师们都很作死的放弃了任何行动,甚至他们都没有管这些被从城内赶出来的炼尸,一般情况下炼尸是会寻找主人或者聚众聚集之后等待晚上行动的。

可是这些炼尸因为在城内受了褚凤子药物的影响,体内的嗜血欲望彻底的被激起来了,所以在被赶出城外之后,这些炼尸就疯狂的寻找人类想要吞食新鲜的血肉。

在将军府中接待着褚凤子,给褚凤子安排道具在水源中用药的苏昭就收到了斥候送来的城外的消息:“九州城周边十几个村庄都遭到了攻击,这些炼尸袭击村子杀人,慌乱的村民跑来九州城寻求庇护了!”

苏昭听着斥候带来的消息,目光闪烁,然后苏昭就招手让褚凤子过来。

褚凤子在干活的时候是不喜欢别人打扰的,更何况褚凤子根本就看不见苏昭冲着自己招手。

“喂~殿下叫你呢!”沙曼就不乐意了,苏昭在沙曼的心中就如同神一般存在,而这该死的褚凤子竟敢不答应自己殿下,这是明摆着对殿下的亵渎啊!

沙曼真想动手弄死褚凤子,可褚凤子听到沙曼叫自己,并且还跳到了自己的身边冲着自己指手画脚,褚凤子就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沙曼:“我兑的比例稍微差一点,就会毒死人,你负责么?!”

沙曼真的要动手了,他这是要诬陷自己啊。

“沙曼,不得无礼!对知识分子要有足够的尊敬!”苏昭就上来训导了。

听到殿下的话,沙曼无论有什么想法,肯定是要逼退和服从的,褚凤子这才笑眯眯的看着苏昭说:“还是你懂得礼貌!楚皇身边的一个大臣对我无礼,我把他全家都毒死了!”

褚凤子这话说的得意而且有点威胁的意思,好像苏昭若不是对他有礼貌的话,他也会下毒害苏昭的。

“原来毒死楚源一家的人就是你吗?!”小皇子在伍华的陪同下过来了,刚才小皇子就站在院子的一角,看着褚凤子在倒弄各种药品呢,开始小皇子只是觉得奇怪,不过眼看着褚凤子弄出来各种各样的药品,小皇子忽然就明白了,这个褚凤子就是楚国内最出名的毒医啊!

小皇子对褚凤子这个毒医还是很尊敬的,毕竟他可是人才,不过听到褚凤子毒死了楚源一家,小皇子就生气了,楚源可是自己的启蒙导师啊!

“你谁啊!”褚凤子对小皇子一点都不感冒。

“若是蛊虫已经进了人体内,还没有控制人脑的情况下,你能够杀死这些人中的蛊虫么?”苏昭一步迈过来,站在了小皇子的面前,将他挡在后面,冲褚凤子问道。

褚凤子想了一下就点头,然后还不等说话呢,褚凤子就被苏昭拉着跑了。

“我的药还没有兑完呢!”褚凤子被苏昭拉着跑,还关心着自己刚才手头上没有忙完的事情。

“半两药物一桶水,本宫的手下能完成的,本宫有更重要的事情找你做!就是刚才本宫说过的,用你的方法来救那些被蛊虫控制了的人!”苏昭将褚凤子甩到了翼虎王上,带着他就跑了。

“跟上去看看!”楚昱小皇子很不甘心的跟上来了,一是找到了害死自己恩师的凶手,小皇子对褚凤子还是有些怀恨在心的,而小皇子更加奇怪,苏昭要带着褚凤子去什么地方啊!

玄君就在将军府的院子中喝茶呢,一派优雅风范的保持着自己的高人形象,可是看到苏昭带着褚凤子跑了,而且小皇子也跟上去了,玄君就坐不下去了。

“想不到殿下真的把褚凤子给找来了!我记得褚凤子曾经说过,只要有人能够请得动他出山,那么他就会娶了这个人!”出现在玄君身后的云卓开口说。

玄君要起身的动作就顿住了,然后他很自然的放松了身体,优雅的坐在椅子上,默然的转头看向云卓,冷笑道:“你是在说笑?”

玄君就觉得奇怪啊,难道云卓能够看出来太子是个女人?竟然说出这种话呢?!而且玄君一点都不喜欢云卓说的这种话。

“呵呵~或许吧,毕竟太子殿下可是男人,褚凤子要怎么娶一个男人,倒是太子殿下可以娶了褚凤子还差不多!”云卓不带任何声调的又说。

玄君的眼神就有些不善了,他觉得云卓将军很毒舌啊!而且这不是明显到自己这里来找事呢!

“是不是在云将军的眼里,娶一个男人是很正常的事情!”玄君忽然开口说。

这话听起来没头没尾的,让人摸不着头脑,可是云卓在听到这话之后却是脸色一板,然后目光几乎是凶恶的看着玄君,压低了声音却有些阴沉的问:“玄君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本尊的意思,难道还非要本尊说出来?”玄君才不怕云卓的变脸呢,反而是有点嘚瑟的迎着云卓凶狠的眼神笑了起来。

“说!”云卓脸色更冷,目光死死地盯着玄君,这个样子的云卓犹如战场死神,浑身弥漫出来的威压可以让人感觉到这个沙场纵横、百战不败将军的峥嵘风采。

这个时候换成任何人站在云卓的面前,肯定都会被她的这一身气势所慑服的,可惜站在云卓面前的人是玄君,而且还是坐着的玄君。

“你以为凭借你昭烈护府、云家的威望就可以抢走好男儿做你的云家的夫君?呵呵~凡是有血性的男人都不会接受你这样要求的!”玄君就直接把事情说开了。云卓的脸色彻底的变得难看起来,在玄君说出来这样的话之后。她跟玄君已经算得上是敌人了!口舌之利所伤甚于动手啊。

云家一门忠烈,但是到了云卓这一代却只有云卓这么一个女子,所以云卓才成为了昭烈护府的掌权者,作为一个女子,云卓也是有所爱的,可是云家的责任让她无法嫁为人妻,不可能抛下云家这么大的一个摊子成为其他家族的儿媳妇。

所以,云卓是想让男人入赘的。只可惜她看中的男人却不同意,也因为此云卓和那男人之间爆发了不少的“战争”,直到现在还僵持着呢。这也是云卓心里一直隐藏的隐私地。

可现在这处隐私却被玄君如此直接的揭露出来了,云卓自然是生气的,同时也惊异玄君竟然是知道自己这件隐私的。

“呵呵~被本尊说中了生气,所以你想杀本尊灭口么?”玄君分明从云卓的眼中看到了杀气,玄君眯着眼睛似乎心情更好了。

云卓深吸一口气,杀掉玄君?她倒是想,可惜是不可能的。

“玄君,你是我见过的最冷血又有情商缺陷的人,我不跟你计较了!”毒舌谁不会啊,云卓说完就扭头走了。

玄君却有些踌躇了,自己真的有情商缺陷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